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净空法师:咒起尸鬼附人身上吸人精气该如何解除?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实化二身】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喜欢暴露紧身衣服的女子来看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奈塘寺(藏sNar than% dgon pa)】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皇帝与和尚 > 内容

(7)、〖唐高宗与佛教〗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14 18: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7)、〖唐高宗与佛教〗

    唐高宗皇帝是太宗皇帝的第九子名字,字为善,小名雉奴,他在二十多岁就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在位三十四年(或说三十六年)高宗在太子时,就依玄琬法师受过了菩萨戒,玄奘法师,请太宗皇帝作三藏经教序时,有一篇菩萨藏经序后,就是高宗在太子时奉诏所作的,内中有“余以问安之暇,证以妙法之宝,奉述天旨,微表赞扬,或命有司缀于卷末。”其实这两篇序文皆冠于经首。

    追念母仪,创大慈恩寺

    贞观二十二年,皇太子在春宫,当时天气阴晦,他的身体倦压哀感,追念母仪,昊天罔极,慈恩难报,于是就鸠材择地,创建了一所大慈寺,为文德皇后,追崇冥福,从春天开工,到十二月,大慈寺,方才峻工,在寺傍又建了一座雄伟的佛塔,诏选京城,德高望重大德沙门五十位,各度六人,同居新寺。那一次他们晋山典礼的仪式,特别隆重,太子备了宝车五十乘,迎接五十位大德,并有采亭宝刹数百具,新请到的梵本诸经以及瑞像舍利等,一同迎到寺内奉安,演奏的乐队是太常九部乐,与长安万年音乐。华幡导引入寺,京城每一寺都参预此一游行盛会,太宗皇帝在安福门楼上执炉致敬,等待经像等行列过了后始罢,皇情对此盛况,颇为高兴,高宗登位后,并制大慈恩寺碑。

    有一次高宗谒大慈恩寺上香礼佛,慈恩寺沙门做了一首五言律诗道:“皇风扇祗树,至德茂禅林,仙草为日彩,神幡曳远阴,绮殿笼霞影,飞阁出云心,细草希慈泽,恩光重更深。”

    高宗皇帝也做了首五言诗和慈恩寺沙门道:“日宫开百仞,月殿耸千寻,华盍飞圆影,幡虹拽典阴,绮霞遥珑帐,丛珠细纲林,寥廊烟云表,超然物外心。

    大慈恩寺,译经道场

    显庆元年正月皇太子在慈恩寺斋僧五千人,太子在寺内与玄奘法师谈起翻译经典的事,太子请问前代翻经的经过,玄奘法师答道:“晋宁巳来,翻经皆有监阅,详辑之官,前秦苻坚时昙摩难提译经,黄门赵整执笔,姚兴时罗什法师译经,兴及姚崇执笔,后魏菩提流支译经,侍中崔光笔授,以至梁陈周隋各王朝,也都是如此,就是在本朝贞观初年,波颇那罗译经,先帝文皇帝也敕令赵郡王孝,詹事杜正伦为监护,可是现今阙如,如今大慈恩寺,极其庄丽轮奂,是今古罕俦,可是尚未建碑,贫道住此寺,关于建碑的事,我想给皇上知道建碑之事,不久黄门侍郎薛元超,将奘法师与太子所谈翻经以及建碑之事,奏闻皇上,高宗允奏其事。数日后高宗命中书令崔敦礼,宣读敕旨诏曰:“大慈恩寺玄奘法师,新翻经论,今特令,左仆射于志宁,吏部尚书来济,礼部尚书许敬宗,黄门侍郎薛元超,中书侍郎李义府杜正伦协助看阅,或有不稳的地方,随笔润色,”

    皇上朝罢后就派遣内给事王君德,先去告诉玄奘法师,就说朕已经诏令多人来协助他翻经的事项,至于慈恩寺碑的事,朕想自己撰作,不知法师意下如何?

