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陶潜
·祝早日康复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山居三十首
·拾得
·食不语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古代高僧们的念佛诀窍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宗教政策 > 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 > 内容

中国佛教协会第三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12-30 05: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中国佛教协会第三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1980年12月16日)

赵朴初

各位代表:

我受中国佛教协会第三届常务理事会(扩大)会议的委托,向代表会议提出三届理事会成立以来的工作报告。

中国佛教协会第三届全国代表会议,是一九六二年二月召开的,到现在,已经历时十八年又九个月了。在这十八年期间,我们国家经过了一个剧烈的历史大动荡时期,走过了一段艰难曲折的道路。在党的领导下,粉碎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拨乱反正,祖国大地,又重见光明。今天,我们在渡过十八年的沧桑岁月以后,大家俱会一处,济济一堂,共同举行这个全国性佛教代表会议,抚今思昔,感慨无量。在这里,我首先要对过去和我们同心协力为国家、人民做了好事,为佛教事业做了贡献,但在动荡时期,受到摧残迫害,已不在人世的喜饶嘉措会长和能海、周叔迦副会长以及持松、苇舫、妙真等常务理事、理事,致以深切的悼念。同时对于第三届代表会议之后,先后因病逝世的副会长噶喇藏、阿旺嘉措诸位大德,表示衷心悼念。他们护国爱教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今天在座的法师、居士们都是从这个时期走过来的,很多人都有一段不愉快的经历,但都能从大处着眼,本着六和精进团结一致向前看的精神对待这个问题。这是难行能行,十分可贵的。对此,我表示衷心敬佩。

佛协第三届理事会成立以来的工作,在"四人帮"复灭以前的十多年,可以说是在云水翻腾,大风大浪的环境中进行的。从六二年第三届理事会成立后不久到六六年"文革"开始,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执行中就受到"左"的不断干扰。佛协的许多工作和举办的一些事业,受到一系列打击或陷于停顿。喜饶嘉措故会长在这个时期也横被诬蔑批判,十年浩劫期间,受到了残酷折磨,含冤逝世,造成了佛教界的一大冤案。随后,"文化大革命"开始,我们就更进入了畸岖的道路。林、江反革命集团的疯狂破坏,使我们社会主义事业受到了极大的挫折。我国人民遭到了严重灾难。宗教尤其不能幸免。在"文革"高潮期间,我会工作停顿及受到冲击的情况,人所尽知,不必细说了。就是在七二年佛协开始恢复工作以后,"四人帮"极左路线的干扰和影响,仍然在我们日常工作中造成很多困难。但这段时期,包括"文革"前几年,我们还是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做了我们应做和能做的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果,这主要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制定的正确的宗教政策,尽管受到多方面的干扰,但仍在发挥巨大作用。如全国范围内不少重要的佛教寺庙,这个期间,就一直得到政府以至群众的关怀和保护。有些毁损或被破坏的宗教活动场所,也得到及时维护和修复。某些极左行动,发现后也不断得到纠正。这就为我们工作不迷失方向和取得一定的收获,提供了保证。

"四人帮"粉碎以来,佛协工作开始走上了正轨。我们初步健全了佛协机构,在协助政府具体落实宗教政策方面,恢复佛教学术研究和培养人才,开展同各国佛教徒友好合作等方面,作了一系列的努力。尽管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还很多,困难还很大,但这都是前进中应有的困难。综览全局,我们佛教的前景,是无限广阔和光明的,佛教事业是大有可为的。

现在,我把佛协这些年进行的主要工作,向代表们汇报。




协助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一直是我会主要任务之一。"四人帮"粉碎前十多年,宗教政策受到左的干扰破坏。我们通过对各地情况的了解和教徒来信来访的处理,为维护政策的贯彻做了一系列努力。"四人帮"粉碎以后,我们工作转入了一个新阶段,就是针对极左路线造成的恶果和它的流毒影响,协助政府拨乱反正,从各方面具体落实宗教政策。

