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大方广佛华严经 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菩萨行愿品
·大方广佛华严经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白话文
·白话药师经【陈利权译】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白话
·药师经白话解释
·药师经译文
·白话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白话)
·六祖坛经原文注释及释义
·十善业道经白话文及注释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五俱意识】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八大地狱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南禅七日 > 内容

南禅七日-29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6-08 04: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南禅七日第二十九盘

诸位,善自用功,善护念。诸大菩萨,善自护念。大家问的问题很多,有许多差不多同类的,不能一个一个答了,这个问的问题的条子很多,没有办法一个一个答,等答完了问题又生出儿子问题来,子问题。子问题又生子问题。这个我只能抓重点整个答,希望大家很有智慧。学禅的人看到前面烟冒了,就晓得有火了,等于我们大家都很有智慧,听到板响了,就晓得进餐厅去了。你看这个智慧不要参的都很高。其他的事也是如此。不过有一个……刚才随手抓来。无梦无想时主人公何在这个话头,这是话头。你好像在话头上又找话头。在那一个知道无梦无想的那个知上,你完全睡著了,还有个知吗?无梦无想时问你,完全睡著了,那个主人公在哪里?就说这个知吧。“知”在哪里?无梦无想时。是这个意思。所以叫你们不要普通随便参话头,连话头都没有弄清楚,怎么参?这不是责备你,不是骂你,因为你问我,我告诉你。告诉你讲得太详细了,又说我骂人。我好冤枉哦,又没有个包公,世界上有个包公,我天天跪在他前面喊冤枉,不答复,又说这个老师看不起我,不答复我,又冤枉。 


现在,先来个总的。这个总的,关于修持有关系。好几个人都问到,打坐起来,看了我的《如何修证佛法》或者各方面……打坐起来,如何得清凉、得轻安,而且问轻安的方法怎么达到的。这个就麻烦的麻烦了。不是说问问题不是这样,可见大家平常对于佛学也好、佛法也好,修持不用心。我讲这个话先要声明,我把佛教、佛学、佛法三个,在逻辑观念上是分开的。所谓佛教,本来是个广义的,我们叫广义,几十年前,现在你们叫宏观的,宏观的宗教。宏观的佛教,那包罗万象。我现在讲佛教是微观的,只管佛教这个宗教。宗教归宗教,不管。修个庙子大家拜拜,一天讲戒律、戒定慧。大众过得好好的,这是宗教。佛学呢?就是一般我们学佛的出家、在家的人,专门研究佛教的学问,或者是三论宗的,或者是天台宗的,或者是法相宗的。这些有著作,这属于……甚至于把佛学变成普通学术哲学里面,这个都属于佛学。所以我特别标榜佛法,佛法是佛流传下来,一切的教法与修持证道的法门,实验的,这个属于佛法,如果以我这个分类法,我是比较偏重于佛法的,不太喜欢讲佛学,也不敢碰这个佛教。因为我本身也没有出家,也没有严持戒律,生活一切做人做事都吊儿郎当,都不成气候,不守规矩的。以佛法来讲呢,像轻安呀,这些……你要把佛经看得好好的,就会知道。你要问什么方法达到轻安,你修定就达到轻安,我要答复你,简单就是这样,你多修定。可是你要听清楚,修定不一定你要打坐,你站在那里也好,你修个站的定也好,你睡也好,永远睡在那里不动也可以。所以我现在下注解,我讲修定并不一定指打坐,不过你把打坐当成修定,也对!很对,并没有错。这是轻安等等的问题。 


第一是关于打坐修气脉的问题,气脉问题,还有好多大问题。前两天还有个条子,关于男女性的问题,当然这是一个基本问题,欲界里头,就是这一件大事,能够了了这个,不要说跳出三界外,至少已经提升到色界上面的事。此事,关于这个问题,世界上人人都在做,这几句话不是我说的,清朝一位大才子讲,金圣叹讲的。男女之间这个事,人人都在做,个个不肯说。他讲得很坦然。这是个问题,尤其修行,同这个基本问题是密切相关。世界上一切的宗教,一切教化,只有两个,所有的宗教、所有的哲学,所有的教育学术,对于这个问题,性的问题,学术界、哲学家,避而不谈。宗教家是压制的,只有佛教的西藏密教里头,不是整个的密宗,原始的红教,以及中国的道家南宗,面对这个现实。它认为,学密宗的认为,我们这个生命,欲界是这个事情来的,在这个事情根本上不能了,所有它升华修持都是骗人的。所以他面对现实,研究这个问题。可是变成很秘密,因为社会上大家的观点,不好办,不好说,大概这两个问题我们先谈, 

