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学会换位思考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60、此界释迦已灭,弥勒未生,贤圣隐伏。众生奔波苦海,犹失父之儿,若不以极乐愿王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录 > 内容

普门品讲录正文(二)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5-25 16: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若为大水所漂,称其名号,即得浅处。】

 此是第二救水难的苦。倘若有百千万亿众生,被大水所淹,或江湖泛滥,城池沉陷,百姓物件,皆被漂没,或者过海,落水漂流,种种水灾等难,正当危险的时候,称观音名号,即得到浅处。水漂是恶业,称名是善业,以此善恶二业,而一心称名解脱,是感;即得浅处,逢凶化吉,不致溺死,是应。水是何物呢?耳根通于肾,肾属于水,自心中有水,故外感水灾。于被水时,称念观音,将耳根返闻,降伏心水,则心外的水难,亦免除了。楞严所谓‘观听旋复,令诸众生,大水所漂,水不能溺’者此也。如是则知烦恼水,恶业水,亦根本无立足地了。然而念时必要一心恭敬,如不一心恭敬,至诚恳切,恐难得灵感。所谓口念观音心散乱,喊破喉咙也徒然。昔有刘氏子非常信仰观音,发心朝普陀,船行至莲华洋当中,亲见海上三朵莲华,大如车轮,一朵上立善财,一朵上立龙女,而另外一朵大莲华是观世音。非常清净庄严,妙相盛德。这因刘氏子一心而现,他就对观音恭敬礼拜。忽然狂风大作,将船翻沈,余人均溺死。唯刘氏子觉得眼前通红,似有一人,带他走去,走到一处,即停下,开目一见,原是自家门口。普陀山距刘家,有二千多里途程,今只一时即到。母亲开门,入门后即述经过。母子二人,大叹菩萨威神之力的加被。又有一家,办喜事,讨新妇,热闹非常。水灾忽然暴发,大水冲来,许多亲友,都被淹没。即全村庄,亦都沉没。桑田霎时变成沧海,死人千万计。而这新妇,安坐椅上,不沈不翻,随流漂行,幸而遇救。大家以为奇怪,问她何以不被水淹死?她回答说:‘我母信观音,我见水来时,安坐椅上,闭目一心称名,故蒙救的。’所以佛法是不可思议的,不是迷信的呀!目下的世界,是世乱人非的时代,是五浊恶世,灾难频仍。况且世界大战,又在酝酿著预备要开始,一旦爆发,则茫茫大地,无一片干净土,无处可逃。唯有赶紧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而一心称名,才得解脱。世界的所以作乱,虽由一二人为俑,其实是吾人同业所感召。近年来,各处都有水灾,南通独免,是亦因本处人心向善的原故啊!果报水灾,不仅人间,在第二大水灾劫到时,大地无不是水。六欲、初禅皆水,乃至弥漫了二禅天。因二禅天人,有欢喜心,是心一动,即是水灾的因。恶业水通三界,欲界苦苦,色界坏苦,无色界行苦,故曰茫茫苦海。烦恼水通于九法界。贪欲亦是水,所谓‘爱河千尺浪,苦海万丈波’,世人迷昧,朝前行去,是苦海茫茫。若能回头,一心称名,所谓回头即是彼岸。烦恼水通九界,所以九界众生,都在烦恼苦海中。唯佛见此水火,实是真火、真水,一一清净,本然周遍法界,皆如来藏性,无非是妙法。比如富翁的儿子,是个瞎子。家中金银元宝遍地,行走时触足绊脚,心必生厌,恶此元宝为行走的障碍物。犹之吾人迷性,则水火为灾,反生烦恼。倘彼眼放明之后,则此满地的元宝,可以受用。犹之吾人的心,因持念观音,而得光明朗耀。所以水火,无不皆是妙法,且即此可以教化众生,作种种佛事了。

【若有百千万亿众生,为求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珊瑚、琥珀、真珠等宝,入于大海,假使黑风吹其船舫,飘堕罗刹鬼国,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称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人等,皆得解脱罗刹之难。以是因缘,名观世音。】

 

