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十法界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阎王、判官究竟有没?
·圆满奉送咒什么时候念?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核桃树和榆树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四住期】
·净土法门:每天晚上睡觉作梦,等於考试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济公活佛 > 内容

第十七回 死夫妻订盟后世 勇将军转蠢成灵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09 14: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第十七回  死夫妻订盟后世 勇将军转蠢成灵

  话说这“玉髓香”,乃是三年前,外国进贡来的一种异香,朝廷取来烧过了,就吩咐冯太尉收好,太尉奉旨就收放在宝藏库中第七口柜内。到了上年中秋夜,皇上圣体不安,皇太后取出来烧了一些祈求上天保佑,又随手放在内库的第三口柜内,皇上不知。因今要烧这香,原叫冯太尉去取,太尉走去取时,已不见了,心中慌忙,不敢回旨,故私自出来求签问卜,恰遇着济公,气恼头上,正要将他出气,故有此一番审问。

  今见济公说出他的心事,怎么不惊?又听见说他知道消息,怎么不喜?只得备酒请他,求他说出。济公直吃到烂醉如泥,方慢慢的说道:“这香是旧年中秋夜,皇太后娘娘因祈保圣安,取出来烧了,就顺便放在内库第三口柜内,你为何问也不去问一声,却瞎闷闷的乱寻?”说罢竟辞别而去。那冯太尉半信半疑,即飞奔入朝去查,果在内库第三口柜内,连皇太后娘娘也忘记了,方信济颠竟是未卜先知的一尊活佛。

  那济公一日在湖上闲行,忽见许多人簇拥着两口棺材,远看又似一起,又像两起,又见几个少年好事的,三三两两的在那里议论。济公听一听,原来前面一口棺材,是王员外的儿子王宣教,后头又一口,乃是陶斯文的女儿陶秀玉,二人郎才女貌,私相爱慕,暗里往来,一个愿娶,一个愿嫁,誓不他适,后来两家晓得了,说他们不端正,逼令别行嫁娶,二人拗不过父母,又不忍负盟,遂相约了逃出涌金门,双双投湖而死。两家悔恨不及,只得各自捞起,各自买棺盛殓,各叫人抬去烧化,众人把这事当做新闻,在那里说。济公挨向前去说道:“若是这段因果,他二人心还未死,只怕烧他不着,除非我去方可烧化得着。”

  众人听了,那里肯信?可是王宣教的棺木,抬在兴教寺;陶秀玉的棺木,抬到金牛寺,两处举火烧,果然尽皆烧不着,两家父母各自惊骇,不知何故。又有那个好事的,将济公的话,传到那两家的父母耳里,两家只得央同众人来请济颠。济颠道:“要我下火也不难,但酒是少不得的。”两家父母道:“有酒在此,听凭师父去吃就是。”

  济公先同到兴教寺,陶员外忙取出酒来请他,济公一连吃了七八碗,方对众人道:“他二人前世原是一对好夫妻,只因口不好,破了人家亲事。故今生父母不遂其愿,但二人此一死,虽说是情,却有些气节,后世必然仍做夫妻,你今将他两处烧化,如何肯心死?待贫僧移来合化,方可完前因后缘。”王陶两家听他说明因果,不敢违背;遂叫人将陶秀玉的棺木也抬到兴教寺一处,济颠手执火把,作颂道:

  今生已死后生生,死死生生总是情;
  既死水中全不怕,定然火里也无惊。
  移开两处心留恨,相傍成灰骨也荣;
  漫道赤绳牵不住,盖棺而后忽亲迎。
  咦!凭此三昧火光,认取两人面目。

  念罢举火,烧得烈焰腾空,只见两副棺木中,各透出一道火光,合做一处,冉冉而去。众人无不惊异,直待化完,王员外又要请济公吃酒,济公已不知走向那里去了。

  那济公一日同沈提点打从官巷口徐裱褙画店门前走过,忽看见壁上裱着济颠的画像,沈提点近前一看,称赞道:“画得十分像,但赞得太少,不足尽你的妙处;况且上面空着许多白纸,何不再赞几句?”济公笑道:“恐怕无可赞处了。”因叫徐裱褙画取下来,又写几句道:

  “远看不是,近看不像,费尽许多功夫,画出这般模样。两只帚眉,但能扫愁;一张大口,只贪吃酒。

  不怕冷,常常赤脚,未曾老渐渐白头。有色无心,有染无着。睡眠不管江海波,浑身褴褛,颠倒任他尘俗气。桃花柳叶无心恋,月白风清笑与歌。有一日,倒骑驴子归天岭,钓月耕云自琢磨。”

