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慈悲的升温
·善法的誓言
·菩萨的三种特质
·善持律仪
·观察自心
·拥抱痛苦
·专业的慈悲
·塞车的禅修
·悲心的回应
·我愿意
本周焦点
·参禅与戒淫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罗摩衍那】
·《南怀瑾诗词辑录》
·生与死——佛教轮回说(四)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五俱意识】
·佛学大词典——【五轮际】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偷兰遮】
·‘波罗奈国’在何处?(城阳)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不可触贱民】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仁王护国经讲义 > 内容

序品第一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5-27 15: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序品第一

吾国诸师解经,或有分文,或不分者。如‘大论’释‘大品般若’,则不分科段。天亲释‘涅槃’,则有分文。道安别置序、正、流通三分。今解依顺佛意,大分分三。此经全文八品,序当其初,故称第一,乃经中发起之由序为序分。“观空品”下六品文,显示经中正义,即正宗分。末“嘱累品”,嘱累弘扬,为流通分。若按经文,“受持品”末,佛告月光以下,即是流通分。流通今后利益无尽故。

“序品”中,有通序别序。通序者:通于诸部故,亦名证信序,以信闻时主处众,六种成就,证明是法可信,故云证信。又云经后序,佛临涅槃时,阿难问佛,一切经首,当安何语?佛敕阿难云:我灭后结集法藏时,当安如是我闻等。别序者:别在本经故,亦名发起序,从尔时十号三明下,如来放光现瑞,发起此经。又云经前序,乃如来说经以前之由序也。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

先明六种证信序,亦云六成就。如是者,信成就。阿难结集经时,高升法座,忽感相好同佛,众起三疑:一疑佛重起,二疑他方佛来,三疑阿难成佛。因闻阿难唱言,如是我闻,三疑顿息,疑断则信生。又阿难白众言,如我所闻,当如是说,故令生信。

我闻者:闻成就。法若无闻,安能结集流通?阿难多闻第一,于佛所说法,悉能记忆受持。佛法大海水,流入阿难心。而曰我闻者,显法有所宗也。

一时者:时成就。法不孤起,必有时节因缘。时节若至,其理自彰。即师资道合,说听始终之时也。

佛者:主成就。虽有良时,若无法主,安成教益?此佛即本师释迦牟尼佛,应机示现,八相成道,于菩提树下,成等正觉,自觉觉他,说法利生之主也。

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者:处成就。若无胜处,安成法会?住约有八,按佛三身而分。应身四住:一、寿命住,谓五分法身;二、依止住,谓王舍城等;三、境界住,谓大千世界;四、威仪住,谓行立坐卧。报身三住:一者、天住,住于六欲天;二者、梵住,住于四禅天;三者、圣住,住三解脱门;法身一住:住第一义谛。今佛说此般若实相妙法,约理则后二住,约事则复多谈。

王舍城,乃摩竭提国之都城。摩竭提,译云天罗,系王名,即班足王之父,以王名国故。时王游猎,值牸狮子,与王交通,得孕生子,来殿上子于王,王审知是子,即作告令,言我无子,天赐我子,养育成人,足下班驳,时人号为班足。后绍王位,喜多食肉,一时遽阙,司理王膳之人,窃取城西新死小儿,烹而进之,王美其味,敕常准此。厨人自后,日于僻处,盗杀小儿,以供王膳,流毒天下,举国咸怨,千小国王,起兵伐之,摈在五山。罗刹翼辅,而为鬼王,因与山神,誓杀千王之头设供,冀满所愿,即以神力,捉得诸王,唯普明王后方捕至,欲行屠杀,以祭山神。时普明王,悲啼泣恨,而作是言:‘生来实语,而今乖信。’班足问言:‘汝求何信?’普明答曰:‘许行大施。’班足语言:‘放汝行施,事毕就我。’普明欢喜,远归本国,作大施会,委政太子,心安形悦,匍匐就终。班足问云:‘死门难向,汝既得去,何更自来?’普明答言:‘我持实语戒,不能畏死而毁戒。律云:宁有戒死,不无戒生。’更与班足广说慈悲,而斥杀害;仍示一切悉是无常。班足闻信,得空平等三昧住于初地。普集千王,不忍杀害,各取一渧血,三条发,以赛山神,而酬其愿。悉放千王归国。千王同愿,共止山中修道。于是筑城立舍,郁为大国,迭更知政。千王住故,故城以王舍名。城中人民,七次建舍,七次被烧,唯王舍皆免。于是命言,百姓家亦称王舍,应免火难,后果不烧。

又云此城,四天王共造,故称王舍。摩竭提国,又名摩伽陀国,译云持甘露处。凡有十二城,一区只尼大城,二富楼那跋檀大城,三阿监车多罗大城,四弗迦罗婆大城,五王舍大城,六舍婆提大城,七婆罗捺大城,八迦毗罗婆城,九瞻婆城,十婆翅多城,十一佝睒弥城,十二鸠楼城。

