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初念佛者,修法的数量和质量哪个更重要?
·念阿弥陀佛名号应该四字还是六字?
·学佛者最好立下早晚功课,定课非常重要!
·关于儒家与学佛的关系,蕅益大师是这样说的
·五种适合绝大多数人修的「持名念佛」方法
·读经要讲究方法才能功效快且功德更大!
·什么是缘分?佛儒道如何宣讲“缘分”?
·修行远离佛法正道,必将成为魔王的眷属!
·如何修女德?印光大师告诉你“女德”的重要性
·怎样才是对父母最好的孝养?
本周焦点
·参禅与戒淫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门措上师略传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大圆满无上智广大心要】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解毒咒
·持诵超过12亿遍六字大明咒的大手印修行成就者
·春日才看杨柳绿,秋风又见菊花黄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不平凡的回忆 > 内容

四、令人景仰的德行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18 11:13:17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四、令人景仰的德行
 
敏公导师,不但敬业精神,令人感动,其特殊的德行,更令人敬佩不已。我们可以从其律己、处世、做事各方面去体会他不平凡的修养。
 
(一)戒行严谨
 
导师律己甚严,凡认识导师的人,无不公认,导师戒行清净。虽然导师的学生,以比丘尼居多,但导师行为光明磊落,不欺暗室,可鉴鬼神。所到之处,正气浩然,威严摄人。记

得在正心佛学院,导师订立规则,要同学们严格遵守。师生之间,永远保持距离,除集众授课,非时不见,如要求见,必须结伴同行;除了报告或请益,请勿多言。习惯了,直至

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曾为学生的我,仍然不忘昔日遵守的规则。每去纽约,不是家师陪同前往,就是小徒跟随。记得导师动手术那年,住在长岛休养,家师还未来美,唯有请会计

师夫妇同行。导师来洛杉矶,总是独居山中,凡有接送,必须三人同车。小徒见我,每对导师,不敢多言,因而问我:‘为甚么这样怕老法师?’我说:‘不是怕,是老规矩。’
 
有一次,导师由港返美,途经罗省,刚好香港宝莲寺的智慧法师在,我就请他陪伴导师住慧思精舍,后因赶乘早上班机,我一早开车上山,他们已在吃早点了,我急步而入,导师

见我,立即用责备的口吻问:‘你一人来?’及见丁老太随后而至,始面露笑容。其实,即使我一个人来,还有智慧法师在呀,何况,我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还要遵守昔日

做学生时代的规距?可是导师就是这样,‘择善固执’,奈何!
 
(二)言行一致
 
导师每以‘一言兴邦、一言丧邦’教诫同学,要求同学们‘敏于事而慎于言’,不要多言,不应夸言,不可妄言,不轻诺言,以免‘祸从口出’。还要做到‘听恶言则喜,而思改

过;闻善言则拜,向其学习。’导师自己亦能以身作则,言顾行,行顾言。在《做人之道》一文中,导师针对时弊,痛陈利害,最后劝勉同学,‘不在徒口言,唯重实行,不以事

为对象,唯以佛教为主体,我能力所及,我应为佛教作事,我为佛子,不为佛教服务,又何为乎?重实际,不重虚名,同我者来,不同我者去,多力则多作,少力则少作,无力则

退而作一人之修持。佛教教育已为今日刻不容缓之事,能教一人,则教一人,能教二人,则教二人,不论他非,唯求已是,由点而线,由线而面,基础既立,再以扩充,则佛教之

颓风,末始无振兴之一日…,一息尚存,此志不容稍懈,不计功成与否,唯求心安理得…。’征之事实,导师的确尽其毕生精力,为佛教百年树人而努力。今在世界各地弘法、执

教的学生,就是导师‘言行一致’最有力的见证。正如导师所言:‘上不辜负佛陀,下不辜负自己’,这种言教与身教并重的特殊德行,能不令徒窃虚名,不重实际的人,感愧汗

颜?
 
