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九华山佛学院介绍
·学会换位思考
·发现师父讲的不正确,有矛盾的地方怎么办?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佛学大词典——【声闻畏苦障】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呜噜捺啰叉】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玄义讲记(三、一经宗趣)
·净空法师:佛为什么要制饮酒为重戒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禅宗大意 > 内容

禅宗大意——三 禅宗的传法授衣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6-02 22: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三 禅宗的传法授衣

禅的起源,在于世尊的正觉。虽然从历史记载上看传灯似乎成为问题,然禅的传灯授受,心心相印,有其由来。如《景德传灯录》卷一说,世尊一日在灵山会上告弟子摩诃迦叶:‘吾以清净法眼,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正法,将付于汝,汝当护持。并敕阿难副贰传化,无令断绝。’而说偈言:

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
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复告迦叶:‘吾将金缕僧伽黎衣,传付于汝。转授补处,至慈氏佛出世,勿令朽坏。’迦叶闻偈,头面礼足,曰:‘善哉!善哉!我当依敕,恭顺佛教。’

经过这大法授受,大迦叶尊者于是成了禅宗第一祖。自此历代祖师传法付衣,成为大法传授、灯灯相续的真传。直到菩提达磨继承这一传授,成为第二十八祖。梁普通年间,菩提达磨尊者来到中国,传授给慧可,于是达磨成了开创中国禅宗的初祖。达磨亦付慧可僧伽黎衣和宝钵,以为法信。所谓‘内传法印,以契证心;外付袈裟,以定宗旨。’并说:‘吾灭后二百年,衣钵止不传,法亦大盛。’乃说偈曰:

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
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祖又曰:‘吾有《楞伽经》四卷,亦用付汝。即是如来心地要门,令诸众生开示悟人。’

二祖慧可大师,武牢人,姓姬氏。母始怀妊时,有异光发其家,及出生而名之曰光。少小超群好学,世间之书无不博览,尤其善谈老庄。后览禅书遂尽弃前学。年三十远游求师,至洛阳龙门香山,依宝静禅师出家,寻得戒于永穆寺。遍学大小乘教义,未几而经论皆通。三十二岁复返香山,终日宴坐,又经八载,于寂默中忽见一神入告曰:‘将欲受果,何滞此耶?大道非遥,汝其南矣。’第二天,忽觉头痛,至不可忍。其师欲为治之,忽闻空中有声曰:‘此乃换骨,非是常痛。’往见其师述说其事,静视之,见顶骨如五峰秀出,以有神异,更名神光。其师宝静与之曰:‘汝相吉祥,当有所证,神令汝南者,斯则少林达磨大士必汝之师也。’可遂至少林寺,立雪断臂求法印,果得其传授,达磨为其易名慧可。

北齐天保二年(551),有一居士,年四十许,不称姓名,趋前礼拜而问可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和尚忏罪。’可曰:‘将罪来,与汝忏。’居士良久云:‘觅罪了不可得。’可曰:‘我与汝忏罪竟,宜依佛法僧住。’士曰:‘今见和尚,已知是僧,未审何名禅法?’师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无二,僧宝亦然。’士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其心然,佛宗法无二也。’可深器之,即为剃发云:‘此法宝也,宜名僧璨。’其年三月十八日,于先福寺受具。自兹疾渐愈。执侍巾瓶二载,可乃告曰:‘菩提达磨远自竺干,以正法眼藏并信衣密付于吾,吾今授汝。汝当守护无令断绝。听吾偈曰:

本来缘有地,因地种花生;
本来无有种,花亦不曾生。

付衣法已曰:‘我有宿累在邺,将往偿之,善去善行。’于是即于邺都随宜说法,一音演畅,四众归依。如是积三十四载,后邑宰翟仲侃惑僧辨和邪说,加师以非法,祖怡然委顺,因是而化,世寿一百七岁。即隋文帝开皇十三年(593)癸丑三月十六日。葬于磁州滏阳县东北七十里。唐德宗谥大祖禅师。

三祖僧璨大师,不知何许人。以白衣谒见二祖慧可,不称姓名,因答有语,乃祖之出家。授法付衣后,可诫之曰:‘后必有难,汝当远引避之。’璨从其言,遂隐于舒州皖公山。当后周武帝毁灭佛法,璨往来于太湖县司空山,居无常处,积十余载,时人无能知者。

