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境界现前要提起信念
·不要把人非放在心上
·信让我们养成诚信的品格
·心里多障碍,境界里自然也多障碍
·日常生活当中就是道
·人之所以没落,是傲慢感召的
·心正直,外面世界就没有委曲
·真正要想要功夫得力,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
·修行不要去拣择境界
·你还有放不下的,就是信不深、愿不切
本周焦点
·【财富】是什么?佛教如何看待财富?
·拾得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山芳卡玛哈耶尼康】
·净界法师:念佛人很多,为何成就的人非常少
·在家念佛诵经回向给一个人、多人,哪个得利大?
·消气歌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子合国】
·佛学大词典——【传光录】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南禅七日 > 内容

南禅七日-36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6-08 08: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南禅七日第三十六盘 南禅七日---36

所以四川跑出来很不平,听到《愣严经》是伪经,我们老和尚都不高兴到极点,所以跑来,他说要我打听一下《愣严经》不是伪经,是,不是伪经。《愣严经》的经题怎么念啊?经题怎么说啊?大佛顶首愣严什么呀,中间还有两句,想一下。《愣严经》是真正的显与密在一起的,这里啊,在这里给你,你不要说他们同学答不出来,你们两个老同学也没有了不起,答不出来嘛,对不对?所以啊,那边,那边在笑,释迦拈花,迦叶微笑,你问迦叶吧。《愣严经》是真正显密的秘密,但是《愣严经》了解以后还不行,最后还要,所以讲生命的真谛,还要追寻到密教里头、密宗里头的真正的教义,怎么样讲心,到了密宗的真正的教义,真的秘密在哪里你们知道吗?不是咒语啊、观想啊,什么男女双修啊,双修男女啊,不是那些啊,真正的密宗的秘密在哪里,我们显教,譬如说四大皆空,把物跟心两个分开,而且认为只有这个“心”,明心见性,明白证得菩提就是佛,这个物啊四大物理世界,到了密教《愣严经》境界,“心”精神是无上的,“物”唯物的物也是无上的,心跟物两个轮子是平等的。换句话说,物就是心,心就是物,分不开的,我这几句话你们记得哦,把我的话一个字不能说错了的,错了有罪过,我吩咐你啊,不能记错了。你给我查查,根据我这个讲法,全世界两千年前到现在,有人给你这样指出来说明没有,就给你讲明了。所以《愣严经》不但是佛经,把心物不只是一元,当然心能……,《愣严经》重要两句话,“心能转物,即同如来”,心能够转了物,即同如来。但是我可以给它加两句,把《愣严经》的内幕秘密再告诉你,物能转心,差不多一样的功力,所以佛说诸佛菩萨有无边的神通,无量的智慧,一切众生业力,佛菩萨的智慧功德有多大,一切众生的业力也有多大,两个平等,换句话说对这个宇宙间,白天的光明有多亮,夜里黑暗同样的,各占一半。你把这个道理……,所以《愣严经》是真的密宗,也是真的显教,大佛顶首愣严如来密因修证了义,是讲成佛的、真正秘密里头的秘密,你想做功夫修证成就的彻底的法门,诸菩萨的万行包括在内,这一部经是这样的。大家不能不留意他的经题,所以我把《愣严经》翻成白话,现在我一看,我已经不满意了,但是叫我下一道功夫把它完全翻成白话,不照这样的翻法更清楚,那我没有精力没有时间,可是后代啊,事情不要做完,后面的人会接上来做的, 


