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福州版大藏经】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金刚智】
·25、过去事已过去了,未来不必预思量;只今便道即今句,梅子熟时栀子香。(石屋襌师
·肆、四种清净明诲
·陈义孝佛学常见辞汇——【二厍士】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血脉类集记】
·佛学大词典——【声闻畏苦障】
·明安法师:面相能证明一个人修行的高低吗?
·净空法师:咒起尸鬼附人身上吸人精气该如何解除?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阿底峡尊者传 > 内容

阿底峡尊者传(卷二)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18 11:03:31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阿底峡尊者传(卷二)
 
第三目  尊者所证功德
 
修已所证功德,类摄为三:(初)殷重修持(二)本尊现身(三)证诸神通。(初)大小显密一切修持,悉不出戒定慧三学;定慧以止观摄纳,止观后有世出世别,密乘摄入二种

次,是诸功德恐繁且止。戒为一切善法基础,尊者自云:别解脱戒,曾未少犯;菩提戒及密宗三昧耶,诸微小者,时或有违,然悉即日悔除,未曾与罪同宿云云。有问尊者出家以

来,曾趣入人法处否(谓亲近俗人,往俗人谈论世法之处)?对曰:彼不喜我,我亦不喜彼,从未曾去。又问亲里曾有来尊者处者否?曰曾来一次,我劝彼往学功德,不听而去,

余未曾也。又问凡诸女人什物,尊者曾未手受,如是持律精严,故身具戒香,遥至即闻也。尊者深以慈悲润泽身心,菩提心、增上心,清净坚固,六度四摄,是其常法,于诸弟子

,亦唯以菩提心教授而教授之,故徒众依菩提心得成就及神通者,不可胜数。曾有弟子住止迦摩罗尸罗寺,时诸僧众,皆受施请,唯余彼年少苾刍在寺。有一近事,欲请彼供养,

见彼苾刍于窗户中,东观西望,见无余人,遂以神足胜空,往北俱卢,取衣满钵而回。彼居士见之,欲告尊者未果,明年又见如前,告尊者知。尊者遂问其事?弟子答曰:实尔。

问以何力?答是菩提心力。尊者喜曰:实也,任比何法,唯菩提心功德最大云云。
 
尊者又有一弟子,任其如何修行,终不成就。尊者告曰:可修慈悲及菩提心。彼依教修,立得悉地(菩提地中说菩提心功德,悉皆同此)。又有一修明王法者,口目皆圆,成忿怒

相,人若视之,被视者即死。尊者教修慈悲及菩提心,后视之不至死。尊者临赴藏时,谓口目渐复原也。尊者至藏后,专教后学修菩提心,曰若无菩提心,虽听闻多法,思择修习

,生次、满次、中观、念诵等,悉皆无益;菩提未摄持之善行,及防害菩提心之善行,悉属魔业;菩提未摄持之一切身语善行,多为无明缘生诸行,多属集谛云云(此数语似稍宽

泛,但若将菩提心之因果眷属摄入其中,言亦无过。或约障碍成佛者为魔业,凡非能证无住涅槃法,皆非大乘道谛为言,亦无过失)。种敦仁波卿等诸大善知识,皆依尊者之菩提

心教授修行,见多本尊,证广大神境,获得诸品成就。至今藏中修菩提心法,悉依尊者传承为主也。
 
见本尊之功德者,尊者所见诸佛菩萨不可量计,曾依如来百字教授,见十方佛,其常现身者,则有建立三三昧耶王、圣观自在、圣救度母、圣不动尊、胜乐轮、喜金刚之六。尊者

在印度时,每念三昧耶王满千遍时,定一现身,至藏之后,每日一现(是尊者自述)。圣观自在及度母,随念即现,凡有所为,悉为记别。不动尊者亦然。其余二尊,为尊者密部

之本尊,现身亦为常事。尊者神通事迹甚繁,传中亦遍布,故不特录也。
 
第二章  宏法利生广大事业
 
第一段  住大菩提寺
 
宏法利生事业分任金刚座大菩提寺、住止迦摩罗尸罗寺、受大德菩提光请赴藏宏法利生之三:(初)尊者自金洲返赡部已,住大菩提寺专修。寺中有观自在圣像,时有无嗣之老夫

妇二人,修广大供养。一夜老夫于梦中有菩萨告曰:莫供我,此处有胜然灯智苾刍可供养彼,福德极大。次早老夫至四根本部中问之,悉答无其人。后有说一切有部之长老告曰:

昨来一客苾刍,现住客室,可问是否。答曰是。若尔愿受我食为我供处,尊者受许,遂住金刚座寺。尔时尊者,作如是念:今从诸师,学法已讫,亦见多本尊,后得多种成就,亦

现见多数密咒坛轮(谓见本尊宫殿眷属等圆满之曼陀罗)。今当专住一心,速证正觉也。尊者起此念已,前住里山寺之罗侯罗笈多金刚,以通力降临,告尊者曰:仅见本尊坛轮,

得其成就、三摩地等,全无所至。仍当专修慈悲及菩提心,大悲是悲心菩萨故,当依之为本尊,乃至未空以来,利益有情,修行正法云云。尊者前依金洲大师获得决定,今犹决定

。尊者绕金刚座时,于绕道处,有诸泥像,一像起立,问余像云:欲速证等正觉,当学何法?彼像答曰:欲速证等正觉者,应学菩提心也。又问云:菩提心当如何修?答:如是修

遂说一依显教修菩提心之善方便门。尊者住而听之,悉能了解。尊者自云:彼二像是真化身,为使心见决定,假作问答,非彼不知故问也。又于异日绕金刚座时,见金刚座南方空

中有二童女,胜出人身,相同天女。其一问云:愿速证等正觉,当学何法?一答曰:应学菩提心也。又问曰:如何修?遂说一依咒轨菩提心之善妙方便。尊者住听亦悉解了,如器

注器。彼二童女亦非不知故问,尊者自谓是度母与怒相母也。
 
尊者又绕降魔窣都彼时,亦依二妇人闻菩提心法(是空行母),又见度母殿前有老幼二妇人,亦问答如前。又绕金刚座寺时,寺檐下之佛像,绕龙猛菩萨所建之金刚须弥时,象牙

释迦牟尼佛像等,皆嘱令修菩提心法(如是等类尚繁)。尊者受诸佛菩萨瑜伽男女,师长慈诲,获得无量教授教诫,作是念云:为欲圆满一切诸佛菩萨意念,随顺一切师长言教,

成办自他圆满利乐,除菩提心,更无余法,今唯当依大悲为本尊,修菩提心而无他也。次住金刚座西阿弥陀殿,修慈心时,大悲观自在现身慰曰:善士善哉善哉!作所应作,三世

一切诸佛密藏,汝今了知。此之北方有我国土,天女度母,亦在彼处,作有情事,汝所化者亦多在彼,当往北方也。又往金刚座摩底寺,朝度母殿时,适逄殿主锁门他去,尊者住

于慈心待之,殿中一切悉见无余,后殿主至启户观之,与定中见者一无所异。尊者依慈定力,获得诸三摩地,广大神通,见无量诸佛菩萨饶益无边有情。时摩羯陀一切道场,及无

量出家在家,瑜伽男女,大善巧者,悉顶戴尊者如如意摩尼,立正破邪,俱著名于此时也。
 
第二段  住止迦摩罗尸罗寺
 
次住止迦摩罗尸罗寺者(有译戒香寺,有谓彼是药叉之名,建寺镇压,应名镇药叉寺。有谓比劄摩罗译映蔽,尸罗译戒,应名戒映蔽寺等等)。此寺初为护法王所建(建寺因缘恐

繁且止),常供四部大德,每部二十七人,共百八数。又有客苾刍位十二,以备游谒圣迹者住止。另有学习声明因明等院,共约二百僧侣,悉是三藏法师,五明俊彦。其最著名于

当时者,五十有七也,彼皆恭敬顶戴者,则为阿底峡尊者耳。
 
尊者住金刚座寺,盛名远覆五天,时止迦摩罗尸罗(前文之止迦摩尸罗是略去罗字,亦作比劄摩罗尸罗)主,护法王后号大护王者,殷勤至诚请为供处。时止迦摩尸罗殿之前壁,

右画龙猛菩萨,左画尊者,意谓德等龙猛。殿之左右二壁,分画通达五明之善巧者,及得成就者,尊者两壁俱画,意表双具二德也。尔时印度寺规,以大善巧,掌寺钥匙,尊者持

十有八。宏法利生固不待言。(摈教主慈氏,即在此时,后临赴藏时,钥匙有百八)
 
