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佛教是什么?如何定义佛教?
·修学佛法的基本认知
·知足、惜福、环保
·什么是佛教说的三净肉?
·依止善知识的九大利益
·什么是居士?成为居士有哪些要求?
·如果不能实现理想就会很失落、看轻自己,如何调整?
·济群法师:如何拜佛
·如何修学戒律
·济群法师《初入佛门的四点意见》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金刚经十大威力,受持读诵功德不可思议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摩突罗国】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拜祖先要上几支香?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经原文 > 律部 >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 > 内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五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3-19 02:0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第十五

    大唐三藏法师义净奉 制译

佛告诸苾刍。提婆达多。非为今时无恩无报。从昔已来亦无恩无报。汝等善听。我当为说。摄颂曰

佛告诸苾刍。乃往古昔。此婆罗痆斯城有一大村。去村不远有一大林。花果茂盛流泉浴池。有一仙人名憍尸迦。在彼林中。每食堕落之果。衣服树皮心大慈悲。种种禽兽皆咸依附。有一母象在彼林中。当产之时闻师子吼。心大惊怖失大小便。弃子而走。出于林中。时仙采果。见小象子知其失母。仙起慈心愍彼象子。寻觅其母。求不能得。遂收象子至自住处。而鞠养之如子无异。既渐长大。便坏仙处花果树木。仙既见已遂即嗔责。象知仙嗔更不损林。象又渐大心极猛盛。后复损林。仙又诃责。象无怖惧。仙加苦嗔。象起害心欲践仙人。仙走入室。象以鼻牙损仙。半屋。便即自走。时树林神即说颂曰

佛告诸苾刍。往昔仙人者。今我身是。往昔象者。今提婆达多是。往昔无恩。今亦如是无有善报。汝等当知

佛告诸苾刍。提婆达多。复有无恩无报之行。汝等谛听。往昔此波罗痆斯时有国王。名大帝释军。国土丰饶人皆快乐。王有夫人。号为月光。但所作梦皆有真实。于彼国内有一菩萨。而作鹿王。其形金色殊胜端正。人所见者无有厌足。自知端正心常怖畏。恒怕猎师常藏其身。时诸禽兽互相解语。时有一乌。诣鹿王所心生爱念。作如是语。阿舅。云何惊怖食草。金色鹿王便即报曰。我为端正。一切猎师若见我者。恐相杀害。为此食草心常惊怖。乌寻报曰。我于夜中亦怕鸺鹠。我等与舅。从今已去更相守护。若于白日。我处高树监察好恶。有事报王。若至夜中。王当观视有事报我。于彼国中。有一大河在于林侧。时有二人先有怨仇。忽然相逢。一人力胜。遂缚怨人掷于河中。其水流急彼人漂溺。便作是言。谁能救得我者。我与作奴。时彼鹿王。与五百眷属。至河饮水。闻此声已起慈悲心。便入水中欲救溺人。是时老乌来诣王所。便即告言。此黑头虫。都无恩义。勿须救拔。若得离难必害鹿王。时彼鹿王为慈悲故。不取乌言。往溺人所背负而出。既到岸上。以口解绳待苏息已。便即报言。子须当知。此是归路。汝当好去。时彼溺人胡跪合掌报鹿王言。我于王边更得此命。愿常供侍为奴。以报王恩。时彼鹿王即说颂曰

 不用汝为奴  亦不须承事

 但莫说见我  恐彼取我皮 

我今于汝更求一事。汝随我愿勿言见我。即是报恩。何以故。我身端严色相具足。恐彼人知杀我取皮。是故莫说见我在此。彼人答言。敬从王愿。我定不说。即起合掌右绕三匝作礼而去