可是我把《愣严经》的修行的摘要的叫“五阴解脱”,把最麻烦最困难的都给你们集中了,附在《愣严大义》后面,五阴怎么解脱,以及把《愣严经》的要点抓出来变成一串,这两篇。你们同学们有我的《愣严大义》吧,有吗,没有,有的,有看了没有?有,看了几页,大概翻了几页,整个的研究完,大概没有,不是研究我的,要你研究《愣严经》。所以愣严经对于修行是五阴解脱,是渐修到顿悟的法门,所以《愣严经》的结论,我们先讲结论。“理”属顿悟,佛说的,乘悟并销,这个理须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生因识有,灭从色除,这是最后的结论的要点,同密宗的修持、同显教的修持统统有关系,理啊,佛法的理,行而上道空的究竟,理必须顿悟,理须顿悟,乘悟并销。你悟道懂得了以后,不要死死把这个理抓住放在心中变成妄想了,你要马上把它,等于一个东西很好吃的营养品,吃到嘴里去了,我们如果把这个经文改成饮食的话,吃须快吃,吃了快消化,就是这两句话的意义,理须顿悟,乘悟并销,事非顿除,因次第尽。至于成佛之路,由打坐起一直修行智慧、戒定慧这个功夫的话,不是说你懂了就懂,你懂一个空,你早懂了嘛,你就空不了,这个功夫实际试验是科学,事非顿除,必须靠你一步一步……进来的,事非顿除,因次第尽,没有到第二步你就不要讲第三步,到了第四步,所以别的佛经上说,初地菩萨不知道二第的事,一年级就不知道二年级的功课是什么,二地菩萨就不知道三地的事。你程度差一点就差一点,事非顿除,因次第尽,《愣严经》的结论就是这样,渐修顿悟是一起的,所以生命来是阿赖耶识,是精虫卵子结合一念来投胎,生因识有,灭从色除,你现在要证得涅槃无漏的境界,必须从生理上、物理上慢慢求,一点一点效验慢慢求证过来,这是真实话,所以它此经表明是修证了义如来密因,修证了义彻底的境界。你们很多知识青年、知识学生都翻了,但是说你们真正仔细研究过,恐怕未必,因此我这一趟劝你们切切实实去研究,不是想做学者,做学者还是次要的,是想求自己修证。腿受不了放下,没有客气的,受不了不要勉强,勉强了将来……,你们初学打坐的,千万吩咐你个话,次数多坐,时间不要拉长,等到功夫到了它自己就会下去了,如果硬想在时间上我多坐一下,我熬一下,你不会打坐了,你会讨厌打坐了,心理上、生理上都会起反感来,不好。今天先讲到这里。 


老师,我简单报告我这次修持的经过,我认识南老师之后,参加过他的禅七七次。这一次老师特别指定我用安那般那法门,头一次我参加打七我是临时看到一本《禅秘要法》,休息的时间一翻就看到火大观这个地方,因为时间有限,我看了一页就上去做实验,结果呢,差不多一两分有一点影子了,火大观比较懂得了火大观是一个什么东西了,那么这就增加了我的信心。然后第二次、第三次的禅七因为老师的督导很严厉,所以我开始看《愣枷经》、《愣严经》和《禅秘要法》。第二次、第三次我用的是不净观跟白骨观,不净观用的结果呢,还不错,厌离心可以增加。但是有一次在半夜做不净观,忽然止不住、忍不住要想自杀,跑过去向我自己房间把头撞过去,没有办法深夜只好求救南老师,总是他救我一命。那个时候他没有药方给我,也没有说什么,我说我现在我很想死,真的很受不了,我想把头撞到墙壁去,他电话里传过来:你去死好了。一句话就全消掉了,不想死,你叫我死我不想死了,好了,这是我的真正的经验,这是一个不净观的经过,然后做练习白骨观。因为我是做外科而且是法医的关系,时常开棺验尸,看那个烂尸白骨看过很多,所以白骨观起来比较不吃力。