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初念佛者,修法的数量和质量哪个更重要?
·念阿弥陀佛名号应该四字还是六字?
·学佛者最好立下早晚功课,定课非常重要!
·关于儒家与学佛的关系,蕅益大师是这样说的
·五种适合绝大多数人修的「持名念佛」方法
·读经要讲究方法才能功效快且功德更大!
·什么是缘分?佛儒道如何宣讲“缘分”?
·修行远离佛法正道,必将成为魔王的眷属!
·如何修女德?印光大师告诉你“女德”的重要性
·怎样才是对父母最好的孝养?
本周焦点
·参禅与戒淫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门措上师略传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大圆满无上智广大心要】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解毒咒
·饮食无度者得饥渴咽病报的实例
·持诵超过12亿遍六字大明咒的大手印修行成就者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阿底峡尊者传 > 内容

阿底峡尊者传(卷四)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18 11:04:55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阿底峡尊者传(卷四)
 
第四目  请赴拉萨
 
尊者住王寺六月零二十五日,满足拉尊跋之心愿已,时跋薄王及三大善巧,建寺圆满,请尊者开光,尊者遂至金殿寺。时戒胜译师欲送尊者回印度,但此时未见本尊及师长所授记

之邬波索迦,念云;岂非瑜伽母有所欺耶?
 
其大善知识种敦仁波卿,胜本者,诞生北方,姓氏曰种,岁次甲辰(宋真宗七年)。其母先过,又娶续室。一日续母构乳,童子打牛,牛走乳倾,母痛打之。童子虽幼,心力殊特

,念云:与此诤闹,不若他往为乐。遂离家,往他处食觅食,自供以求学。次依贾(地名在前藏)漾勤波受五戒。十五岁时,有康地大德讳菩提童子(有传作自在童子)欲赴印度

者,见已生信。次大德西至跋薄,住一载而返,又会于玉如(地在前藏),请随其后。大德告曰:汝明年可随康地商来,若今引去,恐他人谤为窃诱童子也。次岁年十七,随商人

至康,依大德十九年,善巧颢密诸法。初依师时,承事师长,与常涕无异,唯未卖髓而已。凡大德之马牛猪羊(他人供者),昼则牧于山野,夜则持弓箭利剑,乘一善马,游行防

范。后于一日,与诸学谈论法义,智胜一切,法增邬波索迦之名,遂遍闻于康藏。
 
尔时
种敦仁波卿念云:得此难得有暇圆满(暇有八,满有十,如声闻地说)之人身,必须修一真实佛法。但现所学者,为足不足,须请问印度之大善巧者,请问须能自言不待译者,方

