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索达吉堪布:提高修行的一个简便窍诀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丁福保佛学大词典——【法性】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会换位思考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佛教各宗大意一辑第一种—俱舍宗大意 > 内容

俱舍宗大意——第二篇 诸法概论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6-01 23: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第二篇  诸法概论

第一章  七十五法

此宗大别一切诸法为有为无为二法,又区分之为五位,更细析之为七十五法,如下。

            ┌色法…………十一  ┐

    ┌有为法│心法…………一    │

    │      │心所法………四十六├七十五法

诸法┤      └不相应行法…十四  │

    │                          │

    └无为法…………………三    ┘

所谓一切诸法,即宇宙万有。所谓法,有任持自性,轨生物解二义。宇间所有万事万物无论为有形为无形,皆各任持自家之特性。以任持自家之特性故,能为轨范标准,令人生某事某物之了解。故皆以法名之。如光记云,释法名有二,一能持自性,谓一切法各守自性。如色等性,常不改变。二轨生物解,如无常等,生人无常等解。

所谓有为法者,万中有众缘聚集所作为有生灭便迁之部分。如神泰疏云,众缘所为,故名有为。又颂疏云,为者,作也。此有为法,众缘造作,故名为。有彼为,故名为有为。无为法者,非因缘所作为,无生灭变迁,湛然常住之部分。如法宗原云,无因缘为作,故名无为。

第一节  色法

所谓色,即通常所谓物质,有变坏对碍等义。如论谓由变坏故名色,又谓有说变碍故名为色。变坏,谓物有变化,归于破坏。对碍,谓物各有其势力,假乙自他,相对相碍,如手碍手,或石碍石,或二相拟。此色法有十一种,即

    ┌五根—眼 耳 鼻 舌 身

色法┤五境—色 声 香 味 触

    └无表色

五根者,一眼根,谓照见青黄等色彩长短等形量,令内界之心作用即眼识发生之官能。二耳根,谓听取琴瑟等音声,令耳识发生之官能。三鼻根,谓能嗅沉檀等香气,令鼻识发生之官能,四舌根,谓能尝甘苦等食味,令舌识发生之官能。五身根,谓接触冷暖等物境,令身识发生之官能。根者,增上义,能生义。眼等五种官能,能感取外界之现象,发动内心之心识有增胜之力用,故名为根。又如草木有根,能生枝干,此眼等根,能生眼识,故名为根。此五根有胜义根,扶尘根二类,胜义根者,感取外界之现象,令内界之心识发动之官能。其体净妙,如珠宝光。扶尘根者,扶持助成胜义五根义,其体则粗显之四尘所成之肉体也。今所谓五根,正谓胜义根。如法宗原云,眼谓内处,眼识所依,能见色境,四大种所造净色为体,有色无见有对,乃至身根广说亦尔。

