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学会换位思考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60、此界释迦已灭,弥勒未生,贤圣隐伏。众生奔波苦海,犹失父之儿,若不以极乐愿王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药师本愿经讲记 > 内容

丙二 有情持奉益:戊一 释尊标示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5-24 20: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丙二  有情持奉益

丁一  佛说消灾周

戊一  释尊标示

 “复次、曼殊室利!若有净信男子女人,得闻药师琉璃光如来应正等觉所有名号,闻已诵持。晨嚼齿木,澡漱清净,以诸香花,烧香、涂香,作众伎乐,供养形象。于此经典,若自书,若教人书,一心受持,听闻其义。于彼法师,应修供养:一切所有资身之具,悉皆施与,勿令乏少。如是便蒙诸佛护念,所求愿满,乃至菩提”。

此下为正说分中第二机益一大科所开出之第二段有情持奉益之文;正此经宗要之所在。如前曼殊启请言:“惟愿演说如是相类,诸佛名号,及本大愿殊胜功德,令诸闻者业障消除,为欲利乐像法转时诸有情故”。是知此经之发起,全为利乐像法有情。即世尊赞许中亦说:“汝以大悲劝请我说”,乃至“为拔业障所缠有情,利乐安乐像法转时诸有情故”。故有情持奉益,实为此经之重心。如全部法华,以授记声闻成佛为主要,故有三周说法:一、法说周,上根悟入;二、喻说周,中根悟入;三、因缘说周,下根悟入。故今经以有情奉持利益为主要点,亦即分为三周:一、佛说消灾周,二、救脱延寿周,三、药叉誓护周。三周之文,各自独立,若彰其义,各有其宗要点;然亦互相摄入,互相交遍,如帝网珠之重重相映也。佛说消灾周文有四,今初释尊标示。

净信者,转依之基础,正行之要键,为学佛者必具条件;盖由净信故,一切清净心心所,皆得相应而起。信心所,居十一善心所之初,善以此世他世顺益为义;此信心所自性清净,亦能令余心所清净,如水清珠,能清浊水。故此言信,与常言之信异。常言迷信或误信人言,其信中皆含错谬成分,不可与此净信同日而语。以此净信,具有三个条件:一、信实,信有诸法真实事理;二、信德,信有三宝真净功德;三、信能,信自己有修行、断惑、证果之本能。如是依真实事理,三宝功德,本具功能而起信心,方称净信;亦可引余善心相应而起。故华严云:“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为三乘圣道之源,一切功德之母,诸戒、定、慧善根莫不由此发生。

如是净信男子女人,能于药师如来名号,闻已诵持,即可得益。诵、为背诵,持、即意持不忘。如是诵持名号,由名召德,即能摄取佛果一切功德。晨嚼齿木,即嚼杨枝,清口、澡身,使内三业清净。以诸香花至供养形象,使外坛场庄严。若自书、若教人书者,古印度佛经皆以贝叶书写,中国古亦用纸书写,自五代宋时以来,乃有刻本流通,故亦可以刻经流通代替写经功德。一心受持,包括读、诵、受持、讲习、思维其义,为他人说等等。法华明五品法师功德:一、随喜品,二、读诵品,三、说法品,四、兼行六度品,五、正行六度品,皆可于一心受持摄尽。又诸经论明十法行:一、书写,二、供养,三、施他,四、谛听,五、披读,六、受持,七、开演,八、讽诵,九、思维,十、修习,亦于此一心受持中摄之。受持,即听受记持,盖佛经结集,只是经大众会诵,未必即有写本,故初学者须师传授,方可从之听受记持;如今西藏佛徒,尚实行授受之制度。虽然,时至今日,经典流通,凡识文者,皆可披读诵持,思维其义;故中国从古以来,即多从文自悟之师也。

法师之法,狭义言之,如四无碍辩中之法无碍辩,法对义言,但指能诠教法。广义言之,则能诠之教与所诠之义,法界诸法无非是法。如是思维,通达善解其义,以法自师;复能辗转开示宣说,以法为他人师,故曰法师。吾人于经典得以受持读诵、思维其义者,皆由法师为导引,法师之恩德甚深,故应布施供养,尽意敬重。非特物质尽量供养,即以身命供养亦所不惜,方称真诚求法。观夫释迦因地求半偈而舍全身,可为轨范也。时至今日,邪见炽然,有法不求,反诽谤之,讥毁之而不遗余力,可慨也夫!故学佛者,净信三宝,方蒙诸佛护念;以佛果功德,皆由因地净信而起;由净信而绍隆佛种,续佛慧命,故为佛所护念;如母忆子,念念不忘,则所求者,皆得遂愿圆满,善根增长,渐证菩提。

