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学会换位思考
·第十一章 禁淫书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九华山佛学院介绍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海涛法师:治癌症的经典《佛说疗痔病经》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梦参老和尚开示 > 内容

梦参老和尚开示——第五讲 修解脱道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6-04 03: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第五讲 修解脱道

我们继续讲修解脱道。怎么样修得解脱呢?要心里清净,要净心。净心就得观心,你观你的心,你观你的心清净不清净。什么事算是清净呢?什么事算是不清净呢?有标准的,倘若你自己属于贪、嗔、痴、慢、疑,这五种当中有一种,就是清净。

贪,就包括很多了。我们通常知道的就是利害关系,还有种种的色相,色相包括多了,我们一般所理解的色就是男女关系,这是包括不完的,还有爱古玩,爱花草,凡是你有所爱、有所贪,心里都不清净。

为什么心里不清净呢?没有智慧者,你观照一切法,把这一切法看成实有的,你想求得到。大家念《心经》,可能只是念念而已,没有仔细注意。‘菩提萨垂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第一句话是‘依般若波罗蜜’,‘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的时候,也是‘行深般若波罗密’。‘依般若波罗密’。‘行深般若波罗密’,观世音菩萨就深入了。

‘依般若波罗蜜’,怎么依般若波罗蜜呢?你学著有智慧,般若波罗蜜就是有智慧,你一切都能成功,做什么事儿都能成功。你把惑业断了,也能得到解脱。

刚才我们坐在那里谈,也算上了一课,时间也差不多了。有些道友问《楞严经》从闻、思、修到三摩地,就达到解脱道。现在简单解释闻、思、修,听到了就想,想完了就去做。这个过程是很简单,谁都懂,谁都不做,所括我在内。我们现在就是讲解脱道,大家闻思修了没有啊?闻是关了,思没思啊,闻没闻?闻就是听啊,你怎么听的?

我们很多道以不知道怎么修,就说:‘我知道的太少了,对佛法知道太少了。’我说:‘你知道很多的。’包括诸位才入佛门的,你都知道很多了,你所缺乏的是没有经过你的思想整理一下,哪个是你应当要的,哪个是你不应当要的。你不应当要的,我讲得秀多,不一定对你讲,因为这里这么多人。佛所说的法很多,不一定是对你说的,那引起法不一事实上对你说的,但是从中有你应该用的。但是其中,有一个基本点大家都得用,就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我们闻到了佛、法、僧,有没有思虑过?这段时间,你有没有修?你没思没修,闻了等于零。你入不了三摩地,仅仅种一个福田种子,有福报;种个善根种子,善根种子就是未来再去修吧。这种子是不泯灭的,你现生想得到点好处、得到点利益,这是得不到的;因为你不做,你不去想。

例如说,多们从事商业活动,我们的客户来了,我们首先考虑到,我们的货给人家拿去,我能做得到吗?他订的货,我们能满足了?又考虑到,我们的货给人家拿去,质料如何?一定要考虑。还有,我们做这一笔生意,我究意能收入多少?去了人工、去了运费,你不计划一下吗?就这么糊里糊涂订吗?你得思考一下。何况你要了生死,闻到了生死的法,如果是佛教徒,那比你任何事物都重要。

你在日常生活当中,没有苦难吗?没有不高兴的事吗?你事事都能如意吗?绝对不可能。不说大家,就说我,如果今天早上念这部经,念得心里很喜欢,我就很如意。哪果念了这部经,有妄想,有杂念,或者自己很惭愧,这惭愧也是不好的,没惭愧是不行,不有忏悔;如果正念经的时候,有这些都是错误的。为什么叱?你已经起行了,那些在你没起行的时候,你应当思虑,应当考虑,忏悔,惭愧。你正在修行的时候来夹杂这些进来就不纯了,这不叫清净心,净心观就得这样净。

当你念经的时候,你夹著好多的思想在里头,虽然你在念,你心里不清净。你既然心里不清,你所得到的果清净吗?好比你念普贤菩萨的〈普贤行愿品〉,你心里头清净,你能得到跟普贤菩萨结合一起吗?你能得到普观菩萨的在悲心吗?

若你念《金刚经》,你能体会到须菩提一见到佛性往那里一坐,他就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须菩提跟著佛也二、三十年了,天天如是,怎么没看见佛善护念、善付嘱啊?怎么今天才发现佛菩善护念、善付嘱啊?须菩提证了阿罗汉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见思惑都断了,他今天才体会到佛是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大家天天念《金刚经》,你体会到佛怎么样来善护念、善付嘱啊?

你必须得净心。你净了心,观你的心,跟旨所教导的教义,跟佛所制订的制度,结合不结合?一定要结合,结合了之后,你就进入解脱道。不然你上不了,连道路怎么走,到得了哪儿,你都不知道。你出了门都找不到家。东西南北往哪儿走啊!就是这样一个涵义。

你要想修,必须清净你的心,然后好好观察一下。事前有些准备,你准备好了,然后正式修行。像我今天要拜忏,拜忏了,你的心先静一下;到正式拜的时候,每句话都讲‘一心敬礼’,你千万不要两个心、三个心,四个心,乃至包括多好心到这里来磕头。磕头只有身体礼拜,效果不大。虽然也在磕,拜完了,也出一身大汗,汗白流。汗白流的意思,是你得到的少,而付出的多。这样子就需要净心,需要观心。

我们这里说的净心、观心,是能把你的妄心降伏一下,不是断。我们还没有达到真心。真心具足一切,从降伏到断,让我们真心显现。显现了之后,依真而修,才能够从菩提道的发心下入菩提果,这中间有很多过程,要不然佛不需要修三大阿僧祗劫。

但是,我们自己要求自己,不要太高。我们晓得我们是什么位置,晓得我们的贪、嗔、痴有好重,渐渐的磨练就好了。若一步登天,没有哪种事。想顿悟,尽看大乘了义经典。其实我们太低等了,我们是小学生、凡夫,尽想做圣人的境界,这是做不到。

应当怎么办呢?就我们现行的烦恼,你哪一个烦恼重,你就用佛教导我们对治烦恼的方法,先把烦恼降伏了。让你的心经常在愉快当中,来学佛来信佛,来做一切事业。你做,赔钱了,也很喜欢;生病了,病很严重,很喜欢。

我曾对一个癌症的弟子说:‘你不生癌症,你不会这么样诚心术。’生了癌症,癌症治不好,直到死亡了。他知道死亡了,下了决心,等死。你等死,反倒不如死了,癌症好了,这叫不可思议。就是你要下决心,一般的小病,我们要有信心,不有说没信心,没信心,你怎么入佛门呢?