(三)自奉甚俭
 
导师个人生活,不仅勤劳忍苦,且自奉甚俭。八十多岁的老人了,每天除早晚课外,还定时诵经,持咒,及讲经说法,教导后学。常住一切寺务、法务,事务,皆亲自执行。天天

吃周日法会剩余的饭菜,不以为苦,从不讲究饮食营养,更不讲究物质享受。记得六十年代,导师下山到能仁书院授课,必手挽纸袋,盛放课本与笔记,我恐其笔记,在风雨途中

散失,特为购买一个充皮的黑袋,供给使用。岂料导师一九七三年来美国,仍挽此黑袋。一九七六年来主持圆觉寺改建落成,也是用此黑袋。八十年代,回中国探访祖庭,还是挽

此黑袋,直至一九八七年,与大闻由港返美,途经罗省,我始用一轻便的黄色旅行袋,换下此破旧不堪的黑袋。
 
有一年,我去纽约,恒定师对我说:‘法师的衣服都破了,没有衣服穿了。’我一看那补了又补的衣服,竟然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觉荫园讲经时,证伯所做的衣服。证伯已作

古多时了,此衣仍穿在导师身上。后来我去香港,特为导师选购衣料,请裁缝做了一箱子衣服送来,可是导师除了挑几件棉质的衣服穿著外,其余长的、短的、厚的、薄的、深的

、浅的、毛绒衣服,原封不动,放在衣柜中。由此看来,导师是何等的重精神,轻物质,贵学问而贱享受。这种勤劳节俭,寡欲知足的德行,谁能与之比美?
 
(四)淡泊名利
 
导师处世,淡泊名利,唯仁义是尚。每言:‘汝有汝富,我有我仁,汝有汝贵,我有我义。’自己不贪图富贵,不追求名利,亦劝勉同学,不可‘汲汲于富贵,戚戚于贫贱。’世

间正人君子,尚且不可以急功好利,何况出家学佛,岂可趋炎附势,唯利是视?事实上,导师一生,从未涉足名利场所,亦不参与政治活动,身边虽然‘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可是从来不曾出现达官贵人,遑论护法,供养!
 
一九七六年,导师来圆觉寺,见墙上挂著一枚政府奖章,立即不悦,追究此物来源,我唯有据实以报。
 
因为一九七五年,我主持美西佛教会,适逢越南难民来美高潮。六月十九日,有位从难民营出来的华侨,来圆觉寺拜佛,请我伸出援手,救助困居难民营的越南华侨。因此,每逢

星期六、日,我一早准备好饭菜,等待招、王、谢、陈四家人来,连同我,五部满载饮食、衣物、药品及日用品的汽车,立即浩浩荡荡出发,经过二个多小时的路程,车队停在难

民营附近的公园,十多位慈悲使者,早午餐同时进食。然后排队登记,领取入营许可证,接著,一营又一营去慰问,讲佛法,念佛号,为他们祝福。然后分发带来的东西,直到黄

昏回程,已是万家灯火了。于其中间,美西佛教会,担保三百多名难民出营,协助他们重建家园,为青年人介绍职业,为老年人照顾医药,为小孩安排学校,给幼童赠送玩具,如

是出钱出力,忙了数月,直至难民营关闭为止。
 
罗省市政府有位华侨小姐,将实情报告市议员,因而颁发此奖章,并刻字以记其事。同时我又出示全体难民赠送的观音像,旁有中文注明:‘吾等华侨,侨居越南为时甚久,各有

家业,平时笃信佛学,虔诚供奉观世音大士,惟遭逢这次兵变,而家破人亡,失散流离,逼于犯险,驾轻舟,涉重洋,逃离是非地。每逢危难,频呼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保祐,卒

能化险为夷,平安逃抵美洲。窃念吾侪这次逃难,其经过辛酸苦楚惊骇,难以言宣,心有余悸,现虽平安暂居异域,为念将来,不知如何自处,傍徨万分。幸罗省美西佛教会文珠

大师,不时率团宣慰,捐赠药品衣物,恤助孤苦,或介绍职业,保领谋生,使吾侪重尝人间温暖。大师所作所为,好比菩萨心肠,令人钦佩,感颂之余,特选绘观世音菩萨真容乙

幅,敬奉美西佛教会纪念。时在乙卯仲秋。加州彭兰顿越南难民营全体华裔难胞敬送。’
 