己二  曼殊奉扬

 

尔时、曼殊室利童子白佛言:“世尊!我当誓于像法转时,以种种方便,令诸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得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乃至睡中亦以佛名觉悟其耳。世尊!若于此经受持读诵。或复为他演说开示;若自书、若教人书;恭敬尊重,以种种华香、涂香、末香、烧香、花鬘、璎珞、幡盖、伎乐,而为供养;以五色彩,作囊盛之;扫洒净处,敷设高座,而用安处。尔时、四大天王与其眷属,及余无量百千天众,皆诣其所,供养守护。世尊!若此经宝流行之处,有能受持,以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及闻名号,当知是处无复横死;亦复不为诸恶鬼神夺其精气,设已夺者,还得如故,身心安乐”。

曼殊既闻世尊开示药师如来本愿功德,利益有情,故发誓愿奉扬是法,使像法有情,未闻者闻,已闻者增长,种种设法传流此经;故今日能得以讲读此经,皆曼殊誓愿加被之力也。华香、涂香、末香、烧香、花鬘、璎珞、幡盖、伎乐,皆是供养庄严之具。花、香、灯、涂、鼓乐,为五供养,此中皆已具足。五色彩缎,作囊盛经,以表敬重;扫洒清净,庄严处所,如是奉扬此法,即能感得四大天王等来护持道场,供养尊重。四大天王,亦曰护世四王,以四天王天处三界诸天之下,距离人间最近,与人间有密切关系,故能护人护世也。及余无量百千天众,即指四天王天以上忉利天等诸天。以佛法流通之处,即天人福德得以增长之处,故踊跃欢喜而来护法也。此经宝流行之处,即有人依十法行受持之处。但信受奉持,必能解其义,若不了解,即难正信;而信如手,人若无手,虽有人授与珍财而不能接受,无信、则虽有功德宝亦不能受取。故能真实信受奉持及闻名号,皆得离诸横死。横死者,种种不一:或不卫生而死,或病不医治而死,或肆无忌惮遭刑网而死,或遇人祸天灾不测而死等,皆为横死之原因。又有世人所不常见之横死,即如前魇魅诸恶鬼劫夺精气等而死也。

戊三  释尊重详轨益

己一  开示仪轨

佛告曼殊室利:“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曼殊室利!若有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欲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者,应先造立彼佛形像,敷清净座而安处之。散种种花,烧种种香,以种种幢幡庄严其处。七日七夜,受八分斋戒,食清净食,澡浴香洁,著清净衣,应生无垢浊心,无怒害心,于一切有情起利益安乐──慈、悲、喜、舍平等之心,鼓乐歌赞,右绕佛像。复应念彼如来本愿功德,读诵此经,思惟其义,演说开示”。

此因曼殊誓愿奉扬,故世尊重为详示仪轨,即将应如何去修习奉扬之方法,广为开示。曼殊之言,上契佛理,下适众机,故佛印可之以如是、如是。此言修持方法,须先造药师佛形像,然后以华香庄严道场而供养之。但应如何建立形像耶?此须依据前第一第二愿中,明佛身光,相好庄严而建立之。七日七夜受八分斋戒等,此专指在家信众而言。即修建药师法会,七日七夜,斋戒受持,香花供养,与今之寺院中修建弥陀佛七等相似。食清净食,不但素食,尤重过午不食之禁;若过午食,即为不净之食;五荤及腥血肉之食,更无论矣。澡浴香洁等,即三业清净,一心恭敬,七日七夜,受八斋戒,如法修持。

无垢浊心者,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坛既清净,心须无垢浊,若心不离垢浊.坛净亦复奚益?秽污堆积曰垢,泥水混沌曰浊,设以心如净镜,因贪等烦恼之秽积,则如镜著尘垢矣。设以心如清水,因食等烦恼之污滓,则如清水混泥浊矣。故今应生无垢浊心,即将一切烦恼伏息,起清净心。既无垢浊,应无怒害。然怒害心,为烦恼中最利之烦恼──怒心为小随烦恼中之忿,害心即小随烦恼中之害──,此怒害心形之于外,无非损人的行为。本来、佛心众生心,一心一切心,交互相遍。由此怒害心起,即与诸佛慈悲之心隔绝,而障蔽与一切众生相通之本能也。“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即此之谓矣。由无垢浊心,起清净心;由无怒害心,起慈悲心;对一切有情识有思想的同类有情,起利益安乐慈悲喜舍平等之心。又、无垢浊心,无怒害心,犹为佛教消极方面破除者。而一般不明佛理之人,即以此目佛教为悲观的或消极的,不知佛教于破坏垢浊、怒害之心后,即随而建设慈、悲、喜、舍平等心所表现的积极的行为,不智孰甚!

