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初念佛者,修法的数量和质量哪个更重要?
·念阿弥陀佛名号应该四字还是六字?
·学佛者最好立下早晚功课,定课非常重要!
·关于儒家与学佛的关系,蕅益大师是这样说的
·五种适合绝大多数人修的「持名念佛」方法
·读经要讲究方法才能功效快且功德更大!
·什么是缘分?佛儒道如何宣讲“缘分”?
·修行远离佛法正道,必将成为魔王的眷属!
·如何修女德?印光大师告诉你“女德”的重要性
·怎样才是对父母最好的孝养?
本周焦点
·参禅与戒淫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门措上师略传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大圆满无上智广大心要】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解毒咒
·饮食无度者得饥渴咽病报的实例
·持诵超过12亿遍六字大明咒的大手印修行成就者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弘一大师之娑婆因缘 > 内容

五、弘一大师的闽南缘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9-22 14: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五、大师的闽南缘

大师出家二十四年,在福建闽南弘法先后达十四年之久,最后圆寂于泉州温陵养老院的晚晴室。这段时间,无疑的是大师弘法利生重要时期。

一九二八年十月,大师首次到达闽南的厦门。在南安小雪峰度岁后,返回厦门南普陀寺,寓居闽南佛学院共三个月。大师在此结识了性愿、芝峰、大醒、寄生诸法师。并坦然地建议佛陀学院‘把英文和算术删掉,佛教却不可减少,而且还得增加。就把腾出来的时间教佛学’。院方接此建设调整课程,学僧成绩果然明显提高。

一九三0年大师应性愿、广洽法师的热情相邀,二下闽南,于南普陀寺水陆圆满后,暂居南普陀寺功德楼。以一纸《悲智训》的墨宝,使闽南学生相习成诵,教学秩序亦逐渐恢复正常。

一九三二年十月大师三下闽南抵达厦门,最终定居闽南。这在给本妙法师作的《般若经论解序》中说:‘余以宿缘,三游闽南,始于戊辰,次己巳,逮及壬申十月,是为最后。’

闽南气候宜人,生活安定,为大师弘法和著述提供了较为安定的外部环境,且闽南的民风古朴,深为大师所赞叹。大师在闽南的法缘非常殊胜,在大师于一九三八年给圆净居士的信中说:‘今年在各地(泉、漳、厦、惠)讲经,法缘殊胜,昔所未有。’大师在闽南弘法不拘场所,随缘而定。内容巨集扩,日期紧凑,效果极佳而富于特色。所讲之处,闻著无不欢欣鼓舞。如一九三八年在泉州讲《行愿品》时,‘听众甚多,党部青年乃至基督教皆甚赞叹。同年四月,在写信给丰子恺居士的信上说:‘乃今岁正月至泉州后,法缘殊胜,昔所未有,几如江流奔腾,不可歇止。’

大师的佛学著述大多在闽南完成。一九三三年八月于泉州点校《南山钞记》完稿,此项工作,‘详阅圈点,并抄写科文,改正之讹误,迄今三年,始获首尾完竣。’

同年十一月于泉州开元寺作《南山道宣律祖弘传佛教年谱》。一九三五年春,于泉州承天寺完成了《蕅益大师年谱》,一九三六年八月,闭关厦门鼓浪屿日光岩别院,校录《东瀛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通释》完稿。一九三九年四月一九四0年十月,大师于永春普济寺校录《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上、中、下三卷。大师的校阅工作极为辛苦,有时倾数月至数年之力。在他于惠安净峰寺写给广洽法师的信中说:‘每日标点研习《南山律》约六七个小时’。可见大师论述工作的紧张。大师编撰校注的大批律学著作中,《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和《南山律在家备览备略》最为重要。此外大师尚有序、跋、题记、法事行述等累累著述。

大师在闽南十四年中,极力推动促进闽南的僧教育,培养了大批的佛教人才。一九三二年、一九三四年,大师两次受常惺院长之请,帮助整顿闽南佛学院学风,并现身说法,教导青年学僧要‘习劳、惜福、持戒、自尊’。后终因学僧纪律松弛,不受约束,而无从入手。因此,大师取《易经》‘蒙以养正’之义,创造佛教养正院于南普陀寺。

大师曾于一九三一年发愿以弘律为己任,故十分地重视并乐于启导僧人自发组成学律组织。一九三三年大师应泉州开元寺住持转物和尚之请,由厦到泉,集合学僧十余人,于开元寺创建南山律学苑。‘学员除了听律以外,并各自阅读圈点南山三大部,以作深入之研究’。

在闽南,大师之书法亦随时日而精进,一改早年形较方扁,稍后略变修长的作风。形成了一种淡无烟火气的独特风格。大师出家后,唯独没有放弃的是书法,他是把书法用来作为绍隆佛法与众生广结法缘媒介。并且把以字结缘看作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演讲再忙,也要抽空写字以广结法缘。一九三八年四月十八日,大师在泉州承天寺致丰子恺居士的信中说:‘于泉州各地及惠安,演讲甚忙,写字极多,居泉不满两月,已逾千件’。同年十二月十五日,大师在承天寺致慈航居士的信中说:‘本拟掩关习静数月,乃人事纷忙,意未如愿,到泉州后,已写字五百件左右’。

大师漳州、晋江等地弘法时,大师也常以字广结法缘。

大师在闽南弘法成功,为众人所钦慕。更具有震撼人心的是他的道德品行,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精神。他持戒谨严,淡泊无求,一双破布鞋,一条旧毛巾,一领衲衣,补钉二百多处,青白相间,褴褛不堪,还视为珍物。素食唯清水煮白菜,用盐不用油。信徒供养香菇、豆腐之类,皆被谢绝,真正做到一物不遗,一丝不弃。他手书门联曰:‘草藉不除,时觉眼前生意满;庵门常掩,勿忘世上苦人多。’

‘念佛不忘救国,救国必须念佛’。是大师在一九三七年倡导的。当时日本侵华的气焰嚣张,大师居厦门万石岩,自题居室为‘殉教’室。并说:‘为护法故,不怕炮弹’。大师以为:‘吾人吃的是中华之粟,所饮是温陵之水。身为佛子,于此时不能共行国难于万一,自揣不如一只狗子’。后厦门遭日机轰炸,弹片入室,大师泰然无惧,诚如他的一首诗云:‘亭亭一枝菊,高标矗晚节。云何色殷红,殉教应流血’。大师的这种爱国爱教的精神,将永远地值得人们学习与歌颂。

一九四二年十月十三日,大师习书最后墨迹‘悲欣交集’四字,在彻悟止境中圆寂于泉州温陵养老院。享年六十三岁,法腊二十四。纵观大师一生跌宕起伏,但大师始终以艺术家敏锐的感受力与深邃的洞察力,矢志不移,最后,让我们牢牢地记住大师的谆谆教诲:‘要发菩提心,即要发成佛之心,广修一切善行,利益一切众生,具慈悲之心,植成佛之因,以后才能成佛。’

本文刊载于《菩提树》1996年第三期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