有一天净耀法师带我到土城监狱,去探视三个死刑犯,台湾报纸天天都有登。要我对治他们讲开示,讲咐开示?我说:‘好好一起念观世音菩萨。有两种道路走,一种,枪毙,照样的执行;另一种,改变了。’如果闻到了观世音菩萨,枪毙你了,真是太好了,在我要死的时候闻到观世音菩萨,一心念到死,我说:‘你就再不堕三途了,再不被枪毙了。不然你再来生,也许还被枪毙。’为什么?你尽做坏事,不枪毙?但是不昨得多少年月、多少劫,才能转生为人,这样枪毙你下地狱去了。你闻到佛号了,闻到佛法,就这么修行,虽然一样的死,死得不同了,全变了,因变,果也变了。或者,你还留恋这个世界,还想不死,因为你这一念圣号,不死了。

这种例子我经历过很多。我住监狱里头号,不许宣扬佛法,但是我还不被为难,我挨著那个判死刑的人,他也不吃饭,也不干啥,在那儿哭啊。哭没得用,流眼泪不会让你释放了。我说:‘有个方法你用不用?’他说:‘什么?只要有方法我一定用。’念观世音菩蒴。他连话都没问我,灵不灵都没有问,他这时候就一心念,念到第七天,不可思议来了,就要提他出去。他说:‘似乎要枪毙了。‘我说:‘不一定,这种提法,不像枪毙,警察都没来,若要枪毙了,门口一定布满了人,这不像枪毙。我们应生欢喜,诚诚恳恳的念。’后来到那儿给他重新审判,回来的时候脚镣手铐都没有了,不过,不许他跟我说话,他就走了。

你说灵不灵?‘他都灵,老和尚你为什么住在监狱三十三年?’这有两种说法,我不灵,我念得不诚心。他是必死心的,我不是,那就对我不灵,对他灵。他的问题是,他父亲在香港,他在大陆,共产党就疑惑他是国际间谍。因为有一个栽贼的人栽他,就断定了,要枪毙。就在他念观世音菩萨的时候,香港来证明说他跟他父亲毫没连系,而他父亲是个纯粹的好生意人,从来没反对过共产党。好,这么一下子,他马上就从死牢释放。这过程是不可思议,观世音菩萨灵不灵?说灵,这是他的事,不关观世音菩萨;说不灵,他不念观世音菩萨,他就死了,这叫不可思议。

我有一位犯了癌症了弟子,她现在回高雄了,她是在荣总开刀的,医生说她活不过五年,四年、三年之内必准死。她在银行工作,还是高级职员,现在都辞掉了,等死。等死干什么呢?就是念佛、信佛。三年过去了,四年过去了,五年过去了,她到温哥华跟我说:‘师父!我可能不死了。’我说:‘不一定啊,你还要继续用功,像以前一样。’她现在好了,还准备跟我朝五台山。你说灵不灵?

我们信佛的人说它灵;不信佛的人说:‘癌症转化了,原来就不很严重。’但是他的胆可切除了,没有胆了。我问他:‘你不害怕不?’他说:‘还害怕。’我说:‘胆又长起来了。’没胆的人,就不知知道害怕,吓破胆。我们经常说,吓破你的胆了。胆都吓破了、切除了,他就不再害怕了;但是他还害怕,胆还没破。

还有在这里讲课的一位法师,他不但没胆了,连脾气也切了,肝也切了一半,医生说他活不了一个月,现在好多年了,还在这里辛苦讲谭。

所以,你说佛菩萨中持,信的人,我们把这些功德推给诸佛菩萨;不信的人,他本来就不该死,本来就不是严重的病,话可两头说。但是,我们信佛的人,一定要净心、观心、灭除现行烦恼。说这些佛菩萨加持,大家想,佛菩萨加持吗?是自心的力量发生了。假外界的观世音菩萨力量,引发他自心的自性力量,自性是空的,根本没有生死涅槃,什么病痛苦恼,都不在乎,他就没事了。这是两种,有内在的,有外在的。

但是,我们现行的烦恼一定要对治。对治的时候,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你听了,要想一想,要观想,用你听到的,把你的心清净清净。若我们念佛、念法、念僧,你想一想,佛是做什么的?佛所说的法都是什么?僧人是干什么的?你不要想一想,佛是做什么的?佛所说的法都是什么?僧人是干什么的?你不要想那些你看不起的和尚,你想好一点的。我们念的《阿弥陀经》上的大阿罗汉,舍利弗、目犍连、摩迦叶、摩诃迦旃延,你想那些圣僧,都在你跟前。

大家都知道迦叶尊者没入灭,他到哪儿去了?他在那儿坐著不动啊!他分身行百亿,你身边都有。一万六千大阿罗汉都在这个世界,你不信就没办法。观世音菩萨经常在人身边,地藏菩萨经常在你身边,他跟每个众生都有缘。‘我念,怎么没见到他们?‘你自心的光明,你自心的德,跟他们还接不起来,你见不著。等你几时念灵了,你可以随时见到。见到他们,你也不要稀奇,也不要对人宣传说:’我念地藏菩萨,拜这么多年了,地藏菩萨一天在身边,我跟地藏菩萨一天说话。或者还可以打电话。‘这是骗人的,不要信。真正见到的人,他绝不会跟你说。但是你自己修到,你自己知道,你也不能说。这是你自心显现的,你向外外说什么?这是第一种。

