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德禅法师:佛陀指引的成功之路
·他們聲聲不可思議。聲聲遍滿法界,聲聲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感
·印光法师:三宝是众生依怙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四天)
·净宗法师:缘深则信深,缘浅则信浅
·净宗法师:专修念佛,求生净土
·净宗法师:一心直进,念道而行
·净宗法师:五逆往生为显念佛
·常敏法师:照耀十方众生,救度每一个念佛人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五天)
本周焦点
·6.子时能不能打坐?
·海涛法师:发财最快的8字咒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经营好自己生命的小花园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佛教密宗手印大全(图文)
·家里如何做烟供?
·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行愿品白话解释
·人的一生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净宗文集 > 读印光大师文钞记 > 内容

读印光大师文钞记(中)——复泰顺林枝芬居士书二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8-29 06: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与泰顺林枝芬居士书二

读这一篇,可知‘狮子身中虫’的严重性!

佛法至今,衰残实甚!茫茫众生,如盲无导;纵有一二知识为之开示,以业深障重故,正智不开,虽闻正法,不生信向;纵生信向,亦属浮泛,如醉、如梦,了无定见,一遇邪魔外道,则如蝇逐臭,如蛾赴火,蚁聚、乌合,动盈千万。

蕅益大师云:‘末法衰败,良以邪正不分’。诚哉!是言。

故光绪初年,关东有一混元门,每年皈依者有十余万人:至十一二年,以劣迹已彰,人多见恶,一年之内,尚有数万。

‘混元门’,无从查考。至于诸旁门左道,可参阅‘回头是岸’、‘暗路明灯’、‘中国邪教祸源考’、等书。

近有出家魔子,拟欲大得名利,于三十年前,即抄龚古人语录中成言,改头换面,谓是自己语录。而此魔子,一不通宗,二不通教,三无学问;恐人或谓己无学问,何能说此?特意用许多白字以实之,令人谓为真是大彻大梧,随口所说,词理超妙。其有不大恰当者,盖因不曾读书、不通字义之故。

这‘魔子’的大名,无从查考。他的‘语录’,不曾看过,内容不详。

举凡‘万法归心录’、‘六祖坛经’、‘寒山诗’中诗偈,整个录来,换三五字而已。所有言句,尽皆如是。

万法归心录:三卷,清初、康熙年间,祖源禅师著。上卷:警省俗迷,儒释论理,释道辨伪。中卷:顿悟修证,教乘差别,惟心净土。下卷:禅分五宗,十魔乱正,经语引证。

六祖坛经、寒山诗,可知。

随即远近流布,然亦无大招徕。近又得一‘妙法’,致令善男信女,相率归依。且道得何妙法,便能如是?以此魔子,初则妄充悟道,人未归附;近则妄充得道,故得远近争赴。且自谓:我所说法,令人易于得道。故一境若狂,咸相崇奉。妄充得道,须有事实,人方肯信,故肆无忌惮,随口乱说,常为人言:我能入定,超度亡魂,令其生天,或生净土;能知一切亡人,或生天上,或生人间及三恶道;又知:某人生西方上品,某人生中品,某人生下品。由是之故,不但愚夫愚妇,靡然从风,即不明佛理之士大夫,亦以为实属得道,而归依信奉者,日见其多。纵有智者斥其狂妄,由彼邪说入人深故,了不见信。

‘妄充得道’,这是未得谓得,未证言证,犯大妄语。成爱见魔(楞严经语)。所以称他为‘魔子’。

何谓‘爱见魔’?温陵曰:‘贪其供养,求己尊胜,名爱魔。妄起邪见,谓己齐圣,名见魔。’(楞严要解)

自古高僧,或古佛再来,或菩萨示现,然皆常以凡夫自居,断无说‘我是佛、是菩萨’者。故楞严经云:‘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

所引楞严经文,见卷六、四种清净明诲,大妄语段。

妙心疏云:‘佛敕菩萨、罗汉,应生世间,作种种形,浑迹一切世间,用心不在谋利,而在称赞佛乘,熏习善种,令彼身心入三摩地,无须自说是菩萨、是罗汉也。是故菩萨住世,终不自言是菩萨,泄漏佛之密因也。事形未张前,曰密因。预先言之,曰泄漏。’

‘轻言未学’之‘未’,或作‘末’。此须连上句读之,其义列明,兹录诸疏注释,以资参考:

(一)、泄佛密因,轻言未学’:

纂注云:‘佛密因者,即菩萨罗汉所行密行也。若以密行轻告‘未’学,即泄佛密因’。

宝镜云:‘终不自言我是菩萨、罗汉,漏泄佛旨秘密之因,轻自妄言于“未”学也’。

(二)、‘泄佛密因,轻言末学’:

指掌云:‘若自言真是菩萨、真阿罗汉者,必当泄露佛所密敕因由,以轻言与“末”世学者’。

圆瑛法师讲义云:‘轻言末学者:轻易泄言于晚学之人也’

海仁法师讲记云:‘始终不肯自言:我是真菩萨,或真阿罗汉,以泄漏佛之秘密;反而轻言自己属于晚辈末学’。

楞严注疏,七十余种,怎能一一?且引此五,可见一斑。笔者认为:‘反而轻言自己属于晚辈末学’之说最优。

‘唯除命终,阴有遗付’:讲记云:‘(此)二句,显诸圣应世,住则不泄,泄则不住。故除临终舍报,暗中遗言付嘱外,绝不自认菩萨再来,或佛应世’。妙心云:‘阴有遗付者:此亦为道之计,为无知之人,不识圣贤之言行可贵,以临终暗暗表示,令人感觉,其人虽逝,追想其所言所行,必生尊重,为世之轨范。菩萨住世,虽至临终,只略露其锋,犹不明言’。如下文所引智者大师,是谓‘略露其锋’。

而智者大师,实是释迦化身,至临终时,有问所证位次者,答曰:‘我不领众,必净六根;损己利人,但登五品’,是仍以凡夫自居也。

智者大师别传:“……智朗请云:‘伏愿慈留,赐释余疑,不审何位?.没此何生?谁可宗仰?’报曰:‘汝等懒种善根,问他功德,如盲问乳,蹶者访路,告实何益?……吾不领众,必净六根;为他损己,只是五品位耳。’……”(卍续一三四)

五品者,即圆教观行位。所悟与佛同俦,圆伏五住烦恼,而见惑尚未能断。

天台宗:化法四教:藏、通、别、圆。圆教六即:一、理即,二、名字即。三、观行即…教观纲宗云:‘观行即佛者,五品外凡位也’,是谓‘圆教观行位’。五品者:一、随喜,二、读诵,三、讲说,四、兼行六度,五、正行六度。

五住:即三惑,一、见一切住地(见惑);思或分三:二、欲爱住地,三、色爱住地,四、无色爱住地…即三界思惑;尘沙、无明合为一,即:五、无明住地。

六根清净,是相似即佛,圆教十信、内凡位也。详见教观纲宗。

智者临终尚不显本,意欲后学励志精修,不致得少为足及以凡滥圣耳。

显本:法华经明本迹二门,寿量品云:‘我实成佛已来,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那由他劫’,是谓显本。此番成佛度生,是从本垂述。智者大师示居五品,未显其本,故云‘尚不显本’。

今此魔徒,妄充得道者,乃坏乱佛法,疑误众生之大妄语人。此大妄语之罪,甚于五逆十恶百千万倍,其师、其徒,当永堕阿鼻地狱,经佛刹微尘数劫,常受极苦,末由出离,何苦为一时之虚名浮利,膺长劫之惨罚酷刑?名利惑人,一至于此!

蕅益大师曰:‘倘名关未破,利锁未开,藉言弘法利生,止是眼前活计。一点偷心,万劫缠绕。……’(寒笳集)

此魔子自谓‘所说之法,令人易于得道’者:即是以生灭心作常住解。以不修善、不断恶,为不生不灭。拨无因果,堕邪见坑。此即魔子招徕徒众、令皆得道之实际。故有平日持斋念佛之人,一亲近彼,即不持斋、不念佛。其余一切改恶,迁善、知因识果、培植福德等事,概行弃置。

这就叫做‘豁达空,拨因果,莽莽荡荡招殃祸’!(永嘉大师证道歌)

唯止令人看一话头,而实不知如何是‘看’,如何是‘话头’。遂将古人酬机之语,令人依文解义,卜度思量。如:‘狗子无佛性’,‘庭前柏树子’,‘乾矢橛’,‘麻三斤’,‘七斤布杉’等,一一学拆字讲义者,拆而讲之,谓之为‘参禅’,谓之为‘透公案’。稍微能坐,及能按文解义,便为印证曰:某人夙根深厚,某人现行精纯,故得用功不久,便已透彻。