第三段  赴藏宏法
 
第一节  略述藏王之系统
 
走藏宏法分三:谓略述藏王系统与佛法兴衰及迎尊者因缘、尊者途中宏法事业、至藏后以至圆寂。(初)藏王之始,谓娘持赞(近尊音读)薄(传谓自印度来,藏人奉以为主也)

次传二十八代,至拉托托日宁赞王(传谓药师佛代身)略有正法之名。又五传至松赞岗薄王(是观音代身,能传可考)迎中国文成公主及尼帕尔公主为妃,广建正法,安立有情于

十善业道。次五传(有谓四传)至持松得赞王,延请静命菩萨,莲花生大师等大善巧者一百余人,广译显密经论,度众出家,建立桑耶等诸大寺院,所有梵本尽存桑耶。后尊者至

藏阅时,称赞宏教之盛,实为印度所希有。王传位太子雷金允,彼有三子,谓藏玛、达玛、惹跋仅也。惹跋仅为王,敬重圣教,承事三宝,尤非前王之可比。时有逆臣害王,扶达

玛立,拆寺焚经,杀逐僧侣,佛正法为之一灭。王有二子,曰光护、母固。光护有子曰胜轮实,彼有二子,曰胜吉祥积、安乐日依。时因朝中不和,日依赴哦日,哦日民众迎立为

主。王有三子,曰劄喜□、跋给□、得祖□,遂划哦日为三处,补让与劄喜□,漾溶与跋给□,芒盂与得祖□。劄喜□有二子,曰智光(系出家讳)、松得。智光有二子,名天王

、龙王。松得有一子曰拉得。拉得有三子曰啊得、静光、菩提光也。初为智光摄持王位,后见先王盛业,志在绍继(欲宏法也),遂传位于侄拉得,自与二子,俱随学能仁舍贵出

家矣。前达玛灭法时,有极明等三苾刍,住胜河山修行,闻灭法事,急将所有典籍,载于牦牛,逃避青海等处,度密意极显出家近圆(近圆有汉僧二人助伴),极显遍学显密三藏

,渐传法于藏地,正法枯芽自是重萌也。
 
第二节  初次迎请
 
又灭法时,有诸在家,慢谓住持密教,邪解密法,见诸不顺自所许者,辄彼咒杀,诤辩冲起,延数百年。更有一类,谓唯修空性一门,即能成佛,施等福德资粮,徒自劳苦而已。

如是邪知妄解,非仅一二,故智光见而生悲,不忍坐视堕落而不救。又见显密大小,言辞违反,为一是一非,抑言乖义符,终含二意,难取一决,唯有重游天竺,更明圣意始可也

。遂召集哦日三地十岁以上之童子,定其字数,限以时间,考诸根器,得上智者七人,俱令其学经出家,各给使童二人,遣往迦湿密罗求学。并属云:须将庆喜藏法,一切调伏,

二种集摄而还,若能请得东印度护法者莫惜金财,若能请得迦湿密罗宝金刚者亦莫惜金,并须访问有何大德,能饶益藏地之有情者。诸人依教学法,十九人为热病殒命,唯余宝贤

译师善慧译师二人而已(宝贤生于周世宗五年,岁次戊午,长尊者二十二岁,寿九十八)。二人遍学显密,断诸疑怀已,议曰:今或请能饶益藏人,或问知而归。遂赏诸贫人,请

其代访,未得堪请之人。
 
次至止迦摩罗尸罗寺,问有能饶益藏人者否?大人答曰:此有王种出家者,号胜然灯智,一切佛教徒之顶严,末法五百年之第二遍智,然汝等不能请,更无余人能饶益藏地也。二

人虽知尊者功德威重,然未敢言请,遂归藏地,将印度诸时俊所许,启白王知:佛因众生,根性利钝,福智厚薄,修与未修,种种别故,施设大小显密种种次第,义实无违也。能

饶益藏人者,印度遍觅未得,唯于止迦摩罗尸罗寺,有王种出家苾刍,为一切佛教徒之顶严,是大护王自金刚座寺请至者,若能请来实能饶藏地有情,寺中诸善巧者,皆为授记矣


 
王闻言已,余疑尽除,更闻尊者之德,深起信敬,必须迎请也。遂重请译师,号精进师子者,授与真金一整锭重拾陆两,更加散碎无数,眷属百许,遣往印度迎请尊者。译师奉教

,至止迦摩罗尸罗,将金供上,白以迎请之意。尊者曰:我赴藏者,总有二因:一谓求金故行,然我于金无所用。二谓具有舍自爱他之菩提心而行,是我亦无,故我不行也。仍将

金还主。译师牵衣涕泣,再三祈祷,终不蒙听许。尔时译师眷属,多为热致死,散金亦将尽。尊者曰:汝藏人实可悲也。次译师回藏,白其不堪迎请尊者之任。王曰:译师愿不辞

艰苦,弃舍身命,尊者未能请者亦无余法,今于尊者以下之大德,可请之也。译师承命,俱五六眷属,重赴印度。
 
第三节  第二次迎请
 
时智光法王,为筹迎请之顺缘故,至于边境,被迦罗外道王所执,系闭牢狱。时拉尊跋菩提光(尊跋译大德是芯刍尊称,拉译天,是王种之尊称)闻之,急整兵往救,因外道之兵

众未遂。欲重征兵,唯恐有情涂炭,恶趣难逃,更恐自有不测,请尊者之事废,故另设方便,以金易人。遂面会外道王,彼曰汝若废止迎请尊者之事,建我教法,非但不须金易,

我犹当重赏,若不尔者,则须金与王自相等方放也。拉尊跋等遍集藏人资财,得金身量,尚久头许未足,外道王仍不放舍。时拉尊跋往见智光,白云:今我更觅头许来易。智光笑

曰:汝心亦足矣(谓汝爱我之心,我已知矣,不须以金易也)。然我所想者,是非整理藏地法律不可也。我今年已衰老,自无始以来,未曾为法舍身,今为法死者,甚善。此罪恶

王,一金莫给,所有金财,皆持往印度奉迎尊者。并将我言白尊者知,谓我专望尊者及佛圣教故,今施身命于恶王之手,愿一切生中,慈悲摄受。我心所望者,惟愿尊者来藏宏法

不违所请,更愿慈悲,加持来生定遇尊者。汝今心放舍我专思圣教云云。
 
拉尊跋回国欲更觅金,闻智光已去世,遂止其事,专谋迎请尊者之法。遂请地公塘(公塘有二,此是哦日公塘也)姓那错、讳戒胜之持律苾刍,(生于宋真宗十四年岁次辛亥)恭

敬供养已。谓曰:‘今请于大律师者(不斥其号),谓我祖代王臣,诸大菩萨,或得佛教少许,次立正规,次广宏扬,但于今世,佛教低微,魔种炽盛,宣扬邪法,深生悲愍。我

叔侄二人(实为祖孙,藏人隔伦皆曰叔侄)遍求爱顾佛教之人,至少授以百金,遣迎尊者,只因圣教事大故,虽未能请至,然心犹未死。大天(指智光)往跋盂边境(尼帕尔)觅

奉尊者所须之金故,被迦罗恶王所执……(广述上缘),乃至我虽欲觅金重往,闻叔已死,汝可具白尊者。又应白言:我藏地边方无明所覆之有情,尚有如是心力,汝(指尊者)

