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皎然诗词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天地八阳神咒经》是伪经吗?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六因、四缘、五果
·万万不可恶口伤人——恶口的果报非常严重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宗教政策 > 中国佛教协会第三届全国代表大会 > 内容

中国佛教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12-30 03: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中国佛教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1962年2月13日)

赵朴初

各位代表:

我受中国佛教协会第二届理事会的委托,谨向大会提出这一届理事会的工作报告。

中国佛教协会第二届理事会,从1957年3月第二届全国代表会议闭幕后成立,到现在已经历时四年又十一个月。这四年多的时间,是一个非常不平凡的时间。国内和国际的形势,都发生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巨大变化。在国内,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光芒,有如旭日东升。六亿五千万人的创造潜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尽管在前进中遇到种种困难和连续三年的严重自然灾害,但是我国政府和人民艰苦奋斗,在祖国建设各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全国人民正在满怀信心地向着社会主义的前途大步迈进。在国际方面,由于社会主义阵营的日益强大,由于民族解放运动的日益高涨,由于全世界争取和平运动的日益发展,和平力量有了空前的增长。它日益明显地超过战争力量,不止一次地击退了帝国主义的战争威胁。我国和平外交政策这几年来不断地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我国政府和人民保卫和平的真诚努力,获得了各国人民日益广泛的了解和同情。我们有一切理由相信世界和平力量一定能够彻底打垮帝国主义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世界和平是可以获得保障的,人类的前途是美好的。帝国主义、修正主义以及一切邪恶势力的叫嚣是不能扭转历史前进的车轮的。

我们可以高兴地说,中国佛教徒的事业,几年来,在这样内外大好的形势下,也取得了很大成就。通过一系列的学习,佛教徒的精神面貌也呈现了一片新的气象。佛教徒更深刻地认识了宗教政策的精神实质,以及自己对祖国、对人民应负的责任。他们大都能在更大程度上解脱了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制度上、习惯和意识上的污染,更加踊跃地和全国人民团结在一起,成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的一个积极因素。最为显著的,是在川、甘、青等藏族地区及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叛乱时,绝大多数的喇嘛都坚持爱国立场,不受煽动,并协助政府平息叛乱,保护了佛教的庄严纯洁。随着全国秩序的安定,经济的发展,寺庙的恢复整修,以及僧众们生活的合理安排等等,我们可以说,过去所不可能做到的真正的如法如律的宗教生活,现在开始有了新的基础了。目前一般佛教徒大都精神奋发,身心愉快,或从事戒定的修持,或努力经典的研究。新一代的弘法人才,也开始在培养中,并且已有成绩。总之,我们佛教事业,也和全国其他事业一样,前途是无限光明的。

上述情况,说明我国佛教徒这几年来,确实在原有基础上大有进步,这是主要的。但是也应该指出我们当中目前还不是完全没有问题,例如:有些人对形势发展还未能认识清楚;有些人还不能把个人和集体、目前利益和长远利益正确地结合起来;有些人对宗教政策还存在着怀疑;极少数人甚至还有违法乱纪的行为等等。这些现象说明,我们还须要加紧学习,不断改造。

在国际方面,我们也和全国人民一起,发挥了我们应尽的力量。我们恢复了我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中断了将近一千年的佛教关系,促进了佛教南北传两大系统间的互相了解,因而也增进了我国和这些国家间的友谊。我们也和世界各国善良的宗教徒们携手合作,努力于国际友好和平的运动,反对帝国主义的战争阴谋,支持世界各地人民要求独立民主的正义斗争。中国佛教徒的声音,已经和全世界正直、善良宗教徒的声音汇合在一起,在保卫世界和平运动中起着愈来愈大的作用。在文化交流方面,我们一方面邀请国外佛教学者来我国访问讲学,一方面也设法把我国丰富的佛教学术翻译介绍到国外去。当然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做的还不是很多,但这已经是过去反动政府时代所不能想象的事了。总之,在国际方面,我们的事业远景,也同样是十分广阔而光明的。