慈、悲、喜、舍,亦曰四无量心,以此四心普遍平等,量同法界,无界限故。慈心,使诸众生同得利益安乐,如母忆子,时时念子安乐,而菩萨则遍诸有情。悲心,拔除众苦,由慈为本,见众生苦而悲痛,欲救济其苦,尽力设法,将苦连根拔除,杜塞苦源。故诸佛菩萨,皆以慈悲为心,由慈悲故,见众生得乐离苦,起普遍的喜心;喜心、正与嫉妒心相反,以怀嫉妒心,见他好事,即不欢喜。须有上慈、悲、喜三心,等观若自若他、若男若女,众缘所生,其性本空,无可取著,自他苦乐平等无别,即起舍平等心。由舍平等故,若慈、若悲、若喜各各平等,即成四无量心矣。故若慈悲等心,从自他观念而出发,执为实有能拔苦者,能与乐者,及所离苦者,所受乐者,则有限量,非平等心;而菩萨从二空无分别智而起与乐拔苦,虽终日与乐拔苦而不见与乐拔苦,故能成其平等普遍之无量心也。

总之、塑画形像,供养经典,受持读诵,思解其义,开示演说,互相修习,即组成建立药师法会之仪轨也。

己二  指陈效益

庚一  获福益

“随所乐求,一切皆遂:求长寿,得长寿,求富饶,得富饶,求官位得官位,求男女得男女”。

此获福文略,下免难文稍广。由前建立药师七佛道场,七日七夜,斋戒沐浴,如法修行,即将此功德回向,昔得随愿所求。但发愿须在功行未修之前,而回向则在功行修成之后。将此功德,或回向个人消灾获福,或回向法界众生;此发愿与回向之区别也。但世俗一般人所欲求者,不外福禄寿喜等,故此中即随俗而说。寿、乃人生得以维持生命的最重视者,寿若无,则虽有整千盈万之产业,不能享受,故曰:“五福寿为先”。佛法谓人身难得,若既得人身,如嫩木初长,天真时期若遭夭折,即不寿矣。又至壮年时期,血气方盛,正是青云直上、奋发有为之日,忽遭不测,百业不成,志愿未伸,尤为可愍!至于老年欲寿不能,亦极痛苦。故求长寿,实为人生最大之要求,而尤为富贵者所需要,亦为中国人特别需要。因中国人素重视现生富贵,不若西洋人斤斤乎求生天国,故须先求长寿来保障富贵。尤其中国之道教,求长生久住之道,与万物并茂,与天地同春,皆求长寿之表征。然真长寿,非人所能,即道教长生久住,亦非究竟;盖究竟长寿,无始无终,不知本末;若落本末,即有始终,故虽寿长至非非想处,亦有尽时,何况道教?即如道教寿与天地同春,而天地亦有成住坏空之变,故其寿是相待的非绝待的,是有尽的非究竟的。道教尚且如是,又何论人寿耶?人之寿命,由阿赖耶识中引、满二业种子之原动力,引生一期异熟果报之命根,有形段,有限量,呼吸不来,命根即断,故亦是相待的非究竟的;若究竟无限,须空异熟业报,则业命断而任运相续之无分别智的慧命长存。菩萨根本智证真如法身,慧命相续,无漏功德辗转增上,即不为异熟业命有形段之限量。然地地新陈代谢的微细变易未穷,故有变易寿限。唯至佛果大圆镜智相应,转成庵摩罗识,相续湛然,无有穷尽,方为究竟无量寿也。但此为佛之报身寿,佛有三身:自其法性身言之,从本以来,不生不灭,无始无终,众生与佛平等平等;但众生未证,只可名法性,不得名身;菩萨少分证得,佛果究竟满证。此法性身与报身之自受用身,一味普遍。至他受用身与变化身,则机缘无尽,佛身无尽。故总言之,法身自性长寿,报身相续长寿,应身无尽长寿;三身寿命,永久无尽。此云求长寿得长寿,或得天上人间较长寿命,或得究竟佛寿,佛以愿力,皆令随愿以偿。

求富饶得富饶者,富饶、即财物珍宝,仓库盈溢,资生之具无所乏少。常言福报,广义通长寿等,狭义唯局富饶;富饶故有福。中国人最喜求富饶,如一般烧香礼佛者,求发财居多,此亦为人情之常,故佛能令遂其愿。约深义言,佛法明布施,有财施、法施、无畏施,因布施故,果得七圣财,及一切功德法财,故佛为世出世间之大富长者。