同进你还得了解,什么叫佛法?你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你连什么叫佛都不知道。‘老和尚讲的开示,所写的偈子,或者《华严经》,那不是佛法呈?‘那是外界的,你要信你自己的佛法,千万不可离开你自心。你所有产生的力量,都是你的心力所产生的。你必须把外界的住世三宝,跟自性三宝结合起来。你不要认为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那么简单,你要思惟、要修、要是思惟了、修了,你知道佛、法、僧就够了。

要从闻、思、修入三摩地,这是《楞严经》了义的法,叫作开悟的楞严。你真正把这几句话懂了,我真正去做,自然跟《楞严经》结合了,什么问号都没有了。因为你没有这个功力,你看见什么都不理解,会怀疑‘为什么这样说’。等你有功力,你读一百部《楞严经》,天天读,你看看你自己,《楞严经》上的很多话你会理解的,佛经就有这种加持。

别认为《金刚经》经文很少,你也会背了,你没懂得几句话啊?没懂啊!你要懂了,对三藏十二部经典你都可以通。信吗?不见得信。要修,要思,你就真信了。那个时候才叫真信,再没有问号。现在我们的信,‘师父说的,师父也是那么信的。’那位师父也没有真信。真信的人,决定不疑。

真信有些什么现象呢?在《华严经》讲十种心,才能成就一个信心。为什么修信心要一万大劫?那才是真信。到了一万大劫之后,信心真正的坚定,入初住位了,《华严经》初住,这时候发菩提心,发的真心,他一发心就能跟佛一样,到别的世界也示现成佛,也度众生。但是,他是一位一位修,这还是相似见真理,不是真的。相似,成就信心那么容易啊?

有些道友会说:‘我信佛好多年了,师父你怎么说我没信心?’我说:‘我出家六十多年了,我还没信心,你才信了几年。’你知道什么叫信心,信心要入位的,这不不算正式入位的。《华严经》最了最大的,善财童子最初是参文殊师利菩萨,从信入手,乃至于成佛了,跟弥勒菩萨一样了,等觉菩萨位了,不要让他回来参文殊师利菩萨。懂得这个涵义吧!

大家学佛经的时候,要是你从那个最不理解的、最深入的地方入手,不论密宗的大手印,还是《华严》、《法华》,你无法理解的时候,你怎么办呢?你回过头来,从你自己的现在的一念心入手,如果你把现前一念心掌握住,对治贪、嗔、痴,到那个时候。烦恼就是菩提,贪、嗔、痴就是戒、定、慧。

本来我去年想发心讲讲《浮名经》,也就是《维摩诘经》。后来我思想转变,所以还是从头开始,讲讲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但是我们把皈依法、皈依僧讲到深处,跟《华严》也合,跟《法华》也合,跟《楞严》也合,你随便讲哪部经,你就用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到你自心的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我们的时间不够,要是够的时候,我们应当再讲一讲五戒、八戒,只要能把八戒持好,再加上你三皈依的力量,岂止生天,你就成佛了。一即一切,现在我们受了三皈依,受过三皈五戒、八关斋戒,受过条文,可是,还没有详细理解。真正理解,你就从闻、思、修入手,你修吧,够你用的。我们不是知道太少了,我们教知道很多,可是,缺乏思跟修。往往自己产生了很多误解,已经堕入邪见坑,还认为自己很了不得,这还是持戒清净的道友很多错误观点,大家不能学。为什么佛讲要持戒?戒、定、慧,从持戒的戒经里面,你能学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你说:‘那不是持戒,叫我们不做的。’那里头也就包括一切了。佛说法是交错的,这里头含著深意。

我们有些道友说,我一天念十万声佛,或者念多少万声佛号,才能往生极乐世界;如果数位念得少的话,生不了极乐世界。我昨天在拜忏的时候,跟几天道友说:‘你想念多,没问题,释迦牟尼佛在戒经里头教过我们念佛。怎样念呢?’‘南无西方极乐世界三十六万亿一十一二万九千五百阿弥陀佛了。你念吧,念一声就是念三十六万亿一十一万九千五百声。’

佛看见两个老夫妇,拿著两箩筐,一箩筐是空的,一箩筐是空的,一箩筐装著彀子,念一声‘阿弥陀佛’,拿个彀子往那空箩丢。佛说:‘你们这些老善人干什么呢?’老夫妇说:‘念佛计数量啊。’‘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所这一箩筐搁到那一箩筐去?’老夫妇说:‘不知道。’佛说:‘我教你们一个方法,你们就念完了这一箩筐端到那边去;再念一遍,你们又把箩筐端在这边来,你们一天念了,就端了好多的箩筐。’

是不是多秒就能够生极乐世界去?你要心念,你的心跟极乐世界相应了,你的心跟佛心相应了,你的心在这个世界就清净了。‘心净则国土净’,‘念自性弥陀’话都会说,做起来就糊举行了。像我似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一出门,我走到天母去,我走不到;你住在什么地方,不知道!那叫什么街,不知道?糊涂了,出门就糊涂了。

一定要净心、观心,合乎佛的教导,合乎佛的制度。就是在这个社会上都有法律,都有宪法,都有制度,你得合乎人家制度,这样你才能进入修解脱道。

我前面讲的都是深义,你还得学点浅的,能对治现行烦恼的。你起什么烦恼,你渐渐的磨,让你的心,又明又净,有了智慧。无断现行烦恼,我们断的力量不够,要伏。要是生起贪心不要让贪心生起。因为我们人还是要死的,这不见得属于‘我的’,好多事情不见得属于‘我的’。如果你会想的,全是‘我的’。

如果你要学《华严经》,这个大千世界全是‘我的’,在我心之内的大家修供养的时候,不用去买朵鲜花。经常的一拜忏,‘愿此香华云,遍满十方界。’哪里来的啊?超级市场花店有的是,你用观想都搬来就好了。