这是第三黑风罗刹鬼难。倘有百千万亿众生,为求海里诸宝,文中列有七种:金是贡金,银是白银,琉璃是青色宝,砗磲是白色宝,玛瑙是红色宝,珊瑚宝形同树枝,琥珀是千年松香所变的,珍珠是一颗一颗的宝珠。黑风是怪风。罗刹鬼住在海边的岛屿里,专在海边等人吃。这鬼口如血盆,眼如铜铃,手如铁叉,青面獠牙,甚可畏怖。这鬼行时很快,又名速疾鬼。彼诸采宝人,倘不幸遇著黑旋风,把船吹堕在罗刹鬼国中,性命难保。但若有一人,以大众性命攸关,因而发心,念观音名号,则一群的人,都可以同时脱这大难。何以故呢?因为一人念观音,大家都听到,大家心中都有观世音的名号,所以无形中都得到脱难的利益。若吾人发菩萨心,于火车、轮船上,不怕难为情,一心念观世音,使同船同车的人,都种善根,可免大难,得益无量。从前有一采宝客商,带领五百人,入海取宝,忽遇黑风,将船打入罗刹鬼国去。内中有一人,念观音名号,于是大家都随著念,罗刹鬼竟见不到他们了。怎奈这五百人中,有一个人不信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以为大难到时,还念什么观音,竟被鬼捉去。因此急急一心念观音,才得同脱此难。所以遇难时,不可妄想杂念,思量分别啊!从前有一个和尚,在寺里每天诵念普门品。一日,朝中丞相某,来寺礼佛毕,即立旁听。诵至被黑风吹至罗刹鬼国句,丞相就问和尚云:‘这句什么解说,何以飘得到罗刹鬼国去呢?’和尚发怒说:‘我正在诵经心定,何得问话扰乱,可恶之极!’丞相以他居然轻慢我,当时嗔心大发,即令随从,将和尚捉去,办他极刑。和尚乃大笑说:‘这就是被黑风吹其船舫,飘堕罗刹鬼国。你放不下,无明火动,即是黑风。你动杀心,便是罗刹鬼。这就是遇了黑风,堕入罗刹鬼国了!’丞相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遂释和尚。鬼者,祟也,喻不光明正大的人,就是鬼。有杀心的,就是罗刹鬼。恶念就是黑风。如果正大光明,鬼即不敢近你。无明黑风,能把智慧船,飘没在生死苦海中。从前有一个洞山和尚,是某寺的方丈。一天到厨房里去,看见饭头师,把饭菜弃入污秽缸中,抛弃天物,动起念头来了,警戒饭头师数语。此时,伽蓝神忽然现身下拜和尚说:‘久慕大名,今日才得相见。’平常人必以为神鬼来拜,是好现象。其实因为这一念的起,被鬼所见,早已工夫失照了。所以我人做到一念不生的时候,不但鬼不能近,即天眼也见不到,即无常鬼也无从来捉。如是即了生死,将来究竟成佛了。你看佛法有如是之妙。这百千万亿的众生,心中有鬼鬼祟祟的黑风,所以遇著黑风,就被飘入罗刹鬼国去。鬼有三种:(一)果报鬼,通欲界。(二)恶业鬼,通三界。(三)烦恼鬼,通九法界。一心称名,一切鬼难,都可解脱。一心不乱,心水清净,则自性观世音现前。唯是大光明藏,复从何而有暗相在其中呢?若复有人,临当被害,称观世音菩萨名者,彼所执刀杖,寻段段坏,而得解脱。

‘复’字,是又字的解说,是接上面的。众生作业,千差万别,所受灾难,亦各不同。倘若又有人,临当被刀兵加害的时候,或犯国法,被斩头,或被捧打,或在战区内,或被强盗等枪伤,正由于前世的作恶业。幸这被害人,正当生命危险的时候,忽然起了好念头,回心向善,一心称念观音洪名求救。临当被害,是恶机。能称名号,是善机。以善恶二业,为能感的机。刀是利刃,杖是棍棒。正心称名之时,彼所执加害的刀杖,即一段一段的折坏,不被他所杀,即得解脱了。晋时南宫子敖,被遣滇南,适长乐公作乱屠城。南宫知不可逃,乃一心称念观世音。及杀南宫几刀,刀口曲断,不能杀。后来长乐公亲自执刀来杀,无论如何,亦不能损他毫发。长乐公以为奇怪,就问他有何本领。南宫答云能作马鞍,遂释放他。子敖并不自知何以作此答语,心知是大士所使的。又从前有一人,发髻内,藏一尊小金观音像。后来被人诬为盗,宣判死罪。既赴刑场,连斩三刀,不但颈皮不破,而且铿锵作金声。官以为奇,后来解开发髻,见有观音像,像颈上刀痕三条宛然。从前有一妇人,平时笃信观音。他的丈夫就商于外,尝在同事之前,赞美其妻,有妇德,极贞节。有一同事,想戏弄他。一日,潜往他家,他妻见是丈夫的同事,优礼相待,未敢慢客。彼时,女人所著的衣裳,手袖甚大,举手动作之时,卷袖臂露,手臂上的一颗痣,即被这同事所窃见。同事回店后,即对他丈夫说:‘汝说汝妻如何贞节,可是我已知汝妻手臂中,有一颗暗痣,则汝妻的贞节与否,概可知了。’其夫误认为真,愤而于半夜时,持刀归家敲门,唤妻来开门。当门开时,即将妻杀死,随即远扬。他素知妻贞良,觉得这次是受人所愚,深自悔恨。于是暗听消息,数日后,凶讯杳然,因即回家。见妻仍在佛堂念观音,即问某夜有人敲门否。答说:‘这夜并无人来敲门,余正在佛堂念观音,并未出来。’丈夫即说原委,深以为怪,乃见所供的观音像头上,有一刀痕,始悟是观音菩萨来开门救难的。从此夫妇俩更皈敬观音菩萨不置。须知外受刀杖的害,因内心有杀意所致。盖刀杖是自己的六根,攀缘六尘,造作恶业所感现的。若一心念观音,都摄六根,法即心,心即法,心法不二,如刀割水,如刀斩光,岂可隔断;心境融通,依正不二,刀杖岂能加害。昔六祖大师,传黄梅五祖衣钵。有神秀上座的弟子,因五祖衣钵,传给六祖,心大不甘,于是暗藏利刀,想谋害他。六祖知道了,即安坐禅室等待他。是夜,果有人持刀而入,连杀他三刀。如刀割水、斩光,丝毫不损。此即是照见五蕴皆空,度脱一切苦厄,所以外邪不能侵入。刀有果报刀,通地居天;恶业刀,通三界;烦恼刀,通九法界。自心烦恼刀一动,法身慧命被害。六凡众生有见思烦恼刀,声闻缘觉有尘沙烦恼刀,菩萨有无明烦恼刀。唯佛究竟,自在解脱。

【若三千大千国土,满中夜叉罗刹,欲来恼人,闻其称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恶鬼,尚不能以恶眼视之,况复加害?】

 

