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60、此界释迦已灭,弥勒未生,贤圣隐伏。众生奔波苦海,犹失父之儿,若不以极乐愿王
·如何对待佛经佛像?抄写的经书如何处理
·百字明咒全文及详细释义
·九华山佛学院介绍
·佛学大词典——【一】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满州语译大藏经】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漫谈两性关系
·婚外情的十大危害——真的有惨烈报应啊!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福州版大藏经】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道源老法师纪念文集 > 内容

敬悼道源长者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17 10:33:25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敬悼道源长者
圣印 
 
道源长老圆寂了,法弱魔强,众生福薄,从此不知何时何日,长老始乘愿再来红尘,度悲苦无依的有情,执笔思之,不禁泫然。
 
长老人格的高超,德行的卓越,尤其修持的严谨,对净土法门的专精造诣,在本省堪称一代高僧。近几年来,教界内耆宿,先后凋谢的不乏其人,然使我起了莫大的感触的莫过于这次道老的西归,因为目前在台的佛教前辈,已寥寥可数,后起之秀跟上来的却不多,在人才零落的今日,道老的在此时此地凋谢,在整个佛教来说,谁都不能否认是一个重大的损失。
 
温文尔雅,慈霭亲切
 
道老平日给人印象,总是那么样的慈祥,那么样的精神奕奕。他老为人崇尚实际,朴实惜福,从不在人天福报上转念头,更不炫耀自己。他洞悉中国佛教之振兴,要在绍隆正法,培植人才,所以传戒以及僧教育乃是使佛教起衰振蔽重要的一环。因此他老不顾上了年纪、也不论风雨寒暑,一年到头,经常到全省各地佛学院讲学,和应邀担任戒坛三师,或得戒、或羯摩、或教授,上山下海,备极辛劳,时至今日,其戒子桃李满天下,誉满宝岛。
 
由于我蒙各传戒主办单位青睐,时被邀请担任三师之一的教授职,有好几次恰和道老同在某宝刹任三师职位,因有过往。三番两次的亲近,但见他老慈蔼祥和,他是那样温文尔雅,所讲的每一句话莫不含有至高的法门,以及修身必备的金言玉律,言谈之中,更觉老人家待人的亲切,其诚恳,其纯真,令人为之动容。
 
提倡净土,不遗余力
 
道老认为当今末法众生业重,上根利智而能修证的人,真是微乎其微,念佛生西法门简捷了当;上上根的人可以修,下下钝智的人也可以修,老太婆可以修,大学生乃至学者博士也一样可以修。这是一个平实易为而又甚深且广的法界。所以几十年来,他提倡净土,在各地念佛道场领导打佛七、说开示,而道老个人,无时无刻不在念佛,从未间断。
 
法身菩萨未成佛前,也要仰仗佛力,方便固有多门,但念佛如能真切,仗佛慈力,必定往生西方了脱生死。道老以此法界法身示范他人,可说菩萨心肠,契机圆融了。
 
说法讲戒,很有内涵
 
道老受聘中国佛教会要职,及诸山名刹教授、住持等职,但不因名望自尊,不为利禄所囿,名闻利养视之若浮云,一生唯以上求下化为己任。
 
而其待人接物,总是一片慈心。平易近人,绝无门庭之见,对于同修,无论老少,不分贵贱,一视同仁,无所轩轾,令人一望而起崇敬景仰之心。
 
记得有一次我忝任海会寺传授菩萨戒会尊证时,目睹道老为诸戒子开示,即兴谈到要大家每天供养三宝,吃饭时一定要念供养佛、供养法、供养僧。若存此供养心,佛法僧即常时与你同在。一时听者咸感法喜充满。佛教主张‘一切唯心’,在授戒时启发戒子必须培养供养的心,这实在是又方便、又合情、合理、契合佛法。只此一端,足见道老随顺众生,方便说法,实在处处都很有内涵。
 
开示扼要,感人至深
 
道老在海会寺打佛七时讲‘念佛与十大愿王’,其中‘念佛与劝请’一节开头的几句话:
 
‘我们对于各宗各派的善知识,都要请其转法轮,请其住世。对于专门弘扬净土的善知识,自然请其转法轮,请其住世了。我们对于诸大菩萨,都要请其转法轮,请其住世。对于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自然请其转法轮,请其住世了。我们对于十方三世一切诸佛,都要请其转法轮,请其住世。对于阿弥陀佛,自然请其转法轮,请其住世了。’
 