求官位得官位者,官之本义为公,居官位掌职权,原为国家人民社会群众服务;故狭义言官位,则局政治文武官僚。广义言之,凡为公众服务,皆可名官。所以怀抱绝大之士,立志治国安民,而欲以贯澈其主张,达其目的,方有居官掌权必要,以实行其治国安民之素志。如此求官位,方不失其求官位之意义。世俗流弊,唯假官位以张威势而谋俸禄,满足私人家族生活,则非设官之本意也。但无论其为公为私,皆亦人情常有,令之随愿得遂。又、以佛法言之,菩萨自利利他,为人类谋幸福,为世界谋安和,方为真正大官。而官位之究竟,莫逾于无上丈夫调御士之天人师之世尊也。

求男女得男女者,既得富饶家业,必仗子孙嗣续。尤其中国人富于种族思想,自高祖至玄孙,数代相聚,引为乐事;而世界人类,亦皆有其愿。然综其求子女原因,不外两种:或因家产充足以待转持;或因有志未遂以待继续;故无子女,实为人生最大憾事!即如吾国出家人之寺院产业,亦待徒子徒孙法子法孙之继续,何况世俗?故佛随人愿,且求子女,皆令满足。但此子女,佛法亦有深义;维摩经云:“慈悲心为女,智慧诚实男”。法华化城喻品云:“男女皆充满”,即定慧皆充满义。

故佛果之大悲、大智、大定,皆为胜义男女。人生之欲求虽多,举其荦荦大者,不外以上四种;即此四种扩充其义,俱通达佛法深义焉。

庚二  免难益

辛一  百怪出现难

“若复有人,忽得恶梦,见诸恶相;或怪鸟来集;或于住处百怪出现。此人若以众妙资具,恭敬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者,恶梦、恶相诸不吉祥,皆悉隐没,不能为患”。

忽得恶梦,百怪出现,皆为不祥之兆。其致诡怪原因,或宿业,或四大不调,或鬼神作祟。佛经中言但难得恶梦,及佛母摩耶夫人佛涅槃时,在忉利天宫得恶梦等,此等皆为预兆。但万法唯心所现,若遇恶梦怪异不觉其恶,视若无事,亦即无事;若既惊恐不安,心有挂碍,则将不免为患。今以已建立药师道场,恭敬供养,由佛力故,不吉祥事皆自隐没,不能为患。

辛二  一切布畏难

“或有水、火、刀、毒、悬险、恶象、师子、虎、狼、熊、罴、毒蛇、恶蝎、蜈蚣、蚰蜒、蚊、虻等布;若能至心忆念彼佛,恭敬供养,一切怖畏皆得解脱”。

若水、火,若刀、毒,若恶师子,若虎、狼、熊、罴,若毒蛇、恶蝎,若蜈蚣、蚰蜒,若蚊虻等诸难,皆能伤生害命,致人于死地。又此诸毒难,表贪、嗔、痴诸毒烦恼,能伤害法身慧命。又由内毒故,外毒能害;若至心忆念佛名号,息诸内毒,则外毒亦不能伤,而得解脱。

辛三  他国侵扰难

“若他国侵扰,盗贼反乱,忆念恭敬彼如来者,亦皆解脱”。

此为国难。故今讲经《钟声偈》云:“功勋酬民国深恩”,即含祈祷国家平安之意。此文虽略,内忧外患靡不收摄。侵、即侵犯略夺,破他国之领土完整,先于文化,政治,经济种种侵略,使之民不聊生,骚扰不宁,内讧纷起,鹬蚌相争,遂令渔人得利。今自中国观之,数十年来,皆是处在内忧外患重重困顿之中,文化受侵略故,人民思想紊乱;政治受侵略故,关税、法权失主;经济受侵略故,人民生活枯竭。因之匪窃蜂起,盗贼猖狂,加以军阀割据,公然反乱。原国家之建立,本为保障人民权利,今则国患如此,民何以堪?而此职责,各有攸归:在昔以帝立国,帝负其责;今者以民立国,宜由国民共负其责。然救国之法虽不一,若能至心忆念彼佛,国民信仰心得安定,亦解脱国难一法也。

辛四  犯戒堕落难

“复次、曼殊室利!若有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乃至尽形不事余天,唯当一心,归佛法僧,受持禁戒:若五戒、十戒,菩萨四百戒、苾刍二百五十戒,比丘尼五百戒。于所受中或有毁犯,怖堕恶趣,若能专念彼佛名号,恭敬供养者,必定不受三恶趣生”。

