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德禅法师:佛陀指引的成功之路
·他們聲聲不可思議。聲聲遍滿法界,聲聲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感
·印光法师:三宝是众生依怙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四天)
·净宗法师:缘深则信深,缘浅则信浅
·净宗法师:专修念佛,求生净土
·净宗法师:一心直进,念道而行
·净宗法师:五逆往生为显念佛
·常敏法师:照耀十方众生,救度每一个念佛人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五天)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念诵及回向仪轨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净土法门:生不了孩子有三种因果
·疾病都是和前世的因果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叫善恶报应
·一位癌症病人的亲身经历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百字明咒全文及详细释义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二讲 第八识颂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经原文 > 经集部 > 合部金光明经 > 内容

金光明经舍身品第二十二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2-26 07: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合部金光明经卷第八

    隋大兴善寺沙门释宝贵合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译

  舍身品第二十二

尔时道场菩提树神复白佛言。世尊。我闻世尊过去修行菩萨道时。具受无量百千苦行。捐舍身命肉血骨髓。惟愿世尊。少说往昔苦行因缘。为利众生受诸快乐。尔时世尊即现神足。神足力故令此大地六种震动。于大讲堂众会之中。有七宝塔从地踊出。众宝罗网弥覆其上。尔时大众见是事已生希有心

尔时世尊即从座起。礼拜此塔。恭敬围绕。还就本座。尔时道场菩提树神白佛言。世尊。如来世雄出现于世。常为一切之所恭敬。于诸众生最胜最尊。何因缘故礼拜是塔

佛言。善女天。我本修行菩萨道时。我身舍利安止是塔。因由是身令我早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佛告尊者阿难。汝可开塔取中舍利示此大众。是舍利者。乃是无量六波罗蜜功德所薰。尔时阿难闻佛教敕即往塔所。礼拜供养开其塔户。见其塔中有七宝函。以手开函见其舍利色妙红白。而白佛言。世尊。是中舍利其色红白

佛告阿难。汝可持来。此是大士真身舍利。尔时阿难。即举宝函还至佛所持以上佛

尔时佛告一切大众。汝等今可礼是舍利。此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尔时大众闻是语已心怀欢喜。即从坐起合掌恭敬。顶礼菩萨大士舍利

尔时世尊欲为大众断疑网故。说是舍利往昔因缘。阿难。过去之世有王名曰摩诃罗陀。修行善法善治国土无有怨敌。时有三子。端正微妙形色殊特威德第一。第一太子名摩诃波那罗。次子名曰摩诃提婆。小子名曰摩诃萨埵。是三王子。于诸园林游戏观看。次第渐到一大竹林憩驾止息。第一王子作如是言。我于今日心甚怖懅。于是林中将无衰损。第二王子复作是言。我于今日不自惜身。但离所爱心忧愁耳。第三王子复作是言。我于今日独无怖懅亦无愁恼。山中空寂神仙所赞。是处闲静能令行人安隐受乐。时诸王子说是语已。转复前行见有一虎。适产七日而有七子。围绕周匝饥饿穷悴。身体羸损命欲将绝。第一王子见是虎已。作如是言。怪哉此虎。产来七日七子围绕不得求食。若为饥逼必还啖子。第三王子言。此虎经常所食何物。第一王子言。此虎唯食新热肉血。第三王子言。君等谁能与此虎食。第二王子言。此虎饥饿身体羸瘦。穷困顿乏余命无几。不容余处为其求食。设余求者命必不济。谁能为此不惜身命。第一王子言。一切难舍不过己身第三王子言。我等今者以贪惜故。于此身命不能放舍。智慧薄少故于是事而生惊怖。若诸大士欲利益他。生大悲心为众生者。舍此身命不足为难。时诸王子。心大愁忧久住视之目未曾舍。作是观已寻便离去。尔时第三王子作是念言。我今舍身时已到矣。何以故。我从昔来多弃是身都无所为。亦常爱护处之屋宅。又复供给衣服饮食卧具医药象马车乘。随时将养令无所乏。而不知恩反生怨害。然复不免无常败坏。复次是身不坚无所利益。可恶如贼犹若行厕。我于今日当使此身作无上业。于生死海中作大桥梁。复次若舍此身。则舍无量痈疽瘭疾百千怖畏。是身唯有大小便利。是身不坚如水上沫。是身不净多诸虫户。是身不净筋缠血涂。皮骨髓脑共相连持。如是观察甚可患厌。是故我今应当舍离。以求寂灭无上涅槃。永离忧患无常变异。生死休息无诸尘累。无量禅定智慧功德具足成就。微妙法身百福庄严诸佛所赞。证成如是无上法身。与诸众生无量法乐。是时王子。勇猛堪任作是大愿以上大悲薰修其心。虑其二兄心怀怖懅。或恐固遮为作留难。即便语言。兄等今者。可与眷属还其所止。尔时王子摩诃萨埵。还至虎所脱身衣裳置竹枝上。作是誓言。我今为利诸众生故。证于最胜无上道故。大悲不动舍难舍故。为求菩提智所赞故。欲度三有诸众生故。灭生死怖众恼热故。是时王子作是誓已。即自放身卧饿虎前。是时王子。以大悲力故虎无能为。王子复作如是念言。虎今羸瘦身无势力。不能得我身血肉食。即起求刀周遍求之了不能得。即以干竹刺颈出血。于高山上投身虎前。是时大地六种震动。日无精光如罗睺罗阿修罗王捉持障蔽。又雨杂华种种妙香。时虚空中有诸余天。见是事已心生欢喜。叹未曾有。赞言善哉善哉。大士。汝今真是行大悲者。为众生故难舍能舍。于诸学人第一勇健。汝已为得诸佛所赞常乐住处。不久当证无恼无热清净涅槃。是虎尔时见血流出污王子身。即便舐血啖食其肉唯留余骨。尔时第一王子见地大动。为第二王子而说偈言