狗子佛性: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有。’僧云:‘既有,为甚么却撞入这个皮袋?’州云:‘为他知而故犯。’又有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曰:‘无。’僧云:‘一切聚生皆有佛性,狗子为什么却无?’州云:‘为伊有业识在。’(从容录上)

庭前柏树子:僧问赵州:‘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云:‘庭前柏树子。’(从容录下)

乾矢橛:僧问云门:‘如何是佛?’门云:‘干屎橛。’(五灯会元一五)乾矢橛:拭人粪之橛,拭后,粪已乾者,曰干屎橛。矢同屎。

麻三斤:僧问洞山:‘如何是佛?’山云:‘麻三斤。’(碧岩录)洞山,是洞山守初禅师,非洞山良价禅师。

七斤布衫:僧问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州云:‘我在青州作一领布衫重七斤’。(碧岩录五)

宋代、圆悟‘碧岩录’出,而大慧宗杲弃之,深恐后人以‘拆字讲义’为‘参禅’故也。今时之作‘拆字讲义’者,多矣!未知其‘禅’功如何?

夫参礼一事,谈何容易?古人如赵州谂禅师,从小出家,至八十余岁,尚且行脚,故有颂之者曰:‘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长庆坐破七个蒲团,后方开悟。涌泉四十年尚有走作。雪峰三登投子,九上洞山。

赵州谂禅师:曹州(山东荷泽)郝氏子。讳从谂。年至八十,方住赵州城东观音院,因称赵州禅师。师于南泉言下大悟,周旋南泉之门,凡二十年。次则遍历诸方。寿昌云:‘赵川八十岁 
犹行脚’。住持观音院四十年。以唐昭宗乾宁四年(西纪八九七)示寂,寿一百二十。其法语,遍布天下,时谓赵州门风。

‘长庆坐被七个蒲团’:长庆:福州怡山长庆禅院大安禅师,福州人,俗姓陈。百丈法嗣。灵祐禅师创居沩山,师躬耕以助之。住沩山三十余年。晚年住怡山长庆院。唐僖宗中和三年(西纪八八三)示寂。寿九十二。初、师终日端坐,无所事事,人称‘懒安’。…终日端坐,所以坐破七个蒲团。(祖堂集一七、传灯录九、宋高僧传一二、会要七、会元四)

‘涌泉’:福州鼓山神晏禅师,大梁李氏子。少修儒业,十六人道。得法于雪峰。后建鼓山涌泉寺。居山三十余年。五代、后晋天福八年(西纪九四三)示寂,寿七十七。(古尊宿语录三七)

‘走作’:虚堂云:‘……每日不要只管理会他人闲事;你自己分上,无量劫来,如洪波大浪,未尝休息,一日十二个时辰,阿!那个一时无走作来?一粥一饭无走作么?开单展钵无走作么?进退揖让无走作么?语言谈论无走作么?;…’(虚堂语录四)

‘雪峰’:义存禅师,泉州南安人,姓曾氏。十七落发,受具后,遍参禅席(联灯会要云:‘师出岭,首谒盐官(杭州盐官齐安禅师,嗣马祖);自后,三到投子,九上洞山…在洞山,尝当饭头,因缘不契’),缘契德山(后参德山,棒下获悟)。唐懿宗咸通(西纪八六0…)中,登象骨山,雪峰别院。居山四十余年,法席之盛,卓冠天下,常不下一千五百众。后梁开平二年(西纪九0八)夏五月二日,朝游蓝田,暮归澡身,中夜入灭,寿八十七。(传灯录一六、佛祖通载二五、联灯会要二一)

‘三登投子’:舒州投子山大同禅师,怀宁(安徽潜山)人,姓刘氏。得法于翠微无学禅师,后归隐投子山,法席甚盛。后梁乾化四年(西纪九一四)四月六日,跏趺坐化。寿九十六。(传灯录一五)雪峰登投子山参谒三次,故云‘三登投子’。