    玄奘法师接到王君德的报告后,马上就率领大众,上朝陈请,不久高宗亲制的大慈恩寺碑文撰好,碑文中有“……玄奘法师者,实真如之冠晃也,器宇凝遽,若清风之肃长松……腾今照古之智,挺自生知……孤标一代,迈生(道生)远(慧远)以照前, 秀千年,架澄(佛圆澄)什(罗什)而光后……衣单雪岑之风,旷野低轮,肌弊流沙之日,遐征月路……通昔贤之所不达,悟先典之所未闻,遂得金牒东流,续将绝之教,宝偈西徙,补巳阙之文……朕之虔心八正(八正道)肃冀志双林,冀延景福,式资冥助,奉愿皇太后,逍遥六度,神游丹阙之前,偃息四州,魂飞紫极之境……”四日八月,奘法师率领京城缁素,盛备幢幡宝辇,香花梵仪,来迎接皇帝的御碑,皇上也特派太常九部音乐,以及长安,万年,二县的乐戏,同时京城的戚里候王们,都全部参加了迎送的行列,高宗皇帝自己站在安福门上观看。玄奘法师迎迓大慈恩寺碑的导从,是用的天竺的法仪,隆重庄严,皇帝见此庄严盛况,龙心大悦不巳。

    特旨沙弥,窥基为僧

    永徵五年高宗特旨度沙弥窥基为大僧,因为当时窥基未满二十岁,依佛戒是不能受比丘戒为大僧的,他是鄂国公尉迟敬德的侄儿,右金吾卫将军尉迟敬宗的儿子,他的母亲裴氏夫人梦见掌中有月轮吞之有孕,诞生的那天晚上,神光满室,年甫六岁就能著书立说了。奘公很欢喜这小孩绝顶聪明。想度他出家,为他的继承人,可是这小孩子自己不肯出家,后来与他的父亲商量好,用法逼他出家,先是玄奘法师在西域遇见一个童子,也是悟司绝伦,奘公将他从西域带回东土。

    一日奘法师携带着西域童子,去见尉迟敬宗,敬宗将军就命窥基出来拜见奘公法师,奘法师就命其读他所作的兵书,有数千言之多,同时奘公目视童子,要他留神注意,待窥基读完后,奘公说:“此古书耳,不足为奇”敬宗将军不相信,奘法师就命西域童子,覆诵此文一次,竟一字不差的诵出来,敬宗大怒,以为窥基偷窃古书来欺编自己,喝令将此逆子推出去斩首,玄奘法师慢慢的出来为他求情,敬宗也故意不允,坚持要杀此逆子,然后奘法师说明度他出家,尉迟敬宗才允放他,窥基说:“你一定要我出家,要依我几件事,我要御、荤、色、晚膳方能从你出家,不然的话,
我宁可伏剑而死,也不去饿死。”奘公为了爱他秀逸的才华,方便允许,因为他的相貌堂堂,气概万夫,虽然年弱冠,而身高八尺,颈上有玉枕,十指纹皆盘折如印,使见者内心折伏,因此皇上就也特旨度他受戒为大僧,参预翻译经论,他每览一种佛经疏记,都能过目成诵,义亦顿解,并善解大小乘经论。后来成为唯识宗的祖师,住大慈恩寺,故唯识宗又名慈恩宗,他著论有百部之多,有百部论师之称。

    吕才向奘法师谢罪

    玄奘法师在高宗永徵六年五月间,翻译出因明论,当时有神泰法师等各造义疏解释奘师所译的因明论,栖玄法师就将因明论给尚乐奉御吕才阅读,因为吕才是一位深具才艺之士,可是对佛法不通,而且妒忌奘法师的才名,因此作因明注解破义图,有一些轻薄者听信其言,因此引起奘法师的弟子,惠立法师致书给左仆射于志宁,斥责吕才的狂谬,信中有一近闻尚药吕奉御以常人之资,窃众师之说,造因明图释宗因义,不能精悟而好异端……排众德之正说,任我慢之高心……古德有净名契理,杜口毗耶,尼父德高,恂恂乡党,未闻夸矜自媒而获缙绅之推仰也。”