五境者,一色境,谓眼根所照见之境物。如法宗原云,色谓外处,是眼所见,四大种所造,有色有见有对,此有二种,一显色,二形色。显色者,显现分明之色,形色者,体势各别之形量。或开为二十种,显色十二,形色有八,故成二十。显色十二者,青黄赤白,影光明闇,云烟尘雾。形色八者,长短方圆,高下正不正。此中青黄赤白四种曰根本显色,余八色是此四色差别。因龙气等名云,因火名烟,烟未散名尘,地气曰雾,因日名光,因宝月等名明,障光明生于中余色可见名影,翻此名闇。更有碧红紫绿等,即是青等四色深浅不同。浅青为碧薄赤为红,青黄合为绿,赤黑合为紫。一面多生名长,一面少生名短,四面齐等名方,于一切处周遍而生名圆,中凸名高,押凹名下,于面齐平名正,于面参差名不正。二声境谓耳根所听取之境物。如法宗原云,声谓外处,是耳所闻,四大种所造,有色无见有对。此有八种,一有执受大种为因有情名可意声,如好语声,即歌赞等。二有执受大种为因有情名不可意声,如恶语声,即骂詈等。三有执受大种为因非有情名可意声,如好拍手声,即合意拍手声等。四有执受大种为因非有情名不可意声,如恶拍手声,即叱呵拍手声等。五无执受大种为因有情名可意声,如好化语声,即化人软语等。六无执受大种为因有情名不可意声,如恶化语声,即化人呵责声等。七无执受大种为因非有情名可意声,如好风林声,即非情出好声。八无执受大种为因非有情名不可意声,如恶风林声,即非情出恶声。初有执受无执受者,心心所法共所执持,摄为所依处,众缘所触对时,能觉苦乐等,名有执受。与此相违,名无执受。言有执受无执受大种者,属于有情身内之四大种,有执受义,名有执受大种。属于木石等外物之四大种,无执受义,名无执受大种。言大种为因,谓一切声皆因四大相击发故。即人畜等有苦乐之感觉,其身中所发之声,谓之有执受大种因声。反之,山川草木金石等,无苦乐之感觉,其所发之声,谓之无执受大种因声。次有情名非有情名者,能诠表事理,谓之有情名。反之,不能诠表事理,谓之非有情名。次可意不可意者,适顺闻者之意,谓之可意。反之,不适顺闻者之意,谓之不可意。三香境,谓鼻根所能嗅之境物。如法宗原云,香谓外处,是鼻所嗅,四大种所造,有色无见有对。此有好恶等不等四种。沉檀等,名好香。葱薤等,名恶香。好恶香中,增益依身,名为等香。损减依身,名不等香。四味境,谓舌根能尝之境物,如法宗原云,味谓外处,是舌所尝,四大种所造,有色无见有对。此有苦醡辛甘咸淡六种,余味皆是此六差别。五触境,谓身根所接触之境物。如法宗原云;触谓外处,是身所触,是四大种及四大种所造,有色无见有对。此有十一种,一地,二水,三火,四风,五滑,六涩,七重,八轻,九冷,十饥,十一渴。此中前四,曰能造触。后滑涩等七种,曰所造触。宇宙间一切物质,无一非地水火风四种所造,故名能造触。但此能造四大,非通常眼所见之地水火风,特名物质之坚性曰地,湿性曰水,暖性曰火,动性曰风,此四,实四大,又名性四大。眼所见者显色形色,假四大也,又名事四大。谓青等地,依显色立。长短等地,依形色立。此非实地,实地是坚,唯身根得,非眼根见。言大种者,大有三义,一体宽广故。谓四大种遍所造色,其体宽广。二增盛聚中形相大故,谓大地大山地增盛,大江大海水增盛,炎炉猛焰火增盛,黑风团风风增盛。三能起种种大事用故,如地能持世界,火能坏初禅,水能坏二禅,风能坏三禅。种唯一义,与一切所造色为所依故。余色所依,是能生义,故名为种。滑涩等七种者,四大种所造,故名所造。此所造触,非离四大别有实体,特于水火二大势用增而柔软,立滑性。于地风二大势用增而粗强,立涩性。于地水二大势用增而可称,立重性。于火风二大势用增而不可称,立轻性。冷饥渴三,相隐难知,从果为名。暖欲名冷,食欲名饥,饮欲名渴。境者,境界义。色等五种者,眼等五根所缘境界,故名为境。

无表色者,对表示于他令之内心是善是恶之色法言,谓不能表示心等令他了知之色法。如法宗原云,言无表者,无表难以色业为性,如有表业,而非表示内心善恶令他了知,故名无表。即吾人动身体发言语行善或作恶时,发内心是善是恶之表业表色,同时原因结果之法则,击发将来必感其结果之原因于身内。以其所击发之原因,无形无象,无表示令他了知,名之曰无表色。无表虽名为色。而其体非极微,唯从其能击发之身语予所击发以色名。

第二节  心法

心法者,心之主作用,即根境相对时,依根生了别境之总作用。对所缘境,唯取其总相,恰如国王,主宰一国,故名心王。此一心法,有心意识三名。梵云质多,此云心,是集起义,谓由心力引诸心所及诸一切所作事业,如树之心,集起皮肤及枝叶等。梵云末那,此云意,是思虑义,以心能思量故。梵云毗若南,此云识,是别了义,谓心能于境能了别故。如论云,集起故名心,思量故名意,了别故名识。此心对所缘境时,以其对境有六总别,心王亦生六种不同。即

