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佛教是什么?如何定义佛教?
·修学佛法的基本认知
·知足、惜福、环保
·什么是佛教说的三净肉?
·依止善知识的九大利益
·什么是居士?成为居士有哪些要求?
·如果不能实现理想就会很失落、看轻自己,如何调整?
·济群法师:如何拜佛
·如何修学戒律
·济群法师《初入佛门的四点意见》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金刚经十大威力,受持读诵功德不可思议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摩突罗国】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拜祖先要上几支香?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经原文 > 律部 >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 > 内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卷第十三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3-18 16: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卷第十三

    大唐三藏义净奉 制译

  尾施缚多罗缘

世尊复告大王。汝当谛听。乃往古昔。我为求无上正觉利益有情。乃有转轮圣王。名大喜见。七宝具足。获四神通。于长阿笈摩六十三品中。已广分别说。时喜见王倍乐正法。饭食供养五百独觉。奉饮食已。人各别施上[疊*毛]一张。说伽他曰

 已证广大心  仁者莫放逸

 施与持戒人  施必得增益

 此施人明达  信心得解脱

 以证无罪心  当生得快乐 

尔时佛告大王。勿作异念。尔时转轮王有七宝具足。获四神通。即我身是。我于彼时。作是舍施。虽不获得无上正等正觉为此因缘。积集善根。是故而今得成正觉。佛复告大王。我为求无上正觉。作舍施功德。汝当谛听。如往昔有一婆罗门。名曰时至。是大豪姓。每行施法。施诸婆罗门。用八十四万大象。庄严金具。皆以清净。金幢覆盖。金网垂下。悉以金庄。此象施与婆罗门等。于毗罗摩经中说。如中阿笈摩经。作此功德。说伽他曰

 施已愿彼乐  我施住无畏

 以施供世间  天及诸人等

 若求一切乐  舍施住无畏

 能求当解脱  大富为人主 

佛告大王。往时时至豪姓婆罗门。施八十四万金庄严象者。即我身是。我于尔时。为舍施故。未即证无上正觉。犹彼因缘。有正信缘。是故而今功德圆满。乃得无上正等正觉。复次大王。我为求无上正等正觉。能行舍施。作福利时。大王谛听。乃往古昔。有转轮王。名曰吉胜。统领四洲。具足七宝。有三神通。为无子息。因求子故。思念作千方便。时有一人来白王言。有药名为多子。宫人食者。当即有子。彼王闻有多子药名。即求访觅。后时王得此药。善细磨之。令入宫人饮已。便即妊娠。其王妃不知斯事。月满生子。形貌端严。面如师子。有那罗延神力。集诸眷属。作生日会。为立名字。号曰茅草。是时王子面前。自然而有妙螺及轮。王子若吹击此螺。外军闻者。皆悉退走。或有闻者。耳即便聋。若闻转轮声者。人皆走藏。或投屋穴。降得外境。诸王伏已。来见父王。白言。大王。所有外境诸王。我皆降已。父王闻已。甚大欢喜。即于比国。为太子娶妃。占星卜吉。集诸眷属。为成婚礼。彼之王女。见其太子形貌可畏。怕惧却走。是时太子即手持螺并轮及刀。随后寻趁。在路乃见王家所有象马。被师子食。时守象马人等。俱来告太子曰。今象马等。被师子食啖愿见救之。我等自有私象马等。六分之中。与太子一分。于时太子即吹螺发声。所有师子虎狼皆悉迸走。是时太子告诸人曰。我所合得六分之一者。留待我回。告已。趁彼王女。其太子亲眷。将其兵士。随后复趁太子。告言。却回。若决欲去。领取兵众。往彼妃家。太子告曰。我今独去。不用兵众。说已兵回。太子独进。后时到彼妃国。妃父见已。告太子言。将此女去。得女即回。至彼调象所。报调象人曰。与我六分之一。其调象人答曰。象被风吹将去。时太子说伽他曰