隋开皇年间,有沙弥道信者,年始十四岁,一旦来礼座下,请问之曰:‘愿和尚慈悲,乞与解脱法门?’师曰:‘谁缚汝?’曰:‘无人缚。’璨曰:‘何更求解脱乎?’信于言下大悟,愿以弟子礼事之。服劳九载,后于吉州受戒,侍奉尤谨。祖屡试以玄微,知其缘熟,乃付衣法。‘昔如来大法眼藏,今以付汝,并其衣钵,汝皆将去。听吾偈曰:

花种虽因地,从地种花生。
若无人下种,花地尽无生。

并曰:‘汝善传之,无使其绝。’

祖传法以后,孑然往适罗浮山,悠游二载,却回旧址。逾月士民奔趋大设坛供,祖为四众广宣心要讫,于法会大树下,合掌立化。时当隋朝大业丙寅年(606)十月十五日。唐玄宗谥鉴智禅师,塔曰觉寂。

僧璨著有《信心铭》,兹录全文如下:

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
毫厘有差,天地悬隔。欲得现前,莫存顺逆。
违顺相争,是为心病。不识玄旨,徒劳念静。
圆同太虚,无欠无余。良由取舍,所以不如。
莫逐有缘,勿住空忍。一种平怀,泯然自尽。
止动归止,止更弥动。唯滞两边,宁知一种。
一种不通,两处失动。遣有没有,从空背空。
多言多虑,转不相应。绝言绝虑,无处不通。
归根得旨,随照失宗。须臾返照,胜却前空。
前空转变,皆由妄见。不用求膑,唯须息见。
二见不住,慎莫追寻。才有是非,纷然失心。
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万法无咎。
无咎无法,不生不心。能由境灭,境逐能沈。
境由能境,能由境能。欲知两段,无是一空。
一空同两,齐含万象。不见精粗,宁有偏觉。
大道体宽,无易无难。小见狐疑,转急转迟。
执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然,体无去住。
任性合道,逍遥绝恼。系念乖真,昏沉不好。
不好劳神,何用疏亲。欲取一乘,勿恶六尘。
六尘不恶,还同正觉。智者无为,愚人自缚。
法无异法,妄自爱著。将心用心,岂非大错。
迷生寂乱,悟无好恶。一切二边,良由斟酌。
梦幻空华,何劳把捉。得失是非,一时放却。
眼若不睡,诸梦自除。心若不异,万法一如。
一如体玄,兀尔忘缘。万法齐观,归复自然。
泯其所以,不可方比。止动无动,动止无止。
两既不成,一何有尔。究竟穷极,不存轨则。
契心平等,所作俱息。狐疑尽净,正信调直。
一切不留,无可记忆。虚明自照,不劳心力。
非思量处,识情难测。真如法界,无他无自。
要急相应,唯言不二。不二皆同,无不包容。
十方智者,皆入此宗。宗非促延,一念万年。
无在不在,十方目前。极小同大,忘绝境界。
极大同小,不见边表。有即是无,无即是有。
若不如是,必不须守。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但能如是,何虑不华。信心不二,不二信心。
言语道断,非去来今。

四祖道信大师司马氏,世居河内,后徙蕲州广济县。师生而超异,幼慕空宗诸解脱门,宛如宿习。隋开皇十二年(592),以沙弥参见僧璨尊者,既问答悟道,遂礼拜师之。又九年,乃得其付法授衣。既嗣祖风,摄心无寐,胁不至席六十年。

唐武德七年(624),祖返蕲之破头山,(即今之双峰山),大弘所得之法,四方学士,云集法筵。太宗闻其风尚,尝三诏皆辞不起。又诏并谓使臣曰:‘今复不从吾命,即取首来。’诏至,‘果逆上意’。祖即引颈待刃。使者还,以此奏之。太宗嘉其坚贞,慰谕甚盛。此时,祖已居山二十年。

一日往黄梅县,路逢一小儿,可七岁许,骨相奇秀,异乎常童。祖因问曰:‘子何姓?’答曰:‘姓即有,非常姓。’祖曰:‘是何姓?’答曰:‘是佛性。’祖曰:‘汝无姓耶?’答曰:‘性空,故无。’祖默识其为法器,即顾侍者道:‘此儿非凡之器,后当大兴佛事。’遂请允其父母舍为弟子。祖为剃度,名之曰弘忍。其后乃命曰:‘昔如来传正法眼,转至于我,我今付汝,并前祖信物衣钵,汝皆将之。勉其传授,无使断绝,听吾偈曰:

花种有生性,因地花生生。
大缘与信合,当生生不生。

高宗永徽辛亥岁(651)闰九月四日,忽垂诫门人曰:‘一切诸法,悉皆解脱,汝等各自护念,流化未来。’言讫安坐而逝。世寿七十二,塔于本山。代宗谥大医禅师,塔曰慈云。

五祖弘忍大师,蕲州黄梅人,姓周氏。传其前生为破头山中栽松道者,尝请于四祖曰:‘法道可得闻乎?’祖曰:‘汝已老,脱有闻,其能广化邪?倘若再来,吾尚去迟汝。’路经水边,见一女子洗衣,向其揖曰:‘寄宿得否?’女曰:‘我有父兄,可往求之。’曰:‘汝答应了,我即敢行。’女首肯之。女周氏季子也。归辄怀孕,父母大恶,逐之。女无所归,日佣纺里中,夕止于众馆之下。不久,生一子,以为不祥,因抛浊港中,明日见之,溯流而上,气体鲜明。大惊,遂举之。抚养成童。随母乞食,里人呼为无姓儿,性大聪明,有所闻见,无难易者,一皆晓了。风骨绝异,有圣人相。有智者见之叹曰:‘此儿具大人相,所不及如来者,缺七种相耳。’七岁时遇道信大师,出家受戒,嗣法后,化于破头山,教化大盛。是时天下慕其风者,不远千里而趋之,学者称为东山法门。

《景德传灯录》卷三说:

‘咸亨中(670—673)有一居士,姓卢名慧能,自新州来参谒。师问曰:‘汝自何来?’曰:‘岭南。’师曰:‘欲须何事?’曰:‘唯求作佛。’师曰:‘岭南人无佛性,若为得佛?’曰:‘人即有南北,佛性岂然?’师知是异人,乃呵曰:‘著槽厂去。’能礼足而退,便入碓坊,服劳于杵臼之间,昼夜不息。经八月,师知付授时至,遂告众曰:‘正法难解,不可徒记吾言,持为己任。汝等各自随意述一偈,若语意冥符,则衣法皆付。’时会下七百余僧。上座神秀者,学通内外,众所宗仰,咸共推称云:‘若非尊秀,畴敢当之?’神秀窃聆众誉,不复思惟,乃于廊壁书一偈曰: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师因经行,忽见此偈,知是神秀所述,乃赞叹曰:‘后代依此修行,亦得胜果。’其壁本欲令处士卢珍绘《楞伽变相》,及见题偈在壁,遂止不画,各令诵念。能在碓坊,忽聆诵偈,乃问同学:‘是何章句?’同学曰:‘汝不知和尚求法嗣,令各述心偈?此则秀上座所述。和尚深加叹赏,必将付法传衣也。’能曰:‘其偈云何?’同学为诵。能良久曰:‘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同学呵曰:‘庸流何知,勿发狂言。’能曰:‘子不信耶?愿以一偈和之。’同学不答,相视而笑。能至夜,密告一童子,引至廊下,能自秉烛,令童子于秀偈之侧,写一偈曰: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大师后见此偈曰:‘此是谁作,亦未见性。’众闻师语,遂不之顾。逮夜,乃潜令人自碓坊召能行者入室告曰:‘诸佛出世为一大事故,随机大小而引导之,遂有十地、三乘、顿渐等旨,以为教门。然以无上微妙、秘密圆明、真实正法眼藏,付于上首大迦叶尊者,辗转传授二十八世。至达磨届于此土,得可大师承袭以至于吾,今以法宝及所传袈裟用付于汝。汝自保护,无令断绝。’听吾偈曰。

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
无情既无种,无性亦无生。’

能居士跪受衣法,启曰:‘法则既受,衣付何人?’祖曰:‘昔达磨初至,人未知信,故传衣以明得法。今信心已熟,衣乃争端,止于汝身,不复传也。且当远隐,俟时行化,所谓授衣之人,命如悬丝也。’能曰:‘当隐何所?’师曰:‘逢怀即止,遇会且藏。’能礼足已,捧衣而出。是夜南迈,大恽莫知。忍大师自此不复上堂。凡三日。大众疑怪,致问。祖曰:‘吾道行矣!何更询之?’复问:‘衣法谁得耶?’师曰:‘能者得。’于是众议卢行者名能,寻访既失,悬知彼得,即共奔逐。忍大师既付衣法,复经四载,至上元二年(675),忽告众曰:‘吾今事毕,时可行矣。’即入室,安坐而逝。寿七十有四。建塔于黄梅之东山。代宗皇帝谥大满禅师、法雨之塔。’