前三难,通于一切人类,此则指已皈佛法修学者之难。戒律既受,毁之则堕!未受戒而不守戒律,不道德而已;若受戒破戒,则加破坏佛制之罪,罪过极重,甚于洪水猛火之难!此净信善男女之皈依三宝者:皈依佛故,誓不依天魔外道为师;皈依法故,誓不读邪外典籍;皈依僧故,誓不与外道恶人为伍。故受三皈者,即尽形不事余天,坚固信心,进而以佛所说法门,规正个人行为,故须受戒。戒分止作,止者应止,作者应作。今禁戒者,专指止而不作之戒。如五戒、十戒,为戒之基础,修戒之初步;所有余戒,靡不基此辗转增上而成立。五戒:即不杀、不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十戒者:戒除身三、口四、意三之十恶,为在家二众修戒之法。又有沙弥十戒,为出家修持之初步。菩萨四百戒,应别有其本。略而言之,如瑜伽菩萨戒本之四十三戒;梵网经之十重,四十八戒。比丘二百五十戒,指大数而言,如四分律、僧祇律等皆不足此数,此因戒之开合有异,义无何别。比丘尼五百戒,亦指大数而言,现行戒本亦只三百余戒。如是七众弟子,其于戒法,或因毁犯而起恐怖,若能专念彼佛,恭敬供养,三恶之苦皆不能受。

辛五  妇女生产难

“或有女人,临当产时,受于极苦;若能志心称名礼赞,恭敬供养彼如来者,众苦皆除。所生之子,身分具足,形色端正,见者欢喜,利根聪明,安隐少病,无有非人,夺其精气”。

前既求男女者得男女,既有男女,必有生产;生产之难,极其痛苦,而为妇人所不免。若子母俱福,安全无事;若子母俱无福,或冤家投胎,则苦矣!故佛教称人之生日为母鸡日,故于母亲,宜加孝敬以酬深恩。但临产难极苦之时,自能至心称念佛号;或亲戚家眷代为修建药师法会,塑画形像,请诵经典等,由佛愿力即可免此苦难,安全而生。或所生子,丑陋残病,甚至夭折,因此亦能转使诸根完具,相貌端正,聪明利根,人见钦敬,无有非人夺其精气。盖非人之鬼魅,常感饥渴之苦,往往夺取婴孩精气以活其命。故能建立药师法会,一切灾难皆可息灭,随愿所求,皆得满足。今日若能将此法门流行于世,则世界众生皆得普遍消灾利益,而使人生与佛法发生普遍的亲密的关系,更足奠定人间佛教的基础也。

戊四  阿难问增益

己一  佛问信不

尔时、世尊告阿难言:“如我称扬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所有功德,此是诸佛甚深行处,难可解了,汝为信不?”

此为消灾周中第四,世尊与阿难互相问答以增信心。此中分三,今第一佛问阿难信此法不。此中世尊告阿难者,阿难多闻第一,闻持不忘,结集流通,后世堪传。阿难、梵语具云阿难陀此云庆喜。以阿难出家在佛成道后二十年,故其生时,值佛成道,龙天庆喜,因以为号。阿难出家,常随于佛。其于佛经,有自佛亲闻,有自同学长老辗转而闻;今此经为其亲闻者。佛告阿难,此明彼佛所有功德,皆是诸佛甚深行处,不但所证之法体甚深难了,即所起之方便妙用亦甚深极甚深,难通达极难通达,不易信受。盖阿难信心最足,故问信不,使发挥佛言必可信之义以增信益。此甚深行处,即前明体相中所有依正庄严之体,行果功德之相,佛佛道同,故言此是诸佛甚深行处,难可解了。亦同法华极力称叹“诸佛随宜所说,意趣难解”。

处有二解:一、诸佛甚深所行之处,依主释;如是言处,即佛智所行境界。佛智、即一切种智正遍知所行境界,若法界性相,其俗事理,自他因果等,于一刹那,遍照无遗,微妙甚深,难可解了;法华所谓“诸法实相,唯佛与佛乃能究尽”。即等觉大士,亦如隔云望月,依稀不真,则地前三贤以至具缚凡夫更无论矣!地前圣凡既不能以智测佛,唯有以信接受,法华谓:“唯除诸菩萨,信力坚固者”。瑜珈戒本云:“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若闻甚深最甚深处,心不信解;菩萨尔时应强信受,应无谄曲,应如是学:我为非善,盲无慧目,于如来眼随所宣说,于诸如来密意语言而生诽谤。菩萨如是自处无知,仰推如来,于诸佛法无不现知”。此言不因自己智慧狭小不了,即不信仰甚深行处,应观佛之人格德行而强信受,方能渐渐解了。故今佛问阿难信不,亦含有强信性;即在阿难答中,亦具此理。二、诸佛甚深所行即处,持业释;此明诸佛因果功德及其所起利生方便等行,即甚深处;则此经所明之药师因果功德,即是诸佛甚深之所行处。

