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辩显密二教论】
·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
·拜祖先要上几支香?
·(18)、〖二祖慧可断臂求法〗
·山居三十首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佛教基本知识(上)第一节
·《天地八阳神咒经》是伪经吗?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大圆满心要总集】
·一时妄语,堕大地狱,五百世无眼耳鼻舌四肢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禅宗达摩祖师 > 内容

(7)、〖早期小乘经典的翻译者──安世高大师〗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14 08: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7)、〖早期小乘经典的翻译者──安世高大师〗

    佛教在震旦的法缘,再接著,有一名约二世纪时候的安世高大师,他本是今伊朗,以前称安息国的太子,此人医方异术,乃至鸟兽语言,无不通晓,然对世间名位福禄,视如敝屣;大师心中认为:「出家乃大丈夫事,非将相所能为。」

    安世高出家修道之后,博通经藏,尤其精通阿毗昙学(大法),就在汉桓帝初年,来到中国,梵经译汉文,共译解《安般守意经》等,此经是说明如何数息观心法,也就是修习禅观的第一部中国汉译的经典,接著共译经论,约有卅九部之多,所谓早期小乘经典的流布,虽说不是莫测高深的无上心法大意,但对于佛法的扎根基础教育,深奠地基。 

    就在安世高同来洛阳译经的同时,也有支娄迦谶,共译十三经廿七卷,凡《般若道行》、《首楞严经》、《般若三昧经》等,还有阿[门者]世王的宝积等十余部经,都能深得法门经要,以至于后来的支亮、支谦大师等,对于南传佛教等的大功浩德,无法比拟。

    佛经由于译经大师先前的流布,时空从二世纪到达摩大师渡海东来,其间,历经历史有名的诸位大师,他们都是无量功德的大师,譬如从年代的划分,可以简略得之──
一、安世高(约二世纪)
二、支娄迦谶(约二世纪)
三、支谦(约三世纪)
四、朱士行(约三世纪)
五、竺法护(约三、四世纪间)
六、竺佛图澄(二三二─三四八年)
七、道安(三一二,一说三一四─三八五年)
八、支遁(三一四─三六六年)
九、僧伽提婆(约四世纪)
十、慧远(三三四─四一六年)
十一、鸠摩罗什(三四三─四一三年)
十二、法显(?─约四二二年)
十三、道生(三五五─四三四年)
十四、僧肇(三八四,一说三七四─四一四年)
十五、昙无谶(三八五─四三三年)
十六、求那跋陀罗(三九四─四六八年)
十七、佛驮跋陀罗(三五九─四二九年)

    以上这么璀璨的佛法流布,达摩早己知晓,然而佛教的精髓,就只是那些美丽,而不会说话的建筑寺庙所能表现的吗?

    历史上的梁武帝,人人知晓他事佛道地,但禅林修行者,也都知晓他尚执著善业,以至于被功德表法所囿,尚未领见本性之美。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数的梁武帝有无功德?

    梁武帝姓萧名衍,字叔达,兰陵都里人,算是萧何丞相的二十四代孙子。可说是寒门素族,他不只是诗人,写得一手好字,草书、隶书堪称绝妙,未信佛教之前,除了研读孔儒老庄学说之外,更是精于武略,骑马射箭,能文能武,即位时,年方卅八岁。是夜,梁武帝心中有事,突然睡也睡不著,心中有很多疑惑,披袍踱步,他一心一意要学发菩提心,又有何不对呢?可是他总觉得自已要将孔子、老子、庄子等哲学思想融合于佛教中时,总是受阻。又譬如他相信阴曹地狱,因为也曾藉国师志公禅师的神通力,目睹过去的先君,正受苦于地下,他也即刻恤刑行仁,大作佛事。