 震动大地  及以大海  日无精光

 如有覆蔽  于上虚空  雨诸华香

 必是我弟  舍所爱身 

第二王子复说偈言

 彼虎产来  已经七日  七子围绕

 穷无饮食  气力羸损  命不云远

 小弟大悲  知其穷悴  惧不堪忍

 还食其子  恐定舍身  以救彼命 

时二王子心大愁怖。涕泣悲叹容貌憔悴。复共相将还至虎所。见弟所著被服衣裳。皆悉在一竹枝之上。骸骨发爪布散狼藉。流血处处遍污其地。见已闷绝不自胜持。投身骨上良久乃悟即起举手呼天而哭。我弟幼稚才能过人。特为父母之所爱念。奄忽舍身以饲饿虎。我今还宫。父母设问当云何答。我宁在此并命一处。不忍见是骸骨发爪。何心舍离。还见父母妻子眷属朋友知识。时二王子。悲号懊恼渐舍而去。时小王子所将侍从。各散诸方互相谓言。今者我天为何所在。尔时王妃于睡中梦。梦乳被割牙齿堕落。得三鸽雏一为鹰食。尔时王妃。大地动时。即便惊寤。心大愁怖。而说偈言

 今日何故  大地大水  一切皆动

 物不安所  日无精光  如有覆蔽

 我心忧苦  目睫[目*需]动  如我今者

 所见瑞相  必有灾异  不祥苦恼 

于是王妃说是偈已。时有青衣在外已闻王子消息。心惊惶怖寻即入内。启白王妃作如是言。向者在外闻诸侍从。推觅王子不知所在。王妃闻已生大忧恼。涕泣满目至大王所。我于向者传闻外人。失我最小所爱之子。大王闻已而复闷绝。悲哽苦恼抆泪而言。如何今日失我心中所爱重者。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我于往昔  无量劫中  舍所重身

