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佛学问答(海涛法师)
·净土法门:逆境是消业障的
·素食不缺营养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坐佛
·皎然诗词
·喜欢暴露紧身衣服的女子来看看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禅宗达摩祖师 > 内容

(3)、〖达摩度南天竺香至国异见王〗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14 06: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3)、〖达摩度南天竺香至国异见王〗

    话说一天夜里,达摩定中出定后,即叹口气道:

    「异见王,罪过,罪过!」

    原来南天竺香至国,自香至王晏驾之后,六十多年异位,王位传到异见王时,已易主三代了。

    若论辈份,菩提达摩仍是异见王的叔叔,但异见王则诋毁佛法僧宝,对外道说:「我的祖宗信佛,但都早死,念佛寿命不长嘛!可见佛法也没什么用处,那些善恶因果说,还不都是那些佛僧吃饱没事干,所玩出的花样,根本虚妄胡说嘛!」

    「我今下旨:凡国内僧庙,为前王所供奉者,一律废除!」异见王下旨全国一律不准拜佛礼佛。

    消息传来,达摩寺中轰然。

    此刻,弟子中无相宗的波罗提直言道:「这件事,交给我来摆平吧!」

    另一位宗胜也起而道:「让我去说服异见王吧!」

    达摩直言不讳道:「宗胜,你虽然有辩慧的才能,但你定力不足,不去也罢!」

    宗胜面色苍白,心中不服,只是躬身一拜,不等祖师首肯,便轻悄悄地潜了出去,他不服,他要去会见异见王。

    宗胜会见异见王,异见王接见宗胜和尚,两人短兵相接,一个执著要说服国王,一个执著法是邪知邪见,善恶相缠,见招:「请问王以何本事治国?」

    「哈!你不见凭孤王的睿智本领吗?」

    「可你的睿智本领,又是从何而来?」

    宗胜的逼问,异见王一时语塞,但心中不服,想再往来诡辩时,突然透过窗口看天外云中有一僧,他想莫非眼花了。

    异见王转而面向窗口想看仔细时,愕然颤抖道:「来者是邪是正?为何踩在云端之上?」

    那云中僧在窗外道:「我非邪正,但来者也是邪是正。」

    异见王毛骨耸然,但极力克止,只见他一怒之下,即刻袍袖一甩,猛然回向宗胜,指桑骂槐地怒吼:「你们这对邪僧,扮神造鬼,想要愚弄本王吗?」

    宗胜已从云端飘下,人正精神的站在异见王面前:「看著我,我与你又何有正邪两般的问题呢?」

    「你们这 号活 装神弄鬼的,滚出去!」异见王大叫。

    但来者正是波罗提,是藉达摩祖师的神力加持,赶来处理这场冤孽。

    「大王,既然你自称有道,又为何这般粗野摈出沙门呢?」波罗提轻悄悄的声调,不疾不徐。

    异见王即怒气难平,满脸通红问道:「好,你们要真本领,我就让你们这干无聊没事干的沙门来一点点见识吧!我问,你们不是说我身是佛吗?我倒反问,什么是佛?」

    波罗提道:「见性是佛啊!」

    异见王追问:「但不知大和尚见性没有?」

    波罗提斩钉截铁道:「我已见到自性。」

    「哼!和尚既言见性,可不知性在何处呢?」

    「性在作用。」

    「作用?◆ 作用?什么作用?为何本王不见作用呢?」

    「哈哈哈!」波罗提笑得好坦荡,「贫僧的佛性是贫僧的,当贫僧全根起用时,如果你不是与我一样的净化,你又怎么看得到我在作用呢?」

    异见王微微一讶,乍觉之下,良心发现此僧确实有一点道理,于是稍稍一改愠怒的脸色再问道:「那──本王的佛性,有在作用吗?」  

    「大王若识佛性的话,自然会有作用;但你今不识佛性,故不能有起作用,只会迷惑昏沈!」  

    异见王听得出一点滋味了,他不免双拳一抱,自然恭敬地问道:「若本王识佛时,不知作用是如何起用呢?」

    波罗提道:「若出现时,可从入处起用;你注意听著:在胎为身,处世为人,在眼为见,在耳为闻,在鼻辨香,在口谈论,在手执捉,在足运奔──其实也就是说只要你见到本佛时,遍一切沙石般的林林总总世界,都是你的,但也不是你所执限的,一切山川水岳,收摄一微尘之间,但一微渺微尘之中,又有大如数不尽看不见的大,你的佛性大如遍含一切虚空,但又不是虚空,那是识佛者本人所见所会意的。」

