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大方广佛华严经 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菩萨行愿品
·大方广佛华严经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白话文
·白话药师经【陈利权译】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白话
·药师经白话解释
·药师经译文
·白话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白话)
·六祖坛经原文注释及释义
·十善业道经白话文及注释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五俱意识】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八大地狱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讲记 > 内容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讲记(观心品第十)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5-25 04: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讲记

(观心品第十)

 太虚大师讲述

二十一年十二月在闽南佛学院

 丙三 大乘不共法

丁一 上根大乘境(加行入根本)──观空前心相证心空性(相、性、禅、密)

观心品第十

此品所以名‘观心’者,正明‘心地观’也。此经初从狮子吼菩萨称赞如来时,曾告大众说心地观法:报恩品初,如来从三昧安详而起告弥勒菩萨,便欲直宣心地观微妙法,但因当时有妙德等五百长者之阻滞而未说,彼等见如来光中所现菩萨难行之苦行,乃至头目髓脑、妻子、财宝施于众生,故便问于如来,以说明不欲修菩萨难行之苦行,以为得果不及二乘之速,而又违父母之供奉,因此,如来为逗此机宜,而渐引于佛果菩提,遂不能不暂置称性顿宣之心地观微妙法门,而诱之以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展转增进至于大乘不共之法,始能再说到心地,即此中观心品,及此后之发菩提心品、成佛品是也。报恩品渐说以来,固然亦是阐明心地观门者,然仅可作心地观微妙法门之方便;今此观心品,则正明本经心地观微妙法门之真实宗旨,即此经之所以得心地观之名也。心地观之‘心’,此品有详细之说明,今且依世俗圣教而略明之。

向世间一般人而问其所谓心者,则大多向胸部一指,显得心即在此色身之胸中。此乃五脏中之心脏,司全身血液之总机。凡勋物之生活,仗此心脏中枢不坏;若心脏中枢破坏,则其血液之运动亦随即停止,而此血肉之身随即死亡,故人身其余有所损伤,大都不能即死,一伤及心,即不能生存。此依色法所成之肉团心,其功用在于能统持血肉之身,为血肉身之中枢耳,非此中所观之心。但可作心之一种比喻,以其位居血肉之中枢而又能统持血肉身体之全部机关,亦如在万法中以心为主,一切法为心之所摄持也。

复次、世间学说所研究到之心,如心理学所言,是以能缘境界了知种种相者为心,此是依缘境之功用而能了知一切万物之别别相者以为心,即成唯识论所谓“了境为性相”之心。此即心与物相对者,因之而成为现代泰西所谓之唯心论与唯物论,彼此对立,此以心理学所说之心未详尽耳。佛法说,三乘则有眼、耳、鼻、舌、身、意之六识,大乘则加末那识、阿赖耶识而成为八种识;此皆以缘虑了知为心,其义犹未圆满穷尽也。

复次、心之特义在于‘集起’。小乘六识、大乘八识,本是心之别名,而此心之一名且可通于心所。但此皆重于缘虑境界、了别境界之义,未明以积集种子习气而起现行为心之义。此义,即于第八阿赖耶识正得心名,因此识最为深细而能积集万物之种子,万物之种子莫不含藏于此识中,一切万物莫不由此识而生起现行。此即名之为‘集起’心,即此经中以心喻地者是也──如地能积集一切草木种子而生起一切草木也。

尤有更进一层之心义,即是以一切法真实性为心,乃说心之体性为心。依此真实性为心者,则如楞伽经所谓之‘真识’,及他经中所谓‘真心’、‘自性清净心’等,皆此真实之心。即先观一切法皆唯心,而进观心之真实性即一切法之真实性。此即是所观之境心,即真如法界;而能观之智,则下文发菩提心中所明之四种自悟心,即是能观之心,凡夫初修行者,依六识相应之定慧而为能观之智;到证得真如法性时,则成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之能观自心,此即观心之大意也。

