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德禅法师:佛陀指引的成功之路
·他們聲聲不可思議。聲聲遍滿法界,聲聲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感
·印光法师:三宝是众生依怙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四天)
·净宗法师:缘深则信深,缘浅则信浅
·净宗法师:专修念佛,求生净土
·净宗法师:一心直进,念道而行
·净宗法师:五逆往生为显念佛
·常敏法师:照耀十方众生,救度每一个念佛人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五天)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念诵及回向仪轨
·疾病都是和前世的因果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叫善恶报应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一位癌症病人的亲身经历
·净土法门:生不了孩子有三种因果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百字明咒全文及详细释义
·‘成住坏空,生住异灭’,是怎么解释?(唐桂兰)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经原文 > 经集部 > 本事经 > 内容

本事经二法品第二之一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2-28 18: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本事经卷第三

    大唐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二法品第二之一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苾刍。成就二分。于现法中。多诸忧苦。无喜乐住。有灾有患。有恼有烧。有罪有责。为诸有情同梵行者之所诃毁。身坏命终。生诸恶趣。云何为二。一于根门。不能守护。二于饮食。不善知量。诸有苾刍。成就此二。于现法中。多诸忧苦。无喜乐住。有灾有患。有恼有烧。有罪有责。为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诃毁。身坏命终生诸恶趣。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若不能守护  眼等六根门

 饮食不知量  成不信懈怠

 彼于现法中  身心多受苦

 及有灾有患  有恼有烧然

 行住与坐卧  若觉若梦中

 由彼二因缘  恒有罪有责

 居聚落空闲  众中及静处

 有智常诃责  当生恶趣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苾刍。成就二分。于现法中。多诸喜乐。无忧苦住。无灾无患。无恼无烧。无罪无责。为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称赞。身坏命终。生诸善趣。云何为二。一于根门。能自守护。二于饮食。能善知量。诸有苾刍。成就此二。于现法中。多诸喜乐。无忧苦住。无灾无患。无恼无烧。无罪无责。为诸有智同梵行者之所称赞。身坏命终。生诸善趣。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若自能守护  眼等六根门

 饮食善知量  成就信精进

 彼于现法中  身心多受乐

 及无灾无患  无恼无烧然

 行住与坐卧  若觉若梦中

 由彼二因缘  恒无罪无责

 居聚落空闲  众中及静处

 有智常称赞  当生善趣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种法。能生焦恼。云何为二。谓有一类补特伽罗。唯造众恶。唯作凶狂。唯起杂秽。不修众善。不习调柔。不救怖畏。彼于后时。身婴重疾遍体发生增上猛利。严切苦受。楚毒垂终。不可医疗。受此苦时。呻吟怨叹。作是念言。我从昔来。唯造众恶。唯作凶狂。唯起杂秽。本修众善。不习调柔。不救怖畏。若诸有情。唯造众恶。唯作凶狂。唯起杂秽。不修众善。不习调柔。不救怖畏。彼之所趣。我定当往。彼由唯造众恶等故。心生焦恼。及以不修众善等故。心生焦恼。如是名为有二种法。能生焦恼。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有二法能生  愚者心焦恼

 谓唯作罪业  及不修福因

 后遭病苦时  呻吟而怨叹

 恨有罪无福  心悔恼焦然

 有罪无福人  所生诸恶趣

 我亦当随往  决定无有疑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种法。心不焦恼。云何为二。谓有一类补特伽罗。唯修众善。唯习调柔。唯救怖畏。不造众恶。不作凶狂。不起杂秽。彼于后时。身婴重疾。遍体发生增上猛利。严切苦受。楚毒垂终。不可医疗。受此苦时。虽有呻吟。而无怨叹。作是念言我从昔来。唯修众善。唯习调柔。唯救怖畏。不造众恶。不作凶狂。不起杂秽。若诸有情唯修众善。唯习调柔。唯救怖畏。不造众恶。不作凶狂。不起杂秽。彼之所趣。我定当往。彼由唯修众善等故。心不焦恼。及以不造众恶等故。心不焦恼。如是名为有二种法。心不焦恼。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有二法能生  智者心欢喜

 谓唯修福业  及不作罪因

 后遭病苦时  呻吟无怨叹

 庆有福无罪  不悔恼焦然

 有福无罪人  所生诸善趣

 我亦当随往  决定无有疑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为汝略说二速通行。云何为二。一者乐行。二者苦行。谓由乐行。证彼速通。及由苦行。证彼速通。所修加行。无涩难故。所得诸根。皆猛利故。是则名为乐速通行。所修加行。有涩难故。所得诸根。皆猛利故。是则名为苦速通行。是名略说二速通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今为汝略说  二种速通行

