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禅宗达摩祖师 > 内容

(20)、〖恶世众生,毒害祖师〗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14 14: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20)、〖恶世众生,毒害祖师〗

    达摩说到此,又看看慧可,顿了一顿,即又道:「我本就是来中土,是为传法救迷情,届时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达摩真的色身已经老朽了。这一天夜里,达摩饭后,即命弟子:「拿一个盘子来!」弟子将盘子拿到他面前,达摩轻咳两声,弟子看得面色如青,连叫道:「师父!您怎么吐下那大蛇?」从口吐出蛇来,太怪异了吧?但达摩他老人家轻轻的道:「有人要毒死我!」弟子大惊,又有一天,达摩于饭后,见他步出殿外,就在大磐石上端坐不动,不一会儿,那一块大石,突然泛黑,随即崩裂,弟子又是一惊,达摩不缓不急道:「又有人下毒,我必须排毒!」达摩再将慧可叫到跟前,是时辰来临了,达摩道:「我有《楞伽经》四卷,传付予你,这是如来的心地法门,能令众生开示悟入佛地。我将于此处被人下毒六次,所以不死的原因,是尚未找到传人,昨日传法,今日托付予你,如今事情已了,我意已尽,愿已成,我将离开少林了!」

    慧可面对亲师的嘱咐,泪水哽咽,这就是娑婆众生的毒世界吗?下毒于祖,究竟何能□安吗?其实从古至于今,你不得不感叹于人心的险恶,古人尚且如此毒害祖师了,更何况人心不古的当今末法,所有的祖师大德,都曾有被下毒的经验,更有被追杀的例子,见达摩淡然又道:「我年一百五十了,我将由于毒害而终,但你慧可,将不免也遭世间多处险恶的灾难,你要坚定!袈裟传到第六代的人,我观──唉!将是命如悬丝!」达摩预言他死后两百年,也就是衣传到第六代时,人心更不古,这样的预言,都在历史被印证了,慧可默不作声,泪水已乾,深心已定,但见达摩起身走步,身体仍是结实硬朗,这样的色身,在慧可看来,一点也不像要圆寂的样子。

    达摩第二天,率众前往禹门千圣寺,暂居三天。超越善恶境,即可见佛期城太守杨炫之,正是之前洛阳相见的杨炫之,他前来拜谒达摩,并问:「印度的所谓东来禅法,您认为是怎样的一种道?」达摩明眼口快道:「明佛心宗,行解相应,这就是『祖』。」

    「除此之义来解释之外,还有别解吗?」

    达摩又道:「须明白他心,须知其古今。不厌有无,于法不取,不著贤愚,无迷无悟,若真能解,这就是真正的『祖』,即祖师的祖。」

    杨炫之又问:「我有一恼,深叹处于俗世,却总被小智小能所障蔽,以至于不能见道,那么,我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接近佛祖师呢?」

    「很简单──」达摩停了一下,抿抿嘴唇,有些乾涩,有人递上茶水,达摩喝了一口,道:「你不要看见不好的,就起心生嫌恶感,也不要看见善事很好,所以执著在善的方向;你也不要舍弃愚笨,而去攀近贤德;更不应抛迷而执说要悟道。」

    众等听见祖师的开示,不免心头大震,是啊!祖师一针见血,他就是要你不要死在善的、恶的,不要分别执于世间一切二元对立的相对境,当你可以超越善恶境时,你就有机会得见佛祖啊!达摩又提醒道:「不与凡圣同缠,超然名叫『祖』,这就是了!:」

    杨炫之听后,悲喜交加,今天听见这么简明的真理,太棒了,他由衷而恳求达摩:「像您这么直接的心法,一定要久住世间,众生需要您的化度啊!」

    达摩深深叹口气,神情充满无奈:「我将要走了!不可久留,末世造恶的人,愈来愈多了,我虽然也想久留世间,传承更多的无上心法,但是──我住世愈久,愈有人要毒害我,这不是增长别人造罪的机会吗?」