    不久太常博士柳宣,作归敬书和偈语,送给译经会的大德们求毕其说,于是有明睿法师答述颂和来书,极大尊严,并训吕才的妄举,柳宣得到睿法师的来书,就上朝见驾,弹劾吕才的谬妄,列奏其事。高宗皇帝下旨,齐集公卿学士,带领吕才到大慈恩寺向奘法师当面道歉,谢罪悔过。

    我们从这一故事,可以看出玄奘法师在当时的名誉和地位,以及皇帝对法师的崇敬了。一位不小的尚药奉御官,在文字上得罪了玄奘法师,就有这些人出来为奘法师不平攻击吕才,最后闹到皇帝面前,皇帝还齐集公卿学士们,把吕才送到大慈恩寺向奘法师道歉忏悔才了事。

    阿育王塔,州年一开

    显庆四年九月间,有智琮弘静二法师,奉诏入内宫与皇帝谈经论道,在谈话中谈起阿育王塔的故事,因为年岁久远,须假弘护,高宗说:“莫不是童子施上的阿育王么?如近处有之;那就是八万四千佛塔之一了。”琮师答道:“未详虚实,不过古老传说,名阿育王寺言不应虚,又有传说三十年一次出现,前在贞观初,已经出现一次大有感应,今己期满请皇帝开一次如何?”皇帝说:“能得舍利这是莫大善因,你可以先去佛塔的地方,行道七天,有了瑞应,方可开发,寡人御施钱五千,绢五十匹,以作供养”,于是琮法师与给使王长信等于十月五日出发,六日夜晚到达,琮法师一到就进入塔内,专精苦修,精修了将近七日,仍然没有看见什么光明瑞现,到了十三日的晚上三更,法师在自己臂上,剜肉燃灯供养,专注一念,心无异想,忽听塔内佛像的下面有振裂之声,琮师闻声往看时,但见瑞光流溢,渐渐上涌,塔内三尊佛像,各个放光,琮师大喜,将欲叫僧众来看时,又见塔内走出很多僧徒,合掌而立,说是同一寺的人,过了一会光盖渐歇,冉冉而下,去地三尺不见群僧,这时方知是圣者隐现,因此赶快将来使召来同看瑞相,他们到了塔内,余光薄地,流辉满布,百千种光,若有旋转,久久方才没尽,到了第二天早上,进去看时,在地上寻得舍利一枚,光明鲜洁,再细心的在地上又找到了七粒舍利,放在盘内,一枚独转绕余舍利,各放光明,炫人眼目,奘法师将所见的瑞应,奏闻皇上,高宗派常侍王君德等人,送绢三千匹并造阿育王像。

    业重不见舍利

    高宗皇帝敕封琮法师,住持会昌寺,并修饰舍利塔,开发舍利以开众生的福慧,初开塔的那天,有二十多人,共同下塔,获得的舍利,大家共见,其中有一人看不见舍利,他恨自己业障太重,自己气恨拔自己的头发,苦心痛责,哀哭号叫,声骇人畜,仍然是看不见,有人将舍利放在他手掌上,虽然他自己也觉得手中有东西,还是看不到什么。

    当地的人民,在圣旨未来前几天,就看到寺塔上,现出红色的光华,周照远近,有的看见一条长虹,直上天际,有的看见光照寺域,丹赤如画,寺僧们就知道舍利不久就可以出现了。

    这塔内的那粒舍利,形状如小指,骨长一寸二分,内外孔口方正下平上圆,内外光净,它的光相的变异也没有标准,各人所见的颜色不同,舍利开出后,前往参拜的道俗人等,连接二百里间往来不绝。佛法的感应,实在不可思议,同时也看出盛唐时代佛法的兴旺了。