善。遂依印度三藏法师声刺(即念智法师之异名,此师功德甚重,恐繁不录)学梵文语。次年三十有八,大德菩提童子告曰:今可与父相会(授记尊者也)。赐与经书马匹,遂辞

师西上。闻传云:哦日拉尊跋请阿底峡尊者来藏,不久仍回印度也。种敦仁波卿,闻而生信,自北路行。至前藏场喀梭曲,以法教化彼处之官(呼为笔穹,未知正讳),彼供与惹

真阿兰若,请留供养。种敦曰:汝可改此恶行,建设宏法处所,明年有善慧译师至,请彼宏法。我今无暇,须急往哦日谒大善巧者,待我回时,当受汝施,更当于惹真建寺也。次

往朝贾之漾勤薄,又往谒藏王出家之菩提王,启曰:今哦日拉尊跋迎尊者来藏,我今请其来此,愿大德欢迎也云云。次谓迦瓦(姓)释迦自在曰:我请来时当奉函座前,尔时请劝

勉藏人,往拉朵(哦日附近地名)迎接。迦瓦曰:汝可尽力迎请,我当劝众往迎也。次回家与父相见。次依北路西上,至三叉路未知所往,忽有一苾刍至,示其正路而。去次又迷

路,忽有一鹿行其前,随之,得大道。
 
尔时尊者住于补让地,度母告曰:今过三夜至第四日,邬波索迦当到,可加持之。尊者设备灌顶瓶等,至日遣人俟迎,午前未至,尊者往村中受请。去后种至,诸人曰:稍待即回

。种曰:谒大乘师长,虽刹那前后宜择前者。遂赴村中,遇于长衢,急急顶礼。尊者手摩种顶,说多吉祥愿颂,次返住处,灌顶加持,授与妙吉详金刚圣像(此像最有加持,西印

度王送来者)。时种仁波卿以三事请问:谓印度有如何大德?以前所学,可入道否?若依尊者当如何学?尊者告曰:印度善巧者甚多,即我来藏时,东印度邦伽罗每日出一得成就

者;汝以前所学,未能入道,唯承事师长入道;今汝当依我住,汝是我本尊度母等授记之弟子,我此传承有加十持也云云(是岁壬午,种年三十九,尊者六十一也。)。
 
是日尊者之施主,供种酥油一块,种化而注为通宵灯,供尊者前。自是以往,乃至尊者圆寂,灵骨供于惹真,酥灯曾未间缺也。次依大众部律,隔幔与未近圆者同室宿无犯之轨则

,是夜与尊者同室,学诸教授。尊者预约三日后起程返印度,种虽申请赴前藏事,未蒙允许。译师因前与啰那阿
迦啰上座有誓,亦欲送还,拉尊跋虽愿尊者住藏,但亦未敢申请,种亦不能太过。然种仁波卿智力殊特,另设方便,对尊者前称赞前藏拉萨、桑叶等殊胜道场,如来等圣像,并僧

众之盛多。并请白云:彼等皆愿尊者来藏也。尊者闻之甚喜曰:如是盛多之僧众,任何处亦难得,世尊授记有阿罗汉住,定有而无疑也。遥向藏地顶礼。又曰:彼若皆愿我去者,

我亦有誓,不违僧教。种闻之遂重请赴藏,尊者许诺。译师急止之曰:我不能赴地狱(犹云我不敢堕地狱),我与阿阇黎上座有誓也。种无奈何,遂函告前藏(信是十九颂文)迦

瓦,详述尊者有赴藏意,宜速来迎,自己随尊者赴跋薄开光。
 
时译师总想急行,种则总想迟延,尊者之经像等物,不放随去。随尊者谓种仁波卿、戒胜译师、西印度王等共二十余人。至跋薄已,又建四座缚外道之黑塔,种仁波卿建一大白塔

曰吉祥塔,译师绘尊者及种仁波卿像,种则塑拉尊跋及译师像并尊者大像,并绘跋薄王送哦日迎接众会图,如是开光凡经二十二日始毕。次回金殿寺,为诸有情说法而住。前译师

于跋薄欲送尊者返印度,适值萨门得三处兵乱,不能遂愿,心甚忧恼。尊者慰曰:心不必忧,无能办者无罪也。译师喜曰:则今请赴藏也。尔时尊者谓译师曰:那热跋弟子智生善

巧者,有龙猛菩萨派中所须之一法,未能请得,意甚悔也。译师记其事。尊者住芒盂一年,建立白寺,专待藏人来迎。
 
尔时迦瓦释迦自在,奉种仁波卿信已,依信中所列之人数,一一猗请集议接尊者之事。信中未列枯敦尊主永仲,然枯敦为芦梅(在拉萨南)一切僧众之上座,极善对法俱舍等论,

学冠当世,名与善慧译师种仁波卿相等,时人共称枯我(我是善慧译师姓)种三也。枯见信未列及,深生不乐,欲先往迎接(种为补之,或云忘记,或曰谢罪),遂别众先行。众

见枯敦先去,未散久延,亦即起程(枯之势力可见一斑),先后并至。尊者甚喜,时枯敦问种曰:汝信中何不将我名列入众数耶?种曰:大善巧清净,美称善慧等(是信之颂文)