以前在温哥华讲经,有一次,弟子带我去维多利亚花园,整个是花园。我永远观在心中,我到哪儿一拜,就先把维多利亚花园的花拿来供,维多利亚的花,也不微妙。你要多看看六欲天那些诸菩萨供佛的花,你也要从你心里借来从养。这些花都要坏,你心里的心永远不坏的。你几时用,一作意就来了。外界的这些花你拿不来,坏了你明天再拿就不行了。你心里的花,心花怒放,那是不可思议的。

用心去从养,效果大。为什么呢?如果你的心思用这些来供佛,是你心力大,心清净了,观想力有了,是净心、观心,那种功德可思议骊?有相的,你可思议,无相的,你怎么思议啊?你也在这儿跪著供佛,那样一供,你知道人家心里想什么?那种功德是不可坏的。

这就是降伏其心,这是降心的方法。你说是圆的,也可以;说是小的,也可以。法没有大,没有小:圆人受法,无法不圆。如果你是修《法严》,你学著真观、假观、空观、这是天台宗三观;你要是不《华严》,真空无相观、理事无碍观、周遍含容观。华严三观是大的,怕你修不起,你心里没有那种心量。怎么办呢?先净心,先观心把垢清净、降伏了,随分随力,先降伏这些烦恼,渐渐的断,到后来顿断无明,才能成佛。释迦牟尼佛夜睹明星,不是一般的开悟,他是最后的一分相无明断了,所以他就究竟成佛。

渐渐的明,渐渐的净。学不了六祖惠能大师的南传禅宗,你就学学北传的神秀大师。我们有些道友一听:‘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他就排斥了:‘这不对!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种顿悟的境界,你做不到。北方的禅就要渐修,南方的禅就顿悟?你不天天讲,你怎么知道净心,观心啊?你又怎么显现呢?你又怎么能趟向菩提道呢?不要躐等。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之后,就要发菩提心,使你的心清净。发菩提心,发清净心,完了之后,趟向菩提。你同时要对治一下,看看你的病在哪儿。你自己起心劝念的病,医生是没办法,你就对著佛经照一照。有时,佛经说的也不见得跟你心里相应,你自己静下来观观,你现在哪样毛病多,你要对治。

你太爱财,爱财爱得连自己妈妈也卖了,连老婆也卖了,什么都卖,就是想要钱,就是爱财。爱色的人,他跟哪个人交朋友,如果失恋了,他命都不要了,去自杀,去跳海。这就是他爱得重,他得病根就在这儿,就从这儿下手。

要修什么呢?修不净观,这个世界没有清净的。不净观从什么地方修呢?先修你的身体。为什么每天要洗澡?假使有人吐了痰,要他再吃他的痰,绝对吃不下去,绝对吃不下,太脏了。他自己喉咙吐出来的,在里头他不感觉脏,吐出来他就感觉脏了。他解大便,你要他再吃大便,绝不吃;但是在他肚子里,他不嫌脏,他一解出来就嫌脏了。你可以在肚子里观想一下,若你把肚子打开了,说这里头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我一天事实丰是些什么?

说这个漂亮、那个漂亮,谁漂亮?都不漂亮。如果看见天女了,他看见人间的美女跟天女比,差太远了。如果他看见菩萨化现的美女,比天女漂亮。菩萨化现的美女就太漂亮了,那是他断你的欲心而化现。观世音菩萨就化现美女,鱼篮观音就是这样的,谁都知道这个故事。

知道外在的美貌是假的,那是外皮,内在的五脏六腑可不是?他今天化像人,他的脏肉,除了水就是尿。五脏六俯,生脏之下,熟秽之上,最脏了。你要这样来观你的身体,你哪一点最美?你观你最美的寺方,你就观得很不美了,这没有标准的。说有人很美?大家都看得很美,不见得,有人看得还不美;什么人看的最美,跟他有情的人看得最美。我们中国有句俗话:‘情人眼里出西施。’西施怎么样,大家还是揣摩,人云亦云。

在北京,我们还当小孩子的时候,看过梅兰芳好多次。他卸妆的时候,一脸大胡子,上妆之前,都要刮胡子,越刮越重,脸部都是青的。梅兰芳不漂亮,他要是化了妆看起来,永远是十七八岁的姑娘。你可以开悟啊,假相。六十来岁的一个男人,满脸胡子,往这边一刮,把头发这么一整理,化妆出来,再一扭扭捏捏的,简直就是仙女。你说真的、假的?没有真的。

‘我是女人,我很美!’那是你自己认为。老和尚看见你的本质,看见你皮肤里头东西,你美啥?九孔常流不净。你若说:‘他很爱这个人,这是他情人。’她屙屎让他吃,他吃不吃?他绝不吃,那就不美了。这样做不净观,来对治你的贪欲,你不会起贪心的。

还有的人,他不爱财、色,可是,他的脾气非常大。他就争那口气,他命也不要,什么都不要,就争一口气,嗔恨心特重。像阿修罗,也行十善,也持戒。他受五戒的时候,不要受嗔戒,也不能受杀戒,他杀生业特别重,没办法降伏嗔恨心。他也生天,她好斗。能持三戒的众生都能生天,但是他的嗔恨心不了,他总跟天帝打仗。要是人间的半争胜了,阿修罗的天就胜了,天人就消灭了;人间五戒十善持得清净了,生天的就多了,阿修罗就消灭了。道仅仅是六欲天的四天王跟忉利天,上天修了就没有了,没有这个力量。

像名誉心重的人,他也爱财、不爱色,一生就为名。有这么一句话,‘名誉是一个人的第二生命。’像包青天是一位清官,他为了当清官,可以付出一切,真正的清官。他知道因果吗?什么是最平等?知道因果最平等,不知道因果,你永远平等不了。国与国、人与人、社会与社会、团体与团体,他不知道因果,‘这个不公平!’他如果知道因果,知道他的前三世、前十世,很公平。