 谓乐行苦行  因斯证速通

 无涩难加行  有猛利诸根

 由是大仙尊  名乐速通行

 有涩难加行  有猛利诸根

 由是大仙尊  名苦速通行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为汝略说二迟通行。云何为二。一者乐行。二者苦行。谓由乐行。证彼迟通。及由苦行。证彼迟通。所修加行。无涩难故。所得诸根。皆羸钝故。是则名为乐迟通行。所修加行。有涩难故。所得诸根。皆羸钝故。是则名为苦迟通行。是名略说。二迟通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今为汝略说  二种迟通行

 谓乐行苦行  因此证迟通

 无涩难加行  有羸钝诸根

 由是大仙尊  名乐迟通行

 有涩难加行  有羸钝诸根

 由是大仙尊  名苦迟通行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二法。不能发生白净善法。设已发生。不能决定。设已决定。不能圆满。彼于如是白净善法。能为障碍。能作衰损。能生忧悔。身坏命终。如弃重担。堕于地狱。受诸剧苦。云何为二。一者恶戒。二者恶见。诸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如是所说二法。定不能生白净善法。设复已生。不能决定。广说乃至。身坏命终。如弃重担。堕于地狱。受诸剧苦。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若成就二法  谓恶戒恶见

 彼人终不能  生白净善法

 虽生而不定  设定不圆满

 于白净善法  能衰损障碍

 彼临命终时  有忧悔悲恼

 如弃舍重担  定生地狱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二法。定能发生白净善法。若先已生。能令决定。若先已定。能令圆满。彼于如是白净善法。不为障碍。不作衰损。不生忧悔。身坏命终。如弃重担。生天趣中。受诸快乐。云何为二。一者善戒。二者善见。诸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如是所说二法。决定能生白净善法。若先已生。能令决定。广说乃至。身坏命终。如弃重担。生天趣中。受诸快乐。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若成就二法  谓善戒善见

 彼人终定能  生白净善法

 若生而决定  决定必圆满

 于白净善法  不衰损障碍

 彼临命终时  无忧悔悲恼

 如弃舍重担  定生天趣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二法。临命终时。能生忧悔。身坏命终。堕诸恶趣。生地狱中。云何为二。谓作不作。云何为作。谓身恶行。语恶行。意恶行。是名为作。云何不作。谓身妙行。语妙行。意妙行。是名不作。诸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如是所说二法。临命终时。能生忧悔。身坏命终。堕诸恶趣。生地狱中。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诸有愚痴人  作三种恶行

 不作三妙行  引余过令生

 彼临命终时  决定有忧悔

 死堕诸恶趣  生于地狱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二法。临命终时。不生忧悔。身坏命终。升于善趣。生天界中。云何为二。谓作不作。云何为作。谓身妙行。语妙行。意妙行。是名为作。云何不作。谓身恶行。语恶行。意恶行。是名不作。诸有一类补特伽罗。成就如是所说二法。临命终时。不生忧悔。身坏命终。升于善趣。生天界中。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诸有智慧人  作三种妙行

 不作三恶行  引余德令生

 彼临命终时  决定无忧悔

 死升诸善趣  生于天界中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妙智。应修令生。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能超愁叹。能灭忧苦。能会正理。能获甘露。能证涅槃。云何为二。一者法智。二者类智。法智生时。便能无倒。遍知有为。于有为法。既遍知已。便能令彼感后有因不得生起增长广大。类智生时。便能如实断灭无明。灭无明故。便无戏论。无戏论故。便无寻伺。无寻伺故。便无乐欲。无乐欲故。便无爱憎。无爱憎故。便无悭嫉。无悭嫉故。便无种种执持刀杖。违害斗诤。互相骂辱。不真实语。相离间语。诸杂秽语。及余无量恶不善法。无彼诸恶不善法故。感后有业。便不增长。感后有业。不增长故。诸业灭尽。业灭尽故。众苦灭尽。苦灭尽故。生死路绝。此路绝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名为有二妙智。应修令生。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能超愁叹。能灭忧苦。能会正理。能获甘露。能证涅槃。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有二种妙智  应修习令生