(……下面一段讲述了南师当时是如何修行的。很值得一看……)

首先关于修持得轻安,打坐修持得定、得轻安。譬如大家修行很好,不管你得轻安,是修持修定的一定的现象。轻安的反面,轻安就是轻,对面就是重,就是粗重,我们身体都很粗重,我们的心理负担思想也很粗重,真得轻安,快要得止了。奢摩他,得止要来了。这个样子吧,跟你们再讲一次佛学教理下去又是一大堆。我告诉你我的经验给你们听。我学佛以后才打坐,我也跟你们讲过不要怕,以我常常搞运动的人,打坐有什么怕的,两腿一盘就是了,很轻视。结果我盘起腿,这一支脚在下面,这一支脚的膝盖头到下巴只有一指,这个腿就那么硬。所以平常认为身体练得很好,这个事情两样。我开始学打坐,这个腿放这里,这个腿就跷到这样,真难受啊,怎么办呢?就把枕头垫得半山那么高,高一点好像腿看起来压下也舒服一点,慢慢坐好了再拿开。那么开始试验。我是什么都试验都做的。当然一个一个都有阶段,开始修数息观,这些都修过。然后都试过,都有一点道理。我也自己找路子,不像你们东问西问,还有一个老头子给你问。我那个时候还没有人问,大家都是半吊子,跟我差不多。那么尤其我知道,中国我要找师父,讲起又话长,我这个人闲文多,不过你们多听听也好啦,因为我讲给你这些经过听,你们就减少了几十年的辛苦,我出去找这些道家佛家的师父明师,不跟一般人路线一样,那个师父名气大,我理都不理,不大……盛名之下……书读多了,书呆子。盛名之下未必真实。有些人名气很大,没有真的,虚名。就像我一样,像我现在一样。假的,那里有真的。[……南师在这里真是太谦虚了…我们可不能这么认为……]所以我当时不大找有名气的。我到每个庙子,都要访问有道之士,访问厨房里的,作园头种菜的呀。还有些生疮的,街上看到烂脓的,那些和尚,我总在后面跟。有道的都在这个……隐遁之间。我在成都,这些成都朋友都不知道我的生活,我有好几个……成都这班老朋友。因为我这个是多面人,千手千眼,白天跟他们玩得好好,夜里不晓得跑哪里去,他们也不知道。我天天留意成都街上有个叫化子,一定有道。这个叫化子个子很大,坐在那里一个铁塔一样,又不弯腰也不驼背。前面摆一个盘子,又不问人家要钱,旁边有一块砖头,很大一块砖头,看到人来,拿这个砖头在胸口,咚!咚!咚!使你注意他,要给钱就给钱,我过来过去,好像觉得这个家伙一定有道,我就跟了,跟跟也有点害怕了,小说看多了,武侠小说看多了的人,可不要碰到坏的,但是不管了,胆子大,这个叫化子跟到南门外乡下,好久他也没有到,我有点犹豫了,还跟不跟呢?天快要黑了,万一碰到坏的,他有一帮人,进去了怎么办?不过我想不在乎,十来个还可以应付应付,跟吧。这个叫化子走到半路,站到不走了,回头看我,我也不走了,就看他,他就笑一笑又走,我又跟,一跟一跟跟到一个大桥下面,我也跟他下去。一到了大桥下面,别有天地。十几家的叫化子,那个桥洞底下,十几家的叫化子,比你们还干净、还清爽,每一家泥巴地弄个茅草编的,像我们禅堂的簾子一样,里头干干净净都蛮好的。这个叫化子走到最后那一家,我也跟进去。地下更干净,他也不说话,看我笑,这些邻居叫化子都出来看我, 
个公子少爷不晓得什么样子,为什么跟到这里。进去了以后他下面疙瘩端一碗给我,我也不客气拿来就吃,然后我问他。我说, 
