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漫谈两性关系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寺社传奏】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二厍士】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证入成佛】
·海涛法师:月光如来一展现,邪淫的业障就消除
·梵网经菩萨戒略注(圣一法师讲述)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从迦叶佛至释迦牟尼佛出世成佛,这段期间,为何人类再从原始时代重演,难道人类文明会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阎婆罗达耶怛特罗】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耐秣陀河(梵Narmada^)】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宗教政策 > 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 > 内容

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在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上的报告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12-30 08: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

──在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上的报告


(1983年12月5日)

赵朴初

班禅大师,各位领导同志,各位来宾,各位理事、列席代表:

今年是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三十周年。这次理事会议将总结本会三十年工作,制定本会今后任务。现在,我受本届常务理事会的委托,向会议作《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请予审议。

中国佛教协会自从一九五三年成立以来,已经走过三十年的历程。

诸法因缘生。建立一个密切联系各民族佛教信众、继承和发扬佛教优良传统的全国性佛教团体,是我国佛教界长期追求的理想。但是,这个理想在旧中国始终无法真正实现。只是到了三十年前,在新中国蒸蒸日上的大好形势下,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民族团结政策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在各民族佛教徒的团结空前增强,爱国热忱空前高涨的基础上,内因外缘方已具足,诞生了全国各地区、各民族、各宗派佛教四众弟子的联合组织━━中国佛教协会,成就了二千年中国佛教史上空前殊胜的事功。

三十年前,中国佛教协会是新中国园地里开放的花朵;今天,它在祖国建设事业的发展中结出了硕果。三十年来,中国佛教协会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在本会同人和全国各族佛教徒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显著的工作成就。

我们在消除佛教徒之间历史遗留下来的民族隔阂和宗派成见、巩固和发展各地区各民族各宗派佛教四众弟子的团结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我们注意密切同少数民族佛教界的联系,推动有关省、自治区成立中国佛协的分会并支持其工作,在"文革"前和近几年,我们多次组织和接待了少数民族佛教界参观团,利用各种机会同少数民族佛教界人士举行座谈,倾听和反映少数民族佛教界的意见和要求,还尽量安排他们参加佛教方面的国际友好活动。所有这些,都促进了全国各族人民的大团结。我们广泛、深入地对佛教徒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和社会主义教育,要求佛教徒爱国守法,管好寺庙,保护文物,培植山林,搜集整理佛教史料,动员和支持他们在不同岗位上做好本职工作,积极参加工农业生产、文教卫生、社会福利等项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反对侵略战争、保卫世界和平的事业。经过政治思想教育、社会民主改革和参加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的实践,我国佛教徒的绝大多数人,已经成为有佛教信仰的社会主义劳动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成为我国新时期爱国统一战线的组成部分。现在,我国各族佛教徒同其他宗教的信徒以及不信仰宗教的人民群众团结友爱地共同生活在祖国幸福的大家庭里,正在为把我国建设成为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发挥积极作用,贡献自己的力量。

我们认真协助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我们经常地反复地对佛教徒进行宗教政策的宣传教育,要求佛教徒自觉遵守宪法和法律,划清宗教活动同利用宗教进行的违法活动的界限,并同打着佛教幌子的坏人坏事做坚决的斗争。我们同各地佛教组织和佛教信众经常保持联系,倾听他们的呼声,代表他们的合法权益,向政府反映他们的正当要求,协助政府解决政策落实中应该而且可能解决的实际问题和纠正违反宪法、干涉和侵犯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现象。在建国以来大部分时间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我国得到贯彻。佛教同其他宗教一样,广大信徒享有同等的公民权利,社会政治地位得到提高,宗教生活受到保护,经济生活不断改善。在政府的大力支助和佛教徒的努力下,许多地方建立了佛协组织,一大批名寺古刹得到整修,佛教文物得到保护,佛教的优良传统得到发扬,佛教事业得以顺利开展。在十年内乱中,党和政府的宗教政策遭到严重的破坏,佛教界同其他各界一样,经历了一场浩劫,佛教事业濒于毁灭。在"四人帮"被粉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和政府十分关心和高度重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恢复与贯彻,在宗教工作方面进行拨乱反正,清理宗教工作中五十年代末期就已发生、六十年代中期膨胀起来、"文革"中发展到极端的"左"的指导思想的影响。中央领导人多次亲自过问这方面的问题,党中央、国务院制定一系列有关的政策文件,特别是一九八二年宪法恢复和发展了一九五四年宪法的有关宗教政策的条文,广大佛教徒莫不衷心拥护。这期间,中国佛教协会在协助政府贯彻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清除十年内乱对佛教事业造成的灾难性后果方面,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在党和国家对宗教问题的立法和方针政策的制定上,在平反佛教界的冤假错案上,在恢复与开放寺庙、培养佛教人才、出版流通经书等几个主要环节上,特别是在正确解决寺庙管理体制混乱的问题上,我们向党和政府反映情况,提出建议,并协助做了许多实际工作。许多重要的建议得到党和政府的重视和采纳,在实践中收到良好效果。