 能得未得等  谓法智类智

 若法智生时  遍知有为法

 便能令后有  因不生不增

 若类智生时  无明便断灭

 由此展转法  绝生死轮回

 自知我生尽  及梵行已立

 所作皆已办  更不受后有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妙智。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能超愁叹。能灭忧苦。能会正理。能获甘露。能证涅槃。云何为二。谓世间智。及出世智。世间智者。谓于色蕴。能正了知。此为色蕴。于受想行及识蕴中。亦复如是。于其地界。能正了知。此为地界。于水火风及空识界。亦复如是。于其眼界。能正了知。此为眼界。于其色界及眼识界。亦复如是。于其耳界。能正了知此为耳界。于其声界及耳识界。亦复如是。于其鼻界。能正了知。此为鼻界。于其香界及鼻识界。亦复如是。于其舌界。能正了知。此为舌界。于其味界。及舌识界。亦复如是。于其身界。能正了知。此为身界。于其触界及身识界。亦复如是。于其意界。能正了知。此为意界。于其法界及意识界。亦复如是。于如此等世俗法中。如是如是。如实了知。智见通慧。现观等觉。周遍照了。名世间智。诸圣弟子。于此所说世间智中。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此世间智。正修习时。为能令生生法有情永脱生不。为能令彼老法有情永脱老不。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亦复如是。既审察已。能正了知。此世间智。正修习时。不能令彼生法有情永脱于生。不能令彼老法有情永脱于老。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亦复如是。所以者何。此世间智。非贤圣法。非能永出。非趣涅槃。非能永厌。非能永离。非能永灭。非能永寂。非真通慧。非正等觉。不证涅槃。是感生法。是感老法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彼于如是。寻思称量。审观察时。于世间法。住怖畏想。于出世法。住安静想。以于世间生怖畏故。都无执受。无执受故。不生渴爱。不渴爱故。便自内证究竟涅槃。证涅槃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是名于此世间智中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出世智者。谓于一切蕴界处中。能正了知。如是诸法。是无常性。苦性病性。痈性箭性。恼性害性。怖性热性。坏性灭性。灾性横性。有疫疠性。虚性伪性。空性妄性。无实我性。难保信性。于如是等诸法性中。如实了知。智见通慧。现观等觉。周遍照了名出世智。诸圣弟子。于此所说出世智中。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此出世智。正修习时。为能令彼生法有情永脱生不。为能令彼老法有情永脱老不。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亦复如是。既审察已。能正了知。此出世智。正修习时。定能令彼生法有情永脱于生。定能令彼老法有情永脱于老。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亦复如是。所以者何。此出世智。是贤圣法。是能永出。是趣涅槃。是能永厌。是能永离。是能永灭。是能永寂。是真通慧。是正等觉。能证涅槃。非感生法。非感老法。病法死法愁法叹法忧法苦法不安隐法。彼于如是寻思称量审观察时。于出世法。生珍宝想。于世间法。生下贱想。以于出世。生珍宝故。便生欢喜。生欢喜故。其心安适。心安适故。身得轻安。身轻安故。便受悦乐。受悦乐故。心得寂定。心寂定故。能实知见。实知见故。能深厌背。深厌背故。能正离欲。正离欲故。能得解脱。得解脱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是名于此出世智中。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如是名为有二妙智。应正寻思应善称量应审观察。能得未得。能触未触。能证未证。能超愁叹。能灭忧苦。能会正理。能获甘露。能证涅槃。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有二种妙智  知者应寻思

 谓世出世间  能正尽众苦

 应观世间智  发生怖畏想

 都无有执受  展转证涅槃

 应观出世智  发生珍宝想

 由此生欢喜  便得身轻安

 轻安故悦乐  悦乐故心定

 由心得定故  便能生觉支

 觉支观圣谛  永断诸疑网

 无疑无所取  永脱众苦边 

重摄前经嗢柁南曰

 二根二焦恼  二行二戒见

 二作及不作  二智有二种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苾刍。为欲矫诳诸众生故。为求名誉远所闻故。为求利养及恭敬故。而出家者。不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若有苾刍。为通达故。为遍知故。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所以者何。是诸苾刍。为通达故。为遍知故。而出家已。便能如实。通所通达。知所遍知。既能如实。通所通达。知所遍知。便能如实。断所应断。修所应修。证所应证。既能如实断修证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若有为通达故。为遍知故。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为矫诳名誉  利养及恭敬