现在我把这一期间我会所做的主要工作,归纳为几个方面,向各位代表报告如下:

(一)对全国佛教徒的团结、教育工作。

解放后,组织起来和团结起来的全国各民族、各宗派佛教徒,由于社会的不断进步,由于人民政府的关怀和帮助,在思想认识方面一般都在不断提高。为了帮助各地佛教徒继续进步,使他们能够跟上时代,和全国人民一起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我会在1958年1月到5月几个月中,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汉族佛教徒社会主义学习,分别在北京、上海、武汉、西安、成都五处,集中了各省市的汉族佛教界代表共一千一百余人,举行学习座谈会,经过学习,到会的绝大部分代表明确了:佛教徒必须和全国人民一样,在共产党领导下,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义道路,初步划清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界限,提高了辨别大是大非的能力,从而增进了对于伟大祖国的热爱,建立了对于社会主义美好前景的认识。学习结束后,又在全国范围内分层进行了普遍传达,广泛的讨论,各地佛教徒,一般说来,大都提高了觉悟,精神焕发,心情舒畅地从事祖国的建设事业和自己的宗教修持。这样一方面提高了为祖国建设事业的积极性,一方面也为今后我国佛教的健康发展准备了良好的精神基础。这的确是我会的一件大事。

为了巩固各地佛教徒学习的成绩,保持不断的进步,我会随时注意着和各地佛教徒的联系,通过个别通信和我会期刊《现代佛学》,对他们指示佛教徒的时代责任和努力方向;并配合各项运动,提供学习资料;有时还针对具体问题和具体思想情况,做一些具体的解答和指导工作。为了实际了解各地情况,我会领导人喜饶嘉措会长和赵朴初副会长还于1959年5月、1960年4月和1961年7月,分别前往五台、九华、普陀、峨眉、天台、庐山、黄山等名山和南京,上海、杭州、武汉、太原、沈阳、长春、哈尔滨、西安、成都等地及青海塔尔寺、甘肃拉卜楞寺,和当地佛教界人士进行广泛的接触,了解情况,听取意见,对佛教徒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和政治学习以及宗教学修等等问题,都作了多方面的鼓励;同时,对各地寺庙要求政府帮助以及其他有关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一些问题,都向各地政府反映情况并提出意见。对于各地来京的佛教人士,包括西藏、内蒙以及其他少数民族地区和国外华侨佛教界团体或个人,我们都主动地进行协助和招待,增进了彼此感情上和工作上的联系。

通过这一切方面的共同努力,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几年来全国各地佛教徒的思想意识和行动实践,都有了显著的进步。我们逐渐认识到社会的建设工作和个人的宗教修持并不是互相排斥的,而是可以很好地协调起来的。不仅如此,通过社会实践,佛教徒们才更能深刻而亲切地体验"报恩度苦"、"忘我利他"的大乘积极精神;而"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佛教理想,也才不再是徒托空言,而是普遍地见诸实际。各地的佛教徒,大都一方面是佛陀的虔诚的弟子,一方面又是爱国守法的公民。很多寺庙和个人,在农业生产或其他工作岗位上都做出了优异的成绩,被评为先进集体和劳动模范或先进工作者。例如:九华山的僧众在1959年上半年一次农业生产成绩的评比中,就涌现了七个模范和先进生产者,云居山的僧众,在1958年到1959年,一年的时间内,经评选出来的劳动模范或先进人物,一共就有30人,五台山僧众绿化荒山,从1957年到59年之间,扩大了几十倍,表示了优异的成绩。1960年春季技术革新、革命运动中,各地佛教僧尼也有不少创造发明的事例。许多佛教名山,如南岳、峨眉、天台、天童、灵岩、鸡足等以及全国各地佛教徒,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从事工、农业的生产劳动或文教卫生事业,都普遍取得了优良的成绩,呈现出一片生气蓬勃地可喜的现象。