‘九上洞山’:筠州洞山良价禅师,会稽人,姓俞氏。幼岁从师,因念般若心经,以无根尘义问其师,其师骇异,曰:‘吾非汝师’。即指往五泄山礼默禅师披剃。年二十一,嵩山具戒。云岩得法。唐懿宗咸通十年(西纪八0)三月,剃发披衣,令击钟,俨然坐化。时大众号恸,久之,师忽开目而起,曰:‘夫出家之人,心不附物,是真修行。劳生息死,于悲何有?’乃召主事僧,令办愚痴斋,盖责其悲慕也。食具方备,师亦随斋。至八日,浴讫,端坐长往。寿六十三。(传灯录一五、通载二四)雪峰上洞山参访九次,传灯录中有问答语句。

丛林公论云:‘雪峰九到洞山,三上投子,遂嗣德山。’

高峰云:‘长皮庆坐破七个蒲团,香林四十年方成一片,赵州三十年不杂用心。’(高峰语录)

宗范云:‘香林四十年方成一片,涌泉四十年尚自走作。’(宗范上)

晦堂曰:‘余初入道,自恃甚易;退而自省,矛盾极多;遂力行三年,才得事事如理。乃至赵川四十年不杂用心,香林四十年打成一片,涌泉四十年尚有走作,……’(禅门锻炼说)香林:香林院澄远禅师。嗣云门。

此等大祖师,大彻大悟,如是之难。彼魔子之徒,一闻魔说,遂皆开悟,如前所说祖师,直是替他提鞋也无用处矣!须知:祖师之悟,乃从迷至悟,一悟永悟;魔徒之悟,乃因迷入误,一误永误;悟之音虽同,悟之事实反。以彼魔徒,从初发心,一无戒行,二无正智,三不知话头是参叩自心之方便,而以按文义卜度为参。如此参禅,尽世间聪明人,通通皆是大彻大悟之人。如人不识摩尼宝珠,见一鱼目,宝而藏之,夸耀于人,谓我已得此珠;诸人亦不知何者是珠,何者鱼目,遂群聚而寻求之,各各皆得此珠。从兹发大誓愿,普令贫穷同胞,皆得此珠。一朝遇见贾胡,欲得贸易多金,贾胡掷而唾之,曰:‘何持鱼目,用黩我眼?’方知:费尽心机,只落得惭愧欲死而已。

且人之常情,纵恣则易,摄束则难。教以持斋念佛,便觉口头失美味,身心常辛勤。魔子则曰:‘只要心好,何必持斋?汝本是佛,何须更念他佛?’以此恰合自己懒惰懈怠,不愿摄束,任意放纵之机,如囚遇赦书,庆幸无已!又进而叩其所以,则曰:“达摩西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汝但看一话头,自能见性。既见性已,即名成佛。既成佛已,则一切俱空,无因无果,无修无证,一法不宜,名真解脱。彼教人持斋念佛,改恶修善,畏因果,培福德者,皆不知自性之中,无一法不具,亦无一法可立。执著法相,不肯舍离。舍本逐末,无绳自缚。如是之人,名为小乘。何可以为知识而亲近之哉!须知如来所说因果修证等法,皆是以黄叶作金,为止小儿啼故。彼等反执为实,则其智与小儿何异?若大丈夫,佛尚不可得,何有因果修证等法?若立一尘,便非佛法。汝但识得自己是佛,一任食肉饮酒、行盗行淫,何一法不是佛法?上天堂、下地狱,天衣天食,镬汤炉炭,何一境不是佛境?自己即是弥陀,当处即是极乐。岂待汝鼓起妄想业识心,鼓动父母所生口,毕生终日念佛,受许多冤枉苦,求到临命终时,往生西方。舍己求人,抛家浪走。岂非知见颠倒,错乱修习乎?”种种魔说,大抵如是。

看过上面三百多字的‘魔说’,若不读下文之‘试论’,颇有‘似是’之感。

今试论曰:‘只要心好,何必持斋’。杀彼之身,悦己之口,是好心耶?非好心耶?且兵劫之时,贼来杀人,亦当皆是好心,设杀汝时,为感恩乎?为怀恨乎?

问:行善以立心为主,心地苟善,何须戒杀?

答:何哉?尔所谓善心者!为口腹之娱,使物类受弥天痛苦!究竟一入咽喉,遂成粪秽脓血,则天下凶心毒心,莫此为甚矣!试问善心更在何处?吾恐三恶道中,尽是此辈善心人也!(万善先资)

此之‘善心’,大同常人所谓‘好心’。或云‘好心不用持斋’,读此可知:不持斋,不戒杀,好心在那里?