 盛少狂醉象  其象被风将

 况复牛羊等  心思须自知 

尔时太子。于时洗浴。身涂香药。取镜自照观面。乃见颜貌可畏。乃作是念。我面如此。诸人见我。我今何用此身。当须自害。即入丛林。欲自害身。时天帝释观见太子。是贤劫中菩萨。若自害之。必受大苦。我若变令端政。即不自死。于时天帝与太子螺髻中宝珠。戴已。太子如天。形貌端严。获具七宝。后时父亡。太子绍位。领四天下。如法住持。七宝具足。有大威力。转轮圣王。六十万城。皆立义堂。俗依法祭祠。专修布施。经于多年。经多百千岁。施一切婆罗门已。而说伽他曰

 若多有受用  诸天及以人

 发意不能施  多财而不舍

 迷人悭执住  佛生须急施

 持杖非是勇  能施心为猛 

佛告大王。我于尔时。名茅草转轮王。置六十万义堂。行祭施法。广修功德。大王。莫作异见。彼是我身。当于尔时。名茅草转轮王。如是六十万城。悉皆依俗。造祭祠堂。施于一切。遍修福业。佛告大王我为舍施缘分。乃成无上正等正觉。大王。莫作异念。我修此福。当证无上正觉。为因缘故。为信根故。积集善根。复次大王。我复为求无上正觉故。行施修福。大王谛听。乃往古昔。有王名曰三螺摩腾迦。有诸眷属。百千围绕。其王心行慈悲。利乐有情。其国饥俭。王发实语誓愿。天即降雨。是以其国。常当丰熟。其王于后。舍位出家。随逐仙人。获五神通。于此时中。波罗痆斯有王。名为梵德。正住其位。人民炽盛。丰乐安稳。相师占之。于后十二年中。天不降雨。其王击鼓宣令。告诸人民。若能办得十二年粮者。可住此国。若无能者。任向诸处。国内诸人共相议论。今既饥俭。可作何计。欲向何处。其中有人言。我闻摩腾迦国境有仙人。说实言誓。天即降雨。每常丰熟。粮食充足。时诸人等。为少食故。皆悉投于摩腾迦国。为父王出家。太子住位。所有人民投国来者。十二年中。资给食粮。悉皆充足。梵德王问群臣曰。我国内人。今何所在。大臣答曰。如上广说。在摩腾迦仙人国中。其王复告诸臣。今时饥俭。如末劫年。我等作何方计。得免斯苦。诸臣答曰。摩腾迦天。今以出家。证其仙道。宜可迎请。其梵德王。即诣摩腾迦仙人所。启请白言。我之国内。极大饥俭。犹如末劫。唯愿大仙降至我国。发实言誓。时仙受请。即往梵德王国。发实言曰

 我生在于旃陀罗  亦无恶心损害意

 三螺所说普应知  诸天及人皆悉见

 如是我今真实语  熏修慈心已久行

 普为法界诸众生  愿龙降雨济饥人

 从生已来所修善  久习慈心怜愍故

 以此无量真实语  龙当降雨救众生 

尔时仙人。发此愿已。应时婆罗痆斯。天降大雨。饥俭既息。变成丰稔。城中诸人。先在摩腾迦国者。皆悉归还。并存旧业。佛告大王。往时三螺摩腾迦王者。即我身是。我于往昔。心行慈愍。利益有情。若发实语。天即降雨。能除饥俭。常得丰熟。大王。我昔非唯以舍施故。证无上菩提。而更修无量福德因缘故。积集善根。起正信故。得证无上正等菩提

佛告大王。我为求无上菩提故。修行布施作诸福业。大王谛听。乃往古昔。弥地罗国。有转轮王名为大天。我于中阿笈摩。已广说讫。其王自见己身有大受用。作诸祭祠之法。而说伽他曰

