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德禅法师:佛陀指引的成功之路
·他們聲聲不可思議。聲聲遍滿法界,聲聲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感
·印光法师:三宝是众生依怙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四天)
·净宗法师:缘深则信深,缘浅则信浅
·净宗法师:专修念佛,求生净土
·净宗法师:一心直进,念道而行
·净宗法师:五逆往生为显念佛
·常敏法师:照耀十方众生,救度每一个念佛人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五天)
本周焦点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海涛法师:发财最快的8字咒
·6.子时能不能打坐?
·经营好自己生命的小花园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摩呾理迦】
·地藏经回向文怎么写?地藏经回向文大全
·大安法师答:一些讲法者在讲法,特别强调没处理好冤亲债主的关系,临终会受障碍?
·虎拜佛偈
·蔡礼旭:《了凡四训》学习分享(二次宣讲)第十六集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净宗文集 > 雪庐老人净土选集 > 内容

雪庐老人净土选集序文——禅话与净话弁言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8-15 16: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禅话与净话弁言

我是一个钝根汉,在少年时候,不知是那一生的种子,起了现行;见到佛寺,闻到梵音,心生欢喜!从此便讨了几本佛经,在学校课余的时候看看,当然是不懂,我却好问。有人说这是禅理,有人说这是净理,我听了更是莫名其妙!虽然如此,但是好奇的心胜,如何因看不懂就肯放他过去?于是兜起一股劲来,偏要研究个水落石出,可怜先参了几年禅,百闻不如一悟,简直作个瞎驴也办不到。渐觉得阎王常来通消息,生怕腊月三十日到来,随又改了修净,算来也有二十余年的念佛,直到今天,还是二心三心,更谈不到甚么澈见自性了。去年夏天,承屏东市东山寺邀约讲经,交识了方伦居士。或是初见面的关系,也并没多谈话,但观其举止,亦知其是有道之士,不过彼此存著客气,不好拉拉杂杂,问长问短,总算当面失了机会,未曾请其开示,懊悔也来不及了。却也难得,方居士竟肯直抒胸臆,写了一篇禅话,寄给觉生。这却与敝刊增光不小,语实平易近人,义皆探骊得珠,回忆往昔学时,说有被呵斥,说空也被呵斥,向东碰壁,回向西也碰壁,直弄得昏头转向,不知所从?假若当日能得到这篇文字,也许黑漆桶早就打破了!读完了这篇文字,感觉隽永不尽,舌齿留芬;正在回味的时候,忽又来了一篇净话,真是璧合珠联,相映辉焕;惟这篇文字却不似禅话平易,因著方居士是有禅有净之士,说的净土,似注重实相一种,尤其在‘净土与禅之关系’一段内,说的色彩较为浓厚,而少数的读者读了以后,未免生了畏难之心,来了几封信质问,我的答覆是等著登载完了再说。既至披露了‘持名法种种’一段,大家也就知道是诸法皆备,任你欲东欲西,各随自由,却又喝起采来。普通人的心理,对禅那的看法是高不可仰,不敢问津;对净土的看法,是斋公齐婆,子虚乌有;这皆是错觉。方居士这两篇文字,是把人人畏难的来浅说;把人人轻忽的来深说;我知其苦心。其实浅说非浅,深说非深。说到归根结柢,禅净本是一件事,畏难是错误,轻忽也是错误!读书不可死在句下,贵乎举一反三,更要检契己的去做,否则徐六担板,无有是处。我国自唐宋以降,禅家偏重于祖师禅一途,其间固然不乏杰出之士,而放荡不羁之流,出的也实在不少,似是只学会了热闹场中打混,六根门头洞开;满口嚼故纸,两眼望青天,若问其八识田中,恐怕旧管未曾开支,新收又加实存。这样的知识,反不如闭目枯坐的有些影子。近来净家却是心存西方者多,澈究自性者少,说来这也不算毛病,这是根器问题,纵不能坐十方道场,也能生到极乐,果能生到极乐,还不是任运坐十方道场。再说心有极乐,极乐即在心中,经云极乐虽遥,然而心量无尽,等同虚空,既无一事能在空外,便无一事,能出心外。大家不必畏难,只按‘持名法种种’任择一法去作,到时自有‘归来坐对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的境界。方居士写的这两篇文字,反复辩论,极为详尽,有配衬,有主旨,有引证,有比喻,有初步的诱劝,有造极的策勉,须圆看全体,善会其意;既不是专倡祖师禅,也不是专取实相念佛;可以说是浮图插天,八面玲珑,任君俯身吸海,与杯取水饮,皆能得到受用。此二篇大作,连续的登了八九期,方才完毕,在此数月中,有很多的人来信,探问方居士的住址,欲瞻仰其丰采,亲其欬謦,敝刊当然乐为介绍,不意方居士太谦虚,不肯承当,写了一个闭门羹的启事,教觉生登载,大家见了,又生了向隅之叹!但是双方这样的不接近,倒教敝刊看不下去,却又无法强人所难,既而想到大家欲见方居士,不过为的是问道,而方居士的启事中,又有这样的几句话:‘本人对于禅的见解,全部都写在禅话内,此外胸中一点都没有消息,纵使见面,欲说也说不出什么来……’好了好了,敝刊这倒有了折衷办法,反正此番葛藤,是为了这两篇文字,印成多量的册子,流通出去,不就天下太平了吗?这是印行禅话与净话的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