汝本是佛;尚不肯念他佛,何肯杀而食彼皆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之众生乎?如是、则汝之心性,本来是佛;汝之行为,原是众生。何可未得请得,以凡滥圣;以念他佛为辱,以杀众生为荣哉?

魔徒邪见,是非颠倒,闻此法音,未知能信受否?

‘达摩西来,不立文字’者:欲人彻证本体,不以徒诵语言为事。若契本体,则文字即是本体,即解脱相,终日读诵,依教修行,毕竟无文字相可得。如永明寿,首山念,栖贤湜,育王微等诸大老,皆尽寿读诵。岂彼尽皆不知不立文字之旨乎?

‘永明寿’:永明延寿禅师:王姓,钱塘人。曾知税务,以官钱赎生,罪当死,临刑,神色不变,乃放出家。先依翠微禅师,继参韶国师,为法眼三世。著宗镜录百卷,又著万善同归集,指归净土。钱忠懿王请住永明寺。日课百八事,夜往别峰念佛,诵法华经至一万三千部。宋太祖开宝八年(西纪九七五),焚香告众,趺坐而化。年七十二。

‘首山念’:汝州首山省念禅师,莱州狄氏子。生平业法华经,因号‘念法华’。得法风穴,弘化首山。宋太宗淳化三年十二月四日午时,上堂,说偈曰:‘今年六十七,老病随缘且遣日;今年记却来年事,来年记著今朝日’。至四年(西纪九九三)月日无爽前记,上堂辞众,仍说偈曰:‘白银世界金色身,情与非情共一真;明暗尽时俱不照,日轮午后示全身。’言讫,安坐而逝。(佛祖道影二、会要一一、严统一一)

‘栖贤湜’:栖贤澄湜禅师,建宁人。性高简,律身严,举动不违法度。得法于道恒禅师。恒嗣法眼,师为法眼三世。暮年三终藏经,以坐阅为未敬,则立诵行披之。(五灯全书二0)

‘育王微’:待查。

古人对祖师、高僧,尊其德而不称其名字,乃以山、以寺院、以地方彰名,查检则殊感困难。如‘育王微’,遍查‘育王’,未见‘微’禅师:就是‘育王山志’,也查不到。笔者读书不多,且目力不佳,遇此难题,只好以‘待查’二字交卷了!

至于参禅而不忘读诵者,传记中,不乏其人。如唐代之华林善觉禅师,感二虎为侍者,裴休问曰:‘师作何行业,感得如斯?’师曰:‘山僧常念观世音。’(指月录八)。宋、明教契嵩禅师,顶戴观音大士像,诵其名号,日十万声。又如‘安楞严’、‘言法华’;明代之憨山、紫柏,皆禅门宗匠而不忘读诵者也。六祖曰:‘经有何过?岂障汝念?’(坛经机缘品)

只因汝错认‘不宜’为‘废弃’,遂谓:如来所说一切大小乘经,无量法门,皆是黄叶作金,哄骗小儿。若然,则迦叶、阿难、马鸣、龙树、永明、首山等,皆是弄黄叶汉。汝既以彼为非,何得承嗣其法,言是禅宗?彼若果是,则汝之禅宗、便非彼之禅宗;汝的的是冒彼之名、以坏彼法之恶贼耳!

迦叶、阿难二尊者,结集三藏;马鸣、龙树二大士,中兴大教;皆不离文字。

且汝执著废弃文字为不立文字者,六祖云:‘只此不宜,便是文字’,况尚有‘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等八字。且此‘达摩西来’十六字,是文字耶?非文字耶?

六祖慧能大师,于坛经中云:“自性动用,共人言语,外于相离相,内于空离空。若全著相,即长邪见;若全执空,即长无明。执空之人,有谤经,直言‘不用文字’:既云不用文字,人亦不合语言,只此语言便是文字之相。又云‘直道不立文字’。即此‘不立’两字,亦是文字。见人所说,便即谤他言著文字。汝等须知!自迷犹可,又谤佛经。不要谤经!罪障无数!”(付嘱品)

又‘一切俱空,无因无果,无修无证,一法不宜,名真解脱’,何又立破斋谤佛、怙恶废善、瞒因昧果、折福损德等法,而不肯令其俱空乎?上智知空而进德,下愚知空而废善。佛祖于千百年前,早为汝判断停当矣!