这是第五夜叉罗刹鬼难。上面讲的是黑风罗刹难,以黑风难为重。今又正讲鬼难,言三千大千世界充满夜叉罗刹,是以多比少。三千大千国土世界,为一佛教化的国土。如我娑婆世界,亦是三千大千世界。每一座须弥山,四面有四大部洲。东边叫东胜神洲,也叫弗提娑。南面就是我们住的地球,叫南瞻部洲,也叫阎浮提。西边叫西牛贺洲,也叫瞿耶尼。北边叫北俱卢洲,也叫郁单越。有一个日,一个月,在须弥山的山腰绕行,而为明暗。须弥山外边,有香水海,再外边有七金山,每一金山中间,隔一道香水海。须弥山是四种宝贝所成,须弥山腰有四天王天,山顶有忉利天,皆是地居天。再上夜摩、兜率、化乐、他化天。如是一须弥山、一日、一月、四洲、六欲天,是一小世界。如是一千个小世界,叫做小千世界,为色界初禅天所盖覆。再一千个小千世界,叫中千世界,为色界二禅天所盖覆。又一千个中千世界,上边有色界三禅天所盖覆,叫做大千世界。因有小中大三个千,所以叫三千大千世界,即是一佛所教化的国土。夜叉能飞行,有地行空行之别,又名疾捷鬼。罗刹名可畏鬼,能食人。佛告无尽意菩萨,倘有三千大千国土内,设使充满了夜叉罗刹,变成鬼世界了。鬼的力量很大,这些鬼欲来害人,恼人,则难与抵抗,只要一心称观音名号,这些鬼就不能用恶眼看你,何况再来加害于你呢?鬼是处黑暗的,光明处便没有鬼。吾人自心中有恶念,诡计多端,黑暗不明,起糊涂妄念,所以有外恶鬼的灾。如一心不乱的持名,业尽情空,一念不生,自性的心光灿烂,灵光独耀,此时不唯外鬼不能来害你,见都见不到你了。从前有一国,和罗刹鬼国为邻。罗刹鬼常来捉人吃,国王无法,与罗刹鬼说商,允许每日送一人到野外供食。自此以后,即挨家按户,值日派送一小孩去。一日,临到只有一子的人家。主人以只一子,送去就要绝嗣,奔乞国王另调。国王以人民谁不贪生怕死,岂可调换。家主不得已,只得抱子在夜间送到郊外。这家主平素深信观世音菩萨,当时对他儿子说,念观世音菩萨,可以免鬼难。子就听从他,念观世音。家主自送子回去后,亦称念观世音菩萨,不绝于口,以是之故,居然鬼不能加害了。翌日早晨,家主前往探望,其子安然无恙,当即携归,并且陈诉国王。国王于是传令全国,一律持名。从此以后,永得脱离罗刹之难,终年太平无忧了。

【设复有人,若有罪,若无罪,杻械枷锁,检系其身,称观世音菩萨名者,皆悉断坏即得解脱。】

 

这段文,说免枷锁杻械之难、牢狱之灾,倘有犯国法而有罪的,或无罪而被诬攀冤枉的人,一经遭受杻械枷锁,检系身体的刑罚,倘能持念观音,亦可免这灾难。有罪是由前世或今世的恶业而来。被冤抑的,现在虽没有恶业,却亦是前世的恶因,不能怨天尤人。杻是手铐,械是脚镣,枷是项板,锁是铁索。凡被杻械枷锁,皆是恶业所感,即是恶机;能称圣号,即是善机。此善恶二机,为能感;皆悉断坏,即得解脱,为所应。从前某夫妇,曾皈依三宝,崇奉观音。丈夫被人诬枉为盗,官府缉捕。丈夫闻风逃避,官府即将其妻捉去下狱,杻械等具,加诸其身,备极坚牢。一天,狱中火起,把犯人都移押外面路边。适有一僧经过,妇即喊:‘师父救我!’恰巧这僧,是妇人的皈依师。僧说:‘无别法相救,你深信观世音菩萨的,只要一心持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必有不可思议的灵感。’如是念到三昼夜,杻械忽然断了,但防守人在,不敢出去。忽空中有人声,叫她速走。张目一看,果然门开。即从狱中逃出,走了二三十里路。遇了一人,就是她的丈夫。二人见面,得以团聚,是即称观音得解枷锁牢狱的灵验事实。又从前黄巢造反时,杭州有十余人被捉,说是黄巢余党。因天色已晚,未及解衙,就暂宿某寺院,将诸犯人,囚诸笼内。内中有一人,是冤枉的。寺中有一和尚,在月下念观世音菩萨。这些人,即喊师父救我。师答:‘汝等一心称念观世音菩萨,即可解脱。’众人心恶,以为打开木笼,才可救出,念观音何益。独被冤枉的人,却能相信,因此虔诚诵念。第二天,杻械恰巧缺少一付,他就无形中免手铐足镣的苦。审问后,法官知道他冤枉的,乃释放还家。再杻械,因遭冤,或犯法,而检系身体,这是有形的。还有无形的杻械,大家现在虽都是良民善人,但还有家室的累,儿女之情,检系不离。正如在笼之鸟,不能摆脱。欲要脱去家庭的无形牢狱,解脱妻子名利的杻械,亦唯有一心称念观音洪名。然亦并非一定要出家,或离开家庭,才算脱俗。只要心常系缘于佛道,所谓不离尘劳而为佛事,所谓火中莲花,才是真出家。若虽现比丘相,而心中依然烦惑不尽,尘劳缠绵,则此无形的杻械,仍未得脱,有何利益呢?大家来此听经,从此一心办道,虽是身在俗,但崇信佛法,皈依三宝,淡泊其身,便是心已出家,实属难得。这样蓦直行去,极乐世界便是本有家乡,一发足即可到达。正是身虽未到莲花池,此心已送极乐乡了。

【若三千大千国土,满中怨贼,有一商主,将诸商人,赍持重宝,经过险路,其中一人,作是唱言:诸善男子,勿得恐怖!汝等应当一心称观世音菩萨名号,是菩萨能以无畏施于众生,汝等若称名者,于此怨贼,当得解脱!众商人闻,俱发声言:南无观世音菩萨!称其名故,即得解脱。】