 以求菩提  若为国王  及作王子

 常舍难舍  以求菩提  我念宿命

 有大国王  其王名曰  摩诃罗陀

 是王有子  能大布施  其子名曰

 摩诃萨埵  复有二兄  长者名曰

 大波那罗  次名大天  三人同游

 至一空山  见新产虎  饿穷无食

 时胜大士  生大悲心  我今当舍

 所重之身  此虎或为  饥饿所逼

 傥能还食  自所生子  即上高山

 自投虎前  为令虎子  得全性命

 是时大地  及诸大山  皆悉震动

 惊诸虫兽  虎狼师子  四散驰走

 世间皆闇  无有光明  是时二兄

 故在竹林  心怀忧恼  愁苦涕泣

 渐渐推求  遂至虎所  见虎虎子

 血污其口  又见骸骨  发毛爪齿

 处处迸血  狼藉在地  时二王子

 见是事已  心更闷绝  自躄于地

 以灰尘土  自涂坌身  忘失正念

 生狂痴心  所将侍从  睹见是事

 亦生悲恸  失声号哭  互以冷水

 共相喷洒  然后苏息  而复得起

 是时王子  当舍身时  正值后宫

 妃后婇女  眷属五百  共相娱乐

 王妃是时  两乳汁出  一切支节

 痛如针刺  心生愁恼  以丧爱子

 于是王妃  疾至王所  其声微细

 悲泣而言  大王今当  谛听谛听

 忧愁盛火  今来烧我  我今二乳

 俱时汁出  身体苦切  如被针刺

 我见如是  大祥瑞相  恐更不复

 见所爱子  今以身命  奉上大王

 愿速遣人  求觅我子  梦三鸽雏

 在我怀抱  其最小者  可适我心

 有鹰飞来  夺我而去  梦是事已

 即生忧恼  我今愁怖  恐命不济

 愿速遣人  推求我子  是时王妃

 说是语已  即时闷绝  而复躄地

 王闻是语  复生忧恼  以不得见

 所爱子故  其王大臣  及诸眷属

 悉皆聚集  在王左右  哀哭悲号

 声动天地  尔时城内  所有人民

 闻是声已  惊愕而出  各相谓言

 今是王子  为活来耶  为已死亡

 如是大士  常出软语  为众所爱

 今难可见  已有诸人  入林推求

 不久自当  得定消息  诸人尔时

 慞惶如是  而复悲号  哀动神祇

 尔时大王  即从坐起  以水洒妃

 良久乃苏  还得正念  微声问王

 我子今者  为死活耶  尔时王妃

 念其子故  倍复懊恼  心无暂舍

 可惜我子  形色端正  如何一旦

 舍我终亡  云何我身  不先薨没

 而见如是  诸苦恼事  善子妙色

 犹净莲华  谁坏汝身  使令分离

 将非是我  昔日怨仇  挟本业缘

 而杀汝耶  我子面目  净如满月

 不图一旦  遇斯祸对  宁使我身

 破碎如尘  不令我子  丧失身命

 我所见梦  已为得报  值我无情

 能堪是苦  如我所梦  牙齿堕落

 二乳一时  汁自流出  必定是我

 失所爱子  梦三鸽雏  鹰夺一去

 三子之中  必定失一 

 尔时大王  即告其妃  我今当遣

 大臣使者  周遍东西  推求觅子

 汝今且可  莫大忧愁  大王如是

 慰喻妃已  即便严驾  出其宫殿

 心生愁恼  忧苦所切  虽在大众

 颜貌憔悴  即出其城  觅所爱子

 尔时亦有  无量诸人  哀号动地

 寻从王后 

 是时大王  既出城已  四向顾望

 求觅其子  烦惋心乱  靡知所在

 最后遥见  有一信来  头蒙尘土

 血污其衣  灰粪涂身  悲号而至

 尔时大王  摩诃罗陀  见是使已

 倍生懊恼  举手号叫  仰天而哭

 先所遣臣  寻复来至  既至王所

 作如是言  愿王莫愁  诸子犹在

 不久当至  令王得见  须臾之顷

 复有臣来  见王愁苦  颜貌憔悴

 身所著衣  垢腻尘污  大王当知

 一子已终  二子虽存  哀悴无赖

 第三王子  见虎新产  饥穷七日

 恐还食子  见是虎已  深生悲心

 发大誓愿  当度众生  于未来世

 证成菩提  即上高处  投身饿虎

 虎饥所逼  便起啖食  一切血肉

 已为都尽  唯有骸骨  狼藉在地

 是时大王  闻臣语已  转复闷绝

 失念躄地  忧愁盛火  炽然其身

 诸臣眷属  亦复如是  以水洒王

 良久乃苏  复起举手  号天而哭

 复有臣来  而白王言  向于林中

 见二王子  愁忧苦毒  悲号涕泣

 迷闷失志  自投于地  臣即求水

 洒其身上  良久之顷  乃还苏息

 望见四方  大火炽然  扶持暂起

 寻复躄地  举手悲哀  号天而哭

 乍复赞叹  其弟功德  是时大王

 以离爱子  其心迷没  气力惙然

 忧恼涕泣  并复思惟  是最小子

 我所爱重  无常大鬼  奄便吞食

 其余二子  今虽存在  而为忧火

 之所焚烧  或能为是  丧失命根

 我宜速往  至彼林中  迎载诸子

 急还宫殿  其母在后  忧苦逼切

 心肝分裂  或能失命  若见二子

 慰喻其心  可使终保  余年寿命

 尔时大王  驾乘名象  与诸侍从

 欲至彼林  即于中路  见其二子

 号天扣地  称弟名字  时王即前

 抱持二子  悲号涕泣  随路还宫

 速令二子  觐见其母  佛告树神

 汝今当知  尔时王子  摩诃萨埵

 舍身饲虎  今我身是  尔时大王

 摩诃罗陀  于今父王  输头檀是

 尔时王妃  今摩耶是  第一王子

 今弥勒是  第二王子  今调达是

 尔时虎者  今瞿夷是  时虎七子

 今五比丘  及舍利弗  目揵连是 

尔时大王摩诃罗陀。及其妃后悲号涕泣。悉皆脱身御服璎珞。与诸大众往竹林中收其舍利。即于此处起七宝塔。是时王子摩诃萨埵。临舍命时作是誓愿。愿我舍利。于未来世过算数劫。常为众生而作佛事。说是经时无量阿僧祇天及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树神是名礼塔往昔因缘。尔时佛神力故。是七宝塔即没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