等中已有之。枯曰:我是等字中之人乎!愈为不喜,恨念起于此也。
 
第五目  拉萨途中
 
尔时藏人,请发心法,尊者令设供。藏人设花一盘,多购糌粑,自以为供设富盛,尊者观之曰:供太恶劣,心不能发,全无利益。遂白曰:宜重设。次戒胜译师另设妙供方传发心

也。
 
次趣程赴前藏,行至跋摩跋塘时,有格喜阿兰若者(此是后时之称)生于康地,讳自在幢(宋真宗十九年岁次丙辰生,神宗十五年壬戌岁圆寂于惹真寺,寿六十有七也。),欲往

跋薄朝庞停跋谨,途遇尊者,顶礼供养。请曰:我欲往喇嘛庞停跋谨前,惟愿加持,途中无诸留难。尊者曰:灾难有之,莫行,我与汝法食可住此。白曰:乃至我此诸受用未尽不

敢受食,惟愿请法。尊者曰:食我食有法,不食亦无法。遂将资具尽供尊者,任香灯职,不入众听法,唯专学修行之教授。次至拉朵绛时,供敦永仲、迦格瓦、贾之格瓦勤薄、迦

瓦释迦自在、枯敦尊主永仲、善慧译师六人共议五事,请决于尊者。谓方便及慧,随以一支(或单有方便,或单有慧)成不成佛?菩萨律仪所依,须不须别解脱戒(谓受菩萨戒须

先受别解脱戒否。)?未得金刚阿阇黎之灌顶,可讲说密乘经否?未得灌顶,可否行密咒之行?尊者曰:汝等不具心力(无智也)较彼尚多,拉尊跋途已问讫,尽载于菩提道炬论

中,汝等所问者亦有之。诸人取论观之,抉择已讫,辩才遂穷也(途中事记甚繁,今悉从略)。渐至宁错,三月安居,众中讲现观庄严论,别为格喜悦兄弟等讲密乘所作部之修法

、观音之修法等。格喜悦法自在(悦是姓,下三字是名,上二字译善知识)修持六月,十一面观音现身。
 
次请观音忿相修法(马头明王等法也)并请甚深守护,尊者传六字明,请曰尚不足,遂传不动尊。种仁波卿请易修而有大加持者,尊者传十一面观音。戒胜译师请有势力者,传阎

曼德迦。又请近成就者传度母。尔时格喜瑜伽者,生于康地,姓永,名菩提(讳菩提宝,诞于宋真宗十八年,岁次乙卯。神宗十一年戊午圆寂于惹真,寿六十有四也)。后渐长,

母告曰:我生汝惟令出家也,今可出家。谨依母教出家近圆,住亲教处,诸事繁杂无暇修行。母又教曰:住此无益,可往藏中求学。与诸珍帛,送三日程,临别时发愿曰:‘愿儿

入藏遇善知识,愿遇已摄受,愿摄受已讲诸教授教诫,教已愿如理修行教授教诫之法,修时愿我亦生汝前,母子同修一切种智之道。’说已而回。次西上,遇尊者,尊者知是法器

,见已无间,传建立三昧耶王,念至一千八百片遍现身,自此为尊者近住之弟子也尊者住后藏一载,利生不可胜计。
 
次行至根巴绛塘时,尊者问曰:拉萨山上,树有旗等之处,有何也?藏人详述拉萨之事迹,尊者曰:彼处之上,罩三层霞光,众多天子,供养无间也,我等亦趣彼行(此是天眼)

。次行至闻荼那时,尊者以衣覆首而行,问其故?曰:此
山纯以五宝所成,见生贪心。次至钦如时,有一新妇,见已起信,尽摘首饰供养,回家时,家人起诤,新妇投河而死。尊者行容时,闻知其事,叹曰:我女可悲也?遂住五夜,为