在团结、教育全国佛教徒的工作中,值得特别提出的还有我会西藏分会在西藏地区民主改革运动和整顿寺庙工作中所进行的活动和取得的成绩。

1959年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的武装叛乱平息之后,在人民政府宗教政策和民族政策的坚决贯彻下,在我会西藏分会的积极组织下,西藏地区的传统宗教生活迅速地获得了恢复。原来被叛乱集团作为据点因而受到破坏的寺庙,陆续得到了修复;过去寺庙中存在着的违反国法、教义的封建黑暗制度(如肉刑、监牢、差役等)被废除了;广大过着奴隶生活的贫苦喇嘛和西藏的广大人民群众一样获得了解放;西藏的佛教重新恢复了清净庄严的本来面貌(这些情况,川、甘、青等藏族地区喇嘛寺庙也是一样)。我会西藏分会在平叛之后,首先协同政府有关部门从事整顿寺庙并组织佛教界人士进行座谈、参观和调查,从而举发了那些披着宗教外衣的叛乱分子的罪行,揭示了事实真相,提高了大家的认识。另一方面,为了协助政府做好民主改革工作,分会组织理事们深入农村寺庙进行视察,分会负责人和部分理事并直接参加了民主改革运动,作了不少有益的工作。

目前,获得了解放的西藏地区僧俗大众正在更加愉快地、更加热烈地开展着各项宗教活动。一年一度的传召大会,比以前更加如法和隆重地在拉萨举行。班禅大师亲向参加传召大会的群众,讲经开示,并到大、小昭寺礼佛,重装了大昭寺佛象金身。大会期间,由于社会秩序良好,没有坏分子乘机滋扰等现象,群众皆大欢喜,僧俗云集,盛况空前。今天西藏和川、甘、青藏族地区佛教徒不仅增进了各寺之间与各派之间的团结,而且也大大增进了和全国各族佛教徒及各族人民的团结。去年十月由我会西藏分会副会长坚白乘列堪布率领的西藏佛教参观团到达北京和各省市,受到了各地佛教徒的热烈欢迎和招待。

此外,分会还协助我会及有关部门收集整理有关西藏各教派的历史文献、佛教著名人物传记和重要佛教经典资料;西藏地区传统的格西考试制度也在分会主持下进行。目前他们正在积极开展着佛学人才的培养;对有关文物古迹,也陆续进行着保护和修缮。西藏的佛教有极深厚的传统基础,并有它独到的特色。民主改革洗涤了过去封建农奴制度给它蒙上的灰尘,今后一定会放射出新的异彩。我会西藏分会,经过这次调整,自当向着这一方面继续努力。

(二)继续修复整理各地名山圣迹。

几年来,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一些佛教名刹圣地陆续得到了修复。特别是西藏地区一些寺庙,如大昭寺、布达拉宫等都在这两年中次第焕然一新。杭州灵隐寺大殿经政府拨款重建后,又经过艺术家的努力,综合了木雕、石雕以及脱胎、漆塑等等传统工艺特长,于1958年完成了一尊高达9.1公尺的妙相应严的佛像。这是目前全国最大的木刻佛像。

北京西山佛牙舍利塔的兴建工程,是国内佛教信徒所关心的。从1957年起,我会在党和政府的关怀和大力支持下,决定在1900年被帝国主义侵略炮火击毁的辽代佛牙古塔的废基旁边,重建一座新塔。经过许多部门的配合和协作,塔身的主体结构工程已于1960年完成。现在正在积极进行塔身的庄严和环境的美化布置中,不久即将把当前供奉在广济寺内的佛牙舍利奉安入塔。今后这座佛牙舍利塔不仅将为首都的景物增色,并将作为全国信众乃至世界各国佛教徒巡礼蟾拜的圣地之一。

(三)佛教教育、研究与弘扬工作。

这一期间,我会在僧伽教育、佛学研究与弘扬方面,也继续开展了一系列的工作:

(1)关于佛学院的工作:

培养人才,绍隆佛种,是全国佛教徒历来的愿望,也是今天我们发展佛教事业的要求。1956年成立的中国佛学院,经过不断的整顿和提高,现在已经逐步走上了健全发展的道路。从1959年起,先后有学员二百余人结业,学业成绩一般有明显的长进。1960年年底,在领导的关怀指示下,进一步明确了今后的办学方针━━培养走社会主义道路并具有相当佛学水平的佛教知识分子。根据这一原则,我们总结了五年来的经验得失,研究了学制改革。去年下半年,我们于本科外,成立了研究部。研究部分教理和教史两个研究组。教理组以研究汉语系佛学思想和各宗学说为主,适当兼顾藏语系和巴利语系的佛学研究;教史组以搜集、整理、综合、研究中国佛教历史为主,适当研究各国佛教历史。汉语系本科课程包括佛学课、文化语文课(包括外国语)和政治课。汉语系本科之外,今年将增设藏语系,培养蒙藏民族的沙弥和比丘,不久即将开班。

(2)关于学术研究工作:

这一期间,在我会领导下的佛学研究单位,业务上也有很大开展。北京三时学会先后编纂了"亚洲各国佛教史要"、"中国与亚洲各国佛教关系史料"、"中国佛教经济史料"及"汉藏佛教辞汇"等;英译了《百喻经》、《法住记》、《比丘戒本》、《比丘尼传》等;汉译了西藏多罗那他大师著《印度佛教史》和锡兰罗罗比丘著《锡兰佛教史》等;并整理出版了韩清净居士所著《伽瑜师地论科句披寻记汇编》。现在该会正进行梵汉、巴汉佛教辞汇的编纂,及开始着手撰写"中国佛教文化艺术关系史料"、"中国佛教思想史料"等工作。我会南京研究小组在1919年以前,主要是进行佛教百科全书条目的撰写工作。现在我会安排了原来工作人员在吕先生的指导下,进一步从事佛学研究,正根据研究计划,积极进行中。佛教文物在我国文化遗产中比重极大。大跃进以来,更有大量发现,应加以系统的研究与整理。我们约请了梁思成教授作了"佛教与中国建筑"专题讲述。讲稿已经整理并进行了英译,计划出版专集,供有关研究工作单位的参考。在我会的协助支持下,专门研究石窟艺术的学者阎文儒教授现在也正在全国各地如甘肃、新疆、四川、浙江等省各重要佛教石窟作全面的实地调查研究,进一步提高现有石窟艺术研究水平。调查研究的成果,我们将争取在本年度出版专书。今后我们还要和国内专家合作,继续发掘佛教文化遗产,来丰富我国社会主义的文化生活。

(3)关于出版流通工作:

自1960年全国出版事业检查调整以后,我们对《现代佛学》的编辑工作进一步作了研究改进,现在改为双月刊,篇幅和插图,都有了增加。对于每期的重要文章,都加作了英文摘译。

南京金陵刻经处,几年来已经发展成为全国佛典图像刻版的总汇。保管的经版共达十五万多块,并在我会的指导下,补刻完成了玄奘法师译著全集,共1347卷。现在正进行中国佛教各宗重要著述的编印工作。保管的经版,除了经常印刷供给国内佛教界的需要以外,还不断供应到国外的需求。我们通过这个工作,同时注意继承发扬中国传统木刻印刷的优秀技艺,并培养这方面的新生人才。

为了适应各地需要,我会正在筹办一所"北京佛学书店"。除出版和流通有关佛教图书外,并将从事佛像、法器以及其他有关物品的流通。

(4)关于佛教百科全书编纂工作:

我们接受锡兰佛教界的请求,于1956年开始着手英文佛教百科全书中国部分的编纂工作。经过几年来的努力,计划供应的条目已经接近完成。到目前止,共已撰写330篇,约150余万言。英译工作,也将在最近期间全部完成。这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佛教学术上的国际合作。1961年我国佛牙护侍团在锡兰时,锡兰总理班特拉奈克夫人将新近出版的该书第一卷第一分册亲自签名赠送我国周总理,也赠送了一册给我会负责人,并郑重表示谢意。

此外,我们也曾协助编纂了我国一部百科辞典━━《辞海》的佛教的条目。

(5)房山石经拓印及研究工作:

国内外佛教界和文化界所关心的房山石经的全部调查、发掘、整理和拓印工作,在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已于1959年11月圆满完成,一共拓印了经版14,270余块,拓出了拓片7份(共用纸145,869张)。这是一个稀有的、巨大的佛教文化宝藏,我们现在正在做着校对编目的工作。在拓印过程中,我们同时注意了文物的保护。先后发现和整理完全的,有隋末唐初雕刻的名贵经版十五块,唐开元云居寺石经堂碑一块,并拓印了很多具有历史考据和艺术价值的题记和石雕画像。

(四)国际友好联系:

我会的另一重要任务,是加强我们同世界各国佛教徒的友好联系,增进相互间的了解和合作。经过这一期间的努力,我们同各国佛教徒的友好关系,一般都有了很大的发展。

几年来我们先后接待了来我会参观访问的二十个国家的外宾,其中包括团体与个人,包括东方的和西方的、佛教的和非佛教的国家,并和亚、澳、欧、美二十七个国家的佛教团体与个人进行了通讯联系,或交换书刊和礼物。

1957年我会应柬埔寨王国政府的邀请,派遣了以持松法师为首的中国佛教代表团前往柬埔寨,参加佛陀涅盘2500年纪念活动。1958年西哈努克佛教大学监督胡达法师代表摩诃尼迦耶僧王率领柬埔寨佛教代表团应邀来访。1961年我会喜饶嘉措大师率领的出席第六届世界佛教大会的中国佛教代表团在柬埔寨期间,又一次和柬埔寨两派僧王及佛教界领袖们握手言欢。这一系列的往来活动,不仅恢复了,而且发展了中柬两国佛教徒一千五百多年的传统友谊。

1957年9月全日本佛教会应我会邀请,派遣了以高阶珑仙长老为首,包括日本各重要宗派代表人物的"日本佛教访华亲善使节团"来我国访问。代表团除到东北、西北、华东等各地参观外,并专诚朝拜了净土宗祖庭━━山西交城玄中寺,向该寺赠送净土宗三大师绘像,举行了隆重的法会。该团和我会共同发表了禁止原子弹,氢弹和促进世界和平的声明。并和我国佛教界就两国佛教文化交流问题交换了意见。

在此之后,我们和日本佛教的联系与合作日益增多,也日益密切起来。这几年中,经常有日本佛教界人士参加各种代表团来我国访问,和我会及各地佛教人士就有关宗教及其他问题交换意见。1961年以大谷莹润长老为首、并有西川景文、壬生照顺法师参加的"中国殉难烈士名单捧持团"来我国时,曾和我会负责人恳切会谈,并在佛学院作了讲演,共同举行了"祝福中日两国人民友好"的法会。

我会赵朴初副会长曾先后于1957年和1960年赴日参加"禁止原子弹、氢弹世界大会",并与日本佛教界领袖人士友好会见和垦切交谈;1961年7月又赴京都出席世界宗教徒和平会议,参访了京都、奈良、宇治等地名山大寺,受到日本佛教界热烈、殷勤和隆重的接待。我们曾经出席了多次的报告会和座谈会,对日本其他宗教界也进行了友好的接触,建立了初步的联系。中日两国佛教在隋唐时代所建立起来的血脉相连的关系,今天又在新的基础上得到了发展。

