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净空法师:咒起尸鬼附人身上吸人精气该如何解除?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实化二身】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喜欢暴露紧身衣服的女子来看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奈塘寺(藏sNar than% dgon pa)】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占察善恶业报经讲记 > 内容

占察善恶业报经=>正释经文—六、正宗分四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2-05-19 11: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午三、示第三轮相

未一、正示轮相

申一、明相

‘善男子!若欲占察三世中受报差别者,当复刻木为六轮,于此六轮,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等数,书字记之,一数主一面,各三面,令数次第不错不乱。

这段经文是地藏菩萨,于第二轮相说完以后,接着讲说第三轮相的数字,示现所要占察的三世善恶受报差别。那么,数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作用呢?一般眼光看来,似乎有点近于神话迷信,这在未讲经文以前,必须先行说明。我们知道,世间万法,(一切事理)森罗万象,皆不离数字集成,大而至于历代兴亡,小而至于穿衣吃饭,行住坐卧等日常细事,无一而非数字集成,也无一不受数字的支配。因之世人对一切日常生活之安排,称为‘生计’,对一切大小事物之安排,称为‘计划’,所谓计者,就是推算的意思。现代的科学教育,多以数理为主,于此可以想见数字的重要。本文提示第三轮相,也不外是利用数理的变化和因果感应的理则,测知世间善恶业报的现象,一加一等于二,二加二等于四,纯属即数推理,没有丝毫迷信存在,此点特须声明。请看经文:‘善男子!’地藏菩萨再称呼着坚净信菩萨说:‘若欲占察三世中受报差别者’,若是修行的人,想要知道自己本身在过去世,现在世,和未来世,三世中所遭受到的果报,有什么不同差别现象的,‘当复刻木为六轮’,应当再照前法样式,刻木做六个轮相,‘于此六轮’,在这六个轮相上面,‘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等数,书字记之’,用从一到十八,十八个数目字,写在木轮上面,怎么记法呢?‘一数主一面’,一个数目字写在一面,‘各三面’,每个木轮各写三面,‘令数次第,不错不乱。’使这数目字的次第,按照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等次序,依次书写,不要错乱。每个木轮书写三面,空的一面不写,代表不现。六个轮就有十八面,这样木轮就制作完成。

申二、明义

‘当知如此诸数,皆从一数而起,以一为本。如是数相者,显示一切众生六根之聚,皆从如来藏自性清净心一实境界而起,依一实境界,以之为本。所谓依一实境界故,有彼无明。不了一法界,谬念思惟,现妄境界,分别取着,集业因缘,生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以依内六根故,对外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尘,起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以依六识故,于色声香味触法中,起违想,顺想,非违非顺等想,生十八种受。

这些木轮上刻的数字,代表什么义理呢?看经文:‘当知如此诸数’,当该知道,像这些数目,‘皆从一数而起’,都是从一数生起的,何以说呢?要知道单只是一,就不成数。例如一与一为二,二与一为三,三与一为四,四与一为五,像这样展转至于无穷,没有不是从一起的。‘以一为本,如是数相者,显示一切众生六根之聚’,拿‘一’数做为根本,对着一称二,而二的本体是一;对着二称三,而三的本体还是一;对着三称四,而四的本体仍然是一,对着四称五,而五的本体,也仍然不外乎一;像这样展转至于无穷的位数,没有那位数不是以一为本的。‘如是数相者’,像这些用数目字来代表的轮相,‘显示一切众生六根之聚’,显示出来一切众生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所收揽聚集起来的世间万法,‘皆从如来藏自性清净心,一实境界而起。’不是平空聚起的,都是从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一种真实本体,称做如来藏自性清净心的所生起的。这种一真法界,清净本心,就是一个‘一’数,由一而生多,怎样生起的呢?‘依一实境界,以之为本。’依靠着这一真实的境界,拿这种真实的境界,做为本体。‘所谓依一实境界故,有彼无明’,这种真实境界本体,本来是光明的。对世间一切万法,无不彻照,全知全能。但自无始以来,一念不觉,起了无明。‘不了一法界,谬念思维’,因有了无明,就不能彻照,于是就失去了本有的全知全能,变作无知无能,对于本体一真法界真妄不二的道理不能洞彻明了。对一切万法,用各种虚妄不实的分别心念,作各种虚妄不实的分别计度。‘现妄境界’,于是当前就现出虚妄不实的境界来,好比人捏目妄见二月。本来是一,妄见为二,本来无同无异,忽然变成有同有异,如同说第二月为妄,第一月为真,实则本来的月,并没有妄,也没有真,理是一样。‘分别取着,集业因缘’,现出妄境以后,不知是妄境,误当作真实,于是分别执取贪着,招感各种业因业缘。‘生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于是眼等六根就在这妄念取着上生起。‘以依内六根故,对外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尘,起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再神识依靠这内里的六根,就对外面的色声等六尘接触。一经接触,就生起眼等六识。‘以依六识故,于色声香味触法中,起违想、顺想、非违非顺想等想,生十八种受。’当生起六识的时候,识的能见见分攀缘所见相分,见分还熏心种,相分还熏色种,种子常生现行,现行复熏种子,于是在色等六尘境界中,常起违想、顺想、非违非顺等想;违想是不合心意,顺想合乎心意。合乎心意的称乐受,不合的称苦受,非违非顺不苦不乐的称舍受,每一识都有这三种受,六识合计,共生十八种受。现在这第三轮相六个代表六根,十八个数目字就代表根尘识所生起的十八种受,这就是第三轮相的意义。