六祖慧能大师,俗姓卢氏,其祖先范阳人,父名行□,武德年中,谪宦新州,乃生慧能,遂为新州籍人。三岁丧父,其母守志,不复适人。独养尊者,以终其身。然其家贫,母子生活艰难,尊者遂打柴以养母。一日负柴至市中,闻有人读诵《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有所感悟,因问诵经人曰:‘此何经耶?君得之于何人?’曰:‘此名《金刚经》,得于黄梅忍大师。大师尝谓人曰:‘若持此经,得速见性。’尊者闻语欢喜,欣然发意出家求法。乃乞于一友,为母积备资粮,辞母告其往黄梅为法寻师之意。既抵黄梅,参礼五祖。弘忍大师一见,默识其法器。乃使之人碓房中去踏米。经八个月,祖知其机已熟,乃召集座下众僧,教令各试呈得法偈语。当慧能呈偈后五祖潜入碓房问曰:‘米熟也未?’慧能曰:‘米熟已久,犹欠筛在。’这就是说虽已彻悟,单立无依,灵明不昧,尚未得师之印可。五祖去后,慧能于三更入五祖室。五祖复征其初悟‘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语,慧能言下大彻,遂启五祖曰:‘一切万法,不离自性。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五祖知悟本性,谓慧能曰:‘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若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师、佛。’遂传衣法,慧能受衣法后,南还广州,落发于法性寺,得具戒后,至韶阳曹溪,四众云归,方以其法普传。

《五灯会元》卷一说:‘一日,六祖谓众曰:诸善知识,汝等各各净心,听吾说法。汝等诸人,自心是佛,更莫狐疑。外无一物而能建立,皆是本心生万种法故。经云: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若欲成就种智,须达一相三昧,一行三昧。若于一切处而不住相,彼相中不生憎爱,亦无取舍,不念利益成坏等事,安闲恬静,虚融淡泊,此名一相三昧。若于一切处,行住坐卧,纯一直心,不动道场,真成净土,名一行三昧。若人具二三昧,如地有种,能含藏长养,成就其实。一相一行。亦复如是。我今说法,犹如时雨溥润大地。汝等佛性,譬诸种子,遇兹沾洽,悉得发生。承吾旨者,决获菩提。依吾行者,定证妙果。’先天元年(712)告诸四众曰:‘吾忝受忍大师衣法,今为汝等说法,不付其衣。盖汝等信根纯熟,决定不疑,堪任大事。听吾偈曰:

心地含诸种,普雨皆悉生。
顿悟华情已,菩提果自成。

说偈已,复曰:‘其法无二,其心亦然。其道清净,亦无诸相。汝等慎勿观净及空其心。此心本净,无可取舍。各自努力,随缘好去。’祖说法利生,经四十载,其年七月六日,命弟子往新州国恩寺,建报恩塔,仍令倍工。国恩寺乃祖家旧址,为塔之意乃欲报其父母之德。

先天二年七月一日,谓门人曰:‘吾欲归新州,汝速理舟楫。’时大众哀慕,乞师且住。祖曰:‘诸佛出现,犹示涅槃。有来必去,理亦常然。吾此形骸,归必有所。’曰:‘师从此去早晚却回。’祖曰:‘叶落归根,来时无日。’又问:‘师之法眼,何人传受?’祖曰:‘有道者得,无心者通。’

《指月录》卷四说:

‘八月三日复示众曰:吾灭度后,莫作世情,悲泣雨泪,受人吊问,身著孝服,非吾弟子,亦非正法。但识自本心,见自本性,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无住无往。恐汝等心迷,不会吾意,今再嘱汝,令汝见性。吾灭度后,依此修行,如吾在日,若违吾教纵,吾在世,亦无有益。复说偈曰:

兀兀不修善,腾腾不造恶。
寂寂断见闻,荡荡心无著。’

说偈己,端坐至三更,谓门人曰:吾行矣。奄然迁化。于时异香满室,白虹属地,林木变白,禽兽哀鸣。十一月,广、韶、新三郡官僚暨门人僧俗争迎真身,莫决所之。乃焚□香祷曰:香烟指处,师所归焉。时香烟直贯曹溪。十一月十三日,迁神龛并衣钵曹溪。次年七月入塔。春秋七十有六。盖年二十四而传衣,三十九祝发,说法利生三十七载。

唐宪宗皇帝谥大鉴禅师,塔曰元和灵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