1957年以持松法师为首的中国佛教代表团访问柬埔寨后,受到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邀请,到越南作了为期七天的友好访问。受到越南政府和佛教界的热情接待。1958年越南佛教会副会长黎廷探搏士路过北京,1959年我会赵朴初居士因事前往河内,彼此都有机会与所在国佛教界亲切晤谈。我们在佛教和平事业中一直有着很好的合作。

1958年7月,我会噶喇藏副会长应邀前往蒙古人民共和国出席了甘登庙庙会,同蒙古佛教徒共同欢度了他们的宗教节日,举行了盛大法会。

1959年7月以甘露喜法师为首的尼泊尔佛教代表团来我国,作了一个月的友好访问。代表团回国后,甘露喜法师并留在我国一个时期,从事考察、讲演和写作。这一年,我们也曾邀请印度佛学家罗罗教授来我国作学术讲演和考察。

我国佛牙舍利曾于1955年受缅甸联邦政府的迎请去到缅甸,受到缅甸广大人民的朝拜。佛牙回国后,我会应缅甸联邦佛教会的请求,制造佛牙模型一颗,赠送给该会。缅甸联邦佛教会特在密支那建一座宝塔,将我会所赠佛牙模型奉安在内。缅甸的这一塔和我国北京新建的峰友好代表团的一个组成部分,访问缅甸,参加了1961年1月缅甸联邦第十三届独立节庆祝典礼,和中缅两国边界条约批准书换文仪式。留缅期间,代表团参观了勃固、曼德勒等十几个城镇,和缅甸佛教僧俗领袖重温旧谊,并共同庆祝两国友好合作的光辉成就。这几年来,随着两国的友好关系的增进,我们和缅甸佛教界的联系,更加密切了,彼此的来往也更加频繁了。

我们和锡兰佛教界友好合作关系在这一期间也有了很大的进展。1957年,赵朴初居士到锡兰去出席世界佛教徒联谊会,当时曾和锡兰佛教僧俗人士作了广泛接触。之后,锡兰纳拉达长老,乾达难陀和拉达纳萨拉法师,锡兰著名学者马拉拉塞克拉博士,先后应邀到我国讲学、参观和访问。1961年6月,我国佛牙舍利受锡兰政府和佛教徒的迎请,再次出国到锡兰,供锡兰广大信众们瞻拜。锡兰政府特别组成了以工业、内政和文化部国会秘书亚里亚达萨为首的"锡兰迎奉佛牙代表团"来到北京迎请佛牙舍利并携带神圣菩提树苗一棵代表锡兰总理班特拉奈克夫人赠送我国。我会组织了以喜饶嘉措大师为首的佛牙护侍团,护侍佛牙舍利前往锡兰。受到锡兰政府和广大人民的盛大欢迎和礼敬。锡兰总督和总理都亲到机场欢迎。佛牙在锡兰两个月,巡行了八个省、九个城市,经过了十五个行政区,受到了三百多万人的瞻礼。佛牙舍利于八月十二日返国,锡兰政府派遣卫生部长贾亚苏里亚护送同来。这次佛牙到锡兰的巡行以及双方使节的来往,在佛教史上是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大事。

各位代表,上面所说的一系列的活动,大大增进了我们和各国佛教徒相互间的了解;加强了彼此在共同信仰基础上的友好团结,并且大有助于我们的共同事业━━佛教事业和世界和平事业的进展。

但是我们亚洲以及世界各国人民的友好团结和事业的进展是帝国主义者所憎恶的。他们一贯使用各种办法阴谋破坏我们的团结和我们的事业。这些年来,他们不仅大量地进行宣传,对新中国的宗教政策极尽歪曲、诬蔑、挑拨之能事,而且还用种种欺骗方法打进宗教里面来进行阴谋活动。这里我要向大会汇报一下关于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的问题。