心法—眼识 耳识 鼻识 舌识 身识 意识

眼识依眼根,了别青黄赤白长短方圆等色境。耳识,依耳根,了别内声外声等声境。鼻识,依鼻根,了别好香恶香等香境。舌识依舌根,了别甘辛苦碱等味境。身识,依身根,了别坚湿暖动等触境。意识, 依意根,即于前念现起无间灭已之意识、能了别内外百般事理诸法。

此六种心王,虽各对所缘境,有了别之作用。而于中略有自性分别,计度分别,随念分别三种。心识自性,对现前境,寻求动跃,如眼识识别色,耳识识别声,体即分别,名自性分别。散心意识相应智慧,于过现未不现见事,计较量度,名计度分别。若散若定意识相应诸念。忆念分别过去等境,名随念分别。自性分别,无随念分别及计度分别义,恰如无分别。眼等五识,唯有一自性分别,故名无分别。第六意识具三,广考察思惟,故名有分别如论云,分别略有三种,一自性分别,二计度分别,三随念分别。由五识身,虽有自性,而无余二,说无分别。如一足马,名为无足。

第三节  心所法

心所法者,心所有法之略,从属心王而起之心作用也。即心王所有贪嗔等别作用之心法。心王总了别所对境。心所对之,起贪嗔等情。此心所法,有四十六种,大别为六类,如下。

      ┌(一) 大地法—受 想 思 触 欲 慧 念 作意 胜解三摩地

      │(二) 大善地法—信 不放逸 轻安 舍 惭 愧 无贪 无嗔 不害 勤

心所法┤(三) 大烦恼地法—痴 放逸 懈怠 不信 惛沉 掉举

      │(四) 大不善地法—无惭 无愧

      │(五) 小烦恼地法—忿 覆 悭 嫉 恼 害 恨 谄 诳 憍

      └(六) 不定地法—寻 伺 睡眠 恶作 贪嗔 慢疑

第一大地法,总称恒于一切心有之心所。一切心作用生起时,此心所必与之相应俱起,故明大地法。受等十法,遍善恶无记等一切心,名为大法。地谓所依行处,即目心王。此心王是彼受等十法所依行处,大法之地,名为大地。受等十法,是大地心王所有,名大地法。受谓领纳,此有三种,苦乐俱非有差别故。想者取像,谓于前境取差别相。思者造作,谓能令心有所造作。触谓触对,根境室三和合而生,能有触对。欲谓希求所作事业。慧谓于法能有选择。念谓于缘明记不忘作。作意者,作动于意,谓能令心警觉为性。胜解者,谓能于境印可,此事如此非不如是,起殊胜解。三摩地者,此云等持,平等持心,于一境转。

第二大善地法,总称恒于诸善心有之心所。其性善,遍与一切善心相应俱起,故名大善地法。信者。澄净也。如水清珠,能清浊水。心有信珠,令心澄净。有说于四谛三宝善恶业果忍许名信。不放逸者,修诸善法。轻安者,谓心堪忍性。轻谓轻利,安谓安适。于善法中有所堪忍,名心堪忍性。舍者,舍离沉掉,令心平等,无警觉性。惭者,于所造罪,自观有耻。愧者,于所造罪,观他有耻。无贪者,谓于顺境不著。无嗔者,谓于逆境不恚。不害者,谓无损恼。勤者精进,谓能令心勇悍为性。

第三烦恼地法,总称恒于染污心有之心所。其性恶或有覆无记,扰乱有情,遍与一切染心相应俱起,故名大烦恼地法。痴者愚痴,亦名无明,迷境起故。亦名无智,无决断故,亦名无显,无彰了故。放逸者,谓不修善法,是修诸善所对治法。懈怠者,谓心不勇悍,是前所说勤所对治不信者,谓令心不澄净,是前所说信所对治,惛沉者,惛谓惛昧。沉谓沉重,于善法中无所堪任,亦名身心之无堪任性。掉举者,谓令心不寂静性。