白骨观的好处是坐上去你身体的觉受很难,尤其是脚痛、腰痛很不好办,痛得不得了你要想诸行无常,诸法无我,那是根本是骗自己,一定要身体觉得你能够忍住,至少你能够不痛才去参参这些道理,你痛了你还去参无常无我,我想我没有这个本事,那么做白骨观有一点门路了,可以使你的脚比较少痛一点,但是时间慢,没有那么快,尤其是观左的大拇指二节这个功效,以我的经验不如,我是观髂骨或者腰椎第四第五这个地方,为什么我观这个地方觉得比较好呢,因为这一观的话这个屁股可以坐上去,但是那个上头的腰椎二三四或者胸椎,在禅秘要法里头没有告诉你去观这个地方,重点就是你说它写大骨,腰的大骨就是因为你髂骨这个地方坐上去,上头的腰椎、胸部这个地方自然就放松,如果你不照这个观法观上面一点的话,这个脊椎就挺直起来,那不合乎道理,所以这是为什么观大骨,腰大骨问题就在这个地方。我就试了几次观左脚大拇指二节,然后有一点影子了,转观大骨,这样去做。 


关于这个安那般那这个法门,以前我有一个道教的朋友,他是教主,坐得很好,打坐很好,他生病就是找我来看,我那个时候已经……不晓得安那般那法门,很早的时候,我玩一下,他要按我的脉,要看我,当他把我的脉按了的时候,我就把出入息,吸进来慢慢吐出去,吐出去的时候观想我本来没有,误会以为有我,带这个念头带进去,他在外面替我乱宣传,他说洪先生现在有一点什么道力了,其实我玩的,我是骗他的。当他要把我的脉的时候,现在想起来那个就是安那般那,你出气,把呼吸吐出去的时候,不要等到吐完了再止在那个息上,就是慢慢……吐的时候,吐出去的时候同时观本来无我,这是用意识观,但是非常有效,光随便让它吐出去,然后有一个时间你可以不用呼吸,等到再需要呼吸再吸进来,我把这时间利用,我就停在这里,没有什么效果。以我的经验,我比较苯,所以我利用吐出去的时候,这是我的一个秘诀,现在公开了,没有办法,带一点本来不是我,本来不是我,你根本不需要动个念头,这个不是我,因为你本来不是你,还动个念头干什么?好像带这种味道去做这个吐息,然后你的脉自然就沉下去,几乎就脉停了,我可以停了三四秒,他老兄吓死了,在外面给我乱吹,其实这个就是很随便应用一下,以自己的身体做实验。以前的几次打七,头一次做火大观那是碰巧做成了,第二次做不净观是在家里有一个自杀的倾向,所以请大家特别小心。白骨观这些经过之后。经过一次禅七,老师让我练习安那般那法门,专门练这个法门觉得很快,非常快,有一点贡献给大家的是,所谓很多法门你都可以用,主要是让你的脚不酸不痛,你觉得这个脚不痛然后觉得很柔,还要带一点暖,温暖的暖的感觉,柔、暖,脊椎自然就慢慢……地就松下来了,我们叫腰方肌,脊椎两边拉紧的腰方肌它就放松下来,每一个脊椎跟脊椎之间的距离,忽然忽然你就觉得我以前怎么那么紧张,那个肌肉的张力自然就减少了,你就好像变成驼背一样,没关系,这是过程,到了这个时候,你慢慢……专注在“止”上,因为你已经做到了出息的时候把自己忘记了,带一点意把自己忘掉了,进入到不需要再呼的这个时候,你就安静地停在那里,那个腰我是会慢慢……驼下去的。那么这一次的禅七我就发现,原来道家他们讲的转那个河车,安那般那法门一用就马上晓得他们在讲什么。那么一个问题请大家试验一下,所谓转河车就是任脉、督脉,是不是前面走的是任脉,后面是脊椎这边是督脉,到底转的时候是由任脉经过百会穴是头顶,到后面的脊椎下来呢?或者是从后面的督脉转到百会穴再下来呢?都是一个方向,还是可以互相交换,还是有的时候没有照秩序?