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持诵《地藏经》回向冤亲债主效果很微小,该怎么做?
·诵《地藏经》回向给失眠的母亲不见好转,该怎么办?
·生命就在呼吸间,要努力当下
·佛说广学多闻可增长智慧
·生死无常,请珍惜时光
·远离这四种德行有失的人
·追求富贵却时时不得安乐
·若不求出离,则解脱无期
·用生命追逐无常,倒不如精进求解脱
·因烦恼遮覆,所以看不到本性清净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八大地狱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印光大师的生平与思想 > 内容

第四章 印光大师净土思想的理论基础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22 07: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第四章  印光大师净土思想的理论基础

第一节  何以印光大师拣别禅、密,推崇净土?

印光大师平生所以宏扬净土法门,不但植因于本身长期学佛生涯的体验(如第三章传略所述),同时也基于当时社会环境的需要。在‘净土决疑论’中,他明白表示他提倡的动机,他认为‘药无贵贱,愈病者良。法无优劣,契机者妙’。净土法门对今世‘人根陋劣、知识稀少’之时,‘若舍净土,则莫由解脱’(注一)。

 

他在文中追溯自己早年曾谤佛的惨痛教训;而后出家为僧,‘自量己力,非仗如来宏誓愿力,决难即生,定出生死。从兹唯佛是念,净土是求。纵多年以来,滥厕讲席,历参禅匠,不过欲发明净土第一义谛,以作上品往生资粮而已。’(注二)

但是,他也面临习禅者的质疑。在红螺山时期,即有一兼习禅教者,对其提出的《阿弥陀经要解》(明末智旭大师一五九九二——一六五五著),大肆批评,认为:

不忆蕅益大师,以千古稀有之学识,不即直指人心,宏扬止观。反著斯《阿弥陀经要解》,以为愚夫愚妇之护身符。俾举世缁素,守一法以弃万行,取蹄涔以舍臣海。同入迷途,永背觉路。断灭佛种,罪过弥天矣(注三)。

这样激烈如对仇敌的指责,可以说将净土法门卑视和诋毁得无以复加。然在印光大师而言,纠正这种偏见,为净土法门的正确作辩护,即是其本身最大的职责。就研究者的观点来看,印光大师所能提出的辩护理由,必须有坚强的经典依据,否则难以说服对方。因而,我们只要分析其理由,即足以了解印光大师拣别禅、密的主张所在。以下即印光大师的辩护理由:

一、印光大师认为,提倡净土法门的前辈,有释迦、弥陀、十方诸佛,以及文殊、普贤、马鸣、龙树、智者、善导、清凉、永明等诸大菩萨、祖师,非仅蕅益一人而已。经典方面,有净土三经(《观无量等经》《无量寿经》、《阿弥陀经》、及《华严》、《法华》等诸大乘经,可以说是言而有据的。除非修行者的道行与智慧,与这些前辈和经典的真理水准相等,否则随便批评,则等于‘山野愚民,妄称皇帝。自制法律,背叛王章,不旋踵而灭门诛族矣’(注四)。

二、佛之出世因缘,即为开示众生,悟入佛之知见。但因众生根器有利、钝之差异,无法全仗自力解脱,于是另开示净土法门,以念佛仗弥陀大愿力,而使三根普被,皆得往生。此‘乃三世诸佛度生之要道,上圣下凡共修之妙法。’‘以故自古迄今禅教丛林,无不朝暮持佛名号,求生西方’。批评者,既习禅,历参丛林,当以祖师为楷模,岂可反生毁谤(注五)?

三、参禅者,往往强调唯心净土、自性弥陀,不求往生西方。然参禅未悟,或未彻,皆不得为禅;念佛偏执唯心而无真切信愿,则不得名为有净土。永明延寿禅师‘四料简’(注六),即是对此辈的痛斥。故如参禅无成,则唯有仗佛愿力,才能带业往生,即预圣流。绝不可轻视也!

