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大方广佛华严经 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菩萨行愿品
·大方广佛华严经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白话文
·白话药师经【陈利权译】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白话
·药师经白话解释
·药师经译文
·白话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白话)
·六祖坛经原文注释及释义
·十善业道经白话文及注释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第十一章 禁淫书
·【五俱意识】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八大地狱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教人生 > 德育古鉴 > 内容

德育古鉴 宽下类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6-20 10:05:01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宽下类
 
陶渊明为彭泽令,不以家累自随。送一力给其子,书曰:‘汝旦夕之费,自给为难。今遗此力,助汝薪水之劳。此亦人子也,可善遇之。’
 
‘此亦人子’,全从己之以力给子为自爱其子说来,十分体贴近情。‘亦’字如此下落,后人截来实用,遂几忘此原委。鲁文恪公铎为举人时,远行遇雪,夜止旅店。怜马卒寒苦,令卧衾下。因赋诗云:‘半破青衫弱稚儿,马前怎得浪驱驰。凡由父母皆言子,小异闾阎我却谁。事在世情皆可破,恩从吾幼岂难推。泥涂还藉来朝力,伸缩相加莫漫疑。’腹联亦用此语。文情既好,厚道更确可传。
 
杨诚斋夫人罗氏,年七十余,寒月黎明即起,诣厨作粥,令奴婢遍饮,然后使之服役。其子东山启曰:‘天寒,何自苦如此?’夫人曰:‘奴婢亦人子也。清晨寒冷,须使腹中有火气,乃堪服役。’生四子三女,悉自乳。曰:‘饥人子以哺吾子,是何心哉?’三子皆登第。
 
颜光衷曰:‘奴婢亦人子,少于我者惟钱耳。以乏财故,委身于我。业已颐指气使惟吾命矣,又从而残忍之,酷虐之,责所不堪。已又饥寒之,锢蔽之,使穷愁无诉。至妇女虐婢,有炮烙夹指之刑。然多起于妒根。谁致之纵之?则丈夫不得辞其责矣!亦思一般出世,我得如是,彼竟如是。使我投入穷胎,得免此光景耶?试设身思之。’
 
昔有卖男女诗二首,一曰:‘养汝如雏凤,年荒值几钱,辛勤当自爱,不比在娘边。’又曰:‘哭尽眼中血,泪洒身上衣,业缘如不断,犹望梦来归。’词甚凄惋,读之恻然。
 
魏齐谦之子道让,好施赡恤,言语无亏。家居仆隶,对其儿女,不挞其父母。生二子,便免其一。僮婢不施重刑。每谓家人曰:‘此辈俱禀人体,纵极愚顽,从容教道,自然晓悟,何忍动加鞭挞?’
 
袁氏世范曰:‘奴仆小人,就役于人者,天资多愚,作事舛错违背,不会有便当省力之处。又性多忘,嘱之以事,全不记忆。又性多执,所见不是,自以为是。又性多狠,轻于应对,不识分寸。所以致主于使令之际,常多咄叱。其性不改,其言愈辩,其主愈不能平,于是有以轻罪而忽致重责者矣!为主者于此,当云:“小人天资之愚如此。”宽以处之,多其教诲,省其嗔怒,则婢仆可以免罪,主人胸中亦大安乐省事多矣。’
 
座右铭云:‘凡使僮仆,耳聋其半。先顾饥寒,后从呼唤。置腹推心,合离萃涣。情恕才原,人子可念。得使且庸,可疑则换。勿妄鞭挞,致生他患。’
 
沉心松,袁了凡之姑夫也。了凡叙之,有曰:‘公为人乐易,未尝口道人过。与人语,煦煦惟恐伤之。怒詈之声音颜色,不加于婢仆。尝赴宴浦氏,夜深,仆从皆醉,公自操舟而归。既登岸,命诸仆之妻,各扶其夫安寝。及旦,公未起。吾姑袁夫人促之曰:“汝何独今日晏起乎?”公曰“恐诸仆见我而惭。且俟其下田作业,吾徐起未晚也。”我姑亦厚德,未尝疾言遽色。予偶作厨中半晌,见所行三事,不愧古人。时表兄有疾,姑亲携好酒一碗置桌上。仆文成自外入,覆之于庭。姑询其故。曰:“我将谓茶耳!”姑曰:“汝不知,原无过。自今凡事当仔细,千粒米难成一滴酒也。”其人愧悔可掬。盖耿耿数言,严于捶楚。又有小童持盘,尽覆厨下,其母自责之。姑望见,急止之曰:“此非故意,何得责之?但弃其碎者,勿留以伤人之足,可也。”一田保附舟问病,姑为具酒食,且送舟金;复度所送二物,加厚答之。语予曰:“贫人问病,大是好心,岂可令其折本吁!”片时所见,皆中伦虑如此。’生子科、孙道原,皆登进士。
 
唐阳城,尝绝粮,遣奴求米。奴以米易酒,醉卧于路。阳怪其不还,与弟迎之。未醒,乃自负以归。及醒,谢罪。城曰:‘天寒而饮,何责焉?’与公事若相类。然公煦煦之意,但觉宽和,而城未免纵弛矣!若夫人所行三事,何其厚也。然平心思之,事理原只合如是。且其中有许多节制在,与矫情市宽者不同。陆文定公树声云:‘大凡臧获,当御之以正,抚之以恩。平居则恤其饥寒,轸其疾苦。使令则均其劳逸,程其勤惰。如此则感恩知劝,无不尽心矣!’最得御下之体。
 