未二、详示占法

申一、明自占

酉一、总示占法

‘若未来世佛诸弟子,于三世中所受果报,欲决疑意者,应当三掷此第三轮相,占计合数,依数观之,以定善恶。

前文第三轮相的意义说完以后,这段经文,接着告诉我们占察的方法,如经文:‘若未来世佛诸弟子’,若是未来世佛的一切在家出家弟子,‘于三世中所受果报,欲决疑意者’,在过去世、现在世、及未来世三世当中,所受到的各种善恶果报,自己疑惑,不能明白,想着求解决这些疑难的。‘应当三掷此第三轮相’,应当依前述仪式,作法以后,把第三轮相,连掷三次,‘占计合数’,把六轮相当中,每个轮相所现的数字合计起来。譬如说:轮相所现,假如都是最大的数字六、九、十二、十五、十八,加起来小计为六十三,三次合计为一百八十九,那就是下文所示未来果报中的最后一项,余可例知。‘依数观之’,依所掷现的数字观察,‘以定善恶。’来决定你三世中所受的某种果报,是善是恶。比如前例第一百八十九项显示的意义,是‘舍身已,入上乘’,就可断定未来可得上乘果位,是大善。余可例知。

酉二、别示果报

戌一、总标

‘如是所观三世果报善恶之相,有一百八十九种。何等为一百八十九种。

‘如是’指三次轮相所现的数目,经合计以后,‘所观三世果报善恶之相’,所要观察的三世果报善恶之相,‘有一百八十九种’,善的恶的合计有一百八十九种之多。‘何等为一百八十九种’什么是一百八十九种呢?下文详列:

戌二、详列

亥一、明现世果报

‘一者求上乘得不退;二者所求果现当证;三者求中乘得不退;四者求下乘得不退;五者求神通得成就;六者修四梵得成就;七者修世禅得成就;八者所欲受得妙戒;九者所曾受得戒具;十者求上乘未住信;十一者求中乘未住信;十二者求下乘未住信;十三者所观人为善友;十四者随所闻是正法;十五者所观人为恶友;十六者随所闻非正教;十七者所观人有实德;十八者所观人无实德;十九者所观义不错谬;二十者所观义是错谬;二十一者有所诵不错谬;二十二者有所诵是错谬;二十三者所修行不错谬;二十四者所见闻是善相;二十五者有所证为真实;二十六者有所学是错谬;二十七者所见闻非善相;二十八者有所证非正法;二十九者有所获邪神持;三十者所能说邪智辩;三十一者所玄知非人力;三十二者应先习观智道;三十三者应先习禅定道;三十四者观所学无障碍;三十五者观所学是所宜;三十六者观所学非所宜;三十七者观所学是宿习;三十八者观所学非宿习;三十九者观所学善增长;四十者观所学方便少;四十一者观所学无进趣;四十二者所求果现未得;四十三者求出家当得去;四十四者求闻法得教示;四十五者求经卷得读诵;四十六者观所作是魔事;四十七者观所作事成就;四十八者观所作事不成;四十九者求大富财盈满;五十者求官位当得获;五十一者求寿命得延年;五十二者求世仙当得获;五十三者观学问多所达;五十四者观学问少所达;五十五者求师友得如意;五十六者求弟子得如意;五十七者求父母得如意;五十八者求男女得如意;五十九者求妻妾得如意;六十者求同伴得如意;六十一者观所虑得和合;六十二者所观人心怀恚;六十三者求无恨得欢喜;六十四者求和合得如意;六十五者所观人心欢喜;六十六者所思人得会见;六十七者所思人不复会;六十八者所请唤得来集;六十九者所憎恶得离之;七十者所爱敬得近之;七十一者观欲聚得和集;七十二者观欲聚不和集;七十三者所请唤不得来;七十四者所期人必当至;七十五者所期人住不来;七十六者所观人得安吉;七十七者所观人不安吉;七十八者所观人已无身;七十九者所望见得睹之;八十者所求觅得见之;八十一者求所闻得吉语;八十二者所求见不如意;八十三者观所疑即为实;八十四者观所疑为不实;八十五者所观人不和合;八十六者求佛事当得获;八十七者求供具当得获;八十八者求资生得如意;八十九者求资生少得获;九十者有所求皆当得;九十一者有所求皆不得;九十二者有所求少得获;九十三者有所求得如意;九十四者有所求速当得;九十五者有所求久当得;九十六者有所求而损失;九十七者有所求得吉利;九十八者有所求而受苦;九十九者观所失求当得;一百者观所失求不得;一百一者观所失自还得;一百二者求离厄得脱难;一百三者求离病得除愈;一百四者观所去无障难;一百五者观所去有障难;一百六者观所住得安止;一百七者观所住不得安;一百八者所向处得安快;一百九者所向处有厄难;一百一十者所向处为魔网;一百一十一者所向处难开化;一百一十二者所向处可开化;一百一十三者所向处自获利;一百一十四者所游路无恼害;一百一十五者所游路有恼害;一百一十六者君民恶饥馑起;一百一十七者君民恶多疾疫;一百一十八者君民好国丰乐;一百一十九者君无道国灾乱;一百二十者君修德灾乱灭;一百二十一者君行恶国将破;一百二十二者君修善国还立;一百二十三者观所避得度难;一百二十四者观所避不脱难;一百二十五者所住处众安隐;一百二十六者所住处有障难;一百二十七者所依聚众不安;一百二十八者闲静处无诸难;一百二十九者观怪异无损害;一百三十者观怪异有损害;一百三十一者观怪异精进安;一百三十二者观所梦无损害;一百三十三者观所梦有损害;一百三十四者观所梦精进安;一百三十五者观所梦为吉利;一百三十六者观障乱速得离;一百三十七者观障乱渐得离;一百三十八者观障乱不得离;一百三十九者观障乱一心除;一百四十者观所难速得脱;一百四十一者观所难久得脱;一百四十二者观所难受衰恼;一百四十三者观所难精进脱;一百四十四者观所难命当尽;一百四十五者观所患大不调;一百四十六者观所患非人恼;一百四十七者观所患合非人;一百四十八者观所患可疗治;一百四十九者观所患难疗治;一百五十者观所患精进差;一百五十一者观所患久长苦;一百五十二者观所患自当差;一百五十三者观所患向医堪能治;一百五十四者观所疗是对治;一百五十五者所服药当得力;一百五十六者观所患得除愈;一百五十七者所向医不能治;一百五十八者观所疗非对治;一百五十九者所服药不得力;一百六十者观所患命当尽;