印光大师另有‘净土法门普被三根论’(注七)、‘宗教不宜混滥论’(注八)两篇重要的论文,亦同样重申上述的理由。兹不复聱。

但是,法门既然贵在当机,则并非人人尽在净土法门修行。印光大师充分理解这一点。所以,在理性的抉择下,他也不反对他人学密、学禅。例如他虽不赞成弟子学密,但不完全否定其存在的价值,像皈依弟子袁希濂学密,他并不反对。袁希濂自己也说:‘是则余之学密,谓为印光师父所特许者,亦可也。’(注九)不过,印光大师认为密宗易得神通,易著魔障,非一般人所能学。在《文钞》里举例说明学密之不究竟,如谛闲法师有一徒弟,名显荫,人极聪明,十七、八岁出家。后学密宗于日本,得密宗真传,又通台宗,已是显密圆通之灌顶大阿阇黎。当时大都认为从彼受灌项者,均以为可现身成佛,事实上,显荫死时很糊涂,咒也不能念,佛也不能念。故知此法,不如念佛之稳当多多也(注一O)。可知,印光大师慈悲唯恐弟子学密未得其利益,反受其害。密宗虽有现身成佛之义,而现身成者,究有几人?故再三劝人专志于念佛,为千稳万当的无上第一法则。

另外,印光大师目睹当时宗门流弊甚多,加以时局不安,战云密布,人之根器及务道之心,都不如以前,言下知妇者,少之又少,终年枯坐以度岁月,不如精进念佛以求往生,这是针对当时的根机因缘而大力提倡念佛(注一一)。

他有一段话,总结前面的意见说:

大觉世尊,湣念众生,迷背自心,(中略)由是:示生世间,成等正觉,随顺机宜,广说诸法。括举大纲,凡有五宗。五宗为何?曰律、曰教、曰禅、曰密、曰净。律者佛身,教者佛语,禅者佛心。(中略)须知律为教禅密净之基址,若不严持禁戒,则教禅密净之真益莫得。如修万丈高楼,地基不固,则未成即坏。净为律教禅密之归宿,如百川万流,悉归大海。以净土法门,乃十方三世诸佛,上成佛道,下化众生,成始成终立法门。(注一二)

由于净土教是标明念佛往生,念佛而得三昧,则一切智慧更不他求;念佛而得生西,则一切诸行悉在其中,更何须苦研他教,以分散个己的精神,以扰乱专修的净业。而且我们的寿命有限,法门无量,欲遍究诸宗,奈何生命之短促所不能及?不如摄万念于一念,融诸行于一行。所以印光大师又强调:

须知了生死,愚夫愚妇则易,以其心无异见故也。若通宗通教,能通身放下,做愚夫愚妇工夫,则亦易。否则通宗通教之高人,反不若愚夫愚妇之能带业往生。净土法门,以往生为主。随绿随分,专精其志,佛决定不欺人。(注一三)

 

所以,印光大师认为在禅、密、净土的各种法门中,应当以净土为究竟之依归。

[注释]

注一: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三五七,《净土决疑论》。

注二:同上。

注三: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三五八,〈净土决疑论〉。

注四:同上,页三五九。

注五:同上,页三六0。

注六:永明延寿的禅净四料简是:‘有禅无净土,十人九错路;无禅有净土,十人九得度;有禅有净土,犹如带角虎;无禅无净土,铁床并铜柱。’在明末已传诵极广,而且字句形式也有不同。唯查检永明现存的著述中,未见有此料简纪录,想系宋以后由禅归净的净土诸师,即已有此信仰的倾向。参见圣严《明末佛教研究》页一七九,东初出版社,一九八七年。

注七: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三七一——三七三。

注八:同上,页三七三——三八O。

注九: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五、页二五一四,袁希濂《追念印光大师》。

注一O: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二、页九六五,《复游有维居士书》;页九一0,《复姚维一居士书》。

注一一:林孑焜《法义析微录》,页十,天华出版社,一九八一年。

注一二: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三二九——三三0,《庐山青莲寺结社念佛宣言书》。

注一三: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二三六,《复周群铮书二》。

第二节  印光大师净土思想的渊源

印光大师的净土思想,根据第三章第一节传略中的探讨来看,初期是因在湖北莲花寺晒经时,偶读残本《龙舒净土文》而起信的;其次是在双溪寺受戒期间,眼疾复发,因念佛号,使眼疾痊愈,亲自体验到念佛法门的不可思议,加深了信心;然后到红螺山道场专修净土法门,沐浴在彻悟祖师的念佛遗教光辉之下。可以说,是逐渐建立起来的。尤其是经验的本身,最为实在,他因治愈眼疾,信心增强,甚至影响到他日后提倡念佛可治病的思想(见第五章第四节的讨论)。