我国是世佛联的一个成员国。自从1956年派遣代表团参加第四届大会以来,我们一直为维护这个组织和增进佛教徒国际友好合作而积极努力。遗憾的是,1958年在曼谷举行的第五届大会,由于泰国政府的无理阻挠,我们未能派遣代表出席。就是这一次大会,背着中国,违反第四届大会肯定了的中国只有一个地区中心的原则,非法通过了一条决议,接纳台湾为一个区域中心。这一决议,不仅侵犯了中国主权,干涉中国内政,而且也不利于亚洲和世界和平,仅仅适合美帝国主义为了永久霸占我国领土台湾而一贯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这一非法决议,曾经长时期瞒着我国。直到1961年,我们才由一件很偶然的原因知道了这一件事,当即向世佛联理事会提出抗议。1961年,世佛联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举行第六届大会,我会推选了以喜饶嘉措大师为首的代表团出席。从维护我国主权和加强佛教界友好团结的愿望出发,在会上提出提案,努力寻求纠正上届大会非法决议的途径。但是由于这次大会为某些搞政治阴谋活动的分子所控制,中国代表团的努力没有得到效果。我国代表团当提案被无理否决之后,立即退出会场表示抗议。

各位代表:帝国主义利用宗教来进行侵略活动,本来不是什么新东西。不同的是:过去他们主要利用的是西方宗教,而现在则是改变方法钻进亚洲人民自己的宗教内部来进行活动罢了。我们相信,真理始终是真理,公道自在人心。帝国主义阴谋家也许能暂时欺骗人,但决不能长远欺骗人。从另外一个角度上看,帝国主义千方百计地想打入我们佛教徒的国际组织来图谋操纵盗窃,也正好说明我们佛教徒的国际合作事业是具有重大意义的。我们必须把这二者分别开来。在大会中和大会后,许多国家的代表纷纷向中国代表团表示同情和支持,并指出表决方式的不合理,中国代表团也表示中国佛教徒仍将继续与各国广大佛教徒携手合作,为维护国际团结和世界和平,为弘扬圣教,交流佛教文化而共同努力。经过这一次的事实经验,我们对帝国主阴谋的无孔不入、不择手段的卑鄙手法,更加有了深透的认识。我们佛教徒必须加倍提高警惕。

(五)参加世界和平运动。

最后要向各位报告的是,我们参加世界和平运动的工作。这几年来,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也很有开展。我会领导人参加了世界和平理事会、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和亚非团结委员会的活动,支持了一切有利于世界和平、有助于阻止帝国主义战争阴谋的斗争。特别是对日本宗教徒和日本人民反对美国军事基地、反对原子弹、氢弹、反对日美安全条约等正义斗争,本会代表中国佛教徒始终给予积极的支持。1961年7月,我们参加了在日本举行的世界宗教徒和平会议。这次会议是由日本宗教界发起的,出席的共有18个国家,包括八个宗教的代表。象这样许多国家、许多宗教的代表在一起开会,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中国宗教代表团由我会赵朴初居士担任团长,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产生的主要文件就是"京都宣言"。宣言内容的要点包括:要求废除日美安全条约等军事同盟,撤除一切外国军事基地,要求各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要求已经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在国际监督下废除核武器;支持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民族解放运动,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压迫和侵略;要求外国军队撤出南朝鲜,通过和平谈判实现朝鲜的统一;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反对重新复活的法西斯主义者的各种政策,保卫人民的各种权利;反对和平运动中的分裂活动。这一宣言指出了宗教徒要保卫和平,应该主张什么,反对什么,应当努力的具体工作是什么。对各国宗教徒来说,这次会议提高了认识,加强了团结,为今后宗教徒的国际合作,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京都宣言"是世界宗教徒对当前国际和平事业的又一个重大成就。我们号召全国佛教徒积极拥护这一宣言,和日本宗教徒、全世界宗教徒团结起来,为保卫和平作继续不懈的努力。

