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佛学在线空华印刷厂
最新更新
·德禅法师:佛陀指引的成功之路
·他們聲聲不可思議。聲聲遍滿法界,聲聲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感
·印光法师:三宝是众生依怙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四天)
·净宗法师:缘深则信深,缘浅则信浅
·净宗法师:专修念佛,求生净土
·净宗法师:一心直进,念道而行
·净宗法师:五逆往生为显念佛
·常敏法师:照耀十方众生,救度每一个念佛人
·2005年昌义法师唐县显龙寺精进佛七开示(第五天)
本周焦点
·疾病都是和前世的因果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叫善恶报应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净土法门:生不了孩子有三种因果
·6.子时能不能打坐?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海涛法师:发财最快的8字咒
·一位癌症病人的亲身经历
·《天地八阳神咒经》是伪经吗?
·百字明咒全文及详细释义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经原文 > 释经论部 > 分别功德论 > 内容

分别功德论卷第一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7-03-26 08:30:00 来源:佛学在线 人气:
分享到:

分别功德论卷第一

    失译人名附后汉录

建初偈所说曰。迦叶思惟正法本者。谓思惟经法言教甚多。何以知之。迦叶即以比较明其多少。较法从十驴始。云十驴力不如一凡骆驼力。十凡骆驼力不如一凡象力。十凡象不如一细脚象力。十细脚象不如一盗食象力。十盗食象不如一莲华象力。十莲华象不如一青莲华象力。十青莲华象不如一红莲华象力。十红莲华象不如一白莲华象力。十白莲华象不如一雪山象力。十雪山象不如一香象力。从驴至香象为一分。如是八万四千香象。以较皮表里书经满如是数香象比载。阿难所闻所知事。粗可都较知大数。欲一一演其文字者。毕寿不能畅也。思惟经法甚为浩大。云何当使流布天下千载众生得蒙法泽耶。深思至理。谁能撰法。唯有阿难乃能集耳。迦叶即时鸣揵槌集众。于时寻有八万四千诸罗汉等。承命来集。此等无漏皆是俱解脱人。所以召此诸贤圣者。以其尽能入灭尽定故也。诸有入灭尽定者。能使众生现世得福济其苦厄。大千世界诸无著等。其数难算。除诸三道。各各一倍。今但录利根俱解脱。能以灭尽定度脱众生。是故称为福田。何以明之。昔日天帝释福尽命终。时五瑞应至。心即恐惧。欲求救护。正欲至佛所求救。念佛恩宽缓。惧不解命急。念舍利弗目连等亦恐不能济命。唯有大迦叶。以灭尽定力。寻济危急。即往迦叶所。时迦叶适欲至贫家。福度谛念正欲现天身。惧恐不受我施。便于中路现作草屋。羸病在中。迦叶从乞。病人即申手施食。迦叶以钵受之。变成甘露。还现天身于虚空中。迦叶曰。何以妄语诳我耶。天答曰。不妄语。我至诚施。我是天帝。五瑞至命欲终故来求愿。愿济我命。迦叶即默然可之。天至佛所听法。须臾便睡睡即觉。佛语天帝。汝向已死。今已还活。不复命终。还复本身。此即是迦叶灭尽定力之所感也。迦叶所以用灭尽定力最胜者。以迦叶本是辟支佛故也。夫辟支佛法。不说法教化。专以神足感动。三昧变现。大迦叶虽复罗汉取证。本识犹存。向所录八万四千众德。能所感功齐迦叶。难曰。迦叶以本是辟支佛故称其胜。此等罗汉复是辟支佛耶。答曰。虽非辟支佛。遍习灭尽定。其力是同。以是故言。迦叶众僧众生福田也。偈云尽得罗汉心解脱者。俱解脱也。偈云已脱缚着处福田者。谓迦叶所集八万四千众。皆得俱解脱。以灭尽定。能使众生现世脱苦。后获涅槃故曰处福田也。偈云集四部者。略也。理应四部表更有八部。人天。刹帝利。婆罗门。长者。沙门。四天王。三十三天。魔王。梵王。是为八部。凡有十二部。言四部者。粗举其要耳。诸法甚深者。谓十二因缘也。佛为阿难说十二因缘甚深微妙。阿难云。此之因缘有何深妙耶。佛语阿难。勿言不深妙。汝乃前世时亦言不深。昔有阿须轮王。身长八千由旬。上下唇相去千由旬。王有小儿。常爱此儿。抱在膝上。海深三百三十六万里。阿须轮立中正齐腹脐。儿见父谓海为浅。欲得入水。父语不可。海深没汝。故欲得入。父即放之。没于海底。惶怖[口*彊]嘅。父即申手还执出水。语曰。语汝不可。而汝不信。今者何似。尔时王者我身是。儿者汝是。昔日不信深。今故不信。汝但思无明缘行尚不能了。况了三十七品乎