  济颠题罢,沈提点道:“如今才觉这画像上有些精神!”遂邀了徐裱褙一齐到通津桥酒楼上去,三个人说说笑笑,直吃到傍晚方各散去。此时是八月天气,杭州风俗喜斗蟋蟀,那些太尉内臣,尤为酷好,往往赌大输赢。

  却说东花园土地庙隔壁,一个卖青果王公的儿子,叫做王二,专靠着捉蟋蟀出卖,一日五更,出正阳门捉蟋蟀,刚走到苎麻边时听见一个在里面叫得好,分开了苎麻一看,只见一个蟋蟀儿,站在一条火赤练蛇头上,吃了一惊,忙取块石头,照着蛇身上打去,蛇便走了。那蟋蟀早已跳在地上,王二忙向腰间取出罩儿,赶着罩了,再细看时,却生得十分好,不胜大喜,急急回家,叫老婆取干净水浴一浴,放在盆内,将好食养过两日,拿出来合人斗,就一连赢了几场,一时竟出了名。

  一日王二正斗赢了,打从望仙桥上过,正遇着张太尉喝道回家,王二手里捧着盆儿,立在旁边,让他过去。可是张太尉最喜的是蟋蟀儿,见王二捧着盆儿,便吩咐住了轿,叫王二近前讨看,王二将蟋蟀呈上,太尉开盆一看,见生得比寻常不同,满心欢喜对王二道:“你把这蟋蟀卖与我罢!”王二道:“这个蟋蟀,乃是小人父亲所爱的,相公要买,待小人回去与父亲说了,然后送来。”太尉道:“你若肯卖,我与你三千贯钱,一副寿板。”王二谢了,忙回家与父亲说知,王公道:“太尉既肯出许多东酉,怎的不卖?须急急送去,不要错过了。”王二道:“今日送去,太觉容易不值钱,明日送去罢。”遂将盆儿收进去放好,自却出门去闲走。

  却说这张太尉见了这个蟋蟀,十分爱他,又不见王二送来,随差一个干办,叫一个栅头,同到王家讨信,王公接着说道:“斗一场赢一场,真实好个蟋蟀。”栅头道:“人人说好,我倒从不曾见。”王公道:“待我取出来与你看看!”遂到里面取出个盆儿来,放在桌上,揭开盖要叫栅头来看,不防那蟋蟀一跳跳出盆去,直跳出门外去了,三个人连忙赶出来捉,早被邻家一只鸡子走来,一口啄将去了。王公看见气得哑口无言,干办与栅头说道:“王公好没造化!三千贯钱、一副寿板,白白的送掉了。”只得去回覆太尉不题。

  不多时,王二回来,王公料是瞒不过,只得将干办栅头要看,被鸡吃了之事,细细说了一遍,王二急得暴跳,把桌子一翻,碗盏盆子打得粉碎,又不可埋怨父亲,心上又气不过,只得走出来散闷。

  才走到十字路口,忽撞见济颠笑吟吟的从对面走来,向王二道:“你不必气,若肯请我吃一醉,包管与你邻家这只鸡儿,讨还你的蟋蟀。”王二暗想道:“他怎知我的蟋蟀被鸡吃了?这话甚是蹊跷。”便道:“请你不难,听凭老师父放量吃个大醉,但须要讲明,若没有蟋蟀还我,那时脱褊衫,还酒钱,老师父莫要怪。”济公道:“贫僧从来不打诳语,你但请放心。”王二也是个好酒的,况是心上纳闷,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同济公到一个酒店里去,你一碗,我一碗,直吃得稀泥烂醉,方才起身。

  王二醉则醉,事在心头,临出门还问济公道:“酒已请你了,蟋蟀几时还我?”济公道:“明早五更头,若没有,只管来剥褊衫;若有了,却还要请我。”王二道:“若果真有了,便再请你便了。”王二一迳回家里,王公怕儿子噜苏,躲在房内不出来,王二酒又醉,心又气,跌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直到五更才醒,又听得唧唧的叫,又惊又喜,慌忙走下床来,听一听,是蟋蟀在盆里的声音,推开窗子,放入月光来,将盆儿取到窗前,揭开盖一看,那个蟋蟀却好端端的宿在里面,原来日间鸡吃的乃是三尾聒子(昆虫名),王二看得分明,满心欢喜,忙叫父亲道:“阿父!你不要着急了,日间鸡吃的,乃是三尾聒子,蟋蟀自在。”王公听了道:“好呀!好呀!”也起来了,王二又将济公许还的话说了一遍,父子二人好不欢喜,也不再睡,坐到天明,王二叫老婆收拾早饭吃了,取着盆儿,投张太尉府中来。门公报知张太尉,太尉叫王二进去问道:“昨日干办的来说你这蟋蟀被鸡吃了,甚是可惜,你今日莫非有个好的送来么?”王二道:“昨日父亲不知,拿出来看被鸡吃的,乃是三尾聒子,这个好蟋蟀端然在此!”