宗教政策的落实,首先要落实在政策思想的明确上,还要落实在有关宗教的立法上,特别是在十年浩劫之后,这更是拨乱反正的根本环节。为了争取政策思想进一步得到明确,我们在政协会议上,对政策思想方面问题,反映了信教群众的愿望,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同时,为了政策得到国家立法上的保障,在讨论《刑法》草案的政协会议上,提出了对任何危害宗教信仰自由活动和现有宗教场所,应予以刑事处分的建议。这一建议,得到了采纳。去年七月在人民代表大会上通过,今年一月起施行的《刑法》中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了"国家工作人员非法剥夺公民的正当的宗教信仰自由和侵犯少数民族风俗习惯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和拘役"。这一条文,对宗教政策以至民族政策,都起到了具体的重要保障作用。此外,我们还同其他宗教代表联名对当前很多宗教活动场所仍被占用及管理体制混乱问题,向人大提出了制订颁布《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的提案。对宪法第四十六条有关宗教信仰自由的条文,也提出了修改意见。

最近,我会名誉会长班禅大师也到甘、青藏族地区,深入到信教群众中做了大量工作。

这些年来,我们曾先后多次提出在全国范围内重点修整寺庙的创议。并对天台山国清寺、扬州大明寺、西安香积寺、善导大师塔、嵩山少林寺、洛阳白马寺、南京灵谷寺、栖霞山寺、苏州灵岩山寺、镇江焦山定慧寺、宁波天童寺、阿育王寺等名山大寺的修整布置工程,进行了协助,如解决经费问题、宗教设施问题、殿堂布置问题,有的派了专人前往协助具体布置。

北京法源寺的修缮布置工作,在我会的直接领导下,从去年开始,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已经在今年四月完成了全部工作,及时配合了鉴真大师像回国展出的工作需要。这个创自唐代、有国内外影响的古刹,近十多年来,被作为仓库、宿舍,成为大杂院,濒于毁灭。现在面貌一新,已经开始建成为一个保藏佛教图书文物、进行学术研究、培养人才的中心。

除了上述整修的寺庙以外,全国各地其他一些著名寺庙,如北京雍和宫、庐山东林寺、杭州灵隐寺、广东南华寺、上海龙华寺等,这几年,都在政府大力支持下,先后得到整修。今后,如何搞好管理,更好地体现宗教政策精神,使这些寺戾更加庄严并成为佛教徒精进学修的场所,还有大量的事要做。我们当进一步发挥佛协作为佛教徒与政府之间的桥梁作用和它自己应有的专业机构作用,继续协助这些名山大寺做好这方面的工作。

随着宗教政策的逐步落实,总的来说,当前佛教情况,已大有好转。过去离开寺庙的僧尼正陆续回庙。有的地方还吸收了一些新出家的僧尼。教徒的宗教生活和活动,也逐步得到尊重和照顾。去年以来,在我会的安排下,原北京居士林的林友们定期在广济寺举行宗教活动,参加的教徒甚为踊跃,一般都心情舒畅,感到宗教政策光辉的照耀。

出版佛教经典和有关书籍,是广大信教群众的普遍要求,也是贯彻落实宗教政策应当解决的重要问题。十年浩劫,金陵刻经处受到了破坏,业务停顿。一九七三年周总理对此表示深切的关怀,指示要迅速恢复。当时由我会与南京有关方面联系商定在六个月内将该处恢复原状。后因种种外在的原因,被拖了下来,至今在"文革"中住入院内的住户极大多数尚未能迁出。经过我们七、八年来不断的多方面努力,最近占用房屋的居民已有可能迁出,原来工作人员已恢复工作,经版正开始进行整理,发现已有百分之二十左右的损坏,有的需要修补,有的需要重刻。周总理生前交下来的任务,我们有决心继续争取在近期内完成。

培养人才,绍隆佛种,是我们佛教界历来的愿望。当前,我们已在法源寺重新开办了中国佛学院,培养志愿从事佛教工作、佛学研究的僧材。从各地考试录取来京的学僧,于十月一日举行了剃度和受沙弥戒仪式,开始学习。将在此次会议期间,在诸位代表的参加下补行开学典礼。我们在苏州灵岩山设办了一所佛学院分院,招收学僧四十人,已于十二月十日开学,将于最近上课。并拟专设尼众部。