导师细读其文,始转怒为喜的说:‘我以为你参加政治活动,领取奖章,原来是行菩萨…。’接著,又是一番处世做人的大道理,最后还教我,凡事应‘正其义而不谋其利,明其

道而不计其功。’而我亦能秉承师训,美西佛教会,除初一、十五、及诸佛菩萨圣诞,领众诵经念佛外,不应酬佛事,不攀缘权贵,虽然常住收入很少,但若能‘寡欲知足’,亦

可以‘安贫乐道’。何况多余时间,可以读经、写经、讲经,亦上不负佛恩,下不负自己。
 
(五)因果分明
 
导师做事坚持原则,不昧因果。每对同学言:‘山可崩,海可枯,石可澜,天可堕,而因果之理,无或能变。’可知导师是何等的重视因果?正因为导师非常重视因果,所以他不

肯随便动用常住的钱,更不允许他人侵损常住。可惜他人不了解,误以为导师重视金钱。导师岂是重视金钱的人?如果导师重视金钱,当年初到香港,若投入名利圈中角逐,今已

是身价亿万的富僧了。可是导师当时,虽处于极其穷困中,却弃名利如敝屣,视富贵如浮云,从不肯应酬,更不肯高攀显贵,宁可躲在大屿山,饮水充饥,也不肯为斗米而折腰。

还有,导师的一生,除了在道义上为筹建庄严寺,向人募捐外,从来不化缘,不炒股票,不买卖物业,不投资企业,谁说导师重视金钱?导师主持观音寺,不拿单钱,不要常住供

养金,一切正常收入,涓滴归公,甚至连弟子们供养的果敬、政府补助的福利金,全部存入常住银行户口,留作奖学金,这种为教为人,公尔忘私的德行,当今之世,能有几人?
 
导师自己重视因果,也重视不昧因果的人。也许经过数十年的观察,知道我是知因识果的人吧!因此,导师生病之初,即召我去,嘱咐一切,委以重任。当我表示力不胜任而力辞

时,导师立刻声明,若我不肯继任住持,他亦不放心其他新任住持掌管财政,只好组织‘经济管理委员会’,共同管理今后观音寺的财务。当时,我深恐影响导师的决定,不敢多

言,也不敢再去探望。岂料导师,早在十多年前,已委任我为遗嘱执行人之一。而今又要我加入经管会,临终又将保险箱独授权给我,令我责无旁贷,唯有遵命,执行任务。可是

,竟然因此发生许多不可以理喻的事,又是内忧外患,满途荆棘,障碍重重。进耶?退耶?莫适所从。
 
最后,因学长们责以大义,使我在责任感驱使之下,不得不面对现实,委曲求全,执行遗嘱。但遗憾的是,未能全部拨作教育基金。因为逼于现实需要,不得不提取部份作遣散费

,储备金,及建塔之用。此外,再不敢动用分毫,全部用于教育方面,捐赠各地佛学院,参加中国‘希望工程学校’,建设校舍,救助贫苦失学儿童,以及发放奖学金,以遂导师

之遗志,使导师为教育而教育的敬业精神,永存人间,千古不朽。
 
现在导师上生已经一年,除第一份协助僧伽教育的捐款,已于十月,托印海长老,亲自送交普陀山尼众佛教学院,以及我们香港同学集资筹建敏智纪念学校,将于明春落成启用外

,敏智老和尚纪念文化教育基金,今正在申请注册,至于印心纪念中学,亦在进行中,虽然,建校资料被人搁置多时,甚至宣布遗失;不过,导师!请放心吧!您常教导我们,受

人所托,忠人之事。我誓必奋勇向前,履行任务,完成使命,不负所托,以报吾师教导与信任之深恩,唯愿吾师在天之灵,明察护祐;更愿吾师早日乘愿再来,提倡僧伽教育,使

佛教慧命起死回生,不胜心香祈祷!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