我们从这段话,可以发觉他老的讲话多么的铿锵有力、层层推进,自然打动听者的心弦。帮助听者进入渐渐省思领悟的境域。
 
又他老‘佛堂讲话’里有一段话:
 
‘凡夫所念的是凡夫事,梦境也离不开贪嗔痴。梦见顺境是贪;梦见逆境是嗔;还有一些糊涂梦,梦中就是糊糊涂涂,醒来还是糊糊涂涂,那就是痴。凡夫的梦,大多是这样的。’
 
试看轻描淡写几句话,已为浅薄无知沉耽三毒的凡夫俗子勾画出一个可悲可怜的迷失的轮廓。
 
接下去说:
 
‘梦见佛的很少。又母亲梦见远游的儿子很容易,如爱子远游,逾期未归,则其倚闾盼望之情,结念成梦。而其子则游兴正浓,早把母亲忘了,绝不会梦见他的母亲。假使有人告知他母亲思念他的情形,他也能一动思亲之念,但还是不曾梦见他的母亲,因为念不切故。倘若游子欲归不得,思亲心切,即能梦寐见之了。这是说梦中见母,尚须深思切念,何况见佛?’
 
从上述这番话,可以看出他老譬喻说法的功力,使人不由得不感动。
 
相信凡是亲自聆听而获教益或者只是听过录音带的,要是听过他老所讲的‘佛说八大人觉经’、‘地藏经’的,都有同感,道老无论身教言教,都感人至深,所以凡是他老所到的道场,必然是座无虚席,人人引颈渴待他老的甘露法施。
 
演弘大成,归命西方
 
道老在六十二岁时自题诗偈说:
 
‘世寿六十二,僧腊四十三,
受戒卅八夏,接法廿四年,
初颇有雄心,法运一肩担,
老来一无成,自问恒自惭,
演教与弘律,只是结人缘,
自修惟净土,归命西方莲。’
 
读之但感道老虚怀若谷,所谓‘老来一无成,自问恒自惭’,其实他老仁慈宽厚,悲愿弘深,一生一世弘法利生的热情,度人无数的事实,是被大众肯定!永远怀念的。所以应说是并非一无所成,而是演弘大成;实足以自慰,又何须‘自惭’呢?
 
然道老毕生修持净土,今世缘已尽,西生莲邦则理所当然的事。
 
三国时诸葛孔明为尽忠国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据悉道老在圆寂前夕不久,尚且作狮子吼,弘扬正法,不惜身心俱瘁,其为佛教牺牲之精神实不让孔明先生专美于前了。
 
诚然,这位当代的法将,佛教的巨星虽已与世长辞,然其在此世留下之谆谆教诲、一言一行,其绽放之光芒,将永远在众生的心上常照。
 
执笔至此,缅怀先德,我虔诚默祝著,道老其乘愿再来!
 
敬悼道源和尚
圣严 
 
今年四月十六日,道源长老舍寿往生之时,我正在大陆探亲,访问长老的故乡河南省,巡礼禅宗初祖及二祖的遗迹少林寺。当我回到纽约,随即由农禅寺果镜师给我的越洋电话中,获悉长老辞世的消息,使我悲痛不已!
 
见到由大陆逃难来台的长老法师逐日凋零,实令人感伤莫名,四十年来,台湾佛教虽不能说全因这些长老的贡献,而有今日的局面,至少,他们确是起著导向作用的佛门大德,目前的台湾佛教,已渐渐由本土出身的中青年辈,推动著法轮前进,并确已承袭了大陆佛教的优良传统,一扫日治时代殖民地佛教的色彩。类此,则不能不感谢那些长老们,努力于传戒、讲经、办佛学院、发行佛教书刊、以及领导著中国佛教会的运作之功。而道源长老便是其中的功臣之一。
 
长老法名能信,字道源,而以中轮沙门自号。民国十二年(西元一九○○)生于河南省商水县周口镇的王氏。二十岁出家,二十四岁(西元一九二三)依汉阳归元寺觉清律师受三坛大戒。先后亲近了慈舟、印光、太虚、圆瑛等耆德。所讲大小经律论有“法华”、“楞严”、“涅槃”、“仁王”、“圆觉”、“地藏”、“金刚”、“阿弥陀”、“无量寿”、“十六观”等经;“起信”、“往生”、“五教仪”等论;“沙弥律仪”、“四分戒本”、“梵网戒本”诸律。
 
