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法物流通经书赠送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学诚法师:光是心好不够,还得要有智慧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念金刚经有什么用?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祝早日康复
·宗教活动场所主要教职任职备案办法
·陶潜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十法界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圆满奉送咒什么时候念?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学词典 >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 内容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一然(1206~1289)】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6-03-04 00: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一然(1206~1289)】

朝鲜高丽曹溪宗迦智山系僧。俗姓金,讳见明,字晦然,号无极、睦庵,后改称一然。庆州章山郡(庆山)人。

师九岁入海阳无量寺,十四岁从陈田寺大雄披剃。二十二岁禅科应试及第。曾任三重大师、禅师、大禅师。五十六岁时,承继知讷法统。高丽·忠烈王九年(1283),获册封为‘圆径冲照国尊’。翌年住麟角寺。八十四岁示寂,谥号‘普觉国尊’。为韩国佛教史上僧人称为‘国尊’之嚆矢。弟子有宏训、混丘、竹卢等。著有《三国遗事》、《重编曹洞五位》、《新罗国东吐含山华严宗佛国寺事迹》等。

◎附︰李能和《朝鲜佛教通史》下编〈高丽国义兴华山曹溪宗麟角寺迦智山下普觉国尊碑铭并序〉(摘录)

国尊讳见明,字晦然,后易名一然,俗姓金氏,庆州章山郡人也。考讳彦弼,不仕,以师故,赠左仆射。妣李氏,封乐浪郡夫人。初,母梦日轮入屋,光射于腹者,凡三夜,因而有娠,泰和丙寅六月辛酉诞焉。生而俊迈,仪表端严,丰准方口,牛行虎视。少有出尘志,年甫九岁,往依海阳无量寺。始就学而聪警绝伦,有时危坐尽夕,人异之。兴定己卯,就陈田长老大雄剃度受具。于是游历禅肆,声价籍甚,时辈推为九山四选之首。丁亥冬,赴选佛场,登上上科。厥后寄锡于包山宝幢庵,心存禅观。

丙申秋有兵乱,师欲避地,因念文殊五咒,以期感应,忽于壁间,文殊现身,曰︰‘无住居。’明年夏,复居是山妙门庵,庵之北有兰若曰无住,师乃悟前记。住是庵时,常以‘生界不减佛界不增’之语参究之。一日,豁然有悟,谓人曰︰‘吾今日乃知三界如幻梦,见大地无纤毫碍。’是年,批授三重大师;丙辰,加禅师。己酉,郑相国晏舍南海私第为社,曰定林,请师主之。己未,加大禅师。中统辛酉,承诏赴京,住禅月社开堂,逄(逄疑遥字之误)嗣牧牛和尚。至至元元年秋累请南还,寓居吾鱼寺。未几,仁弘社主万恢让师主席,学俪云臻。戉辰夏有朝旨,集禅教名德一百员,设大藏落成会于云海寺,请师主盟,昼读金文,夜谈宗趣,诸家所疑,师皆剖释如流,精义入神,故无不敬服。师主仁弘十一年,是寺创构既远,殿宇皆颓圮,又且湫隘,师并重新恢廓之,仍奏于朝,改号仁兴,宸书题额以赐之。又于包山东麓,重葺涌泉寺,为佛日社。

上即祚四年丁丑,诏住云门寺,大阐玄风。上日深倾注,以诗寄云︰‘密传何必更抠衣,金地逢抬亦是奇,欲乞琏公邀阙下,师何长恋白云枝。’辛巳夏,因果征驾幸东都,诏师赴行在,及至,路请升座,倍生崇敬,日取师佛日结社文题明显入社。明年秋,遣近侍长作尹金頵,赍诏迎至阙下,请于大殿,喜溢龙颜,敕有司馆于广明寺。入院日夜半,有人立方丈外,曰︰‘善来者’三,视之无有也。冬十二月,乘舆亲望,咨问法要。明年春,上谓群臣曰︰‘我先王皆得释门德大者为王师,德又大者为国师,在否德独无可乎?今云门和尚,道尊德盛,人所共仰,岂宜寡人独蒙慈泽,当与一国共之。’于是遣右承旨廉承益奉纶旨,请行阖国尊师之礼。师上表固让,上复遣使,牢请至三,仍命上将军罗裕等册为国尊,号‘圆径冲照’。册讫,四月辛卯,迎入大内,躬率百僚行抠衣礼。改国师为国尊者,为避大朝国师之号也。

