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辩显密二教论】
·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
·(18)、〖二祖慧可断臂求法〗
·《天地八阳神咒经》是伪经吗?
·一时妄语,堕大地狱,五百世无眼耳鼻舌四肢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嘉木样一世】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南山念佛门禅宗】
·核桃树和榆树
·珍惜水资源
·看看自己有没有前世修行过的特征?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佛教人物故事 > 内容

迦叶之妻的故事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15 11: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迦叶之妻的故事

    (一)

    由于迦叶尊者的出家,迦叶尊者的夫人妙贤女士也出家了;由于妙贤女士成了比丘尼,并且证得了阿罗汉果,释迦世尊便向弟子们说了好多有关妙贤比丘尼在往昔生中的本生事□。现今取其要者,选译如下:

    一、在过去,有一个农夫的妻子,去田里为她正在耕作的丈夫送饭,经过一片树林,发现林间树下,有一位独觉圣者静静地坐著,相貌端正,威容庄严,所以生了恭敬心,上前顶礼,瞻仰不舍。这时,农夫见他妻子迟迟不送饭去,便想回家查看,但他经过林间,发现他的妻子正在一个出家人的面前时,便恼怒地说道:「你这贱人,原来你在这里跟他搞鬼做不要脸的事啊!」

    他的妻子正想申辩,那位独觉圣者却已为了不使农夫再犯更大的恶业,而腾空飞了上去,并现出种种神通变化。农夫见了,不但惭愧自己的肉眼不识圣者,并也恭敬虔诚的五体投地,长跪合掌,哀求忏悔,致敬发愿,愿将妻子为他所送的饮食,恭敬供养独觉圣者,并说:「我刚才所出的恶言,均由贪欲之心的占有而起,故愿我们两人,以后的生生世世,常能灭除欲染情爱的贪著。」

    二、在过去九十一劫时,那是毗婆尸如来住世的时代。毗婆尸离开王宫,出家成佛之后,佛的妹妹便劝佛的父王,以南瞻部洲最好的金子,比照佛的形像与身量,塑了一尊佛像,供在佛陀过去所坐的座位上。那是一尊金碧辉煌,光彩夺目的佛像;但当佛陀回到王宫之时,佛陀的相好光明,却使金像变得□然失色了。佛妹见了,便生希有之想,引发清净信愿,跪在佛前,合掌祈愿道:「如同世尊的威光神德,辉映之下,使得金像失色。从今以后,愿我生生世世,所受身相光明,皆与佛陀相似。」

    三、过去,在一座叫做婆罗尼斯的城中,有一名妓女,有一天收下了五百金钱,答允与五百个男子在一所大花园里共乐终宵。但当她在赴约的路上,遇到了一位王子,被王子截留了下来,她既不通知那五百男子,也不退还他们的金钱。那五百个男子等了她一夜,也没有见到她的倩影光临。天亮之后,正好有一位独觉圣者,乞食经过那里,他们从独觉圣者的威仪中,就可知道这不是一个凡夫,所以大家拿了最好的饮食供养奉施。他们供养圣者以后,想到那个失信的妓女,便气忿地咒愿道:「愿以这一修供养的福力,使那取钱而又背信的妓女,来世得大苦恼,无论她是在家出家,我们也要达成与她行淫的目的。」

    四、过去,有一长者娶一妻子,久久不能生育,长者便娶第二个妻子。自此,第一妻子即持净戒,长者很喜欢,第二个妻子生了嫉妒心,故意使长者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到第一妻子的房里,破了她的净戒,使她懊恼非常。此后,第一妻子供养了独觉圣者,并且发愿道:「我今以此福田所种福业,使我来世,纵然此一小婢证了圣果,也要强逼污她净行。」

    五、过去,在迦叶佛的时代,有人随佛出家,他的剃度师是迦叶佛时利智第一的大阿罗汉,所以他也发愿到释迦世尊的时代,随佛出家,蒙佛授记,利智第一。


    (二)

    在释尊时代的劫比罗城,有一位劫比罗姓的大婆罗门,他是劫比罗城的首富,财富之多,富甲全国;金银珍宝,充塞仓库;力势之大,大如毗沙门王;他的封禄,有十八广大聚落;他的仆使,有十六个大邑;他有六十亿上妙的真金;国王有一千具犁,他也有一千具犁,恐怕国王嫉妒,所以象徵性的减少一具。