彼女故,建净恶趣曼陀罗印塔甚多,曰我女心已满足矣!又在钦如时,有号德胜者,供酥一包,尊者见彼手有轮相,传大悲念诵法,未久现身。次至朵地,住于北岗,尊者曰:此

处出一具希有妙相之菩萨。
 
次住桑耶寺,尔时众会围绕,尊者思盥漱,瑜伽观其面轮而知,急下马取水以进,余人尽笑:菩提康呆子,无余可供而供水。对曰:菩提似呆实有大慧。尊者甚喜曰:阿梅(是瑜

伽者之别号),唯类一印度人也。次至桑耶,住北迦洲(寺之异名)尔时拉尊菩提王为施主,造次第仪轨等。次赴迦曲,枯、我二人请讲中观六论,密乘诸不共教授多传种仁波卿

,余人请法尚众。尔时有二童年苾刍,至尊者前,一曰:欲看水遍处三摩地否?尊者曰:欲。自眉间化水,渐次全身俱化。一曰:欲看白色遍处三摩地否?尊者曰:欲。亦自眉间

现白,渐次遍白,次从定起仍渐收于眉间。尊者赞曰:三摩地善。次往钦朴时,彼二后至,一曰:欲观如幻像耶?答曰:欲。见一像上,有三世诸佛现十二相。一曰:欲观如幻三

摩地耶?如前答。见一度母像,显现如真。时尊者前,唯一求寂。次早僧食时,求寂遍观众中未见彼二人,白尊者曰:此二人何往?尊者曰:彼等不入众食,是地神树神等供养也

。又尊者于上层殿绕行,有一老尼见尊者行于虚空,言于瑜伽者,瑜伽者告善慧译师,译师请问尊者,尊者曰:尼目误也。
 
又一中夜,尊者及种敦瑜伽者住时,尊者曰:闻否?白言何事?曰:我印度弟子祈祷摇铃之声。时种敦用手擎发听之,未能闻也。又有多人,聚桑耶北迦洲,请发心法。是晚诸善

知识贺曰:今日成多菩萨。尊者曰:若云发心,则一人亦未能发也。请其故,曰:无三宝供故。白云:若尔可不传也。尊者曰:不传,藏人当讥议。次藏中诸善知识,欲请讲现观

庄严论与二万颂合释,时枯敦欲迎尊者赴雅珑(地名)遂称赞地方功德,利生事大,夏住拉顶(寺名)冬住塘摩伽(平原之住处或寺名)。尊者许诺,枯敦遂于众中唱云:今请尊

者赴雅珑,欲听二万颂者,可来雅珑也。时种敦知枯敦慢盛,必无上妙承事供养,遂私谓藏地诸善知识曰:汝等可请尊者赴聂塘,今虽去雅珑,然枯敦慢大,未必能好承事供养,

尔时我设方便请回桑耶,汝等可以马上来迎也。藏地知识悉皆允许。
 
次尊者赴雅珑,住塘摩伽,枯敦供杂金百两(纯金仅数两),请讲现观庄严与二万颂合释,及辨法法性论等诸显教,并请阎曼德迦修行方便等诸密法。次枯敦自住拉顶,果不殷重

承事,并嫉恨种敦,毁谤瑜伽者。时瑜伽白尊者曰:今枯敦亦见毁,愿不为近住(不当传者也)尊者不许。再三辞之,尔时尊者年越六十,其发皆白,去其帽置首于瑜伽者之臂告

曰:我生于印度东方,汝生于康地,是以往生之业而相遇,今我头亦如是,汝能放置而不顾,近住自可不为也。瑜伽者泣曰:若尔者则愿乃至住世而为近住也。尊者谓种曰:邬陂

索迦,能有如是好心之人也!
 