    恭迎舍利,进内宫供养

    显庆五年春三月间,周地献来佛陀顶骨,到了京城,有人看见高有五寸,阔四寸许是黄紫的颜色,当时皇帝正在东都洛阳,舍利送到东都时,召请京师高僧,七人往东都进宫行道,下诏将佛顶骨与佛舍利,出示行道,有大德法师奏道:“这是佛陀的真身,我们愿意顶戴供养。”经过一夜,收入宫内。皇后施舍她的所寝之衣帐,直绢一千匹,并为舍利造全棺银椁,内外共有九重,而且雕镂穷奇,到了龙朔二年,送还本塔,在二月十五那天,敕令智琮弘静二法师,率京城诸僧,暨塔寺内的僧众,以及官民人等,无数千人共藏舍利于右室”,奘法师说:“三十年后非余所知”了。这是高宗朝一件佛教的盛事。

    佛道论辩,道士败北

    高宗在位时,经常召集僧道辩论,前后有七八次之多,每次辩论的结果,都是道士失败,佛教胜利,他们辩论的方法,双方设有论师的座位,由双方代表,代表他的本教, 升上论师座,或者道士竖立一题,由佛教出来难他,或者佛教的代表出一题目,由道教的代表出来论难,如此互相论义,而且要答辩得快,答不出来就要输一次,有些谈理的方面颇为精彩,有的互相嘲笑讥讽,近乎谩骂,而且毫无学理,就是要有话说,说得对方答不上话来,有时讥嘲对方可笑的地方,皇帝也抚掌大笑出声,现在将他们论战的大概略述如后。

    西明寺落成,佛道论义

    显庆二年六月十三日是敕建西明寺落成的一天,从十二日就开始,道俗云集,幢盖严华,西明寺建筑雄伟宏大,大殿共有十三所,楼台廊庑有四千区,诏请道宣法师为上座,神泰法师任住持,有草书之圣的怀素大师任维那,西明寺的住持首座以及纲领职事,都是一时的俊彦,落成那天的盛况也是极一时之胜,沿途的人潮,从北城到南寺,有十多里路,所有街衢道路都为人塞。

    皇帝为了庆祝西明寺落成,徵诏僧道各七人,到百福殿由内宫引导,僧在东,道在西,一同上殿,皇帝对僧道们道:“佛道二教,同归一善,然而梵境虚寂,为于无为,玄门深奥,德于不德。你们都是二教中的饱学之士,可以共谈明理,各阐本宗如何?”

    先由佛教会隐法师升座,立四无畏义,道士七人,各陈问难,道士李荣立六洞义,再由佛教慧立法师问难道:“洞义者是否于物是通达无碍呢?”李荣答:“是的。”立法师难道:“老君于物是否通达呢?”李答道:“老君上圣怎么不通达呢?”立法师难道:“既然老君于物通洞的话,为什么道德经上说:”天上大患,莫若有身,使我无身,吾何患也,如此看来,老君于自身尚且有碍,何能通于万物呢?”道士李荣一时无话可答,只有请法师不要逼得太急,我在蜀中就闻法师的大名,今日能在圣殿之内,相与谈论,我们同是出家人,不要苦相非驳。”慧立法师毫不放松的道:“听先生的话,似想要我对你姑息,昨天我们可以欢叙幽情,可是今天的此席,是要我们分明邪正的,再者你说我们同是出家人,然而我们检形论事都不相同,先生鬓发不剪, 裤未除,手把桃符,腰悬赤袋,巡门厌鬼,历巷摩儿,本不异淫祀邪巫,岂可与我清净释子相比呢?”李荣怒道:“你以为剪发为好,何不剔眉。”立半师问:“为何剔眉。”李荣说:“一种毛故。”立半师道:“一种是毛,剔发亦剔眉,你也是一种毛,为什角发不角髭。”李荣又无话可说,立法师嘲笑道:“昔平津困于十难,今李荣死于一言,论德立谢古人,论功无惭往哲。”说罢就下座,皇上大笑。