故此处字,即指药师甚深德行;其根本智证真固难解了,即后得智所起方便亦难解了。从比量比知其义曰解,今诸佛自证甚深,非比量能到,故难解;由现量明察其境曰了,今诸佛自证甚深,非现量能到,故难了。但虽有二解,后解为正。前明体相中,不以真如、实相、中道、第一义等为体相,而以依正庄严行果功德为体相者,即诸佛甚深行处也。诸法法性本无深浅,金刚经所谓:“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法住法位,法尔常然,不增不减,不生不灭;而所以有深浅者,六凡、二乘为无明烦恼覆障,与诸佛平等法界隔绝,各各不知;利根菩萨,从比量知;现量不知;地上菩萨以至等觉,少分证知;是则诸佛行处之甚深可知矣。故问阿难信不,以增强像法有情之信心。

己二  阿难正答

庚一  答应信佛言

阿难白言:“大德世尊!我于如来所说契经不生疑惑,所以者何?一切如来身语意业无不清净。世尊!此日月轮可令堕落,妙高山王可使倾动,诸佛所言无有异也”。

此阿难答言,于诸佛甚深行处虽不解了,而决定信受。大德、佛之尊称,福智圆满,故称大德。契经者,佛所说法,皆契理机;不契理则失法之体,不契机则失法之用。然阿难为何于佛所说即不生疑惑而信受耶?以世尊与十方一切如来无异,而十方如来三业清净,说真实语,不诳语者,故世尊语深可信受。三业之业,动作之义,凡诸动作皆名为业。出家人开口即说业障深重,则将业专指恶业;其实、业通善、恶、无记、三性,善又通漏、无漏;佛果亦有清净三业;华严普贤行愿品云:“身语意业无有疲厌”,亦属清净三业。然业以思心所之动作为自体,由此生余心心所为相应。又、意业为意识及思等心所相应而起之动作;身语二业为前六识相应心所所起之动作;故三业动作,全由心识,若无心识,则如风吹水动,火能烧薪等,虽有业用而非是业。今言身语意业无不清净,显佛果烦恼等已穷,离诸过失。故佛果三业,亦称三不护,以无过失覆蔽隐藏,真所谓本无不可告人之事,信无疑议者也。

又恐语不真切,复以喻明:日月可令堕落,妙高山王可使倾动,而于诸佛所说信无有异。日月轮经行天空,本不可堕,妙高山即须弥卢,为山中之王,上至忉利,下至地狱,其居中心,安然不动;今纵使日月轮可堕落,须弥卢可倾动,而于佛语信无有异,正表其信之真切。此经所明法门,纯为果上不思议境界,唯可以信受,不可以智测。须先信佛,方有法僧,否则、三宝难以建立。此菩萨戒本、弥陀经等,所以明“一切难信之法”,皆以信去接受也。

庚二  明不信获罪

“世尊!有诸众生,信根不具,闻说诸佛甚深行处,作是思惟:云何但念药师琉璃光如来一佛名号,便获尔所功德胜利?由此不信,返生诽谤。彼于长夜失大利乐,堕诸恶趣,流转无穷!”

此明信根不具之有情,于佛所说诸佛甚深行处,不以信受,但以智测,则如解深密经所谓:“诸佛智慧如大海水,我等智慧如牛迹水”。以牛迹水智测无边佛海,此所以疑网重重,犹豫不信!由不信故,诽法不合理,谤佛欺骗人,因此堕于长夜黑暗,何时达旦!盖漫漫生死长夜,佛为明灯;今既不信佛灯,是即失大利乐,如“盲人骑瞎马,半夜临深流”;堕三途险坑,流转无穷极!

己三  重详信益

庚一  示不疑利益

佛告阿难:“是诸有情若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至心受持,不生疑惑,堕恶趣者无有是处”。

因有有情不信堕苦,若佛苦口婆心,重详信之利益。是诸有情,泛指人间一切有情。若闻药师如来名号,至心受持,不生疑惑,必不堕落,若堕恶趣,必无是理也。

庚二  明希有难信

“阿难!此是诸佛甚深所行,难可信解;汝今能受,当知皆是如来威力。阿难!一切声闻、独觉,及未登地诸菩萨等,皆悉不能如实信解,唯除一生所系菩萨。阿难!人身难得;于三宝中,信敬尊重,亦难可得;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复难于是”。