师素不乐京辇,又以母老乞还旧山,辞意甚切,上重违其志而允之,命近侍佐郎黄守命护行下山宁亲,朝野叹其希有。明年母卒,年九十六;是年,朝廷以麟角寺为下安之寺,敕近侍金龙俭修葺之。又纳土田百余顷以贲常住。师入麟角,再辟九山门都会,丛林之盛,近古未曾有也。越己丑六月示疾,至七月七日,手写上大内书,又命侍者作书,寄相国廉公,告以长往;因与诸禅老,问答移晷,是夜,有长星大尺围陨于方丈。后翌日乙酉,晨起兴浴而坐,谓众曰︰‘今日,吾当行矣,不是重日耶?’云︰‘不是。’曰︰‘然则可矣。’令僧挝法鼓,师至差法堂前,踞禅床封印宝,命掌选别监金成固重封毕,谓曰︰‘适值天使来见老僧末后事。’有僧出问︰‘释尊示灭于鹤林,和尚皈真于麟岭,未审相去多少?’师拈拄杖卓一下云︰‘相去多少?’进云︰‘伊么则,今古应无堕,分明在目前。’师又卓一下云︰‘分明在目前。’进云︰‘三角麒麟入海中,空余片月波心出。’师云︰‘他日皈来。且与上人重弄一场。’又有僧问︰‘和尚百年后,所须何物?’师云︰‘只遮个。’进云︰‘重与君王造个塔样,又且何妨?’师云︰‘什么处去来?’进云︰‘也须问过。’师云︰‘知是般事便休。’又有僧问︰‘和尚在世如无世,视身如无身,何妨住世转大法轮?’师云︰‘随处作佛事。’问答罢,师云︰‘诸禅德,日日报之,痛痒底,不痛痒底,模糊未辨。’乃拈拄杖卓一下云︰‘这个是痛底。’又卓一下云︰‘这个是不痛底。’又卓一下云︰‘这个是痛底,是不痛底,试辨看。’便下座,皈方丈,又坐小禅床,言笑自若,俄顷,手结金刚印,泊然示灭。有五色光起方丈后,直如幢,其端煜煜如炎火,上有白云如盖,指天而去。时秋暑方炽,颜貌鲜白,肢体滢泽,屈伸如生,远近观者如堵。丁亥阇维,拾灵骨,置于禅室中,门人赍遗状印宝乘传以闻,上震悼,遣判观候署事令倜展饰终之礼,又命按廉使监护丧事,仍降制谥曰‘普觉’,塔曰‘静照。’十月辛酉,塔于寺之东冈。享年八十四,腊七十一。

师为人言无戏谑,性无缘饰,以真情遇物,处众若独,居尊若卑。于学不由师训,自然通晓,既入道稳实而纵之以无碍辩,至古人之机缘语句,盘根错节,渴施陂险处,扶剔疏凿,恢恢焉游刃。又于禅悦之余,再阅藏经,穷究诸家章疏,旁涉儒书,兼贯百家。而随方利物,妙用纵横。凡五十年间,为法道称首,随所住处,皆争景慕。唯以未参堂下为耻,虽魁杰自负者,但受遗芳余润,则莫不心醉而自失焉。养母纯孝,慕睦州陈尊宿之风,自号睦庵。年及耄期,聪冈少衰,教人不倦,非至德真慈,孰能如是乎。初龙剑之来也,马山驿吏梦人曰︰‘拚当有天使修昙无竭菩萨住行过此。’拚果至,以师之行己利人观之,是梦岂虚也哉。其余异迹奇梦颇多,恐涉语怪,故略之。师之所著,有《语录》二卷、《祖图》二卷、《大藏须知录》三卷、《诸乘法数》七卷、《祖廷事苑》三十卷、《禅门拈颂事苑》三十卷等百余卷行于世(《三国遗事》亦系师着。而此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