    杨炫之一听,心中不满,很忿怒,但仍恭敬请问:「不知是谁伤害您?弟子愿为师铲除。」达摩笑道:「我若说出名字,他一定将死,但这有什么意义呢?为了我说真象,而残人快己,这多不仁,我宁愿走了算了!」

    杨炫之很是不以为然,仍恳求道:「假若您不说明,那么,又如何表徵祖师神通之大力呢?我只想知道真象,也非一定要致人于死地啊!」达摩即说一偈:「江槎分玉浪,管炬开金锁,五口相共行,九十无彼我。」

    杨炫之听后,仍然不懂,不过他铭记在心,只得礼拜而别。芒鞋!你的主人身在何方其实知其谁加害于祖,已不是重点了,因果自有公断公审,达摩圆寂之后,葬在洛州的熊耳山,起塔在定林寺,达摩在印度弘化六十余年,当他听从当年般若多罗尊者的付嘱,向东浮海到中国前,曾经对涕泪交集的异见王说:「你不要难过,我十九年即返回。」年逾百龄的达摩祖师,登上船只,现场送行的人都捶胸顿足,泪雨如下...这是前事。

    后曾传说魏代的使节宋云,从西域返国时,曾在葱岭遇见达摩,看见他手提一只芒鞋,轻风揽月般,独自一人,向西翩然远去。当时,宋云曾问达摩:「这位大师,您一个人,要往那里去?」

    「往西天去!」达摩又加一句:「你的君主已经驾崩了!」

    宋云一听,顿然失措,茫然不解,匆匆与达摩道别,迳自东返。宋云奔抵国土,发现魏明帝已经驾崩,立即上奏于后主孝庄帝。孝庄帝立下诏,打开达摩的墓穴,却见空棺悠悠。「咦!只留下一只芒鞋而已?」朝廷百官惊叹不已,后来奉诏,将那一只芒鞋,请回少林寺供养,但到了唐玄宗开元十五年,约为西元七二七年,少林寺传来芒鞋被信徒偷走,转供于五台山的华严寺,但又后,竟连芒鞋也下落不明,渺然无音...芒鞋啊芒鞋!你的主人又是身在何方呢?祖师啊祖师,您往西天,那不是您承诺异见王要回老家吗?您要回您那说十九年就要回去的天竺哪?罪在何处?然而世间飞花梦絮,人生匆匆,后世的禅宗,又称「佛心宗」也好,或称「楞伽宗」也好,您老人家当年苦口婆心,教我们要安心的方法,必须是「外止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也好,或者是「藉教悟宗」也罢,祖师啊!您可知末法众生的根器,可真是云飞飞、雾蒙蒙吗?当祖师可以逍遥来去,一任袈裟万里天崖去,没错,但佛法如今虽然约在印度近亡,而在中国开花了;不过,真正修心修禅,明心见性者,又有几位当代大祖师呢?当魏文帝大统二年,丙辰十月五日,达摩第六度被毒所亡而圆寂时,当于其年的十二月廿八日,葬熊耳山,起塔于定林寺时,当三年后,宋云巧遇达摩再现江湖时──人生的不可思议,又在祖师身上一一显示时,咱中国禅宗第二代传人慧可,终于为度化有缘中土,而堂堂登场了。

    话说二祖慧可,承托祖师的嘱咐,继续于少林进修,并阐扬禅风,有一天,有一居士,看似四十出头,斯文有礼,不道姓名者,慕名而来问慧可:「弟子身染宿疾,特来请和尚为我忏罪。」

    慧可坐镇在此人面前,往昔之历历如目,重复眼前,慧可摒息冷静道:「你把罪找来,我帮你忏罪!」

    这位居士也是同样楞了半晌,随即找罪,然而,您道罪在那里呢?因为身染宿疾,表示因果业,所以需要拜忏,需要忏罪,又有何不对呢?可是,「罪」,是一种抽象的、抓不住实体的无形感觉、感受,甚至也是一种无住无常的情绪,如果你不是「忏完罪也灭」,「罪灭心也无」时,那么,你将忏完一卷又一卷的罪,忏不胜忏啊!罪业本空,善业也是本空的,你要去全然观照、透视所有的烦恼快乐,都是空幻不实的,忏悔偈中最心法的──