佛多住王舍城说法。此城有六精舍:一、竹园精舍,在平地,迦兰陀长者之所造,去城西北三十里;二、少力独上山精舍;三、七叶穴山精舍;四、四天王穴山精舍;五、蛇穴精舍;六、只阇崛山精舍。只阇此翻鹫,崛此翻头,此山形似鹫头,故以名焉。或云灵鹫山,以多圣人所居,故称为灵。

王舍城中有五山:鹫头山居中央,东方象头,南方马头,西方羊头,北方狮子头。佛居中央位,恒依中道说法,故多居鹫头山。又此山超胜余山,今说‘般若’殊胜法门,故依胜处。

与大比丘众八百万亿。学无学,皆阿罗汉。有为功德,无为功德,无学十智、有学八智、有学六智。三根、十六心行,法假虚实观,受假虚实观,名假虚实观,三空观门,四谛十二缘,无量功德皆成就。

与大比丘众下,是众成就。若无听众,教何所施?诸佛说教,必有四众:

一、影响众:或古佛乘愿再来,如文殊观音等。或他方菩萨,影响法会,助扬佛化,如妙音势至等。

二、当机众:机,即听众根机,与教可以相当。如大根闻大法,而起信解修证,是谓当机。

三、发起众:以同在法会,腾疑致问,请转法轮,发起大教,饶益众生,故名发起。

四、结缘众:虽然在座同闻,而不能解义起修。但结法缘,以种远因,故名结缘。般若会上,四众必具。今文所列听众,分此土众、他方众、化众,共成十二。下文云:十二大众皆来集会。

与大比丘众者:标名也。先列此土众。众有小大圣凡,阅之自知。与者,共也。比丘,出家学道之通称,名含三义故不翻。一乞士:外乞食以养色身,内乞法而资慧命;二怖魔:登坛求受具足戒,竟令天魔生恐怖;三破恶:精进修行持净戒,能破身口七支恶。比丘而云大者,拣非小器,皆道高德重之流,能为天王大人之所敬奉,如陈如为梵王所师,迦叶为帝释所师是也。

众者:梵语僧伽,此云和合众。有理和、事和。理和:则同证择灭无为;事和有六: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戒和同修,见和同解,利和同均;是名六和僧。

八百万亿者:列数也。学无学,皆阿罗汉者:显位也。学,是前三果有学人;无学,是第四果,已证无学位。阿罗汉亦含三义:一应供,应受三界人天供养;二杀贼,杀尽九十八使烦恼之贼;三无生,子缚已断,更不受生。

问:既言有学无学,云何皆言阿罗汉?智者大师,依‘成论’二释云:罗汉二种,一住,二行。当知行者,是有学人;住者,是无学人。故经云:五戒行者,皆行阿罗汉,即是学人。皆言阿罗汉者,举胜以显也。

有为功德,无为功德以下,叹德也。有为,举智德有修故;无为,约断德已证故。若就境论,道谛是有为,灭谛是无为。施物名功,归已曰德,故曰功德。

无学十智者:指第四果。证无学位,方具十智。一、法智:于欲界系,约四谛辨四种无漏智;二、比智:于上二界道中,四谛辨四种无漏智,不过法比之殊也;三、他心智:知欲色二界系,现心心数法,及无漏心心数法少分;四、世智:知诸世间有漏智慧也,亦名等智,凡圣同有故;五、苦智:观五阴,无常苦空无我;六、集智:有漏法因,因集生缘,观时无漏智;七、灭智:尽灭妙离,观时无漏智;八道智:道正迹乘,观时无漏智;九、尽智:‘智论’云:我见苦已断,集已尽,证已修,道已等;十、无生智:见苦已,不复更见等。诸经或云十一智,智度为如实智,知一切法总相别相,如实正知,无有挂碍,是为如实。此独在佛心中有,二乘无分,故但云十智也。

有学八智者:指第三果,阿那含人。此修道位中,但有八智,无有尽智,及无生智,此二在无学得故。

有学六智者:指初二果人。须陀洹,斯陀含,但有四谛,及法比二智,更除他心智及等智。

三根者:依大品经论,一、未知欲知根:在见道中,和合九无漏根,而作其体。九无漏根,谓信等五根,及喜、乐、舍、意等是也;二、知根:在修道中,增进九根,作知根体;三、知已根:在无学道,增进九根,作知已根体。

十六心行者:依修行次第,此与三根,俱应在十智前说,今经乃先说果,而后明因也。心行者,智者大师云:从心之所行,故名心行,非心即行也。行以往趣为义,修此十六观法,能趣四谛之理,故名行也。苦下四行:一无常观,二苦观,三空观,四无我观;集下四行:一因,二集,三缘,四生;灭下四行:一尽,二灭,三妙,四离;道下四行:一道,二正,三迹,四乘。又有云八忍八智,合为十六心行。

法假虚实观,受假虚实观,名假虚实观者:此叹三假观门。假者,自实无体,藉他方有故。法假,即五阴等法不实,为法假。受假,即五阴成,众生领受六尘,为受假。法受二皆假名,为名假。