但我们如将红螺山的净土传承法系,放到传统念佛法门的源流来看,即会发现:印光大师其实是传统念佛思想的发扬者。

净土宗的传承,不像禅宗,师徒辈份,血脉分明;这主要是两者在修行上的方法大不相同的缘故。禅宗要明师勘印,须重师承;净土宗则普摄三根,强调的是共同的立场,故净土诸祖,每有间隔数代的情形。

但就思想大流来看,仍有遥承相传的关系。印光大师的净士思想渊源,必须以这个角度来看,才能明了。

他在〈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一文中,即历数净土思想的传统源流说:‘粤自大教东流,庐山创兴莲社,一倡百和,无不率从。而其大有功而显著者,北魏则有昙鸾,鸾乃不测之人也。因事至南朝见梁武帝,后复归北。武帝每向北稽首曰:鸾法师,肉身菩萨也。陈隋则有智者,唐则有道绰,踵昙鸾之教,专修净业。一生讲净土三经,几二百遍。绰之门出善导,以至承远、法照、少康、大行则莲风普扇于中外矣。由此诸宗知识,莫不以此道密修显化,自利利他矣。至如禅宗,若单提向上,则一法不立,佛尚无著落处,何况念佛求生净土?’

‘然于百丈立祈祷病僧,化送亡僧之规,皆归净土。又曰:修行以念佛为稳当。及真歇了,谓净土一法,直接上上根器,傍引中下之流。

又曰:洞下一宗,皆务密修,以净土见佛,尤简易于宗门。又曰:乃佛乃祖,在教在禅,皆修净土,同归一源,可以见其梗概矣。’

‘及至永明大师,以古佛身,乘愿出世。方显垂言教,著书传扬。

又恐学者路头不清,利害混乱,遂极力说出一四料简偈,可谓提大藏之纲宗,作歧途之导师。使学者于八十字中,顿悟出生死证涅槃之要道。

其救世婆心,千古未有也。其后诸宗师,皆明垂言教,偏赞此法。如长卢赜、天文怀、圆照本、大通本、中峰本、天如则、楚石琦、空谷隆等,诸大祖师。虽宏禅宗,偏赞净土。至莲池大师参笑岩大悟之后,则置彼而取此。以净业若成,禅宗自得。喻已浴大海者,必用百川水。身到含元殿,不须问长安。自后澫益、截流、省庵、梦东等,诸大祖师,莫不皆然。盖以因时制宜,法须逗机。若不如是,则众生不能得度矣,自兹厥后,佛法渐衰。(注一)

从以上引文的说明,我们能钩勒出净土法门的传承源流。其中最后一位净土祖师,梦东,即号称莲宗第十二祖的彻悟禅师,亦即红螺山资福寺最伟大的净土祖师。印光大师被尊为莲宗第十三祖,又曾在红螺山修持,可以说,是继承了彻悟禅师的念佛传统而来。

但他又如何确定自己的思想路线呢?从他所景仰的物件,我们发现他有以下的说法

一、梦东禅师。他提到‘梦东云: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此十六字为念佛法门一大纲宗。而《梦东语录》,通皆词理周到,确为净宗指南。’(注二)

二、蕅益大师。他提到:‘再进而求之,则蕅益老人《弥陀要解》,实为千古绝无而仅有之良导。’(注三)

三、莲池大师、永明禅师。他提到‘提永明之正令,遵莲池之遣规,使自他同出生死,幽显共生西方。’(注四)

这四位其实都是以禅师而提倡净土,特别是自永明延寿著《万善同归集》以来,强调禅净双修,形成了中国近世佛教融合思想的主流,到莲池大师著《阿弥陀经疏钞》,以《华严经》的义理统摄净土思想,使此一思想发展到最高峰。蕅益大师以下,此一立场不变。只是清代中叶以后,禅宗没落,不再被强调,于是净土法门成了主要的趋势。故印光大师所承袭者,偏于净土,其理在此。

然净土法门中,有唯心净土和西方净土。印光大师既拣别唯心净土(如前节所述),则必为主张持名念佛的西方净土思想。此一思想,亦可上溯善导系的他力本愿思想。

从净土宗的思想史来看,善导的师资传承为:菩提流支——昙鸾道绰——善导;皆鼓吹‘本愿’的思想,而容许凡夫之报土往生。在道绰《安乐集》卷上,有这么记载:

问曰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远劫以来应值多佛,何因至今仍自轮回生死不出火宅?答曰:依大乘圣数,良田不得二种胜法以排生死,是以不出火宅。何者为二?一谓圣道,二谓往生净土。其圣道一种今时难证,一由去大圣遥远,一由理深解微。是故大集月藏经云:我末法时中亿亿众生起行修道未有一人得者,当今末法现是五浊恶世,唯有净土一门可通入路。是故大经(无量寿经)云:若有众生纵令一生造恶临命终时,十念相续,称我名字,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注五)

由这段经文可知:善导系已有他力思想的存在。昙鸾发扬净土教义,以《往生论注》为主,他在该书曾引述龙树《十住毗婆沙论》卷五的一段经文解释为:菩萨求阿毗跋致有二种道,一者难行道,二者易行道。

难行道,犹如陆路步行则苦;在五浊恶世,长久精进,由难行道而获不退转地。易行道,如水路乘船则乐;为称念阿弥陀佛,由其本愿,接引往生净土,快速得到不退转。如此,横出三界,速出生死,是弥陀誓愿所致(注六)。道绰也成立圣道、净土二门。于婆婆世界,断惑证理,入圣得果,名为难行的‘圣道门’,其理甚深,今时末法钝根众生难以解悟,惟称念名号,承佛愿力往生,名为易行的‘净土门’。道绰主张应舍圣道正归净土。承袭昙鸾、道绰的弥陀‘本愿’思想,倡导念佛往生,继起发扬光大的是善导。因其努力专修与弘化,遂使弥陀净土法门更加发展、兴盛,而成为专宗。

弥陀净土是由佛的本愿力所成立的庄严净土,同时是报土,绝不是应化土(注七)。弥陀如来在困地时,即以念佛为住生本愿,《无量寿经》卷上,第十八大愿

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注八)。

法藏比丘经由五劫,思惟摄取庄严佛国清净之行(注九),所发誓愿,摄受众生,皆往生安乐国;而众生是由法藏比丘的大悲愿力得以往生,故说凡夫能够往生这报土,是因阿弥陀佛无穷的大愿力所摄取的。令一切众生信愿具足,即使十念,同样可以屈身曲臂之顷到西方极乐世界。

《观无量寿经》可说是善导净土系所依的根本经典,在善导《观无量寿佛经疏》卷一:

九品差别,何者?上品三人是遇大凡夫;中品三人是遇小凡夫;下品三人是遇恶凡夫。(中略)欲使今时善恶凡夫同沾九品,生信无疑,乘佛愿力悉得往生(注一0)。

换句话说,九品住生的区别,不是在根本上、或质方面的问题;是单就遇见大乘、小乘或恶缘等而区分,亦即强调‘遇缘的不同)(注一一),因此,善导系的净土思想认为大家都能得到实际的救济,可以生净土。

由简易的持名修行,就可离苦得乐;是普及于下根的宗教。

善导系既以《观无量寿经》为基准,在该经里提到下三品是恶人临终得善知识开导,及时虔诚念佛,亦能往生极乐。这持名念佛,能使罪恶深重的人往生净土,是很特别的法门,显出阿弥陀佛不可思议的超胜愿力。这种他力思想的出现,即是印光大师所承袭的渊源。

印光大师的他力本愿念佛思想,主要经由资福寺彻悟祖师的著作而来,再上溯明末的蕅益大师和莲池大师的思想遗风,而与历代净土诸祖的法脉相衔接。所以我们可以说其前后思想的渊源,有其一贯的精神存在。

注一: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二三——二五。

注二:印光《印光人师全集》册一,页一七八,〈复尤弘如居士书〉。

注三:同上。

注四: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二六,〈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

注五:《安乐集》卷上、大正藏四七册,页一三下。

注六:参允《十住毗婆沙论》卷五、易行品,大正藏二六册,页四一中。

注七:印海《中国净土教理史》页一二六,应化土,为佛菩萨度化凡夫二乘,而变现化作之国土也。报土,报身所居之士也。

注八:《无量寿经》卷上、大正藏一二册,页二六八上。

注九:同上。

注一0:《观无量寿佛经疏》卷一,大正藏三七册,页二四九中。

注一一:日本,正木晴彦〈善导()净土教学〉页二五九,讲座大乘佛教、净土思想,春秋社,一九八五年。

第三节  印光大师对往生生因的看法

在净土思想中,往生生因的部份是相当重要的,所以历来对此一思想的诠释很多,例如:

(一)、往生论:世亲作《无量寿经优婆提舍愿生偈》(以下略称《往生论》),自求往生安乐国,以礼拜、赞叹、作愿、观察、回向五念门,为往生修行的因素。昙鸾注解世亲的《往生论》,以五念门为往生行因,又确认如来本愿力之强大,主张他力往生(注一)。

(二)、观无量寿经疏:善导的《观经疏》卷四说:往生之行有正行、杂行二种。正行分五种礼拜、赞叹、观察三种,另加读诵、称名二种。

读诵《观经》、《弥陀经》、《无量寿经》等,称阿弥陀佛之名号。又此五种中,善导更分正业、助业二种。称名为正业,读诵、礼拜、赞叹、观察四种为助业。《观经疏》卷四云:

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管时节久暂,念念不舍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若依礼诵等是助业(注二)。

善导以称名为往生的生因,印光大师亦是以念佛为主因。

(三)、净土论:唐代迦才的《净土论》,以净土生因有通、别二因。通因者,指《无量筹经》三辈中之发菩提心,以及《观经》所说之三福业,为一般通感十方三世佛之通因。别因者,是特别为感召西方净土之因,此中亦有上根及中、下根之差别,上很是修行礼拜等五念门及念佛六种法,念佛者是念阿弥陀佛。中、下根必修忏悔等五种法(注三)。

(四)、无量寿经宗要:新罗元晓著《无量寿经宗要》,以菩提心为正因,《无量寿经》之三辈诸行,《观经》之十六观想,《阿弥陀经》之执持名号,及《往生论》之五念门等皆称为助因(注四)。

以上的异说纷纭,不一而论,都有其经典的根源。依印光大师的观点,他认为:即今之世,若舍净土,则果证全无。良以去圣时遥,人根陋劣。匪仗佛力,决难解脱。夫所谓净土法门者,以其普摄上、中、下根,高超律、教、禅宗,实诸佛彻底之悲心,示众生本具之体性。汇三乘、五性,同归净域。导上圣下凡,共证真常。九界众生离此法,上不能圆成佛道。十方诸佛舍此法,下不能普利群生。所以往圣前贤,人人趣向。(中略)修行以念佛为稳当,及真歇了,谓净土一法,直接上上根器,傍引中下之流(注五)。

所以,印光大师所强调净土生因是:依‘念佛’法门,生信、发愿,持名妙行,求生西方。因为非信不足以启愿,非愿不足以导行,非执持圣号(行),不足满所愿而证所信(注六)。当信心坚定,愿力坚固,行持专心;注意自己一日之中一句佛号,毫不间断,才能浑然忘我,走进菩提大道。

又‘修行其他法门,必至断惑证真,方出三界。欲了生死,难乎其离。此则但须持名真切,不妨带业往生。一登莲邦,长劫侍佛,亲承教诲,终必至于一生补处。’(注七),持名念佛,确实能为往生的生因。假若我们能够念念在道,随忙随闲,不离弥陀名号。顺境、逆境,不忘往生西方;这种生死心切的态度,信得及,不生一念疑惑之心。则虽未出娑婆,已非娑婆之久客。未生极乐,即是极乐之嘉宾(注八)。

总而言之,‘念佛’法门,不外一句弥陀,信愿往生;以信愿行三法具足,决定往生。若无真信切愿,纵有真行,亦不能生。如蕅益大师所谓:‘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注九),也因此,印光大师一生总是苦口婆心的教导众生如何提起在念,发起信心,以受持净业。

[注释]

注一:印海译《净土教概论》页一五四,无量寿出版社.一九八七年。

注二:《观经疏》卷四,大正藏三七册,页二七二中。

注三:印海译《净土教概论》页一五八。

注四:印海泽《净土教概论》页一五九。

注五: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二三——二四,《与大兴善寺体安和尚书》。

注六: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二九,《与悟开师书》。

注七: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一一。

注八: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五一,《复邓伯诚居士书二》。

注九:印光《印光大师全集》册一,页六五,《复高邵麟居士书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