看你有功夫有道。他说,没有……他不讲话摆手,看去又不是哑巴,越是这样我认为越有道。最后我问他,你几时到四川来的。我也是下江人,浙江人。他说,我啊。我说,你会写字吗?他说会,地下一写,福建。我说,那我们是邻省。浙江、福建靠到的邻居。我说你几时来,满清时候就来了,满清末年。这样一看,不用多问了。大概是满清时候的做什么的不知道。不是做官就是做强盗,这两个东西是俩伙计一档的。就不多问,诸如此类,我所讲的,所以我说,我到那个腿这个样子,没有地方问。所以啊,数息也练过,后来就是自己练习修止观。我本来要跟你们讲,现在都来不及。解深密经,菩提道次第论都有的。自己观明点,观字轮都玩过的。然后,一天很用功哦。后来到了一个小庙子,借一个楼上,每天跑进去打两、三个钟头坐。庙子里有个和尚跟我是朋友,他有个角楼,在庙子里头,这个楼梯不是现在……木头做的,我一上去就把楼梯……他就告诉我,你楼梯就拉上去,下面有人来也不知道,你有人在上面。我就照他的,等于闭关,避开人,很用功啊,有一天这个腿,同你们一样念头不能专一,不过我自己晓得,看看经,看看各种我念头……然后多问问这些善知道也有的啦,朋友很多,真叫我拜他为师的嘛,我要考虑考虑的,外道也学了很多,有些外道学了以后,要赌咒的,不可以告诉人,譬如我十二岁,一个师父传我道家点窍的,我们那里黄阳教就守眉间轮,如果要露给人家讲了,五雷劈顶,下了地狱。可是后来我都没有这回事,不过我有些地方也是从小说看来的,学什么隐身法,学什么……其实都没有。所以叫我赌咒,就赌咒。我嘴里赌咒,脚在后面地下就写个“不”字,不承认。脚上写个“不”,告诉上天,我不承认的。就这样,多坏呢。所以我自己就用别的专心的法子,观想字轮,有时候观起来,有时候观不起来,即使观起来也稳不住,一下这个念头又跑了,再把它抓回来就难了。可是一个观念,道家的话,若要人不死,必须死个人。讲是想人不死,就先要你死一个人,对换的。所以既然想成仙、成佛、想得道。我这个凡夫之命就准备殉道了。修不成功,死了就死了,下决心。有一天我中午也到这个庙上去,到这个庙上去了,也上楼,这个和尚朋友就告诉我,中午还是给你送上去。他跟我有约定,下面敲一下,吃饭时候到了,我梯子放下来,他就给我端上来。他说,中午还是给你送来。我说,慢一点,我们改个办法,我在楼上敲楼板的时候你就送,我不敲楼板就不吃了。他说好,好朋友。那天中午,这个腿还是那么跷的,你们下面要我讲看见了,靠我的下巴距离很近,很亲切。比你们现在,哪有你们那么庄严,撑得很难受,突然,过了中午了,有点下决心了,不证菩提不起此座的气慨,突然这个腿下去了,我没有要它下去哦,他下了。这一下,这个身体,蹦,不是跳起来,挺起来,这个时候啊,这个身体是寂然不动,我自己也晓得,可是呢,有一点,佛学,佛法里一样……八触里头,就涩,八触跟你们讲过的,对不对?涩触,就是身体枯僵了,要想把手拿开,拿不开了,就是这个姿态,我也不怕,心境是专一了,要观想凝定,一念专一得很,不动了。我本来只坐二十八、三十分钟,这一坐就三个半钟头不下座。所以,你们现在大家问些问题,用功。你们的佛学常识这些杂书看的太多了,瑜伽、道家、密宗越学多了,没有用。天下学佛、成佛的人,学禅只有两个人会成功,绝顶聪明跟绝顶的笨人,就怕中间半调子。说你聪明,笨得一蹋糊涂,说你笨嘛,好像蛮聪明的,永远搞不清。我这个人有个长处,我不晓得是聪明还是笨,可是我学任何一样东西,一定走笨的路子。告诉你经验,就是明明知道我会了,还是那个基本动作,要怎么样,我一定从那里学起,这一点你们学到就……做人也一样,对人对事一样。我总是老老实实从诚恳学起,不要玩弄聪明。现在人我看大家都是玩聪明,一提什么都会,什么都不会。所以学佛到了家,这是讲腿的问题,又骂起人来说多了。后来三个多钟头我下楼了,这个和尚朋友问我,你怎么搞的,他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或者心理难过,灰心了,怕我在楼上上吊了,不是不得了。