言虚实者:一虚二实,相形立称。阴法是虚,众生谓实,当起慧照观察,如‘智度论’云:诸法非实,凡夫虚假,忆想分别,妄谓有人。如狗临井,自吠其影;水中无狗,但有相影,而生恶心,投井而死。众生亦尔:四大和合,名之为身,因缘生义,动作语言。凡夫于中,妄执我相,此法假也;生爱憎,起苦乐,此受假也;一切法,但从名字和合,如头足腹背和合,名之为身,此名假也。

三空观门者:谓空、无相、无作。言空门者,观诸法无我我所,从缘和合而有,无有作者受者,是名空门。

无相门者,观身虽空,而有相在。人著此相,心无智慧,当观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是名无相门。无作门者,亦云无愿。既知无相,于二十五有,不作愿求,是名无作门。此三能到涅槃,得三解脱,亦名三解脱门。

四谛者:苦、集、灭、道,界内外两重因果,审实不虚,故名为谛。有有作、无作二种分别。小乘之人,智照未穷,智称有量,境不极妙,故称有作。大乘之人,以无心之真智,照无相之虚宗,境穷智极,名为无作。

十二缘者:即十二因缘法。自无明起,至老死止,因果相续,循环不断。过去二支因,无明及行;现在五支果,识、名色、六入、触、受;现在三支因,爱、取、有;未来二支果,生、老死。

颂云:无明爱取三烦恼,行有二支为业道,从识至受并生死,如是七事为苦道。合之不出惑业苦三,连环钩锁。依惑造业,依业受苦,于苦果中,再起惑造业,所以生死,相续长劫,此是流转门。更有还灭门: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乃至老死灭。缘觉人,因闻还灭门,于是志断无明,而证无生。无量功德皆成就者:总结具德之多。上列声闻众竟。

复有八百万亿大仙缘觉,非断非常,四谛,十二缘,皆成就。

此列缘觉众。八百万亿者,举数也。大仙缘觉者,标位。有三差别:一者、独觉:出无佛世,无师自悟。昔有国王,将诸彩女,入园游观,见树林花果,美妙可爱;王食毕少卧,诸彩女竞共采摘,毁坏林景。王时觉已,即悟一切诸法无常。以物况人,即成大辟支佛,亦称大仙缘觉。

二者、缘觉:秉佛所说十二因缘教,逆顺观察断见思惑,更侵习气,果证无生,名缘觉辟支佛。

三者、须陀洹人:藉前解脱分善根,人间天上,各七返受生,不受第八生,自然成道,为小辟支佛。

非断非常者:叹德也。观三世因果相续,故非断;因缘毕竟无性,故非常。四谛十二缘,解见前。皆成就者,总结也。列缘觉众竟。

复有九百万亿菩萨摩诃萨,皆阿罗汉。实智功德,方便智功德,行独大乘,四眼五通,三达十力,四无量心,四辩,四摄,金刚灭定,一切功德皆成就。

此列菩萨众。九百万亿者:举数也。菩萨摩诃萨:标名也。应云摩诃菩提萨埵,翻为大道心众生,有大根机,具大智慧,能发无上菩提心。梵语菩提,此翻为道,能修广大慈悲行,誓愿度脱一切有情。又菩提萨埵,翻为觉有情,乃上求佛觉,下度有情之士,亦称大士。

今依台宗,菩萨,有四教之不同:若以生灭心,修六度行,经历三大阿僧祇劫,难行能行,难舍能舍,难忍能忍,勤修福慧者,此藏教菩萨也。

若以无生心,断见思惑,故留余习,扶愿受生,往还三界,度脱有情。十地行圆,当知如佛,此通教菩萨也。

若以无量心,而修无量行。净佛国土,成就众生,大慈平等,大悲无限。华台摩顶,成功德身,此别教菩萨也。

若以无作心,观烦恼即是菩提,生死即是涅槃,无二无别。上无佛道可成,下无众生可度,此圆教菩萨也。

皆阿罗汉者:显位也。阿罗汉,名通大小,佛亦称阿罗汉。‘本行经’云:世间有六罗汉,五是陈如等五人,一即是佛。‘大品’云:阿罗汉,若智若断,即是菩萨无生法忍。‘大集’亦云:大法菩萨,名阿罗汉。故云皆阿罗汉也。

实智功德,方便智功德者:叹德也。方便智,即权智。菩萨具权实二智,故能真俗等观,圆融无碍。实智照理,理无不彻;权智照事,事无不穷。有实智,故不住生死;有权智,故不住涅槃。上显位,虽云罗汉,此叹德,即异二乘,故当别列。行独大乘者:以不乐二乘,惟依最上乘,发菩提心,修习大乘行,故曰行独大乘。