以上一百六十种,是显示现世所受果报,文甚明显,不须详释,不过其间条理,及部份字义,仍须略加说明,使更易清楚。第一项至第四项所谓的‘不退’,在上乘属四加行之忍位,在中乘及小乘则属四善根之忍位。第五项至第七项,是指求法门说的,‘神通’是神变不测,通达无碍;‘四梵’就是四种清净之行,也就是慈悲喜舍四无量心。依之而修,可生色界梵天;‘世襌’就是四襌八定。第八项至第九项,是说的求受戒。第十项至十二项,是说的求果位。‘信’是对于所修的法门,净信不疑;‘住信’是把心安住在不疑上。第十三项至二十项,是说的求观人闻法。第二十一至四十八项,是说的求修证。其间二十四项、二十七项所谓的‘见闻’是指修行感现的瑞相而言,见者,是看见佛菩萨现身光明等相;闻者,是闻得妙音或异香等。第四十九项至五十二项,是说的求福寿。第五十三项至第五十四项,是说的求学问。第五十五项至一百一十项,是说的求人事。第一百一十一项至一百一十五是说的求应化。第一百一十六项至一百二十二项,是说的求处境。第一百二十三项至一百二十八项,是说的求住处。第一百二十九至一百三十一项,是说的求怪异。第一百三十二项至一百三十九项,是说的求梦障。第一百四十项至一百四十四项,是说的求消灾。第一百四十五项至第一百六十项,是说的求病苦。说到这里,我们要知道,人的一生,八苦交煎,自己本身受业力的困缚,没有智力,能彻底的认清现前所受果报,藉佛菩萨力,明示趋吉避凶之道,使知所趋避,是自他二力,感应道交,绝不是社会上普通一般求签问卜,迷信神权,不自努力,妄求福寿可比。

亥二、明过去未来果报

‘一百六十一者从地狱道中来;一百六十二者从畜生道中来;一百六十三者从饿鬼道中来;一百六十四者从阿修罗道中来;一百六十五者从人道中而来;一百六十六者从天道中而来;一百六十七者从在家中而来;一百六十八者从出家中而来;一百六十九者曾值佛供养来;一百七十者曾亲供养贤圣来;一百七十一者曾得闻深法来;

以上一百六十一至一百七十一项计十项,明过去果报,文义明显,不须细释。

‘一百七十二者舍身已入地狱;一百七十三者舍身已作畜生;一百七十四者舍身已作饿鬼;一百七十五者舍身已作阿修罗;一百七十六者舍身已生人道;一百七十七者舍身已为人王;一百七十八者舍身已生天道;一百七十九者舍身已为天王;一百八十者舍身已闻深法;一百八十一者舍身已得出家;一百八十二者舍身已值圣僧;一百八十三者舍身已生兜率天;一百八十四者舍身已生净佛国;一百八十五者舍身已寻见佛;一百八十六者舍身已住下乘;一百八十七者舍身已住中乘;一百八十八者舍身已获果证;一百八十九者舍身已住上乘。

以上一百七十二至一百八十九项,明未来果报。详列至此,文义明显,惟前此两段经文,所显示之过去及未来果报,皆是六道升沉的现象,关系人生最切,然而人多昧于因果之理,虽苦于升沉果报,而犹不知探究升沉原因,以至千生万劫,沉沦不休,生不知来,死不知去,实大哀事。现根据经义,约略介绍六道升沉总因,请看下表:

         ┌染生妄情,情积爱水┐

      ┌内分┤         ├不升从堕

      │  └忆珍流涎,怜恨泪盈┘

    ┌理┤

    │ │  ┌慕生虚想,想生胜气┐

    │ └外分┤         ├心生轻举

  六 │    └持戒身清,咒印自雄┘

  道 │       ┌纯 想───生天﹝若兼福慧净愿,随顺往生﹞

  升 │       │﹝飞不堕﹞

  沉 ┤       │     ┌飞仙

  总 │       │     │鬼王

  因 │       │情少想多 ┤  ﹝若愿心护法得亲近如来﹞

    │ ┌临命终时┐│﹝飞不堕﹞│夜叉

    │ │    ││     └罗刹

    │ │未舍暖触││情想均等──人间﹝想明斯聪,情幽斯纯﹞

    └事┤    ├┤﹝不飞不堕﹞

      │一生善恶││情多想少──横生﹝重为毛群,轻为羽族﹞

      │    ││﹝堕﹞

      └俱时顿现┘│七情三想──饿鬼﹝受水火灾,经千百劫﹞

            │﹝堕﹞

            │九情一想──地狱﹝轻生有间,重生无间﹞

            │﹝堕﹞

            │纯  情──阿鼻﹝若谤法毁戒更生十方阿鼻﹞

            └﹝堕﹞

上表所列,系根据楞严所示六道升沉总因,分理论与事实,表明人在六道中上升或下堕的原因及结果。就理论上说,又分为分内与分外两方面。表上所列‘内分’就是分内,就分内来说,人堕落原因,皆是由于人的贪染生出来的‘妄情’作崇,情生爱水,水性就下,以致于不升从堕;表上所列‘外分’就是分外,就分外来说,人上升原因,皆是由于人的‘虚想’,想生胜气,气性上腾,以致心性轻举,这是就基本理论上说。再就事实上看,人在临命终时,暖气没有舍离的时候,一生之中,善恶念头,一时间内,忽然全部出现,这些念头里的成份,如果是‘虚想’超过了‘妄情’,随多随少,依其差别,上升三善道;如果是‘妄情’超过了‘虚想’,依其多少差别,下堕下三途。详参表列。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三界果报,皆是此理,经上所示一百八十九种轮相,皆是个人心中‘情’与‘想’的明现。至于显现的真实与否,端看行占的人,心诚如何;如能至诚行占,必感现。以上详列的一段经文,说到这里,下为结指。

戌三、结指

‘善男子!是名一百八十九种善恶果报差别之相。

文义显明可知。

亥一、明察

‘如此占法,随心所观主念之事,若数合与意相当者,无有乖错,若其所掷所合之数,数与心所观主念之事不相当者,谓不至心,名为虚谬,其有三掷而皆无所见者,此人则名已得无所有也。

诚能感通,行占的人,端赖诚心,诚则所掷与主念的事相当,不诚则不相当,此段经文易明,至于三掷不现‘名得无所有’者,无所有就是无所得,是‘空’的另一名词,余可知。

申二、明为他

酉一、自欲观他

‘复次,善男子!若自发意,观于他人所受果报,事亦同尔。

再次,地藏菩萨称呼坚净信菩萨说,若是行占察法的人,若自己发意为他人占察果报,像父母亲缘,或师徒同学等,或存或亡,都可以至心代为占察,‘事亦同尔’。占察的时候,所做的一切事情,与自己为自己占察是一样的。

酉二、受他请求

‘若有他人不能自占,而来求请欲使占者,应当筹量观察自心,不贪世间,内意清净,然后乃可如上归敬修行供养,至心发愿而为占察。不应贪求世间名利,如行师道,以自妨乱。若内心不清净者,设令占察而不相当,但为虚谬耳。

这段经文也是讲的为他人占,但不是自己发意,而是受他人的请求,看经文:‘若是他人不能自占,而来求请,欲使占者’,如果遇到他人不能自己占察,请求我们,想使我们代他占察的。‘应当筹量观察自心’,应当度量一下,观察一下自己内心,‘不贪世间,内意清净’,没有贪求世间名闻利养的心,内心意念,一尘不染,到了清净彻底的程度,这样才能感应道交。‘然后乃可如上归敬,修行供养,至心发愿,而为占察。’意念清净了,然后才可照上面所说的忏仪去做,一心归依,敬礼三宝,并且至心发愿以后,才能为他占察,这样做才如法。‘不应贪求世间名利,如行师道,以自妨乱’,不应当贪求世间名闻利养,如同世上一般卖卜先生,命相师傅等等,一般江湖邪道。‘以自妨乱’,邪人行正法,正法也变邪,这等于自己妨乱自己。‘又若内心不清净者’,再者,假若内心不能清净,‘设令占察而不相当’,即便是占察,也不相当。‘但为虚谬耳。’祗不过是虚妄不实,错谬的占察罢了。非但无益,且有大害,这是修占察法的人,特须注意的。以上第三轮相详示占法说完。

未三、劝修至心

‘复次,若未来世诸众生等,一切所占,不获吉善,所求不得,种种忧虑,逼恼怖惧时,应当昼夜常勤诵念我之名字。若能至心者,所占则吉,所求皆获,现离衰恼。’

‘复次’,前文占察轮相的方法说完以后,其次接着劝说:‘若未来世诸众生等’,若是未来世修占察法的众生们,‘一切所占,不获吉善’,所占出来的数相,没有得到吉祥和善,‘所求不得’,心内所求的,都达不到目的。‘种种忧虑,逼恼怖惧时’,因此,心中常有种种的忧愁,种种的思虑,逼迫恼乱,常常恐惧不安的时候,‘应当昼夜常勤诵念我之名字’,应当不论是在白天或夜晚,不要懈怠,常常勤勤恳恳诵念我地藏菩萨的名号,‘若能至心者’,若果能做到真诚至心的,就容易感应,‘所占则吉,所求皆获’,这样所占的就会得到吉祥,所求的,也都能如愿得到,‘现离衰恼。’这样不必等到来生来世,今生就能离去衰恼。这段经文简单大意是说:行占察法的人,所占的虽或不吉,只要能至心称菩萨名,就能转祸为福,反过来说:所占虽吉,若是纵情放逸,不更加用功修行善法,也应当不久还受衰恼。照这样看,我们修占察法的人,不能仅仅得到吉善,就自认满足,应当更进一层,寻求究竟了义之法,继续研读本经下卷所示,‘依一实境界,修二种观,证无生忍’的无上妙法。本经上卷占察轮相,到此说完。

寅二、示进趣义

卯一、坚净信菩萨问

尔时,坚净信菩萨摩诃萨问地藏菩萨摩诃萨言:‘云何开示求向大乘者进趣方便?’