    「罪从心起将心忏 心若灭时罪亦亡 心灭罪亡两俱空 是则名为真忏悔」

    你要如实的观照「心生心灭」,都是生灭法,但如果你生起一念罪恶的话,你就要观照「罪是随著心存,而存在的」,反而「善也是随著心存,而存在的」,所以当你的心「不起生灭」时,请问罪在那里?善在何处呢?如实如法观照以后,你会观空,证空,明空不二,因此,此居士真是通身大汗,他找了半天,发现就是找了三大阿僧只劫,也抓不到罪,更不可能抓到祖师面前。他大喊一声:「觅罪了不可得啊!」慧可便道:「好了,已经帮你忏罪完毕了,现在,你只要依佛法僧三宝而住,就是了!」三祖僧璨居士宽心了,感觉又松绑了什么似,既问道:「今见和尚,已知您是僧宝,不知什么叫佛法?」慧可哈哈笑道:「你的心就是佛,你的心就是法,佛法不二无别,僧宝就是如此,就是佛法。」

    居士又深深顶礼,双目流泪叹道:「今日才知原来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就像我的心也是一样,佛法也是一样,都是相通的。」这一句话,慧可看其根器,即道:「我为你剃度,你将也是僧宝,你就叫做僧璨吧!」

    其年,三月十八日,僧璨于光福寺受戒,他的宿疾,也自然渐渐的好转起来了。其实此僧璨,不知何许人也,话说承接二祖受度传法后,跟随二祖慧可也有两年,有一次,慧可告之:「我有宿业未偿,将到邺都,随缘度众,可能也要卅四年,随后,我将改变形貌,或于茶楼酒馆,或于市井街巷,或于屠门粗役,以求历事练心,我会活到一百有七,最后会偿其宿债,受人毁谤而入刑。

    慧可深深的看著他的爱徒僧璨,他将要阐扬宗风,而韬光混迹了,他必得传法告别了:「僧璨,我们的初祖菩提达摩,远自天竺,来中国以正法眼藏,还有信衣,密付予我,我会同样的,也将这信衣转授于你,你当守护,不要断绝。且听我偈:「本来缘有地,因地种花生,本来无有种,花也不曾生」

    二祖付法衣后,又叮咛道:「你受我教,宜处深山,不要去行化,因为国难将至,这不是我预言的,而是达摩祖师曾交付过,我们的师祖般若多罗尊者,曾经悬记道:“心中虽吉外头凶”是也,我推算年代,大约在于你这一辈,你不要被世难所伤。」

    僧璨听到慧可师父的托付,心中感慨,即又问道:「不如师父与我,到深山避国难吧!」

    慧可淡淡摇头:「我已说过,我有宿缘要去偿还。」

    师徒俩一番对谈之后,两人默看不言。我自调心人生来来去去,譬如朝露,不是吗?师徒两人一隔,人天两隔,卅四年中,慧可大师身是出家人,但他出入歌妓酒场,交的是屠门杀客,过的是一种放浪形骸的生活,有人看不惯,不满的问道:「这位大师,您是顶顶有名大师,为何如此糟踏自己呢?」

    慧可哈哈大笑,神色自若答道:「我自调心,关你何事?」

    众人不解,非常不解,但慧可仍于□城悬「匡救寺」三门下,大谈无上道。听者来自四面八方,可说是挤得水泄不通,当时有一个叫辩和法师此人,于匡救寺中,正在讲解《涅盘经》,但因为慧可大师的讲经说法,精采万分,所以有很多辩和法师的门徒,有泰半被引去听法。辩和盛气冲冲,去找邑宰翟仲侃,很不肖道:「此慧可,根本是蛊动邪说,以非法来谈佛法,真是佛门不幸!」

    有人赶紧通报慧可,但慧可怡然自得道:「我不辩解,他怎么说就由他说,我如果入刑,也是为一偿宿债,没有什么了不得!生死不是恐怖之事,最恐怖的是不能了脱生死的众生哪!」

    慧可享年一百零七岁,也就是隋文帝开皇十三年,癸丑岁三月十六日时,并葬于磁州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