此是诸佛甚深所行,与前第二解义相同。诸佛甚深所行即处,故不另言处。甚深之行,不易信受,而阿难坚决信受,皆由如来威神之力使之而然;否则、妄想思量,必难置信。声、缘二乘,皆通有学无学。未登地诸菩萨者,自十信初发心位,入初阿僧祇成三贤位菩萨,由此入加行位菩萨。十信为外凡位,三贤为内凡位,是皆未经二阿憎只入初地位,故于诸佛甚深行处,不能如实信解。盖未登地者,无明未破,法性未显,未得诸佛智慧。须登初地,方能根本证真,后得观相;然亦不能于一念中二智圆具,须前念根本证真,后念后得观相,隔离不融;故须依据佛说,起比量智慧,比知其理而起信解。是故地前菩萨,只可名为随教义而信解,非自能证理而起信解。故告阿难,汝非自力能信解。

一生所系菩萨,可有二义:一、约报身说,自初地至等觉,皆可名为一生所系,以初地破无明,显法身,入如来家,慧命相续,虽报身在净妙土中有辗转变易,而不再受分段生死,故入初地亦可名一生所系。二、约应身说,唯以等觉为一生所系菩萨,位居补处,如释迦佛未降生成佛前之一世,为一生所系,如今兜率弥勒大士即一生所系菩萨。如是二种菩萨,于诸佛甚深行处,方能少分证信。然以后说为正。欲界众生,五趣杂居,人身难得;既得人身,若无善根,敬信三宝亦难;如今世界,几许众生不信三宝!然闻药师如来尤难,此所以明希有难信也。

庚三  结略说指广

“阿难!彼药师琉璃光如来,无量菩萨行,无量善巧方便,无量广大愿;我若一劫,若一劫余而广说者,劫可速尽,彼佛行愿,善巧方便无有尽也!”

此明药师如来之菩萨行、善巧方便、大愿皆无量无边。善巧方便一义,亦可分解:善巧、对种种学问、工艺、技术、事业,所谓“法门无量誓愿学”;对于无量法门,皆能练得精致纯熟,故有善巧;即“熟能生巧”也。方便、即在施行的方法上,种种方式,随宜而设,为方便权宜之妙用。但方便通于因果前后,利他设化,固属方便;因中做种种前方便工夫,达到究竟目的,亦是方便。无量菩萨行,唯是因行;无量广大愿,则贯彻无量菩萨行与善巧方便,总摄因果。此皆略明药师佛德。若广言之,则千万劫可速使其尽,而佛功德说莫能穷。此亦正显诸佛甚深行处难可解了,不易信受,所以佛与阿难设此问答,极力辨明以增信也。

丁二  救脱延寿周

己一  救脱示延寿法

尔时、众中,有一菩萨摩诃萨,名曰救脱,即从座起,偏袒一肩,右膝著地,曲躬合掌而白佛言:“大德世尊!像法转时,有诸众生为种种患之所困厄,长病赢瘦,不能饮食,喉唇干燥,见诸方暗,死相现则,父母、亲属、朋友、知识啼泣围绕;然彼自身卧在本处,见琰魔使,引其神识至于琰魔法王之前。然诸有情,有俱生神,随其所作若罪若福,皆具书之,尽持授与琰魔法王。尔时、彼王推问其人,计算所作,随其罪福而处断之。时彼病人,亲属、知识,若能为彼归依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请诸众僧,转读此经,然七层之灯,悬五色续命神旛,或有是处彼识得还,如在梦中明了自见。或经七日,或二十一日,或三十五日,或四十九日,彼识还时,如从梦觉,皆自忆知善不善业所得果报;由自证见业果报故,乃至命难,亦不造作诸恶之业。是故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皆应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随力所能,恭敬供养”。

有情持奉益文中有三周,今第二救脱延寿周。前消灾周主重消灾,亦明延寿;今延寿周主重延寿,亦明消灾。尔时众中,即佛在乐音树下,与法会大众说消灾周竟,会中有救脱菩萨摩诃萨从座而起。摩诃萨、即大菩萨,初阿僧祇十住位,对前十信言,亦称大菩萨;次阿僧祇对初阿僧祇亦称大菩萨;今指三阿僧祇一生所系菩萨,方能信解此法,助佛宣弘。救脱者,显其能救渡众生,脱难苦厄,因以立名。菩萨有从智慧、苦行、誓愿、大悲、救苦等功德立名,今取大悲救苦。从座而起,至曲躬合掌,皆表特别致敬。以救脱所示之法,非泛泛之论,乃广利众生,为药师法中之特殊胜用。诸众生,指人类而言。众生、与有情同,有情为数取趣,众生乃五蕴众缘假合而成,然众生通于情与无情动植之物,而植物则不能称为有情,此其范围宽狭稍异。像法转时,魔强法弱,种种苦厄,不可言喻!长病赢瘦等,言病时之状态。见诸方暗死相现前;言药石无效,将死不久。父母亲属等,言看病者之苦境。当尔之时,病者自身卧其病处,死相现前,前一刹那昏迷不觉,后一刹那即见琰魔使者,引其神识至琰魔前,执法受刑。盖琰魔为地狱执法之王,今诸众生,死前见诸方黑暗,皆堕落之象征,故其神识,为琰魔使引入狱中。神识者,经中明有四有:吾人住世之果报色身为本有;此身坏灭时为死有;死已未生,其中间为中有;中有寿尽转世。则为生有。由生有故,后复本有,如是四有,循环无已。但生死二有,时间极短;本有则随生类寿命,各自长短;中有寿命,少而七日,多至四十九日,亦有处说不定。今之神识,即指中有,古译神魂,似与今日所谓之灵魂相近。