我说,没事。他说,你今天神气不同,我说,我今天很有点道理,他也是修行,当然物与类聚嘛,不然他也不会这样给我帮忙护法。我也照应他。他说,看你这个样子今天。我说,对了,有一点道理。我那个腿,那时候也不管它气通,脉通啊,反正软下去。哦,他说,很了不起,很难得。那当然你如果慢慢练,这个腿把它练下来,你起码也要半年几个月,除非你特别通。除非像那我们……师兄还记得吗?除非像峨嵋山,以前有个和尚有个庙子,峨嵋山当年规定,当方丈,一定要到扬州高旻寺坐过禅堂的,才可以做方丈。你还记得吗?那么到扬州高旻寺住禅堂就是这样。比这个严重,这个腿重要。他为了要争取当方丈,并不是为了悟道哦。必须要把腿练好,去住禅堂。下了狠心把两腿盘起,用个绳子绑起来,都绑好了,不过密宗里有这个方法,像密宗打坐有个禅定带,两个膝盖头一直到后面肩膀,所以我们常常来给你们改姿势,密宗为了自己改姿势,这里有个箍子,往这里上,那个叫禅定带。那么这个和尚不知道禅定带是什么,反正两个腿绑起来,那个我们乡下那个打谷子的,你们还有没有?稻子割下来,很大的桶子,对不对,叫什么名字啊,你想,嗯。拿来那个打谷子,叫徒弟把那个打谷子那个桶子拿来把我盖住,绳子。我在里头叫,哎哟……妈,娘呀,救命,叫徒弟你千万不要给我开,你给我开了,我告诉你,我就赶你出去,你不算我的徒弟。果然,徒弟听到,开始,哎哟……后来妈呀,娘呀。叫了一、两天没有声音了。徒弟也不敢开,差不多,打开一看,哎哟,他还活到的,慢慢把腿子松开。所以他后来到了扬州住禅堂,当然,回去当方丈,这个资格拿到了,住过禅堂,他这两个腿,你坐一万年也没有事。那个绑死了的,等于以前女人那个脚绑成小腿绑掉了。这个就不算本事了。所以我讲这个这样下去,就是这么一回事,后来有一次,打坐。我都讲经验给你听,不讲学理啦。学理啊,实证,我也没有告诉你修什么定,一样的,那一种定,念佛也可以,修密参禅,随便你什么,忽然头顶上,一滴凉水下来一样,哇,好清凉、好舒服,那个清凉像什么呢?你们夏天剃光头,不是要推倒的剃,那个刮胡子的那个刀,刮得光光的,比西瓜的皮还要青,还要绿,刮成这样子,然后,拿热水头上一洗,咦,那个味道你们尝过没有?这个味道都没有尝过还剃光头呢,哟……其味无穷。又清凉,又舒服,告诉你,又爽快。那个顶上发生这个现象,比这个现象还要清凉,还要舒服、还要爽快。这个叫轻安初发的现象。随便你修密宗、显教,要说真正说得定,必定有的。这个道理呢,就要研究医学了,生理的。不是普通的西医、中医所能够了解的,这个生命的功能。然后全身就会慢慢慢慢就会柔软了,柔软以后,后面这几句都浓缩一点了,好多年的经验,然后慢慢柔软以后。所以先要……包括你心理的习气、思想,先要薄地轻安发起,慢慢薄了,等于那个脾气啊,什么那个顽固的思想薄了。薄了就软地,更柔软了。软了就会轻灵,就会容易空掉。后来等到生理、心理都一样。这两个心物同源的嘛,然后等到完全这样,久而久之修下去呢,身心都软化了,但是软化归软化,还早得很,如果一般人……达摩祖师所谓骂人,不要得少为足。得了一点,自己认为有气功了,有特异功能,又满足了,那么你就完了。那就是说股份有限公司了,我们要开的是无限公司的,不要得少为足。尽管如何,腰以下到屁股到脚,非常难,非常难。几乎是非好多年功夫甚至非数十年功夫不可。所以我常常告诉人,佛经上说皈依佛两足尊,以学理来讲,佛学讲福德具足、智慧具足。叫两足,两个都满足了。以功夫来讲,两脚的打通,由腰以下,比上面还难。生命是腰部重要。当然我在这里演讲,两个腿盘在这里,不好表演给你们看, 