时枯敦有千人,尊者师徒不满三百,所有供事悉是微劣。尊者曰枯敦如轮王,我如黎庶,枯敦受用如叨利,我如饿鬼城也。种敦白曰:枯敦有所不喜,我可自回藏耶?尊者曰:近

事去我亦去,近事住我亦住。未许种去。种又白曰:枯敦必不放尊者去,须善设方便始可,倘若见放,可往聂塘,山有林木,地有青草,虽至严冬,百花开敷,欲请赴彼也。尊者

笑曰:我有令枯敦不觉之善巧方便,今可即行。是夜师徒,料理行装,未晓起程。时尊者遣人曰:汝可往枯敦处,告云阿底峡已赴藏矣。尊者复画地以定力加持之。其人奉尊者教

,往拉顶,上已复坠,未能登山。余人闻之,欲告枯敦,是日枯敦有事,不欲开门,其人曰:汝今闭户而住,尊者已被种敦盗去矣。枯敦闻言大惊,急往牵马。马名黑乌,先时闻

枯之声即至其前,是日偏不受牵,久之方毕。师徒众人急往追赶,枯告众曰:拿住种敦可重打之。
 
时尊者至闻之渡口,礼应师在前行,今恐枯敦作不利益,种敦遂先去。次尊者亦登舟入河,枯敦一人追至,急呼曰:何故内弟子亦不见告,岂不念我耶?尊者答曰:何不念我耶?