处理各地教徒来信来访,是多年来我们日常工作中的一环。粉碎"四人帮"以后,工作量有很大的增加,反映了极左路线破坏及其流毒影响的严重性和普遍性。我们根据不同情况,随时做了不同处理,对具体落实宗教政策尽了一定力量。前年和去年,我会负责人先后在政协会议上,反映了西藏寺庙和佛教文物被破坏情况,得到了政府的重视。

我们高兴地看到,在宗教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几年来,不仅佛日重辉,也改变了佛教徒的精神面貌。当前,全国佛教徒和全国人民一道,同心协力,正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而努力。今后,我们要更紧密地团结在党和政府的周围,跟上形势的发展,迈出更大的步伐。




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年来和我们灿烂的古代各民族文化结成血肉相连、水乳交融的亲缘关系。它的精深博大的学说和丰富多彩的文物,是我国学术探讨的无尽宝藏、十分浩瀚的工作领域。经过十年动乱,我们在人才凋零、力量不足的情况下,充分挖掘潜力,初步开展了这方面的一些工作。

1、对全部《房山石经》拓片进行了整理查对工作。已经查对整理了涅盘、华严、般若、宝积、大集等五大部及其以外的石经拓片,共计经籍一千零七十一部,三千五百一十八卷,全部工作已基本完成,并编制了一套较完备的卡片。工作中,现已发现当前各种藏经中没有的佚失经典--《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三十卷和《大藏教诸佛菩萨名号集》二十卷及《因果本起经》和不同译本的《恒水流树经》等。对具有很大学术研究价值的历代石经题记,我们也作了专题整理,并初步写了有关探讨文章。一九七八年还编辑出版了《房山云居寺石经》一书,向有关学术界作初步介绍提供研究参考。

2、完成了《释量论释》的汉译工作。法称论师作的《释量论释》,发展了陈那菩萨的学说,总集因明理论的大成,受到世界各国研究因明的学者的极大重视。在西藏,是学习佛教理论的必读之书,宏传了近千年,而汉文译本尚付缺如。两年来,由我会法尊法师进行了汉译,现已全部完成。并依据第一世达赖僧成大师大疏,摘译成略解一部,一共二十万字左右,准备付印,供我国学术界的参考和研究。这是法尊法师最后的一部译著。本月十四日,法师因急性心肌梗塞,突然西逝,实为我国佛教界一大损失。他一生翻译了许多重要佛教经论,曾把《大毗婆沙论》二百卷从汉译藏。在我国开国初期,国家许多重要文献如第一部宪法,毛主席著作等,都是他帮助翻译的。对祖国对佛教作了很多贡献。他为汉藏教典译述事业,一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值得我们深切敬佩。

3、完成了《解深密经疏》佚失部分的汉文还译工作。《解深密经》是法相宗六经十一论中的根本典籍。《经疏》是唐圆测大师撰著,为学者通达《解深密经》的津筏。清代以前,《经疏》佚失。近代杨仁山居士从日本觅得到一部分,但仍残缺不全。藏文论藏中有晚唐廓·法成译师在未佚失前从汉译藏的完整《经疏》,我会观空法师经过两年的努力,现已全部完成佚文六卷的汉译工作。

此外,我们对过去曾经翻译的南传觉音论师《清净道论》,做了校订加工,现已完成,正准备印行。

4、编辑出版了《中国佛教》第一册,包括教史、宗派和中外佛教关系三个方面内容,共二十七万余字。当前正继续编纂第二册的工作。

5、编辑出版佛教刊物,帮助各地佛教徒学习及正确理解政策精神,推动学术研究和对外文化交流。经过我们组织力量,积极筹备,我会机关刊物--《法音》,将于明年初出版。

我们除恢复了中国佛学院之外,并在法源寺成立了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进行搜集、整理佛教经典和有关图书资料,保管、陈列及举办佛教文物展出,并进一步为佛教学术研究工作服务。

此外,为了提高和发展佛学研究,争取恢复我国一直享有的佛学渊薮的光荣地位,还计划设立"佛教文史哲学研究所",准备开展对佛教思想学说进行系统的研究,并翻译缺佚的经论,编译出版佛教学术名著。