请大家自己做实验看看,我不妨碍各位,所以不管是很多的什么道理,一定要盘上去腿,然后腿不让你发疼不让你痛苦,局的很舒服,轻、柔、温暖,这个时候,维持一段时间之后才开始观,所谓观就是因为你达到了这个地步,这个时候是因为你的心念,粗的心念比较清楚了,小的很小的心念还是有的,每一个细胞的呼吸都有,小的细念自己都体察不出来还是有,千万不要以为这个就是没有细念,是有,但是很细很细的心念,它的生理的反应反映在你的腿与全身的肌肉上。在这种心念变成很细,粗的妄想没有的,这个境界里去想想佛讲的道理,这个叫观。那你心念很粗,身体的生理状况还没有进入状况之后,你再去想想这个那个无常无我,这个都是玩的,一点效用都没有。等到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开始想想,原来这些怎样怎样佛讲的道理,那么我这一次安那般那进去,稍微止的境界比较好了一点,好像有一点把握了,就开始观,但是这个观以前,我是用空观,因为好高骛远比较玩聪明的。这一次我忽然想到一个过去一个经验, 


就是说我在1984年的时候,我头一次闭关一个月,那个时候我闭的是中秋前后,老师专门替我开一个闭关的好像是典礼一样,大家聚在一块,老师坐上去,因为要开始闭关以前,我向老师顶礼,我跪上去磕头,我举头一看,唉,奇怪了,还是这个衣服,蓝色的长袍,帽子没戴,那时候没那么冷,觉得老师不在了,奇怪,明明是刚刚坐在那儿,这个不在不是我的眼睛看到不在,是眼睛看到他还是在那里,但是我觉得奇怪,他的心不是停在他的身体,好像他的普通跟我讲话的那种心的作用,跟我一磕头一上来看不一样,我就找不到他的心在哪里,那个时候只晓得,只晓得他的心好像扩散到不晓得什么地方,好像都是他的心眼,那个时候不会用这个法门也没有看过密续这些东西,都没有接触过,因为我事情太忙,很懒惰,实在太没有用功,所以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事情,我觉得奇怪,跑到哪里去了?明明是坐在那里,好像他的心不在那个地方,到处都是他。后来我看过《愣严经》无二文殊,原来这个样子,后来也读到密续《上师相应法》、《上师瑜伽》,原来他们是讲这个,我是从事实倒过来才知道这个事。那么这一次到了息比较好一点,要观的时候我把它跳过去不观,我接着是用假想我前面,差不多是跟那个时候,跟老师磕头的那个时候距离,一样的距离,大小也与那个时候一样的大小,本来是有的时候会变得很小很小,但很小,可以小一点,但把它放大的时候反而不好,不好的征兆你怎么自己知道,看似观的有点不对了,止的那个腿的觉受马上起变化,马上晓得这个还不行,又重来又重来数、随,调整好之后一观,老师在那里,但是心都遍在,老师跟文殊菩萨、我,我是那么直觉的,就是文殊在自己的心好像他跑到我的心,跟我的心合一了,这只能这么讲,不是那么讲就是这个样子觉受,就是这样自己来,当然是因为老师心不晓得跑到哪去了,遍在嘛,我的心跟他合一了,当然我的心就变成好像虚空藏菩萨的修法一样,自然就变成心这个地方,就跟着好像一颗很大很大没有限制,很大无量一个很透明、很晶亮发光的一个宝珠一样在这个地方,就映现,并不是这个地方,连地球、太阳所有的,有的时候还可以,这以后有时间谈,好像摩尼珠的镜面上一样,就止在这个地方,这是观。我是用上师相应法用佛学方法,就是我想他跟文殊一样,他的心遍在,我跟他一样,我本来我这种妄想心根本本来误会是我的心,本来佛就叫我们攀缘心,不要把它当作自己的自性,本来就不是这样,因为有这个事实,我就比较容易懂得这个道理,这样作一个观,然后观久了之后,后面的那些步骤有时间再向诸位报告,现在就报告到这里。