我们在培养佛教人才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一九五六年开办中国佛学院,设有专修科、本科、研究班和研究部,一九六二年增设藏语佛学系,至"文革"前造就了数百名爱国的、具有相当佛学水平的汉藏僧材,其中大多数人成了佛教组织和重要寺庙的骨干。"四人帮"粉碎后,我们于一九八○年秋恢复了中国佛学院,已有三十九名学僧于一九八二年七月结业,并自八二年十一月起改变了学制,开办了四年制本科,现有五十名学僧就读。我们还先后选派了两名研修生和四名留学生去日本佛教大学深造和学习。为了快出人才,适应佛教事业的需要,我们于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在南京栖霞山开办了僧伽培训班,已有一百六十余名学僧结业。苏州、福建、上海、成都等地先后开办了僧众、尼众佛学院。西藏、甘肃、青海、四川等地开办或正在筹办藏语系佛学院。我们高兴地看到,培养佛教人才的事业正展现出建国以来空前兴旺的前景。

我们大力开展了佛教经书的出版流通。早在建国初期,我们就着手恢复整理在抗日战争期间陷入停顿的金陵刻金处,使之重放光彩。刻经处陆续集中、整理、补刻了大量经版,成为保存经版达十五万多块的全国佛典图像刻版的总汇,印刷流通了佛教各宗重要经论著述和玄奘法师译著全集等大批佛教经籍图像。十年内乱期间,金陵刻经处遭到破坏,业务停顿。经过近几年的努力,该处重新整修,业务逐步恢复和发展。十几万块经版业已整理就绪,已印刷了八十七种经书流通。我们在北京法源寺设立了流通处。福建、上海等省市佛协也开展了佛教经书的印刷流通业务。为了照顾藏、蒙等民族佛教徒的需要,在班禅大师的关怀和指导下,我们制作了一批烧瓷涂金的佛像和宗喀巴大师像,印刷了五种藏式佛画像流通。还印刷了佛牙舍利图片以满足傣族等上座部佛教信徒的需要。去年五月,我们召开了佛教经书出版流通工作座谈会,拟定了会议纪要,促进了这方面工作的正常开展。