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以后,一直向全国佛教徒号召:为庄严世界、利乐有情,促进人类友好和平事业和各国佛教兄弟携手合作。本会三届理事会成立后,从一九六二年到一九六六年"文革"运动开始这段时间,我们曾为玄奘法师逝世一千三百周年和佛牙塔落成邀请了亚洲十多个国家佛教界代表共同举行盛大纪念活动;并接待了一些佛教国家的首脑和日本佛教各宗派人士参观访问;组织了代表团出访柬埔寨和印度尼西亚。通过这些活动,增进了我们和这些国家佛教界相互间的了解和友好合作。

应当着重提到的是一九六三年,我们和日本佛教界、文化界人士共同发起纪念鉴真大师圆寂一千二百周年活动,双方派遣了代表团,相互参加纪念集会和活动。这件事在日本,曾经掀起了全国规模的促进日中友好运动。我们在鉴真大师故居扬州大明寺,着手修建鉴真纪念堂,并在广东肇庆建了日本荣睿大师纪念碑。为了发扬鉴真精神,我们还和日本佛教代表团在扬州发表了联合声明。这一广泛深入的纪念活动,当时对推进中日两国佛教徒和人民之间的友好,排除干扰,促进中日两国关系正常化,起到了积极的影响。

同年十一月,我们为支持越南南方佛教徒反对吴庭艳政权残酷迫害的正义斗争,发起召开了"亚洲十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佛教徒会议"。会议谴责了当时越南南方当局迫害佛教徒的罪行,共同发表了《告世界佛教徒书》。

"文革"运动中,本会会务陷入停顿,一九七二年开始恢复,但直到"四人帮"被粉碎以前,我们的工作是很困难的。在这段时间中,我们首先接待了以西川景文、大河内隆弘、菅原惠庆长老为首的"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代表团来访。"日宗恳"是日本许多可尊敬的佛教大长老,在长期复杂困难的环境中坚持正确方向发展起来的组织。他们当时对我国佛教的情况,深抱关注。通过参观访问,加深了他们对我国宗教政策和佛教情况的了解。随后,"日宗恳"第二次、第三次访华团相继来访,接着日本佛教各大宗派联合成立了日中友好佛教协会,他们和日本佛教各宗派也相继派遣友好使者前来我国访问。当时日本佛教朋友们的情谊给予了我们很大的鼓舞。

"四人帮"粉碎以后,我们才能够顺利地开展国际活动。一九七八年我会组织"中国佛教协会访日友好代表团"去日本答访。这是在十年浩劫后我们出国访问的第一次。日本佛教界组织了关东、关西两个欢迎筹备委员会,对我们进行了极为热烈隆重的友好接待。代表团历访了东京、京都、奈良、大阪等地日本佛教各宗派大本山,到处受到盛大的欢迎。除净土宗在事前成立了日中友好净土宗协会外,真言宗、临济宗在分别举行的欢迎会上,宣告成立日中友好组织。通过这次访问,中日两国佛教徒的历史友谊又向前推进一步。

今年四月,我们和有关方面协作,奉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开展了一个巨大规模的中日友好活动。这尊历时一千二百年的日本国宝,于四月下旬由日本唐招提寺森本孝顺长老和日中文化交流协会、朝日放送社负责人等护送前来我国,先后在扬州、北京展出,分别举行了隆重的法会和集会。并在全国范围内演出了有关戏剧、电影,编辑出版了鉴真大师纪念集,制作了纪念币,发行了纪念邮票。展出期间,直接参观的群众,多达五十余万人。通过这个活动,鉴真大师为中日两国人民友好和文化交流事业建树的不朽功绩和他六次东渡百折不回的献身精神,进一步深入人心,鼓舞了两国人民更紧密地携手前进。可以说,十多年前我们发起的纪念鉴真大师圆寂一千二百年活动播下的种子,今天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开出了更灿烂的花朵,结出了更丰硕的果实。