反正我现在向各位报告的是为什么能够做到这样,我没有从理论进来,想来想去唯一的就是初次见面,老师头一次见面时候他坐在我前面,他叫我“盘腿”我也不会盘,他叫我闭眼睛,睁开又闭,知道张开的,知道眼睛闭下来的,明暗交替的知道的是谁,我心里想这我老早知道了,但是奇怪,没有过多久老师的全身就好像站在我的前面,一会儿就印进来,不是从头也不是从底,就是整个印印进来,这是一次经验。第二次就是闭关的时候开头,看上去找不到他的心,这个是第二个,完全是由于真正的经验我相信他,并不是看他的书写的好诗歌那么好,或者讲得让我服气,我没有,我没有,这样的话我不会那么信,就是这个简单的事实让我深信,他就是文殊菩萨,因为我信他文殊菩萨就是文殊菩萨。如果各位有这种信心,纯净的心看作老师是观世音菩萨也是可以的,佛没有固定相啊,众生也不可思议啊,佛当然没有固定相,你认为南老师的影像变成很慈悲的观世音,那就是他就是你的观世音,我呢,是文殊菩萨就是佛,大家都是一样佛,所以最要紧的是你能够有这种体验的话,就不必什么理论了,那就是后面注解的东西,希望有纯净对老师的佛法跟老师的这种信心有了,一定成功。别的没有什么,我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向各位报告,因为苯,所以只有信,谢谢各位。(洪医师的报告完毕) 


洪医师的报告,我希望他讲个医学的科学给大家修持作参考,结果他讲他的佛法修持,也好,很好,不过不要推崇我,这个话靠不住,他的修法同我没有关系。洪医师我特别,好像有一年特别要你们请他到闽南佛学院演讲过,有吗?一次还是两次,那时你们想,台湾来的洪医师虽然学佛,究竟修持到什么,你们大概信心还不够,结了一次缘,他很懒得出门,他的病人也多,事务也忙,这次为了到这里来,老实讲老朋友,我就故意逗他,一个电话,我说我到厦门去打七,你,我指定你非来不可,我晓得他做人,他们对我感情特别,我一指定了他那怕丢了家什么都不管了,只好来了。他这个医师是在台湾大学读书的时候高材生,毕业以后,很有名,在台湾大学医院外科主任,也是高手,后来自己开业,他的特别之处,所以我们这两位大医师都是大菩萨,一位是管妇产(惨)科的,悲惨的惨他自己讲,做医生很悲惨,没有私生活,一天到晚,苦的要命,睡觉也睡不好,有病人就叫他,所以他学的是妇产(惨)科,悲惨的惨。但他是管生的,洪医师不但会西医,中医他也非常高明,针灸也非常高明,一切都很高明,看风水、算命也很高明,高明得一样都不高明,太高明,一样不高明是开玩笑的,真很高明。那么他讲学佛以后,我所以希望他向大家报告,尤其他身兼法院里头的法医,受了冤枉死了的或者给人谋杀的自杀的等等,都经过法医的证明,所以认为有问题的,政府就要追求下去,这个人不是自己死的一定有人谋杀的,是不是这样就根据他的诊断、判断,所以他对看过死人的解剖验尸,很痛苦的。有时候人死了,好久了还要棺材打开,第一个上去就是他,最臭、最烂的都要验,所以他这个生死的道理他看得非常多啦,甚至我问他有没有鬼,有时候很奇怪的,这个东西很奇怪,他是绝对科学不大相信的,他说有时候很奇怪的。有一次有一个女人吊死了,后来发现法官、警察都不敢上,他是法医,只好自己上去,把那个烂掉的女尸体解下来,那当然很臭、很脏,那是很可怕的,自己也容易中毒,所以他是功德无量。这些道理,我本来要他从医学上报告给大家听,也使你们知道修行生理的变化,当然他的经验很多,不过他结果不讲这一面给你们听。那个南极仙翁(黄医师)管生的,我所以叫他北极星君是管死的,北斗七星管死的,要长生不老,赶快要拜北斗七星加被,所以诸葛亮拜斗,就是拜这个北斗七星管死的,一个管生的。我希望他们两位,一直希望由他们的经验的,一个管生的、一个管死的著作出来,他们两位还没有跟我交卷,要怎么配合佛法的生死道理,佛说入胎经怎么配合,他们没有交卷。