一切众生所边依处、大悲心者,又应何似耶?今有纯金七百两,供上尊者。更当代我白言:我藏地如同饿鬼城市,虽一粒金,贵为大宝,今此是我等一切人财毕集也。今尊者仍不

赴藏,则汝善士悲心如此,我亦只好任意而行也(谓更无他术整顿佛法)。’拉尊跋随说随哭,戒胜译师,亦唯有对注,全无言答。更念彼贵为人王,尚如是珍重圣教,不惜身命

,我安享苾刍,于心何已也。遂又不顾道途艰辛身命危险,应拉尊跋之教(是时译师有云二十七者,年应为丁丑。但依余算应在丙子,因彼传自许译师依尊者十九年,尊者圆寂于

甲午年故。亦有云尊者圆寂于己未年者)。拉尊跋遣百人随从,译师云甚多,遂仅与六人俱,(有云其五人者),携金趣程。时拉尊跋送行,又嘱云:汝等为我作事故,今虽艰辛

然须拚舍身命前去,回时我当酬报深恩也。又嘱云:万望祈祷大悲尊者而行也。
 
次行跋薄(尼帕尔)地界,遇一空行人,彼告曰:汝等似远往他方求办大事者,可诵言而行,事能成办。敬礼三宝尊,愿雪山国内,一切胜本源,正法得增广(此文含种敦仁波卿

之讳‘法增’及号‘胜本’在内)。如是口诵而行,途中无诸灾难也。问云:汝为谁耶?对曰:渐次当知。次行至跋薄边地,于民间借宿,住于竹庐,彼知有金,欲焚杀之。译师

主伴俱疲,复加热度逼急,不觉睡去。次来一白衣人启户而入,唤云:莫睡莫睡宜速起!莫逸今当起趣途,若睡当失宝及命,我是藏地总本尊(藏地是观音化土也)。译师等急起

逃去,至天晓时,与跋薄小王赴印度者相遇,结伴并进。
 
渐至恒河,日已西没,船少人多,王势大先行。译师念今日不得渡河,即将金埋于沙中,异处眠卧,见一船夫身著白衣,徐摇桨而至,译师问云:汝名为谁,欲何所往耶?对曰:

是迎主伴眷属来,大心有情至此时,圣若不现船及师,恐怖之时不迎送,具惑有情何能办,七百无余持上此,徐徐度至迦摩罗。译师等遂取金登船,疑而问之为谁?对曰:具寿,

初共时不违识(谓不造次相交)正共时不少愧(谓交人时,不作可愧之事)后共时不情短(谓非久交反仇也),无能时饶益,必须时即至,久共者必不可必少(此三语,言救诸缓

急),渐次可知也。少时度已,告云:今已中夜,恐有毒蛇盗贼之灾,可直往比劄摩罗(即前文之止迦摩罗寺之异译)门下睡。说已他去。译师至彼寺下,时精进师子在门房上问

云(此是化身,非实精进师子):汝等为何处来者?曰:我是哦日来者。彼曰:若尔有一守门童子,可将汝等财物寄彼而安眠。遂将金财交付童子,彼取金置内,告曰:寄财如寄

怨(寄以害事也),寄子如寄心,然能为心依者即是胜伴,(谓无欺者也),汝等可安心睡也。时译师念云:如是少年能出此语,定非常人,遂安然而睡。次晨寺门初开,内出一

童子,口作藏地牧场之语,问曰:汝等何处来者?途中无怖耶?对曰:我是哦日来者,路途平安,汝为谁耶?彼答曰:我亦是藏人。然我等藏人,言多心缓,要言不知秘,但诸大

事须隐密而为,在藏人总室,问之可知。未说而去。译师主伴,行至长衢,遇一老仙,发须色黄长垂,目赤肉干,持一芭蕉枝,问曰:汝等何来?何往?欲作何事?对曰:我等自

哦日来迎请阿底峡尊者,精进师子居室何在?彼急依枝回视,告曰:今早儿童所说者为实,藏人无喉结(喉上筋结也),下至于巷中游人前亦泄露实情,汝尚望成办其事耶?幸对

我言无过,今后除阿底峡前,切莫出口,精进师子前少说亦可,我示住处。
 
时老仙缓行,译师等疾行而不及,深生希有。彼先至室门坐待,复告曰:成办大事,缓即是速,欲情莫急,山可徐登,是此房。译师入内,见精进师子,阅梵文经典而住,顶礼已

,供金少多。彼问曰:汝自何来耶?遂将上缘详告,彼曰:今后莫言迎请尊者,只说是求学。此处有上座啰那啊迦啰,具大势力,亦是阿底峡尊者之主,须依彼听经,摄护彼心,

切不得使彼觉知。今可供金半两,言是来求学,不请善巧者,但愿依止座下,学成与善巧者相等,愿慈悲摄受也。事亦莫急,心莫不安,当求学休息,我等可渐设方便,待尊者至

此处而申请也。
 
次译师为察精进师子之意故,假做是言:倘若不能请尊者,可请彼下位之大德耶?彼曰:莫出此言,若其如是,则我前数年中,纵请二十余位,已请讫。然我藏地有情之性行,汝

宁不知乎?除阿底峡尊者外,更无余人能调伏者。尊者具有不共增上意乐,今仍励力,唯请尊者方可也。又问曰:若尔更有如何之大德?对曰:大善巧者密如星宿,所谓明了杜梋

,那热跋,种比跋,然灯贤,阿缚都帝,菩提贤,响底跋,宝贤,清净顶珠,山贤,月珠,普贤,天慧,智觉,语在自称,那薄跋,胜敌,海无边,须弥积,伽伽河流,星王,游

戏金刚,地盖足,智密,莲化戒,法亲,龙自在王,云势,不思让慧,除热恼,戒自在等五十二位,各具希有不可思议之胜德。然除阿底峡尊者外,无能饶益我等者也。曰:若尔