    当时玄奘法师在西明寺度僧,不在论席,第二天一早,皇上就派人去告诉奘法师道:“七人入内与道士论议,五人论胜,两人没有参加也应为胜,幽州僧最好。”参加论议的法师多数是奘法师弟子,所以高宗要把这消息告知奘法师。

    敕语道士,何不学佛经

    第二次是显庆三年四月间,高宗皇帝召僧道各七人到内殿去论议,那一次佛教派出会隐法师以五蕴为题,神泰法师,立九断知义,道教方面有黄赜、李荣特黄寿等,次第出来应战,因为道士不知佛教的名体,茫如梦海,虽然也往返的论了数次,因为不懂佛理,无从论难。皇帝又命道士立题,李荣立:“道生万物义。”由大慈恩寺慧立法师,登上论座台来与李荣对辩,如此互相答辩,最后慧立法师说:“天地万物是众生业力所感,善业多者,则琉璃为地,黄金界道,恶业多者,则沙壤为土,瓦砾为衢……这都是自业自作,无人使之,吾子心愚不识横言道生,道实不生,一何可愍呵!”李荣愕然不知所对,于是愧然下座。

    道士黄寿登座,立老子名义,佛教由会隐法师与他讨论,首先责其立题不当,并对皇帝奏道:“黄寿身为黄冠,不知已讳,陛下是老君之孙,岂有对人子孙面前,公然谈论其祖之名,五千文中大有好义,均可立题,怎可以标圣人之名,犯了大不敬之罪,如计罪论刑的话,黄寿死罪有余”。一会隐法师在皇帝面前,堂皇之的痛责道士一顿,皇上命道士更换别题,黄寿因此遭受挫锐,后来虽然言对,可是次序乖越,高宗说僧道两家此次论义,宗旨未甚分明,慧立法师奏道:“众僧立义,道士不识其源,例如僧立五蕴义,黄赜道士,以荫名来难,要知荫以覆盖为宗,蕴以积聚为义,如色有十一聚,在色名之下,识有八种聚,在一名之下,举统以收,称为蕴义,若以荫名来难,义理全乖,再说神泰立九断知义,道士生来就未闻此名,虽然登上了论座,而不知发问之处,无以遮着,就浪作余语,因此圣上听来宗旨不明,佛法的大宗,是以因缘为义,所以说:”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例如我们看见殿前的柱子,要具有五缘才能看,一、识心不乱,二、眼根不坏,三、籍以光明,四、有境现前,五、中间无障,一定要具足五缘方能看见,假使天黑,无光,纵有朱楹也无法看见,以此类推,莫不皆然,再说我们人的出生,也是因缘所生,内则业惑为因,外则父母为缘,身方得,生……皇帝听慧立法师,大谈佛法,颇为高兴的说:“师等因缘大好,何不早论。”散席之后,皇帝与给事王君德说:“敕语道士等,何不学佛经。”这是第二次佛道论战,佛教又胜了一场。

    三度论战,道士再北

    显庆三年的冬天,没有下雪,皇上想弘法祈雪,召佛道二教,入内殿讲论道义,召大慈恩寺义褒法师,东明观道士张惠之等,内外宫禁,咸集法筵,参听这次的论道,开始时道士李荣,先升高座,立本际义,褒法师赤升座共谈名理,互相论难……到后来道士没话说嘲褒师道:“法师唤我为先生,汝则成为我的弟子。”褒师应声挫道:“今对天子言论,申明邪正,用简帝心,你竟以 荛之嘲,来尘黩天听,诚不可也,不过既然这样说,我也聊以相答,我以事佛为师,我为佛之弟子,汝既称为先生,汝应先道而生,那末你就为道祖啦!”道士忸怩,无话可答,手上的尘尾垂顿,声气俱下,褒师也嘲道:“尘尾巳萎,尘巾将折,语声既软,义锋亦推。”李荣无对下座,道士输了一次。