    这个大婆罗门,娶了一位望族的闺秀为妻,生了一个女儿,这是一个容貌超绝的女孩子,也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子,当时的劫比罗城,再也不会有这样美貌的第二个女孩子了。不但容貌姣好,禀性也极温驯善良。因此,她的父母就给她命名,叫做妙贤。

    渐渐地,妙贤已经长大了,她已是一个秀外慧中,才貌双全的少女了;她的美貌,她的品德,已是四远闻名的事了;人们虽都没有见过妙贤本人,妙贤的才貌与品德,已成了家喻户晓茶余饭后交相赞美的谈话资料。

    这时,尼拘律城的尼拘律大婆罗门,为了给他的独生子迦叶娶亲,根据迦叶的意思,以紫金铸造了一座美女像,嘱咐家中的学徒,抬著这座紫金美女像,到处察访,见有少女能如金像这样的色相分明容仪可爱者,始能合乎迦叶的要求。

    最后,这座紫金美女像,被抬到了劫比罗城,并且大声遍告城里的士女们说:「这是一尊天神像,如能亲自以香花等物供养这尊天神像的,可得五种利益:一、生于富贵家,二、嫁于贵族家,三、不被丈夫轻,四、生育有德子,五、丈夫常随意。」经过这样一番动听的宣传之后,劫比罗城的少女们,大家都以迎神赛会似的心情,捧著香花水果璎珞宝贝等的供品供具,前往供养这尊紫金的美女像了。

    于是,妙贤的父母也劝他们的女儿前往供养天神,并且说了五种利益。

    妙贤听了,却是不以为然,她对她的父亲说:「爸爸!女儿的性格与一般的女孩子不同,女儿既不想嫁人,也不希望生子,更无意求得什么如意郎君,所以不想去礼敬供养什么天神。」

    妙贤的父亲,对于妙贤的个性,自然是早就了解了的,故也常为他女儿的终身大事焦心。但他也很知道,妙贤是个孝顺听话的孩子,所以又说:「那末,你虽没有那些愿望,礼敬天神而不求愿,又有什么不好呢?今天供养天神的少女很多,你去看看,不也是一桩很好的事吗?」

    于是,妙贤便由她家的许多妇女陪伴著,礼敬供养了那尊紫金的美女像。

    但也真想不到,当妙贤出现之时,许许多多的男女人群,都被她那天仙似的美貌及万千的仪态吸引住了,大家不看天神像,反而都来拥著挤著,瞻仰妙贤的仪态风姿了;妙贤本想去看供神的人们,如今倒被供神的人们所看了。说也奇怪,当她走近那座紫金的女像,那座女像所有的金光灿烂,竟然□然失色,而变成一堆黑铁了;待妙贤离开之时,金像的光芒,才又恢复起来。

    这时,尼拘律大婆罗门的学徒们,已经看得清清楚楚,妙贤的美,要比金像更美。经过探听,始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劫比罗大婆罗门的掌上明珠。

    学徒们探听清楚之后,随即拜访了劫比罗,自我介绍,并且说明了来意。

    其实,尼拘律大婆罗门的财富与名望,劫比罗是早就听人说过了的,因为尼拘律在尼拘律城的财富与名望,也正像劫比罗在劫比罗城的财富与名望一样。现在又听来人介绍了尼拘律大婆罗门的独生子──迦叶容貌希奇,听□无匹;明四吠陀,并闲杂术;能建自宗,善摧他论;智识猛利,事同火炬。因此,他就一口答应了这桩婚事。

    学徒们回到本城,将经过情形向尼拘律大婆罗门报告之后,尼拘律大婆罗门自是高兴非常。但这对于迦叶而言,并不是一桩喜事,他从小就不喜欢女人,所以也更不希望结婚;他曾想了种种办法,阻挠他父亲为他进行婚事的努力,但他是个敬爱父母的孝子,他的父亲却是日夜希望他能早日完婚,了却一项最大的心事;他的志愿是想出家修道,但他是他父母的独生子,父母在世之日,势必不能也不忍太过违背了父母的期望,所以建议父亲以紫金铸造一座美女像。在他以为这是最好的办法,因他相信,世间的女人再美,那有比得上紫金女像的呢?那有美女而能如金像一样地光辉夺目的呢?现在,竟然出乎意外地,被他父亲的学徒们找到了这样的一位美女,又有什么办法再事推辞阻挠呢?但他总还不愿信以为真,所以要求他的父亲,准他亲自前去劫比罗城,作了一次不公开的访问。