依科判说,此唯是大乘不共法;此经虽通明五乘共法、三乘共法,但到此时期则超过人天、二乘,而成为独菩萨所修之法也。在此大乘不共法中,共有三品,第一即是此品,科曰上根证大乘境。此中之上根,并非对五乘、三乘曰上根,专就大乘中上根利智顿超直往之菩萨言。前所说之菩萨,是由初闻法而渐入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以讫于四加行而证入见道,此即是从五乘共法、三乘共法而渐入大乘不共法者,此名渐悟大乘菩萨。而上根智直往之菩萨,即可直从此观心品而发心,顿超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由四加行修观,观诸法性相一切皆唯识,而证得诸法性相一真法界之不共二乘境。此即上根利智之直往菩萨,从初发心不经历十信等位之阶级,便能由加行而入根本者,此则名为顿超菩萨。正科之旁,加有‘加行入根本’者,即明此经从厌舍品、无垢性品而修十信心,再由阿兰那品、离世间品进而修十住,更由厌身品而修十行,复于波罗密多品、功德庄严品而修十回向,乃于此品起加行而证入根本无分别智。此科之所明,即接引十回向菩萨,于暖、顶、忍、世第一而加功用,以期证入初极喜地。在此正科之下,又注有‘观空前心相证心空性’者,此即正明四加行入根本智义。因在此尚未证生空法,但依二空胜解而修一切观行,以期证得二空之智,通达诸法实相。由此未证二空之根本无分别智,尚在证空之前,故谓之观空前心相,即证空前观一切法皆识所变,一切心心所法皆如幻化刹那生灭。此品文殊师利与如来问答中,广明所观之一切诸法皆识所现,而能观之心亦毕竟空寂,即初观所缘境无进观能观之心亦无,即能所皆空;更进而空相亦空以明一切法皆是心真如性,将心相究竟空去以证入真如实性也。禅宗所谓明心见性,正是此品所明,于此再以大乘各宗义而明之,故注有‘相、性、禅、密’,以示本品之纲领。‘相’,指大乘法相唯识宗之所明,即是所观空前心相;此科中之‘正说法本’,及‘问答抉择’中之‘喻明其相’等,皆大乘法相唯识之义。‘性’,即大乘法性空慧宗之所明,即是诸法皆无所得而毕竟空,此科中之‘空显其性’是。‘禅’,即大乘禅宗之所明,即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离四句、绝百非而唯证相应者,此科中之‘直指法界’,正显此意。此品之末,更有‘咒印’一科,明大乘密宗之义。由此,在此一品之中,含有大乘相、性、禅、密,然此品所正明者,在相、性、禅,至密宗之义,在成佛品始正明之,今但作此品之助道,故依此四宗之义而观此品也。

戊一 长行

己一 文殊启请

尔时、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即从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曲躬合掌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告妙德等五百长者:‘我为汝等敷演心地微妙法门’。而此道场无量无边人天大众,皆生渴仰,我今为是启问如来:云何为心?云何为地?惟愿世尊无缘大慈、无碍大悲,为诸众生分别演说,未离苦者令得离苦,未安乐者令得安乐,未发心者令得发心,未证果者令得证果,同于一道而得涅槃”。

从尔时文殊至白佛言者,即文殊菩萨要启请如来说心地观法,作一种最尊重恭敬之仪式。文殊师利即妙吉祥,妙吉祥者,是超过一切之吉祥,是不可思议之吉祥,亦即“不于其中起分别,是故此中最吉祥”之吉祥。此吉妙祥智,从初发心乃至加行证入根本,以及最后证入金刚喻定证入佛果菩提,无不依此而得成就;此品正明从加行无分别而入根本无分别,依妙吉祥之智其义尤显。从世尊至皆生渴仰者,即文殊菩萨仰白于佛,代表在会诸众,以启问心地之义。因佛前于报恩品中,为弥勒菩萨──彼时虽告弥勒菩萨,而弥勒菩萨久已明得心地法,其实正为妙德等长者 及在会中未明得心地者而说──宣说心地微妙法。而彼时妙德长者等机尚未熟不堪听闻,今则因如来广明诸法,在会大众根性皆熟,故皆生渴仰而欲听闻如来心地妙法。我今为是至云何为地者,正明文殊菩萨代表大会,请问‘心’‘地’之义。惟愿世尊至而得涅槃者,希求如来演说以令众生离苦获益。所谓无缘大慈无碍大悲者,缘即生缘、法缘之义,生缘乃所缘之境,因众生不明生空之义而受诸苦,三乘圣人湣之而说生空以令其离苦;法缘,因众生未明得一切诸法空无性之旨,故佛菩萨悯之而说法空之法,以令其明得诸法空性。无缘大慈悲,则唯佛果任运而起不待于缘,如日当空遍照一切,而此无缘大慈悲亦如是,不加分别观待,自然任运而起,故名无缘大慈。无碍、无缘可互用。因佛能行无缘大悲故,则能拔众生三界生死之苦;因佛能行无碍大悲故,则能令众生得大乘解脱之乐;以及能令众生发大菩提心而证大乘无上佛果也。此中所谓同于一道而得涅槃者,即是二空所显之涅槃性也。

己二 世尊许说

庚一 印许乐闻

尔时、薄伽梵以无量劫中修诸福智所获清净决定胜法大妙智印,印文殊师利言:“善哉!善哉!汝今真是三世佛母!一切如来在修行地,皆曾引导初发信心,以是因缘十方国土成正觉者,皆以文殊而为其母。然今汝身以本愿力现菩萨相,请问如来不思议法。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普为分别解说”。“唯然!世尊!我等乐闻”!