四眼者:以菩萨尚居因位,未得佛眼,故只具四。五通者:因无明未尽,于六通中,除漏尽通。三达,即三明:过去、宿命明;现在,天眼明;未来,漏尽明。

十力者,智论云:菩萨十力,一发心坚固力,二大慈力,三大悲力,四精进力,五禅定力,六智慧力,七身不厌生死力,八无生法忍力,九解脱力,十无碍力。

四无量心者:一慈,能与一切乐;二悲,能拔一切苦;三喜,能随喜一切功德;四舍,能舍离一切烦恼。

四辩者:四无碍辩才也。一、法无碍辩:了知诸法,名相差别故;二、辞无碍辩:解一切众生,殊方异类言音故;三、乐说无碍辩:随众生乐闻何法,一一能说故;四、义无碍辩:了知一切诸法之义,如地大,以质碍为义等。又解第一义谛,故得义无碍辩也。

四摄者:一布施:结众生缘,引令入信故;二爱语:好言劝勉,令起修行故;三利行:凡有所作,令得利益故;四同事:与之同事,亲近易度故。

金刚灭定者,三藏师云:通十地皆名金刚,以观智之力坚强,能破无明之惑,喻如金刚。又即金刚三昧,即首楞严三昧。一切功德皆成就者,总结也。上列三乘圣众竟,下列六凡听众。

复有千万亿五戒贤者,皆行阿罗汉,十地回向,五分法身,具足无量功德皆成就。

此列五戒贤者众,首句列数,二句标名,五戒是所持法,贤者为能持人。戒能止恶生善,杀盗淫三戒,防身业;妄语戒,防口业;酒戒,通防身口意三业。若能持之,则诸恶自止。而仁、义、礼、智、信,诸善生焉。不杀仁也,不盗义也,不邪淫礼也,不妄语信也,不饮酒智也。

贤者:即清信士,能清心寡欲,信乐佛法,所以称贤,耶优婆塞。翻为近事男,受持五戒,堪以亲近承事三宝故。提谓波利等问佛:何不为我说四戒六戒?佛答:五者,天下之大数也。在天为五星,在地为五岳,在人为五脏,在阴阳为五行,乃至在法为五戒。

皆行阿罗汉,十地回向者:叹德也。以迹同凡夫,本皆罗汉。十地者,始从欢喜地,终至法云地。迥向亦十,始从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回向,乃至第十,法界无量回向。回向有二——一、回向众生:所修功德,施与一切众生;二、回向佛果:所作功德,回向萨婆若,皆内秘大心之行,外现清信之身。

五分法身者:戒身、定身、慧身、解脱身、解脱知见身。凡夫惑业所感,以五阴为身;圣贤清静无为,以五分法身为体。无量功德皆成就:总结也。

复有十千五戒清信女,皆行阿罗汉。十地皆成就,始生功德,住生功德,终生功德,三十生功德皆成就。

此列清信女众。首二句举数标名,三句下叹德。清信女:梵语优婆夷,即近事女也。皆行阿罗汉十地,同上释。始生功德下,约十地,各有入住出三心。经云:善入出住百千三昧是也。始生:如十回向入地心。住生:即住初地心。终生:即出初地心。若入二地,即为二地始生功德。地地三生,合为三十生,功德皆成就也。

复有十亿七贤居士,德行具足,二十二品,十一切入,八除入,八解脱,三慧,十六谛,四谛,四三二一品观,得九十忍,一切功德皆成就。

此列七贤众,首二句举数标名。十亿者:照本国数百万也。七贤有二解——一、依小乘:五停心观、别相念处、总相念处、并暖地、顶地、忍地、世第一地,共为七;此等调心顺道,故名为贤。

二、依大乘:一初发心人,二名有相行人,三名无相行人,四名方便行,五名习种性,六名性种性,七名道种性。此七在地前,调心顺道,名为七贤。

居士者,居家学道之士,又清净自居之士。有有位有德者,如苏东坡、白居易之类;有有德无位者,如庞居士、傅大士之辈。

德行具足下叹德。先叹所具道品,此人在见道之前,惟具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故只二十二品。

十一切入:亦名十遍处,入者,处也。青黄赤白,地水风火,空处,识处,是为十也。能广能胜,境名遍处。

八除入,亦名八胜处——一、内有色相,外观色少:初修此观;若观多色,恐难摄持,故观少色,若好若丑,不起贪嗔。二、内有色相,外观色多:由观道增进,虽观多亦无妨碍;若好若丑,不起贪嗔。三、内无色相,外观色少:若好若丑,不起贪嗔。四、内无色相,外观色多:若好若丑,不起贪嗔。五青、六黄、七赤、八白,内无色,外观青等四色照耀,胜于八背舍中青等四色,不起法爱,故名为胜。八解脱者:解脱以背舍为义,又名八背舍。一、内有色相,外观色:先观自身不净,以欲界贪欲难断,复观他色不净。二、内无色相,外观色:已灭内身色相,又为欲界贪欲难断,复观外色不净。此二背舍色贪心。三、观净色光明:背舍外色不净观,乐渐增长,遍身怡悦。四、空处:舍色观空,与空相应。五、识处:舍空缘识,与识相应。六、无所有处:舍识,而缘无所有,与无所有处相应。七、非想非非想:识想将尽未尽,非有想,非无想,如灯将残,半明半灭。八、灭受想:受想即能缘之心,行人厌患此心散乱,入定灭尽。定力充足,受想灭而不行,亦云灭尽定。此属无漏,而得解脱。