    又有一夜,梦见死去的皇后郗氏,哭求他为她举办超度,因为她现在变为畜牲蟒蛇,非常痛苦。郗氏生前美艳动人,善于隶书,尤对于史传女工之事,很是在行,但后来嫁给武帝,在生了三个女儿之后,正当萧衍身为雍州刺史之时,突然暴毙而死。「我是您的妻子啊!请夫君一定要救救我,救救我,身为蟒蛇,苦不堪言,因我生性善妒,不信佛法,毁谤三宝,残杀生灵,所以死后堕为巨...呜呜...」

    梁武帝醒来,急参阅佛经撰文,写下《慈悲道场忏法十卷》,请僧礼忏,超度夫人。当天法会结束,郗氏仰仗佛力,而脱蟒身,化为天人,现身空中,谢帝而去。

    此忏正是《梁皇宝忏》。天监三年四月初八,梁武帝又率领僧俗,升座云殿,办法会,在佛诞日披露忏悔,亲撰愿文,又将其住的宫殿,改为光宅寺,其宅曾放光七日,故有此名的由来。梁武帝总在梦中,遇著 徵询法师,然后亲自披览三藏佛典,撰著仪文;经三年,完成水陆大斋的仪文。那一夜,功德无量的梁武帝,脸上淌著泪珠,跪在佛前,焚香祷祝,手捧刚完成的热腾腾仪文,再灭去烛火,极尽虔诚的祷告:「三宝弟子所撰之仪文,如果合于圣理,请佛菩萨在弟子礼拜之起时,烛火自然通明,如果不然,请让这烛火,依然黑暗吧!」

    说罢,投身礼拜之后,烛火自明,于是在二月十五日,于镇江的金山寺,修办「水陆大法会」,武帝亲临为席,并诏僧佑律师,宣读仪文,冥阳两利,超度无数生灵。天监六年,梁武帝再假志公的神力,又见地狱鬼苦神号的怖相,怖怪不已,此问禅师:「我该如何帮助他们呢?」

    「只有闻到钟声,其苦才能暂得休息。」

    善良的梁武帝,即刻下诏天下所有佛寺,大击钟鼓。同年,梁武帝更是誓断酒肉:

    「弟子萧衍,从今以后,决断酒肉,如果再犯,愿受一切鬼神制裁,将堕阿鼻地狱。」

    天监十一年,又下诏全国不准杀牲祭祀,今后祭祀,皆用面粉代之,大饼代之,不准为祭祀而杀生,其余皆用素果礼祭。梁武帝实在太虔诚了,在《净业赋》中,也一再敬劝大家学佛的好处:

    「朕不吃鱼肉,也不与嫔妃同处,四十余年来,既不食荤,更无杀害障,既不御内,也无欲恶障,除去此二障,我如今的意识稍明,乃作『净业赋』啊!」

    普通元年,梁武帝在宫中建道场,设无遮大会,受菩萨戒于惠约国师。再此,梁武帝的心境大改,大通元年,京城发生疫灾,梁武帝为民设四部无遮大会,并以身为祷,舍身出家,就在同泰寺,亲自升座,为大众开讲《涅盘经》,但挬恪鮄一万万钱,把皇上的身子赎回来。

    十五年后,他又到同泰寺出家了,这回臣子花了二万万钱,比上回多加一倍,再把皇帝赎回来。但第二年,又再次出家,在寺中过了一个月零七天的比丘生活,可是百官又花一万万,把他身子赎回来。就在梁武帝被众臣赎身那一夜,同泰寺的宝塔烧毁了!

    梁武帝大叫:「魔障啊!魔障啊!」

    梁武帝无边的功德,世人皆知,历史有名,但是即使天上最高层天的天人,也仍是不究竟的修行,尚未超三界,顶多只是最顶尖,修行得很棒的修行者而已,更何况人间梁武帝。

    达摩能不知晓吗?

    十月一日,那一天,梁武帝自信满满,心中的疑惑,似乎随著祖师炯炯有神的眼光,而破解了,他问祖:「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数,有何功德?」,「没有功德!」达摩直下劈刀般,不留余地。

    梁武帝瞪目不解,再再也不敢相信这位西天圣僧,他是不是说错了话?这真是这一辈子来,第一次听到的晴天霹雳啊!