 

此段是第七难,称做怨贼难。众生界的难,非常之多,何止七种。此品约分七难,要不过因此七难,为吾人所常见到,可以包括一切。

三千大千国土,上文已释。百亿须弥山,百亿四大部洲,为三千大千国土,幅员广大。其中充满著许多怨贼,不是少数。伤命叫怨,夺财叫贼,既杀人命,复夺人财,叫怨贼。若仅伤命而不夺财,是怨非贼。或夺财而不伤命,是贼非怨。在这怨贼充满了的三千大千世界当中,成为满世界的怨贼。‘有一商主’,即商人的领袖。财产丰足,商业熟练,俗称老板。‘将’者,率领也。率领许多商人,行囊中储藏了许多贵重的宝贝。‘赍’者,藏也。‘持’者,执也。‘重宝’是价值钜万的金银七宝之类。经过一条有许多怨贼极其危险的路途,大家都生著生命难保的恐惧心。其中如有一个人,平日深信三宝,恭敬佛法。在这时候,他就高声的对大家说:‘你们都是将本求利的规矩商人,都是善男子,此路虽然危险,可是不要惊骇,不要畏惧,不要恐怖,大家应当一心称念观世音菩萨名号。因观世音菩萨能作我们的依怙,所以观世音菩萨,自然会给与我们一种极大的安慰,和极大的保佑,而能以无畏布施给我们。’观世音菩萨能以无畏施与众生,故又称施无畏者。布施有三种:财施,法施,无畏施。(一)财施:财有内财外财。钱物衣服,饮食器具,妻子城国,是身外的财,布施于人,叫外财布施。若布施头目手足,如燃手指,燃臂香,割身舍目之类,叫内财布施。不论在家出家的佛弟子,都可以如此布施。菩萨六度万行,布施为首,无论内财外财布施,都是对治贪悭的。内财布施,固然超过外财布施,但外财布施,却亦非易事。世人悭吝习气极深,一毛不拔,贪心如海,执著牢固,舍不得,放不下,所以众生从无量劫来,生死轮回,无有了期。外财布施,既不容易做到,而内财布施,尤其难为。所以先诱之以淡世情,轻财宝,破贪著的执心,发慷慨的大愿,作外财布施。进一步不但布施身外财物,更要布施身体内的五官四肢。久之,即内心的妄想烦恼,亦应布施舍去,逐渐伏断他。所谓一舍一切舍,一布施一切布施,施得一丝不挂,连一丝不挂也施舍净尽,还我本来面目。(二)法施:财布施只救色身,而法布施却可断烦恼。一切布施,以法供养,最为第一。如现在宣讲普门品,居士林请藏经,印送善书,和诸位来此听讲回去,转告他人,无一不是法布施。法布施能断众生烦恼,破众生愚痴,开智慧,明心地,所以法布施功德,是极大的。(三)无畏施:即力布施。凡官长绅士,有财有势,地方一切公益事业,都热心赞助。使许多负责办事的人,都有兴趣去做,无所畏缩,此即无畏布施。又如办种种法会,能出力保护,令群众安心办道。若遇水火灾难肯出力施救,遇盗寇肯出力捍御,使人无惧无畏,都是无畏布施。有财宝的以财布施,知佛法的以法布施,如财法都无,便可以力布施,其功德都不可思议。以力布施,尤为方便,如自己有色力的,见人渡河过桥,不能行过,我就代他推拉,或代他负肩,不取酬值,即是力布施。又如拾去途中砖石,不碍行人绊脚的苦,或以碗水解人的口渴,举手之劳,都是力布施。从前有持地菩萨,专在路旁,替人担物,即是力布施的证明。布施范围至广,各随其力量所能而行之。不论多寡,只须以诚实心、真实心为主。昔有穷女子,乞食度日,积钱购麻油一瓶,供养寺僧。僧开大门相迎,以她心真实,较比富人,随便施送的,超胜万万倍。又佛在世时,有一贫穷担水人,以一杯水供罗汉。罗汉说:‘你将来福报极大,永不贫穷。’布施可以求福,得富贵报。试看现今的富贵人,无非前生布施而来。反之,前世悭吝的,则得今世贫苦报。人生本空,身外的钱物,更属幻化。空手来的,仍空手去。故有钱财的人,乐得布施,广结大缘。了解佛法的人,尽可说法给人听。听的人虽仅懂得一句半偈,却可使他心开意解,断惑证真。所以法布施的人,将来必更具有智慧学问,教化群众,普利人天。以无畏布施于人,来世必是威猛的人,一言而天下服。所以我们学佛,应当常行布施。如本品无尽意,用璎珞供养观音,观音转供养释迦佛和多宝佛,即是财施。如说法除人们的三毒,是法施。救七难的苦,使人不生恐怖,是无畏施。观音菩萨三施具足,故能救苦救难。对于无畏布施力,更是伟大。能令众生,远离怖畏。所以你们如能称名,那末这条险路上,虽有许多怨贼,却不能加害了。这时商主和许多商人,正在岌岌然虑其财命的不保,而惊恐怖畏的当中,听了这么一说,大家遂同声的念南无观世音菩萨。观音即以威神之力,令这般商人,解脱此路上的危厄险难,解除大众心中的恐怖畏惧。南无即那谟,是梵语,华言皈依、皈命,就是以身体依托于菩萨,性命投归于菩萨,故曰那谟。民国十七年,上海天潼路,玻璃店主蔡仁初,家极富有,盗匪垂涎已久。一天,蔡仁初乘自备汽车出门,巧遇四个绑匪,将蔡绑架驰去。蔡这时心中极其恐怖,因此就一心称念观世音菩萨。汽车行到人极稠密的处所,车轮机箱,先后暴裂,汽车就不能行了。绑匪令蔡下车步行,蔡乃迟迟不进,匪恐怕蔡鸣警缉捕,就连接开了三枪。枪弹三发,而蔡三跳,弹从脚下过,没有中。但是蔡自己并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的三跳,盖观音菩萨威神之力使然。蔡仁初现尚健在,随时可以询问。观音灵感录中,亦有记载。现前听经大众,必有直接或间接受到观音感应,所以天天有如此数百多人来听经,须知吾人遇到各种灾难,皆缘宿世恶业果报,不爽分毫。有怨索命,有债索财,今遇冤贼的难,亦是还报。平心一想,明白此种因果,就不怨天不尤人了。如能一心念佛,念观音,则此恶孽,即仗念佛念观音之功而挽回。如能一心不乱,心水澄清,灾难自然消灭。从前扬州有一居士,家人有十七口之多。当贼匪作乱时,合家人一心称念观世音菩萨。居士夜梦观音对他说:‘你们虔诚持念,十六人可免此劫。但你因前世定业难逃,现在恶报临到,不容易挽救。明天贼中有一个王麻子,前世他曾被你杀过十六刀,现在因缘会合,你必也被王麻子杀十六刀死。但以你真诚感格,或可有救。’第二天,此居士即令合家人,避至厢房。只居士一人,坐在中堂等候,并且备有极丰富的菜饭。午刻左右,王麻子果然来了。这居士即语王麻子说:‘你是王麻子吗?我前生欠你十六刀,今天必死于你手。’王麻子问他:‘你何以知道我名字?’居士即告以梦中观音所说。王麻子说:‘既有此果报,则未来冤冤相报,终无了期,怨孽宜解不宜结。’乃以刀背反斫居士十六次,以作酬偿宿世十六刀的还报,而不杀死他。是知怨贼是由前世宿孽,而来追还。又因一心称名,才能挽救这定业,而得解脱。吾人无始以来,怨家对头,很多很多。宜普遍的超度他们,那末无始以来的一切怨家,都转仇为恩。既怨解结释,自可不遭受还报的灾难了。