然佛教破除精神主宰之实我,何今言有神识相续之我体耶?此有四义:一、为对治凡夫断见,说有有情神识相续。以断见有情执此色身坏时,即归灭无,所谓“肉化清风骨化泥”,因此拨无因果造诸恶业,当堕大坑。佛怜此故,说有四有相续,于中有微细五蕴之中有,相续不断,凡夫难知,说为神识,建立因果之相,以破断见。二、因常见有情,于此五蕴中有之连续中起常见想,执为实有主体不变常住之我存在,故进一步说我由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法所成,众缘所生,原无实体。则此神识,乃属五蕴中之识蕴,十二处之意根,十八界中之意根与意识,根、尘、识三和合而成,原无实我主体。故此言神识,迥异普通灵魂之说。三、二乘声闻等闻说无我,断烦恼因,证我空果,而于蕴等法上起实有执,故再进一步,明诸法缘生无性,毕竟空寂,被其法执。四、有人不如实知毕竟空义,于毕竟空中起虚无见,而与断见有情拨无因果相似,故更进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之理,明诸法皆由心识变现,如水露、阳焰,梦、幻、泡、影。今即于梦、幻、泡、影中说有神识,随五蕴现,其性本空,而与灵魂之说,不可日年而语。然此虽有四说,立神识名,专对断见。

俱生神者,亦作浅深二说:浅说者,如人生各有年月日时不同,而有情随之俱生,此专对凡夫外道断见有情而说。深说者。无此俱生之神,以前说神由蕴等法成,而蕴等法空,乃至进说唯识。则此俱生神即阿赖耶识,此识为异熟业报之总体,名俱生神,所造善恶由其储积。然其受熏持种,行相微细,不得而知;及其果报现前,方能明晓。如黑暗中写字,不见形色,乃至光来,宛然入目,如其为白为黑。而其为罪为福,皆由琰魔罗王执法审判,赏善罚恶,无私不阿。

但琰魔之为执法王,虽属自业之报,亦由诸恶有情之共业增上而成。如今之总统为一国之主,亦由全国人民共业助成。故其为王也,说之有福,则一日三时,烊铜灌口,自然现前,不免业苦;说之无福,则由共业增上,为执法王,管理地狱有情。故今死者即至其前,善恶苦乐由其审配。然此与佛之法义,亦不相违;以琰罗亦由蕴等诸法假和合成,有情业力增上,亦与唯识所现相应而不违异。

时彼病人等文,意言病人死已诸根未坏,又未转世受生,此时若有亲属知识,为彼皈依药师如来,请僧读诵此经,燃七层灯,悬五色旛,由功德力神识复还,如梦醒来。且如地狱受刑之刑罚及家眷修法之情境,亦自了了。悬七层之灯者,即如塔之七层,每层悬七灯,及设供七尊药师佛,或依七佛本,设供七佛,并悬五色彩旛。由斯功德,被神识或于一七日还,或三七日还,或五七日还,或七七日还,此显时间久暂不定。故人初死。必待数日方葬,以尚有返生之可能。但此皆由阿赖耶识相续执持之潜势力,然阿赖耶识遍一切处,本无所谓还与不边,其所以有还与不还,中有意识起分别耳。意识一刹那不觉,即昏迷死去;一刹那起分别,即成中有;再一刹那如梦觉而生,乃能忆知地狱善恶业报之赏罚。

由此作人,即遇自身失命之难,宁舍不惜,而不敢再造恶业堕苦也!常人未知此境,往往不信因果轮回之说,今此人由自心证见,亲历其境,故能如此坚决。即如因饥饿命危,宁使其死,必不非理夺食,苟延残喘而造恶业也!此显由药师之力,不但复命,亦能使之洗心革面,走上自新之路也。此类因缘,在中国古书堆里及佛典中,不胜枚举。如今本寺舍利殿之利宾菩萨,昔为猎人,死堕地狱,由佛力指引。还生出家,拜出舍利,成为慧达大师,自利利人,百代流芳;相传是利宾菩萨应世,亦与此相类耳。是故净信善男子下,普劝随力所能,供养恭敬药师如来,福不唐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