    异见王听得入神了,津津有味了,他要求波罗提再说下去,波罗提再讲述释迦牟尼佛,前生舍身喂饥虎的故事,异见王全身抖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一个不真实的传说?亦或是一个至真至美的旷世真相呢?

    异见王诡谲的心胸,霎时翻腾覆雨了,这个世界改变了吗?是什么时候有了佛性说呢?是自己的听觉在作祟吗?还是一场幻觉所听来的云中语呢?是否不曾有云中僧的出现,也不曾有他毁坏僧宝的恶形出现,更不曾有人问僧佛性一说的出现呢?异见王不自觉的抓著自己的另一拳头,他的脸异常难看,佛魔交扎,一边是白天,一边是黑夜,那来自内里的丛林,又是那么深深的召唤著他,他的灵性要醒过来了,他只是一个大宇宙的分泌物之一吗?他贵为一国之尊,却是跟凡夫贱民一样,仍然要吃喝拉屎的;又如果吃喝拉屎并不丑陋,也并不平凡,那么,他异见王在人我的世界中,他争什么邪?他争什么正?他本人有资格谤僧谤佛谤法吗?在一段天人交扎的痛苦之后,异见王收心了,但也放心了,够了,够了轮回!

    「请问──」异见王面对著抽搐的自己,但却勇敢的面对眼前波罗提,躬身礼拜,然后一边兴奋,一边惶恐的问道:「您以何人为明师?」

    「菩提达摩现江湖,众生秋风扫落叶。」

    异见王讶异连连,心中魂飞魄散又连连,的确,无明众生的心头落叶,扫也扫不完,但只盼祖师来帮忙众生落叶归根、脚踏实地见本然哪!

    而另一边,青挕甹刹,简单的道场,今日是佛诞之时,忽然道外旌旗轰隆,鼓乐喧天。波罗提禀祖师:「异见王来迎请师了!」

    异见王十里焚香,三跪九叩,他可是来迎请世俗的叔父,也是当今的大菩萨啊!

    何谓忏悔?宫中达摩高高在上,见王侄终于回头是岸了,王侄异见王不仅认祖归宗,他也要如法归宗了,然则一道消息传来,那一夜的宗胜大师因被王逐宫之后,消失一阵,终投崖自尽,说已死去多日了!

    「啊!」异见王顿如五雷轰顶,更觉根本已不是忏悔可忏一事啊!他自觉逼僧投崖,又是因果一条滔滔大罪啊!

    达摩安慰道:「宗胜并未死去,你也无罪,他正离此不远处的林岩宴息,如果王侄派臣召回,也许他会回来的。」

    然而,宗胜并未回来,那一夜被王斥逐,引咎自责,自责未听师劝,因缘不同,不能强求度化的道理,而他又自责活到百岁老人了,八十年前还不是一个凡夫俗子,廿年的修持,跟著达摩师父学禅打坐,见异见王否佛废法,轻毁三宝,他那见义勇为的行径,竟然落得被王摈逐,真是汗颜,无颜见江东父老师兄们,想著想著...腾身朝悬崖跳去,但神人□救;话说没有色身,何以安身立命,养法身慧命呢?只要扫除胸中自我乌云,何处不办?何事不休呢?神人鼓励宗胜,不要自责自绑。

    宗胜大和尚归隐山岩,他,不会再回红尘了。这厢异见王,派臣请他两次,见心意已绝,异见王更是罪恶感难安,早先达摩指示他:「不久当有疾病缠身!」果真,不出七日,异见王病了。

    又是国王受报的故事,最后异见王殷著祖师的加持,顶记因果不灭的铁律,他承受了果报,却也走过了果报,异见王又好了,大病初愈,躬行佛法,佛法僧宝得以辗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