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学会换位思考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如何如法的服用甘露丸?
·喜欢暴露紧身衣服的女子来看看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著名诗僧 > 内容

浅谈苏曼殊诗三首之禅迹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11 00: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苏曼殊之禅迹  张丹丽

    苏曼殊既是近代诗坛的一朵莲花,又是佛门的一朵奇葩。有两字可以形容——“清奇”——包括清词奇情、情绝奇妙。
    他的扑朔迷离的身世和传奇性的经历是他创作的本源;即其身之不幸乃文之大幸。他自言身世有“难言之恫”,到底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都难以确定;这种最基本的归宿感都得不到,不恰似“断鸿零雁”?又由于自小缺乏母爱,使他对温柔知心的关怀、体贴,都尤为眷恋,终孕育成为“多情种子”,演化出一些缠绵悱恻来。但即使是男痴女怨、别绪离愁之作,他也胜人一筹,写得澄澈清绝,自有一番境界。这种高超之处正是由其学佛、真性流露所致。
    他先后有过几位红粉知已,但结果不是美人他适,就是他自己婉拒退缩;前者如金夙,后者如百助枫子。寄调筝人组诗就是为百助写的,她是一名歌伎。当百助提出“结合”之意后,苏曼殊就退缩了,搬了佛制来自戒。所以要说他至情至性,他又不够“至”,多了些拖沓、懦弱与顾忌,但刚好是这种精神才能写出这三首奇妙、清绝的诗句来:

收拾禅心侍镜台,沾泥残絮有沉衰。
湘弦洒遍胭脂泪,香火重生劫后灰。

生憎花发柳含烟,东海飘零二十年。
忏尽情禅空色相,琵琶湖畔枕经眠。

禅心一任群芳妒,佛说原来怨是亲。
雨笠烟蓑归去也,与人无爱亦无嗔。

    与百助枫子相识相依相伴后,面临结合的尖锐问题时,他茫然了;为“出家”之身所限制,退行到“收拾禅心”,重“侍镜台”。初看,似乎是斩断情丝的表现。其实“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他受执于禅心、镜台,正是处于迷途的状态。
    第一首诗化用了神秀偈:“身为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苏曼殊反其意而用之,自知禅心未净应收拾,镜台未明应拂拭;然而沾泥残絮不但尽是尘埃,更令其悲哀而沉重。因此他将“尘埃”巧妙地换为“沉哀”。他其实一直在佛门进退徘徊,由有一定的灵根慧性,因此能进;而尘缘未尽,又不能不退。所以香火重生是一劫,劫后余灰住难减;表现一种陷入尘缘,无力超脱的无奈。
    第二首诗句指出本来最憎花开盛景,如烟柳絮;这一手法犹如李煜的开篇长叹“春花秋月何时了”
    以不忍面对美景,反观人的飘零、凄苦。只愿还尽情债,了结情缘,还我一片空净!——即“忏尽情禅空色相”一句。但是琵琶湖畔琵琶音,更惹情心无处停!枕经而眠又有何用?这种舍本取末的做法,不又是“执”的表现?他仍只是一名“禅外汉”。
    第三首诗中“佛说原来怨是亲”——“无爱亦无忧”,无亲乃无怨。芳心已负,内心却难解脱;并非不爱美人,也不是故意要负心;只是禅心自在,无法跨越。“雨笠烟蓑”乃方外之象;他唯愿放下一切,回归茫茫大地——真干净!“与人无爱亦无嗔”是情绝之句;爱之者闻之心更痛,解之者闻之叹开悟;只是真悟之道难于上青天,办不办到难以自主。
    苏曼殊本有灵心慧性,使他写出这样的清绝奇妙之句;然而他并非真已开悟,只是写出他所遭遇的奇情。也正是这种进退维谷的心理,才使其诗作感人肺腑。他学佛是真,动情也是真;所以说他既有悟性,又能秉承真性;这与当时,甚至是历代的爱情诗相比,就是高人一着。
    禅心仍见尘迹,因而只能称为“禅迹”

摘自《人海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