‘尔时’,是指前文占察经上卷,地藏菩萨把占察法的三种轮相,占察的方法,及劝修的至意,说完了的时候。‘坚净信菩萨摩诃萨问地藏菩萨摩诃萨言’,大菩萨都不得少为足,所以坚净信菩萨就再进一层启请,问地藏菩萨说:‘云何开示求向大乘者进趣方便’,现先说进趣方便,方是方法,便是便利,进趣是进一步趣向,用便利的方法进一步趣向,趣向那里呢?趣向大乘。趣向大乘为什么要用方便的方法呢?因为大乘法门,说到究竟处,无形无相,玄理幽深无法用言语说,无法用心思想,不是我们一般凡夫用分别识心所能直接探寻究竟的,菩萨度人心切,不得已乃用随顺吾人分别识心所能了悟的方便方法。至于云何开示求向大乘者进趣方便这句经文,是坚净信菩萨为了要使有志寻究大乘究竟了义法门的修行人,得到进一层趣向大乘的方便方法,所以又代大众请求地藏菩萨,予以开示。

卯二、地藏菩萨答

辰一、略示

地藏菩萨摩诃萨言:‘善男子!若有众生欲向大乘者,应当先知最初所行根本之业。其最初所行根本业者,所谓依止一实境界以修信解,因修信解力增长故,速疾得入菩萨种性。

‘地藏菩萨摩诃萨言:善男子!’地藏菩萨回答坚净信菩萨,并称呼着说,善男子,‘若有众生欲向大乘者’,若是有修行的众生,想要趣向大乘了义法门的,‘应当先知最初所行根本之业’,应当先知,是先要了解,最初所行根本业,就是修行人起手修行的基本功夫。为什么先要了解起手修行的基本功夫呢?因为大乘果是究竟果,想得究竟果,必找究竟因。如果你最初起手修行的根本行业,不是究竟行业,因不能圆,果也就不能满,那就得不到成佛。那么这里地藏菩萨所说的大乘根本究竟行业,是什么呢?接看下文:‘其最初所行根本业者’,所谓的最初所行根本行业,‘所谓依一实境界,以修信解’,就是本着所说的一实境界,来修信解。也就是说,要求信,就信一实境界,非一实境界不去求信;要求解,就解一实境界,非一实境界,不去求解。这种依一实境界以修信解的功夫,就是大乘的最初根本行业,也就是楞严所谓的最初方便。‘因修信解力增长故,速疾得入菩萨种姓。’因为对大乘法理一实境界信与解的修行力增长缘故,‘速疾得入菩萨种姓。’一切众生有五种不同种姓,分为不定、声闻、缘觉、阐提、菩萨等五种,菩萨姓分里,具有能成佛果之种子,称作菩萨种姓,有志求大乘的人,若能依一实境界,以修信解,就能很快的得以进入菩萨的种姓,后来决定可以成佛。

辰二、详明

巳一、示一实境界以开圆解

午一、标起

‘所言一实境界者,

既是前文指出最初所行根本之业,是依一实境界,以修信解,这里首先要把一实境界说明,什么是一实境界呢?列表简介如下:

      ┌体﹝法身﹞──正因佛性

  一实境界┤相﹝般若﹞──了因佛性

      └藏﹝解脱﹞──缘因佛性

照上表看,所谓的一实境界,就是人人本具,个个不无的佛性。想证得佛果,必要先了解佛性,认识佛性,然后才有入手之处,这就是所谓依一实境界,以修信解。但如何才能认识与了解这一实境界的佛性呢?这要先从三方面来观察。第一、观察佛性的体。第二、观察佛性的相。第三、观察佛性的藏。从体上看:它是法身体,具备万理,是正因佛性;从相上看:它是般若相,照了一切,是了因佛性;从藏上看;它含解脱作用,含摄万法,于法自在,是缘因佛性。综观这具有三德三因的佛性,就是一实境界。这是就大体上对一实境界初步的介绍,若仍不能明白,下文就有详细的说明。

午二、广释

未一、明体

申一、显真(分性体、性量、性具三项开显)

‘谓众生心体,从本以来,不生不灭,自性清净,无障无碍,犹如虚空,离分别故。

一实境界,既分体、相、藏三方面说,经文上来先说体:体分真体与妄相两方面,真体不容易显,妄相不容易会,若是能把真体显出来,妄相融会了,这一实境界的本体就认识明白了。现在先来显真:真体又分性体、性量、性具三方面说。现先说性体,性体就是性的本质,本质是什么?经文说:‘谓众生心体,从本以来,不生不灭’,这一实境界性的本质,就是说众生心的本体,从原本以来,是寂静的、常久的、不变的,没有个发生,也没有个消灭。‘自性清净,无障无碍’,这心体不但从本以来不生不灭,而从本以来也清净无染,什么原故呢?比如空中的烟雾虽弥漫虚空,而虚空的性,本来就没有尘垢能够染污。再心体不但从本以来自性清净,而从本以来也无障无碍,什么原故呢?比如有方形的器具,或是圆形的器具,摆在眼前,我们一眼就可以看见方形的空或圆形的空,实则我们所看到的方形或圆形的空是虚妄的形相,而空的本体本来没有方圆。众生的心体,无障碍中,妄见障碍,也就同这妄见方形圆形空,道理是一样,‘犹如虚空,离分别故。’也就好比虚空,不可说有,不可说无,没有分际,没有动摇,没有形相,没有方隅,没有彼此,没有内外,无在无不在,离诸戏论,不可分别,诸佛是这个心体,众生也是这个心体,诸佛证得了这个心体,而这心体不因诸佛证得而增加;众生迷染了这个心体,而这心体也不因迷染而减少。十界众生,同是这一个心体,而每一众生都具备这心体的全体,不是这心体的一部份。这是什么原故呢?这好比天上的太阳,普遍照到世间每一空隙,而每一空隙,也通能见到太阳的全体大用,而太阳并不短少。再者在很短暂的时间里所见到的太阳,也就是从古以来长久时间的太阳,除现前的太阳而外,更没有个过去的太阳,或未来的太阳可以分别,这就是性体的说明。下文说性量:

‘平等普遍,无所不至,圆满十方,究竟一相,无二无别,不变不异,无增无减。

性量,就是表明性体的份量,普通世间上任何一事一物,若要表明份量,都不太难,惟有这性的份量,表明却不容易,为什么呢?看经文:‘平等普遍,无所不至,圆满十方’,世间上事物,多有亲、疏、厚、薄、大、小、多、少等差别现象,而这性的分量则没有任何差别,不分怨亲,没有憎爱,竖穷三际,横遍十方,所以说它平等普遍,无所不至,圆满十方。‘究竟一相,无二无别’,人在六根攀缘六尘的时候,眼见色、耳闻声、鼻嗅香等,所现宇宙现象,千差万别,不是一相,但推究到六根本体上,在眼见色的时候,这见色的见性,却不是色;耳闻声的时候,这闻声的闻性,却不是声;其余鼻嗅香等,可以例知。这见性和闻性等,都是性量的本体究竟处,仍是一相,所以说它究竟一相无二无别。‘不变不异,无增无减。’这本有的性量,没有变化,也不迁异,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比如人老了,面皮变皱,头发变白,但这能够知觉的知体,并没有随之变皱变白。再比如说人的知心遍缘法界,而知体并没有伸舒;知心收在一处清心静坐,而知体并没有缩卷。所以说它是不变不异,不增不减。这就是性量的说明。下文说性具:

‘以一切众生心,一切声闻、辟支佛心,一切菩萨心,一切诸佛心,皆同不生不灭,无染无净,真如相故。

性具,就是性体所具有,性体中具有什么?佛在经中常告诉我们:一念具足十法界。那么,什么是一念具足十法界呢?请看经文:‘一切众生心’。一切众生是指六凡法界,‘一切辟支佛心’,指的是声闻缘觉法界,‘一切菩萨心’,指的是菩萨法界,‘一切诸佛心’,指诸佛法界,‘皆同不生不灭,无染无净,真如相故’。这十法界,皆同是现前一念不生也不灭,不染也不净的真如实相,以这样的原故,显示出众生的心体与诸佛无二无别。若单就佛法界来说,则诸佛以外其余九界,都是佛心中的九界,九界无非佛心所具;若单就地狱法界来说,则地狱以外其余九界,也无非是地狱心中九界,九界无非地狱心中所具。中间八界可以例知。这就好比,一间房里,点然十灯,任何一灯的灯光,必定都可以含摄其他九灯,理是一样。以上阐明性体、性量、性具的三段经文是显示一实境界的真体。

申二、会妄

酉一、会妄即空

戌一、明觉知空

前文一实境界真理既已显明,而真不离妄,再就妄相方面融会。分空、假、中三方面说,先会妄即空,空分二种:在内为觉知空,在外为境界空。现先就觉知空会,看经文:

‘所以者何?一切有心起分别者,犹如幻化,无有真实,所谓识受想行,忆念缘虑觉知等法,种种心数,非青非黄,非赤非白,亦非杂色,无有长短方圆大小,乃至尽于十方虚空一切世界,求心形状,无一区分而可得者,但以众生无明痴暗熏习因缘,现妄境界,令生念着。所谓此心不能自知妄自谓有,起觉知想,计我我所,而实无有觉知之相,以此妄心毕竟无体,不可见故。