 若心求大富  天上及人间

 随力应行施  为畏贫穷故

 施者人所奉  后必受天供

 人非人归依  如雨能成实 

佛告大王。勿作异念。彼时大天转轮王者。决向善道。常修梵行。八万四千生中。常得转轮王位。大王。莫作异念。尔时转轮王者。即我身是。复次大王。我岂唯以此施。证无上觉。而更修无量福业因缘。积集善根故。起正信故。得证无上正等正觉

佛告大王。我昔为求无上菩提故。修行布施。作诸福业。大王谛听。乃往古昔。于弥地罗城。有转轮王。名泥弥多。我亦先于阿笈摩经中广说。其王自见己身有大受用。作俗间祭祀之法。布施一切。而说颂曰

 若见作善法  随他还作善

 懈怠不作者  是卑下丈夫 

尔时帝释天主。告泥弥多王曰。汝可来至我宫。受我五欲天乐。欢娱游戏。随意受乐。时王即以伽他答曰

 如借他器物  依限终须送

 天乐亦如是  犹如暂借物

 我归弥地罗  多造诸福业

 当来彼宫内  承福生天上 

尔时弥地罗归本城已。修行布施。作诸福业。而说颂曰

 善仁赞行施  随时而行舍

 刹利梵薜舍  旃茶戍达陀

 饥俭时行舍  行者令充足

 当离恶趣中  必得生天上

 智者知此德  施者能为舍

 由施得解脱  富贵而生天 

佛告大王。勿作异念。往时泥弥转轮王。往三十三天。帝释请分座而坐。受五欲乐。犹于弥地罗城门所置祭堂。依法祭祀。行施修诸福业者。即我身是

佛告大王。非唯缘此行施福业。而证正觉。大王。勿作异见。而因行施故。起正信故。积聚善根故。今得正觉

佛言。大王。我为求无上菩提故。而行舍施。修诸福业。王今谛听。乃往古昔。有王名曰阿难陀。王有五子。其最小子。号为镜面。后时大王。身染病患。医人处方。用根茎叶枝果种种药疗。竟治不差。惟加困笃。临命终时。速唤群臣。我今临命。须立别王。臣等问曰。欲建立谁。告曰。有福德者。有天分者。置宝鞋履。宫人受语者。见六藏者。见内藏。外藏。内外藏。树间。山间。水间藏者。可建立为王。说已命终。诸臣试练。何子堪为。唯有最小镜面王子。堪绍王位。而有天分。既登宝位。并与宝履。令入宫中。诸宫人见。皆悉恭敬。见六库藏。如前所说。乃至树间藏者。王住树下下有库藏。若在山间。及王园苑。亦复如是。水中藏者。王若游戏地水之中。即时有藏。群臣既见镜面王子。有是果报。尊重贵胜。即立王位。既绍位已。以法治国。国内饥俭。十二年中。俗法祭祀。施一切人。所求皆与。知自快乐。而说颂曰

 以法得财者  智人不积聚

 施者名持戒  施与受施人

 沙门婆罗门  贫乏令充足

 舍此身已后  必得生天上

 聪达如是解  正信解脱念

 于施行勇猛  无吝常行施 

佛告大王。勿作异念。尔时王者。即我身是。我于尔时名镜面王。十二年中。为饥俭故。普于一切有情。而行惠施。所须受用。俗法祭祀。皆悉能施。即我身是。非但行施福业。证无上菩提。大王。勿作此见。镜面因行施故。起正信故。积聚善根故。今得菩提