如来所说四不可思议。何谓四。众生不可思议。世界不可思议。龙不可思议。佛不可思议。所以世界不可思议。昔满愿子与梵志共论。梵志自云。我曾至池水上思惟。见有四种兵众。来入莲华孔中。即自惊怪。不知我眼华为实有。是向人说之人皆不信。遂至佛所云所见。如是佛语。此是实事非为虚妄。阿须轮兴四种兵与诸天斗。阿须轮不如。退入此莲华孔中自隐。此非思度所及。故曰世界不可思议。世界或云梵天所造。或云六天所造。梵志又云。梵天谁造。或云梵天有父。或云自造。言有父者。父即莲华也。有云。莲华者何从出。曰忧陀延齐中出也。忧陀延从何出。曰从散嵯王出。又曰。散嵯王出何姓。曰刹帝利种也。又曰。梵天是婆罗门种。今言由刹帝利出。是何言欤。又曰。劫烧时粗可得别。何以言之。曰劫。烧时从地际已上。至十五天。荡然焦尽。如似可知。然复有十六已上三十三天在。此间虽烧他世界在。以此言之。复不可知。是为世界不可思议

何谓众生不可思议。或云劫烧后。水补火处。随岚吹造宫殿讫。下有地肥。光音天上诸天辈。游戏至地渐尝地肥遂便身重不能复还。食多化为女。转减至薄饼粳米。失神足光明。还复为人。善行生天。恶行三涂。流转五道无有常准。正使欲穷尽一人根本所由。尚不能知。况复一切众生而可思度也。是为众生不可思议也

何谓龙不可思议。凡兴云致雨者。皆由于龙。雨之从龙眼耳鼻口出。为从身出耶。为从心出乎。依须弥山止有五种天。亦能降雨。何以别龙雨天雨。天雨者。细雾下者是。粗下是龙雨。何谓五种天。第一曲脚天。第二顶上天。第三放逸天。第四饶力天。第五四天王。阿须轮兴兵上天斗时。先与曲脚天斗。得胜然后次至顶上。次至放逸及与四天王乃至三十三天。下四天欲斗时。以雨却敌。更无兵仗。有二种雨。有欢喜雨。有嗔恚雨。和调降雨是欢喜也。雷雹霹雳是嗔恚也。阿须轮亦降雨。天亦下雨。龙亦降雨。各各致雨理不可定。故曰龙雨不可思议

佛不可思议者。昔时佛在静室。诸梵天如恒边沙。来至佛所。欲知佛在何三昧。而不能知在何定中三昧。如是神足变现秘密之事。二乘所不能思议。岂况复凡庶。阿难推先迦叶云。耆年堪任为众演法。所以然者。尊长旧学多识世尊所委。为将来众生故。欲使正法久存于世。是以如来半坐相命。仁尊既是众僧上座。又复智慧包博。唯垂慈愍时宣法宝。外国师云。迦叶所以不说法者。于四辩中无有辞辩。又云。本是辟支佛。但以神足现化。初不演法。迦叶答让自云。朽迈情闇多忘。答曰。四谛真法岂可衰亡耶。喻如金刚不可亏损。生死四大乃有增减耳。萨婆多家又云。九种罗汉有退转者。以几事退。有四事。年在衰迈。疾病苦逼。好远行游。服药不顺。以此四事乃有误忘耳。真谛妙慧岂可忘乎。迦叶劝阿难曰。汝今年在盛时。加复有闻智等智。总持强记。佛每说经常嘱累汝。以是故汝当宣布经法。何以知阿难有等智。昔舍卫城东。有尼拘类大树。荫五百乘车。城中有梵志。明于算术。于九十五种中最为第一。在此树下与阿难相遇。谓阿难曰。人云。瞿昙弟子智慧第一。颇有此不。答曰。所知少耳。曰少欲问一事。此树茎节枝叶凡有几枚。阿难举头视树。便答之曰。此树茎节枝叶各有若干。即便舍去。梵志在后思惟。此沙门必不知数。其于见答乃尔。今当试之。即处处取叶六十枚。藏之土中。阿难乞食还。复问曰。我向忘数更与我说。阿难举头视之再遍。答曰。此树叶何以少耶。又曰。少几枚。答曰。少六十枚。梵志即叉手谢曰。未曾有也。又问曰。君是罗汉耶。答曰。非也。是阿那含斯陀含耶。曰非也。是须陀洹耶。曰何以问耶。又曰。有师耶。答曰有。真净王子出家得佛。即是我师。心念曰。此假师智非己所知。即随至佛所。求为沙门。即得罗汉。以是知阿难有等智