颇示我尊者阿底峡。对曰:我藏人如此无势,犹引他人疑论,汝自明朝,可往僧园观看。于一千八百余僧中,威德晃耀,胜出一切,任何方观,殊胜难比,任居何位,端严无伦者

,即是阿底峡尊者,汝可昼夜祈祷也。
 
次二人往参上座啰那阿迦啰,顶礼毕,供金五钱,如精进师子所教而启白,请为依止。上座慰曰:所言甚善,具寿,我不放尊者去藏者,并非有吝于人也,然此处若无阿底峡者,

诸余善巧未能调伏有情。印度是佛教本源,此若空虚,则一切有情之安乐俱坏,以是因缘,故印度一切道场之钥匙,皆在阿底峡手中掌持。倘若非尔者,我亦悲愍藏地有情,特为

阿底峡一人之故,致令藏王人财皆空,实觉颜赤也。汝若思念佛教,可发大精进、遍学一切,我亦尽力导之。汝藏人能代我印度人如是想者,甚希有也云云。次晨,上座引译师至

僧园食处,安置于学者位中。译师想尊者为一切大德所恭敬,定居座首也无疑。时见座首,明了杜梋,年迈德高,见者生信,问左右人曰:此是阿底峡否?对曰:具寿何言,此是

明了杜梋,月称论师之高足,善巧成就,知否是阿底峡之师长也。如是见响底跋,那热跋等年迈耆德,一一指而问云:此是阿底峡否?何言,此是响底跋大善巧得成就,亦是阿底

峡之师长。此是那热跋,现代无人伦比,亦是阿底峡之师长也。如是遍问,未见尊者何在,怀闷而坐。尔时有比劄摩罗王(是寺之主,故以寺名代之)踞宝座上,诸余大德过其前

时,曾不暂起。次僧众毕集,尊者方至,相好庄严,观之无厌,印度人观,如印度人,藏人观之,犹如藏人,乃至诸天观之,宛如天人,威德尊重,颜带笑容,多数小钥,系挂腰

间,少年苾刍,擎香前导。遥见其来,王急站起,因王起故,一切僧众悉皆起,尊者至大众间,空位而住。时译师念云:一切众人如是恭敬起立,然座不见高,此或是此王种,或

是余大德,或是阿底峡。遂又问云:此是阿底峡耶?对曰何言,此是笑勇金刚,行住无定处之大善巧者也。若尔:此人功德何似耶?对曰:此功德量,非我能测。次译师于殿门前

,诵读心经,至无色无受等之无字,梵文原为‘阿’字,译者读声为‘诃’,诸余大德过其前时,曾不一言,次尊者至时,含笑教曰:具寿,汝是俗音,应读色‘阿’受‘阿’也

。译师答云:此是一具足大悲心者,德高无慢,引发信心,随余方人,亦以余言教诲,倘谈尊者而不随,定请此人也。次早,译师读色阿等,声仍不便,尊者笑曰:具寿涩滞,观

自在之言(指藏语)亦无所恶,直读无色无受等可也。译师闻教,信犹倍前,随其后,见尊者惠施贫乏。问诸贫人曰:此是阿底峡否?彼曰:何言,不遣阿底峡赴藏,我等孤独不

断腹兮(下至乞丐,皆密尊者而不告,可见印度不舍之心)此非阿底峡,彼在余处住也。
 
又一日尊者施食时,少一贫童之分,彼贫童随尊者后呼云:阿底峡、跋罗诃、跋达闻。
译师闻之,知是尊者,不觉悲从心起,痛哭而随逐。次尊者住而慰曰:蔼摩(译为希有,是赞词,亦作悲叹词用)具寿,汝真实心也(谓汝伤心为实也)。莫哭!我实获过于汝藏