中论云:‘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又云:‘虽空亦不断,虽有而不常;业果报不失;是名佛所说’。叉云:‘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空、不是没有,只是显示缘生性空。是故论云:‘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

汝谤人执著善法为‘舍本逐末’,为‘无绳自缚’,为‘小乘’。汝执著恶法,不肯弃舍,现生当遭国宪,死后永堕阿鼻,为是弃末循本:应是即缚无缚,应是‘大乘’矣!

‘遭国宪’、‘堕阿鼻’,是谓‘业果报不失’。

汝谓‘大丈夫、佛尚不可得,何有因果修证?若立一尘,便非佛法’,是佛与因果修证皆是‘尘’,皆不容‘立’。而食肉饮酒行盗行淫,何得便非是尘?便皆容立?且问:食肉饮酒行盗行淫之心,是佛心耶?是众生心耶?若道是佛心,佛岂存此心、行此事耶?若道是众生心,何得便超因果之外?便非是尘?便是佛法乎?‘地狱尚是佛境,当处即是西方’,是则苦亦不厌,乐亦不求,无取无舍,忘憎忘爱。何得贪图现生名利,妄企死后流芳,剽窃古人言句,改头换面,以为自己语录。未得谓得,未证谓证,以凡滥圣,妄充知识,教彼许多信心男女,堕邪见坑,丧失慧命。从兹永堕恶道,欲出末由!此魔子者,究其本因,不过欲得虚名浮利,企人谓己为大善知识而已。详其后报,则其苦痛惨凄之状,罄竹难书矣!可不哀哉!

有部律云:‘名誉及利养,愚人所爱乐:能损害善法,如剑斩人头’。

汝既发心念佛,当依净土经论所说而修。如此魔子所说,乃是窃取宗门祖师之言,妄以己见误会宗意,故其所说,似是而非,实与宗门道理相反,实为佛法之怨。若被彼所诱,堕彼党中,则难免以好心而招恶果矣!如此魔子,断断不可亲近。当恪守净宗列祖成规,持斋念佛,改恶修善,知因识果,植福培德,以企现生消除业障,临终正念往生,庶不虚此一生,及亲为如来弟子耳。

初学佛法,慧眼未开,邪正难分,是非莫辨。惟有恪遵 祖教,勤修净业,方有出苦分。

须知:禅宗一法,名为教外别传。凡所提倡,意在言外。千言万语;总皆指归不涉因果、修证、凡圣、生佛之法身理体。令人先悟此体,然后起彼修因证果,超凡入圣,即众生而成佛道之事。但其酬机之语,名为‘机锋’,名为‘转语’,欲令人参而自得,故无义路。若会得,固属大幸,若会不得,但当将此一句话,当做本命元辰,废寝忘餐,终日竟夕,如一人与万人敌,不敢稍有间断放纵:一年不悟两年参,十年不悟二十年参;一生不悟,即生生参。果真拌此深心参者,决无不悟之理。既悟之后,乃名悟道;尚须历诸境缘,锻炼习气,直得烦恼净尽,方名证道。

沩山云:‘此宗难得其妙,切须子细用心;可中顿悟正因,便是出尘阶渐……生生若能不退,佛阶决定可期。’(沩山警策)生生不退,谈何容易?还是老实念佛吧。

彼魔子者,乃以‘误’为‘悟’;悟尚全体是误,何况说证?乃不知惭愧,不惧因果。竟致无量好心男女,受彼所骗,同断善根。汝宜笃信吾言,自不被彼所陷矣。至瞩,至嘱!

印祖恐人误入歧途,以大悲心,彻底道破。

复永嘉某居士昆季书(节录)

‘净土决疑论’,系民国三年,狄楚青居士,以端甫回籍,十三期报料不足,令作一二篇以助热闹耳。此论、文虽鄙菲,而于断疑生信,不无少补。

此论,见文钞卷二。约六千余字。

至于‘永明四料简’训释处,须仔细参详;若不如是信向,便成虚文。此不慧数十年痛心疾首者,于此以发挥之。万不可以今人所说为的,致孤负永明大慈悲心也。

‘四料简’义,净土决疑论中详辨,宜细读之。

‘持经利益随心论’,以今人受持经典,了无敬畏而发。欲得佛法宝盆,须向敬畏中求。能竭诚致敬,纵究竟果德,尚能即得,况其下焉者哉!

