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持诵《地藏经》回向冤亲债主效果很微小,该怎么做?
·诵《地藏经》回向给失眠的母亲不见好转,该怎么办?
·生命就在呼吸间,要努力当下
·佛说广学多闻可增长智慧
·生死无常,请珍惜时光
·远离这四种德行有失的人
·追求富贵却时时不得安乐
·若不求出离,则解脱无期
·用生命追逐无常,倒不如精进求解脱
·因烦恼遮覆,所以看不到本性清净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八大地狱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印光大师的生平与思想 > 内容

第三章 印光大师的传略与著作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22 06: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第三章  印光大师的传略与著作

第一节  印光大师的传略

一、家庭背景

清咸丰十一年(一八六一),十二月十二日,印光大师诞生于陕西省东南部的郃阳县,赤城东村的赵家。

印光大师的父亲赵秉纲、母亲张氏,都是在乡里为人推敬的长者(注一)。他有二位兄长:大哥从龙、二哥樊龙。他排行老三,学名绍伊,字子任。

从现存有限的资料来看,赵家只是薄有田产的农家,而非富裕的大地主。在三个兄弟之中,老大从龙是饱读诗书的知识份子,二哥樊龙可能较无读书的天赋,所以要兼顾农事(注二)。赵家对排行第三的印光大师,安排让其长时间的追随大哥读书,七岁至十四岁,是在郃阳家中读;十五岁至二十岁,是到长安读。像这样长期在一个兄长教诲下学习,可说相当奇特,我们不了解家庭中的这种安排,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但从印光大师日后在著作中所流露的文字素养和渊博的知识,可以断定是相当有效的学习。印光大师一生安法,藉文字为媒介者多,其雄辩、流利,为古今僧人所罕见,得力于家庭的长期培养之功,是不可磨灭的。

郃阳隔著黄河,东渡即到山西省,沿黄河南下,经朝邑县,可至湩关(注三)。在地理位置上,是古代政治和交通核心地区的范围(注四)。出身在这样环境中的耕读家庭,追求科学的仕途功名,是很自然的。他的家庭为他取的学名绍伊,就是寄望他能像郃阳县在古代曾出过商朝的名相伊尹一样。他年轻时,曾学韩、欧、程、朱辟佛,就是因长期接触科学‘官学’(注五)的儒老,所感染的风气。我们可以推测:他的家庭是把希望放在他的功名上。否则他亦应和二哥一样,在家帮忙农事,不可能长期任他在外读书。传统的中国农村,劳动力是很宝贵的,只有肩负扭转家族命运的科学事业,才可能造就十数年都在读书的印光大师的早年求学生涯。

但是,在兄长薰陶十数年下的印光大师,却逐渐在思想上背离家族的期望,而选择了出家的途径。

为什么会有这样重大的改变?他难道没有经历心理的转折和冲突吗?

据一九三一年,他在回邵慧圆居士的书信中所言:

光乃犯二绝之苦恼子。二绝者,在家为人子绝嗣。出家为人徒亦绝嗣。此二绍也。言苦恼者,光本生处,读书人,毕生不闻佛名,而只知韩欧程朱辟佛之说。群者奉为圭臬,光更狂妄过彼百倍。幸十余岁,厌厌多病,后方知前人所说不足为法(注六)。

这段话中,他提到‘在家为人子绝嗣’,是指他在廿一岁出家后,他既未结婚,留下子嗣,家中亦无延续香火者,一九二四年一外甥到普陀相访,始知家门已绝户(注七)。‘出家为人徒亦绝嗣’,是指他生平不收‘出家眷属’,就师门而言,亦是‘绝嗣’。而苦恼者,是指早年辟佛。然最重要的一段话却是‘幸十余岁,厌厌多病,后方知前人所说不足为法’,于是才有接受佛法而出家之举。这件事,构成他的苦恼来源,可见心里压力之重。

不过,印光大师生过什么病呢?他生下后六个月,即罹患急性结膜炎,几乎丧明。后虽治愈,但目已不能久视,久视即模糊不能见物(注八)。在印光大师的一生中,眼疾一直困扰著他,这对终日必须与书本文字为伍的读书人而言,确是沉重的打击。然而,是否有其他的疾病和原因呃?在现存的资料中,并未发现。我们只能根据‘厌厌多病’一语,来解释他出家的原因。