晚上他的报告非常精彩,尤其告诉你白骨观,他所讲的观尾椎骨上来,腰这里,这个骨头同胸口,佛说禅秘要法白骨观上真的没有讲,他自己摸出来,可见他多生多世修行的经验,这一点我可以替他证明。怎么证明呢,我在二十六那个时候在成都这一班朋友,当然这些人也不晓得我学佛,而这些凡夫不懂,那个时候成都有一个高人,隐在成都,这个人在佛教史上你们找不到,同你们这里有关系。太虚法师当时有个弟子,有个叫大愚法师,大愚法师他的俗名什么?北洋时代,推翻满清以后做过教育部的次长,地位很高,出家了。出家以后跟太虚是剃头的师傅,当了和尚,他自己参禅,学禅宗的,那个时候民国初年谁都知道大愚法师有神通,真的有神通,参禅悟道有神通,因为他玩了神通,神通多玩神通多表现,犯戒的,很严重,犯戒的,佛不准大家玩神通的,有神通,不准玩,所以禅堂里更不准玩神通。如果禅堂一个比丘,如果悟了道有了神通,在禅堂用神通的话,卷单,戒律上丛林制度卷单就赶出山门,不准进来,赶出山门,老规矩跳门槛出去,还要倒转来跳出去,以前老规矩很严。禅堂里有个比丘有了神通,他忽然高兴,隔壁,半夜了,大家坐到半夜,那个时候都过午不食,他看旁边,邻单隔壁坐着这个位子的,看看这个师兄肚子饿了,你想吃东西吗?已经十二点了,过了子时可以吃了,没有东西吃,那简单,厨房里头有锅巴,虚云老和尚是严厉自行那个,这不是虚云老和尚的事,有些大和尚严厉执行过午不食,厨房的锅巴都锁起来怕人家偷吃,犯戒。他说,那锅巴怎么拿得到,他说,你要吃啊?要吃。把手一伸,锅巴拿出来你吃吧。这个大和尚比如妙老坐在方丈室,也没有在禅堂,第二天宣布,昨天禅堂有人犯戒,站出来。碰到大和尚没有办法了,规规矩矩站出来。卷单,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知道。大愚法师露了神通以后,后来在国内找不到大愚法师的影子,结果大愚法师隐居在成都,他的一个皈依弟子,你们这一般老头子老太太都不认识,他年龄比你们大。他的皈依弟子叫刘亚修,以前在军阀时代在北京做四川的代表,这个人风流又想学禅的,那故事很多。大愚法师、大勇法师到西藏学佛法都是他们供养,这个里头历史故事很多,我要写出回忆录来比小说还好看,比武侠小说好看得多啦。后来袁先生告诉我,你要不要见,大愚法师你知道吗?听说过啊,此人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你要见他吗?我常常跟他见面,在刘亚修家里,刘亚修俩夫妻供养大愚法师,在家里一辈子。大愚法师有时候脾气也蛮大的,写一个条子,要什么什么,不论多少钱,他俩夫妻总是买来,并不是因为他不当和尚还俗了,穿我这样一个长袍,最好房间给他住了。那么,袁先生,你们累不累?不累,要听故事好玩哦。然后他带我去见他。我说,那当然,这个人我是非常……。见到了,袁先生就讲,我这个学生这个孩子啊,很有一点点见地。袁先生已经觉得自己很谦虚啊,大愚法师,我向他磕头,他赶快站起来给我回礼,很谦虚。他说,你打七参话头参过吗?我说,参啊。你先生叫你参什么啊?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他叫我参这个话头。你破了参吗?我说,我不知道。管你知道不知道,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有啊。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有啊。