地王民,但我年已衰老,复掌持如是多数钥匙,汝等今尚未舍,可祈祷三宝也。次一日请尊者至精进师子之房,七百两金,供坛轮上,将藏王为请尊者,耗费之人财,法王叔侄之

痛苦,藏地现时之邪法,智光等请尊者之言词,一切奉白。又白云:今此具寿亦为请尊者而遣来,我二人经如是苦难,然所求终归无果,我藏地有情岂不可愍耶?此公塘跋当此少

年,唯在闻思之时,未至办事之期,岂不犹可哀愍耶?今尊者惟愿慈悲而行也云云。尊者曰:汝等之言实尔,今藏王人财俱尽,实为可耻,我亦非悲心小也!然圣教事大,我今管

八百寺之锁钥,并有许多法事未圆,年复衰老,恐难成办。然我当使藏王叔侄之苦难,汝等之辛苦绝不虚费,今汝暂收其金,莫言我欲赴藏,可善学翻译之事也。是晚尊者,供养

度母,祈问三事:谓赴藏与佛教有无利益、能满否藏王菩萨之愿心、身命有无留难也。白已眠卧,梦中告云:某外道城中有一内教神堂,彼处住一瑜伽母,明日可往彼问之。
 
次日尊者持贝子一握,至其处设一坛供,忽来一瑜伽母,发长垂地。供贝子已,言以藏来迎请之事。告云:赴藏有大利益,藏王心愿亦满,特依一近事,利益犹大,但寿灭少也。

问减几许?曰:不赴藏者寿九十二,赴藏者寿七十二也。尊者念云:但能利益藏人,寿短也短之(不顾寿数,此乃舍自爱他之菩提心),次尊者谓译师云:可往金刚座处。至已见

一童子,手持弓箭,白尊者曰:今请依怙赴藏,此藏诸具寿,悉可悲也。说已顶礼而去。时译师问为谁?住何处?尊者曰:明日金刚座北方,有一瑜伽母,舞跃而来,可问彼也。

次晨,坐而待之,见一瑜伽母,著鹿皮裙,发披肩背,手执小鼓,舞跃而至,译师问昨日之事,答曰:汝藏人反问我印度人耶?说已他去。
 
次随尊者,往阿兰陀寺。尊者坐大菩提前,右有前见之童子,左有一绀色童女,彼二人将肘置尊者膝上,互相笑视。译师念云:此男女被世法所恼互相顾视,尊者何故住其间耶?

时童女曰:‘胜前胜子号贤护,住胜地已现胜行,究竟胜行众生依,胜者父子我顶礼。’童子曰:‘若于何处护胜事,童女汝亦来我家,增子受用及富乐,欢喜共住除灾难。’‘

呵呵今尊者当赴藏矣!’说已他去。译师念云:此二亦是化现。遂问尊者:前于途中所遇,乃至今日所见者为谁,惟愿速疾赴藏?尊者曰:比劄摩宫南门,有一织布童女,可往问

之。译师依教往问,童女略笑曰:汝藏中近事,有善名称者为谁耶?答曰:有号法增者。问云:何姓?曰种。童女作曲唱云:初于北方示降诞,岂非阿底峡弟子,汝知姓名及生处

,莫为欺诳反问我,是彼常时现化身云云。
 
译师闻已大悟,初所遇之空行、次竹室之救者、渡河船师、守门童子、门上精进师子、门内之藏童、长衢之老仙、乞食之贫儿、持弓之童子、昨日之子女,皆是种敦一人所化。初

仅遥闻,未起信心,彼实观音示现,倘若早知,往彼祈祷,何致经此大苦耶!今知得信,惟愿一切时中慈悲观照也。译师知请尊者有种敦仁波卿,翻译有精进师子,自实不须劳苦

心为之一安也。又一时尊者师长号都诃啰者,授尊者观地之幻镜一面曰:汝今将赴藏地,有一胜地,北有依山,南有平原,林木茂盛,汝之徒众,建多寺院,集诸僧侣,宏扬正法

,彼时须此也。又于一时,修曼陀罗内供,有一瑜伽母,详为记别,赴藏宏法盛业。尊者后渐次请问法铠、种比跋、阿缚都帝、谷苏炉、明杜梋,及诸本尊,一一皆蒙授记劝勉。

尊者只因佛教事大,又恐为上座啰那阿迦啰等所知,国王等为作留难,遂游礼圣迹行住无定也。
 
阿底峡尊者传卷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