二、出家的经过

印光大师的出家,是在廿一岁(一八八一),未征得家人同意,即私自到终南山、南五台、、莲花洞,投道纯老和尚披剃出家。据大师自言:先数年,吾兄在长安,不得其便。光绪七年(一八八一),吾兄在家,光在长安(家去长安四百二十里),遂于南五台山出家(注九)。

但家中最反对印光大师出家的,就是长兄从龙。印光大师趁其不在长安,即私自出家,对于十数年来一直受其教诲的恩情和尊严而言,都是晴天霹雳般的背叛与难堪。因此,不满三个月,就被长兄找到,借口须‘回家辞母,再来修行’。印光大师明知这是借口,却不容不归。回到家,发现母亲既未赞成,也未反对出家。反对的人,事实上是和他相处最久的大哥。他训诫印光大师说:谁教汝出家,汝便可自己出家乎?从今放下,否则定行痛责(注一0)。

其后从龙并逼印光大师应酬世俗,防他潜逃。勉强在家留了八十余日,一日因长兄探亲,二哥守晒谷场,于是他取回僧服,又偷二百钱当路费,从家中逃出。奔回莲华洞。犹恐长兄追至,不敢久留,一宿即去,一直行脚到湖北,挂单竹溪莲华寺,任挑水打煤的苦役,供常住四十余人之用,日夜不休,遂得留单(注一一)。

此次离家,终身未再还乡,或重睹家中骨肉血亲。在他有生之年,仅于一八九一年,从北京托一同乡带回家信一封,却全无消息。要再经过卅三年,他才明白,家中骨肉早已不在世上了(注一二)。

他直到一九三一年,七十一岁时,还提到此事说:此事在光为幸。以后来无丧先人之德者。即有过继者,亦非吾父母之子孙也(注一三)。

三、红螺山时期的潜心修持

印光大师出家以后的生活事迹,明显地反映出他对净土法门的吸收、体验和精进的过程。初期活动的范围是在北方,而以红螺山资福寺的道场为最重要。其经过如下:印光大师在湖北莲华寺留单期间,‘和尚见师勤慎忠实,适库头有病,即令代理其职’,因此因缘,师于晒经时,偶读残本龙舒净土文,益知净土一法圆赅万打,普摄群机(注一四)。对他日后宏扬净土法门,有决定性的影响。

一八六二年,师廿二岁,师往陕西省兴安县双溪寺,受具足戒于印海律师座下。戒期中缮为事,悉由大师担任。但眼疾即因而复发。幸靠日夜一心念佛,蒙佛加被,支持至戒期圆满,而眼疾又愈。由此益信念佛功德不可思议。其后甚至主张念佛可治众病(注一五)。从此以后,印光大师自行化他都以净土为依归。

受戒后,师一度遁迹终南太乙峰,晓夕念佛,喜读契经,深入法海,生平工诗,出家后,不复作,专心净土,久而弥笃。经过潜修一段时间,愈发觉净土法门的契合人心。听闻北京红螺山的资福寺为净土十二祖梦东老人宏阐的道场,遂于光绪十二年(一八八六)十月十四日,师年廿六岁,前往红螺山,入堂念佛,沐彻祖遗泽,故净业大进(注一六)。

在资福寺,除随众念佛外,历任云水堂、香灯、寮元等职事。在藏主遂得阅读大藏,因此深入经藏,妙契佛心,径路修行,理事无碍(注一七)。

住红螺山四年(一八八六——一八九0),在其中间朝礼五台山一次。四年当中,于彻悟大师的遗教,所得非常大,故持诵《彻祖语录》,老而不停止。甚至增修《净土十要》的时候,将《彻祖语录》附录之。因彻祖以禅宗大德废参而主念佛,也曾把开示禅宗者的话语,尽付一炬,这种大作为,迥别常情的典范,成了印光大师终身仿效服膺的准则(注一八)。红螺山所以被陈荣捷博士,认为是中国近代佛教复兴的最初曙光(注一九),指的就是这种思想上的继承与发扬。太虚大师也有同样的看法,他追溯中国近代净土诸祖的系统说:

极乐往生一法,虽佛说多经,马鸣、龙树、无著、世亲诸师亦著于论,然至中国,弘扬始盛,蔚为大宗。(中略)波澜转壮,则滥觞庐山莲社,博约其化于昙鸾、道绰;善导、永明又深其旨;至云栖爰集大成;灵峰、梵天、红螺益精卓,沿至清季民初,尽一生精力,荷担斯法,解行双绝者,则印光大师也(注二0)。

即把印光大师看做继‘红螺’彻祖的集大成者。可见两者关系的密切。

四、普陀山法雨寺时期的阅藏与成名

光绪十九年(一八九三)普陀山法雨寺化闻和尚,入北京圆广寺请藏经,检阅料理的当中,发觉缺乏助理的人手。大众推荐印光大师做事精简谨慎。化老见其道行超卓,南归的时候,就请印光大师一同到普陀山,安单于该寺之藏经楼。寺众见师励志精修,都深感敬佩,但师却欿然不以为满足(注二一)。

光绪廿三年(一八九七)夏天,大众一再坚请讲经,无法推辞(注二二),于是宣讲《弥陀便蒙钞》(注二三),结束后,即在珠宝殿的侧面闭关,两期共六年。

印光大师出家三十余年,从光绪七年到宣统三年(一八八一——一九一一),直至清朝皇世的结束,始终韬光养晦,不喜欢与人有所往来,也不愿意让人家知道他的名字,昼夜专志修持,唯以念佛为主,期早证念佛三昧(注二四)。可见修行欲有所成就,都得经历这一阶段。

普陀山,为观世音菩萨示现的道场,印光大师潜居在此最久,由于民国元年,高鹤年居士朝礼普陀山,得到大师的文稿,以‘常惭’之名,登于上海《佛学丛报》,法缘因而开展(注二五)。

一九一七、一九一八、一九二0各年,徐蔚如等,更多方收集大师书信和文章,刊行《印光法师文钞》,使中国社会万千信众,都沾濡大师法雨。印光大师之名,因而传遍中外。

梁启超先生尝说:‘印光大师,文字三昧,真今日群盲之眼也’(注二六)。

陈荣捷教授则提到:一九二0年代,他(印光大师)散发了许多小册子,倡导一种善良的、宗教的生活。他自由的由儒家与道家的宝藏中汲取智慧。儒家与道家的学说是他本人所精通的,他认为这两家基本上与佛教是调和的(注二七)。

按照卡尔.莱克尔特的说法‘在整个中国,尤其是在江苏省与浙江省,他已经有了无数的信徒。’莱克尔特本人与印光大师相识,他说‘虔诚的老印光’(注二八),是信徒们的‘年老而备受敬爱的大师’。他们之间有一种‘圣洁而感情深厚的关系’(注二九)。

而莱克尔特本人则坦言:读印光法师那些倡导阿弥陀佛信仰的小册子,乃至听他宣讲这种生命信仰的深义,实在是一件永难忘怀的经验(注三0)。

可见当时《文钞》如何风行和感动了社会的大众。

五、最后弘化的十年

民国十九年(一九三0)二月,师年七十岁,至苏州报国寺闭关,该寺离木渎镇灵严寺很近,师为灵岩订定各项规约,为十方净众开辟此一全国第一的净土专修道场。

印光大师到报国寺本欲谢绝一切人事,闭关自修,但众弟子们追随不舍,于是在关中方便说法。结果,弘化事业反较从前更盛。故为弘一大师称谓:‘弘化极盛的最后十年。’(注三一)。

民国廿五年(一九三六)九月初,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圆瑛法师等恭请印光大师到上海护国息灾法会说法,前后共八天。

民国廿六年(一九三七),中日战起,京沪沦陷,师移锡云岩寺。方便掩关,不参与外事,安居三年,法体康健,精神矍铄。民国廿九年(一九四O),师年八十,在关中精修,农历十月廿七日,略示小病,隔天午后,召集在山全体职事及居士等到关房谈话。以严岩寺住持虚悬十余年来(注三二),皆由妙真监院代理,今决定由妙真任之。大众全部赞同,首先选定十一月九日,为妙真师举行升座仪式,但师云太迟,又改定为十一月初四,也说太迟。再改定初一,师才表示可以。到了十一月初三,见师萎顿衰弱,但晚间仍食粥一碗,食毕,对真达和尚及侍疾者说:‘净土法门,别无奇特,但恳切至诚,无不蒙佛接引,带业住生。’