复次大王。我为求无上菩提故。而行布施。造作福业。发精进波罗蜜。大王谛听。乃往古昔。于般遮罗国。有二王。一在北界。一在南界。其北界王名曰财。城名龙阁。其王以法化世。人民炽盛。丰乐安稳。无诸诈伪。贼盗疾疫。牛羊稻蔗。在处充满。其王以法治国。城侧有一大池。乌钵罗花等。弥覆其上。复有种种众鸟。池中有一龙子。名曰妙生。时往兴云以降甘雨。令田丰熟。多足粮贮。皆行布施。其南界王。性行险恶凶粗。非法治国。常以枷禁打棒百姓。天不降雨。人并惊忙。舍投北界龙阁城中。以求活命。其南界王因出城游猎。乃见村舍空闲。神庙破坏。问群臣曰。村中人物。今并何之。诸臣答曰。比为饥俭。人皆饥急。投北界王。大王施我无畏。即具说因缘。王言。恣汝无畏。臣等答言。北界有王。名曰财。以法持国。以法化世。人民炽盛。安稳丰乐。无诸诈伪。贼盗疾疫。牛羊稻蔗。在处充满。常好布施于诸沙门婆罗门。饮食资具。受用丰足。大王性行粗恶。枷禁打棒。百姓惶怖。走投北界龙阁城中。王曰。作何方计。令彼却来。聚落居住。群臣答曰。若大王如彼财王。行于慈愍。饶益众生。不久诸人皆悉奔此城邑聚落。臣复白王。彼城更有好妙胜事。城侧有池。池中莲花。弥覆其上。有好诸鸟。复有龙子。名曰妙生。依时降雨。令得丰熟。为斯彼国。人民快乐。其王复告群臣曰。作何方计。令彼龙子。来此居止。臣曰。若有持咒之人。即可来至。时王即命群臣。击鼓宣令。若有能持明咒。令北界龙阁城中妙生龙子。来于我处者。赏金一笼。复大供给。于时有一咒师。名曰咒蛇。来诣臣所。白言。若定与我此金笼者。我能咒唤妙生龙子。来于此处。时群臣等即与金笼。咒师曰。待我咒龙至此。然后受之。是时咒师即往龙阁城中。于池四面。观察池内。知龙住处。却来告诸臣曰。我于第七日。龙子必来。汝等可作祭祀之法。是时龙子知彼咒蛇咒师来此。至第七日。将诣彼国。作何计免其离父母亲里眷属。欲投何处。得免斯事。去池不远。有二猎师居住。一名婆啰迦。二名颇啰迦。以求活计。池边居止。网捕水陆其婆啰迦不久身死。龙子作念。颇啰迦猎师。今见命存。我须投彼