入此定能经多劫,色身不坏。迦叶尊者,受佛嘱,传衣弥勒,现在鸡足山等弥勒下生,即是入此定。三慧者:闻思修三慧也。十六谛、四谛者:依四谛,各四观,合为十六谛。如前解。

四三二一品观,得九十忍者:四即四善根,暖顶忍世第一也。三即除暖位,二除暖顶,一除前三,合成十忍。约三界九地,成九十忍也。一切功德皆成就:总结也。

复有万万亿九梵、三净、三光、三梵,五喜乐天,天定,功德定,味,常乐神通,十八生处,功德皆成就。

此列梵众。首句举数,以亿积至万万也。九梵即第四禅本天:福爱、福生、广果、无想,共四天,加寄居其中:无烦、无热、善现、善见、色究竟,五不还天,合成九梵。三净:(第三禅)少净、无量净、遍净。三光:(第二禅)少光、无量光、光音。三梵:(初禅)梵众、梵辅、大梵。亦合九梵,二九有十八梵天。

五喜乐天者:即谓觉、观、喜、乐、一心,五支禅境。有谓别指五净居天,受喜乐故。

天定功德定味下,叹德。天定者:报得定,一生禅天,自得其定。功德定者:修得定,即所修而得之净定。味者:味著。以一字为句。即是味著禅定也。

常乐神通者:色界天中,有报得、修得,二种神通。常乐者:属修得,拣非报得也。十八生处:即十八梵天。功德皆成就者:总结也。

复有亿亿六欲诸大天。十善果报,神通功德,皆成就。

此列欲界天众:初二句举数列名。六欲即欲界六天:一、四天天王,东持国,南增长,西广目,北多闻。二、忉利天,此云三十三,天主居中,四方各八天,合成三十三天。三、夜摩天,此云时分。四、兜率天,此云知足;有内院外院。内院,是补处菩萨所居。五、化乐天,自化五尘欲境受乐。六、他化自在天,所有乐境,他所化作,自在受乐。六天之内,有男有女,皆未离欲,故名欲界。

古德颂云:四王忉利欲交抱,夜摩执手兜率笑,化乐熟视他暂视,是则名为六天欲。生天渐高,欲心渐轻。至第六天,若修离欲定,即能出离欲界,上生色界禅天。禅天之中,无有女人,亦非胞胎受生,乃自然化生。

十善果报神通者:叹德也。十善,为生天因。世人于身口意三业,不作十恶行,即成十善。身不杀、不盗、不淫,居家之人不邪淫,口不妄言,不绮语、不恶口、不两舌。意不贪、不嗔、不痴。十善满足,身后生天,得六天中依正果报,受种种乐。亦有报得有漏五通,于六通中,惟除漏尽通;此通是出离三界圣人所得之无漏神通。未句总结。

复有十六大国王。各各有一万、二万、乃至十万眷属。五戒、十善、三归功德、清信行具足。

此列人王众;初举国数,次明眷属。五戒下叹德。五戒十善,解见在前。三归功德者:佛未出世,世间无有真正三宝,以诸天邪师为佛宝;四围陀典为法宝;诸外道众为僧宝。如出世,如杲日丽天,群昏烁破。

归依佛:树王得道,福慧两足。归依法:大小两乘,离欲清净。归依僧:道高德重,人天师范。清信行具足者:即四信行,信佛法僧三宝及戒,随分具足也。

复有五道,一切众生。

此列五道众。三界六道,今言五者,以阿修罗有胎卵湿化四生。化生修罗天趣摄,胎生修罗人趣摄,卵生修罗鬼趣摄,湿生修罗畜趣摄,故不别列。问:五道中有三途,何故诸天有不闻法者,而三途反有受道者?答:‘大涅槃经’云:于戒缓者,不名为缓;于乘缓者,乃名为缓。自有乘急而戒缓,戒急而乘缓,乘戒俱急,乘戒俱缓,四种之别。诸天以过去持戒修定,故生天;不修慧,故不得闻法。三途以过去破戒,故致堕落;由修慧故,声光所招,故得受道。俱急俱缓可知。

复有他方,不可量众。

此列他方众。文显可知。

复有变十方净土,现百亿高座,化百亿须弥宝华,各各座前华上。复有无量化佛,无量菩萨,比丘,八部大众,各各坐宝莲华。华上普有无量国土,一一国土,佛及大众,如今无异。一一国土中,一一佛及大众,各各说‘般若波罗密’。

此列变化众。初不思议,能变净土,此非常寂光净土,乃现华台实报净相也。现百亿座华,且明应身大千之化相也。

二不思议力,能现诸佛、菩萨、比丘、八部︹八部即:天、龙、夜叉(此云轻捷)、乾闼婆(此云寻香天帝乐神)、阿修罗(此云非天无天德故)、迦楼罗(此云金翅鸟)、紧那罗(此云疑神头有一角,天帝歌神其音最美)、摩呼罗迦(此云蟒神)并及大众︺。各各坐宝莲华,华上皆有无量国土。佛及大众,如今无异。