是夜一时半,由床上起坐,说:‘念佛见佛,决定生西。’说完就大声念佛。二时十五分,向左右索水洗手,又起立说:‘蒙阿弥陀佛接引,我要去了。大家要念佛,要发愿,要生西方。’说完,即坐在椅子上,面向西方,端身正坐。三时,妙真和尚来,师嘱:‘维持道场,弘扬净土,勿学大派头。’此后即嘴唇微动念佛。初四凌晨五时,就在大众念佛当中,安详生西。

从以上的叙述,可发现印光大师是自知时至的往生者,是修持净业的实证者,同时带给众生莫大的信心,只要遵循印光大师的开示,努力实践,即能往生净土。

弘一大师尝说:‘大德如印光法师者,三百年来一人而已。’(注三三)可见其悲愿之广,度化之众,因此而被其弟子们尊为莲宗第十三祖(注三四)。以其最后摄化的道场是在灵岩山,故被敬称为灵严大师(注三五)。

[注释]

注一: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二六五,〈光大师言行录——大师史传〉。

注二: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三九八,〈复邵慧圆居士书〉。

注三:阎振兴、高明总监修《当代国语大辞典》页一二九七,百科文化事业,一九八四年。

注四:《文史辞源》册四,郃阳条,页三一0三,天成出版社,一九八四年。

注五:薛化元,晚清〈中体西用〉思想论(一八六一——一九OO),页一一,弘文馆出版社,一九八七年。

注六: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三九八,〈复邵慧圆居士书〉。

注七: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四00,〈复邵慧圆居士书〉。

注八:在《全集》里只说:‘惟师生甫六月即病日’,不知所谓‘病目’指的是什么症状?而陈慧剑于《当代佛门人物》——印光大师年谱简编,页三一六,说是患急性结膜炎,几乎丧明。所以笔者采用之。

注九: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三九八,〈复邵慧圆居士书〉。

注一0:同上。

注一一: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三九九,〈复邵慧圆居士书〉。

注一二: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四OO,〈复邵慧圆居士书〉。

注一三:同上。

注一四: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二六八,〈印光大师言行录——大师史传〉。

注一五:念佛可治众病,参看《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三二七,〈复其居士书〉;页三三八,〈复周孟由居士书〉;册三、卷上、书,页一九一,〈与章道生居士书〉。

注一六: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三五六,真达、妙真等著〈中兴净宗印光大师行业记〉。

注一七:同上。

 

注一八: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二七0,〈印光大师言行录——大师史传〉。

注一九:陈荣捷《现代中国的宗教趋势》,页八四。

注二O: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七、页四,太虚〈莲宗十三祖印光大师塔铭〉。

注二一: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三五六,真达、妙真等著〈中兴净宗印光大师行业记〉。

注二二:同上。

注二三:清、达默钞《佛说阿弥陀经要解便蒙钞》三卷,收入〈净土业书〉第二册。

注二四:同注二一。

注二五:《佛学业报》于民国元年十月出版,其中颇多佳作,惜至民国三年,即以费绌而止。参见蒋维乔《中国佛教史》卷四、页四六三。现代大系二八册。

注二六: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七、页五八0,广定〈印光大师全集编后记〉。

注二七:陈荣捷《现代中国的宗教趋势》页八五。

注二八:陈荣捷《现代中国的宗教趋势》页八四。

注二九:同上。

注三O:陈荣捷《现代中国的宗教趋势》页八五。

注三一: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二七九,〈印光大师言行录——大师史传〉。

注三二: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二、页一二八四——一二八五,民国二一年印光大师写的〈灵岩寺永作十方专修净土道场及此次建筑功德碑记〉。

注三三: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三七一,陈海量〈印光大师小史〉。

注三四:净土教祖师的传承都是后人所追述的,如南宋宗晓《乐邦文类》、志磐《佛祖统纪》,清代悟开《莲宗九祖传》等,直到近代说净土十三祖的顺位为慧远、善导、承远、法照、少康、延寿、省常、宗赜、祩宏、智旭、省庵、际醒、印光。参见圣严《明末中国佛教()研究》页一四二。