佛讲的非常公平,你做什么业,你受什么报,这不公平吗?你自作自受!‘冤枉了!’在佛经上讲,世间上没有冤枉的,平等平等,一切诸法都是平等的。自作自受,有那个因,必有如是果。你要是能够懂得因果,心安理得。在你受的时候,‘好了!我的债还了,我就清净了!’害病,‘我前生杀生很得,我命债还完了,我一天还要害病,我从此再不杀生了。’你如果发这个愿坚定的时候,你的病就好了,就把业消除了。

不论你起什么心,你起了什么念,你要对治你的病乃至思想,就要薰修。怎么样薰修呢?听一回不行,十回不行,慢慢薰,耳根常闻到这类事,接触的常是这些事。

上次我讲过,你若在香林里头,你出来的身是香的。若你跟著善友,拜忏、发愿、得遇明师、亲近善友,你薰习拓在概都是这些人。你跟土匪一块儿,除非你有大力量能转动他,不然他把你薰习去当土匪。你跟什么人就学什么,这叫薰习,你一天不离开佛、不离开法、不离开僧,佛法经常薰习你,你自然就清净,这叫薰习修。

《大乘起信论》是根据一百部大乘经典所作的论,马鸣菩萨作的,他说薰习的关系非常重要。就是我刚才讲的,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你得薰啊。所以,不要认为佛经好像经常重覆,是重覆,认为佛经好像非常矛盾的,一下‘有’,一下‘没有’。我说佛说的法不矛盾,佛并不是把你们都集中一起说的,佛是对这一批人就说这个,一看这引起人没出离心,就讲困果,讲报应;到了《华严》,对著那批大菩萨,他讲出离心干什么,人家都修过了,他就讲重重无尽,就讲法界性。

《金刚经》上讲,二乘人刚见子般若空义,让他入空义,就让他度众人。二乘人度众生著众生相,度了好多众生,就度一个众生丢一个筹码,度了三十个众生,他就觉得有功德了,‘啊!我的功德怎么……’不行的,应当怎么样子呢?度众生无众生相。有人说地藏菩萨,地藏菩萨是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但是,他是对那批人说的。如是查对我们来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你好事都不做了,‘好事、坏事一个样儿,我何必做了事呢?’那是告诉你好事、坏事一个样儿,你什么事都不做,就对了;好事、坏事一个样儿,你不做好事,只做坏事去了,就不一样了,是不是啊?你要懂得这个道理。

佛说:‘你念《金刚经》,有好多功德。’最后他又说:‘菩萨行一切功德,没功德。’须菩提就有点想不通了;‘做了那么多功德没功德,还做功德吗?’佛就告诉他:‘做功德不执著,做功德没有做功德的相。’如果心里想:‘我又做了好多功德!’那你的功德非常小;如果做了功德,没有功德相,功德遍虚空尽法界,能说它的力量大小吗?

闻法了,为什么你要思呢?你不思,你不能入。为什么你要修呢?你不修,你证实不了这个话是对的、退是错的。现在我们听了很多,我们是糊里糊涂听,我也如是,心想:‘对啊!佛说的还有错。’不一定,你要思。在这一会说的,佛说的是对的;要是把旨这会的话搬到那会说,佛说那个也不对。为什么不对呢?他对那个机说的,这个机不对了;你给搬了家了,你搬了家怎么不矛盾啊?说‘空’,‘空’、‘有’就不相同。

直到《华严经》境界,永远没有不对的,圆融了,说‘有’也对,说‘空’也对,随便对哪个众生都对。他不能领悟,不能领悟就种个善根,这就是华严境界。所以到了《法华经》,你们都成佛,反正你只要入佛门都成佛,你还接受不了。‘像我这样能成佛?’你的信心就不具足了。‘能成,我有佛性为什不能成佛!’时间长了,什么时候成佛?你什么时候遇到佛法,什么时候发了心,什么时候修菩提道,你也能成;若没遇到,没遇到你还是成不了。很简单,各种解释的方法不同。

对我们来说,现在当前需要的是对病下药,把我们本有的佛性,越发挥得越大越好。不但发挥我们自己的佛性,让一切众生界都清净,这就是大菩萨,让人人都能够念佛、念法、念僧。只靠我们几十个人念佛、念法、念僧,要转变五十多亿人的灾难,哪有这个力量。要是五十亿人都能够念佛、念法、念僧,这个世界变了,剩下的那几亿人跟著也就好了,他想不变不行,因为他的力量薄弱。

我们现在处于什么时代呢?叫末法。末法是什么情况呢?魔胜法弱,邪说横行。明明是正法,他给你说成邪的,添加很多,不标奇立异,显不出来他的道德。他总要说得跟别人不同,‘我不同,你要信我吧!’这就是标局立异。所以他必须标奇立异。

我们再讲一讲神通。神通跟生死毫不相干,要想了生死的话,不可以依靠神通。你如果著了神通,神通是苦,你没有方法来转变,或者时间也来不及了。例如我知道后天要撞死,我怎么准备?我要出车祸,我知道了,避免不了。你心里恐慌了,你怎么办?不知道的还是愉愉快快,这两天总是愉快,那一刹那没发生,我总是愉快的。若是有神通,你要有智慧,能转变,业要现前,我去还,还了就没有了,愉快的走。愉快的走,你转化了,你再来一个分段生死就不是这样子了。

神通,‘神’就是天心,就是你现前一念心、自然的心。我们的心不是不灵,你的心用起来,你感觉妙极了,心会想出很多主意,其中也有坏主意:管它好坏,能够想很多办法,灵不灵啊?‘通’是什么呢?智慧、光明。外在的光明是有障碍的,你内心真正的光明,永远不障碍,永远住在光明里头。这叫神通。

阿罗汉的神通,业障现前的时候,他会失掉的。目犍连尊者是佛的阿罗流大弟子当中神通第一,当外道把他尸体都打烂了,别的道友说:‘你的神通怎么不现呢?’他说:‘我的神通没有了’。到时候神通都没有了,业障现前,神通失掉。等打完了都走了,他的神通又来了,他把他打碎的身聚起来又回来道场来,还能够回到他家乡去说法,说完法了,他能示现十八变神通,上身出火,下身出水,自己用火这样焚了,都如是啊,真的是业障现前。