    皇上再命褒师依法登座,义褒法师以摩呵般若波罗密为义,菩萨大师,如来之母,摩呵诃也,般若慧也,波罗密者,到彼岸也。道士之中有张惠元,姚道士等,次第来与褒师论难,姚道士道:“般若非愚智,何以翻为智。”答道:“为欲破愚痴,叹美称为智。张道士难道:”何者是愚痴,而将智来破。“答道:”愚人是道士,将以智破之。“张道士说:”我那里是愚。”答道:“般若非愚智,破愚叹为智,道士若亡愚,我智药亦遣。”他们论到后来,张李姚三道士都参加来与褒师一人论战,褒师嘲笑道:“两人助一人,三愚成一智,昔闻今始见,斯言有从记。”高宗皇帝也不禁抚掌大笑,李荣等又俯首无言,默然下座了。

襄阳道人有精神

    显庆三年六月十二日,帝召襄阳灵辩法师与道士李荣论难,因为道士败了数次,皇帝同情弱者,对李荣道士警告说:“你今天要慎重,你看,襄阳道人有精神,好交言,不要堕其圈中”李荣道士还以老卖老的奏说:“孔子尚畏后生,况荣不如前哲。”辩师奏道:“灵辩诚后生,李荣故当是老。”因为李荣是四川人,故有此讥语,皇上大笑道“李荣巳被逼了。”正题尚未开始,李荣先输了一着。

    他们论战到后来,道士李荣无理可说时,就大声说:“明王有道,致使番僧入贡。”辩师应道:“日碑生于塞外为忠臣于汉朝,道陵长蜀中,作米贼于魏。”(曹魏时张道陵创五斗米教,凡入他教者,要五斗米,道士称为张天师,世人称为五斗米贼)李荣默然不能答,辨师又追道:“得嘲急解,何事踟蹰。”李荣道:“即得玄旨,所以杜口。”辩师道:“鱼目不类明珠,结舌何关杜口。”皇上大笑。并命辩师再难下去,辩师难道:“玄理幽深,至人可渊,道士庸昧,如何能知。”道士答道:“玄虽幽奥,至人深知,凡则浅知”,辩师难道:“道士学玄理,至人能深知,道士得浅知,道士学仙法,仙人能高飞,道士应下飞,仙飞有高飞,道士高下俱不飞,玄理有浅深,道士浅深俱不测。”李荣一时不能答。辩师嘲讽道:“老子两卷,本未研寻,庄子七篇,何曾披读。”继着又嘲之道:“闻君来蜀道,蜀道信为难,何不乘凫游帝里,翻被枷项入长安,(敕令追李荣进京时著枷而来的,不知是否在本地犯了什么罪,带罪进京。)李荣答道:“死压其虑,稿木其形,行忘坐忘著枷何妨。”辩师道:“行忘坐忘,终身是忘,亦可以行枷坐枷,终身著枷。”李荣怒道:“天子知道有李荣,乃与李荣著枷,如何道人之流,皇上对你们何曾记录呢?”辩师道:“天子今年知有李荣,来年也知有李荣,今年既然与荣枷著,来年也与荣的枷著,圣恩未巳,著枷更无了时,不过详刑抵罪,天子未必都知道,道士著枷,圣人何曾记识,倘若因枷被识,也是以丑见知。”道士李荣,恼差成怒,大声骂道:“我是道门英秀,蜀郡李荣,何物小僧,敢欲相轻辩师道:”李荣,李
荣,先乏雄情爽气,何劳嗔目厉声,区区蜀地老,窃号道门荣,巳摧头上角,何用口中呜。“道士李荣给辩法师喜笑怒骂,连嘲带讽的弄得答不上话来,如此讥讽嘲笑的事很多,每嘲一次,皇皆随之大笑。

    沙门不拜王者

    高宗为太子时就受了菩萨大戒,初登位的几年当中,还是崇敬三宝,后来渐渐娇慢,在龙朔二年的四月十五日,突然下了道屈僧拜俗的诏书,令沙门致敬君亲,交付有司议定此事,就在本月二十一日,有大庄严寺威秀法师等上不拜表,到了二十五日,道宣法师等联名上不拜表,二十七日道宣法师又上荣国夫人杨氏,沙门不拜俗启,并说明佛教隆替的事状,因为夫人是皇后的母亲,崇敬三宝,广建福田,因为她出入禁宫,无人干涉的,所以宣法师等,诣门致书,请她从中协助,阴止沙门拜俗之事。