枯敦马势太猛,一跃入水,枯敦几死。枯敦又报怨瑜伽者,不预告闻。重请尊者返,尊者曰:大善巧者莫作是语。枯曰:若尔愿赐供处。尊者摘帽,遥掷之。枯敦无计,遂请帽供

养而返。
 
是夜种敦住迦曲,尊者住闻地。次赴桑耶,阅梵文经论,尊者曰:印度三遭火灭,印度无者,此多有之。并抄明显中观论、华严经等,寄回印度。住桑耶时,有阿喀格喜为施主,

讲八千颂。尔时场喀笔穹遣人来迎种敦,种敦告曰:我今无暇,尊者住世,承事为最要,我须与尊者死别(谓尊者圆寂之后方可他去),是后若无寿难.当受汝供。并写信三十六

颂寄往,又寄与妙吉祥金刚像,防彼不信也。
 
次有榜敦,以马二百匹,迎尊者赴拉萨。时尊者牛马之属甚多,世人谤为大欲。诸弟子请曰:此等何不卖之?尊者曰:汝等不知,父母岂可卖耶?次行至桑耶之山间住一夜,尊者

曰:老马可悲也!次往观之,有一老马前足陷入乱石。次至贾皮(寺名)住半月。次善慧译师请往拉萨,时大悲尊出迎,化一俗人赞曰:善来大善巧。说已而去。尊者急下马,彼

已远去。众人问其故,尊者曰:汝等见彼人耶?答曰:见为谁耶?尊者曰:彼是本尊大悲,欲为顶礼未及也。次至大招寺,朝释尊圣像,尊者曰:此是真实化身也。命印度画师,

绘释尊像,绘已,尊者观之曰:不同。毁之重绘,重绘七次,尊者曰:今仿矣。遂随身供养,本意寄回印度未遂,后存聂塘。时尊者住欢喜光耀洲(今室已废),为四方来会之知

识,讲显密无量法教。又善慧译师为首,请讲中观心论清辨论师自释,译师录其教授,为广略二种,呈视瑜伽者。瑜伽者曰:如私教我者(尊者曾专为瑜伽者一人讲),未免太深

也。
 
第六目  卓锡拉萨转大法轮
 
尊者住拉萨,见希有相甚多。复朝遇无量瑜伽母,亦见一大阿罗汉,并谓拉萨是一大尸林,特为修密法之殊胜处。时尊者欢喜幻现(大招寺)心无厌足,日月旋绕,住中修行。
 
时善慧译师,记前在桑耶虚空旋绕之事,今特留意观之,实见尊者虚空旋绕,足不至地。白尊者曰:前桑耶老尼,所见清净,尊者实于空中旋绕。尊者曰:印度亦作是说。时种敦

为首,藏地诸善知识,请问绕佛之教授。尊者曰:诸有为善根,更无余大于旋绕者。并广说印度有绕大城得成就;绕寺院得成就;绕观音圣殿得成就等历史,广说旋绕之教授。又

旋绕时,忽念云:法王菩萨如何建立此寺,何能得一史记耶(殿是藏王松赞岗薄所建)?见一疯狂贫妇著一破衣,时现大欲无足,时随他欲而施,谓尊者曰:愿至屏处见告。至屏

处已谓曰:欲得法王建此寺之史耶?尊者知彼是自性瑜伽母,遂观想顶礼供养,答曰:实所愿也。告曰:若尔者可自瓶相柱处,量两工半有之,莫告他人也。
 
次尊者欲开取时,彼有一大势守护藏神,谓尊者曰:若唯于今日抄写则容取,不尔则不与也。尊者允许,遂取出。是日瑜伽者及种敦等,四人极力抄之,大半完毕,稍未全时因笔

墨不便,故字多不清。是书交瑜伽者收存,今第五世达赖喇嘛所著之大招志,即依据于此书也。又一晨,尊者谓瑜伽者曰:有一瑜伽母行也。白云:何故得知?曰:诸天于虚空来

迎。请曰:瑜伽母为谁?曰:时哭时笑之贫妇是。瑜伽者急往观之,彼人已去矣。尊者住拉萨一冬,次岁菩提本请赴耶跋。时菩提本为首,有七知识,广请密法。
 
次有漾尊阿廓跋,承事供养,请求教授,尊者曰:善男子,汝寿量短促,所知繁多(所知,犹云法)汝可修也,修能多知,闻仅少解云云。又有一尼,承事尊者,是日去世。尊者

告瑜伽者曰:彼尼已死。白曰:昨日尚来供养,今日岂死耶?尊者曰:死已生天,今来谢恩供养也。
 
尔时种敦,往觅供具,得财甚多,供养尊者,纯金一百八两(以九钱为一两计)马二十一为首,一切供物亦共计百八数。尊者自来藏地,一日之供养,未越于此者。尔时种敦请问

尊者之功德,记录成传,并造颂文赞之。尊者曰:我岂唯尔许德耶?遂自略述苦行求法,专一修行等事。教曰:汝等不劳难行,而得深法,有大利益,当善行之。又略说萨陀波仑

、法上菩萨、善财童子等事迹,谓曰:诸承事师长者,师长虽无所欲,然有大因缘也。(圆满自己之资粮故)。
 
次迦瓦释迦自在,请尊者赴楞跋(地名)住一月。时住彼讲时,尊者忽下座,种请曰:何事?尊者口念‘南无佛陀耶,南无达摩耶,南无僧迦耶’,谓种曰:近事,有一极大之‘

非人’在此,须降伏也!尔时有‘非人’名诊迦,欲害尊者未遂,尊者修马头明王法,降伏之。次回耶跋。后受榜敦所请赴聂塘。时藏地诸大人,悉至聂塘请法,断诸疑惑,一切

居家住于斋戒,一切密士住三昧耶。总之,将一切道俗悉安立于三归,时称尊者为‘三归依者’。(尊者昔称‘菩提心者’,次至哦日广说业果法类称‘业果者’,今称‘归依敦

’。其法派曰‘迦当’者,是后时之称也。)
 