    迦叶到了劫比罗城,化装成一个乞士,到了劫比罗大婆罗门的门口;这国家的风俗,凡有乞士临门,均由少女送授饮食。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迦叶看得明明白白,为他送援饮食的妙贤少女,是他所见女人中最美的美人了,的确要比金像美得多。因此,他倒反为妙贤的许婚而感叹起来,当著妙贤的面,他便自言自语地说道:「如此的美貌,举世也无双;虚度了光华,实在是可惜的事。」

    「难道说,我的未婚夫已经去世了吗?」很显然的,妙贤已经听懂了迦叶的话意。

    「不,他并没有去世。」

    「那末,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虽没有死,但他是个不贪爱欲的人。」

    「当真的吗?」妙贤感到非常的惊奇,所以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实在是一件难得希有的奇事,也是我所最感欣慰的善事,因为我也是个至诚不贪爱欲的人,只是不忍违背父母的心意,所以答应了这桩婚事。」

    「哦!那么我们是有著同一志趣的同一苦衷人了。」迦叶立即表明自己的身分道:「可敬的贤女,很抱歉,我就是那个你所许婚的男人,我叫尼拘律迦叶。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共同立誓:父母的慈命,我们不要违背;但在除了结婚之际互相暂时握手之外,以后的我们,彼此的肉体,誓不相触。」


    (三)

    劫比罗大婆罗门的千金出嫁,尼拘律大婆罗门的独生子结婚,这是轰动了两大城市的大喜事,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场面。

    妙贤下嫁迦叶以后,虽在一起生活,但他们的确遵行著先前的盟誓。他们新婚的洞房,是幢庄严华丽的台榭,他们虽然同居一间卧室,同卧一张床□,却是各睡一边,互不相触,各修清净善业,共求出世之道。然而,迦叶还要时常以劝告,并勉力的口吻对妙贤说:

    看尽了生死的祸害,
    都由那爱欲的媒介,
    世人皆痴呀!不知其非,
    沈沦三有啊!何时醒来?

    但是,有一天的深夜,妙贤睡熟了,一双手臂沿著床边伸了下去,迦叶尚在精进地用功,忽见一条毒蛇,由房外进来,爬近了妙贤的床沿,接近了妙贤的手臂,吐著舌信,流著毒涎,正向妙贤的手臂咬去。迦叶见这情况,已经来不及唤醒妙贤了,只得急急地跨上一步,用扇子的柄把,将妙贤的手臂举上床去,并将毒蛇赶走。

    这样一来,却把妙贤惊醒了,她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她还以为是迦叶用手接触了她的手臂,所以惊讶地对迦叶说道:「请勿违背了我们的盟誓,请勿亏损了我们的盟誓。」

    「不是的,你不知道呀!有一条毒蛇正要伤害你哪!」迦叶解释著说:「我是为了救你,为了赶蛇呀!」

    妙贤的见解,却不以为然,所以用颂句答道:

    宁可由我让毒蛇咬死
    绝对不可来背誓相触
    毒蛇毒死只是一身死
    爱欲之毒毒及无边际

    迦叶听了,非常感佩妙贤的道心,但也觉得面对著女人修行,确是极其困难的事,所以也用颂句说道:

    行于刀锋之上,
    入于火坑之中,
    虽是世间的难事;
    面对温柔的女人,
    修行清净的道业,
    才是难中的难事。
    共女人修行而能守誓,
    实在是世间希有的事。

    接著,迦叶才把实情告诉妙贤,他是用扇子的柄把,并未用手相触,这才使妙贤安下心来,继续睡眠。

    就这样,迦叶与妙贤,一共度过十二年冰清玉洁的夫妇生活,彼此督促,互相勉励,一心都以清净的道业为重。

    十二年之后,迦叶的父母,都已先后相继去世,迦叶便将所有的产业财富,全部布施了贫穷的人们,他便毅然出家去了。随后在广严城的多子塔边,接受了佛陀的摄化,并在九日之中,便证了阿罗汉果。