按格所称宽下,盖为寻常服役者言之耳。若夫宦家豪仆,倚势作威,呼侪引类,横行街市,渔利撒泼,肆毒乡村,隶胥串为羽翼,簿尉凭其指挥。遂使乡愚小户,忍气吞声;即远族疏亲,亦屏息侧目。为主者当著意防闲,痛加惩究。茍执宽下人之常说以优容之,是蹈纵豪奴之大恶而不自知也。予统为之说曰:‘失误愚戆之罪,可原也;豪悍狡黠之罪,不可宥也。得罪于己,可宽也;得罪于族亲乡里,不可恕也。’庶折衷之法云。
 
松陵计举人有仆,家累三千金,将死,子方十岁,请献其半于主以保孤。举人曰:‘我受之无名。但汝下人,而致富若此,岂无刻事?且享福过分,致损尔寿,安能善后?当以半为汝子种德耳。’仆感泣长逝。主人尽散其半,行种种方便事。延名师,与己子同学。后仆子与己子同科。
 
胡子远之父,唐安人,家饶财。尝委仆权钱,得钱引五千缗,皆伪也。而其仆旋死,家人欲讼之。胡曰:‘干仆已死,岂忍使其孤对狱耶?’或谓减其半价与人,尚可得二千余缗。胡不可,曰:‘终当误人。’乃取而火之。其家暴贵。
 
司徒马森之父,年四十始得子。生四岁,眉目如画,夫妇宝若拱璧。一日,婢抱之出外,从高处失手跌下,伤左额而死。马公见之,即令婢奔匿,而自抱死儿入。曰:‘吾自误跌死者。’妇惊痛,撞公倒者数次;索婢挞之,无有也。婢走母家,言其故。婢父母感泣,日夜吁天,愿公早生贵子。左年果生子。左额宛然赤痕,即司徒也。
 
子既死矣,虽杀婢,岂能复生哉?然一时哀痛之深,决不肯作是解也。真人情所难!
 
刘弘敬,字元漙,世居淮淝间。修德不耀,家甚富。利人之财不及怨,施人以惠不望报。有善相者谓曰:‘更三年,子大限至矣!如何?’元漙涕咽曰:‘夫寿夭,天也。先生其奈我何?’相者曰:‘夫相不及德,德不及度量。君虽不寿,而德厚,度量尤宽。且有三年之期,勤修令德,冀或延之。夫一德可以消百灾,犹享爵禄,而况于寿乎!’相者行。元溥乃为身后计,将以女适人,求女奴资嫁。买得一婢,名兰荪,风骨姿态不类贱流。元溥诘其情,久乃对曰:‘某代为名家,居本河洛。先父卑官淮西,遭吴寇跋扈。缘姓与寇同,疑为近属,身委锋刃,家仍没官。以此淹沈,无处告诉。骨肉俘掠,不可复知矣!贱妾一身,再易其主,今又及此。’言已潸然。元溥太息曰:‘夫履虽新,不加于首;冠虽旧,不践于地。汝衣冠之女,而又抱冤如此,吾若不振拔,神明必诛。’询其亲戚,则外氏刘也。乃收为甥,以家财五百缗,先其女而嫁之。后数日,梦一绿衣怀简者谢曰:‘予兰荪父也。感君厚恩,知君寿限将尽,已力请于帝,许延二十五载,富及三代子孙。’元溥犹未甚信。后相者复至,迎而贺曰:‘君寿延矣!是有阴德动于天者。’元溥始以兰荪父之言告。
 
按格:‘占用良家流落子女,百过。’盖良家流落,多由其祖父不幸,适遭冤横使然;或由其祖父作孽,子孙受报所致。夫冤苦固所当恤,即孽报亦自堪悯。且极盛之家,必有衰时,茍非常常修积,代代滋培,一朝凌替,为奴为婢,亦非甚异常事也。世乃视为固然,而下贱指使之。或且矜为异种,而故狎呢玩侮之。其情理谓何哉?
 
宪副项希宪,原名德棻。梦己为辛卯乡科,以污两少婢,被主科名神削去。遂誓戒淫邪,力行善事。后梦至一所,见黄纸第八名为项姓,中一字模糊,下为原字。旁一人曰:‘此汝天榜名次也。’因易名梦原。壬子中顺天乡试第二十九名,会试第二名,殿试二甲第五名。疑梦中名次之爽,徐悟合鼎甲数之,恰是第八。
 
姚若侯云:‘嗟乎!污婢者,其势顺,其事易,人几以为家常茶饭矣。乃主科名之神,如是之严刻,何耶?不知人家家政不肃,家道不和,强半由此。盖人贱则逢迎必工,地近则口舌多有。或妒妻鞭挞以伤生,或悍仆反唇而叛主。况负妖淫之质。处骨肉之间。至父子不知而聚麀,或兄弟交迷而荐寝。伤风败检,所不忍言。’愚谓此论诚深悉其害矣,疑未见所损于阴骘也。吾友吴振夏云:‘按格:恃财淫人妻者,百过。恃家主之势以行无礼,使彼夫先无完体之妻,其恃其淫,不更甚乎!且主号义父,婢称义女,顾名思义,尤宜悚然。’看来于理于情,凿凿不可。神人之严刻,不亦宜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