各位代表:以上是我会第二届全国代表大会后几年来工作的简要情况。从当前国内外形势的要求上看,从发展中的佛教事业的要求上看,我们的工作,依然还是不够的。主要是:与各地佛教群众联系不够,工作中存在着粗糙,不深入、不全面,调查研究不够,……等等缺点。我们初步认为,我会和各地分会今后应当从下列六个方面加强我们的工作:

一、继续加强佛教徒的学习应该把学习放在首要地位。尤其是由于我们目前仍然存在着上面讲过的一些思想认识上的问题,所以佛教徒应该特别强调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学习。无论任何人都必须在已有的基础上,继续加紧学习时事,学习政策,根据六项政治标准,进行政治思想改造,做到全心全意地接受共产党的领导,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样才能跟得上时代,受得起考验,真正成为爱祖国、爱人民的佛教徒。我们佛教教义,一直就提倡转染成净,断除习气,成就智慧的精神,今后我们必须在这一方面不懈地努力。

二、继续加强团结全国佛教徒积极为社会主义服务我们中国的佛教,自古以来就有着大乘菩萨大愿大行、为众生供给使、为公众谋福利的传统思想。"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一直是我们追求的目标。现在祖国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正是无限广阔的大庄严海,六亿五千万人民的福利,正是我们广大无上的福田。社会主义事业是为人类谋求千秋万世离苦得乐的大事,对于今天的佛教徒来说,正是成就菩萨大行的胜因。希望全国各地区、各民族的佛教信众在辨别了是非,认清了道路之后,欢喜踊跃,勇猛迈进,同全国人民紧密地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周围,从各个方面对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献出自己的力量。

三、继续加强联系群众,协助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过去几年,在联系佛教群众方面的工作,我们做了一些,但是做得还不够。今后我会和各地分会应当特别重视这一个方面,调查了解各地佛教徒的情况,关心他们的正当利益和合理要求。这样,才能发挥我们在群众与政府之间应起的桥梁作用,才能有效地协助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

四、继续开展佛教徒教育事业对于佛教徒的教育事业,我们的方针是:充实基础,提高质量,分别需要,扩大方面。佛学院在添办藏语系之后,还应当筹备增设尼众分院,以适应各地尼众的需要。在现有研究机构中,应增加研究员生。个别机构,并可仿照古代译场组织,集中相当力量,从事翻译、讲学和修习以培养具备足够水平的佛学知识分子。此外,还可以根据需要与条件,设立佛教美术工艺场所,培养能够掌握佛教工巧的专门人才。

五、继续加强和开展佛教学术文化事业佛教在我国文化中的许多方面,都有深广的影响和丰富的内容;而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佛教,又各有其自己的特色。对于这方面的收集、整理、综合、研究工作,在今天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条件是具备的;问题只在于我们自己的努力对于这几年来所建立的教育和研究机构,我们须要在原有成绩上继续充实和提高;薄弱的环节应当加强,还没有着手的空白点要加以填补。我们目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内的工作应以编写一部中国佛教史纲,带动其他方面的研究。对于佛教在中国的思想、艺术、文学、工艺以及医药、历算等等方面的宝贵遗产,都应当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收集整理;被埋没的应当发掘出来;残缺散失的应当搜集补订起来;哪是精华,哪是糟粕,也要给以逐步深入的分析研究,得出结果,丰富祖国的文化生活,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

六、继续加强和各国佛教徒以及其他宗教徒的联系,为增进友好,交流文化和保卫世界和平而努力古代高僧联络国际友谊、交流文化的优良传统,我们必须继续加以发扬。这不仅是为着佛教的利益,也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特别是在人类面临着战争威胁的今天,我们在这方面更要继续展开工作,巩固、增进和扩大我们和各国佛教徒和宗教徒的联系。对于一切有利于人类的事业,我们必须赞助;对于一切正义的斗争,我们必须支持。我们坚决地高举着和平的大旗,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侵略压迫和战争冒险。这是我们对我们的信仰和对祖国、对人类的神圣责任。

以上报告,是否有当,请会议予以审查指正。

(现代佛学1962年第2期第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