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戒为无上菩提本 严守戒律能成就 要以戒为师
·修学很多的法门 听闻很多的道理 正是为了让自己心空无我不执着
·解脱道与人天道的佛性 身与做事妙用没差别,只是目的不一样 修解脱道的佛性与修人天道的佛性是一体不二的
·无论哪一类的众生都需要自己进化的教育
·后得智是能解决一些人生的现实问题 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凡是有相的宝贝都是有价的 唯空性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只因自我的一切执着习气才成为万类的众生
·细心观察 法在当下 法在生活 法在心心念念之中
·在修行过程之中必然会有正与邪的对立 佛与魔的交战
·不要把佛法当成理论教条来研究 要如理如法的落实做到
本周焦点
·修行语录——莲池大师开示
·‘成住坏空,生住异灭’,是怎么解释?(唐桂兰)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大圆满心要总集】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生圆二次第】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
·憨山大师诗词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经文
·关于律宗的戒律
·蒙古汗国及元朝时期的宗教政策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欧波僧正】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济公活佛 > 内容

第四回 坐不通劳心苦恼 悟得彻露相佯狂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09 07: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第四回  坐不通劳心苦恼 悟得彻露相佯狂

  却说道济随着监寺到云堂中来,只见满堂上下左右,俱铺列着禅床,多有人坐在里面。监寺指着一个空处,道:“道济!此处无人,你可坐罢!”道济就要爬上禅床去,却又不知该横该竖,因向监寺道:“我初入法门,尚不知怎么样坐的,乞师兄教我。”监寺道:“你既不知,我且说与你听着:

  也不立,也不眠。腰直于后,膝屈于前。壁竖正中,不靠两边。下其眉而垂其目,交其手而接其拳。神清而爽,心静是安,口中之气入而不出,鼻内之息断而又连。一尘不染,万念尽捐。休生怠惰,以免招愆。不背此义,谓之坐禅!”

  道济听了这一番言词,心甚恍惚,然已到此,无可奈何,只得勉强爬上禅床,照监寺所说规矩去坐。初时尚有精神支撑住了,无奈坐到三更之后,精神疲倦。忽然一个昏沉,早从禅床上跌了下来,止不住连声叫起苦来。监寺听见,慌忙进来说:“坐禅乃入道初功,怎不留心,却贪着睡,以致跌下来。论起禅规,本该痛责,姑念初犯,且恕你这一次!若再如此,定然不饶。”监寺说完自去。

  道济将手去头上一摸,已跌起一个大疙瘩来了,无可奈何,只得挣起来又坐,坐到后来,一发睡思昏昏,不知不觉,又跌了下来。监寺听见又进来斥说了一番,不期道济越坐越挣挫不来,一连又跌了两跤,跌得头上七块八块的青肿。监寺大怒道:“你连犯禅规,若再饶你,越发怠惰了!”遂提起竹板道:“新剃光头,正好试试!”便向头打一下,打得道济抱着头乱叫道:“头上已跌了许多疙瘩,又加这一竹板,疙瘩上又加疙瘩,叫我如何当得起?我去告诉师父!”监寺道:“你跌了三四次,我只得打你一下,你倒还要告诉师父,我且再打几下,免得师父说我卖法!”提起竹板又要打来,道济方才慌了道:“阿哥,是我不是,饶了我罢!”监寺方冷笑着去了。

  渐渐天明,道济走起来,头上一摸,七八块的无数疙瘩,连声道:“苦恼!苦恼!才坐得一夜,早已满头疙瘩,若坐上几夜,这颗头上那安放得这许多疙瘩,真是苦恼!”只是入了禅门又不好退悔,且再熬下去,又熬了两月,只觉禅门中苦恼万千,趣味一毫也没有。因想道:“我来此实指望明心见性,有些会悟。今坐在聋听瞎视中,与土木何异?昔日在家时,醇醲美酒,香脆佳肴,尽我受用。到此地来,黄菜淡饭,要多吃半碗也不能,如何过得日子。不如辞过了长老,还俗去罢,免得在此受苦。”立定了念头,急急地跳下禅床,往外就走。走到云堂门首,早有监寺拦住道:“你才小解过,为何又要出去?”道济道:“牢里罪人,也要放他水火,这是个禅堂,怎管得这样的紧?”监寺没法,便道:“你出去,须要速来。”道济也不答应,出了云堂,一直的走到方丈室来。那远长老正在入定,伽蓝神早巳告知其故,所以连忙出殿,见道济已立在面前。遂问道济:“你不去坐禅,来此做甚么?”道济道:“上告吾师,弟子实在不惯坐禅,求我师放我还俗去罢。”长老道:“我前日原曾说过,出家容易还俗难。汝既已出家,岂有还俗之理?况坐禅乃僧家第一义,你为何不惯?”道济道:“老师但说坐禅之功,岂不知坐禅之苦?待弟子细说与老师听:

  坐禅原为明心,这多时茫茫漠漠,心愈不明。静功指望见性,那几日昏昏沉沉,性愈难见。睡时不许睡,强挣得背折腰驼;立时不容立,硬竖得筋疲力倦。向晚来,膝骨伸不开;到夜深,眼皮睁不起。不偏不侧,项顶戴无木之枷;难转难移,身体坐不牢之狱。跌下来,脸肿头青;爬起时,手忙脚乱。苦已难熬,监寺又加竹板几下;佛恩洪大,老师救我性命一条!”

  长老笑道:“你怎将坐禅说得这般苦。此非坐禅不妙,皆因你不识坐禅之妙,快去再坐,坐到妙方知其妙。自今以后,就是坐不得法,我且去叫监寺不要打你,你心下如何?”道济道:“就打几下还好挨,只是酒肉不见面,实难忍熬。弟子想佛法最宽,岂一一与人计较。今杜撰了两句佛语,聊以解嘲,乞我师垂鉴。”长老道:“甚么佛语,可念与我听?”道济道:“弟子不是贪口,只以为一块两块,佛也不怪。一腥两腥,佛也不嗔。一碗两碗,佛也不管,不知是也不是?”长老道:“佛也不怪不嗔任你,岂不自家惭愧?皮囊有限,性命无穷,决不可差了念头!”道济不敢再言。正说话间,听得斋堂敲云板,侍者奉上饭来,长老就叫道济同吃,道济一面吃,一面看长老碗中,只有些粗糙面筋,黄酸韭菜,并无美食受用,不胜感激,遂口占四句道:

  小黄碗内几星麸,半是酸韭半是瓠;
  誓不出生违佛教,出生之后碗中无。

  长老听了道:“善哉!善哉!汝既晓得此种道理,又何生他想?”道济言:“不瞒吾师说,晓是晓得,只是熬不过。”长老道:“你来了几时?坐了几时?参悟了几时?便如此着急,岂不闻:

  月白风清良夜何?静中思动意差讹;
  雪山巢顶芦穿膝,铁杵成针石上磨。”

  道济听了道:“弟子工夫尚浅,愿力未深,怎敢便生厌倦,不习勤劳。但弟子自拜师之后,并未曾蒙我师指教一话头,半句偈语,实使弟子日坐在糊涂桶中,岂不闷杀!”长老道:“此虽是汝进道猛勇,但觉得太性急了些。也罢!也罢!可近前来。”道济只道有甚话头吩咐,忙忙地走到面前,不防长老兜脸的一掌,打了一跌道:“自家来处尚不醒悟,倒向老僧寻去路,且打你个没记性!”那道济在地下,将眼睁了两睁,把头点了两点。忽然爬将起来,并不开口,紧照着长老胸前一头撞去,竟将长老撞翻,跌下禅椅来,迳自向外飞奔去了。长老高叫有贼、有贼。众僧听见长老叫喊,慌忙一齐走来问道:“贼在那里?不知偷了些甚么东西?”长老道:“并非是银钱,也不是物件偷去的,是那禅门大宝!”众僧道:“偷去甚么大宝?是谁见了?”长老道:“是老僧亲眼看见,不是别人,就是道济。”众僧道:“既是道济,有何难处,待我等捉来,与长老取讨!”长老道:“今日且休,待我明日自问他取讨罢。”众僧不知是何义理,大家恍恍惚惚的散去了。

  却说这道济被长老一棒一喝,点醒了前因,不觉心地洒然,脱去下根,顿超上乘。自走出方丈室,便直入云堂中,叫道:“妙妙妙!坐禅原来倒好耍子!”遂爬上禅床,向着上首的和尚一头撞去,道:“这样坐禅妙不妙?”那知和尚慌了道:“这是甚么规矩?”道济道:“坐得不耐烦,耍耍何妨?”又看着次首的和尚也是一头撞去,道:“这样坐禅妙不妙?”这个和尚急起来道:“这是甚么道理?”道济道:“坐得厌烦了,玩玩何碍?”满堂中众和尚看见道济这般模样,都说:“道济你莫非疯了?”道济笑道:“我不是疯,只怕你们倒是疯了。”那道济在禅床上口不住、手不住,就闹了一夜,监寺那里禁得住他,到次日众僧三三五五都来向长老说。长老暗想道:“我看道济来见我,何等苦恼,被我点化几句,忽然如此快活,自是参悟出前因,故以游戏吐灵机。若不然,怎能够一旦活泼如此,我且去考证他一番,便知一切。’遂令侍者去撞钟擂鼓,聚集僧众。长老升坐法堂,先令大众宣念了一遍《净土咒》,见长老方宣布道:“我有一偈,大众听着:

  昨夜三更月甚明,有人晓得点头灯;
  蓦然想起当年事,大道方把一坦平。”

  长老念罢,道:“人生既有今世,自然有前世与后世。后世未来,不知作何境界,姑且勿论。前世乃过去风光,已曾经历,何可不知?汝大众虽然根器不同,却没有一个不从前世而来,不知汝大众中亦有灵光不昧,还记得当时之本来面目者否?”大众默然,无一人能答。

  此时道济正在浴堂中洗浴,听得钟鼓响,连忙系了浴裤,穿上袈裟,奔入法堂。正值长老发问,并无一个人回答,道济随即上前长跪道:“我师不必多疑,弟子睡在梦中,蒙师慈唤醒,已记得当时之事了。”长老道:“你既记得,何不当人众之前,将底里发露了。”道济道:“发露不难,只是老师不要嫌我粗鲁。”那道济就在法座前,头着地,脚向天,突然一个觔斗,正露出了当前的东西来。大众无不掩口而笑,长老反是欢欢喜喜的道:“此真是佛家之种也。”竟下了法座回方丈室而去。

  这些大众晓得甚么,看见道济颠颠痴痴,作此丑态,长老不加惩治,反羡叹不已,尽皆不平。那监寺和职事诸僧到方丈室来禀长老道:“寺内设立清规,命大众持守。今道济佛前无礼,在师座前发狂,已犯佛门正法。今番若恕了他,后来何以惩治他人?望我师万勿姑息!”长老道:“既如此,单子何在?”首座忙呈上单子,要长老批示。长老接了单子,对众僧道:“法律之设,原为常人,岂可一概而施!”遂在单子后面批下十个字道:

  “禅门广大,岂不容一颠僧?”

  长老批完,付与首座,首座接了,与众僧同看了,皆默默退去,没一个不私相埋怨。自此以后,竟称“道济”做“济颠”了。正是:

  葫芦不易分真假,
  游戏应难辨是非。

  毕竟不知济颠自此之后,做出许多甚么事来,且听下回分解。

  评述:
  一、初坐禅床,手脚发麻,木板上,硬邦邦,看他呆坐好似一尊木偶像,有啥稀奇?一旦跌下,自个儿无法爬上来,如何自度?不若蹦蹦跳跳,来得快活些!

  二、新秃头,正好打,打头好出头,疙瘩粒粒像个释迦佛。也许当初喜欢揭人疮疤,打破瓮底,泄尽了滓渣,如今佛头,才得留几个释迦!今人争得头破血流,摔得焦头烂额,也长不出一粒佛果,却因“脑震荡”,往生西方了!

  三、学道苦,又没酒肉饱肚腹,也无厚味口上糊,想到此,还是还俗好,做个凡夫俗子,酒色财气,一切正常,无人干涉,谁来过问?想修道,人批评,他讥笑!说什么赶不上时代,也没有时髦,吃穿都是老一套!道友!千万别学道济一时糊涂,差点往下掉!

  四、幸祖宗有德,菩萨保佑,总算保住了道心。一日,不幸被长老打了一掌,跌了一跤,道:“自家来处尚不醒悟,倒向老僧寻去路,且打你个没记性!”这一打,突然教我魂惊魄醒,晓得那里来,也该如何去!顺头撞得长老四脚朝天喊爹娘,哈哈!这种拜法是真道,爹娘生身恩难报,如今终于悟得本来面貌。长老道有贼,原来我是取得了恩师衣钵真法宝,好在他跌倒,否则不知何时才悟道!

  五、长老问大众,谁记得当时之本来面目?大家无言以对,我已得宝,且将底牌掀开,原来是“这一根法宝”!哈哈!莫怪道济不像样,众人之前耍命根,只因父母生我由此来,若不展示此道根,告知佛家真种子,枉叫世人作孽,将此善根变孽根了。生也由此,死也由此,悟得本来管道,水冲灵山,我佛下凡!(此句须悟,不可白读。)

  六、道济无礼,众僧无知,岂知我隐藏了“慧根”。丈二金刚摸光头,寻不着啥名堂!幸长老知我,批道:“佛门广大,岂不容一颠僧?”我且道:“生死事大,务必要斩草除根!”——断孽根,无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