    迦叶尊者出家以后,妙贤也去出家了;但她投错了出家的门路,她是跟著无衣的裸体外道出家了!这为她带来了许多的折磨。所谓无衣裸体外道,那是一群不著衣服,不修威仪,而又可以男女杂处的外道。她们的教主叫做晡刺□,共有五百个男性的徒众,见了妙贤的容貌与体态,尤其是在光著身体的情状之下,实在是一大难禁难忍的诱惑,大家都以贪婪的眼光看她,又以轻薄的姿势接近她,接触她。她虽感到这个外道集团的风气太恶劣太低下,但既加入以后,又无逃脱远离的自由了。于是,可怜的妙贤,圣洁的妙贤,竟在□体外道的蹂躏之下,失去了贞操,并且是遭受五百个裸体外道的集体轮奸,最悲惨最残酷的,他们竟将对于妙贤的集体轮奸,当成了日常的享受!一天如此,天天如此。妙贤的肉体与精神都受了强烈的摧残,她是不能忍受了,她是衰弱得快要倒下来了,她向其他的裸体女外道诉苦诉怨,那些女外道很同情她,并建议她向他们的教主晡刺□申告。

    这又是万万料不到的事,晡刺□听了妙贤的申告,竟然觉得左右为难:为了他教团的名誉,当然不希望他的男性徒众轮奸女性的徒众;但他的男性徒众一共只有五百个,如要依法全部驱逐,他便没有一个拥护他的男性徒众了。事实上,他却完全因了五百个男性徒众的拥护,他才有地位有供养,有名气有立场。所以他是不能处罚他们的,也是不敢得罪他们的。然他为了对于徒众的安抚,对于妙贤的安慰起见,只好下了一道手谕,并且加盖印信,命令五百个人分成两队,逐日轮番,来享受妙贤的肉体,同时又命令妙贤,不得向外声张。

    这真是个荒唐至极的教主,下了一道荒唐至极的手谕!

    所幸在不久之后,王舍城中举行大会,所有佛法与外道的出家人,都可参加这一大会,并可得到丰富的供养。裸体外道,外表光著身子,表示看破一切放下了一切,实际上,他们是利用这一苦行的外表,贪求更多的名利,享受更多的五欲。这次王舍城的大会,他们岂能放弃机会?所以倾巢而出,全部都去了。

    这却是妙贤遇救的一个大好机会。以往,她被裸体外道当做泄欲器,软禁起来,没有行动的自由,这一次裸体外道也把她带到王舍城去参加大会了。


    (四)

    当时,迦叶尊者随佛住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那天上午到城中托钵,沿门乞食,竟在路上遇见了妙贤;妙贤随著裸体外道,也成了裸体外道,迦叶尊者几乎认不得她了。但他还是用平静的口吻对妙贤说道:「很好,原来你也出家了。你在裸体外道中出家,是否觉得很好呢?你对净业的修持,是否比过去更有进步了呢?」

    妙贤听到迦叶尊者如此一问,不禁悲从中来,掩面痛哭。监视她的裸体外道,一见情形不对,便偷偷地,急急地,拔起双脚溜走了。妙贤至此,已经自由了,所以一边哭泣一边诉说著她那悲惨的遭遇:「当圣者出家之后,我像是大海中失去了船舵的一片孤舟,无人勉励,也无人作伴,更无人指导,所以投身于裸体外道的教团中出了家。万想不到,我的一生净行,一生贞节,竟在出家以后,全部失去了;我与圣者共室同床十二年,都能坚守盟誓,各修净业,现在我出了家,竟像投身在畜生群中,天天被那班饿鬼似的裸体外道,轮番蹂躏。圣者啊!你虽是我过去的丈夫,但我一向敬你如同慈父,现在我又遇到了你,你能救救我吗?圣者,你能救救我吗?」

    迦叶尊者听了妙贤的这一番诉述,很感同情,很觉怜悯,但他尚不能够确知,妙贤能否在佛法中出家?因此,他便入定观察。在定中看到,妙贤是有善根的,是能在佛法中出家的,是能在佛法中修行的,是能修行佛法而得解脱之道的;而且,妙贤的得度因缘,唯赖迦叶尊者的慈悯接引。迦叶尊者与妙贤之间,已在往昔无量生死之中,种了善因,结了善缘。

    于是,迦叶尊者对她说道:「其实,我是不能救你的,能为一切众生作大救济的,只有佛陀的圣教圣法,我已因了佛法而得解脱之道,你何不也来归投佛教,在此圣善的佛法中出家呢?」

    「噢!圣者教我皈依佛教,在佛法中出家。但我这次已受了惨痛的教训,我觉得出家的名目虽然好听,虽然清高,出家人的实际生活,却比俗人更糟!但愿当我归投佛教而出家之后,不会再有教主下达手谕,加盖印信,让我供他的徒众,作轮番的蹂躏才好。」