    「皇上您,所造的功德,尽只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与佛法大义的无上功德相比,顶多只算是表相功德而已!」达摩慈悲,再示密意。

    「那么……」皇帝惶恐的眼光,真是惊憾左右大臣,「请您告诉我,什么才是真功德呢?」

    祖师答道:「不动的本性,是无上的净智,而这清净的智慧,本体是空寂无住的,是你要去证得的,是自性功德,而不是从俗世表法的有相之中,去求得的功德,除了自性功德之外,其余通通不是!」

    梁武帝真是无比震憾,他读经多年,著作如麻,自知对经教的了解,尤其对于般若空性的了解,从来是明白的,但这位西天圣僧,他似乎不谈经论大篇,只是一针刺血,他说的功德,是啊!又何尝不对?但是真的这样论说功德的吗?他茫然了,在恍惚之中,却没有忘了再问:

    「什么是圣谛第一义?」

    祖答:「廓然无圣。」

    这四字,可把梁武帝弄糊了!禅门公案,又是如何来破解这所谓的「廓然无圣」呢?其实祖师不能,也无法用文字,来开导迷妄的众生,该依文解义的,自从先前的汉时流布,在五胡十六国时代,再传到今天,已经都已注经解经了,如果能明心见性的,为什么太多会读书的秀才们,鲜少是看经而悟的?这正证明了佛法,不是在求吸收知识,如果你真懂得经义注解的话,你反而会放下、抛下更多你以前所背负在身上的经义执著,以前你的包袱太多了,所以遍读三藏十二部经,却是愈读,离心愈远,因为修行是用「行经」,而不是「读经」,佛陀是要我们去开发自性,而不是要我们「走入经藏,知识缠身」。

    深入经藏,才能智慧如海,这个「深入」是实证实修的「实践力」,去修行到极点,你才能开出自性之花朵来,本性打开了以后,一切山河大地,一一归转自己,不假他求,这才是真正佛陀当年悟道的密意。

    话说梁武帝,只得硬著头皮再问达摩:

    「眼前面对朕说话的人,是谁啊!」

    达摩锐利如鹰眼般的神色,冷冷一句:「不识!」

    达摩悄然离去。

    志公禅师无奈的表情,对梁武帝说道:「这个达摩,就是观音的化身哪!」

    武帝惊恐,怅然所失,准备派人追回达摩,但国师却道:「就算是全国的人去追他,他也不会再回来了!」

    就算是佛化乞丐,示现在你面前,来考验你,你能识得佛菩萨吗?当年达摩尚未来到中国之前,私下曾派遣两位弟子,一位是佛陀跋陀罗,一位是耶舍,两人前来中国传法。然而,两位佛弟子,抵中原后,广说顿教法门,当地的沙门百姓等,闻法狐疑,不能承受,不是法门威猛不能承受,而是众生长久以来,被儒道框框所绑,被自己的六根六识所绑,被善恶所绑,所以不能面对顿法。

    两位佛弟子被人们驱逐出境后,几经风霜,最后流浪到卢山的东林寺,当时有一慧远在东林寺,弘扬净土法门,为十方所器重。

    慧远问二位佛弟子:「两位法师,远从天竺而来,到底带来什么法?为何会被人们所逐呢?」

    两人伸手问慧远:「你看我的手,手作拳,拳作手,快不快?」

    慧远一看很简单,即答:「快啊!非常快!」

    两人又答:「还不够快,如果我告诉你──烦恼即菩提,这才是无上快捷呢!」

    慧远深受迫击,是啊!世上没有比你遇到烦恼,才发现这会使你停止一切、放下一切执著更快捷了!