所以你平常的功力,如果不是坚定的,到临终的时候,你的冤亲债主打你算帐,你要想战胜他们,你念佛的力量必须把他们消失,你才走得了,不然他们把你拉住。为什么要你一心不乱呢?一心不乱,就是业障降伏了,那个现象没有了,你才去得了。不管你还有什么业,其他的业你能够带去,这样的带业。哪果你欠的债猛利,冤亲债主找你的猛利,你念佛的功德敌不住他,你生不了极乐世界。念佛一法,你所有的修行,到你临命终时候,就是凭本来了。我们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你修了几十年的功夫,就在那一念间,你要能做得了主,做不了主不行,那是你功夫还不够。

为什么我们要经常的修行,经常观照我们的心?把你的清净心显现出来了,到那时候你走了,清清净净的。助念的关系很大,在你临终的时候,杂念纷飞,一声佛号投进去了,在耳旁给你助念,你的心就随著佛号转了;你随佛号转,这些现象都没有了。那就是净心,帮助你净心。心要是清净了,你就是往生也好,再来生也好,再来生能知道前生的事。你再来生了,你能够不做众恶。前生是和尚没修好,来生再当和尚继续修;又没修好,再来生再当和尚继续修。生生不断修,这要靠你很大的功力,不然不可能,来生就迷了,除非你有很好的道友来找你、跟著你,非把你拉回来不可。所以为什么要当同参道友,你没成,他成了。老和尚弟子收多了,我感觉到这不是好事。多收一个弟子,多一条线把你拉住,是不是啊?比如说你走了,他们呢?皈依你了,等你度了。

我们昨天念《地藏经》,我跟大家道友讲,弘一法师听到第十三品放声大哭。别人问他:‘法师!为什么要哭?’他说:‘你念念第十三品,你看看释迦牟尼佛的大悲心。’释迦牟尼佛临走了,嘱托他的下一代,他想到末法众生,很怕众生堕地狱,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嘱托地藏王菩萨:‘众生只要对佛教有一点善根,一丝一毫,一毛一帝,一沙一尘,你都把他们度了,千万不让他们堕地狱去。’地藏王菩萨痛哭流涕。菩萨已经没和情感了,他怎么还哭啊?示现跟众生一样的悲苦。所以他就发愿了:‘只要末法众生能对佛法有一丝一点,我都把地狱坏了,不让他堕地狱。’所以我们要报佛恩。

就像我们老爷爷最爱他的孙子,嘱咐他的儿子:‘你应该怎么照顾这个孩子啊!’跟那种情况一样的,大家想一想。但是佛的嘱托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他是指:‘我的末法一切弟子,在弥勒菩萨没出世、没度他的时候,出世的名字都闻不到了。’佛是这样对我们。

一位法师,或一位老和尚,他收了许多弟子,收完了就不负责任了吗?每个弟子在受三皈依,不管多少,平等平等,都是给师父红包,干什么的啊?求你救度。我们大小是平等平等,你把他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拿去花了,不负责任啊?世间上动人一点钱,都得要还债的,你还得起吗?怎么办呢?我还不起,我就打地藏菩萨替我退,我找观世音菩萨替我还。我念经的进修说:‘地藏菩萨、观世音菩萨,你们慈悲,我还不起,替我还,都把他们度了。’

不有一种特殊情况,他也没见著我,他也没听到过我,他会梦见我。在台湾、各地都有这种情况,他就东找西找:‘有这么个人吗?’‘有!’他找到电话了,打给我。我也不知道,我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我不认识他啊。我说:‘你找的不是我。‘他说:‘是你。’我说:‘不是我,真不是我。’我是请地藏菩萨这样度从生。这类事,我们每位道友都见过,或者你发菩萨心,你说我要度人,你的朋友,不论亲友,他会梦见你了,他打电话:‘我梦见你了。’梦见你干什么?想把你所知道的、学的佛法给他一点,他又有苦难了。大家懂得这个,就多发菩提心。

我讲讲菩提心,大家听到也很多了,各地方讲解的不同,我是根据密宗、显宗。你要问我是什么宗,我没有宗,我是释迦牟尼佛那一宗;如果要我分的话,我是释迦牟尼佛宗。我最初学的是华严五教,突然间又学天台学四教。学完四教了,又学戒律;学五教的时候,带著学戒律。后来跟弘一法师学了,戒律,又学戒律,就只有大义。然后学密宗,我不是真正想学密宗,想即生成佛,我是想了解这是什么回事。我这个人有点钻牛角尖,我跟哪一个老和尚学,跟谁学,我想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学佛法,我要亲身来试验一下。

学了密宗,我才知道叫即生成佛,什么叫受灌顶。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那是我们设立的。我们叫人家‘活佛’,西藏没有‘活佛’这一说,他是叫‘祖别古’(藏语),‘祖别古’就是转世再来度众生。人家没有说‘我是活佛’,没有这种说法;说:‘我就是释迦牟尼佛!’‘我就是佛再来了!’没有啊。我解除很多疑惑,到了西藏我才知道。

所谓密宗,西藏教义,跟我们一样的。不过西藏的教义有系统,有显宗的次第,就是菩提道次弟,有密宗次第,最后还有圆满次第,圆满次第到究竟,就是你现前一念心。现在你跟大家说,他信吗?他不信啊!只要你把现前一念心掌握明白了,时时对治烦恼,时时消灭烦恼,降伏烦恼,断烦恼,你就成佛了,很简单几句话。啰嗦起来,写本书,三藏十二部,你去学吗,你越学越糊涂,钻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你必得一步一步的,不要要求很高深。你要把你现前一念心时时观照,别走错路。若在禅宗,画了一个空的大圆,然后画一头牛,一个小牧童牵著那头牛,时时的注意牵著那头牛,要你的现前一念心时时注视,不要走样,不要伤及禾苗,跟法性相违背的事一点都不做,很简单。圆满次第是什么,心心向著三宝,心心都是坛城。