尔时又有漾那穹敦等四善知识,请讲宗派,时尊者略述根本数语,告曰:彼皆是分别,于此短寿,分别数之不尽,当摄集心要也。请曰:心要如何摄?曰:当以悲心,遍于五趣一

切有情,不忍其苦故当发菩提心;为成办彼故当圆满二种资粮;从彼所生善根,当回向共同一切有情;次当修内外一切法,如梦如幻,当如是摄一切心要也。尔时有名宝师者,请

问尊者,不加修行成佛之方便。尊者曰:我亦愿也,然不圆满二种资粮之佛非我所知。时藏地知识欲请教授,漾那穹曰:任请何法,尊者唯教修菩提心而已。尊者闻知曰:漾那穹

,实尔,印度亦有一如汝之欢喜教授,不欢喜修者,彼亦不信菩提心云云。
 
又种敦将自己所了解月称派正义,启白尊者,尊者向东方合掌曰:现在印度东方唯持此见,藏地有如汝之大有情,福实不薄,我无须来藏也。说已并传教授(‘教授’时至方传,

尊者之见为月称派,至此始明。)。忽于一日,尊者问种曰:汝云有花本冬日亦开花,今花何在耶?种敦遂请尊者至平原暖处,取小花草以应前言。尊者喜曰:汝可为方便之极,

仅不成妄语耳。尔时广说供花之福德,然有毒之花不得供养三宝。又说地严花,是青莲之类,唯以风大不能开放。尊者又曰:汝既如是爱花,当加持此地令花开放也。(以尊者加

持力故,聂塘之花,多非余处所有。)。
 
又一日尊者曰:我今日不与人会,莫放人来。是日有一人谓是印度送供者,收其供物,时彼之背中,忽出一铁爪,直趣尊者,握尊者之背壁,未能伤害。尊者谓此系印度外道,恐

尊者宏扬藏地佛法故作留难,然未能果也。又一日有印度二小乘苾刍,具十二种杜多功德,来参尊者,请问法义。尊者为讲‘补特伽罗无我’时听受,为讲‘法无我’时,彼二人

急覆耳白曰:阿底峡莫说!恐怖!恐怖!尊者叹曰:未能集聚殊胜资粮,不堪学‘真空’之义,但以护戒清净无所至也(证小乘果亦须通达‘法空’,是月称派之深义,菩提道次

论中广说。)。次尊者印度之弟子等遣使送供者至,尊者问印度有何希奇新事?彼云:余无所闻,有一瑜伽者于大城建一小室,修十二年得大成就,现在化身无量,依慈悲而说法

。又有一瑜伽母供五曼陀罗,从曼陀罗出生莲花,花开七日不萎云云。
 
尔时格喜阿兰若者,住仰迦摩修法,忽于一夜发大声音,声后见一大蝎,自下而螫,急祈祷于尊者,蝎忽不见。次早尊者至问曰:夜来何故呼我?俱白上事,尊者遂将守护瑜伽行

者,不动明王之教授,尽传于阿兰若者(此后传法译经等事甚繁从略不录)。次戒胜译师请假专修,翻译等事,以种敦代之。三月后有绒敦格瓦等诸善知识请显密诸法,种敦即函

请译师来共译之。是讲集菩萨学论、集经论、入行论、道炬论等。次译师请上中下三根等法,尊者曰:彼等诸法汝自善巧。遂未更传。此后住藏中七年五月,未讲经论,设有说法

,皆以歌词代之。
 
依显教者,有法界歌、出离流转歌、六乐歌、菩提心歌等。夜分多于空行母之会中依密乘深义为歌,有见金刚歌、行金刚歌、修金刚歌、金刚法歌等,译师蒙许译之。次译师仍请

假专修。时尊者稍现病现,供养本尊,本尊现身,病患悉愈。总之,尊者住聂塘时,本尊现身不可数计,曾于一月十五夜,三世诸佛菩萨现身,自是以往,每夜初分,必现无缺。

又于一夜梦中闻有妇女庄严之声,尊者念云:此不可视,遂闭目不视。彼曰:是汝母亲,汝亦不视耶?尊者曰:我母不在此。告曰:母亲度母亦不视耶?尊者忽醒,见圣度母住虚

空中,以种种珍宝庄严其身。
 
又一日瑜伽者进食时,见尊者仰面虚空,口呼弥勒!弥勒!未能奉食而退。次进时见尊者如前而退。时格喜种敦曰:阿梅莫使尊者饭冷,尊者见慈氏身,我等未能见也。次食将至

冷时,尊者告曰:持我食来。请问前缘,尊者曰:今日,文殊及慈尊,来虚空中,议论大乘法义,金刚手防护魔难,诸天子记录,今须画彼图也。尊者自定墨范,次钩召东印度之

大善巧者来绘色彩,此像后存聂塘。尔时尊者曰:诸佛之身悉是金色。请曰:若尔何故各别耶?曰:为调伏彼彼有情,所现各别也。
 
阿底峡尊者传卷四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