三不思议力,能说般若。从一一国土中,一一佛及大众,圣凡一致,各说般若,以为此经发起之端。

他方大众,及化众,此三界中众,十二大众,皆来集会。坐九级莲华座。其会方广九百五十里。大众佥然而坐。

此结听众。他方大众,结前第十一他方众。及化众,结第十二变化众。三界中众,结前十种此土众。九级莲华,九层华座也。广九百五十里者:如维摩丈室,广狭无碍。大众佥然而坐,佥者皆也,同也,即同坐一处,同聆妙法也。以上通序,六种证信竟。

尔时,十号、三明、大灭谛、金刚智,释迦牟尼佛,初年月八日,方坐十地,入大寂室,三昧思缘。

此下别序,一经发起因缘。文有五段:一如来入定,二光华地动,三大众疑问,四音乐集众,五如来出定。今初。尔时者:当尔六种成就之时。十号乃赞佛具足十号,名称普闻,众生归信。一如来、二应供、三正遍知、四明行足、五善逝、六世间解、七无上士、八调御丈夫、九天人师、十佛。

三明者:宿命明、天眼明、漏尽明。能知过去无量劫因缘,能见恒沙界外雨滴头数,能尽一切结习无明。

大灭谛金刚智者:大灭谛,即大寂灭海,无余涅槃,此赞佛断德。金刚,非因中断惑之金刚观智,乃果地证理之一切种智。坚固不坏,喻如金刚,此赞佛智德。者字:即赞佛是智断二德究竟之人。

释迦,此云能仁,叹佛利他悲德。牟尼,此云寂默,叹佛自利智德。佛是通号,释迦牟尼是别号。以无量劫来,智悲并用,上求下化,故得是号。有二因缘:一、过去劫中,有佛出世,号释迦牟尼。观广炽陶师,机缘已熟,特往化度。于傍晚时,率四大弟子,同至陶师窑所。广炽见佛相好庄严,生大欢喜。问佛何往?佛云:来借一宿。广炽以草敷座,延佛及僧入窑,礼拜瞻仰,心中发愿:愿我将来成佛,名字相貌,皆同今佛;四大弟子,名相亦然。佛为说法,发心修行,从因至果,果孚因愿,故得是号。

二、第二阿僧祇劫,燃灯佛出现于世。有善慧童子,买花供佛,布发掩泥,为佛行过。佛与授记:‘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今果如所记。

初年月八日:此明时节。据吉藏法师疏云:成道三十六年,正月八日说此经,佛成道七年,方说余般若。按诸传记,已二十九年,加前七年,应在成道后三十六年,生年六十六,说此‘仁王护国般若经’。

方坐十地者:即正住十地也。非菩萨所历十地,乃如来所住十地。一、甚深难知,广明智德地。二、清净身,不可思议地。三、海藏地。四、神通智德地。五、明德地。六、无垢焰光开相地。七、广胜法界藏明界地。八、无碍智慧地。九、无边亿庄严回向,能照明地。十、毗卢那智藏地。此出‘同性经’。

入大寂室,三昧思缘者:大寂室,即大寂灭定,梵语三昧,此云正定。思缘,乃思察众生机缘。诸佛说法常仪,先须入定。如说法华,先入无量义处三昧等。此正入定观机,方授法药。

又如来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寂而常用,用而常寂,岂有入起定耶!然为众生作前,如来欲说般若,尚须入定思缘,况余人耶!思缘又作一解,思无相义,缘法性理,佛欲称实而谈。此乃发起之第一因缘。

放大光明,照三界中。复于顶上,出千宝莲华,上至非想非非想天;光亦复尔。乃至他方恒河沙诸佛国土。时无色界,雨无量变大香华,香如车轮,花如须弥山王,如云而下。十八梵天王,雨百变异色华。六欲诸天,雨无量色华。其佛座前,自然生九百万亿劫华,上至非想非非想天。是时世界,其地六种震动。

此光华动地,乃发起之第二因缘。光明而云大者,非日月灯之所能及,故能遍照十方三界中也。放光是现希有事,令众生信得益;亦表以智慧明,破烦恼暗也。光有二种:一、神通光:以有缘诸子,散在各方,今欲召集,令闻般若,故放神通光。二、智慧光:以静极光通,寂照含虚,分别法相,称机而说,故放智慧光。

复于顶上,出生千宝莲华,上至非想非非想,其光亦尔,此现华相瑞。以众生根性不一,或损光而发机,或见华而得益,故现华也。不现余华,独现莲华者,以其方华即果,表因果同时也。

千宝莲华:即千叶宝莲华。华表因行,莲而曰宝者,具有三义:一坚固义,二贵重义,三离垢义。表般若妙行,坚固不退,贵重无比,离垢绝相。又华从顶生,表最胜顶法。

上至非想非非想天者:穷三界顶,其行可以度脱三界有情也。此天,人定时,以非有想;生灭识心,伏而未断,实非非想。如灯将残,忽明忽暗。光亦复尔者:所放之光,不独横遍十方,亦复竖穷三界也。