我们大力开展了佛教学术研究工作。《现代佛学》月刊至"文革"前总共出版一百四十四期,对于宣传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提高佛教徒的政治思想觉悟和佛学水平,促进佛教学术研究,增进我国佛教徒同各国佛教徒的相互了解和友谊,起了积极作用。在我会指导下,北京三时学会在翻译佛教经典和论著,整理佛教各种史料和开展佛教学术研究方面,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一九五六年,我们应斯里兰卡佛教界的请求,承担了英文佛教百科全书中国佛教条目的供稿,为此集中了全国佛教的学者、专家成立了中国佛教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共撰写文稿四百余篇,约二百余万言,基本上完成了计划供应的条目。这项重大的佛教学术上的合作事业,不但增进了中斯两国佛教界的友谊,还促进了我国佛教学术研究工作的开展。从一九五六年开始,我们对房山石经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发掘、整理和拓印工作。经过三年多的努力,一共拓印经版一万四千二百七十块,拓出了七套拓片,使这一部从隋代至明末绵历千年陆续刻在石板上、一直被封藏在房山县石经山九个石窟和压经塔下的稀世法宝得以放射异彩。为了纪念释迦牟尼佛涅盘二千五百年,我们除精心制作了一批佛像外,还编印了《释迦牟尼佛像集》、《中国佛教》画集,撰写了《中国的佛教》小册子。我们曾配合有关专家,对全国各地重要的佛教石窟进行实地调查,以提高佛教石窟艺术的研究水平。近几年来,我们逐步恢复和开展了在十年内乱期间完全停顿的佛学研究工作。一九八一年创办了综合性佛教刊物《法音》,已出版十五期,每期印数现已达一万四千份。一九八○年五月开办了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收藏佛教经籍十二万册,搜集、整理、修复、保管了大批珍贵的佛教文物,完成了房山石经的编目,整理了房山石经题记,初步开展了对石经的研究。我们编辑和出版了《中国佛教》第一、二辑,《房山云居寺石经》,《中国佛教史话》,《佛教常识答问》等书;从藏文汉译了《释量论》、《释量论释》、《集量论》、《解深密经疏》(后六卷),并向出版部门提供了《西藏王臣记》汉译稿,从巴利文翻译了《清净道论》;编印了介绍佛牙塔、广济寺、法源寺的画册;举办了《弘一大师书画、金石、音乐展》,编辑了《弘一法师》纪念集。我们曾参加《辞海》佛教条目的编写,现在正承担着《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佛教条目的组稿、撰稿和审稿工作。

我们一直深深怀念台湾佛教界同胞,并致力于促进祖国统一事业。我们加强了同港澳同胞佛教界的爱国爱教联系。一九七九年春,配合有关单位接待了香港佛教旅行团。一九八○年六月我会负责人顺访香港,同香港佛教界进行广泛接触。同年十月我们接待了香港佛教联合会代表团来访。内地的法师也应邀去香港讲经说法。为了满足香港佛教界多年的愿望,我会赠予香港宝莲寺一部清刻大藏经。去年,香港宝莲寺迎经团的来访和我会护经团访港,盛况空前,大大增进了内地佛教徒与香港佛教徒的相互了解和同胞情谊。还接待了香港佛教青年的来访。我们同海外侨胞佛教界的联系也有加强。

我们同国外华人佛教界的联系近几年来日趋密切。新加坡的高僧大德,美国美东佛教总会负责人以及泰国、斯里兰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华人佛教界人士的来访,增强了我国佛教界同这些国家佛教界之间的友谊。