尔时龙子变为人形。诣猎师所。告曰。汝知此城。由谁而得如是人民炽盛。丰乐安稳。无诸诈伪。盗贼疾疫牛羊稻蔗。在处充满。猎师答曰。我知此事。皆由大王心行慈愍。饶益一切。养活百姓。龙子告曰。如汝所言。要然由王。更缘别事。答曰。更有。为此池中。有一龙子。依时降雨。缘此人民炽盛。欢乐丰熟。多饶饮食。龙子告曰。若彼龙子。被人将去。离父母眷属。汝见彼人。能作何事。答曰。我能害之。龙子告曰。汝识妙生龙子不。答曰。我比不识。报言。我是妙生龙子。今为南方般遮罗国师。名曰咒蛇欲来取我将去。今作祭祀结界之法。却后七日。来此之时。钉竭地罗木橛。种种色线。绕池四边。作法必将我去。汝可且于一处藏隐。遥见作此搅水之时。即须射箭咒师要处。速来彼令摄咒。不然斫令头落。必须先遣解咒。然后杀之。不尔我常被咒缚。至死不脱。时猎师告龙子曰。若独令汝利益。犹故作之。况令王城人众皆得利益。我何不作愿无忧虑。是时龙子即将猎师。视其藏隐僻处。猎师至第七日。彼彼藏处。其咒蛇师。即来作坛。祭祀结界。一依咒印法。四面钉橛。种种色线绕之。即以箭射。速来前进搅池水。尔时猎师拔刀告曰。我国之内。妙生龙子。汝欲将去。若不速解咒法。刀斫汝头。令堕于地。时咒蛇师于此苦痛。恐惧畏死。即解摄咒。解已。猎师断彼命根。龙子得脱。出池抱彼猎师。白言。仁者。是我父母。为来相救。我今免离父母眷属之苦。仁可相随。向我宫中。即共相逐。入龙子宫。施设种种妙好饮食。与上宝珠。复告父母。此是亲支。所投寄者。因此之人。今免爱别离苦。是时龙子父母。即令猎师乞愿。赐与无量珍宝。猎师得已。即出池中。去池不远。有一仙人居止。林果茂盛。有杂众鸟。出和雅音。然此仙人乐行慈愍。利益有情。斯之猎师。每日三时诣彼仙所。复于一时。具说龙子之事。时仙告曰。汝何用珍宝。求乞小愿。然其龙宫。龙有不空罥索。何为不取。汝可往彼。求取此索。猎师闻已。心生贪爱。即往龙宫。乃见此索。便作是念。我所求者。今此索是。入龙宫中。又见妙生龙子。更共诸龙。相随而行。龙见猎师。心大欢喜。惠赐珍宝。猎师答曰。我宝自足。须此罥索。龙曰。此索无用。我等。为惧金翅鸟故。防援自身。须畜此索。猎师答曰。汝久远时。时往一须。我之所用。用日是常。若知恩德。当与此索。龙子便作是念。此人多垂恩德于我。我今咨启父母。可当与索。龙子启父母已。即与其索。其猎师得索。心大欢悦。如得大地之物。出池归家。其城大王。共妃戏游。久不怀妊。既无男女。以手拓颊。谛自思惟。我有无量财宝库藏我今无子。断息种族。诸人如知无子。建立别王。作思惟时。王诸眷属。及沙门婆罗门等。皆怪大王生此愁恼。白言。思惟何事。王具广说。又白王言。须求天神。当即有子。其王为求子故。即求林神园神。四衢道神。受祭祀神。随生神。诸天善神等。愿当有子。佛言。若由此事。而求得者。人人并有千子。要由三事和合。方有其子。何者为三。