此段文字,若约个人心法来说:人有八识,三千大千世界,上天下地,横遍十方,喻第八识。竖穷横遍,充满全世界冤贼,即喻第八识中包藏一切善恶种子。怨贼劫财宝,害生命,极其危险,喻如吾人从无量劫以来,做一世人,即有一世的烦恼,因而造作种种恶业,种下许多恶种子,一旦因缘会遇时,被业力所牵,堕落三途,丧失法身,断了慧命,生死轮回,无有了期,可畏孰甚。吾人八识中的第八阿赖耶识,喻如商店中的老板。即全店的东翁,无东家老板,即无从开店了。如无第八识,就无一切了。如无三千大千世界,亦无所谓商主、商人和怨贼了。有一商主,是商人的领袖,喻第六意识。如一个家中作主宰的,亦如一店里的经理,总理一切事务。眼耳鼻舌身五识,喻如五位店员,所谓五个门前作买卖。而第七传送识的挑进搬出,则犹如一店里的出纳,管货出入的人。文中诸商人,喻如六识下诸善心所。持宝喻听经,修观,拜佛,念佛,持咒,乃至三乘法门,种种修持。险路喻三界火宅,生死烦恼的险道。一人告众人念观音,喻善心所中的慧心所,知道念佛,念观音的圣号,可了生死。众商人闻,俱发声言,南无观世音菩萨,即喻心王心所。大家合并,一心一德念观音名号,从此破烦恼恶种子的怨贼,即能出三界的生死轮回险道,而得断惑证真了。

【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摩诃萨,威神之力,巍巍如是。】

 

此段总结上来七难之文。七难正可配六大,火难配火大,水难配水大,黑风难配风大,刀杖枷锁难配地大,罗刹冤贼难配识大,三千大千配空大。今既总结,使无尽意注意,所以释迦佛再呼无尽意菩萨说:众生受七难的苦,一心称名,即能解脱,因观音有不可思议威神之力故。摩诃萨是摩诃菩提萨埵的省称,即是大心的译称。观世音菩萨舍己利他,具大道心,大行门,三十二应化身,十四无畏施,千处祈求千处应,广大无碍,不同平凡,所以称为大心菩萨。观音救七难以施自然的感应,如天月映水而成水月,水未上升,月未下降,有自然的感应。百千万亿众生念观音菩萨,即得百千万亿的感应。观音未来,众生未去,有求必应,威力之故,不可思议。如无线电,此发彼闻,而电机未尝往来,而又宛在一室哩!‘巍巍’,高显为义。观音功德之力,超乎六凡、三乘、九界,叫高。名彰同居、方便、实报三国土,叫显。上来释七难竟。

【若有众生,多于淫欲,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欲。】

 