    「哦!可怜的妙贤,请你不要这样说,请你赶快不要这样说!」迦叶尊者接著向她解释道:「你所受的刺激太重大了。但也不能以偏概全,见到少数的出家人不好,就以为所有的出家人都不好;见到外道的出家人不好,就以为佛教的出家人也不好,这是不公平的,不正确的。我告诉你:我所皈依的释迦世尊,大师佛陀,是万德具足的,福慧圆满的;是世出世间的一切智人,是人间天上的导师,是三界众生的慈父,是真正的无上福田,是真正的皈依处所;他的智慧微妙,他的相好庄严,他的威仪寂静;他已证得圆满的佛果,他已证得究竟的解脱。在这样一位崇高伟大的大师领导摄化之下,岂能跟那裸体外道的乌合之众相提并论呢?」

    因此,妙贤放心了,安心了,欣喜地,庆幸地,随著迦叶尊者,到了比丘尼的僧团中,礼请大爱道上座比丘尼,为她剃度出家了。

    然而,妙贤成了比丘尼之后,她在教团内是安全快乐的,当她一出尼寺,进城乞食之际,外来的烦恼,又使她感到痛苦非常。因为她的美貌,她的体态,每次进城,都会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并且议论纷纷:

    「可惜啦!这样美丽的女人,为什么要出家呢?」

    「可不是,像她这样年龄和美姿,要是不出家,那该是最幸福的女人了。」

    「也许她是受了爱的刺激,所以斩断了情丝呢!」

    「无论怎么说,她在这样年轻的时候,就不该出家。韶光易逝,青春不再,年华虚度,太不该了。等到老了再出家,不也是一样吗?」

    「人各有志,人各有愿,如不及时修善,人命朝不保夕,我们何必管这些闲事!」

    总之,对妙贤比丘尼的议论是天天都有的,而且天天都是这么几句,到处所听的,也是这么几句。

    妙贤比丘尼是大家闺秀出身,她还没有证得圣果,她对外来的讥毁称誉,还不能无动于心。所以,一连几天之后,她便胆怯羞涩得不敢外出乞食了,宁愿绝食挨饿,她也没有勇气进城托钵了。

    这事被迦叶尊者知道了,迦叶尊者既曾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又复是她出家学佛时的接引,他是不能不管的,所以这样想道:「如果佛陀慈悲,允许我将所乞食得饮食的一半,分给妙贤比丘尼,我就分她一半,免得她绝食挨饿。」随即,迦叶尊者把他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同住的比丘们,很快地,佛陀也知道了,并且得到了佛陀的允许。

    可是,僧团中的分子,贤愚不等,凡圣不类,总有一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物,喜欢说长道短,议论别人。他们见到迦叶尊者每日每餐,都将所乞的饭食,分给妙贤比丘尼一半,便有一个叫偷罗难陀的比丘尼,从中轻笑与毁谤了,她说:「圣者大迦叶,非常奇怪,未出家时,十二年中与妙贤共室同床,而能坚持清净的梵行,如今夫妇两人都出了家,倒反而私情相爱,以乞食相济了。」

    迦叶尊者的镇心习气很重,他一听有人轻谤,便决心不再分食给妙贤比丘尼了。所以他到妙贤比丘尼那里,对她说道:「我不能再来接济你的饮食了。但你应该如法用功,精进努力,克期取证,应作的赶快作,不应作的赶快断。」说了,他便走了。

    真想不到,偷罗难陀比丘尼的轻谤,竟是妙贤比丘尼求证离欲圣果的逆增上缘。妙贤比丘尼听了迦叶尊者的开示之后,她以最大的惭愧心,发起最上的勇猛心,初夜、中夜、后夜,克责自心,不休不息,竟在最后一念,断却之时,她已证得阿罗汉果。

    现在,她是妙贤圣比丘尼了,在一夜之间,她已由杂染烦恼之身,转成清净无生之女了。她已不受烦恼的动摇了,她已是所作已办,梵行已立的人了,她已不怕人家的议论了,她已能够大大方方,自自在在地进城托钵了。