我们不断加强了同各国佛教界的友好往来。本会建立之初的前后,我会赠予日本佛教界一尊观音像和日本佛教界友好人士组织送还中国在日殉难烈士遗骨的活动,开始了建国后我国佛教界同日本佛教界的友好联系。至十年内乱前,日本佛教界人士频繁来访,我国佛教界人士也多次访问日本,共同开展了一系列增进中日友好、促进两国邦交正常化和维护世界和平的活动。与此同时,我们同东南亚各国佛教界的友好往来也日益开展。我们接待了由七个东南亚国家佛教僧侣组成的代表团来访,同缅甸、斯里兰卡、印度、尼泊尔、柬埔寨、越南、老挝、印度尼西亚等国佛教界多次互访,还曾出访泰国和蒙古人民共和国。我国的佛牙舍利先后于一九五五年和一九六一年被迎请到缅甸、斯里兰卡,受到这两个国家的政府和人民的盛大欢迎。我们参加和举办了一些国际性的佛教界活动和会议。一九五六年,我们派团分赴缅甸、印度、尼泊尔等国参加佛陀涅盘二千五百周年的国际性纪念活动。同年,派团参加了在尼泊尔召开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第四届大会。后来由于少数人在第五届大会上背着我们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在第六届大会上又顽固拒绝纠正,迫使我们中断了同这个组织的联系。一九六一年、六四年,我们先后参加了在日本举行的世界宗教徒和平会议第一、二届大会。一九六三年,我们同日本佛教界、文化界共同发起纪念鉴真大师圆寂一千二百周年的活动,双方互派代表团,分别参加在两国举办的纪念活动。这在当时对推进中日友好、促进两国邦交正常化发生了积极影响。一九六三年十月,为支持越南南方佛教徒反对反动当局残酷迫害佛教徒的正义斗争,我们发起召开了"亚洲十一个国家和地区佛教徒会议",发表了《告世界佛教徒书》。一九六四年,我们邀请亚洲十多个国家的佛教界代表在北京隆重举行玄奘法师圆寂一千三百周年纪念活动和佛牙塔开光典礼。"文革"开始后,我们同各国佛教界的友好往来被迫中断。从一九七二年起至"四人帮"被粉碎前,我们首先接待了"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派团来访。一九七四年日本佛教界各大宗派联合成立了"日中友好佛教协会",他们和日本佛教一些宗派也相继组团来访。当时,日本佛教界朋友们的情谊给予我们很大的鼓舞。"四人帮"被粉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同各国佛教界的交往面日益扩大。同日本佛教界的友好往来已从少数宗派扩大到各个宗派,并发展到具体的友好合作。一九八○年四月,奉迎鉴真大师像回国巡展,是中日佛教关系史上的重大事件,把中日友好推向新的高潮。我们和日本净土宗朋友们共同举行了纪念善导大师圆寂一千三百周年的活动,先后在西安香积寺联合举行了纪念法会和善导、法然二祖对面像开光法会;同日本曹洞宗朋友们在浙江鄞县天童寺共同举行了纪念宗祖的法会,并在该寺建立了道元禅师得法灵迹碑;同日本日莲宗朋友们在西安草堂寺共同举行了鸠摩罗什三藏法师像开光法会;同日本天台宗朋友们在天台山国清寺共同举行了天台宗祖师纪念碑揭幕法会。此外,我们还接待了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日中友好佛教协会、日本立正佼成会、日本佛教各宗派及佛教院校等代表团来访。中国佛教协会两次正式派团对日本佛教界回访。我本人还荣幸地应邀赴日接受日本佛教传道协会授予的传道功劳奖和日本佛教大学授予的名誉博士称号。我们还先后应日本庭野和平财团、"世宗和"日本委员会的邀请同其他兄弟宗教联合组团赴日访问。近几年来,中断多年的我们同东南亚国家佛教界的友好往来也有了恢复与发展。一九七八年孟加拉国政府和佛教会派团来华迎奉阿底峡尊者灵骨,并与我国佛教界共同举行了法会;一九八三年我们派团出席了孟加拉国举办的阿底峡尊者诞生一千周年国际讨论会。我们同泰国佛教界人士多次互访。一九八二年我会组织迎奉佛像代表团访泰,受到泰国僧王的亲切会见,并参加了泰方赠予三尊铜佛像的接交仪式。同年,我们派团出席了斯里兰卡政府文化部主办的"世界宗教领袖和学者会议",并对该国进行了访问。此外,我们还接待了印度、澳大利亚、美国等许多国家佛教学者、友好人士的来访。在此期间,我们参加了一些国际宗教组织的会议。一九七九年,同基督教、伊斯兰教朋友共同组团出席了在美国召开的"世界宗教徒和平会议"第三届大会。一九八三年,同其他兄弟宗教全国组织一起,共同接待了"世宗和"和平使节团。一九八一年,还同兄弟宗教界朋友们共同组团出席了在印度召开的"亚洲宗教徒和平会议"。总之,三十年来,我们积极开展了佛教方面的国际活动,对增进我国人民同世界各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对维护世界和平,都起了积极和良好的作用。

以上是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三十年来的工作概况和主要成就。三十年来,中国佛教协会所走过的道路是坎坷不平的,既有正面的经验,也有反面的教训。我们在前进的道路上终于克服了艰难险阻而在新的历史时期能同全国人民一道踏上新的征途,以下三条基本经验是我们应该永远记取的。