我讲话喜欢是实际的,算不定讲到哪里,在下面就表演给你们看,我站在地下表演你们也看不到,你看这个人的腰,所以女人跟男人走路两样的,你知道吗?女人走路屁股甩起来走的,转起来的腰动的,因为女人的生命在上面,重点,胸部。可是男人走路很不好看的,笨笨的,两个膝盖动的,这个你们没有研究吗?所以活了一辈子,还不晓得男人与女人呢。我讲的真的,所以女人走起来,(不是你们出家人,出家人走路没有这一套。)叫阿娜多姿,站起来,女人站起来非歪到不可,不歪到不叫女人了,为什么?她那个带脉腰力天生不是这样,所以歪起来是应该的,可是男人一站,歪起来这个要命的,一看上去就不对了,这都是生理自然的,所以下部更难软化,不要讲那么多。讲详细给你们,我讲多了,你们觉得好听是害了你们的,然后将来听了我的,看人家拿个圣贤的尺码,我老师讲的,这个家伙不对,从来不量量自己对不对,你们会犯这个毛病。第二懂多了,刚刚一点,头上也许蚊子叮一下,马上跑走了,哟,我得轻安了,就来了,一定糟糕的。所以最好不要懂,但是轻安从顶上发起,(这都是经典上佛说的,你们过后我们一看就懂。)容易退失。有时候没有了,如果轻安从下部向上走的,永不退失了。所以两脚打通是很难。你看,我们老了,一般的朋友就两个脚困难了,这两个还活动嘛,还可以,等于车子这两个轮子哦,两个车轮不对,车子就不大好跑了。有人问轻安如此,你要再问下去啊,四加行法,不讲教理,暖、顶、忍、世第一法,不管你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不管你凡夫修的,或者是果位上的罗汉,或者初地、二地一直到十地菩萨,每逢一个程序、一个境界,每一个境界,每一个经过都有他四加行,暖、顶、忍、世第一法,一定按程序来的。就是讲功夫方面,还有什么,很多……还有什么气脉呀,什么。你们要不要拿一个什么,那个打米的、打谷子的桶子叫什么?你们这里?饭桶啊,你们要不要每一个人送一个给你们啊?不然就赶快下座走几圈,再讲啦,不然你们受不了的。你也没有到我那个样子,咚一下,下去了。那一下,身上最强硬也愿意多坐一下。用功呀!不是一番寒彻骨,那得梅花扑鼻香。你们居士们有两个钱,有个红包,买三包香供养供养,找个上师来拜拜,以为就可以得道了,那么简单,那我玩什么?我几十年白搞了的?真是!(行香,人们顺着大厅边围着圈走着,南师站在圈中间。)不畏的抬头,大步的走去,肩膀甩开,心中无事。目光正视。 

小姐者就是女孩子吧,当然女孩子。古代不同,不好随便通信的,这位读书人在这位小姐的窗子外面,芭蕉树的树叶子上写了情书,(到此本张光盘结束了)
本篇文章由hehexiao录入
>本贴由hehexiao于2003年1月14日17:13:19在乐趣园〖我读南怀瑾〗发表

 

上一篇:南禅七日-28
下一篇:南禅七日-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