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学会换位思考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海涛法师:治癌症的经典《佛说疗痔病经》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诗词禅韵 > 诗词全集 > 内容

中峰禅师诗词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12-18 01: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中峰禅师

尘沙劫又尘沙劫,数尽尘沙劫未休;
当念只因情未撇,无边生死自羁留。

四大聚成玄兔角,六根缚住白龟毛;
沤花影里翻筋斗,出没阎浮是几遭?

东海一丸红弹子,流光日日射西林;
世间多少奇男子,谁向窗前惜寸阴?

捏目横生空里花,妄将三界认为家;
大千常寂光明土,不隔纤尘总自遮。

爱绳牵入苦娑婆,哭到黄泉泪转多;
孰谓别离穷劫恨?通身浑是古弥陀。

迷时无悟悟无迷,究竟迷时即悟时;
迷悟两头俱拽脱,镬汤原是蕅花池。

四十八愿水投水,千百亿身空合空;
法藏慈尊无面目,不须重觅紫金容。

正念阿弥陀佛时,宝池树影日迟迟;
更驰心欲归清泰,又是重裁眼上眉。

浊水尽清珠有力,乱心不动佛无机;
眼前尽是家乡路,不用逢人觅指归。

万劫死生如重病,一声佛号是良医;
到头药病俱忘却,不用重宣母忆儿。

成住坏空真净土,见闻知觉古弥陀;
但于当处忘生灭,父子相牵出爱河。

一炉古篆一枝莲,目挂寒空万虑捐;
清泰故家归便得,谁分东土与西天?

禅外不曾谈净土,须知净土外无禅;
两重公案都拈却,熊耳峰开五叶莲。

大梦宅中无一法,于无法处有千差;
回观自性离分别,念念纯开白蕅华。

暗室中藏大黑蚖,未曾驱尽莫耽眠;
骷髅压碎须弥枕,匝地香风绽白莲。

蕅池无日不华开,四色光明映宝台;
金臂遥伸垂念切,众生何事不思来?

血池干处蕅池清,剑树枯时宝树荣;
苦乐本来无住相,于无住处自圆成。

乐土本无三恶道,禽声浑是佛宣流;
当机未尽众生界,啼断春风卒未休。

鹦鹉频伽绕树鸣,好音和雅正堪听;
殷勤不断缘何事?曲为劳生味己灵。

自家一个古弥陀,声色头边蹉过多;
狭路相逢如不荐,未知何劫离娑婆。

故乡易到路无差,白日青天被物遮;
剔起两茎眉自看,火坑都是白莲花。

十万余程不隔尘,休将迷悟自疏亲;
刹那念尽恒沙佛,便是莲华国里人。

佛与众生夙有缘,众生与佛性无偏;
奈何甘受娑婆苦,不肯回头着痛鞭。

念根是一串轮珠,痛策归鞭作远图;
念到念空和念脱,不知身在白芙蕖。

人间天上与泥犁,劳我升沉是几时?
白蕅有根如不种,尘沙生死自羁縻。

七重行树影交加,昼夜开敷白蕅华;
佛手自来遮不得,众生何事觅无涯?

白玉毫吞红菡萏,紫金聚映碧琉璃;
本来自性常如此,既禀同灵合共知。

黄金丈六老爷身,白蕅常敷劫外春;
等视众生如赤子,以何缘故不相亲?

六时不断雨天花,风味新奇孰有加;
清旦满盛衣裓里,归来重献佛袈裟。

烛破群幽大日轮,光明中现紫金人;
妙存心观忘诸见,觌体何曾间一尘?