一父。二母。三贪爱现前。乃当有子。其王至求子故。时有贤劫菩萨。遂于国大夫人腹内受胎。智慧女人有五种智。云何为五。一知丈夫有欲心等。如上广说。既知得胎。欢喜白王。我今怀妊。在左腋边。必知是男。大王闻已。甚大欢喜。夫人作念。十月满已。当诞子。彼能建立宗族。我舍寿后。为我随分行施。修诸福业。供养乞者。生在之时。能随我后。妃欲产时。散放游行。寒供暖具。热给凉资。衣服所须。问医方食。六味和可。众宝璎珞。以庄严身。犹如天女。亦如诸天游欢喜园。常以床座辇舆将行。香美之处。闻乐悦声。至妃月满。便诞一子。形貌端严。人所乐见。人相具足。是时诸天击鼓娱乐。父王闻已。甚大惊愕。诸宫白王。为王有子。天击鼓声。王即出敕。令城邑清净扫洒。烧诸妙香。悬宝幡盖。令施一切沙门婆罗门。及贫穷孤苦。又施放大赦。作诸欢乐。复为太子。作生日福。始从一七日。乃至三七。置立名号。群臣共议。欲立何名。众人议曰。王既名财。王子今可立号善财。给八乳母。如上广说。是时太子。日渐长大。如莲在水。不久长成。即令入学。学诸文字。弓射。王法。算计。识别珍宝人象马等。工巧术法。种种技艺。六十四能。解缚能读。聪明了达。父王为置三时宫殿。谓春夏冬。三种园苑。各依三际。善财独在宫中阁上。吹笛作乐游戏。是时颇罗迦猎师。因猎禽兽。至一山上。见彼山下。有仙人居住。花果茂盛。有好杂鸟。并有大池。众妙莲花。以覆池上。然彼诸鸟。池中游戏。猎师游行。至其仙所。见彼仙人。发爪并长。身被树皮。由其苦行。身体干枯。在一树下草室之内。猎师见已。合掌礼足。启白大仙。在此苦行。经几许时。仙人曰。我经四十年来。于此苦行。猎师问曰。尔许时中。见希有事不。于时仙人徐徐软语。答言。贤首。汝见此池不。答曰。我见。大师答曰。此池名梵阶。众妙莲花。弥覆其上。有诸杂鸟。居止其中。此池清冷。水如乳味。以花和之。每月十五日。有紧那罗王女名悦意。与五百眷属围绕。将诸香花。来此池沐浴。当浴之时。作诸妓乐。池中诸鸟。闻此美音皆悉止息。我闻之时。情甚悦豫。乃至七日。心大欢乐。贤首。我惟见是希异之事。尔时猎师便自思惟。我于龙子边。得此不空罥索。我因此索。系取悦意。作是念已。至十五日。隐在树间。手持龙索。其紧那罗女来。欲入池洗浴。猎师即掷索。系彼紧那罗女。以系缚之。其女见身被缚。忙惧作声大叫。余同类女。东西奔走去。悦意女方便欲走。猎师见彼端正。即手执之。女曰。汝莫捉我。不堪为夫。我堪与王为妇。猎师告曰。若不急捉。恐汝当走。其女答曰。我今不走。仁若不信。取我髻中之宝。我因此宝。随意腾空。猎师告曰。如何得知髻宝。答曰。若宝在人边。我随人后。猎师手持其宝。索系而进。于时善财童子。因猎而行。猎师遇见善财童子。面貌端严。人所喜见。其女端正。太子若见。必当脱将。作是念已。我宁自奉。其猎师往诣童子所。礼足白言。此之女宝。奉上太子。愿见纳之