曾任住持、教师、主讲、佛学院、教务主任、察哈尔佛教分会理事、中国佛教会理事长等职,对于传戒工作,贡献尤多;在大陆时代,曾连任六次戒坛教授,民国三十八年(西元一九四九)三月,以五十岁的盛年,随同白圣长老到了台湾之后,担任七次得戒、三度羯磨、六回教授、一届尊证;另于在家戒会,也曾二十番担当得戒,且有数度提倡结夏安居,今年仍在筹划著,将在基隆海会寺第三度传授三坛大戒。长老一生弘扬净土,主持佛七、强调持戒念佛,著有“佛堂讲话”、“阿弥陀经讲录”等书。
 
我与长老的接触因缘,始于民国三十七年秋,当时我在上海静安寺佛学院做学僧,他来学院担任教师并代理教务主任职,为我们讲授“梵网菩萨戒本”。长老甚少与同学个别接触,唯于课堂点名时,一律称呼我们‘某某法师”,他说:老的是老法师,小的是小法师;有说法之师、学法之师、现在法师、未来法师,既然在佛学院里‘学教’,当然就是法师。他是把我们看作在天台或华严门下,亲近老法师、学习讲小座的小法师了。但他教了一个学期就离开了大陆。
 
民国三十八年五月,我随军到了台湾,在军中一待就是十年,当时的法师们都过著逃难的生活,同时也怕他对我了无印象,所以从未敢去找过他。到了民国四十九年冬,我在东初老人座下二度出家,五十年秋,便到基隆海会寺求受大戒,这才使我再度亲近长老,且被遴选为沙弥首,兼任戒坛日记的记录。戒期中我无钱打斋,无力供养戒常住,戒期圆满,长老竟还倒赐了我新台币伍佰元,相等于一份书记职的犒劳。一个月的相处,发现他有惊人的记忆,过人的耐力,对我也极慈悲。
 
戒期中,道源长老自任得戒和尚,亲自讲授比丘戒本,我边听边记,获益良多,但疑点亦不少,由于长老数度提示:‘欲求进一步了解,请于戒期之后,检阅六十卷的四分大律’。这因缘也是使我在往后住山的数年中,专心于律藏的因素之一。
 
民国五十六年(西元一九六七年)春,我到新竹青草湖的福严精舍参加续明法师骨灰奉安礼时,遇见道源长老,新竹居士林邀请他到新竹讲经,他老见我在旁,便为我作了推荐:‘这位是圣严法师,刚从山中闭关出来,学问、品德都好,尤其精于戒律的研究,你们应该礼请他来贵地弘化。’就这样我便开始了生平第一次的讲经活动,主题是“梵网经菩萨戒本”,因我在上海初吮长老法乳,即是听受此经,乳狮初吼,亦宜饮水思源。新竹讲经之后,自觉学力未充,年事尚轻,故又回到山中的关房。
 
嗣后,我出国深造,来美弘化,十八年间,每次返国,必定要去海会寺山上,探访长老,这也是遵奉他在戒期中的训示:‘不要忘掉,戒常住是你们的忏悔堂,戒体由此得,比丘身分从此成。’近两年来,长老多在台北的中和净宗莲社修养,故去海会寺,每次都扑空,但能有机会重温受戒时的景物回忆,仍有无限的喜悦。只是海会寺为了迎接本年度的大型传戒法会,殿堂皆已翻新,建筑气象宏伟,旧时的简朴风貌,已不复见。
 
二年前,我应邀至嘉义香光寺,小住数日,每天为寺众上两小时的“天台小止观”,正好长老也在那里讲授“起信论”,因此又有数天亲近的因缘,他是一位杰出的讲经法师,数十年来,经常于台湾、香港各地,巡回讲出。他的声量宏亮,吐字清晰,善用譬喻,辩才无碍,不论讲经的场所大小,每皆座无虚席,堪称是当代耆宿中的说法第一。
 
今年农历新春前后,我曾先后由好友真华法师及今能法师陪同,三度前往探访正在台北市三军总医院养病中的长老。当时他病况虽已严重,神智仍极清楚;眼睛虽有深度近视,听觉依旧灵敏,且尚能以洪钟似的声音,喊出我的名字。当时他告诉我们:‘请勿担心,我已向阿弥陀佛请了假,今年还不往生。’想不到这竟是他老人家安慰我们的话呢!
 
如今长老已去,身为他的学僧及戒子,不知何以为报,谨叙所知所感与亲近的因缘如上,用表追念。
下一篇:我与道源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