注三五: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四九二,杨石荪〈拟尊灵岩大师为莲宗第十三祖议〉。

第二节  印光大师的著作

在本文中,关于‘印光大师的著作’范围,并不仅以印光大师本人的著作为限。它包含了两个大类,一是印光大师亲选的作品,一是弟子为其摘录、编辑、或圆寂后撰述的追悼文字。这两类都是研究印光大师生平与思想,不可或缺的,现已全收在七册本的《印光大师全集》(注一)中。

但有些印光大师生前重刊或主持修订的典籍,虽出版流通,影响甚大,却不算作他本人的作品。只能当作他的事业成就,或探讨思想倾向的资料。对于这类作品,本文不拟加以一一讨论。

不过为使读者了解起见,此处可略举一二:

(一)、增编五经:即将《楞严势至圆通章》、《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阿弥陀经》以及《华严经普贤行愿品》合称〈净土五经〉。

(二)重刊旧籍,如《安士全书》(注二)、《净土十要》(注三)等。

(三)主持修订四大名山志:这四大佛教名山胜地的志书是:《普陀山志》《清凉山志》、《峨嵋山志》、《九华山志》。其中《普陀山志》他并不满意,他认为修志者的立场和他大有出入(注四)。然而,仍可算他主持下编修种类的一种。

以下即探讨收入七册本的印光大师的相关资料。

一、印光大师文钞

现今留存的《印光大师全集》共有七册,其中前三册是印光大师本人亲撰的作品,即第一册《印光大师文钞》(增广正编),第二册《印光大师文钞续编》(第二编),第三册《印光大师文钞三编》(外集)。其最初出版的经过是这样的:

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徐蔚如居土,得到印光大师与其友的三封信,印行五千本,名曰《印光法师信稿》送人。七年又搜集大师文稿二十余篇排印,名曰《印光法师文钞》。十二年再版增订,每部二册。十四年又重订增广,每部四册,内有梁任公题曰:‘印光大师,文字三昧,真今日群盲之眼也。’由此可见《印光大师文钞》是如何的重要。然此增广文钞,即今《印光大师全集》的第一册文钞正编。

民国廿六年,灵岩山寺当家师——妙真和尚,又搜辑大师信稿排印,名曰《印光法师文钞续编》二册,即今大师全集之第二册。

印光大师圆寂后,罗鸿涛居士,为编辑大师外集(文钞第三编),曾在〈弘化月刊〉,征求大师遗教信稿,经过七年搜辑,而编印《印光法师文钞三编》,此书虽已编辑完成,可惜全部沦陷大陆,未见流通,敬仰大师者,闻此均不胜悲叹。

后为广定法师,钦仰大师遣教,曾经数次亲赴国外,搜集大师遗著资料,又将〈弘化月刊〉所载遣数,及各佛教月刊,有关大师遣稿,尽为搜辑。因而重编《印光大师遗教》一册,即《文钞》第三编(注五)。

二、印光大师嘉言录

《嘉言录》,是李圆净居士(注六)编述的,书分十篇三十八章,由《增广文钞》(《全集》第一册)中节录出来,分门别类,拣择安插而成为一册。其所选录的出处,某卷某页,都记载的很详细,可以依照《文钞》全文相互的对阅。

《嘉言录》的特点在于截取《文钞》的精要,汇归一类,每一类别中,或有文义相近者时常出现,是提携阅读的人反覆再三的注意,望能速断疑惑生起信心。又以《文钞》繁广,初机或难以简别,故令光看《嘉言录》,以免望文生义,或退却学佛的意愿。也因此附录《文钞》选读篇目,附于《嘉言录》目录之后,希望未曾研究佛学的人,能依循著次第而入佛道(注七)。

同样的,也有很多人一阅读《印光大师嘉言录》,即得到启发,愿意皈依佛教,敬信佛法(注八)。这是《嘉言录》摄化众生的不可思议处。

三、印光大师嘉言录续编

《嘉言录续编》,是由广觉法师,与徐志一居士,二位发心将《文钞续编》(为《全集》的第二册)节录出来,整理分成十篇而编成的。其完成的时间是在民国卅二年(一九四三),是为印光大师往生后的第三年(注九)。《嘉言录》既然是净土入门的书(注一0),《嘉言录续编》,亦复如是。

