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境界现前要提起信念
·不要把人非放在心上
·信让我们养成诚信的品格
·心里多障碍,境界里自然也多障碍
·日常生活当中就是道
·人之所以没落,是傲慢感召的
·心正直,外面世界就没有委曲
·真正要想要功夫得力,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
·修行不要去拣择境界
·你还有放不下的,就是信不深、愿不切
本周焦点
·拾得
·【财富】是什么?佛教如何看待财富?
·念六字大明咒治病的效果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山芳卡玛哈耶尼康】
·净界法师:念佛人很多,为何成就的人非常少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佉梨】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超峰寺】
·消气歌
·24、千峰顶上一茅屋,老僧半间云半间,昨夜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归宗芝庵
·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慈舟大师事迹 > 内容

我亲近慈舟老法师的经过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16 11:16:52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我亲近慈舟老法师的经过
灵源 
 
我出家后,很侥幸的遇到三位善知识:一、是虚云老和尚,二、是慈舟老法师,三是应慈老法师。现在因慈舟老法师的圆寂,不禁令我缅忆起我亲近他老的过去。
 
话从我自己说起:我原籍是浙江临海,自幼多病多灾!出世不到周岁,就在头颈上长了一个大毒疮,弄得医生束手无策,百药罔效!不是我母亲去祈祷观世音菩萨,我是不能得救的。十三岁的时候,我发生了痘症,几经寒热之后,生起满身的天花,(临海俗语出牛痘曰开天花)初如番米(即玉蜀黍)相似,继则全体溃烂流脓。
 
苦不可言!痘疮愈后,全身如反面的石榴皮相似,白胖的我变成了一个黑而又丑的麻子。入学读书,同学们笑我道:‘麻面麻屁股,上山打老虎,老虎打不倒,大粪吃个饱’。真令我气煞!十六岁在回浦小学毕业,考入浙江第六中学。借得一部楞严经,课余阅读,不觉得意之际,手不释卷,而至忘了正课。相继自己抄写了一部,视作珍宝似的看待。不久满面的麻皮,不觉全退。到十八岁时,人们已不知道我原来是个麻子了。廿五岁时,我逃往天台山出家,为父侦知追回。及到卅一岁,自己觉得实在不能再居家中,乃僭逃住福州鼓山涌泉寺出家。得遇上虚下云老和尚,为我剃度,收作徒孙。彼时初闻慈舟老法师之名,尚未见到其人。一日在寺中看到一位穿破衣服,自持针线慢慢缝补的老修行,我请教他:苏州灵岩山慈舟老法师,听说来此讲经,不知是那一位呢?他说:‘慈舟即是我的名字’。我当时惊骇非常!怎么鼎鼎大名的讲经老法师,这样苦恼得与叫化子相似!呆了半天,不知道如何是好?因那时初出家,不知道顶礼,也就这样糊里糊涂的站著。来了一位禅堂的香灯师,对我说:人穷道不穷,不得以外表视人,这位是老和尚(指虚云和尚)请他来在戒期中讲梵网经的慈舟老法师,他是前清的秀才,学问好得很,讲经讲得非常透澈,你不要看轻了他老人家。从此我才认得这位老修行,即是慈舟老法师。当时鼓山常住上,曾有御赐大藏经三藏。即清版藏经,明版藏经,宋版藏经。清版明版都全。唯宋版破碎不全。慈老法师阅藏,看到了,即告知老和尚,并即召集几位能书写的人,每日在方丈圣箭堂内抄补。我过去因书法马虎过得去,故能天天跟著老法师抄写。老法师曾对我们说:‘补经即是补心,心诚即是道。你们要细心修补,正字抄写,不可草率’。这种因抄写藏经,而得亲近了老法师,数月的受教,实在得益不少。是冬禅七,又得老法师种种开示:他老要我们初发心的人,不会参话头,还是一心的念佛,先从念佛,念得一心不乱,话头渐渐自在其中。民国廿二年春期,常住上请应慈老法师开讲梵网经上下卷,为我羯磨和尚;请慈老法师为教授和尚;当时慈老再三不肯,乃请金山上遐下明首座为教授,明首座和尚亦禅宗一大善知识。我受具足戒后,即往禅堂。时鼓山学戒堂的心道法师,以他处弘法因缘离去。老和尚即敦请慈老法师主持教育,改名为法界学院,以华严为宗。心道法师主讲时,每月常住供养四十八元,今请老法师应当加倍。但老法师再三推辞云:‘出家人怎能用得这许多钱,本来我办学是不要钱的,既承常住客气,每月勉领十二元足矣。’这真是世间奇事!不到三十岁的心道法师主讲,每月四十八元,近六十岁的老法师主讲,只要四分之一,不如做粗工的人赚钱多,真是太少了。老法师讲了一年经,除零用外,积得五十多元。对我们说:‘做学生的很苦,没有钱用,我与各位同学结个小缘,每人平分一元。’这真是财法两施,一点贪心都没有,世间上的人,恐再找不到第二个了。但是他的管教,却非常严厉!小座复讲不出来,马上就要罚跪,我是罚过跪的学生,说起来真是惭愧!而且他领大家过午不食,即是下午送来供众的西瓜水果,也都要等到明天上午才能吃。打华严七时,同学们太辛苦了,晚上吃一小碗豆浆,要互相依律说净。一年到头,不准告假下山。此中有一位同学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苦,于半夜三更,先将衣单抛出墙外,在墙头上爬得出去,溜单走了,下山到福州等轮船,在怡山长庆寺挂褡。老法师派监学体敬法师下山侦知,马上逼他回来,在讲堂中跪香,打断了香板三块,跪了两个钟头之后,仍旧要他好好的听经。从此以后,各同学都不敢再萌异念,都服服贴贴的求学,逼得不上路的也要上路。四分戒本,他老讲了又讲,我于三年中听了两次。这样精明实修的亲教师,却于今年弥陀圣诞日示寂了。全世界中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恳切教导我们的慈悲善知识了,思之不胜悲痛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