  太尉大喜,取了蟋蟀,就发了三千贯钱,一副寿板与他,王二拜谢了,叫人扛了回去,果真的去寻着济公,又请他吃了一坛酒。那张太尉得了这个蟋蟀,当日就拿去与石太尉斗了一场,又赢了三千贯钱,一连斗了三十余场,场场皆胜。张太尉喜之不胜,因而替他起个乳名,叫做王彦章,爱之如宝。不期养至秋深,大限已到,太尉真是可惜,打个银棺材,盛了香花灯烛,供了三七二十一日,方与他出殡,请了济公来与他下火,棺至万家路,济颠乃手执火把,念道:

  “这妖魔本是微物,只窝在石岩泥穴,时当夜静更深,叫彻清风明月;聒得天涯游子伤心,叫得寡妇房中泣血。没来由,只顾催人起贪嗔,费尽自家闲气力。

  既非是争田夺地,又何苦尽心抵敌?一见面怒尾张牙,再斗时扬须鼓翼。赢者振翅高鸣,输者走之不及。得利则宝钞盈千,赏功只水饭几粒。纵有金玉雕笼,都是世情空色。倏忽天降严霜,任你彦章也熬不得。伏此无明烈火,及早认出本来面目。

  咦!托生在功德池边,相伴念阿弥陀佛。”

  济公下火毕,忽一阵清风起,在空中现出一个青衣童子,合掌当胸向济公道:“感谢我师点化,弟子已得超升矣!”言讫不见。张太尉看见,满心欢喜,邀请济公到府中吃酒,是夜就在太尉府中住了。

  到了次日,别了太尉回寺,打从王锦衣府前过,忽听得府里鼓钹与哭声,甚是热闹。因向管门的堂候官问其原故?堂候官道:“我家老爷中年无子,后房有十来个小奶奶,前年才生得一位公子,爱惜如宝,不期昨夜死了,请僧人在此做佛事,所以哭泣。”济公道:“既如此,可通知说我济颠要见。”堂候官禀知锦衣,锦衣将济公接进去相见道:“你来得正好,我有一位小公子甚是聪明,不幸昨夜死了。我实舍他不得,你可说几句佛语,送他入土,使他另生好处。”济公道:“入土不如送他下火,他生在别处,不如还生在相公家里。”锦衣道:“此时下官心绪已乱,但凭老师超度他。”济公道:“既是如此,可速抬出来,就当厅烧了罢!不要误了时辰,又被他人占去。”王锦衣忙叫人扛出棺材,在厅前丹墀中放下,济公手执火把道:

  小公子,小公子,来何迟,去何速?

  与其求生,不如傍熟。

  咦!大梦还从火里醒,银盆又向房中浴!

  王锦衣在厅上看着济公火化,早有侍妾来报道:“恭喜老爷,第七房刘奶奶生下一位公子。”王锦衣大喜,因知济公佛力无边,忙命备酒请他,济公尽量吃了一醉,方辞别回寺,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述:
  一、王员外儿子王宣教,爱上陶斯文的女儿陶秀玉,二人郎才女貌,心心相爱,却遭双方父母反对,逼令别行嫁娶,二人相邀投湖而死。正是:

  我爱你,你爱我;生死恋,惹大祸。
  我投湖,你投湖;悲惨事,全家哭。

  二、人既死,不能复生。寻找短路,最是痴呆!二位恋人,人死心不死,爱得难分难舍,不甘愿分开火化,还得劳我为他们说法,相合火化,才消得怨气,灰土相依。正是:

  爱的一把火,烧死两家伙;
  生无连理枝,死愿同一窝。

  为何他俩有这段悲惨事,原来前世嘴巴不好,破了别人亲事,才落得如今这个下场。世人啊!胡言乱语,明瞒暗骗,谎话连篇,来世一定可怜。

  三、斗蟋蟀赌钱,古代还有这门事!这只“赌虫”也真有办法,斗死别人,赢得满身血债,但却苦了自己,乐了主人。大限已到,勇士归山,张太尉感激,为它取个乳名叫王彦章,还郑重其事为它入棺祭拜,真是人不如物呢!

  出殡还劳老衲下火,为它皈依说法点化,烈火之中,一阵清风,见一青衣童子现在空中,向老衲道谢:“我超升了!”

  正是:

  万物躯体不同,皆有佛性;悟者为佛,迷者众生。世人啊!我也为你们点化吧!且听道:

  生来这一户,死去那里住?
  正法心字门,如来皈依处!
  紫竹观自在,菩提无根树,
  点你昏迷性,醒来自顿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