一、佛教徒必须爱国守法,接受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我们新中国佛教徒,首先是新中国公民。从我们信奉的佛教教义讲,尤其是从公民应尽的义务和天职讲,佛教徒应该而且必须热爱、维护世世代代哺育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的可爱的祖国。爱国,在现今历史条件下,就是爱社会主义新中国,就是要为着把我国建设成为高度文明、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

要正确认识爱国与爱教的关系。我们佛教徒自然爱自己信奉的佛教。不爱佛教,那说明你不信仰它,就不成其为一个佛教徒。对于我们来说,爱教同爱国是统一的,是和谐一致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国,哪有教?没有社会主义新中国,就没有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就没有我们同其他公民同等的政治权利和社会地位。没有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没有佛教事业的兴旺发达。对于我们佛教徒来说,把爱教与爱国对立起来是不正确的。

我国的宪法和法律集中体现和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并且保障宗教徒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和同其他公民同等的基本权利。维护、遵守宪法和法律,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和职责。所以,爱国必须守法,守法是爱国的起码的要求和实际表现。对我们佛教徒来说,违反宪法和法律,既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也违背佛陀的教导,损害佛教的利益,不仅要受到法律的惩处,也要为佛教界所唾弃。历史充分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党的领导,就没有社会主义新中国美好的今天和光辉灿烂的明天。没有党的领导,我国各族佛教徒就不能充分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和其他政治权利,就不能保证佛教事业的顺利开展。因此,爱国,就必须自觉地接受党和政府的领导。

历史也充分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社会主义是我们国家走向繁荣富强的必由之路。社会主义制度是已经确立的我们国家的根本制度。在我们佛教徒看来,消除剥削压迫制度及其带来的一切罪恶、趋向人类平等的社会主义社会及其将来的高级阶段,乃是我们向往的"人间净土"。因此,我们无论从公民还是从佛教徒的角度,都应该拥护社会主义,维护社会主义制度,并坚决反对破坏社会主义制度的敌对分子。

爱国守法,接受党和政府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我们做到这几条,再加上不进行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宣传这一条,我们就做到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对宗教徒所提出的要求,我们就能循着正确的方向同全国各族人民整齐步伐前进。

二、中国佛教协会和地方佛教团体,要把协助人民政府贯彻信仰自由政策,团结全国各族佛教徒发扬佛教优良传统,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为工作重点。全国的安定团结,是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必要条件。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团结宗教徒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一个重要的政策前提。因此,我们要把协助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作为一项经常性的重要工作来做。一方面,要经常地、认真负责地向政府主管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并协助解决政策落实中的问题;另一方面,要经常地向佛教徒进行这项政策的宣传教育,使之正确认识这项政策,并自觉地按正确的政策轨道行事。我们协助政府把这项政策贯彻落实好,有利于佛教徒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和政府的周围,有利于各族人民的团结,有利于全国安定团结政治局面的巩固,这就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作出了贡献。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集中体现了祖国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当然也集中体现了全国各族佛教徒的根本利益。我们要做的工作很多,例如管理寺庙,安排宗教生活,培养人才,出版书刊,学术研究,促进祖国统一,进行国际友好往来等等,这些都要切实做好。但是,我们工作的重点应是团结佛教徒发扬佛教优良传统,积极参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在我们佛教徒看来,佛教"人净土"的思想同社会主义不矛盾。佛教徒对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应当具有极大的信心和责任感。佛教的教义告诉我们要"报国土恩,报众生恩",要以"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为己任。佛经上说:"一切资生事业悉是佛道"。我们的先辈提倡"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我国佛教徒在农事耕作、造林护林、造桥修路以及文教卫生、社会福利等方面都有优良传统。在五十年代,许多寺庙及广大佛教徒在这些方面曾做出很大的成绩,涌现一批先进的生产单位和劳动模范,社会影响很好。我们要通过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学习,不断提高为四化建设事业服务的积极性和自觉性。要引导和组织城乡寺庙的僧尼,凡有条件的,积极从事适合寺庙情况与宗教习惯的农业、林业、副业、手工业的生产劳动和文教、卫生以及其他适当的社会服务工作,为社会创造财富,同时安排好宗教生活。分布在各行各业的佛教徒,都应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在不同岗位上为四化多做贡献。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高度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国家,在我们佛教徒看来,这是千生罕遇的殊胜因缘和殊胜事业,我们佛教徒要在这一殊胜事业中尽心竭力,多做功德。