第四大不善地法,总称恒于不善心有之心所。其性恶,遍与一切不善心相应俱起,故名大不善地法。无惭者,谓于所造罪,自观无耻。无愧者,谓于所造罪,观他无耻。

第五小烦恼地,总称少分染污心俱之心所。其性恶,或有覆无记,而各别现行,故名小烦恼地法。忿者,除嗔及害,于情有情,令心愤发。覆者,隐藏自罪。悭谓违财施法施,令心悭著。嫉谓于它诸兴盛事,令心不喜。恼谓坚执诸有罪事,由此不取如理谏诲。害谓于他能为逼迫,由此能行打骂等事,恨谓于忿所缘事中,数数寻思,结怨不舍。谄谓心曲,由此不能如实自显,或矫非拨,或设方便,令解不明。诳谓惑他。憍谓染者自法为先,令心放逸无所顾性。

第六不定地法,总称不入前五地之心所。非若大善地法,其性定善。非若大烦恼地法小烦恼地法,其性定不清净。又非若不善地法,其性定恶。遍善恶无记三性,而又非若大地法定遍一切心而起,故名不定地法。寻谓寻求。伺谓伺察。心之粗性,名之为寻。心之细性,名之为伺。睡眠令心昧略为性,无有功力执持于身。恶作者,谓缘于恶作事心追悔性。恶作体者,谓不称情所作事业,非不如理事。贪谓贪爱。嗔谓嗔恚。慢谓对他心自举性。疑谓于谛疑豫为性。

第四节  心不相应法

心不相应法者心不相应法非色非心之有为法也。义钞释之云,广应云非色非心不相应行。言不相应,简一切心心所。言行简色及无为法,以彼非行蕴故。此法无缘虑用,不与心义相应。又非质碍性,不与色义相应,故名之为不相应。行者,造作迁流义。非色非心之不相应,非若无为法常住不变,故更加行字,表其有生灭变迁。此不相应行法有十四种,即