阿难所以推先迦叶者。既是上座。又是所尊。昔五百世常为其父。宿识尊仰凭仗情深也。迦叶所以殷勤于阿难者。以其曩积厚缘遗恩末嗣。加复闻等智强记。于众为上。属集遗典八万莫先。二人相须犹盲跛相赖也。互相为利。若二人卒遇千斤段金。正欲相并。力所不胜。正欲分割。不可加功。于是共议并势持归。遂得大用。可谓俱智迦叶阿难其喻如是。二人齐契法宝长存

时阿难说经无量。谁能备具为一聚。(经无量者十二部经浩漫甚多适时而说不论次绪或说一事也)乃云十事。或说十事乃论二事。或说三事乃说十一事。上下不次。不得为一聚。或有说者。如来说法。或说教诫。或说断结。或说生天人中。以是言之。复不得为一聚。阿难思惟。一便从一。二从二。三四五六乃至十。各令事类相着。或有说者。理不可尔。按如佛语不可次比也。阿难复思惟。经法浩大当分作三聚。阿难独生此念。首陀会天密告阿难曰。正当作三分耳。即如天所告。判作三分。一分契经。二分毗尼。三分阿毗昙。契经者佛所说法。或为诸天帝王。或为外道异学。随事分别。各得开解也。契者。犹线连属议理使成行法。故曰契也。毗尼者。禁律也。为二部僧。说捡恶[僉*殳]非。或二百五十。或五百事。引法防奸。犹王者秘藏非外官所司。故曰内藏也。此戒律藏者亦如是。非沙弥清信士女所可闻见。故曰律藏也。阿毗昙者。大法也。所以言大者。四谛大慧诸法牙旗。断诸邪见无明洪痴。故曰大法也。亦名无比法。八智十慧无漏正见。越三界阂无与等者。故曰无比法也。迦旃延子撰集众经。抄撮要慧呈佛印可。故名大法藏也。阿难复思惟。此三藏义与三脱相应。何者契经。妙慧理与空合。毗尼制恶。玄齐无相。大法正见。迹同无愿。故曰三藏三脱冥迹玄会。阿难复思惟。契经大本义分四段。何者文义混杂。宜当以事理相从大小相次。第一增一。次名曰中。第三名长。第四名曰杂。以一为本。次至十。一二三随事增上故曰增一。中者。不大不小不长不短。事处中适。故曰中也。长者。说久远事历劫不绝本末源由事经七佛圣王七宝。故曰长也。杂者。诸经断结。难诵难忆。事多杂碎喜令人忘。故曰杂也。阿难撰三藏讫。录十经为一偈。所以尔者。为将来诵习者惧其忘误。见名忆本思惟自寤故。以十经为一偈也