三、全国和地方佛教协会要积极主动地发挥桥梁作用和专业作用。

通过三十年来的工作实践,我们深刻体会到,全国和地方佛教协会,是党和政府联系各民族各地区佛教徒的桥梁,同时又是宗教专业性很强的团体。我们在工作中要正确处理好接受党和政府的领导同积极主动发挥本组织作用的关系。毫无疑问,全国和地方的佛教协会都要接受和依靠党和政府的领导,这是我们的工作能够循着正确的方向前进的根本保证。任何脱离和不尊重党和政府的领导的想法和做法都是错误的,对佛教事业也是有害的。但是,接受党和政府的领导并不是不要发挥本组织的作用,并不是事无巨细,一切推给政府主管部门决定,这样做不是真正接受党和政府的领导。全国和地方的佛教协会,应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之下,独立自主,积极主动地开展工作,充分发挥本组织的桥梁作用和专业作用。为此,要经常教育佛教徒遵守国家的政策、法令,维护国家的根本利益;同时,又要代表佛教徒的合法权益,以高度负责的精神,主动向党和政府反映情况,提出建议,并以实际工作协助党和政府落实好宗教政策,处理好有关佛教方面的事务,以利于各族广大佛教徒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和政府的周围,发挥参加四化建设的积极性。在这方面,全国和地方的佛教协会是大有作为的。

下面,讲一讲中国佛教协会的今后任务。

在这之前,我想提出来,当代社会主义中国的佛教徒,对于自己信奉的佛教,应当提倡一种思想,发扬三个传统。

中国佛教已有近二千年的悠久历史。在当今的时代,中国佛教向何处去?什么是需要我们发扬的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这是我们要认真思考和正确解决的两个重大问题。

对于第一问题,我以为在我们信奉的教义中应提倡人间佛教思想。它的基本内容包括五戒、十善、四摄、六度等自利利他的广大行愿。《增一阿含经》说:"诸佛世尊,皆出人间",揭示了佛陀重视人间的根本精神。《六祖坛经》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阐明了佛法与世间的关系。佛陀出生在人间,说法度生在人间,佛法是源出人间并要利益人间的。我们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就要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就会自觉地以实现人间净土为己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崇高事业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对于第二个问题,我以为应当发扬中国佛教的三个优良传统。第一是农禅并重的传统。中国古代的高僧大德们根据"净佛世界,成就众生"的思想,结合我国的国情,经过几百年探索与实践,建立了农禅并重的丛林风规。从广义上理解,这里的"农"系指有益于社会的生产和服务性的劳动,"禅"系指宗教学修。正是在这一优良传统的影响下,我国古代许多僧徒们艰苦创业,幸勤劳作,精心管理,开创了田连阡陌、树木参天、环境幽静、风景优美的一座座名刹大寺,装点了我国锦绣河山。其中当然还凝结了劳动人民的劳动与智慧。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三十年来,一直大力发扬这一优良传统,号召全国佛教徒以"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积极参加生产劳动和其他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实践。在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的今天,我们佛教徒更要大力发扬中国佛教的这一优良传统。第二是注重学术研究的传统。我国佛教历史上高僧辈出,大德如林,他们译经著述,创宗立派,传经授业,留下了浩瀚的佛教文学、艺术、历史、哲学的宝贵资料,大大地丰富了我国民族文化的宝库。我们应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承和发扬中国佛教学术研究的优良传统,努力开创佛教教学与研究工作的新局面。第三是国际友好交流的传统。在历史上,中国和亚洲许多国家的高僧大德,曾梯山航海,往来于陆上和海上的"丝绸之路",传播友谊的种子,交流中外文化。我国法显、玄奘、义净、鉴真等大师们的西行和东渡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典范。我们应当继承和发扬这一优良传统。总之,我以为我们社会主义中国的佛教徒,对于自己信奉的佛教,应当提倡人间佛教思想,以利于我们担当新的历史时期的人间使命;应当发扬中国佛教农禅并重的优良传统,以利于我们积极参加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应当发扬中国佛教注重学术研究的优良传统,以利于我们积极参加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应当发扬中国佛教国际友好交流的优良传统,以利于我们积极参加增进同各国人民友好,促进中外文化交流和维护世界和平的事业。