不相应行法—得 非得 同分 无想果 无想定 灭尽定 命根 生 住

            异 灭 文身 名身 句身

有部宗言色心之外有别实物名得,能令色心善恶等法,系属有情。非得与上相违,能令色心善恶等法,舍离有情。一切有情,智愚各别,善恶不同,乃至凡圣悬殊,皆此得非得之故。若无有得,异生圣者,同起世俗心,应无异生及诸圣者建立差别。经部释之云,岂不烦恼圣人已断凡夫未断,有差别故,应有凡圣差别,不由其得。由所依五根及心王中,有或种无或种有差别故,烦恼已断未断义成。圣者所依身中,无生惑种子能,名烦恼断。或凡夫用世间六行等智道,损伏所依身中烦恼种子,无近生惑功能,亦名为断。与上相违,名为未断。故所依身中,唯有种子,未为圣道永拔烦恼种子,未为世间道伏损烦恼种子,未为邪见损伏生得善种子,若加行善增长自在,于如是位立成就名,种子之外,无有别物。此中何法名为种子,谓名与色,于生自果,所有转邻近功能。次有部谓有别实物,名为同分,一切有情,其形体业用,虽千差万别,而人与人有所同,禽兽与禽兽有所类,此则同分所使然也。即所谓同分者,诸有情类其身形诸根业用等,彼此相似之原因也。诸有情上有情同分。能令有情展转类等,一类有情各别同分。能令界等展转类等,名有情同分。能令蕴处界法自类相似,名法同分。经部宗谓相似种类诸行生时,于中假立人同分等,无别实体。如诸谷等同分非实。无想果者,由修无想定所招色界第四禅无想天之果报。有部宗谓若生无想有情天中,有不相应行异熟果法,能令未来心心所灭明为无想。此法体性,是实有物,所以能遮未来心心所法,令暂不起,于五百劫中间,长时无想。复有前心不相应行法,能令心心所灭,名无想定。一类外道,计无想异熟为真解脱,为求证彼,以出离想作意为先所修之无心定也。复有别不相应行法,能令心心所灭,名灭尽定。圣者厌心身之过劳,为求静住,以止息想作意为先所修之无心定也。有部宗谓二定实有,以能遮碍未来心令不生故。经部谓此证理不应然,由前定心能遮碍故,谓前定心与所余心相违而起。由此起故,唯令余心暂时不转。唯不转位,假立为定,无别实体,入前出后,两位皆无。命根者,命谓寿命,增上名根,有部谓有别法能持有情暖识,或经十年,或百年等,令不失坏,说名为寿。经部谓由三界业力所引同分住时势分相续决定,随应住时尔所时住,或经十年,或百年等,即此势分假说为寿。次生住异灭,此四称有为四相,即是有为法之标相,故法若有此,应是有为,与此相违,是无为法。生者,能起义,令有为诸法未来未起者流入现在。住者,能安义,令已起者暂时安住。异者,能衰义,令已往者衰损变易。灭者,能坏义,令已变者坏灭,流入过去。由此四相之作用,令宇宙无边之万象,生灭变迁。有部宗谓定有有为四相,令一切诸法成有为法,由四本相生住异灭。令本相成有为法,由四随相生生住住异异灭灭。即生本法者,大生相。生大生相者,小生相。乃至灭本法者,大灭相。灭大灭相者,小灭相。本法四本相四随相,合有九法。四本相,除自体,向他八法,施能起等功能。四随相,独向本相,施功能。如论云,本相中生,除其自性生余八法。随相生生,于九法内,唯生本生。经部宗约诸行相续,假立四相。初生起位,名生。终尽灭位,名灭。中间相续,随转不断,名住。即此住时前后刹那差别,名住异。若据刹那假立,本无今有,体起名生。有己还无,无时名灭。能引后后刹那嗣前前起,或即此念后后刹那嗣前前起,名住。即彼住相或与前念,或与后念有差别故,名为住异。四相于法,非即非离,有因缘合。诸法即生,无即不生,何劳生相。是故生等唯假建立,无别实物。名谓色声等名,诠事物之自性者。身者,积聚义。二名积集,名名身。三名已上,名多名身。句谓诸行无常等章句,诠事物之义理者。文谓名句所依恶阿壹伊等音声屈曲级字形。有部宗谓别有实物,名为名等。若依经部,名等是假。如经部间云,岂不比三语为性故,用声为体,色自性摄,如何乃说为心不相应行有部答云,此三非以语为自性,语是音声,非唯音声,即令了义。谓语发名,名能显义,乃能令了。经部叙自宗义云,非但一切因生皆称为语,要由此声有所诠表,义可了知,方称为语,如是此十四不相应行法,有部宗谓色心以外别有实物。经部宗谓唯假建立。

有部宗对于有为法体与三世之关系,立三世实有法体恒有。谓一切有为诸法,于三世中,自体恒有,即现在之事物不待言,过去未来之事物,其法体亦历然实有。说三世实有,婆娑有四说,一法就尊者,说由类不同有三世,谓有为诸法,从未来至现在时,舍未来类,得现在类。若从现在流至过去,舍现在类,得过去类。但类不同,非体有异。如破金器作余物时,形虽有殊,而体无异。二妙音尊者,说由相不同有三世。谓有为诸法,在过去,正与过去相合,而不名为离现未相,以过去相显,但名为过去。现在,正与现在相合,而不名为离过为相。未来,正与未来相合,而不名为离过现相。随显得名,准过去说。三世友尊者,说由位不同有三世,谓有为诸法,三世迁流。未作用位,名为未来。正作用位,名为现在。作用谢位,名为过去。至位位中,作异异说。如运一筹,置一位名一,置百位名百,置千位名千,历位有别,筹体无异。四觉天尊者,说由待不同有三世,待谓观待,前观于后,名为过去。后观于前,名为未来。观待前后,名为现在。如一女人,名母名女,观女名母。世亲论师评此四家,谓第三世友立世最善,以约作用位立世差别故。

经部立现在有体过未无体,谓一切诸法,惟于现在实有。然经部宗立三世者,谓过去世曾有,故名有。未来当有,故名有。过去有,是现果说曾有因。未来有,现在因说当有果。若假若实,若曾若当,如其所有而说有言,非皆实有犹如现在。