此明如来以智印于文殊师利,即明如来以智印可请问者而后说法。大妙智印者,是如来于三僧企耶所修不思议之最广大智,因圆果满而得者。以之印于文殊师利,明文殊师利问得契机契理。文殊师利能以大智而引导众生成等正觉,故称之为三世之母。母者,即以喻明。如今世有技术等之人,凡受业于质其者,则称为师。文殊师亦复如是,能引导初发心菩萨究竟成佛之智,如母之能生子,故名三世十方如来之母;以其能引导初发心,依其妙吉祥智而究竟成佛故也。此义在华严经,从初修十信时,与经十住、十行、十回向于加行入根本时,及至于究竟成佛时,皆以文殊师利之妙吉祥金刚智而为智。无著菩萨之金刚经论,亦明从初发心乃至究竟成佛,皆不离于金刚智。彼以金刚杵为喻,中细而两端粗,此即表示从‘加行入根本’位,在中间最细小,因真见道赤裸裸唯根本智,正能表显无分别智最纯净相。在杵之两端,虽皆粗大贯彻上下者,然无不以中钴为根本;智亦复如是,亦是以世第一后一刹那之根本无分别而贯彻加行无分别、及后得无分别。故原始要终,其中心点皆不离文殊师利之妙吉祥智也。文殊师利为三世诸佛之母,是久已成佛者,但因本愿力故常现菩萨相而为众生请问如来耳。谛听谛听至分别解说者,是如来许可为说,嘱文殊师利等静听思惟。唯然世尊我等乐闻者,是文殊师利等答佛欢乐听闻。

庚二 显能说佛

尔时、薄伽梵妙善成就一切如来最胜住持平等性智,种种希有微妙功德;已能善获一切诸佛决定胜法大乘智印,已善圆证一切如来金刚秘密殊胜妙智;已能安住无碍大悲,自然救摄十方有情;已善圆满妙观察智,不观而观不说而说。

此经之特胜,在文义分齐明显。例如此品是从加行而入根本,故其说法之佛身,即不同于前数品中说法之劣应身佛,而特标显佛之胜妙德相,以明是胜应身佛或他受用佛所说之大乘不共法。此显胜应身佛为加行菩萨说,不同前为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说法之劣应身佛,故此文中显如来五种德相:第一、成就最胜住持平等性智,即明从加行入根本已,所见之佛即地上之他受用佛,虽尚在加行位,已邻近于见道,故所见胜应身亦近他受用身。故此佛能显之智,是平等性智而又显现初二阿僧祇耶所具之希有微妙功德。平常说法之劣应身佛,是人相所成之佛,此在地前菩萨亦能现之;而胜应身佛,则非地上他受用佛不能显现。第二、获得决定胜法大乘智印:即决定证得胜义谛法之无分别智,印证诸法不生不灭;此即大乘之一法智印,不共于二乘之三法印也。第三、圆证金刚秘密殊胜妙智:此为如来所独得之金刚智,唯如来究竟证得。言秘密者,唯佛与佛,乃能究竟同喻。其殊胜者,超过二乘乃至金刚心前之菩萨,故唯佛与佛乃能具此金刚妙智,其意即在不受熏变。金刚心之菩萨,犹有断除微细烦恼之熏变,故非大乘极果,则不具金刚妙智。第四、安住无碍大悲:即与前之无缘大慈、无碍大悲之义同。既能安住无碍大悲,则当然能救摄有情。第五、圆满妙颧察智:此智慧观众生之机宜,兴教化而说法度之。但虽是观机说法,而其观智出于任运自在,故成不观而观。其说法不决定用于声教,即行、住、坐、卧四威仪皆是说法,如佛在灵山拈花微笑,彼时金色头陀便证得不立文字之第一义谛,在禅宗竖指低头,皆成不说而说之法。此后,皆明依究竟之佛,现邻地上之佛相,而说入初地之法也。