    宣法师等上表引经论证明道:“梵纲经云,出家人法,不向国王礼拜,不向父母礼拜,六亲不敬,鬼神不祀,涅 经第六卷说《出家人不礼在家人》,四分律云,《佛令诸比丘相次礼拜,不应礼拜一切白衣。》佛本行经说《轮输檀王,与诸眷属百官,次第礼佛足已,佛言,王可礼优婆离足,诸比丘足,王闻佛教,即从座起,顶礼五百比丘足……今见诏书,令僧致敬君父,事理深远,非浅情能测,夫出家之迹,列圣齐规,真俗之科,百王同轨,干木在魏,高抗而谒文侯,子陵居汉,长揖而寻光武,彼称小道,尚怀高蹈之门,岂此沙门不蒙,闲放之美呢?》

    因为此事,上下拜表的僧俗很多,到了五月十五日,皇帝大集文武百官于中台,商对此事,京城道宣法师等三百多人竟陈启状,有司也各以表闻,一方面有右司成令狐德业等五百三十九表请沙门不合拜俗,一方面有右兼司平太常,阎立本等三百五十四人表请沙门应合拜俗,高宗看了双方表奏后说:”朕商确群议,今于君处,勿须致拜,致于其父,慈育弥深,自今以后,即宜跪拜,主者施行。”

    到了六月八日,有京邑老人程士 等上表大意说:“高尚之风,人王犹有抗礼,岂惟臣下及跪拜之仪,意愿国无两敬,大开方外之迹,僧奉内教,便其立身行道,不任私怀之至。”沙门拜俗之从此不议。

    和尚圆寂 皇帝痛哭

    玄奘法师,道力通天,身为太宗高宗两朝君皇的崇敬,真是有求必应,永徽三年应奘法师之请,敕建慈恩佛塔,内藏梵本经典与佛舍得(也就是后人称为大雁塔小雁塔),显庆三年七月迎请奘法师住入西明寺,到了四年十月间,高宗又施舍玉华宫为寺,追崇先帝太宗皇帝,诏迎玄奘法师住持玉华宫。

    麟德元年二月初五日奘法师有病,命他的弟子大乘光录他所释经论,几一千三百三十五卷,造弥勒佛像十俱胝(即百万之数)又命大众为他同念南无慈氏如来所居内院,愿舍寿必生其中,胁虹而卧,安详逝世,春秋六十有三,那天的晚上有白虹四道,自北亘南,贯穿慈恩寺塔。

    大师圆寂的消息送达朝廷,高宗皇帝突闻此事,痛哭失声的对左右说:“朕失国宝矣!”废朝五日不登殿,以志哀痛,自从奘法师圆寂到出葬,皇上五降御札,无非是关心大师的遣典与勤恤丧事了。不久有一异僧送来旃擅香末,请依天竺之法,用涂师之体,弟子大乘光以掩龛日久,不欲再开,来僧说:“我是奉旨而来,如何拒绝?我即回奏。”不得己启龛,法师颜色如生,香气馥郁,其僧为其涂香后,恍然不见,识者以为一定是兜率内院的天人下
降。

    四月皇帝敕旨,用佛陀故事,金棺银椁,塔于产水之东,四方赶来送葬者,有一百多万人,一代大师,受人民崇敬如此,难怪在一千三百年后的今天,大师还是活在世界各国人们的心中不朽呵!追随大师的弟子有窥基,神泰、栖玄、会隐、惠立、明睿、义褒、大乘光等,都是当时佛门龙象,一方宗师(本文参考广弘明集、古今佛道论衡集、佛祖统纪、佛祖历代通载高僧传、唐典等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