第五节  无为法

无为法有三种,即

无为法—虚空无为 择灭无为  非择灭无为

虚空无为者,依有部,虚空语,直指大虚空,无限无际离一切障碍之无为法也。世言虚空者,于空界色就虚空声,空界色虽非能碍而是所碍。被余色障而开避故,其体不生。此无为以无障碍为自性,由无障碍故,遍满一切处,弥纶十方界,非能碍亦非所碍,故一切有障碍之色法于其中自在行动,而虚空无增减消长,常住不动,故名为虚空无为。

择灭无为者,离烦恼之系缚所显,诸相寂灭之真理也。择灭者,涅槃之异名,具足应云择力所得灭。择力者,智慧。智慧有拣择一切事理之力用,故名为择。以此智慧,简择四圣谛理,断灭无始以来系缚我等之身心令不得自在之烦恼时,证得本来恒存之灭理。从能证之择力,名所得诸相寂寂之真理,为择力所得灭。

非择灭无为者,非因智慧之简择力所得,但由有为法缘阙不生,所得之灭理,即一切法缘会则生,生缘阙时,住未来世,毕竟不生。于不生时,得非择灭。如眼与意识专一青色时,同时所余不见闻等黄赤等色及余四境,落谢过去。五境已谢故。能缘彼境之五识,永不复起。由五识等不能缘彼过去境界,缘不具故,得非择灭。此阙缘不生法,既无生故无灭,不生不灭,故与彼生灭变迁之有为法相违。故名之曰非择灭无为。

第二章  三科

此宗以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三科,总摄一切诸法。五蕴者,谓色受想行识,诸有为法和合聚义,是蕴义。诸有为法品类差别,略为一聚,名之为蕴。一色蕴,摄十一种色。二受蕴,摄心所中受。三想蕴,摄心所中想。四行蕴,摄五十八法。谓四十六心所中,除受想二,余四十四及十四不相应。五识蕴,摄心王。于五法中,前四有为,后一无为。有为聚集,故皆蕴摄。无为非聚集,故蕴不摄。

十二处者,谓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生长门义,是处义。是能生长心心所法处,故明为处,由六识生,必托根境,方能起故。眼耳鼻舌身色声相味触处,如其次第,摄十一种色中前十种。意处,摄心王,法处,摄六十四法,谓色中无表,四十六心所,十四不相应,及三无为。此中摄尽一切诸法无余。

十八界者,谓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种族义,是界义。此有两释,一解,族者,谓种族也,是生本义,如一山中,有金银铁等矿,说名多界。于一身中有色声等十八类诸法种族,名十八界。一解,界声,表种类义,谓十八法种类自性各别不同,名十八界。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界,如其次弟,摄前十一种色。意界及六识界摄心王。法界,摄六十四法。

论言所化有情有三品故,世尊为说蕴等三门。初就所迷浅深说三科,或愚心所总执为我,为说五蕴。以五蕴中一蕴是色,一蕴是心。分心所法为受想行三蕴,广明心所法,故说五蕴,能破彼执。或唯愚色总执为我,为说十二处。以二十处中,十处是色,唯意法非色,广明诸色法,故说处门,能破彼执。或愚色心总执为我,为说十八界。以十八界广说色心,十界是色,余八是心,故说界门,能破彼执。次约机根利钝说三科,上根总利,说略便解,为开五蕴。中根稍迟。说处方解。下根最顿,要须广说,故为谈界。后随乐欲略广说三科,为乐略中及广文故,如其次第,说蕴界等三。兹列表如下。

        所迷浅深 机根立钝 乐欲略广

    ┌蕴—愚心所—上根(利)—乐略

三科┤处—愚色——中根(中)—乐中

    └界—愚色心—下根(钝)—乐广

有部宗谓蕴等三门,皆是实法。经部宗谓蕴处是假,唯界是实。若依论主,唯蕴是假,余二并实。此中处中,现十二处,八处实有,四处少分实有。如色处中,显色实有,形色实无。声处中,无记刹那声实有,相续语叶善恶等声是实无。触处中,四大实有,余触实无。法处中,定境界色受想思实有,余心所法思假上立实无。不相应法,三无为法,亦是实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