‘持经利益随心论’,见文钞卷二。

‘拣魔辨异录’,文理高深,禅教融贾。系雍正十一年夏初始著,至十三年方毕;未及刊板,龙驭宾天,迨后刊时,以草书替字,钞者不察,便许多直作本字,而错讹便不胜其多。使世宗在世,断断不至如此耳。今春细校两次,俾还本来面目。倘后因缘果就,当不负世宗一番至意矣!

‘拣魔辨异录’,印祖校订本,扬州藏经院尝刻板印行。卍续藏一一四册所刊,则是未校正者,不可读。中华藏第三辑,全据卍续藏。

善导和尚,系弥陀化身,有大神通,有大智慧。其宏阐净土,不尚玄妙,唯在真切平实处,教人修持。至于所示‘专杂二修’,其利无穷!专修,谓:身业专礼(凡围绕及一切处身不放逸皆是),口业专称(凡诵经咒,能志心回向,亦可名专称),意业专念。如是、则往生西方,万不漏一。杂修,谓:兼修种种法门,回向往生。以心不纯一,故难得益,则百中希得一二,千中希得三四往生者。此金口诚言,千古不易之铁案也!当以此自利,又当以此普利一切。

观经四帖疏:‘行有二种:一者、正行,二者、杂行。言正行者:专依往生经行行者,是名正行。何者是也?一心专读诵此观经,弥陀经,无量寿经等;一心专注思想观察忆念彼国二报庄严。若礼,即一心专礼彼佛:若口称,即一心专称彼佛:若赞叹供养,即一心专赞叹供养;是名为正。又、就此正中,复有二种:一者、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不舍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若依礼诵等,即名为助业。 
除此正助二行已外,自余诸善,悉名杂行。’(释上品往生章)

至于持咒一法,但可作助行:不可以念佛为兼带,以持咒作正行。夫持咒法门,虽亦不可思议,而凡夫往生,全在信愿真切,与弥陀宏誓大愿,感应道交、而蒙佛接引耳。若不知此意,则法法头头,皆不思议,随修何法,皆无不可,便成‘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万劫与千生,没个人依怙’矣!

宜参阅‘净土决疑论’释四料简义。

若知自是具缚凡夫,通身业力;匪仗如来宏誓愿力,决难即生定出轮回。方知:净土一法,一代时教皆不能比其力用耳。持咒、诵经,以之植福慧,消罪业,则可矣。若妄意欲求神通,则所谓舍本逐末,不善用心。倘此心固结,又复理路不清,戒力不坚,菩提心不生,而人我心偏炽,则著魔发狂,尚有日在。夫欲得神通,须先得道:得道,则神通自具。若不致力于道、而唯求乎通,且无论通不能得,即得则或反障道,放诸佛诸祖、皆严禁之、而不许人修学焉。以世每有此种见解人,故因乱缕及之。

得神通而反障道,如佛世之提婆达多。佛不许显通;宾头卢因现神通,佛不许其入涅槃。学佛、旨在断或证其;或断、则通自具矣。

夫劝一人生净土,即成就一众生作佛。凡成佛、必度无量众生,而其功由我始,其功德利益,何可思议也哉!

又、自既修净土,尚须以此法门,普告一切;况妻妾子女,岂可不劝令发心、而失此巨益乎?倘天性相近,则何善如之:如稍相远,亦须渐磨渐染,俾即远而成近耳。此所谓深爱,所谓宏慈;舍此而为慈爱,皆名有而实无耳。

度人要有权巧方便,故‘须渐磨渐染’。或有因学佛而使致家人反感者,此必不懂‘渐’法,或是‘猛攻’所致。

当详阅‘净土十要’,‘净土圣贤录’,‘乐邦文类’等,则取法有地,怀疑无由矣。

‘乐邦文类’:宋、沙门宗晓编。五卷。大正藏第四十七册,卍续一0七。

‘法苑珠林’一书,详谈因果,理事并进;可治近世排因拨果、肆无忌惮等膏肓痼疾。凡有信心读书人,皆当令阅此书,岂但有益于身心性命,实于格物致知、文章学问,大有裨益也。安士全书,亦与此同其气类耳。

‘法苑珠林’:参阅一九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