所谓杂藏者。非一人说。或佛所说。或弟子说。或诸天赞诵。或说宿缘三阿僧祇菩萨所生。文义非一多于三藏。故曰杂藏也。佛在世时。阿阇世王问佛菩萨行事。如来具为说法。设王问佛。何谓为法。答法即菩萨藏也。诸方等正经。皆是菩萨藏中事。先佛在时已名大士藏阿难所撰者。即今四藏是也。合而言之为五藏也。或有一法义。亦深难持难诵不可忆。(一法者即空法也无形无像不可护持)寂无声响。无心无念泊然无想。最第一空。义无二故。无容可测故曰难持。无言可詶故曰难诵。无意可思故言叵忆也。所谓深义其事如此。又复一法者。众数之本。一者数之始十者数之终。终于十复从一起。正至千万。常始于一。如是诸一不可穷尽。诸经之中或一义一法一行一事。各各相从。不失其绪也。故曰一一相从不失绪也。二法就二者。或云善恶。或云止观。或云名色。止者虚也。观者实也。止者三昧定。泊然灭想冥尔亡怀。故曰虚也。观所以言实。以其分别有行。是非好恶。识别明了意不惑乱。故曰实也。三法就三。三者布施也。功德也。思惟也。此三行世俗生天法。三脱门行至涅槃法也。诸有三法。三行三福三分法身。三三相从。喻如连珠也。四法就四五亦然。五法次六。六次七八法义广。九次第十。法从十至十一。如是诸数。皆同二三事类相从。阿难即时升于座。座者师子座也。经所以喻师子座者。师子兽中之王。常居高地不处卑下。故喻高座也。又取其无畏。阿难无量博闻。于声闻中独步无畏。故曰无畏座也(阿难升高座如此也)弥勒称善快哉说(弥勒所以下者惧阿难合菩萨法在三藏大小不别也)鋀金同贯。是以殷勤。劝请分部。昔大天圣王具四梵堂。展转相绍。乃至八万四千王。皆有梵堂。唯大天一人是大士。其余皆是小节。以是言之。大乘难辩多趣声闻。弥勒亦知阿难部分三藏。然犹惧后学专。习空法断结取证。是以显扬大乘。分为别藏。故说六度诸行。大士目要也。云施有二种。有信施。有恐怖施。立根得忍。则曰信施。威力逼迫不由本心。则名恐怖施。信则成度。畏则求福。道俗之殊。不待言而自别也。其人云头目施者。七住已上。财物施者。六住已下。从此退者。不堕生死。要至涅槃耳。何以明之。大品本无说中云。六十菩萨得罗汉道。此其事。戒如金刚者。大乘戒也。戒如坏瓶者。小乘戒。何者。金刚者不可沮坏。昔者菩萨比丘端正无比。出行乞食。路遇一端正女人。女视菩萨便起欲意。愿为夫妇。覆自思惟。此同叵得。但共坐者。我便发无上意。菩萨知女心便前共坐。有顷便前牵之。比丘默然不答。复重近之。如故寂然。比丘即与说空法。眼本从何来去至何所。欲言从父母来耶。未会之时亦无此眼。至后坏时复到何所。以是言之。眼无所有。五情亦然。豁然解空得须陀洹。应与说有乃更说空。菩萨法当入有而说空。是以不全本意。阿难时见此比丘与女坐犯比丘仪。即还白佛。向见比丘与女人共坐。佛以先知便默然。比丘知阿难白世尊曰。念我正不往。恐诽谤者堕罪。正欲现变。佛所不许。直飞至佛所。佛语阿难。向所见犯律比丘者。今此飞来比丘是。汝颇见犯欲人能飞不也。此比丘向者与女人共坐。时以女人心念。是比丘与我共坐者。我当发无上意。此比丘知女人意。便与共坐。即与说空法分别眼空。五情亦尔。女即恐畏便得道迹。以其恐惧心生。畏生死故得小乘。若此比丘向者与说有行者。还成本心。以此事知。是菩萨未成不退。于观人心未尽善也。所谓金刚戒也。所谓忍度者。见骂见毁默受不报。菩萨行忍。常以慈等等于彼我。彼我既齐怨亲不二。故经曰。小乘之慈慈犹肌肤。大士之慈彻于骨髓。何以明之。若人割截菩萨手足。变成为乳者。即是慈证也。羼提比丘便是其事也。喻若母人生子。便有乳出。此慈念所感。自然变成也。大士如是。入慈三昧故能感乳也。行慈之至。虽执弓矢。众生反来附己。慈之不彻。虽不执杖见皆舍走。以是证故。大小之殊有自来矣。作善恶行者。谓精进作诸善功德。恶行者。犹昔火鬘童子诽迦叶佛言。秃头沙门何有道。道难得能得道也。由是后受六年勤苦。方乃得道。遗法之中诸比丘常诤此。犹口不可言而言报也。六年苦行者。不可行而行报也。是为菩萨身口恶行也。禅定入寂泊然不动。智慧知尘数及江河沙数。亿载不可计。慧明所了不可穷尽。此六度无极事。尽在菩萨藏。不应与三藏合。阿难欲使大小殊因缘。彼不相知。其理自空。难可明了。大士疑空者。不取证故。云狐疑也

 

上一篇: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