庚三 赞所说法

是薄伽梵告诸佛母无垢大圣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言:“大善男子!此法名为十方如来最胜秘密心地法门,此法名为一切凡夫入如来地顿悟法门,此法名为一切菩萨趣大菩提真实正路,此法名为三世诸佛自受法乐微妙宝宫,此法名为一切饶益有情无尽宝藏。此法能引诸菩萨众到色究竟自在智处,此法能引诣菩提树后身菩萨真实导师,此法能雨世出世财如摩尼宝满众生愿,此法能生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功德本源,此法能销一切众生诸恶业果,此法能与一切众生所求愿印,此法能度一切众生生死险难,此法能息一切众生苦海波浪,此法能救苦恼众生一切急难,此法能竭一切众生老病死海,此法善能出生诸佛因缘种子,此法能与生死长夜为大智炬,此法能破四魔兵众而作甲胄,此法即是正勇猛军战胜旌旗,此法即是一切诸佛无上法轮,此法即是最胜法幢,此法即是击大法鼓,此法即是吹大法螺,此法即是大师子王,此法即是大师子吼,此法犹如国大圣王善能正治,若顺王化获大安乐,若违王化寻被诛灭”。

在未说法之前,先赞叹所说之法,故名赞所说法。在此赞所说法之文,共有二十五义。此法名为十方如来最胜秘法心地法门者,此是与加行位邻近地上所见之他受用佛所说之法,非二乘之所了知,亦非地前菩萨所了知,其究竟唯在功圆果满之佛陀,始能得知,故此心地法门为诸佛之秘密境界,为十方如来所依者也。其次、则为上根利智之凡夫入如来地之顿悟法门。又其次、则为菩萨趣入大乘真实法性之正路。又其次、则为三世如来之自受用净土,安住于此心地宝宫,则为如来之一真法界土,而为四智菩提之所缘。又其次、则为如来宝藏,能饶益有情,能与以出世之宝而使有情出生死之苦。又其次、则为引诸菩萨到色究竟自在之处,此明菩萨将成佛时,位居色究竟天上,超过三界,坐大宝莲华成佛果菩提。又其次、明此心地观法,能引导佛灭后之菩萨至于佛果菩提。又其次、则为能雨出世间之七圣法财,如世间之摩尼珠,能满足众生之需求。又其次、则为能生一切诸佛功德本源,即是依心地法而作所缘缘、增上缘,则无漏功德种子皆从此生。又其次、能消众生诸恶业果,即明一切恶业皆由心生,修此心地观法则诸恶业即能销殒。又其次、能与众生之愿印,正明此心地观如摩尼珠而能满众生之愿望。又其次、能度众生生死险难,息众生苦海波浪,救众生苦恼,竭众生老病死海,皆是断除烦恼而出三界之生死大海,得佛果之常乐。又其次、能产生佛果之无漏亲因缘种。又其次、能作灭众生生死长夜之大智炬,以令此心地光明。又其次、则能作破魔之铠甲,而灭除烦恼魔怨。又其次、则明修此法如得军中战胜之旌旗,则其军威严整;心观亦然,在未作心地观之乱心,则如败北之兵紊乱无章,而正修心地观时,则心与境皆寂静不乱。又其次、明此法是一切诸佛无上法轮,即是明证得果者,皆必转大法轮而说此法也。又其次、明此法如幢,为三乘之所瞻仰故也。又其次、明此法如击大法鼓,吹大法螺,正如军中所用之锣鼓,在战场敲动,能令三军向前杀敌;此心地观亦然,修此观时,则能破除烦恼之敌。又其次、明此法是大狮子王,大狮子吼,狮子是百兽之王,此是显体;吼是显用,即狮子吼声百兽惊恐。此法亦然,其位则众法中尊,而用则能摧伏外道。最后明此法如圣治世,若能顺其教化,则便得利益安乐,否则便遭诛灭。此法亦然,若能依心地观而修行,则能发生一切利益安乐,否则便常沉沦于生死大海之中,为魔王之所杀害。