此文讲解除三毒的苦。上来既救七难,但众生尚有意业的贪嗔痴,是自心内的烦恼,故又要说解除三毒文,这是意业感机。这三毒较食砒饮鸠还要利害,食砒饮鸠,其毒仅伤躯体,不过一世而已,此三毒能伤法身,断慧命,永堕地狱,其毒可谓之至。治这三毒,依教中说,多淫欲的修不净观,多嗔恚的修慈悲观,多愚痴的修因缘观。众生都有这三毒,不过多少之分,有人多贪欲,有人多嗔恚,有人不信因果,多愚痴,各有多少厚薄不同的习气。这三种心病,非世间医药所能治好。因众生淫欲暧昧,习重难忘,难放得下,自己即知是不好,而又难以理制止。须知吾人爱根深固,最极危险。圆觉经说:‘一切众生皆以淫欲而正性命’。淫欲是生死的根本。有人说我心清净,而无爱欲。其实果无贪欲,则不会来此娑婆世界上投生。我们居住的这个地球,是在欲界里,有男女饮食的欲。不过业障轻的,淫欲心薄;业障重的,淫欲心厚而已。凡人初死以后,八识离躯壳,前阴已脱,后阴未成,尚未投生,在前后阴的中间,叫中阴身。世人以为人死是鬼,不知这是中阴身。无论胎卵湿化,地狱鬼畜,和人天等,都由中阴身投生的。中阴身七天一变,一七,二七,乃至五七。遇有缘的,即便依他的业力,投生于六道四生中。最长期亦不过四十九天。中阴身约三尺高,有眼不见,有耳不闻,被无明壳包住,处在黑暗之中,糊里糊涂。当他有缘的父母,在交合时,发生淫光,即被这有缘的中阴身感著。虽在千万里外,亦无所阻碍,依光疾来。但他看了这夫妇,并不以为是父母,只知道异性成爱,同性成憎,流想为胎,纳爱为种,即此爱染心,便是投胎受生死的原由。如风雨入室,即便成胎。故欲生西方极乐世界,必须断爱。所谓‘爱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极乐。’楞严经说:淫欲不断,纵入深禅定,终是魔业。试看古来君王宰宦,英雄豪杰,多逃不出这情爱的樊笼,以致身败名裂,倾国丧家,可惜孰甚,可畏孰甚!凡我学佛的人,虽有爱欲习惯,知道是恶,而又一时放不下,应当渐渐的断绝才是。断欲之法,依教下修不净观。情爱一生,就起欲念。须知丹唇皎齿,美颜悦色,不久四大分离,终归死亡,有何可爱,是谓新死想。不多时,周身青紫成斑,甚可害怕畏惧,是谓青瘀想。稍久,肿胀破裂,腐烂成脓,是脓血想。尸体腐烂后,脓血四流,臭不可闻,是绛汁想。因而出虫生蛆,处处钻啖,是虫啖想。终则枯骨一堆,是枯骨想。昔日红颜,而今安在。吾人本是臭皮囊,眼耳鼻口,处处滚出不净的物,大小便利,垢秽异常。不过一层薄皮做假面具的打扮。试看初生种子,原为不净之物,是谓种子不净。世人昏昏蒙蒙,不能清醒,倘能作此不净之观,可破淫欲的心。但观细心粗,钝根的人,不容易修观。观世音菩萨,是大医王,即依普门品中所说,常念观世音菩萨,便得离欲绝欲。淫欲为万恶之首,众苦之本,能不懔栗戒惧,而时时发勇猛心,发恒常心,专念圣号吗?勇猛心易发,而恒常心则很难。何谓恒常心?便是念兹在兹,日日如是。行住坐卧,一其正念,唯念观音,别无杂念,方可感应道交。如钻木取火,如鸡抱卵,一刹那不能停息。所谓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若一日曝之,十日寒之,便永无药救了。

【若多嗔恚,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嗔。】

 

嗔,暴发脾气,发无明火,不能容受逆境之谓。恚,恼乱生怒之谓。今有一人,品行端正,不贪淫欲,明白因果,不落愚痴,但是嗔恚病重,那么这人平常听经、念佛,持戒、放生的种种功德,如树林然,都要被这嗔恚的无明火烧坏。所谓嗔火炎炎,烧尽功德之林,能灭菩提之种。又‘一念嗔心起,八万障门开。’所以一切皆要看空,不可妄自懊恼,动火发脾气。须知嗔心一生,杀人放火,打仗争讼等,无恶不作。平日既和嗔心相应,到临命终时,此心必堕落做毒蛇、毒蟒、百脚、蝮蝎等畜生。嗔恚有顺理、非理、争论三种之分。(一)因受詈骂,诽谤破坏,而发脾气。此脾气的所以发出,与理相近,合乎道理,顺理而生,谓顺理嗔。(二)无道理可言,无故动发无明火,是独头无明。此种嗔恚,全无理由,谓之非理嗔。譬诸出家人,剃度为僧,圆领方袍,了知四大皆空,五蕴无我,固无贪病,能明因果,诵经礼佛,亦少愚痴,但是嗔恚的习气,却常常有的。曾有一老修心人,稍有不遂,辄发三丈高的无明大火。还有一种老修心人,居住茅蓬,自煮自烹,无人打扰。但偶遇天雨,柴湿不能著火,因而懊恼,发脾气,甚至气得连饭也不食,凡此种种,都是非理的嗔恚。(三)例如谈说闲话,初则情投意合,继乃你是我非,我是你非,各是其是,各非其非,因此争论,乃至于相闹相斗。此种情形,时常见到,是谓争论嗔。一切嗔恚,不外这三种。从前舍利弗行菩萨道时,功夫未深,有一婆罗门来试他,说你行菩萨道,当肯布施,我有一事相求,因吾母有病,医云须人左眼作药,方可痊愈。舍利弗即刳左眼给他。婆罗门又说:‘我弄错了,系右眼,才可用。’舍利弗又剐右目给他。婆罗门持舍利弗的二眼,用鼻闻嗅说:‘这是臭眼,有何用!’当掷在地上,更用脚踏眼。舍利弗意生烦恼,以我为救你母病苦,不惜身体,剐出两眼,你竟掷地上,用足踏,殊属可恨,乃大发嗔怒。恨曰:‘不如自了的好,不行菩萨道了!’所以舍利弗竟退为凡小。后又遇恶逆的境界,起嗔毒心,受了蚖蛇的报。一念生嗔恚,则堕入毒性的动物畜生类中。每当发怒动火的时候,即忘己忘人,不顾一切,面红耳赤,此即人面修罗心。所以吾人要忍耐,谦让和平。试看古人的相争,现今的交战,地方糜烂,人民涂炭,其始都不过一二人的嗔心所发,而其结果,则不堪闻问。遏止的方法,应修慈悲观。慈能与乐,悲能拔苦。审观吾人从无量劫来,生生死死,无数可计。世间众生,一切男人,前世或曾做过我的父亲。一切女人,前世或曾做过我的母亲,或曾做过兄弟姊妹、儿女亲族、戚党友朋。但现在改头换面,大家不相识了。所以凡遇有反对我、戏弄我、不

惬我的,我以过去的父母兄弟看待,自然生孝顺恭敬的心,而无暇动怒发火了。欲使嗔恚心渐渐伏断,应以慈悲观照而培养之。但怕你根性浅,修慈悲观观不上去,极好的方法,就是常常一心恭敬的念观世音菩萨,便得离嗔,如清凉风吹在炎火之上,必定熄灭的啊!