那多人说,佛教越秘密越灵,越有人信,越有人拜,越有人给钱,给了钱修大庙,修了大庙,想做的事业就完成了。释迦牟尼又没这样做,释迦牟尼修了几个大庙?办了好多修学院?讲《金刚经》的时候,就是一坐,围拢来,这就说了,说完了就说完了,我们还要讲说一、两个月。释迦牟尼佛吃顿饭,吃完饭了,大家谈谈天,谈完了就完了,就去做了。

佛说法的时候,是由阿难结集,因此,阿难完整听闻了佛所说的法。其他的人,有的是半途来,佛讲经,他不知道,在其他地方行化,赶来听佛讲经的时候,佛差不多说完了。怎么办?佛于是造偈颂给他说一遍,长行重颂。所以佛经上很多偈颂,是给后来的人说的。他说了一会就是一会。

我最初讲经是在长春般若寺,二十四岁。大家看《影尘回忆录》,就可以知道。讲经的台子很高,我花很长的时间才升上座。八个小和尚,端香炉的,端香盘的,两个坐上去升揖的,事情非常多,拿提杖的,拿香炉的,之后升上座了,维那师唱香赞,最少二十几分钟,就唱:‘法筵龙象众,当视第一义,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有的唱‘炉香乍热’的香赞。这一香赞,维那师要显示他的喉咙,梵音嘹亮,就在左一个弯、右一个弯,把你的思想升华到天上去了,之后才下来。这个时候座上的师父心里头静得不得了,才开始讲经。下了座,一座起码三个钟头,前面跟后面就去了差不多快两个钟头,真正说法的时间不长。

你一定要从净心、观心,来修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也许你认为谁都知道这亲,不见得如此,我看好多人还不知道。你要怎么修呢?你就一步一步修。最初你实在观想不起来,你可以这么念诵。观想起来了,观想释迦牟尼佛的白光,注入你的身心;观想佛像,观想佛的光明。修药师佛的,观想蓝光;修阿弥陀佛的,观想红光。这当中夹杂观想法,是要靠道友自己的观想力。如果你不夹难,只要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你心里就想到佛、法、僧。如果你不想佛、法、僧,你能念吗?当你念佛、法、僧的时候,还有什么贪、嗔、痴烦恼介入进来呢?哪果有烦恼的进候,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好好净心一下,境界相马上就变了。这就是净心、观心的最初方法。

如果再深入解释佛像,解释这些佛教的名词术语,你的心就乱了,你观想不到,治服不了烦恼,你就多观想心。若你修那一个法门,就要另外学习,不是我这一座。一定要用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对治你现行的烦恼,你很容易做到。你如果要想夹难这些功力,多做做观想,观佛的人明加入你的身心,最后观想阿弥陀佛进入你的身心,或者释迦牟尼进入的你的身心,你把自己变成佛了。法叉是你的性体,就是法性;僧,就是你现前的身体。你这样观想也可以。这是功力强的,功力不强的,越简单越好。

今天有位道友跟我谈,谈了很多《楞严经》、密宗的问题,他的理解力很不错的,他的学习也很深,但是他要用的时候用不上。原因是什么呢?经论的道理要经过几十年的磨练,这个我是深有体会的。西藏佛教是从最初的祖师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莲花生大士有莲花部的四加行,噶鲁巴有噶鲁巴的四加行,噶举巴、萨迦巴、宁玛巴,各有各的四加行,都得修啊。不论你学西藏的哪一派、哪一教义,都必须学显教。如果你没有学过五大论,就修密宗,上师要跟你讲清楚的。

我在西藏的时候,在三大寺学显教,要二十年。三大寺分成四个分院,依规定一个分院是一知人。一个分院有几十个‘康村’,‘康村’就是小院,看你是哪个地方来的,就安排住在同一个小院。例如‘假容康村’、‘卓马康村’、‘扎上康村’,有蒙古来的,有青海来的,有西康来的,有汉地来的;因为你们是同一个家庭来的,大家语言也通,互相障碍少。小分院,就叫‘康村’。

从你入了‘康村’,入级度起,我们就挂了名了,属于三大寺的人了。这叫‘级度’。级度是年纪大的不收,不得超过十岁。我是特殊的,我没有修几个月就退出了。我那一班都是小孩,年纪大的跟你捣蛋,一直跟你开玩笑,你得用语言沟通。学显教,一年一班,进到第二十班,毕业了,考格西,就像我们要考大学文凭,之后,堪布批准了,每天露天上课的时候,一班五十个人,分为好多堆,向十人围拢一堆,下雨也在那儿听,不过,西藏下雨的时候很少,一年升一班,一共有二十班。

你在‘劄仓’、‘中院’里头,考上格西了,‘中院’许可你毕业。按照规定,色拉寺是五千位喇嘛,哲蚌寺是七千位喇嘛,噶当寺是三千位喇嘛,但是后来都超出这个数位了,人非常多了。之后再考试的时候,全寺都向你辩论,你一人坐在高座,大家提问题,那种问题不容易答覆啊。

我举个例子,他们问你:‘释迦牟尼佛是不是佛?’‘是佛,他成了佛,就是现在所知道的释迦牟尼佛。’‘十法界,有没有又是佛,又是人,你怎么分辨不行,十法界,人是人,佛是佛,你怎么尽分呢?’你怎么答覆?口说不行,辩不行,你得引经论,《阿含经》怎么说,《俱舍论》怎么说,《大乘庄严经论》怎么说,《现观庄严论》怎么说,《瑜伽师地论》怎么说,你必须举出来哪一哪一页、多少行。

在西藏,不是我们讲你们听,他们是从小孩起就背,背完了上课了,没有老师给你讲。一个学生站在中间,大家就提出问题来辩论。你要是记错了,那是多少页、多少页,之后,他们来羞你,大家就说你脑壳‘地里呢可乐松’(即增加他智慧),你太愚痴了,为了增长你的智慧,回去好好念。在西藏,大家都是用背诵的,你要是问他,他答覆如流,哪部经、多少行、多少页。你问我们汉僧,我们只讲大义,根本不背,他们是全部背起来。