根据党所指引的全国人民在新的历史时期肩负的使命,本着"人间佛教"积极进取的精神,中国佛教协会今后的任务是: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在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民族团结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团结全国各族佛教徒,发扬佛教优良传统,为开创佛教徒为四化建设、祖国统一和维护世界和平事业服务的新局面而勇猛精进。

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党和政府实现同宗教徒团结的重要纽带。当前,在贯彻落实这项政策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有待解决;今后,在这项政策的贯彻落实中不可避免地还会发生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因此,协助政府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今后仍是本会一项经常性的重要任务。要继续加强佛教徒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学习,不断提高佛教徒按正确的政策轨道行事的自觉性。要代表佛教徒的合法权益,采取对国家和人民利益负责的郑重态度和实际步骤,继续协助政府切实纠正侵犯佛教徒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和其他违反宗教政策的现象。要协助政府尽快确定全国少数民族区重点寺庙名单,当前,尤其要紧紧抓住寺庙管理体制这一关键问题,协助政府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制定的凡属宗教活动场所的寺庙,应在政府宗教事务部门的行政领导下,由僧人自己管理的正确方针和其他有关具体规定。为此,本会要加强调查研究,进一步密切同各地区各民族佛教界的联系,主动向政府反映情况、提出建议,促使寺庙管理体制问题按照中央的有关方针政策得到解决,并在专业方面加强对有关寺庙的指导。我们要努力首先把全国重点寺庙,其次把省、市、自治区一级的重点寺庙建设成为拥有相应数量僧尼、僧团组织健全、僧尼和信众如法如律地过宗教生活的宗教活动场所;建设成为僧尼进行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学习,从事生产劳动和其他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服务的实践的场所;建设成为研习佛学、保护文物、培植僧才的场所;建设成为友好接待国内外宾客、促进民族团结、祖国统一和世界和平事业的场所;建设成为生动体现党的宗教政策和民族政策,僧尼正常地进行学、修、行,文化遗产丰富,环境优美的佛教胜地。

团结全国佛教徒积极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服务,是我会今后任务的重点。十年内乱之前,在人民政府的领导和扶助下,在本会的号召和诸山大德的努力下,全国各族僧尼在发扬农禅并重和"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优良传统,参加生产劳动和其他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实践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为社会增添了财富,为国家做出了贡献。近几年来,我们把注意力摆在恢复宗教活动场所,恢复寺庙正常的宗教生活等落实政策的迫切问题上,这是完全必要的,今后在这些方面还要做大量艰苦的工作。但是,在那些已经恢复与开放、管理体制已基本得到正确解决、宗教生活已恢复正常的寺庙,应该把引导有劳动和工作能力的僧尼积极参加适合寺庙特点和宗教习惯的生产劳动和文教、卫生以及其他为社会服务的工实践这件大事认真抓起来。要继续对佛教徒进行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宣传教育,鼓励佛教徒积极参加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要继续鼓励和引导:僧尼,凡有条件的,要依靠自己的劳动和工作实践,做到自食其力;寺庙,凡有条件的,依靠生产、服务收入及其他收入做到以庙养庙。要通过适当形式,宣传报道佛教徒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服务的成绩,表扬这方面的先进人物和事迹,组织这方面的经验交流,以推动这方面工作的更大开展。

培养僧才,绍隆佛种,是本会今后的一项重要任务。要继续加强中国佛学院的思想建设、组织建设和师资建设、教学建设,提高教学质量,在办好本科的基础上开办研究生班,真正把中国佛学院办成具有大专水平的佛教学府。继续办好中国佛学院苏州灵岩山分院。着手将南京杯栖霞山寺僧伽培训班改制为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作为中国佛学院的预科,学制两年。支持与协助有关地方佛协把办起来的僧众、尼众佛学院办好。支持与推动有关地方佛协把青海、甘肃、四川等地的藏语系佛学院尽快开办起来。协助本会云南省分会筹办巴利语系佛学院或佛学班。各重点寺庙都要就地培养僧才。经过若干年的努力,我们要建设起高级(中国佛学院和西藏藏语系佛学院)、中级(中国佛学院分院和省级佛学院)、初级(重点寺庙)既相街接又各有侧重的三大语系佛学教育的体系,培养一大批佛学研究与寺庙管理人才。