庚四 正说法本

“善男子!三界之中以心为主,能观心者究竟解脱,不能观者永处缠缚。譬如万物皆从地生,如是心法,生世、出世、善恶、五趣、有学、无学、独觉、菩萨及于如来。以是因缘,三界唯心,心名为地。一切凡夫亲近善友,闻心地法,如理观察,如说修行,自作、教他、赞励、庆慰,如是之人能断二障,速圆众行,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中从善男子三界之中至永处缠缚者,正明若能观心则能出苦得乐,盖心是一切诸法之根本。三界者,在此欲、色、无色三界之中,共有九地,或分二十五有。此依正果报,由福业、非福业、不动业之所招感,皆有漏之业果。其最大之发动力便是无明,此即是心所法之一,即与前七识心王而起,依第八识心王而存,故三界一切有漏业果,皆是从心而生,以心为主。故诸法中,八识心王最为强胜;属从于心王之心所次之;又其次则为色法,由此色法是为心心所之所变现及所了知缘虑分别故也;又其次则为不相应法,因此法是由上之心王心所色法三种上所现之分位。此即五位百法中前四位之九十四有为法也。故三界有为之法,皆以心王为主;欲离去三界生死,解脱无为,则必先观察自心。观自心既明,便能究竟解脱,否则便长沦于三界生死之中。故欲求解脱三界生死之缠缚,必须修此心地观,而观三界有为之法皆因缘所生,而缘生本无自性。能如是观,则便能了知诸法毕竟空无自性之义,此所以能观心者便能究竟解脱。此种观法,在大乘性相义中,遍观诸法缘生无性,性体空寂,即是法性宗义。法相宗则先观一切法皆唯心之所变现,不离于心,即所取之境无;次观能取之心亦无,以及心境皆空而证诸法真实法性。此中空无性义,亦与性宗无二,不过作观之法稍不同耳。因性宗是直观法空真如,而相宗先观一切法唯识无自性,而渐空境空心以成毕竟空耳。然修观须摄心令定,一切法莫妙于观心,以心为胜故;若从余法观缘生无性、平等真如,则常落于分限之中,不能究竟通达,观心地则不落此境限而能扼诸法之要也。次譬如万物至心名为地者,正明地能生万物,如心能染净诸法。成唯识论对于心性本净义,有二种解释:第一、即以心之真如性而言本净;第二、是以即心自体而言本净,此明心之自体随善、恶、无记三性之心所有法而支配,设无不善性与无记性之心所法相应于心王,则心王之自体亦即本来善净。且如修五重唯识观中,亦显心之自体本净义:第一、遣虚存实,即遣去遍计所执心外虚妄不实之诸法,而存心内诸法;第二、舍滥留纯,即舍去四分中之第一相分以免滥同外境,而留能缘虑之内心;第三、摄末归本,即自体分所变之见相二分而泯归于自体,因二分是用,自证分是体,见分多有非量,而自证分则纯是现量故;第四、隐劣显胜,此即收一切心所而专显心王,以显心体本净之义。如此,则心王非善、恶、无记之三性,而随诸心所以成善、恶、无记耳,故心能生世间、出世间,善恶五趣乃至如来。谓依无明等之心所,则生世间不善、无记之法,而成五趣之众生;若依信、勤、念、定、慧之五善根,乃至三十七菩提分法,四谛、十二因缘、六波罗密,修习而对治无明,则成出世无漏因果而成有学、无学、独觉、菩萨、以及如来。故在三界中之心,亦如地之能藏万物,故以心而喻之为地,能发生染净诸法也,从一切凡夫至三藐三菩提者,此正明众生依此观自修习并教他者,能证无上菩提。此品明上根利智之凡夫,常亲近善友,依善友所教之心地观而如理修习,且又将所诠之教义而教化他人,则便能证入大乘境,断除二障,速成佛果菩提。故此心地观,正大乘直往菩萨所修之法门,而其教义则正是由大乘相性之法而入于禅宗顿悟之门者,且又附有密宗之咒印也。

庚五 问答抉择

辛一 文殊问难

尔时、大圣文殊师利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唯将心法为三界主,心法本元不染尘秽,云何心法染贪嗔痴?于三世法谁说为心?过去心已灭,未来心未至,现在心不住。诸法之内性不可得,诸法之外相不可得,诸法中间都不可得;心法本来无有形相,心法本来无有住处,一切如来尚不见心,何况余人得见心法?一切诸法从妄想生,以何因缘今者世尊为大众说三界唯心?愿佛哀湣,如实解说”!