    「这个法门,到底从谁学得呢?」慧远太惊喜了。

    「我们的师父达摩。」

    以后,两位弟子译出的《达摩多罗禅经》一卷,内容详实阐门大小乘禅法,这就是慧远深信顿法的殊胜,礼请佛陀跋陀罗与耶舍,两人合译的重要遗经。

    南朝信佛最道地的梁武帝,在幻化的世间中,仍须面对老死。再说梁武帝的后事,自从那一回宝塔大火之后,为了再建新塔,动员了成千上万人,建造比原来的宝塔更高,并有十二层,花费两年功夫,然而,塔未造成,后来发生侯景之乱,武帝陷于建康的台城里。太极殿中,一代梁武帝又是何许人也?这时的梁武帝,倍极潦倒,那原本生来俊俏奇伟的脸孔,怎么不再虎目龙颜呢?

    「朕为一国之君,在位四十八年,如今世寿八十六,是的,朕虽不是南朝唯一信佛的皇帝,但却是信佛最道地的皇帝,如今,太清三年,侯景叛乱,自称丞相,囚朕于此──以前,朕笑那刘宋、萧齐,笑他们都是短命皇朝,宋朝五十九年,齐朝廿三年,而今呢?想当年朕设置了选举官州望、郡宗、乡豪,还不是为了要他们加入政府,拥护朝廷,而如今呢?想那大臣郭祖深,就曾不满──」

    梁武帝老了,零件老朽了,老年人不会想到未来,而是总会缅怀过去,因为未来死路一条,离黄泉道上的不归路,太近了!所以逼得不得不回忆前尘往事,至少是极尽弥补之逃避港啊!

    说到那儿了?那大臣郭祖深,他有什么不爽呢?他向梁武帝谏言:「都下佛寺五百余所,穷极富丽,僧尼十余万,资产丰沃,但不事生产,养这么庞大的出家人,他们不必纳税,而百姓呢?百姓税负沈重,无以承受的重哪!」

    皇上,光是建康一地,就有五百所寺院,十余万僧尼,那么,如果以整个梁国的郡县,来计算僧尼与寺院的话,全国该有多少资产,是跑到那过度挥霍的宗教呢?」

    臣子的进谏,不无道理,但皇上难为啊!

    「咳咳咳──想当年,朕即帝位之初,大兴儒学,制礼,作乐,又制成了吉、凶、军、宾、嘉五礼,又立五经馆,置五经博士官,修饰国学,广增生员,学生的费用,完全由国家供给,朕做得不够多吗?还是做得过头了呢?

    其实,东晋建国,以至于朕,年逾二百,文物之盛,独美于此啊!朕深信,就连北朝的士族,看到南朝文物的鼎盛,听说他们都想──南来啊!他们都跃跃欲试哪!」

    梁武帝将要死了,台城被围一百卅多天,他为了救侄儿,又不得不出卖侯景,偏偏侯景极力反对议和,自知取河北不成,取江南易如反掌,于是举兵,直逼长江──而那萧正德,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武帝曾经抚他为子,但又事与愿违,这个人一怒,而奔北朝借兵,天哪!想谋夺皇位?得不到,就用抢的?吃不得,就不要大家也吃得,这种无常颠倒的人性,究竟是不是苦海呢?可是武帝不能怨天怪地,当你拥有了权势,你就将失去了真理的公平性,如果今生身不由己当上皇帝,那也是累生的福报与业力,福报有时,也将是另一悲剧的前半部,当年佛陀不也是一国之王子吗?