 非真修梵行  是虚妄出家

 为通达遍知  速证最上义

 是真修梵行  非虚妄出家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苾刍。为欲矫诳诸众生故。为求名誉远所闻故。为求利养及恭敬故。而出家者。不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若有苾刍。为律仪故。为正断故。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所以者何。是诸苾刍。为律仪故。为正断故。而出家已。便能如实。守护六根。不亏禁戒及能速证最上正断。既能如实。守护六根。不亏禁戒及能速证最上正断。便能如实。断所应断。修所应修。证所应证。既能如实断修证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若有为律仪故。为正断故。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为矫诳名誉  利养及恭敬

 非真修梵行  是虚妄出家

 为正断律仪  速证最上义

 是真修梵行  非虚妄出家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若有苾刍。为欲矫诳诸众生故。为求名誉远所闻故。为求利养及恭敬故。而出家者。不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若有苾刍。为求厌背。为求离欲。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所以者何。是诸苾刍。为厌背故。为离欲故。而出家已。便能如实厌背离欲。既离欲已。便得解脱。既解脱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若有。为厌背故。为离欲故。而出家者。是名真实。于如来所。修行梵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为矫诳名誉  利养及恭敬

 非真修梵行  是虚妄出家

 为厌背离欲  速证最上义

 是真修梵行  非虚妄出家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一切如来应正等觉。所说法门。略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于恶应正了知。二者于恶应深厌背一切如来应正等觉。略说如是二种法门。所以者何。诸修行者。于诸恶法应正了知。既于恶法。正了知已。便能厌背。既厌背已。便能离欲。既离欲已。便得解脱。得解脱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行者。永断诸爱及众结缚。无倒现观。正尽苦边。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当知诸如来  应正等觉者

 哀愍众生故  说二种法门

 于众恶正知  及厌背离欲

 心解脱自在  正尽众苦边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有二种法。若修若习。若多修习。能断二法。云何二法。若修若习。若多修习。能断二法。谓不净观及慈悲观。能断贪欲及与嗔恚。所以者何。一切已贪现贪当贪。皆由作意思惟净相。一切已嗔现嗔当嗔。皆由作意思惟怨相。一切已断现断当断所有贪欲。皆由作意修不净观。一切已断现断当断所有嗔恚。皆由作意修慈悲观。于不净观。若修若习。若多修习。决定能断一切贪欲。于慈悲观。若修若习。若多修习。决定能断一切嗔恚。若欲决定断贪欲者。当勤精进修不净观若欲决定断嗔恚者。当勤精进修慈悲观。修不净观。无有贪欲。而不能断修慈悲观。无有嗔恚。而不能断。如是名为有二种法。若修若习。若多修习。能断二法。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修习多修习  二法断二法

 谓不净慈悲  断贪欲嗔恚

 是故有智者  当观自饶益

 修不净慈悲  断贪欲嗔恚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其涅槃界。略有二种。云何为二。一者有余依涅槃界。二者无余依涅槃界。云何名为有余依涅槃界。谓诸苾刍。得阿罗汉。诸漏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已舍重担。已证自义。已尽有结。已正解了。心善解脱。已得遍知。宿行为缘。所感诸根。犹相续住。虽成诸根。现触种种好丑境界。而能厌舍。无所执着。不为爱恚缠绕其心。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色。求欲见时。虽复以眼观于诸色。而不发起贪嗔痴等。虽复有眼及好丑色。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声。求欲闻时。虽复以耳听于诸声。而不发起贪嗔痴等。虽复有耳及好丑声。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香。求欲嗅时。虽复以鼻嗅于诸香。而不发起贪嗔痴等。虽复有鼻及好丑香。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味。求欲尝时。虽复以舌尝于诸味。而不发起贪嗔痴等。虽复有舌。及好丑味。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触。求欲觉时。虽复以身觉于诸触。而不发起贪嗔痴等。虽复有身及好丑触。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彼于诸法。求欲知时。虽复以意知于诸法。而不发起贪嗔痴等。离诸贪欲证得究竟寂灭涅槃。作是思惟。世尊。为彼怖畏诸有阿赖耶者。恒为断见所系缚者。令知业果无失坏故。所说正法。现见应时。易见饶益。智者内证一切世间真实对治。谓能除灭憍慢渴爱害阿赖耶。断诸径路。证真空性。离诸贪欲。证得究竟寂灭涅槃。如是名为有慧眼者。能正观察。如是名为由二缠故。令诸天人。一类怯劣。一类勇猛。有慧眼者。能正观察。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由二缠所缠  令诸天人众