此段根据前文,特提“唯将心法为三界主”的问题来讨论。先把心的范围指实,而“心法本元不染尘秽”,指心自体,亦通真实性言。如胜鬘经亦论到心性本净,非烦恼所染,是烦恼与心性不相应故。既然“心性本净”,“不染尘秽”,为什么又染贪、嗔、痴呢?这贪、嗔、痴的三毒,难道不是尘秽吗?不但此也,且又唤什么作心?如以过去心为心,可是它已经过去了,残灭得连一撮遗灰也没有;若说未来的吧,它还在未来,没有生起;至于现在呢,又未免‘昙花一现’之憾,因为现在心刹那生灭,没有一刻儿暂住下来。而且,在诸法内找不到心的性,在诸法之外找不到心的相,如果想在诸法的中间找到心,这是绝对不会有的事,因为诸法本身根本就是如幻如化的假相。诸法是如幻如化的假相,当然是没有心的,由此推论到不但说不上心为万法之主,而且什么是心都还有问题。记得禅宗二祖慧可见达磨云“我心未宁,乞师与安”!达磨云“将心来与汝安”。慧可云“觅心了不可得”。达磨云“与汝安心竟”。所以横遍十方、竖穷三世,任你怎样底寻找它,终寻不得它的住处,一切诸佛尚且无心可见,何况住在浅薄凡夫地位的我们呢?这心等一切法,文殊以妙吉祥智而观之,皆不可立,不可施设,毕竟空故无由得见,见为诸法皆不过妄想分别而已。这是观三性中遍计执所执的虚妄相,故一切诸法皆由虚妄计度而现起。然则佛说“三界唯心”,其理由究竟安在!这质问之提出,正为显出为三界主的心,是如幻如化底不可捉摸的。所以请佛如诸法实相而为解说。

辛二 世尊解说

壬一  印许所问

尔时、佛告文殊师利菩萨言:“如是!如是!善男子!如汝所问,心心所法本性空寂,我说众喻以明其义。”

善男子!你所请问的意思,是如法如理的请问,因为心心所法的本性本来是空寂的的无形相无住处。若有形相住处,则变为死法了。心的空寂性,固然是不垢不净不不增不减,为启迪众生,明“心外无别法”,所以说“心法为三界主”。

壬二 喻明其相

“善男子!心如幻法,由遍计生,种种心想受苦乐故。心如水流,念念生灭,于前后世不暂住故。心如大风,一刹那间历方所故。心如灯焰,众缘和合而得生故。心如电光,须臾之顷不久住故。心如虚空,客尘烦恼所覆障故。心如猿猴,游五欲树不暂住故。心如画师,能画世间种种色故。心如僮仆,为诸烦恼所策役故。心如独行,无第二故。心如国王,起种种事得自在故。心如怨家,能令自身受大苦故。心如埃尘,坌污自身生杂秽故。心如影像,于无常法执为常故。心如幻梦,于我法相执为我故。心如夜叉,能啖种种功德法故。心如青蝇,好秽恶故。心如杀者,能害身故。心如敌对,常伺过故。心如盗贼,窃功德故。心如大鼓,起斗战故。心如飞蛾,爱灯色故。心如野鹿,逐假声故。心如群猪,乐杂秽故。心如众蜂,集蜜味故。心如醉象,耽牝触故”。

此中有二十六种比喻,于此分别解说。一、心如幻化:并没有坚实固定的体性和形相,像玩把戏变戏法一样,把一条小白手巾变成兔子,而众缘所生起的诸法都是如此,心法亦然。若了知幻化之法,则心地廊然清净一尘不染;若不了知,于是虚妄分别现起种种心相,在心所法中则有想受等种种苦乐生起,这都由虚妄分别的习气而现起的。二、心如水流:前六识有时或起或不起,是有间断的;而第七、第八识是无有间断的,但念念生灭,如长江之水后浪推前浪,滔滔底流动,前刹那的水决不是后刹那的水。三、心如大风:如眼识生起,凡有所看见的东西都看见了;其余诸识亦然。四、心如灯焰:若没有油和炷等众缘,不会有灯焰的现象生起。五、心如电光:这是以空中的电光为比喻,不久住故,正所谓‘昙花一现’。我们心中常有妄想生起,倘若回光返照,就马上消灭了。六、心如虚空:他的自体本来是净的,但被客尘之所染污所以不净。七、心如猿猴:在山树林间,由此树跳至彼树,来去无有休息。八、心如画师:如华严经云“心如工画师,善画诸世间”。世间五蕴诸法尤其是色法,皆由虚妄分别的心,描写种种的境界出来。九、心如僮仆:虽然“心法为三界主”,但好像仆人差不多、跟著贪、嗔、痴三毒法后面跑,忙得不亦乐乎。佛典里有把十种烦恼名十使的,俱舍论以见思之惑立九十八使,使者令也、役也,这颗心完全被烦恼所驱使,不自由而形成阶下囚了。十、心如独行:诸识在每一刹那之顷,自类的只有一个心王生起,决不能有两个心王并驾齐驱。十一、 心如国王:烦恼诸心所现起,皆由心王所统辖,一切事法由心转变。十二、心如怨家:这个心能使身堕诸地狱,受诸苦恼。十三、心如埃尘:能生种种烦恼,暴风雨也似的袭来,令身不得安乐。十四、心如影像:于无常法颠倒而执常。十五、心如幻梦:于各种幻化境界,执著为我。十六、心如夜叉:起诸多不善的心作用,毁坏善心功德之法。夜叉能食人,而恶心把各种功德之法,都吞灭完了。十七、心如青蝇:一味地贪人世间五欲之乐。十八、心如杀者:如贪心生起,能使你堕诸恶道,不管你生与死,这不是同刽子手一样吗?十九、心如敌对:只要你稍有不景气象,他就‘趁火打劫’,要来损害你。二十、心如盗贼:凡是功德善法,都被他偷得空空如也。二十一、心如大鼓:世界各种思想言论以及刀兵等种种的斗争,皆由内心发动而生出来。二十二、心如飞蛾:如蛾赴火,自烧自烂,此心贪求五欲亦然。二十三、心如野鹿:鹿本住在深山幽闲自在,而猎人入山打鹿,假作鹿鸣,鹿闻同类声音,被骗出深崖幽谷之间,致有伤身失命之不幸事。二十四、心如群猪:喜欢在污泥水中游戏,而心常与烦恼相应亦然。二十五、心如众蜂:专贪采蜜味,为虚荣而忙个不止。二十六、心如醉象:白痴似的逐他的淫欲,因此致被活擒。