尔时月光夫人。受五欲乐疲极而睡。于后夜中梦见鹿王。身皮金色微妙端严。坐师子座。为诸国王及诸人众说甚深法。梦中思惟。我作此梦定是真实。欢喜而寤。即向于王说梦所见。王既闻已信其所梦。心生惊怪。何得有鹿处师子座为众说法。时月光夫人。为王陈说悦意之语。王大欢喜。即便殷勤请王。为觅金色之鹿。王敕群臣。国内猎师总召令集。诸臣奉命。召诸猎师将诣王所。王问猎师。我闻国内有金色鹿。汝等见不。若有见者。以软绳系勿令伤损。将来见我。时诸猎师白大王言。我猎多年。不见此鹿亦不曾闻。大王。既闻鹿在何处。请为王捉。王敕诸臣。击鼓宣令。访有见者来报我知。我即当赏五百聚落。诸臣受教。击鼓集众宣王赏募。时彼溺人闻王重募。即便作念。我今贫困。为欲贪求王之重赏。为当报恩。不说其鹿。佛告诸苾刍。世间常法。一切有情五欲所系。无恶不作。时彼溺人心贪五欲。即思往时被怨执缚。复作是念。我今背恩欲报彼怨。不惧未来如前苦事。应报其怨。作是念已诣王宫门。见种种庄严依王正法。使守门者白大王知。王既闻已即唤令入。其人报王。于山林中具诸花果。有一鹿王。身皮金色千鹿围绕。至极端正。我知其处令王得见。王闻语已心大欢喜。召诸群臣将其兵众。外国朝者见王严驾。亦皆随从。其人引前往鹿王所。布兵围绕。时彼鹿王亲友之乌。恒在高树。遥见兵众来渐近林中。乌即下树报鹿王言。前被溺人是背恩者。王不须救。不用我言。鹿王问言。有何所以。乌答鹿王。前者溺人将诸兵众。来猎鹿王。时彼千鹿闻兵众声。惊怖走散。是时鹿王即作是念。我今若走。彼诸兵众寻觅于我。亦杀千鹿。我宁守死活彼千鹿。作是念已。尔时鹿王诣国王所。往时溺人遥见鹿王。即举两手指示王言。金色鹿王彼来者是

佛告诸苾刍。众生若造极恶业者。不待来生今即见受。被溺之人。由不知恩造恶业故。手指鹿讫手即堕地。王见是事怪而问言。何忽如是两手堕落。时彼溺人苦痛悲泣。即便向王以颂答曰

 穿墙盗物者  此不名为贼

 有恩而不报  是名为大贼 

王闻此语即问彼人。此颂何义。我今不解。时彼溺人即便为王具说前事。王闻是已。为不知恩溺人。说颂报曰

 无恩溺人  何故汝身  不陷入地

 何故汝舌  不破百分  何故金刚

 执持刀杖  不杀害汝  一切鬼神

 何不打汝  汝极背恩  何故少报 

王知彼鹿是大菩萨有大威德。告诸臣言。应与鹿王设大供养。卿等速回扫洒道路。悬缯幡盖烧众名香。我与鹿王俱来入城。诸臣闻敕具依王教。是时国王。令金色鹿在前而行。国王大臣随鹿王后。入婆罗痆斯城。于宫门前置师子座。种种庄严请鹿王坐。王及月光夫人。后宫婇女王子人民。围绕而坐。是时鹿王方说妙法。王及夫人一切大众。既闻法已。即请鹿王为受五戒。一切有情愿归菩提。王见是已心大欢喜。向鹿王言。王所游处山林旷野。悉施鹿王。我从今后永断杀生。亦令国人不得游猎。愿诸有情。于诸住处心无怖畏

佛告诸苾刍。尔时鹿王者。今我身是。时无恩溺人。今提婆达多是。过去无恩今亦如是。佛告诸苾刍。提婆达多。复有无恩无报之行。汝等谛听。往昔婆罗痆斯边界聚落。于中有一作花鬘人其聚落傍有一河水。作花鬘人每常渡水取花来去。后于一时欲渡河水。于此河中。非时得一庵没罗果。持诣王城与守门者。守门者得转饷通事。通事人得便奉进王。王得其果复与王妃。妃得其果即便食之。以果香美复从王索。王复问彼通事之人。何处得果。通事人答。我于守门人边得之。王即遣唤守门人问。果汝从何得。守门人云。我于花鬘人边而得此果。王复遣唤作花鬘人问言。何处得果。花鬘人答。于河中得。王语作花鬘人。汝往河所更觅此果。其花鬘人既得敕已。自赍粮食复往河所。寻水而觅行至一山。于高崖上遥见果树。其岩崄绝。一切猕猴皆不能上。何况于人。其作鬘人多日寻觅。无有上处。粮食复尽。其人心念。我得王教令觅其果。今既不获如何得归。作是念已不顾身命。手攀崄崖渐渐而上。未到果所遂便坠落。下有深涧堕在其中。时有菩萨。作猕猴王游行山谷。见花鬘人。堕在深坑受诸饥苦。菩萨发心救诸含识。善巧方便。时猕猴王遂设其计。取一大石轻重如人。即便背负调习运转。知得出坑。遂负鬘人渐渐而出。由此疲极身体乏困。当于彼时。一切禽兽悉解人语。时猕猴王问花鬘人。汝因何事落在深坑。时花鬘人广如上说。是时菩萨便作是念。此采果人不得其果。必当受罪。我今应可与取庵没罗果。菩萨虽困。遂升高岩摘取其果。掷与鬘人。彼人得已便自食足。余残果子衣裓盛之。猕猴下树报花鬘人言。我今疲乏欲少时睡。汝可警觉守护于我。花鬘答言。好我警觉。猕猴便睡。时花鬘人而作是念。我路粮尽。若食果子以何奉王。应杀猕猴曝作干脯将充路粮。方可得达。时彼恶人不知恩故。遂起恶念。擎取大石打猕猴头。骨髓俱破遂致命终