四、印光大师文钞菁华录

《菁华录》,是李净通居士于民国四十一年(一九五二)依《文钞正编》、《文钞续编》、《文钞三编》选出精粹的部分,理显真常,语无重见,录有三百三十三则。仍按照《嘉言录》的编次,分为十类,并一一详细圈点,以便阅读。

李净通自己解释说:‘今为便利阕读《文钞》计,撷其至精至要之言,编此《菁华录》一书。有志净业者,如无暇详阅《文钞》,但将此《菁华录》息心研究,而净土文义洞若观火矣。’(注一一)古来大德总是虚心积卢的为众生著想,如何编述才是最简捷、最有效,俾使众生得利最大,修持佛道最切要。《菁华录》就具备这些好处。

以上所述的《嘉言录》、《嘉言录续编》、《菁华录》,以及民国廿五年(一九三六)在上海护国息灾法会中所说的法语,全部编制于《印光大师全集》的第四册。

五、印光大师永思集及其续编

《永思集》,顾名思义是对印光大师缅怀纪念所收集而成的。于民国三十年(一九四一)大法轮书局的陈海量居士,裒辑十方缁素颂扬印光大师的文章。普令四众弟子见闻景仰,敬重其行,效仿学习之。

《永思集》的内容,包括有大师传记——行业记、略传、小史、苦行略记等;大师遗教——自述、信札、训示等;七众怆辞——悼文、赞词、挽联等。本章,第一节印光大师的传略就是根据《永思集》所编纂的资料而写成的。

《永思集续编》,是由乐崇辉居士发起为纪念印光大师三十周年(民国五十九)的文字征集。其中有菩提树九十七期印光大师生西二十周年纪念专号,纪念文十多篇,皆是在台缁素大德追思大师的佳作;还有复应脱大师等书劄六通,《文钞》、《永思集》未载入的(注一二)。以纪念性质来提醒世人,印光大师在无尽的数海中,为何独取念佛法门度人,为何净土的三根普被,九界咸收,适应于末法众生。《永思集》与《永思集续编》编在《印光大师全集》的第五册。

六、印光大师遗教摘要与印光大师纪念文集

《遗教摘要》,现收于《印光大师全集》第六册,是应脱大师等摘辑的。将〈文钞〉里的〈辟程朱〉、〈家庭教育〉、〈净土决疑论〉、〈印光大师破邪论〉等较重要的提出来加以解释,俾使读者一目了然,而不会望文生义的裹足不前。

《纪念文集》,列于《印光大师全集》第七册,为广定法师数次亲自到国外,四处搜集大师遣著资料,又将〈弘化月刊〉所载遗教,及各佛教月刊,有关大师遗稿,尽为搜辑。因而有《纪念文集》的诞生(注一三)。看了《纪念文集》更可明了印光大师的伟大与崇高,不愧为第十三代净土教的祖师。

[注释]

注一:释广定汇编,《印光大师全集》共七删,佛教出版社,一九八六年再版。

注二:清周梦颜《安士全书》,为觉世牖民,尽善尽美,讲道论德的书。

注三:《净土十要》蕅益大师以金刚眼,于阐扬净土诸书中,选其契理契机,至极无加者,汇编而成。

注四: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二、页一一七四,〈普陀洛迦新志序〉。

注五: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上、页五八0—五八一,广定〈印光大师全集编后记〉。

注六:李圆净就是李荣祥,淅江人,其出生年月日不详。久居上海经商,曾患肺病,自皈依谛闲法师,专修净土法门,其病患,逐渐痊愈,于是信心倍增。参见东初《中国佛教近代史》下册、页七一四。东初出版社,一九八四年。

注七: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四、页一四四三,〈嘉言录重排序〉。

注八: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四八五,刘显亮认为《嘉言录》应当普遍印赠大众,使每个人都得其利益。页二四七一,赵茂林也提到从《嘉言录》获得信仰上的极大改变。

注九:《印光大师全集》册四、页一六八四,〈印光法师嘉言录续编序〉。

注一0: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二、页一OO六,〈与赵奉之居士书〉。

注一一: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四、页二0七四。

注一二: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六三O,〈印光大师永思集续编引言〉。

注一三: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七、页五八一,广定〈印光大师全集编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