今年是我国净土宗善导大师圆寂一千三百年,日本净土宗佛教朋友和我们共同举行了纪念活动。我们编辑出版了善导大师纪念集。并在政府的支持下,完成了修整西安神禾原善导塔及香积寺的初步工程。日本净土宗朋友也特造善导大师像及幡幢等法物,分赠香积寺供奉并在玄中寺殿堂悬挂。五月中旬,日本净土宗派遣了三个访华团,共一百三十九人,先后会集西安,在香积寺善导大师塔前,和我国佛教徒共同举行隆重纪念法会。并演奏了日本人民保存至今的我国唐代雅乐,深切表达了对我们佛教祖德的追怀。今后将继续完成香积寺善导塔的修缮工程,进一步把它建成为我们同日本净土宗兄弟共同朝礼的圣地。

今年十月至十一月日本曹洞宗组织代表团分六批来华参拜天童祖庭。管长秦慧玉长老亲自率众来访,在天童寺和我国佛教僧俗共同举行纪念法会,并在天童寺树立道元禅师得法灵迹碑。这也是应当载入中日两国佛教关系史上的一件盛事。

十年浩劫期间,我们长期中断了参加国际宗教组织和会议的活动。一九七九年八月我们同伊斯兰教、基督教朋友共同组成"中国宗教代表团",参加了在美国普林斯顿举行的第三届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在这次会议中,我们和来自五大洲四十八个国家十个宗教的代表一起讨论和通过了大会宣言,提出了宗教徒对国际问题及世界和平等方面问题的观点和主张。会议中,我们同各国宗教界广泛进行了接触和交谈,增进了彼此的了解,建立了友好联系。在纽约期间,我会负责人受到旅美侨领应行久居士和金玉堂居士夫妇的殷勤接待,参观了许多佛教场所,会见了许多佛教侨胞,金玉堂居士布施巨款,做国内修庙、造像及办佛学院之用。

一九七八年六月,孟加拉国政府和佛教会派遣代表团来我国迎接阿底峡尊者灵骨。我们共同举行了隆重法会,并为这个活动将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灯论》译为汉文、英文并出版这部论的汉、藏及英文合本。

此外,我们先后接待了泰国僧侣代表团、泰国国际宗教联合会访华团及香港佛教界旅行团、旅美华侨佛教组织"美东佛教总会"的回国朝山团。今年六月,我会赵朴初居士作为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副主席去曼谷出席"世宗和"常委会时,顺便访问了泰国佛教界领袖及有关人士,回国路经香港时,受到了香港佛教界盛大欢迎。最近香港佛教联合会组织旅行团来访,朝礼杭州、上海、西安、洛阳、北京的古刹名胜,与内地四众弟子同修法会,共商佛事,为今后弘化事业结成了可喜的因缘。这段期间,我们同日本佛教界的友好关系日益发展。在某些事务中,开始了具体的合作。如为了介绍我国佛教名山大寺和文物,我们同"日中友好佛教协会"共同编辑了《中国佛教之旅》,现在已经出版了三册。日本净土宗朋友提出互派留学生的建议,我们决定派出二人到净土宗主办的佛教大学学习。在我们修整香积寺、善导大师塔及天童寺工作中,日本净士宗、曹洞宗朋友都表示了十分关注和支持,喜舍净财,资助我们进行工作等等。这些都反映了两国佛教关系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我们这方面工作有了新发展。

以上是我会上届理事会成立以来的主要工作概况。总的来说,十八年来,佛协这一叶扁舟,在大风大浪中行进,经历了不少急流险滩,终于迎来了扬风帆于顺水的美好时刻。今天回过头来看我们的工作,有成绩,也有缺点。缺点主要是工作做得不够深,不够细,同各地教徒的联系以至了解情况,都做得很不够。有些问题也还不能做到及时解决,需要我们今后进一步克服和继续努力。

各位代表:在这拨乱反正、涤瑕荡垢、重见光明的今天,我们深深感到作为新时代的佛教徒所负的使命重大,责任艰巨。我们今后首先要加强同全国各地区、各民族、各宗派佛教徒之间的联系和团结,发扬佛教优良传统,继续做好上面所说的各项工作,进一步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实现八十年代三大任务而努力。