【若多愚痴,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痴。】

 

有一类众生,虽没贪欲、没嗔恚,但他糊涂昏迷,呆愚痴憨,或虽学博,怎奈不信善因善果、恶因恶果,以为一死即了,还归太虚,这叫断灭见。又有许多外道,对于一切,专看作空,以为作恶无恶报,这是空见,都是愚痴。反之,虽无学识,但明因果,肯念佛修行,是有智慧。世人每以目未见到,即不相信,亦是愚痴。所以愚痴范围,至大至广。倘若很愚痴的,应修因缘观,即明三世的因缘。须知吾人现在的快乐是果,乃由前世修行的善因所感得的。今世作恶是因,招得来世受恶报是果。又如欺压良民,囊括民脂民膏,因而家中富有,享受福报。又有乐施好善的人,家中反而衰败颓落,世人都生疑惑,以为作善或作恶的人们所得的结果,反而颠倒。殊不知因果通乎三世,试看彼欺民罔上的,虽家道兴盛,然而这种兴盛,是他前世的善因未尽,现今已成熟,因此享福,是前世的善所感的福果。彼今世囊括民脂民膏的作恶是因,未来必受苦果。彼好善乐施而反家道衰败中落,其衰败中落,是前世作恶的苦报,已经成熟,即是前世恶业所感的果。而今世的作善是因,未来亦必受其乐果。所谓‘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未来果,今生作者是。’果报有三:(一)现报。即现在作善,现在享福报。现在作恶,现在受苦报。(二)生报。即今生作善作恶,来世才受福报,受苦报。(三)后报。即今世作善作恶,于第二世第三世,乃至百千万亿劫后,才受善报恶报。所以三世因果,报应昭彰。世人每每不明此理,竟至怨天尤人,以为佛法不灵,皆因愚痴所蔽。考其愚痴,又不外断常二见。断见即是死后还归太虚,死后无报,作善无天堂,作恶无地狱。常见即人死仍为人,畜死仍为畜,亦名邪见。所以吾人应平心静气,深思三世因果,谛信不疑,那么愚痴可破,便转成智慧的人了。但这种因缘观,不容易修,如常常恭敬念观世音菩萨,至诚恳切,也能破愚痴,开智慧。因观世音菩萨是大慈大悲,随满所求故。从前有一小僧,师父教他读经,规矩很严,但小僧愚憨,虽整天埋头苦读,终不领悟。其师即教他天天拜念观世音,消业求慧,每日以一炷香的时间为限,等师父鸣铃为号,小僧才得休息入睡。行了三年。一日,师父忘记拉钤,而铃自响,小僧乃憩息入睡。师父责备他,不听号铃,擅自憩睡。小僧回答说,我确闻铃声。次日及时,师往探听,铃果然不拉而会自响,因知其徒的礼拜祷求,有灵感,而小僧亦已不用教即能成诵了。可见真实念拜,必得不可思议的利益啊!又有一僧,名叫澍庵,性质恶劣,又愚痴,常与人吵骂,将被常住逐出。他夜间思维,顿生惭愧,自忖惟有闭门修行。第二天早晨,求当家师允许他入关清修,当家师即满他的所求。这僧既在关中,便一心修行,禁语,专持大悲咒,念观音,拜观音。三年出关,得大智慧,已能讲解经典中的妙理,即世间的四书五经,亦无所不晓。和昔日的不识字,已判若两人了。可见念观世音圣号,可以破愚痴而开智慧!

【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有如是等大威神力,多所饶益,是故众生,常应心念。】

 

此文是结句。须知念观世音菩萨,不仅破六道凡夫的事三毒,还可以破罗汉菩萨的理三毒。二乘人一味著空,是欲爱。厌世间如火坑,一味抱消极,鄙视世间,可厌可恶,是嗔恚。不知佛法空而不空,不空而空,是妙有中道,沈空滞寂,以为究竟,是愚痴。这是声闻缘觉二乘的理三毒。菩萨喜神通,游戏世界,爱看世间,著相度生,乃至中道法爱,是欲爱。厌二乘执空的消极,乃至舍弃二边,厌恶空有,是嗔恚。不明亦空亦有;非空非有的中道,空而不空是妙有,有而不有是真空,不了知真空不空,妙有非有的圆融绝待的中道妙义,是愚痴。这是菩萨的理三毒。如称念观世音名号,念到真谛事一心不乱,可破凡夫见思的事三毒,见真空观世音菩萨。念到俗谛事一心不乱,破二乘尘沙的事三毒,见妙有观世音。念到中道理一心不乱,破根本无明的理三毒,见到中道观世音,到此即可成佛了。然念观音既教人成佛,何以观音自己反是菩萨呢?盖为度众生而示现菩萨相故。三毒既破,即成就法身、般若、解脱的三德秘藏。所以释迦佛叫无尽意菩萨,你看观音菩萨,有如是大威德神通之力,给众生以种种的利乐,因这原故,所以众生应当常常心念,不可只徒口头,故曰:‘常应心念’。大多数的人,只口念心非,所以难得感应。必定要心念,口出,耳听,不可思量分别,其力既大,则感应道交亦更易。‘念’字是‘今’字下加‘心’字,就是要你念观世音时,不可用过去心念,不可用未来心念,要用现在一介无寄的心来念,方称做念。所谓过去已灭,未来未生,正恁么时,蓦直念去,方得大益啊!