开展佛教学术研究,是一项既紧迫而又长期的重要任务。现在,佛教界的高级知识分子,大都已年老体弱,中青年佛学研究人才培养出来的还不多,在这种情况下,如不认真抓紧把现有佛教界的老学者、老专家罗致和组织起来有计划地开展佛教学术研究工作,并为他们配备中青年的助手,就会造成佛教学术研究青黄不接的后果,不能适应弘法利生、学术研究和国际学术交流的需要。为此,亟需成立中国佛教哲学历史文学研究所,把现有佛教界的老学者、老专家及中青年研究人才组织起来,制定统一规划,落实研究项目和进度,有计划地开展佛教学术研究。继续办好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充实必要人员,使之不仅成为全国收藏佛教图书文物的宝库,而且真正为开展佛教学术研究服务。继续办好本会综合性刊物《法音》。筹办不定期的佛教学术刊物。在明年内,本会计划完成:出版汉译《清净道论》,编辑并出版《中国佛教》第三辑,提供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佛教部分由本会承担的全部文稿,编写《当代中国》丛书的中国佛教部分。对房山石经,要在整理工作的基础上,抓紧进行系统研究,边研究边出成果。对于"文革"前,本会及所属中国佛教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三时学会所搜集、编写的大量资料和研究成果,应充分加以利用,进行整理、校订、加工后陆续出版。

继续开展佛教经籍图像的出版流通,以适应学术研究、人才培养、宗教生活和国际学术交流的需要。进一步开展金陵刻经处的业务,加强计划性。该处明年计划印行三十七至五十一种木刻经书,还计划从明年起利用原有的纸型,陆续付印具有相当学术价值的《藏要》和《普慧藏》的部分典籍。明年,本会还要继续做好大、中、小型五种藏式佛画像的流通和汉式佛画像的绘制、印行工作。地方佛协和重点寺庙,凡有条件的,可按照去年本会第四届常务理事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佛教经书出版流通工作座谈会纪要》的精神,开展这方面工作。在藏文佛教经书的出版流通方面,目前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较多,要进行调查研究,向政府主管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以求合理解决有关省、自治区佛教协会和有关寺庙对于藏文佛教经版及经书出版、流通的管理权限问题。对巴利文佛教经书的出版流通问题,也要调查研究,提出解决意见。要进一步办好北京法源寺流通处及地方佛协和重点寺庙的流通处,使渠道畅通,以适应佛教界和学术界对佛教经书的需求。


我们愿意同台湾佛教界同胞加强联系,增进了解。要继续加强同港澳同胞和国外侨胞佛教界的联系和往来,共同促进祖国统一的神圣大业。

积极进行同各国佛教界的友好往来。继续扩大同日本佛教界各宗派朋友的交往与合作,不断促进中日友好事业的巩固与发展。加强同其他各国特别是东南亚国家佛教界的往来,促进相互间的友谊。对于一切尊重我国主权和领导土完整的国际佛教组织和国际宗教和平组织,我们要在独立自主的原则下,恢复和发展同他们的友好合作关系。要加强和改进对外宣传工作和对国际佛教情况的资料工作和研究工作。各位理事,各位列席代表:古人说"三十而立"。中国佛教协会有了三十年的阅历,到了而立之年。我们回顾过去,满怀喜悦;展望未来,信心百倍。有了大好的时节因缘,加上全国各族缁素大德的共同努力,我相信中国佛教协会第二个三十年的爱国爱教工作,必将后后胜于前前。让我们在佛陀的慈光加被下,发精进勇猛之心,完成时代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

(法音1983年第6期/总第14期第13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