佛教的优良传统是很多的。例如佛教哲学、文学、音乐、绘画、雕塑、建筑、医药学等,佛教所谓"五明"之学,在中国文化领域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应当得到大力保护、继承、研究和发扬。佛教经律论三藏教理,经过千余年来历代高僧大德的推阐和实践,足以为生理学、心理学、医药学、逻辑学等,提供极其丰富多彩的研究课题。今后应当结合有关科学部门作更进一步的研究和提高。

佛教传入中国发展为重视生产,并结合生产、不离日用功夫、增进修持的禅风,今天对社会主义建设也具有极重要的意义,今后也应大力倡导。

造林护林,是我国佛教徒所作的不可抹杀的历史贡献之一,解放后还有僧人被评为全国林业模范。"四人帮"统治时期,历代佛教徒培育的广大山林遭到严重的破坏,今后我们有责任继承先人的志业,把它恢复起来。

二千年来我国丰富的佛教文物,赖佛教徒的护持,为祖国留下了极为珍贵的文化遗产。"四人帮"统治时期,大量文物遭受到不可弥补的损失,今天佛教徒有责任继承先人的志业,把原属于佛教寺庙的文物的保护、整理和研究工作担当起来。

古代佛教徒在国际友好和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光辉业绩。法显、玄奘、鉴真等大师,至今在斯里兰卡、印度和日本,还是家喻户晓的伟大人物,他们是鲁迅称叹的"民族脊梁"。在他们之后一千数百年的今天,一提到他们的名字,还能唤起这些国家的人们和我们之间亲如兄弟的情谊。这个可宝贵的传统,我们佛教徒有责任继承和发扬,更精进勇猛,无有疲厌地与各国佛教徒广结善缘,共同为人类福利、世界和平做出应有的贡献。

其次,在协助政府落实宗教政策方面,我们还应当加强我们的工作:密切与本会理事和各地佛教组织的联系,了解情况,反映问题,解决问题;保护正当的宗教活动,反对不法分子和坏人利用宗教名义进行违法活动;调动佛教徒的积极性为祖国现代化尽力。为了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我们应该认真学习,并推动全国佛教徒学习宗教政策。

我会成立以来,在这方面的工作,作得很不够。在"四人帮"统治时期,宗教工作遭受了践踏,佛教和其他宗教一样经历了深重灾难。在"四人帮"粉碎之后,宗教工作,仍然受到左倾思想流毒的很大干扰。我们深深感到宗教政策的重要性,更加认识到学习政策的重要性。

学习宗教政策,才能懂得在宗教生活中如何遵照政策办事,正确理解和行使宗教信仰自由;才能懂得当前和今后努力的方向,真正做到"爱国爱教","爱国守法"。

学习宗教政策,才能更好地积极协助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

如何学习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我们认为,应当是不仅站在宗教的立场,同时要站在全国各族人民利益的立场,站在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立场来学习。这样,才能使自己的目光不局限于狭隘的圈子,而能做到"高着眼",从祖国社会主义建设和维护世界和平的全局看问题。宗教政策,是中国共产党根据马列主义理论结合中国实际制定的。我们学习宗教政策还应当采取现实的态度,从马列主义宗教政策的理论基础出发,结合佛教实际来认真学习,才能得到对政策如实地理解,才能不会被各式各样的误解或曲解所迷惑,才能对有关政策理论上和执行上的是非问题,看得清楚。

如果我们能够学习得好,必将有助于宗教政策的及时落实和正确贯彻;有助于广大佛教徒排除疑虑,过好宗教生活;有助于各族人民信教者和非信教者之间的安定团结。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光辉,将越来越广泛和深入地照耀祖国大地。

让我们在党的宗教政策光辉照耀下,遵循佛陀的教导,继承历代大德的宏愿,发扬我国佛教的优良传统,"报国土恩、报众生恩",建立"人间净土","令诸众生常得安乐"。我们要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周围,为把我国建成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强国这一宏伟目标,作出应有的贡献。为实现祖国的统一事业、维护世界和平,尽到我们的力量。

以上报告,请代表会议审议。

(现代佛学1981年第1期第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