壬三 空显其性

“善男子!如是所说心心所法,无内、无外、亦无中间,于诸法中求不可得,去、来、现在亦不可得,超越三世非有、非无。常怀染著,从妄缘现,缘无自性,心性空故。如是空性不生不灭、无来无去、不一不异、非断非常,本无生处亦无灭处,亦非远离非不远离”。

这心心所法,没有一定的所在,也没有内外中间的相状表现。若说是有内,即是空的;若说是有外,究在什么地方?毕竟求不得他的实在体性。而且、求之于三世固不可得,即求之于超越三世亦不可得。这三界有漏的心是染污的,由虚妄分别而生起,依遍计执的习气而生起,所以无固定的自性,一切毕竟无自性。如龟毛是空无所有,以龟毛织的布更加空无所有;所以心的体性是空,一切法皆以空为自性。要以龙树八不中道义而显心的如实的体性。

壬四 直指法界

“如是心等不异无为,无为之体不异心等,心法之体本不可说,非心法者亦不可说。何以故?若无为是心,即名断见;若离心法,即名常见:永离二相不著二边,如是悟者名见真谛,悟真谛者名为贤圣。一切贤圣性本空寂,无为法中戒无持犯,亦无大小,无有心王及心所法,无苦无乐。如是法界自性无垢,无上中下差别之相,何以故?是无为法性平等故,如众河水流入海中,尽同一味无别相故。此无垢性非实非虚;此无垢性是第一义,无尽灭相体本不生;此无垢性常住不变,最胜涅槃我所净故;此无垢性远离一切,平等不平等体无异故”。

心之体相如幻本空,在前面已经说过,故心法即是无为法。但无为法亦不即是心,不过无为无可说而心亦无可说,所以无为即心心即无为。为什么不可说心是无为?若说无为是心,是名断见,心生灭故;然又不可说离开心法而另有所谓无为法者,倘若另有心外的无为法,则又变成常见了。所以,舍二边而达中道,若能亲证得中实真理,了悟世间执有无的法执,是名贤圣。但贤圣亦性本空寂,俗谛中说圣说凡,第一义谛亦无圣凡可得。梁武帝问达磨曰:“朕即位以来,造寺度僧写经不可胜纪,有何功德”?达磨答:“并无功德”。武帝问:“何以无功德”?达磨答:“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实无”。武帝问:“何谓真功德”?达磨答:“净智妙明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求于世”。武帝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达磨答:“廓然无圣”。由此,正明第一义谛凡空圣亦空。这即是离言自证之无为法界,在此无为法界中,戒无持犯,乘无大小,既无心心所法,亦无苦乐享受,而且连上中下差别之相亦没有。这是个完整的清净法界,因为凡圣平等,也就没有染净。因为自性无垢,既无垢亦无净,无有差别,平等平等,譬喻众多的水流入大海里去了,皆是一样的味道。所以此无垢性,非实非虚,是最胜义,无尽亦无灭,常住不变,所谓最胜涅槃,是最胜智。一切法既无我所相,所以我所净,遍法界都是平等,亦不离一切不平等外另有平等可施设,所谓‘离四句、绝百非’,要自心各各亲证相应,非言语所能诠表。从观心地见本来空寂所显的真实性,当下成佛,这是禅宗独有的法味。如六祖慧能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偈,五祖宏忍抹去云“亦未见性”。以犹是此经空显其性之义。到了听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金刚经文──六祖才廓然大悟:自性无有动摇,具足无量功德,才见性成佛,方是此‘直指法界’之分齐。