乃至恒沙诸佛国土者:谓从一界,乃至如恒河沙数诸佛国土。三界诸天,各各雨华,雨字去声,落也。无色界天,雨无量变大香华:变而曰无量,指香华气味色相,转变无尽。香如车轮,华如须弥:即形容大相。如云而下:是譬喻其多。

十八梵天王,雨百变异色华:初二三禅,三三九梵,四禅四天,及五不还天,亦九梵,合成十八梵,属色界。六欲诸天,雨无量色华:文皆可知。三界诸天雨华,供养如来善说般若。

问:如来未曾出定,未动舌根,何谓说般若?答:无说之说,乃为真说。昔日,须菩提宴坐石室,空中散华。须菩提问:散华何人?曰:我帝释天。又问:散华何为?帝曰:供养尊者,善说般若。须菩提曰:我乃无说。帝曰:尊者无说,我亦无闻。无说无闻,是真般若。

其佛座前,自然生九百万亿劫华,上至非想非非想天,前佛顶上出花,显正报瑞。此佛座前生花,显依报瑞。劫者级也,级即层也。上至非想非非想天,亦竖穷三界也。

是时世界,其地六种震动者:欲令众生,有所警觉,不安沉迷,得悟般若。六种,即:动、踊、起、震、吼、击。上三属形,下三属声。以表形声两益。

尔时,诸大众,俱共佥然生疑,各相谓言:‘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五眼法身,大觉世尊,前已为我等大众,二十九年,说“摩词般若波罗密、金刚般若波罗密、天王问般若波罗密、光赞般波罗密”,今日如来放大光明,斯作何事?’

此大众疑问,乃发起之第三因缘。尔时,即入定现瑞时。一会大众,咸皆生疑,互相咨问,佥然:即皆然也。

四无所畏四句:赞叹佛德。无所畏者:‘十住毗婆娑’云:不惧外难故。一、一切智无畏:于一切诸法尽知尽见。二、漏尽无畏:佛五住究尽,二死永亡。三、尽苦道无畏:于尽苦之道,能知能说。四、说障道无畏:于障道之法。能知能说。十八不共法者:佛证最上一乘之理,不与三乘共故。一身无失,二口无失,三念无失,四无异想,五无不定心,六无不知已舍心,七大欲无减,八精进无减,九念无减,十慧无减,十一解脱无减,十二解脱知见无减,十三身业随智慧行,十四口业随智慧行,十五意业随智慧行,十六智慧知过去世无碍,十七智慧知未来世无碍,十八智慧知现在世无碍。

五眼者: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也。古有偈云:天眼通非碍,肉眼碍非通,法眼唯观俗,慧眼知了空,佛眼如千日,照异体还同,圆明法界内,无处不含容。通非碍者:天眼,能观障外之色,面前虽有障隔,亦复能见,通达无碍也。碍非通者:肉眼,但观障内之色,如有一纸障隔,即碍而不通。法眼:能观俗谛,有为因果事相之法。慧眼:了知常无常诸法皆空。佛眼:智光圆满,等照一切;照差别异相之境,还同平等一如之体。圆明洞彻法界之内,无处而不含容。佛一眼具足五眼,菩萨惟前四,二乘惟前三,天道、鬼道具二,人与修罗、地狱、畜生四道惟一。若有修证,所具不定。

法身者:生佛同具,平等一如,无有高下。此为自性清净法身,在圣不增,在凡不减,惟是众生虽具,迷而不觉,法身埋没在五蕴山中,如金在矿。

如来因地,依本觉法身理体,起始觉智用,断惑证真,证得一心本源。修德有功,性德方显,是为离垢妙极法身。离五住垢,极三智妙,法身显现,体遍十方;能起报化大用,如金出矿。

大觉世尊者:即究竟果觉,得一切种智,三觉圆满,万德毕具。为六凡有情世间,三乘正觉世间,所共尊仰故。

前已为我等大众下,序昔疑今。前二十九年,说四般若。按佛成道后七年,方说般若,此当约通五时说,莫泥于别五时。

‘摩诃般若’:即‘大品般若’。佛于王舍城耆阇崛山说。‘金刚般若’:金刚是喻,具有坚明利三义。以喻实相般若,坚固不坏;观照般若,灵明洞彻;文字般若,断惑利器,以能诠具修断功用故;佛在舍卫国说。‘天王问般若’:亦舍卫国说。后还灵山,说‘光赞般若’。今日,是如来成道后,三十六年正月八日。如来放大光明,斯作何事?佛放光,非无缘而放;但未知斯光,为作何事,此即大众疑问之词。

时,十六大国王中,舍卫国主波斯匿王,名曰月光。德行十地,六度三十七品,四不坏净,行摩诃衍化。

十六大国王,皆乘愿而来,辅扬法化,故得预般若胜会。诸王中,以波斯匿王为领袖。梵语波斯匿,此译胜军。与佛同日而生。贤明英勇,能破强敌,军胜诸国,故号胜军。又名月光,世人所号。以佛为日光,王为月光,两轮并耀世间也。