二十年毕业了,你背了许多经论。你要是在考试的时候,谁问你,你都能答覆得了,那就不是一本经论可以面对的,需要融通许多经论。他们问你这部经这么说,那部经为什么那么说?你必须融通起来,你要答哪部经怎么说,你得举事实例子,不是空口说话。我要对我们这边的道友提问题,我问你,哪部经、多少页、多少行,你一个也答不出来;你早忘了,哪有那个记性。

在西藏,你要讲老师开示,得先举出例子来,《瑜伽师地论》第二百二十页,或者是多少行的那句话,我不太理解。师父马上就跟你答了。如果他记不得,马上就把经论拿出来,照那段经论给你答。有的师父年纪大了起来记不得,他拿著经书一翻,马上就给你答,是这样的。

二十年毕业了,在‘劄仓’考上了,又到全寺考上了,之后还有‘大昭寺’。‘门郎钦波’,就是大昭寺的‘门郎钦波’,全西藏的喇嘛都来。你放‘档假’,‘档假’就是做法主。就像玄奘法师在大阿兰陀寺,全印度的人,不论外道、佛道都不来问你,你答覆吧。如果答不出来怎么办呢?砍脑壳。如果有人把玄奘法师问住,他自顾把脑壳给你。所以玄奘法师在印度出名,没有一个提出问题能问倒他的,提问题的人不敢提了,没有办法。要有这样的智慧。

你考上‘阿荣巴格西’,三大寺才承认你是真正的格西。或者起码你得在你的寺院里头考上格西,你才能进入密宗院。密宗院在拉萨市里叫小昭寺,密宗院不收多,仅收五百人。到了密宗院,先学五年,你才能受灌顶。你得能拿‘糌巴’跟‘面粉’这么一担,就担出个坛城来。你要修行得有坛城。大家受过灌顶,看见旁边的坛城,这是喇嘛自己做的!你得会做坛城。你要不是学显宗学得开智慧的话,你根本做不了。你看西藏拿酥油做的花,到了腊月二十五,宗喀巴大师的生日,你可以到三大寺,去看喇嘛做的酥油花。这样学五年会做坛城了,才能够受灌顶。受了灌顶了就必须去闭关,最少三年,或者五年,或者十年。闭了关,这个法修成功了,就可以了。之后,你的本尊上师许可你给人家灌顶。

大家算一算,一共需要好多年?显宗二十年,你起码得十岁,或者是五岁,二十年下来,已经二十岁了,最大的是三十五岁。再时宗密院学五岁,就四十岁了,再闭关,一出来起码四、五十岁以上。在西藏真正做一位‘噶丹次巴’,或者大喇嘛,没有六、七十岁以上的人是不可能的,他们的修学过程限制他了。

我到西藏去,知道两位大德,那是西藏清末民初的圣人,一位是康萨仁波切,另一位是颇邦仁波切。学密宗的人,很少不知道颇邦喀仁波切、不知道康萨仁波切,这是当代的修行人,再加上过去行苦行的密勒日巴。西藏不分哪一派,真正有道德的是不分宗派。

大家已经知道密宗的大概情形当你受灌顶的时候,你考虑考虑,‘我自己是什么程度。’当你受下来,‘我念念咒也可以了,师父加持我,我念念。’你受灌顶的时候,你起码得持十万遍;从受灌顶的那天起,必须受持十万遍,你才能做别的事儿。如果这个基本要求没有做到,受了灌顶,出来离开上师,灌顶就还给他了,上班的上班,做生意的做生意,你去干什么?作秀去了!种个善根而已,这是学密宗?

学佛法、听到了、闻到了,就要思,之后就要修。我们听课的时候听完了,回来有一段空闲的时间,自己沉思一下,把听到的话,思惟一下。不思惟,你一走就忘了。经过这一段沉思,掌握住它的义理、精神,之后你才走,‘重闻入于心,把闻闻自性’,闻不是耳朵啊,要入到你的内心。入到内心你再翻出来。我应当怎么做?对于今天所说的这些毛病,我有没有?有,我现在开始我要这么做。

我回大陆去,问我们那些受苦难的还俗的道行们、受戒的戒兄弟,差不多一、两百人、都八十多了,大部份还俗了。你要是说让他们再回佛教来,死都不干了,他们说:‘我不再受第二次苦了。’这样子,很危险。佛早就说过,在你遇到一切命难的时候,宁可持戒而死,不可破戒而生。尽管你当时已经犯了,还俗了,现在又有机会,你可以重新受,重新加入。

如果以前犯戒了,以后忏悔,还是清净的;如果以前持戒,以后犯了,非下地狱不可,那是决定的,明知故犯。你不知道佛法,你只有一个性罪,不犯遮罪;你已经知道佛法了,遮罪比性罪还厉害。大家闻到佛法了,不再继续造业,以前的罪就可以忏悔、消失;如果闻到佛法了,佛叫你不能这样做,你还是照样这样做。你已经结婚了,还在外头乱搞,这就是性罪,虽然不是什么枪毙的罪过,但是,在佛教可不行了。如果你明知道偷别人的东西不对,你受了戒了,你还去偷别人的东西,这又不同了。

要是有人劝你受五戒,我都劝在家先不要受五戒,你先把五戒学习学习,定记得,学佛是求解脱的,我这里讲的是解脱道,不是求烦恼,一定要记得。还有,你到了寺庙里来,是求忏悔,是来烧香供佛。

最后大家回向。‘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法界有情众,同生极乐国。’‘法界有情众’这一句是我自己加的,如果大家按‘若有见闻者,同生极乐国’回向,也可以。我感觉我们这儿关上门,人家也听不见、见不著,我就全都包括了,叫‘法界有情众’,所以才改了这些字。我跟大家说明了,不然别的人会说:‘他怎么随便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