尔时空中有一天神。见此事已。即说颂曰

 承事恭敬  犹如善友  有如是人

 不知恩报 

佛告诸苾刍。汝等当知。往昔猕猴王者。即我身是。其花鬘恶人者。今提婆达多是。非但过去不知报恩。今亦如是。苾刍当知

佛告诸苾刍。提婆达多。复有无恩无报之行。汝等谛听。往昔之时有一山林。种种花果。时有一鸟。名曰啄木。其林一边有师子王。寻常杀鹿而食。后杀一鹿遂便食啖。骨横咽中不能得出。痛苦多时不能得食。羸劣饥瘦。彼鸟游戏见师子王。即便问曰。阿舅。何故羸瘦如此。师子答曰。我有痛苦。时鸟问言。何故痛苦。其师子王广如上说。鸟复报曰。我为治苦。汝是诸兽中王。能报恩不。每日之中常与我食。师子王报曰。依汝所须常能供给。鸟便思念。我作方计除却其骨。待去却后然始令知待师子睡方可除骨。既作念已。暂游于树求觅其食。时师子王。遇凉风吹。遂便美睡。鸟见睡已。以木着口审细更看。遂入口中衔骨而出。在于树上待师子王睡眠觉。后将骨示之。时师子王须臾睡寤。遂觉喉中骨去无痛。蹲踞嚬呻。鸟见欢喜。从树飞下以骨示之。报师子云。阿舅。苦痛皆由此骨。师子欢庆报彼鸟云。外甥。我久苦痛今得除差。我欲一生供养承事。唯愿外甥。日日来此。鸟闻此语欢喜而去。后师子王正食鹿时。其啄木鸟被鹰所逐。惊怖饥急飞投师子。说被鹰逐饥急怖事。愿舅。赐我一餐之食。时师子王。以颂答曰

 我当行杀害  恶性亦恶行

 我牙齿锋利  入我口得出

 应当自忻庆  今复更何索 

鸟闻此说亦以颂答

 物堕海中失  梦得寤时失

 承事恶人失  救济无恩人

 此更为大失  我从汝何索 

鸟说颂已即便飞去。佛告诸苾刍。往时啄木鸟王者。即我身是。彼无恩师子王者。今提婆达多是。先不知恩亦不知报。今亦如是。汝等当知

世尊复告诸苾刍曰。提婆达多。复有无恩无报之行。汝等谛听。往昔婆罗痆斯城有一贫人。常取柴樵卖以活命。其人复于一时。执持绳斧往趣林边。将欲伐柴。即逢非时大暴风雨。七日不息。为避风雨渐次经历。遂至山边见一石窟。即欲入中将至窟门。见熊在内惊怖却走。熊见惊走便呼彼云。善男子来。汝勿怖我其人虽复闻彼熊呼。犹怀恐怖。踌躇而立不前不却。熊见彼住即抱入窟。不令惊惧。与诸美果堪食树根。养经七日至第八日。熊自出外看其风雨。见风雨歇。即与美果发遣令去。其人长跪合掌白言。我蒙供养身命得活。我从今后何以报恩。熊即报曰。汝但勿向外人道说。我在此住者。即为报恩。其人即便绕熊行道经一匝已。报其熊曰。我终不敢报余人知。说此语已便即而去。其人行至婆罗痆斯城门。见一猎师欲行游猎。先共相识。猎师问曰。汝多日不还家中。妇儿眷属悉皆忧恼言。为被风雨漂。及虎狼食。将作汝死。已度大雨禽兽多死。汝今云何得活。时采薪人说熊收养广如上说。猎师问曰。彼熊今在何山何窟。愿汝视我。时采柴人报猎师曰。我今纵死亦不能却入山林。猎师报曰。多以巧言种种劝化。我若杀得。与汝多分。我取一分。其人即起贪心。遂便却回。视彼熊处行至窟边。遥指熊视。是时猎师于其窟门。多积柴薪以火。熏之。时熊被烟火逼困苦欲死即说颂曰