【若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宿植德本,众人爱敬。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有如是力。若有众生恭敬礼拜观世音菩萨,福不唐捐。是故众生,皆应受持观世音菩萨名号。】

 

此段文是说求男得男,求女得女,所谓满二求。此处何以单说女人有二求呢?因为女人求子息的心,较男人关切。女人不生子育女,为翁姑所嫌,丈夫所欺,更为朋友讪笑。且世间法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女人望子望女的心至切。倘女人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的男儿。依佛法言,生儿亦是增加烦恼;但依世间法,注重嗣续,传宗接后,亦不妨于女人求男求女,观世音慈悲,亦示现而满其二求的愿哩!一心顶礼,五体投地,曰礼拜。香、花、灯、涂、果、茶、食、宝、珠、衣,是为十供养。观世音菩萨,无所需求,何用供养呢?盖吾人所以供养,为求福故。如无力办供,即身体的恭敬礼拜,口头的称念名号,和意中的观想圣容,亦即是三业供养。如能恭敬虔诚供养观世音菩萨,即送给你福慧具足的男儿。如观世音菩萨示现白衣观音、送子观音是也。有福无慧,是痴福,如富人家的愚子是。有慧无福,叫狂慧,如穷人家的才子是。前生念佛明理,今生有智慧。前生能布施,戒杀放生,今生有福禄,二者双修,则福慧具足。诸位来恭敬寂静的听经,是求福。明理知义,是求慧。比之念佛,无妄无杂,一心不乱,是求福。前念后念,相续无间,字字清爽明白,是求慧。又如办居士林,做早晚功课,是求福。听经闻法,明理修观,是求慧。设若有女人恳切一心念观世音,必生福德智慧具足的男儿,不生痴福狂慧的男儿,是谓求子得子。从前有谭宪卿,家富有,五十无子,族侄争继分产。谭心不乐,于是力求观世音菩萨慈悲,以五千元设大悲忏坛,修忏四十九天。妾果举一男,白胞而生,清秀肥硕,聪明伶俐。其妻又以一千元建白衣阁,旋亦生子,从此人丁两旺。如南通张孝若,亦是他父啬翁先生祈求于狼山观音岩才生的。又昔有一女人,无子,夫妇祈祷于观音像前,夜梦观音以盘盛儿相送,女人正欲接收,忽有一牛,宾士而来,致未接到。醒来有孕,生儿没几日夭亡,盖因夫妇平日喜食牛肉故。于是夫妇相戒,一心素食,后果生子育成。是知欲求子息,固应常念供养礼拜观世音菩萨,尤须戒杀放生,布施行善,持斋求福,方得感应如响,应念即成。

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的女子,宿植德本,大家敬爱。女人求子则有子,何为又欲求女呢?方今男女平等,女权伸张,男女正无轩轾。试看近来女人从党从政从学的,不计其数。而且男子在外,生了女子,可与母亲朝夕相伴。所以既有其子,复欲求女的。女子不重妖冶,必须品行端正,相貌庄重,一望而知其有福德智慧。五官不缺,面貌雅正,叫端正。品行不苟,行为庄重,叫有相。若端正无相,人不爱敬。有相不端,人必轻贱。所以一定要端正则爱,有相则敬。宿植德本,即宿世培植贤德的本根。现在虔诚听经念佛,培植德本,根深蒂固,乃可感生才德双全众人爱敬的女子。须知女人被人爱而不敬,叫贱。敬而不爱,叫远。故必具足,乃能众人爱敬。但依佛法讲,世间万法幻化,好儿女是还债来的,恶儿女为讨债来的。多一儿女,即多一烦恼,修行人以有儿女为牵累,无儿女为自在。此说与世间法,则异其趣。观世音菩萨不但满世界上求男求女的愿,且满学佛人求法门男女的愿。男表智慧,女表禅定,欲界众生,散乱心重,有慧无定,叫做狂男。无色界众生,一味著定,有定无慧,叫做痴女。色界四禅天,有定有慧,而且平等,但此定女,不能出生无漏慧男,不能断烦恼,名叫有漏定慧,亦不过痴男石女呀,此非所求的法门男女。二乘人定慧,能超生脱死,名叫无漏定慧。以可生无漏法,断见思烦恼,了生死故。但此慧男,亦只断见思烦恼,不能断根本无明;定女虽生无漏,不能入中道。所以吾人应求中道智慧男,中道福德女。不著空有,即定之慧,叫有福的慧男;即慧之定,叫有慧的福女。慧是智德庄严,定是福德庄严。到佛地位福慧具足,故称两足尊。身金色与相好光明无等伦,是即福足。四辨八音,鉴机施教,是即慧足。吾人因无中道福慧庄严,所以流入生死,而为众生。谚云:‘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庄严极其重要,所以必须求福求慧,而又必须福慧双修。自性是所庄严,福慧是能庄严,能所不二,是名妙男妙女具足的妙庄严。欲求慧男定女,唯有身礼口称意念,三业供养观世音菩萨,便可成功。所以释迦佛再呼无尽意说,观世音菩萨,有如是威德之力,众生能恭敬礼拜,福不唐捐。唐,虚也,空过也。捐,弃也。众生礼拜供养,必不虚弃。求男求女,必应所愿。纵以种种关系,未能立刻应验,然其善根已种,一旦因缘成熟,亦决不空过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