舍卫:是王都,其国为憍萨罗国,以都城胜故,恒以舍卫称。译为丰德,国有五欲财宝之丰,人有解脱多闻之德。

德行十地下叹德。以王乃大权示现,内秘十地行,外现帝生身。乘愿利生,故与佛同日而生。六度者:布施度悭贪,持戒度诸恶,忍辱度嗔恨,精进度懈怠,禅定度散乱,智慧度愚痴。有事度理度之别:事度,但修事行,未契真如,即权教菩萨所修。理度,乃称真如理,修六度行,一一离相,了达三轮体空,即实教菩萨所修。

三十七品者: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以十法为根本,谓信戒念定慧,进思除喜舍,开六合四,开信为二:信根、信力。开戒为三:正语、正业、正命。开念为四:念根、念力、念觉支、正念。开进为八:四正勤、进根、进力、进觉支、正精进。开定为八:四如意足、定根、定力、定觉支、正定。开慧为八:四念处、慧根、慧力、择法觉支、正见。以上共三十三,加思惟、除、喜、舍则成三十七。以为入道之品,亦云道品。

四不坏净者:信三宝及戒,为不坏之净法。信佛具一切智,以为人天导师。信法如阿伽陀(西域药名,译普去,能普去诸病),能医众生心病。信僧修如实行,堪作众生模范。信戒为清净法,能断一切染业。

行摩诃衍化者:梵语摩诃衍,此云大乘。月光本大乘愿行,以之教化国民,使合国人民,信受大乘共行六度故。

次第问居士宝、盖、法、净名等八百人。复问须菩提、舍利弗等五千人。复问弥勒、师子吼等十千人。无能答者。

次第问者,依次咨问。先问俗众,次问圣众。居士者:清心寡欲,居家守道之士。宝盖法净名等,智者疏云:宝是宝积,盖是月盖,法是法财,净名是维摩诘也。略举上首,等余八百。

次问须菩提(译空生),解空第一;舍利弗(译鹙子),智慧第一。举二上首,等余五千人。

弥勒译慈氏,过去从大慈如来,修习慈心三昧。本名阿逸多,译无能胜。现居兜率内院,次补佛位,师子吼,似喻菩萨说法无畏,故以名焉。亦举二上首,等余十千。

能无答者,有二意:一、放光现瑞,必有因缘,如来境界,非下位所知,故无能答。二、如弥勒等深位菩萨,领知如来放光现瑞,欲说般若妙法。如来出定会当自说,所以不答。

时,波斯匿王,即以神力作八万种音乐;十八梵天,六欲诸天,亦作八万种音乐。声动三千,乃至恒河沙佛土,有缘斯现。

此音乐集众,乃发起之第四因缘。波斯匿王,以众疑莫决,乃奏乐供佛,冀佛出定,为众决疑。色界、欲界、诸天亦作音乐,声动三千世界。从一世界,辗转而至恒沙佛土,有缘之处,斯现乐音之声,令闻云集,入此大会。

彼他方佛国中。南方法才菩萨,共五百万亿大众,俱来入此大会。东方宝柱菩萨,共九百万亿大众,俱来入此大会。北方虚空性菩萨,共百千万亿大众,俱来入此大会。西方善住菩萨,共十恒河沙大众,俱来入此大会。六方亦复如是。作乐亦然,亦复共作无量音乐,觉寤如来。

彼他方菩萨,闻音云集,先四方云集。六方亦复如是者:即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上方、下方、为六方,亦如四方闻音即集。作乐亦然者:作诸音乐,亦如欲色诸天。共作无量音乐、觉寤如来者:非如来在定,为声尘所动曰觉寤,二禅天尚不为声所动,决如来乎!今言觉寤者,乃知机感盈前,大教当施耳。

佛即知时,得众生根,即从定起,方坐莲华师子座上,如金刚山王。大众欢喜,各现无量神通,地及虚空,大众而住。

此如来出定,乃发起之第五因缘。首二句,即佛在定中,思察施教机缘,知时节已至,众生根机亦熟,当发海潮音,故即从定起,方升法座。乃表从无住本,起化他用。莲华师子座者:莲华安在座上,如来坐在华中,师子座,如‘释论’云:非是实师子,亦非木石师子,以如来是人中师子。师子是兽中王,师子一吼百兽脑裂。如来为法中王,能伏天魔外道。所坐之处,若座若床,皆名师子也。

如金刚山王者:坚固不动之义。如来法身坚固,无动无坏,又应化身,不为世间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八风所动。譬如金刚山王,巍然不动。大众欢喜者:喜如来,先以定动,此时必以智拔;将施大法,决我深疑,生我胜解,令获利乐,故所以喜。各各现通,随神力之胜劣,有在地而住者,在空而住者。此即摄心安住,伫领大法。序品竟。

 

下一篇:观空品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