庚六 结应修习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应当一心修习如是心地观法”。

这是结论上面所说的种种法,是出家菩萨应当修习的法,即是心地观法,假若要求得无上佛果的话。

戊二 重颂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三世觉母妙吉祥,请问如来心地法,我今于此大会众,开演成佛观行门。此法难遇过优昙,一切世间应渴仰。十方诸佛证大觉,无不从此法修成;我是无上调御师,转正法轮周世界,化度无量诸众生,当知由悟心地观。一切有情闻此法,欣趣菩提得授记;一切有缘得记人,修此观门当作佛。诸佛自受大法乐,住心地观妙宝宫;受职菩萨悟无生,观心地门遍法界;后身菩萨坐觉树,入此观行证菩提。此法能雨七圣财,满众生愿摩尼宝;此法名为佛本母,出生三世三佛身;此法名为金刚甲;能敌四众诸魔军;此法能作大舟船,节渡中流至宝所。此法最胜大法鼓,此法高显大法幢,此法金刚大法螺,此法照世大法炬。此法犹如大圣主,赏功罚过顺人心。此法犹如沃润田,生成长养依时候。我以众喻明空义,是知三界唯一心,心有大力世界生,自在能为变化主。恶想善心更造集,过现未来生死因,依止妄业有世间,爱非爱果恒相续。心如流水不暂住,心如飘风过国土,亦如猿猴依树戏,亦如幻事依幻成,如空飞鸟无所碍,如空聚落人奔走。如是心法本非有,凡夫执迷谓非无,若能观心体性空,惑障不生便解脱”。

三世觉母妙吉祥等四句,是说为三世佛母的文殊菩萨,以妙吉祥智观众生的痛苦,而为众生启请释迦如来说心地观法门,从此法难遇过优昙,至生成长养依时候一段,赞是佛所说的法。此心地观法是难逢难遇的,如没有殊胜的因缘,是不易听闻的。诸佛菩萨之所以能证得菩提果位者,无不由此心地观法修习而成。如我人要想利益同类有情或异类有情同时还要享受种种法乐,非修习此心地观法不可。从我以众喻明空义至爱非爱果恒相续八句,乃明三界唯心的意义,所谓心为变化主。在成唯识论三能变中讲得很详细,第八识多异熟性,第七识恒审思量,前六识了境相粗,这都与善恶相应造作种种的业因,而感受人、天、地狱爱非爱的果报无有间断。从心如流水不暂住至如空聚落人奔走的六句,是喻明其相。末后,如是心法本非有等四句,是明空显其性。本来心性空寂无所有,凡夫众生执迷不悟,以为有什么外境和内心,于是沉沦生死苦海无有出期。若能观心体空,一切烦恼无不解脱,如做梦的心是空的而梦境亦然。

戊三 咒印

尔时、如来于诸众生起大悲心,犹如父母爱念一子,为灭世间大力邪见,利益安乐一切有情,宣说观心陀罗尼曰:“唵室他波罗二合吠惮迦卢弭”尔时、如来说真言已,告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如是神咒具大威力,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持此咒时,举清净手,左右十指更互相叉,以左压右更相竖握如缚著形,名金刚缚印。成此印已,习前真言盈满一遍,胜于读习十二部经所获功德无有限量,乃至菩提不复退转”。

此品虽有真言咒印,不过是方便助道而已,下面两品──发菩提心品和成佛品以真言咒印为主要义,故此品应观察为直往菩萨所修的法门,如上根大智的菩萨修行波罗密多门,从无分别智而证入真实法界,所以此咒印但为上根利智的人修习心地观的助道的法门。如楞严经之有楞严咒,则是辅佐修习三昧法门的殊胜助缘,与发菩提心品的咒印相当。如来之所以说此咒印,乃是以大悲心而说的,为要灭除世间一切邪知邪见,使众生皆得安乐。而咒的文字,不是解说是秘密的,但可以依法去读诵修持。当知此咒印是无漏法的真名句,是示佛证法的,若能如法如仪去读诵修持,则所获的功德非人天小果的功德可比拟。有一天,佛拈叶一片在手,问阿难曰:‘是我的手上叶多?抑山中树木叶多’?阿难答:‘手上叶少,山中树木叶多’。佛云‘我说的法如手上叶少,但佛智所证的法如山中树木叶多’。因为在名言力面,终难免落于边际,直示亲证的法是圆融无碍而圆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