尔时善财见彼少女。形貌端严。人所乐见。观察其相。有十八种女相庄严。具如余说。善财见已欲力所逼。心生爱着。如蛾赴火。色境如火。亦如水浪。不可止定。亦如生牛后。亦如金翅鸟。骏不可制。如风飘物。无可能回。如猴得树。迷乱难止。无始已来。贪欲习性。烦恼境习。欲味乐故。欲之诸境。极秽心故。妄想念故。以此为弓。所思作处。以心为箭。说伽他曰

 善财见彼面如月  亦如云雾中电光

 心乱犹如象被射  受取悦意速归城 

尔时善财王子。归龙阁城。广赐猎师田宅。即将悦意。于宫楼阁。共为游喜。其女端严。恣态无量。卫护善财太子。令其爱乐恒不相离。复于后时。有二婆罗门。从逝多林来至龙阁城中。一于王边。依止王住。请婆罗门。尊以为师。多赐资具。一于善财太子所。依止而住。太子惠赐资具。是时婆罗门告太子善财言。若得大王立汝为王。得王位时。于我如何。时善财告曰。如我父王立彼为门师。诸婆罗门中尊。我亦如是。立汝为尊。其大王门师闻已。生大嗔恚。便作思念。我今作计。不令太子得位。况彼婆罗门得为尊者。复于后时。别有一国起逆。发兵往伐。却被怨害。如是七度。令军领兵往彼。皆被打退军回。臣等白王。贼军增盛。我国有损。须集勇健之人。时王国师便作是念。今正是时。令太子征伐外境。乃令便死。即白王言。他军强盛。无能敌者。大王答言。今我自去。婆罗门言。太子少年盛力。令作大将。往彼共敌必当克获王命善财。告言。汝为大将。可往旷野国中。共怨对敌。善财白父王曰。诚如所言。便入宫中。见悦意夫人。忘父王教。父王复敕善财。汝早往彼。与怨抗敌。善财受敕。还入宫中。见悦意已。便忘父王教敕。时王国师还来白王。善财太子。贪欲染着悦意。愿大王令诸兵众。皆来集会。便敕太子。于王前发。时王唤善财。领四兵众。往彼抗敌。其善财白父王言。暂见悦意即去。王言。即发。今非是看悦意时。复白父王。我辞母去。王言。辞去。善财即往悦意夫人处。取其髻宝。往诣母边。长跪白母曰。此之髻宝。当好防护。莫与悦意。若大苦恼。逼迫至死。当即与之。母既受已。绕母三匝。作诸伎乐。即往征伐。去城不远。树下暂居。时薜室罗末拏天王。领诸无量眷属。因过其所。遂不能动。心大怪愕。我亦曾经处处游历。未曾有此。遂乃遥见善财童子在于树下。是贤劫菩萨。自受疲劳。往彼斗敌。我须佐助。可往降怨。不令损害。时薜室罗末拏天王。即敕第五药叉。汝可速往旷野城中。为善财降彼怨毕。亦莫令损。是时药叉奉王敕已。即变四军兵众。人形高大。如多罗树。象高如大山。马大如象。作诸器仗。种种变现。吹击大鼓。令大恐怖。现大威力。至彼怨所。如是示现。其城四面墙壁。被药叉威力一时俱到。人民皆怪怕惧。问曰。从何处来。天兵答曰。汝等早开门户。善财即来。往可迎取。若更迟滞。汝等总死。无有残余。城人答曰。我等于王不逆。亦不逆于善财。比被王使逼迫闭门。众人开城。以诸香花。作诸音乐。出迎善财。来入城中。押领平定。置立押官。善财归国。其夜父王梦见鸱鸟取王肠肚。绕城四面。王身入宝室中。其王睡觉。心大怕怖。身毛皆竖。从眠起已。以手拓颊。住于怨思。我定被夺王位。必当至死。明旦即集婆罗门等。说斯梦意。其王门师。便作是念。善财决定斗战得胜。降得外国。我须恶解。其婆罗门即白大王。此是恶梦。决失王位。定当身死。要然于婆罗门咒法中。有[示*厭]方法可免斯厄。王又问曰。有何方法。告言。于王园苑之中。当作一池。严饰端正。白土泥之。令其精细。杀诸恶兽。取血满池。置四街道。从一面入。向一面出。已令四上。婆罗门解四明者。以舌舐王足下。用紧那罗脂烧香。若作如是[示*厭]禳。王久住位。长命无灾。是时王曰。诸事可办。紧那罗脂。云何可得。婆罗门白王。然易得者。却道难得。王复问曰。云何易得。婆罗门曰。大王儿妇。名悦意者。是紧那罗女。王即告言。莫作是语。我子共彼。以命相连。答曰。大王。可未闻书教

 舍一为诸眷  为村舍眷属

 舍村取城邑  为身弃大地

 王须自牢护  及以童子身

 后乃能护他  须害彼悦意 

大王。为爱命故。无所不作。于时大王。闻此语已。即依所说穿池。白土泥饰。杀诸恶兽。取血满池。其善财宫内诸宫人等。闻此事已。皆生欢喜。互相谓言。我并少年。端政容美。善财若至。我当承事。是时悦意见彼欢乐。怪问宫人。汝等有何喜乐。次第问之。有一宫人。如上具说。悦意闻已。心大苦恼。愁忧不乐。即往善财母所。啼泣白言。具说如上。母曰。汝且小止少时。我自寻访。乃知虚实

尔时悦意。更来白言。此事是实。时太子母告曰。汝今正是去时。我若不与汝宝。当是负心。即与悦意髻宝。及衣裳等

尔时大王入池浴已。婆罗门以舌舐足至顶。王敕令索紧那罗脂。于时悦意身腾虚空。而说颂曰

 我染触身故  笑乐住于此

 如象得解缚  已脱腾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