 一类有怯劣  一类有勇猛

 有慧眼声闻  能如实观察

 能除慢厌离  究竟证涅槃

 复如实了知  佛所说正法

 能灭断常见  及二爱无余

 有慧眼龙王  能普雨法雨

 灭诸烦恼焰  令证大清凉 

本事经卷第三

  挍正后序

此一卷经宋乡则同。同有四十三段。丹本唯有十八段耳。多少如是不同文义。始终迥异如何去取。今捡宋乡本经有四大错。丹有二事以知其正。何则此卷品名既是二法。则应始终唯说二法。而宋乡本经四十三段皆是一法。则名义不相当。是一错也。又宋乡本卷初二段及第三段前六行文。则是诸本初卷三幅。心义经一段十二行耳。宋乡于此三重重写。是二错也。第三段中一类有情已下。即是诸本初卷七幅。破僧经一段十七行耳。宋乡于此重重写之。其乃至于四十一重。是三错也。其卷末颂云。贪欲嗔恚痴。覆藏及恼忿。不恨嫉与悭。耽嗜慢将害者。即是诸本第二卷九幅结经颂。正云贪恚及愚痴。覆藏恼忿恨。嫉悭与贪嗜。慢害将一切。之小讹变耳。宋乡于此闲重写之。是四错也。故知大错耳。今此丹本十八段经始从成就二分。终至二果二缠。皆是二法即与品目名义相当。是一正也。又按诸本第四卷中七幅有结颂云。为通达律仪。厌知不净果。缠觉悟宴坐。愧所作寻求者。则结十二经为一颂。其觉悟已下五经。即是诸本万四卷卷初五经。其缠经果经已上七经。即是丹本此卷卷末七经耳。则列结相应。是二正也。余本则非。故今取此丹本为正云

虽复有意及好丑法。而无贪欲。亦无嗔恚。所以者何。爱恚等结。皆永断故。乃至其身。相续住世。未般涅槃。常为天人。瞻仰礼拜。恭敬供养。是名有余依涅槃界。云何名为无余依涅槃界。谓诸苾刍。得阿罗汉。诸漏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已舍重担。已证自义。已尽有结。已正解了。已善解脱。已得遍知。彼于今时。一切所受。无引因故。不复希望。皆永尽灭。毕竟寂静。究竟清凉。隐没不现。惟由清净。无戏论体。如是清净。无戏论体。不可谓有。不可谓无。不可谓彼亦有亦无。不可谓彼非有非无。惟可说为不可施设究竟涅槃。是名无余依涅槃界。苾刍当知。如是名为略有二种涅槃之界。尔时世尊。重摄此义。而说颂曰

 漏尽心解脱  任持最后身

 名有余涅槃  诸行犹相续

 诸所受皆灭  寂静永清凉

 名无余涅槃  众戏论皆息

 此二涅槃界  最上无等伦

 谓现法当来  寂静常安乐 

吾从世尊。闻如是语。苾刍当知。由二缠故。令诸天人。一类怯劣。一类勇猛。有慧眼者。能正观察。云何二缠。谓有见缠。无有见缠。云何天人一类怯劣谓有天人。爱有乐有。欣有喜有。为灭有故。说正法时。不能恭敬。摄耳听受。亦复不能住奉教心。不能随顺。修如实见。惟生怯劣。退转惊怖。我等尔时当何所有。我等尔时当如何有。如是天人一类怯劣。云何天人一类勇猛。谓有天人。怖有厌有。欣求无有。彼彼苦法。所逼切故。摄受执着。如是如是。诸恶见趣。作是念言。我若断坏隐没不现。尔时乃名寂静微妙。如是天人一类猛盛。云何名为有慧眼者。能正观察。谓圣声闻。如实观察既观察已。不于如实而生憍慢。不依如实而生憍慢。不因如实而生憍慢。不恃如实而生憍慢。如实见已。便生厌背。既厌背已。便能离欲。既离欲已。便得解脱。得解脱已。便自了知。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作是思惟。世尊为彼喜乐诸有阿赖耶者。恒为常见所系缚者。令灭有故。所说正法。微细甚深。难见难悟。寂静胜妙。非诸寻思所行境界。是诸审谛慧者。所证一切世间。真实对治。谓能除灭憍慢渴爱害阿赖耶。断诸径路。证真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