‘所以者何?’承接上文,代众起疑。上文说一实境界真体是不变的、平等的,生佛同具的,这是什么道理呢?这种道理单就真如理体上显示,仍不易使人圆满彻悟。现再就妄相方面,分别加以会通。所以者何,是把前文所说生佛同具的真心,不生不灭,无染寂静的道理,再就相上加以总质问,意谓真是空的,妄也是空的,空与空又有什么分别呢?这道理分内在的心理现象,与外界的境界现象二方面说,先说心理现象,接看经文:‘一切有心,起分别者,犹如幻化,无有真实’,我们一切凡夫众生,对世间一切万法,执着为实在有,用这执着为实在有的执着心,起分别知见的,那这个执着为有的执着心,就如同幻化,何以说呢?因为原本没有,因变化才有,就叫作幻化,既是幻化,就根本没有真实的体质,这道理经文有清楚的交代,看经文:‘所谓识、受、想、行、忆念、缘虑、觉知等法,种种心数,非青、非黄、非赤、非白,亦非杂色,无有长短、方圆、大小’,这里把心如幻化的道理,作一个分析,心分心王及心所,心王是指心的主体作用说的,心的主体作用有八个,称八识心王;心所是心王的随伴作用,有五十一个,旧译为心数,因数目较多的原故。这八识心王及五十一个心所,总括起来简单说,就是经上所说的识、受、想、行、忆念、缘虑、觉知等法。识,就是指八识心王。受、想,就是五十一个心所里的两个。行,是指除了受想两个心所以外的其余四十九个心所。这些心及心所,虽说是有忆念、缘虑、觉知等作用,但却没有显明的颜色来供我们分析观察,所以说非青、非黄、非赤、非白,也非青黄赤白以外的其他杂色,而且除了没有颜色表现以外,也没有形色,像长短方圆大小等等;这样的推求还不算仔细,更进一层,‘乃至尽于十方虚空,一切世界,求心形状,无一区分而可得者’,就以一方虚空来说,已经莫测边际了,乃至于穷尽十方的虚空;一个世界来说,已经广大难测了,乃至穷尽太空中一切的世界,这样广泛的去求心的形体状貌,也找不到一点点可以区分的形状,能使我们可以得到的。这样说来,心既是空的这样彻底,我们怎么会有心的感觉呢?下文解释的明白:‘但以众生无明痴暗熏习因缘,现妄境界,令生念着’,心的本体,原本是光明的,只是以众生无始以来,一念不觉,妄求加明,就是所谓痴暗熏习因缘,这才使本有光明,失去觉照,变成晦昧顽空,在愚痴昏暗中,六根对六尘,终日妄想攀缘,于是就起种种心理上的分别。由于不同的分别作用,于是大而山河,小而微尘所成就的花花世界,就呈现眼前。这就是所谓现妄境界,妄境界既现在前,于是就使人意念攀缘,生起执着。‘所谓此心不能自知,妄自谓有,起觉知想,计我我所,而实无有觉知之相’,这些虚妄六尘缘影,终日在内心纷扰,而自己内心并不能觉知它是虚妄不实,空无自体,就妄认为是实在的有,于是就起分别觉知之念想,计较这个身体是我,外面一切为我所有;而实在的说,不但外面一切不是我所有,就是身体也不是我。再进一层,不但身体不是我,而能支配身体言语行动的觉了能知之心,也只是一个假名,而没有实在的觉了能知之相,这是什么缘故呢?‘以此妄心,毕竟无体,不可见故。’这就是因为这个虚妄觉了能知之心,毕竟没有自体,不可以用眼见的缘故,这段经文是发明觉知空。

戌二、明境界空

‘若无觉知能分别者,则无十方三世一切境界差别之相。

前段经文说‘熏习因缘,现妄境界’,就是心生故种种法生。又说‘令生念着’,就是法生故种种心生。但是说到境界,人还可以指出来说说,若说到妄心上,觅之了不可得,人向那里指陈呢?这就是夺心不夺境,但境依心有,心空故境空,接看经文:‘若无觉知能分别者,则无十方三世一切境界差别之相’意思是说,由于分别的缘故,才妄见境界的差别,若是没有觉知能分别心,能分别既没有,那有所分别的境界呢?比方说,若是没有眼能见,那有所见的颜色;若是没有耳能听,那里会有所听的声音呢?所以说若是没有觉知能分别的妄心,也就没有十方三世一切境界差别的现相。到了这样程度,心境俱夺,五蕴皆空,不待灭了才空,这是心境俱夺。会妄即空到此讲完。

酉二、会妄即假

戌一、依心故境假

‘以一切法,皆不能自有,但依妄心分别故有。所谓一切境界,各各不自念为有,知此为自,知彼为他,是故一切法不能自有,则无别异,唯依妄心,不知不了内自无故,谓有前外所知境界,妄生种种法想,谓有谓无,谓彼谓此,谓是谓非,谓好谓恶,乃至妄生无量无边法想。当如是知一切诸法,皆从妄想生,依妄心为本。

前文把虚妄境界会知为空以后,恐人执空,而忽略了有的一面,空是真空,有是假有,假有也就是妙有,真空不离妙有,故会妄即空以后,接说会妄即假,以资圆融。这会妄即假怎样的会呢?经文分依心故境假及依境故心假,两方面会。先说依心故境假,看经文:‘以一切法,皆不自有,但依妄心分别故有’,一切法,指眼前一切境界幻象,都不能自体单独成立,怎样成立呢?但只是依靠着虚妄心分别才成立的,这怎么说呢?‘所谓一切境界,各各不同,自念为有’,你没看见吗?所说的眼前一切境界,各各都不一样,这些不一样的境界,都是你自己思念才有的,如不思念,那里会有不同境界呢?‘知此为自,知彼为他’,因为有思念就有分别,有分别就有彼此,于是就由这彼此分别之间,生出自他观念,知道这是自己的,那是他的。‘是故一切法不能自有,则无别异’,由此我们可以推知,世间万法,都没有自体。既是没自体,自然不能自立为有。不能自立为有,那里会有分别差异,种种不同的境界出现呢?‘唯依妄心,不知不了,内自无故,谓有前外境界’,这些不同境界的出现,只是因为我们具缚凡夫,依靠妄心分别,不能觉了一切法本来面目是没有自体。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妄认六尘缘影为自心相,执着说有眼前外面一切境界,‘妄生种种法想’,妄自生出种种分别事理现象的念头,‘谓有谓无,谓彼谓此,谓是谓非,谓好谓恶’,说有说无,说彼说此,说是说非,说这好说那不好。‘乃至妄生无量无边法想’,不但分别某一部分事理的有无彼此是非好恶等等,大而至于无量无边的事理现象,莫不是依妄心而生。‘当如是知,一切诸法,皆从妄想生,依妄心为本’。这些无量复杂的念头,推源其本,既是皆由于妄心分别执着而起,我们修行的人,当该像这样的觉知,世间一切的万法,都是妄想生的,妄想是依靠着妄心做根本。这段大意是依心故境假。