最初注想存涓滴,念力增深至禹门;
观尽百千香水海,不消轻放一毫吞。

独坐幽斋万虑逃,一团山月上松梢;
不将迷悟遮心眼,尽是眉间白玉毫。

八功德水映金沙,百宝楼台散晓霞;
更有一般奇特事,开敷红蕅大如车。

自性弥陀不用参,五千余卷是司南;
不于当念求真脱,拟逐文言落二三。

世界何缘称极乐?只因众苦不能侵;
道人若要寻归路,但向尘中了自心。

自心无住云何了,系念慈尊六字名;
和念等闲都打脱,西天此土不多争。

自家一个弥陀佛,论劫何曾着眼看;
今日更随声色转,这回欲要见还难。

贺了新正看上元,万家银烛照金莲;
展开常寂光明土,佛法何曾不现前。

示入泥洹记仲春,风前歌舞恨波旬;
谁知自性黄金佛,常共千华转法轮。

寒食荒郊尽哭天,有谁遥念老金仙?
劫初埋向莲花土,不要人来化纸钱。

初夏清和四月时,九龙喷水沐婴儿;
乐邦化主无生灭,只把黄金铸面皮。

不悬艾虎庆端阳,唯面西方古道场;
一炷炉熏一声磬,六门风递蕅花香。

清泰故乡无六月,从教火伞自张空;
金沙地上经行处,阵阵吹来白蕅风。

七月人间暑渐衰,晚风池上正相宜;
遥观落日如悬鼓,便策归鞭已较迟。

登楼共赏中秋月,回首谁思父母邦?
不问多生逃与逝,至今垂念未相忘。

谁知九月东篱菊,便是西方四色华;
一个髑髅干得尽,百千闻见自无差。

人间十月尽开炉,深拨寒灰问有无;
金色愿王原是火,能烧干劫爱河枯。

群阴剥尽一阳来,五叶心花当处开;
遍界枝条无著处,香风吹上玉楼台。

腊尽时穷事可怜,东村王老夜烧钱;
即心自性弥陀佛,满面尘埃又一年。

一串数珠乌律律,百千诸佛影团团;
循环净念常相继,放去拈来总一般。

念佛直须图作佛,不图作佛念何为?
但当抱识含灵者,白蕅均同有一枝。

念佛须期念到头,到头和念一齐收;
娑婆苦海风涛静,稳泛乐邦红蕅舟。

四蛇同箧险复险,二鼠侵藤危更危;
不把莲华栽净域,未知何劫是休时?