 我此山中住  不害于一人

 食果及树根  常起慈悲念

 我今命欲尽  当复作何计

 自念过去业  善恶今得报 

时熊说此颂已即便命终。时彼猎师知熊死已。即入窟中取熊剥皮分作三分。语彼樵人。汝取肉二分。我取一分。时采樵人以手取肉。当取肉时两手俱落。猎师见以唱言。奇哉奇哉。猎师已肉亦不将行。便却入城。以希奇事闻奏于王。说向国人。王既闻已亲自往看。收取熊皮往诣寺中。打钟集众。遂将熊皮安僧众前。王礼僧已。为诸僧众说如上事。寺中上坐证阿罗汉果。以颂报国王曰

 大王今当知  此非实熊身

 是胜上菩萨  当获无上果

 应三世供养  大王须起塔 

时王闻已敕诸大臣。取种种香木。往诣熊窟所焚烧其身起塔安置种种花香悬缯幡盖洒扫供养。国王大臣及诸人等。共立制约。每一年中同集供养。共立制已礼塔而去。一切人民若有来礼彼塔及供养者。皆得生天。佛告诸苾刍。往昔熊者。今我身是。昔采樵恶人者。今提婆达多是。昔时早已无恩无报。今时亦复无恩无愧。汝等当知

尔时世尊复告诸苾刍。此提婆达多。复有无恩无报之行。汝等谛听。往昔婆罗痆斯城有一贫人。常取柴樵卖以活命。其人后于一时。执持绳斧诣于山林。至一树边欲采其樵。遂逢大虫惊怕却走。上一大树。不觉树上有熊。见已复怕不敢更上。熊见惊怕渐下报言。汝不须怕。但依投我。樵人闻已亦不敢近。熊见悲愍自来执抱。于其树上选安隐处。熊抱而坐。是时树下大虫报其熊曰。此是无恩众生。后殃害汝。何须守护。当可掷于树下。我须食之。若不得食我终不去

佛告诸苾刍。世间之法。有归投者尚自守护。何况菩萨有来归投而不守护。时熊报大虫曰。此人投我。终不违信。虫闻此语。为饥乏故亦不肯去。熊报樵人。我今抱汝疲乏暂睡。少时汝自警觉并守护我。头枕樵人便起思念。我暂睡息。当为樵人说十颂法。作此念已熊即便睡。虫见熊睡。报樵人曰。汝能几时树上而住。应可掷熊树下我食即去。免害于汝当得还家。时采樵人闻此语已。即起恶念。此虫好语。我于此处能几时住。作此念已。便即掷熊树下推落。觉已未至地间。即说十字

说已至地。虫既得熊。遂便食啖饱足便去。樵人闻熊说十字秘密之法。便即思念。熊有好法应说视我。遂起贪求即生烦恼。为失法故心迷狂走。说十字曰

时樵人亲属既见癫狂。将彼归家。更无余语唯说十字。其亲属等既见癫狂。即觅医人及善咒者。种种医方疗不能差。时婆罗痆斯城不远。有林多果。众鸟皆集出美妙音。时彼林中有一仙人。具五神通。狂人亲属将视仙人。胡跪礼拜便即白言。我此眷属癫狂心乱。不说余语唯宣十字。我等不解如何治差。仙人报曰。此人造恶都不知恩。杀大菩萨掷于树下。而未至地间说于十字。以摄十颂。说此十字已堕地而死。被虎所食。时采樵人便即癫狂。时诸眷属及仙门人皆白仙言。云何十颂。复有何义。是时仙人次第解释。便说颂曰。尔时世尊告诸苾刍。汝等当知。往昔熊者。今我身是。时采樵人不知恩者。今提婆达多是。昔不知恩。今亦如是。汝等当知