    但他一开头,就舍世间的福报,一开头就决心,斩断了阻碍他见真理的权位,这是一个选择,当你选择时,就等于你的面对,你要承担你所选择的,你要面对你所选择的。

    从魏晋时期以来,当时也主张「般若」,弘扬最大力的,则是著名的鸠摩罗什法师,和其弟子僧肇。

    真正的「般若」,就是扫除所有的名相,但因受到魏晋玄学的波澜,那时的六家七宗之玄学,真是玄得又玄,玄得相对,也连带曲解了「般若」,曲解了真正本性的无上智慧。

    佛义「一切皆空」,并不是「无」,更不是「有」,玄学家用世间那一套「相对逻辑法」,来谈玄说空,说得真是空空如也,这个空,变成了什么都没有,玄学是众生界好奇的境界,与佛学的究竟解决人生的问题,完全不同。

    话说我们那供佛道地的梁武帝,他将要老囚在这四面楚歌的台城里了,曹操的短歌行,不是也曾提过──「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是啊!人生几何,梁武帝誓断酒肉的,然而穿肠过的刺心之痛,又岂仅是荤食酒肉?难道人们的一生,不都是一长串的亲眷,使你常常肝肠寸断,穿肠欲裂吗?

    所爱的人,如果他死了,离开了,你不穿肠痛苦吗?所厌的人,如果他纠缠著你,因为他极可能是你身边最亲蜜的眷属,你不会穿肠痛苦吗?酒肉是要断的,没错,但有相功德也是要断的,梁武帝是所有学佛者的模范生,因为他做得到的,你不见得做得到;然而佛做得到的。梁武帝并没有做得到。

    梁武帝将要死了,一切世间游戏幻化,空幻一场,懂的人,也许如他,天监三年,佛诞那一天,长跪佛前,梁武帝宣读舍道归佛;他说:宁在正法中,长沦恶道,也不再相信老子道教,说什么「信道可以升天」的理论了!

    世间懂的人,都去寻找真理了,其实老庄思想的伟大,是世间凡夫望尘莫及的,我们怎么不爱老子,不爱庄子呢?他们是那么的智慧,那么的经验,那么的美丽!

    老子曾经劝世人:缤纷的彩色,眩惑了人们的眼睛;美丽的音乐,带聋了人们的耳朵;丰盛的美食,划伤了人们的胃口。

    老子早就发现了众生,是活在这个世界的相对论中,所以他观照原来──天下最柔最美的,不是别的,是水;你看水可以穿透坚物,渗透大地,而且水不狂慢,水往低处流,其实这样的观照,正是次第修行的过程,如果没有老子的思想,你想要明心见性,那是太遥远了,除非你是利根。
    
    再说那逍遥潇洒的庄子,他更接近本性;虽然老子看见世界的相对,但庄子直接了当的说:是非美丑的对立,有何不可,因为相对的一切事物,本身都是没有什么道理的,所以那根本是一团虚妄的,你我又何必执著于那根本没什么可争议的「幻象」呢?因此,当老子看见了相对,所以他主张「无为」,这个无为是被逼的,但庄子似乎高超了一筹,他讲「坐忘」,但坐忘也只是暂且入了空境,就算是破了我执、法执,而入了坐忘的境界,那也只不过,又把自己推入空执的境界,还是没有解脱,没有也只不过,又把自己推入空执的境界,还是没有解脱,没有解决轮回的问题。

    于是佛教的中道实相,它才是真理的彻底解决方向,这种中道,不是中庸,而是你已证到了本质空性了,当你证得时,其实你反而照见了一切的不空,一切的拥有,这个真正的拥有,不是占有的拥有,而是因为放下的拥有,不是老子退而求其次的无为,也不是庄子那渐入修行的坐忘;但如果再返回来看,如果你没有老子与庄子的本事,如果说你要了生脱死,那是荒谬胡言!

    而梁武帝,你又在那里呢?台城之陷的两个月后,你必然消失在历史的围城中了,然下一个轮回转生,天上人间,你又在那里修行呢?错过了观世音达摩,错过了祖师大德,错过了明眼善知识后,其实所有与你一样的众生,他们可有你的幸运,曾经那么的勇敢,曾经那么的美丽,曾经那么的不朽吗?当世上每年一度的「梁皇法会」时,忏中的字字句句,又何尝不是你心中滴滴红红的血与泪呢?

    梁武帝师兄,你一定会成佛的!然欲知后事发展,下回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