戌二、依境故心假

‘然此妄心无自相故,亦依境界而有,所谓缘念觉知前境界故,说名为心。

前面说境界是依妄心分别而生,心假故境假。反过来看,境假自然心也假。看经文:‘然此妄心无自相故,亦依境界而有’,前说一切法皆依妄心为本,然而这里所说的妄心,没有自体形相,因没有自体形相的原故,而它所以能成妄心,自然也不外是依靠境界的反应才有,若没有境界的反应,也就没有妄心,道理在那里呢?‘所谓缘念觉知前境界故,说名为心。’也就是所说缘虑思念觉知当前境界的缘故,才给它立上个名,叫作心。否则心在那里,就无法指出,这就是依境故心假。

戌三、重显唯心

‘又此妄心,与前境界,虽俱相依,起无先后。而此妄心,能为一切境界源主。所以者何?谓依妄心不了法界一相故,说心有无明;依无明力因故,现妄境界;亦依无明灭故,一切境界灭。非依一切境界自不了故,说境界有无明;亦非依境界故,生于无明。以一切诸佛,于一切境界不生无明故。又复不依境界灭故,无明心灭,以一切境界,从本已来体性自灭,未曾有故。因如此义,是故但说一切诸法依心为本。

前二段经文,既然说境依心故境假,心依境故心也假,心境相依,究竟谁是源主,这里须要说一说,所以经文接着,‘又此妄心与前境界,虽俱相依,起无先后’,再进一步观察,这内里妄心与当前境界,虽然说是彼此互相依靠,但他们的生起没有个先后,为什么呢?在唯识学里把人的认识,分为四种作用:见分、相分、自证分、证自证分。四分里面除相分属境以外,其余三分都是心理作用。何以说呢?因为境界是以妄心而有,是自证分为增上缘,转成相分;妄心虽依境界有,是以相分为所缘缘,其能缘仍在见分。再者妄心总摄见分,及自证分,证自证分,同名为心,但指相分以为境界。见分与相分,都是依靠自证分生起,好比蜗牛头上两角,这是起无先后的道理。可是虽说是起无先后,而生起见相二分的源主,仍须辨明,所以下文:‘而此妄心,能为一切境界源主’,既是见相二分,都是依靠妄心生起,那么这妄心,就可算是一切境界的源主。‘所以者何?’道理在那里呢?先说依妄心为源主的合理,‘谓依妄心,不了法界一相故,说心有无明。’因妄心最初一念无明妄动,失去本有灵觉,不了解法界本体原是一相的缘故,这样才说是心里有了无明,‘依无明力因故,现妄境界。’再依无明业力的因缘,起见相二分,于是出现种种虚妄境界。‘亦依无明灭故,一切境界灭’,这些妄境界,也是依无明灭后,境界才灭。照这样推演,源始根本,仍为妄心,应无所疑。

再看依境界为源主的不合理,‘非依一切境界,自不了故,说境界有无明。’无明原是由于心理一念不觉而有,并不是依一切的境界,自体不能觉了,说是境界有无明,无明是在内心,不在外境。‘亦非依境界故,生于无明。’是以无明力因生境界,不是以境界为因生无明,这样说有什么证明呢?‘以一切诸佛于一切境界不生无明故。’显然的例证,就是因为一切诸佛,对于一切的境界都能照了,不生无明的原故。‘又复不依境界灭故,无明心灭’,再者境界灭是由于无明灭它才灭,绝对不是因境界先灭,无明心才灭。这是什么道理呢?‘以一切境界,从本以来,体性自灭,未曾有故’,因为一切境界,本来没有体性,都是由于妄心幻化才有,可以说是本来自灭,根本未曾有的原故,所以说是无明心不是依境界灭才灭。总起来看,依一心而起相分见分,种种相分见分,全体是心,可以互摄互入,互遍互融,‘因如是义,是故但说一切诸法依心为本。’基于这些义理,所以说世间一切种种万法,都是依心为根本。以上是会妄即假。

酉三、会妄即中

戌一、就义体会

‘当知一切诸法,悉名为心,以义、体不异,为心所摄故。

前文就妄相方面会一实境界,空的一面与假的一面都融会过了,现就不空不假的中道方面来融会,看经文:‘当知一切法,悉名为心’,会过了妄相即空即假以后,了解真不离妄,本体含赅万有;妄也不离真,万有不离一心的道理,就应该知道,世间一切森罗万象,都可以称为心,甚么原故呢?‘以义体不异,为心所摄故。’不异,是没有差异。义,是义理。体,是本体。世间万法,不论在义理上说,或在本体上说,万法皆如,都是一相,没有什么差异。怎么说呢?所谓义不异:就是一切法同为缘生,既同为缘生,在义理讲,同是即空即假即中,没有什么差异。龙树菩萨说过一首偈:‘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即中道义’,也就是这个道理的证明。所谓体不异:就是说一切法同以三德秘藏为体,因万法皆有体相用,体本真空,具法身德。相是假有,具般若德。用离空有而即空有,具解脱德。一切诸法同以这三德为体,所以说是体不异。接看下文:‘为心所摄故。’既同以三德为体,三德不离一心,既同是因缘生法,因缘不离空假中,空假中是一心三观,所以不论是就义理上讲及本体上讲,都是为心所收摄的原故,说一切法皆名为心。这段经文是就义体上会妄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