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索达吉堪布:提高修行的一个简便窍诀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丁福保佛学大词典——【法性】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禅海微澜 > 内容

禅海微澜——高峰·主人公在什么处?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6-08 19: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禅海微澜

元音老人著 载于《禅》刊 1993 年第 3 期至 1995 年第 3 期

高峰·主人公在什么处? 

高峰妙禅师初参断桥伦和尚,令参‘生从何来,死从何去’话。即日夜不懈,不眠不休。后参雪岩钦和尚,钦问:‘阿谁与你拖个死尸来? 
’师未及答话,即被打出。如是不知经过几多次,师非但毫无怨忿之意,却更虔诚参叩。(这在今人不用说经过多次棒打,即稍为语重一点,即心怀不满,把脚底板给你看了。于此可见古人用功多么恳切诚笃! 这样精诚专一的用功,哪得不开悟、证道? !吾等后辈小子对之能不惭惶愧汗而奋起精进乎? ) 

师于参话次,偶于梦中忆断桥伦室中所举‘万法归一,一归何处’话,疑情顿发,三昼夜目不交睫。( 参禅贵起疑情,疑情一发,笼罩全身,凝作一团,好消息即将至矣。) 

一日适逢达摩祖师忌辰,随众往诣三塔讽经,偶抬头,睹壁间五祖演和尚( 临济宗杨歧会一支白云端和尚嗣,圜悟勤和尚之师。) 
遗像赞云:‘百年三万六千朝,反覆原来是这汉。’蓦然省悟,打破拖死尸话头。

悟后,诣南明,再谒钦和尚。钦一见便问:‘阿谁与你拖个死尸到这里来? ’师便喝! ( 悟后气概便不凡。) 钦拈棒,( 再勘过。) 师把住云:‘今日打我不得。’( 
的是可儿。) 钦曰:‘为什么打不得? ’( 苍天苍天,放过一著。) 师拂袖便出。( 赖有这一著。) 

翌日,钦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 天下慈父心。) 师曰:‘狗舔热油铛。’( 也知你欲进不能,欲退不得。) 钦曰:‘那里学这虚头来? ’( 你问阿谁? 
由和尚钝置来。) 师云:‘正要和尚疑著。’( 得理不让人。) 钦休去。( 奈何伊不得,只索饮气吞声。) 自是机锋不让。( 天上天下,唯吾独尊。) 

一日,钦作寻常问话云:‘日间浩浩时还作得主么? ’( 垂钓千尺意在金鳞;好肉上挖疮作么? ) 师曰:‘作得主。’( 将谓将谓,原来原来。果然失却定盘星。) 
钦进问云:‘睡梦中作得主么? ’( 雪上加霜,再犯不容! ) 师答云:‘作得主。’( 犹自不惺惺,脚根下泥深多少! ) 
钦更问云:‘正睡著时,无梦无想,无见无闻,主人公正在什么处? ’( 请问和尚。不妨更加一槌! 岂在别处。) 师无语。( 古佛过去久矣;早纳败阙了也。) 
钦嘱曰:‘从今日始,也不要你学佛学法,也不要你穷古穷今,但只饥来吃饭,困来眠,才眠觉来,却抖擞精神,问我这一觉主人公在什么处安身立命? ’( 
莫瞒人家男女好;‘活’马权作‘死’马医。) 

师乃奋志参究。自誓:拼一生做个粥饭僧,决要这著子明白。( 不愧须眉,好男儿岂甘与草木同腐! ) 一日午睡,同宿友僧莽撞,推师枕落地,噗通一声,师乃大彻。( 
已迟八刻! 这僧莫非大悲菩萨现身么? ) ( 注:括弧内系本文作者的著语。) 

我们读了这则公案,除了由衷的崇敬赞仰高峰祖师精诚不懈的参究精神与深彻的悟境外,同时也获得了下述的珍贵启示:

第一,如果我们真要超轮回,了生死,参禅必须放舍一切,死心塌地抱定一则无义味话头,朝于斯,夕于斯,流离于斯,颠沛于斯,孜孜兀兀地日夜参究,方能打开本来,亲证实相。绝不是懂得一些文字义理,会打两句机锋,下得几句转语或舞文弄墨地写得几首偈颂,就作为开悟的;更不是在色身强健,生活优裕时,过得轻松愉快,安祥自在,即是开悟。

第二,参禅必须起疑情。以疑情生起,方能遮断妄念,蕴集爆发力。一旦时节因缘到来,如火药碰到火星,顿时爆炸,当下打开玄关、识锁,亲见本真。否则,妄念不断,无力爆发,徒丧光阴。故古德云:‘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非虚语也。

第三,说得口头禅与舞文弄墨的禅客,虽然一时看起来也不无禅味,但这只是暂时的假相,他们心中并非清空廓彻,眼前总有个物在;即使勉强静心打坐,心中也隐隐地有个物在,光明始终不得透脱,如何能消融身、心、世界,而亲证本来! 
既未亲证本来,又如何能息却猿心意马而得泰然大定? 所以一旦逆境来临,平时说的那种安祥愉悦的心情,便不知飞向何处去了。

这种人不要说于睡梦中作不得主,便是于白天寻常日用中也作不得主;不要说于较难觉察的顺境中不能做到泰然不动,无有丝毫移易,即是较易知晓的逆境来时,也不能不随境流转而忿怒怨懑。尤其当病魔来侵时,更是无法抵御而痛苦呻吟,万般无奈。

大慧杲禅师呵斥此等禅客如药水汞,遇火即飞,不得真实受用,又如何能了生死、出轮回? 故告诫我等后辈参禅务必真参实究,不可在言句义理边讨消息也。

第四,高峰禅师的前两答‘作得主’确是好功夫。是我辈后学做功夫的典范与榜样。我们学佛修道,就是为了在生死岸头做得主,不为业障所牵累而沉沦苦海。要做到这一点,就须于生时首先在白天日常动用中作得主,不为顺逆境缘所迁移,不为喜怒哀乐之妄情转换,而后方能于睡梦中作得主。假如这一点也做不到,还说什么了生死呢? 
因为生死的根源,就是妄念不息,随境攀缘呀! 