    然而,业缘果报,丝毫不爽,即使证了罗汉果,也要清偿宿世的业债。

    那时,阿□世(未生怨)王,听了提婆达多的话,害死了他的父亲频婆娑罗王;但他懊悔莫及,忧恼非常,既不处理国政,也不接见群臣,独自静居在宫室之中,为了悲戚,也为了悔过。他的大臣,想尽了方法,使他忘却忧愁,以便治理国政,但他对于任何娱乐,任何歌舞,任何美女,都已没有了兴趣。正好,倒霉的妙贤比丘尼,也是业报使然的妙贤比丘尼,进城乞食,遇见了阿□世王的大臣,那是一个不信佛教的大臣,他见到妙贤比丘尼,竟然惊为天神下凡,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美女,为了博取阿□世王的欢心,便将妙贤比丘尼带进了王宫,强迫她脱下袈裟,换上宫装,配上假发,挂上璎珞,涂上了香油香膏,送进了阿□世王的寝宫。这对于阿□世王的忧戚的心境,的确是一剂有效的解药。因为这也是阿□世王有生以来所见最美的一个美女了。

    妙贤比丘尼,已是阿罗汉,已不受五欲,她很想把她的身分告诉阿□世王,但是她的恶业报应,竟使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也使她说不出话来。终于,妙贤比丘尼接受了阿□世王的凌辱!

    直到第二天早晨,比丘尼寺中发现妙贤失踪了,才由莲华色比丘尼乘著神足通,飞往王宫的高楼上空,呼唤妙贤比丘尼道:「姊妹呀!你已破除了生死烦恼的恶魔,已经证了无生的阿罗汉果,怎么不发起你的神通逃脱,而要在此受这恶王的凌辱呢?」

    阿罗汉不修神通,便不一定有神通,莲华色是圣比丘尼之中的神通第一,立即把发起神通的方法告诉了妙贤比丘尼,在片刻之间,妙贤比丘尼,果然也能腾空而起,随同莲华色比丘尼,飞还了比丘尼寺。

    为了这件罗汉比丘尼被恶王施暴奸污的事,比丘尼的僧团之中,还闹了一次风波。因为比丘尼行淫,便是犯了根本大戒,应该逐出僧团,劝令还俗。此事一直闹到世尊的面前,始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世尊先问妙贤比丘尼:「被辱之时受乐不受乐?受乐者,犯了根本淫戒,不受乐者,不犯不破,也没有罪过。」

    其实,这是佛陀明知故问。佛陀早已知道妙贤比丘尼已证阿罗汉果,罗汉受欲乐,绝无其事。为使大家知道,为使后世明白,所以仍然要问。

    「世尊慈悲,弟子已经离欲,岂有受乐之理?」这是妙贤比丘尼的回答。

    「好,你既离欲,你不犯戒,你没有罪。」佛陀不但宣布妙贤圣比丘尼无罪,同时趁此机会,向大众说了许多有关妙贤圣比丘尼的本事因缘,并且当众赞许她是圣比丘尼弟子中的利智第一。像这样的当众授记,是最大的光荣,也是最高的法喜,但此得来,却非容易!

    (本篇取材于「根本说一切有部□刍尼毗奈耶」编集改写而成)

    民国五十二年九月十四日于台湾美浓朝元寺璎珞关房


附记:

    《增一阿含卷》50<大爱道般涅盘品>52.2将妙贤比丘尼以音译为「婆陀」,她的父亲是劫毗罗婆罗门,所以又叫做劫毗罗比丘尼。当她有一次在闲静之处思惟之时,回忆到了她的无数宿命之事,一直推溯到过去91劫毗婆尸佛出世的时代,那时他是一个美少年,但是有一次他在街巷中行走,见有一位居士妇,也是美极,大家只注视那位美妇人而不注视他这个美少年,于是他就往毗婆尸佛处,手执宝华供养了七日七夜,愿以这一切功德使他「将来之世作女人身,人民见之,莫不喜踊。」他的目的固然达到了,后来一连经过了式诘佛、毗舍罗婆佛、一位辟支佛、拘楼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佛佛供养,生生在人间天上作女人,直到释迦佛世,嫁给了比钵罗摩纳作妇,那就是大迦叶尊者,后来她也出了家,所以她笑自己太愚痴了:「我以无智自敝,供养六如来,求作女人身。」她将此事告诉了世尊,世尊便对比丘尼们说:「我声闻中第一弟子自忆宿命无数世事,劫毗罗比丘尼是。」虽为女人身,得证阿罗汉果,且被释尊许为声闻弟子中的宿命通第一,岂不足够鼓励所有的妇女们了!

上一篇:怀 胎 六 年
下一篇:鸠摩罗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