人间五欲事无涯,利锁名缰割不开;
若把利名心念佛,何须辛苦待当来。

自性弥陀绝证修,只消扣己便相投;
瞥于当念存能所,又被空华翳两眸。

深思地狱发菩提,父母家邦勿再迷;
痛策归鞭宜早到,莫教重待日沉西。

要结莲华会上缘,是非人我尽倾捐;
无时不作难遭想,欢喜同登解脱船。

为存爱见起贪瞋,埋没黄金丈六身;
今日幸然归净土,不应仍旧惹风尘。

蕅丝缚住金乌足,业火烧开车轴花;
更有一般难信法,脚尖踢出佛如麻。

要将秽土三千界,尽种西方九品莲;
仔细思量无别术,只消一个念心坚。

七重密覆真珠网,三级平铺码瑙阶;
安养导师悲愿切,遥伸金臂接人来。

寄语娑婆世上人,要寻归路莫因循;
银山铁壁如挨透,千叶莲开别是春。

长鲸一吸四溟干,自性弥陀眼界宽;
眉里玉毫遮不得,珊瑚枝上月团团。

六时叩问黄金父,赤子飘零几日归?
话到轮回无尽处,相看不觉泪沾衣。

朝参暮礼效精勤,金沼莲胎入梦频;
粉骨碎身千万劫,未应容易报慈尊。

才要归家即到家,何须特地起咨嗟?
门前大路如弦直,拟涉思惟路便差。

一钩萝月照松龛,门外无人宿草庵;
万亿紫金身化主,不离当念是同参。

诸苦尽从贪欲起,不知贪欲起于何?
因忘自性弥陀佛,异念纷飞总是魔。

势至曾参日月光,教令存想念西方;
自从亲证三摩地,不离慈尊左右傍。

泥牛耕破莲华土,铁马蹋翻功德山;
自性弥陀浑不觉,犹将心镜照慈愿。

道人别有唯心土,不属东西南北方;
眨得眼来千里隔,难将悲愿当慈航。

《观经》一卷是家书,日落之方有故居;
多办资粮期早到,免教慈父日嗟吁。

兄呼弟应念弥陀,要与浑家出爱河;
办得此心常与么,直教佛不奈伊何。

跳出娑婆即是家,不须特地觅莲华;
娑婆不异莲华土,自是从前见处差。

昔有士夫吴子才,扣棺日日唤归来;
虽然迹未离三界,已送神栖白蕅胎。

莲华国土无金锁,闻见堆中有铁围;
透得目前声与色,百千贤圣合同归。

活计唯撑一只船,流行坎止只随缘;
古帆几度张明月,满目纯开佛海莲。

船居念佛佛随船,常寂光摇水底天;
两岸中流如不触,枝枝红蕅发心田。

破晓移船直过东,满帆披拂蕅华风;
一尊自性弥陀佛,出现扶桑照眼红。

船上西来忆故乡,四华池上晚风凉;
飘零不奈归心切,一片轻帆挂夕阳。

任运移船过水南,不须向外觅同参;
自家屋里弥陀佛,念念开敷优钵昙。

船驾天风上北方,风汀月渚映心光;
忽移念入同居土,不觉浑身在蕅航。

船往东西南北了,依前不离古滩头;
等闲拨转虚空舵,香气满船花满舟。

若不行船便住家,从教门外拽三车;
笑看火宅深深处,陆地纯开水面华。

现成公案绝商量,晓磬频敲蜡炬长;
昼夜六时声不断,满门风递白莲香。

心中有佛将心念,念到心空佛亦忘;
撒手归来重检点,花开赤白间青黄。

念心如影每随形,静闹闲忙不暂停;
打破形躯和影灭,西天此土绝途程。

青旦黄昏礼忏摩,低头泣告老弥陀;
轮回六趣知多少,誓欲今番出网罗。

扶出顶中红肉髻,扫空省里白毫光;
阿弥陀佛和声吐,旷劫轮回应念忘。

金沙地上无红蕅,赤肉团中有至尊;
千圣顶[宁*页]移一步,等闲踢倒涅槃门。

六个驴儿拽辆车,雨余泥滑路尤赊;
阿弥陀佛悲心切,痛策归鞭欲到家。

念弥陀佛苦无难,入圣超凡一指弹;
除却弥陀存正念,万般闻见不相干。

是非莫辩事休寻,更遇繁难莫惧心;
常与愿王省厮结,百千魔恼不能侵。

弥陀西往祖西来,念佛参禅共体裁;
积劫疑团如打破,心华同是一般开。

讲座平分性相宗,相成相破不相同;
朅来讲到花池上,菡萏何曾两样红。

佛教戒衣持净戒,律云五戒未全修;
哪知六字真经里,八万威仪一句收。

六方佛出广长舌,俱赞娑婆念佛人;
须信白莲花世界,无时不散劫壶春。

动地惊天勤念佛,槌门打户劝修行;
问渠因甚忙如此?只怕众生入火坑。

便就今朝成佛去,乐邦化主已嫌迟;
哪堪更欲之乎者,管取轮回没了时?

念佛不曾妨日用,人于日用自相妨;
百年幻影谁能保,莫负西天老愿王。

富贵之人宜念佛,黄金满库谷盈仓;
世间受用无亏缺,只欠临终见愿王。

贫乏之人念佛时,且无家事涉思惟;
赤条条地空双手,直上莲台占一枝。

老来念佛正相当,去日无多莫暂忘;
南无阿弥陀六字,是名越苦海慈航。

尽道少年难念佛,我云年少正相当;
看她八岁龙王女,掌上神珠放宝光。

身膺宰辅与朝廊,盖世功名世莫量;
自性弥陀如不念,未知何以敌无常?

一等师家每劝人,自心三昧不精勤;
身居净白莲华土,空把弥陀播口唇。

一般平等唯心土,贵贱贤愚没两途;
漆桶要教连底脱,大家齐用着工夫。

机动籁鸣唯自然,不谈净土不谈禅;
若于句外同相委,百八摩尼一串穿。

上一篇:昙鸾法师诗词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