就现阶段的用功人说来,白天能作主、不为境缘所牵已是不易,何况更须于睡梦中作得主呢? 
睡梦是半昏迷,死时四大分散是大昏迷。假如半昏迷作不得主,大昏迷如何能作主而了生死呢? 
所以修心了道,出生死轮回,必先于睡梦中作得主。但是任你慷慨豪放、意气风发之士,白天纵能于顺逆境缘上既无牵挂也无嗔爱,但于睡梦中往往情不自禁地为梦魔所摄而随之流转。今高峰禅师能于睡梦中作得主,不为梦魔所牵,这是何等定功! 
不经出几番大汗的苦苦参究,何能致此? ! 修心人功夫做到这步田地,确是不易! 我等如何能不钦仰赞叹! 

反观现在做功夫的人,大都不肯脚踏实地地孜孜参究,而是避重就轻地在文字义理上作道理会,或是向他人口边讨消息。领会得一些相似的道理后,便舞文弄墨地写文章,作偈颂,下转语,以为彻悟证道了。其实这只是食他人的残羹馊饭,非干己事,于生死岸头丝毫作不得主。出言吐语,写文作颂,要从自己胸襟中流露出来,方能盖天盖地。

有些人做功夫时,偶尔得了一点定境,例如:色身长大、飞空,呼吸中断,进入胎息状态,或是发了某种神通,便认为已经证道成圣了。其实这仅是禅定中显现的一些幻境,离证道还远在。在禅定中任何境界都不能著,一著便停滞不前,尤其是发了某些神通,更不能沾沾自喜,以为有得,一有得意,非但不能证道,入魔大有份在! 
《楞严经》说的五十种阴魔,就是说这种虚幻过程,是障道的阴魔,修道人千万不能著,以免误入歧途而堕魔道。

有些狂妄人引用《心经》与《金刚经》的话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境相既皆虚幻不实、不可得,那么管它顺、逆、美、恶,我只无心应之,不为所牵即得,何用参禅、念佛? 
假如有禅可参、有佛可念,岂不妄上加妄? 这些话语,看来未尝不是,但是一旦碰到逆境或遭一场意外事故,便鸡飞蛋打一场空了。

也有些人误以为一悟便了,初破本参,便以为到家,不再勤于观照,历境练心,以致习气依旧,狂妄傲慢,不得真实受用。到头来,落得个悟后迷,仍随生死流浪,宁不冤苦? 

更有些人误听人言,以神通来验证开悟与否。当功夫得力,恰到好处,忽然身心世界化空、粉碎而灵明不昧,了了分明时,因不见神通玄妙,不知这是什么而误以为不是自己本命元辰,匆匆滑过,岂不可惜! 
? 自己既错过了这千钧一发之机,贻误了本身,又以此来否定他人,此诚自作孽不可活者也。古德尝叹息云:‘只为亲切甚,转令荐得迟! ’良可慨也。

今天我们把这则公案录供大家参考,就是希望大家从中吸取教训,知所改进,努力向上,真实证取,以免虚度光阴,错过一生。

我们在学习、赞仰了公案中主人公的为道精诚和深厚的功力后,还要进一步将公案的精微处与为道的关键来和大家探讨一下,俾大家深明宗下的的旨,直下穷源,不为半途的功夫所误,方不负古人的深心。

高峰祖师的前二答:‘作得主’确是好功夫,非一般禅和子所能企及。但就宗下‘顿悟’的立场细详起来,不免逊色,兹将其幽微处略述如下:

禅宗是直下见性顿悟成佛的,不是次第渐修的法门。古德尝云:‘等妙二觉犹是它提草鞋汉。’等妙二觉也不屑一顾,遑论等妙二觉以下呢? 
所以宗下不许有个中间过程,不能夹杂一点功夫痕迹。

禅—正法眼藏,涅槃妙心—是一丝不挂,一尘不染,净裸裸、赤洒洒的。既无相对的客观物境,也无主观能见能闻的人,更有谁来作谁的主呢? 
雪岩钦和尚在前二问‘谁与你拖死尸来? ’与‘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勘不破高峰后,故作寻常说话以钓高峰,看他是否已经剿绝至无功用地。哪知高峰脚根未稳,一钓即上钩,答云:‘作得主。’这不是有落处、有相对的主客了吗? 
这和净裸裸的禅就不相应了。这答话在宗下说来是‘伤锋犯手,不剿绝’。这样就捆了自己的手脚。迨至第二次答作得主,更把自己浑身捆了个结实,动弹不得了。到第三次问:‘无梦无想,无见无闻时,主人公在什么处? 
’就只好咽气吞声,死于句下了。

等到后来时机成熟,枕子落地,彻底打脱,始如梦方醒,主人公原来不在别处。举凡山河大地,草木丛林,无不是主人公之显现;鸟语花香,莺歌燕舞,无不是主人公之妙用! 
有什么主不主,更有什么作不作? 前所答者,岂不狼藉不堪? ! 

最后,就雪岩之问另作三答,以飨同参,并藉作与高峰禅师相见之礼:

1 、问:白天作得主么? 

答:饥来吃饭困来睡。

2 、问:睡梦中作得主么? 

答:朝阳升起月含山。

3 、问:无梦无想,无见无闻时,主人公在什么处? 

答:太虚饮光消契阔;风摇浅碧柳丝轻。



上一篇: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