尔时世尊告诸苾刍。此提婆达多。复有无恩无报之行。汝等谛听。昔有一城名曰寂静。其中有王亦名寂静。国土丰饶人民安乐。无诸贼盗不相征伐。王性慈悲。愍诸众生等如一子。心好惠施常乐听法。无有悭贪。供养沙门婆罗门等及诸贫病。心无厌足。王有常法。每日清旦先参父母。后看病人。然治国务。时有贫人重病极困。医人瞻者不肯与药。皆云定死。病人既闻心怀苦恼。悲泣游行至寂静城。时王春时与诸群臣后妃眷属。欲游园观行诣城门。时彼病人拄杖悲泣。跪拜王前白其王曰。唯愿大王。救我救我。如是病苦令得命全。王既见已起大慈悲。回驾还宫命大臣曰。召我国内所有医人。臣奉王命。遂即召集一切医人。便将见王。王唤病人躬自亲看。汝等医人必须治差。诸医见已白大王曰。观此人病药极难得。王便问曰。何故难得。医答王言。要须一生不解嗔人。而取其血煮粥治之。方可除差。如若不得其病不除。王既闻已便作是念。我既不能救一人命。用此王位及身命为。却自观察。我一生来无有嗔处。作是念已。命其乳母便即问曰。我幼小时不有嗔不。乳母答言。自生抱王我尚无嗔。何况王身未将为定。更问亲母。儿自生来见有嗔不。母便报曰。既怀王已我尚无嗔。况王自身。王既闻已欢喜踊跃。作如是念。今得药耶。告诸医人。于我身上。五处下针刺取其血诸医白王。病人卑下王是贵胜。我今不敢于王身上而辄下针。佛告诸苾刍。一切菩萨善解世间种种事业。尔时国王起慈悲心。即自下针五处出血令器皆满。便付医人。即令作粥与病人食。是时国人见王慈悲善养黎庶。王子臣人后妃婇女一切国人悉皆啼泣。共相谓曰。王愍一人不惜身命。弃舍我等今无依怙。王既闻已报诸人曰。汝勿懊恼。此非恶事。尔时大王于其六月日日出血供其病人。是时国王。渐加羸瘦身体无力。清净诸天见王事已。作如是念。此是贤劫菩萨身。若遣衰亡非是好事。我等以天威力方便。毛孔之中皆入甘露。念已即与威力。王当可活病人得差。诸天加威。王得平复。病人又差。王便更与病人五大好村。时彼病人寂静城中。与其城内王臣宰贵身为同类。八方传号。经于六月与病人血食乃得差。及以更赏五大好村。八方既闻此号皆悉怪念。来至彼城问彼病人曰。实国王经六月中出血供养汝不。彼病恶人即作无恩无报告诸人曰。此之国王于我何益。身有恶血应合弃却。或以施人此有何怪。然彼恶人出此语已。即于地中火出。烧此人家一切皆尽。彼之病人却得瘦病。佛告诸苾刍。彼国王者今我身是。彼时病人无恩无报。今提婆达多是。佛告诸苾刍。此提婆达多。复有无恩无报之行。汝等谛听。往昔过去婆罗痆斯城。有一国王广如前说。乃至王妃生一王子。颜貌端严。其色赤白头面圆满。犹如伞盖。手臂垂下犹如象鼻。两眉相连额广鼻直。一切肢节悉皆圆足。彼生之时。诸吉祥事悉皆现前。生已经于二十一日。一切眷属皆来集会作诸喜乐是时诸臣相共白言。王子生时百千吉祥皆悉现前。因此立名号为善行。广说如上。乃至渐长。时彼善行性大慈悲。于诸有情生怜愍心。常乐布施。济给沙门婆罗门及诸贫穷远行人等。尔时父王语善行言。自今已后。不应如是恒行布施。我国库藏不可供足。是时王妃又生一子。彼子生时。百千灾厄不吉祥事。皆悉现前。乃至立号名为恶行。至彼长大。佛告诸苾刍。世间常法。行布施者。众人喜爱名称普闻。有异国王。闻其善行好行惠施。遂欲嫁女为善行妻。多与珍宝车乘僮仆作书遣使。诣婆罗痆斯国报其王知。王闻欢喜许共为婚。是时善行前白父王。不欲费损父王库藏。我今入海自求珍宝。得已娶妻。王即听许。善行见许。欢喜装束办粮欲去。恶行见已即作是念。今此我兄。自他国人皆悉爱敬。入海采宝忽若得来。父王大臣一切国人倍生敬重。我父必当策为国主。我无国分。我今宜可设一方便随彼入海伺求杀之。我身得回。乐与不乐。父必策我以为太子。作此念已。亦诣父所白父王曰。我欲随兄入海求宝。王闻许之。恶行欢喜亦作装束。是时善行。