我说,我早知道的有,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为什么狗子无佛性,无…无…,参狗子有无佛性的话头是这样参的呀。狗子有没有佛性,无……,有没有佛性,无……,一路无到底。我说,有啊。他跟我来来去去好几回。他说,狗子有佛性也无。我说,法师,告诉你有就有,你不信,我把你,你的座位,我就把你翻起来了哦,我抓住他的椅子。他说,你不要动手,不要来这一套啊,不要把古代的那个禅宗,把老师的座位都把他掀翻了,把他掀到地下去了。后来,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不过我对他很恭敬,他的确很了不起,甚至走到街上,我有一次穿着军官的衣服很神气的,忽然看到前面一个老先生穿个长袍过来。我一看,是大愚法师,在街上很多人,我也不管,就向他跪下来,顶个礼。他就把我抓起来,不要这样,你现在戎装军服在身,在街上给我顶礼,你不要吓唬老百姓啊。我说,没有关系,那些俗人,苯、混蛋、死老百姓管他干什么,我们来走吧,喝茶去。后来,我问他,法师啊,你大彻大悟的人现在如何用功啊。我告诉你,很奇妙的,你怎么问我,你比我高明。我说,不……不要胡扯了,因为我这个人不老不少的,随便跟那个都开玩笑,我很恭敬他,但是很开玩笑的。他说,我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不用功,我只告诉你一句话,你记到啊,屁股上面第七节那个骨头特别注意。我说,什么,你说我将来会得腰病啊。他说,不是啦,你将来会知道。后来讲了算了,等到我后来正式提出白骨观的时候,有一天,把佛所说的每一个白骨观法门我自己试验了以后,觉得很重要就是洪医师发现的那个,这位大愚法师就会,你说他没有神通啊?他就断定我三、四十年以后就需要这一点,他就先讲,你说他有神通没有神通。所以洪医师讲的这两点,白骨观配合安那般那,对,第二点,他说的,我也没有跟他讲,他讲的就对了。达摩禅经告诉你用安那般若的法门,要想快证涅槃,最好利用出息,就是他讲的呼出去,这个阶段,最重要,那么达摩禅经并没有讲,一般人修气功的,都认为把气装进来才能发生功能,那是凡夫境界。要想快证涅槃得道,这是达摩禅经的秘密话,他今天把自身的秘密,这是密宗,在西藏就是大密宗,他没有保留,他很慈悲,就贡献给大家。不过他的话对,你们多去实验。第三点,他讲得对,你看佛经,看阿含经,看戒律上,佛在世的时候,他的弟子证得阿罗汉的人好几个都自杀了,而佛还公开,瞪起来眼睛让他们自杀了,为什么?因为修持白骨修到某一个阶段会这样,这一件事我都忘记了,他今天又重提起来。真的,洪医师自己在家乡高雄修这个,有一天晚上,夜深了,我忽然听到电话铃声,一拿起了。他,他说,我现在修行不想活了,想自杀。其实他也没有灰心也没有不对的事,修白骨观,他说,我想一头撞死去,老师你看怎么办。我一听生起气来,我说,你去死吧,就把电话一挂。咦,真的有这种关键,你看佛经对照着,所以白骨观,我只提一下,我不主张,你们没有这个福报,没有这个气派,不容易修,连佛在世的时候这些阿罗汉修到这一步都产生偏差的问题,但是在佛在的时候没有关系,这个偏差很好,可以说佛在等他在中阴身,马上使他大成就了,没有佛在世,不要随便搞。安那般那最稳当,对洪医师的这个报告,这三个要点都很宝贵的,我向大家替他做个结论。今天时间迟了一点,因为明天晚上不会有了,禅堂就清静了,圆满,明天下午三、四点大概就圆满结束了,现在诸位,阿弥陀佛,回去休息。 


本篇文章由我有心录入

上一篇:南禅七日-35
下一篇:南禅七日-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