于其城内击鼓摇铃。遍告众人。我欲入海。有能去者。应办粮食装束随行。我为商主。水陆阻难我皆能护。我皆能护使无怖畏。亦不输税。作是语已。有五百人。至太子所白太子言。我等请随太子。于时取吉胜日。即便同去。广说如前。乃至入海即告弟曰。此舶海中忽逢难破。汝应捉我。不须恐怖。恶行报云。如兄所教。舶遇好风遂至宝所。是时舶师告于太子及众人曰。汝等昔闻有珍宝渚。今此处是有种种宝。随其采取。众人闻已欢喜踊跃。即便下舡取种种宝。犹如麻麦满其船中。善行太子取如意珠。系其腰下回船而还。欲至此岸。逢摩竭鱼打破其船。是时恶行即捉其兄船人珍宝皆悉漂失。唯有恶行。以兄威力得至此岸。善行用力既出海已疲极而睡。恶行守兄。遂见其兄腰下宝珠。即作是念。兄得好珠我失所获。我今应可刺兄目瞎。持珠独还。作是念已先盗取宝。便以棘针刺兄目瞎。弃之而去。善行无眼不知归路。后牧牛人见已问云。从何而来。是时盲人具如上说。牧牛人知即起慈心。将归家中。善行本性极善弹琴。在彼家内时为弹琴。牧牛人妻心生爱念。即起染欲语盲人云。共我行私。盲人闻已两手掩耳白云。勿出此语。我不欲闻。汝是我妹。何出此言。佛告诸苾刍。世间常法。一切有情心贪欲色。若不相随各生嗔恚。时彼妇人见不遂意。即生嗔恨起心谤染。告其夫云。彼无目人欲淫秽我。如何家内养此恶人。佛复告诸苾刍。世间常法。一切有情于所爱妻。被人侵污心生嗔恼。此一切怨此怨为重。由此因缘其牧牛人闻妻语已。于无目人起重嗔恨复作是念。此人重罪今见无目。即是受报不须杀害。但驱令出。作此念已即便驰出。其无目人抱琴而去巡历城邑乞求活命。后时父王既崩之后。其弟恶行即绍王位。无目之人渐次乞求。至妻国城。其妻年长。诸国王子皆从竞索。女之父王告其女曰。先嫁汝时。善行王子入海船没而死。今有王子等竞来索汝。如不嫁汝。恐诸王子心怀嗔恨。是故我今共汝平章。汝心若为。女白王曰。唯愿父王。敕国内人。严净城邑集诸国人。女自简选父王允女所请。遂敕境内及诸外国。我有一女今欲出嫁。集诸国人自简驸马。遂即严饰城隍。如欢喜园。即令击鼓宣告。现在城中所有人众。及四远来者。王女求夫随情选择。君等随力庄饰。皆来集会至明清旦严饰王女。与诸婇女相随而出。如欢喜园中吉祥天女处妙花林。遂于城中百千万数大众之中。次第巡行自求夫主。其时善行立在一边弹琴而住。有情业力因缘会合。共相遭遇。闻彼琴声心生恋慕。即以花鬘遥掷其上。告言此人是我夫主。时诸大众各生忧恼。共出嫌言。今此众内有多豪族。诸方贵胜王子大臣年华可爱。及此城内美妙男子。如何弃此而取盲人。以为夫主。时王近臣见此事已。心怀忧恼。便入白王。王随女情求得夫主。王问如何。答言。眼瞎。王闻愁恼。唤女来问。少女何意。今此城中多有贤人贵胜宰辅大臣及四远来男子非一。何因不爱而取盲人。女答父云。我爱于此。王曰。若尔宜应就彼。何故住斯。女即诣彼告言。仁是我夫。答曰。汝为非理作此思惟。共余男子而为交耶。女曰。仁者。我无此心作如是事。问曰。如何得知。女即恳诚发实信语。仁今证实我心如念。善行王子及于仁处。情生乐欲无异心者。愿仁一目平复如故。而此少女发实语时。盲人一目便即开明。告曰。贤女。我是善行。被弟恶行而于我处为无利事。女曰。何以得知仁是善行。即发实语作如是言。我被恶行刺我眼时。我心于彼而无少恨。斯言若实。我之一目平复如故。说实语时双眼明照。是时王女。即将善行诣父王处白言。此是我夫。王乃不信。女便向王具说前事。王甚奇怪。即令大礼共成婚媾已。多严兵马。令其善行还到本城。驱彼恶行。册立善行绍继父位。汝等苾刍。于汝意云何。善行王子岂异人乎。即我身是。其恶行者。今提婆达多是。非但今时无有报恩。往昔之时亦复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