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海涛法师:治癌症的经典《佛说疗痔病经》
·净土法门:你家里出不出人才,就从这里看!
·60、此界释迦已灭,弥勒未生,贤圣隐伏。众生奔波苦海,犹失父之儿,若不以极乐愿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生圆二次第】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道源老法师纪念文集 > 内容

上道下源老和尚的风范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17 10:35:10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上道下源老和尚的风范
法振 
 
戒和尚 
源公去年圆寂的时候,我正在忙于办理赴大陆探亲的事,除了赶往基隆海会寺参加了一支香的助念并瞻礼遗容,以及到临济寺参加赞颂大会外,其余的未能有所表示,戒和尚生前对我很为爱护和期勉,我自惭资质鲁钝,只能默默地做个老实出家人,对戒和尚常自感惭愧和歉疚,玆闻缁素四众将为戒和尚编印纪念文集,不揣浅陋不文,将我印象中的几件往事写出来,以表达我对戒和尚的追怀和纪念。
 
一、第一印象
 
民国二十二年左右,我正客居开封,常于闲暇之日,跑到铁塔寺去玩耍,寺在开封城内东北角,寺内办有一所‘河南佛学院’;寺外西南方约百余公尺远,有一座六角阁亭。亭外为一大片树林,林木深广幽静,游人不多,为佛院师生课余经行论道的好地方;亭内中心处有一尊古老的丈六金身阿弥陀佛立像,佛像周围还有相当宽的空间;书桌书架,依窗靠墙环列其间,桌上架上布满了佛学图书刊物,供人游憩阅览,是一间很理想的阅览室,有数位出家人轮流看管,阅者如有疑问,他们都很亲切详为解答。其中有一位小和尚(应是小沙弥)年龄和我相若,年纪虽轻,佛学似已具有根柢,我的疑问,他几乎都能解答,令我深为佩服,所以一有空闲,就老远地跑去找他玩。老实说,他的确启发我不小的善根。
 
有一天,浓雾很重,我又跑去和小和尚谈天,忽见窗外冉冉出现两位仙风道骨的法师,他们长衫翩翩,在雾中边走边谈,由隐而显;挺拔的身材,端庄的仪表,风采神韵,宛如天人一般,配合若浓淡参差的垂垂柳枝,构成一幅非常庄严美妙的图画,立刻给我印上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小和尚告诉我:那是两位佛学院的老师,他们常在林间散步论道,或独自经行念佛,自此以后,不管是读到或听到有人赞美出家人,脑际就会浮起当时的美好印象。——以后经证实,其中一位即是
源公戒和尚。
 
过了几年,中日战争爆发,我也有机会住进了铁塔寺,可惜这时的佛学院,已因时局动荡而停办,所有的师生亦都解散了,没有机会和戒和尚亲近。
 
数十年后,我漂泊到了台湾,因为当年在铁塔寺种了一点儿善根,每到一地,都喜欢跑寺庙去亲近佛法。民国四十九年,在一个寺院中听人说,有一位最会讲经的道源大法师,北方人,某月某日起将要在屏东东山寺讲楞严经。我想北方人讲经一定容易听懂,我就决定到屏东去,住在东山寺,安心好好的听一部经。从开始到圆满,共三个月,朝夕亲近听讲,——这是我第一次有缘亲近戒和尚。当我头一次见到讲经法师时,就觉得很面熟,当我联想起从前铁塔寺的一幕画面时,就感到因缘很奇妙。于是就找了一个机会向法师求证,果然不出所料,当年的美好印象,就是当前的讲经大法师。
 
二、辩才无碍
 
人人都知道我们戒和尚讲经辩才无碍,说法第一。他的口才,究竟是天赋的呢?还是学习成就的呢?据戒和尚说:天赋的成份固然有,但主要的还是要培养磨练。戒和尚曾经讲述他修学口才的一段往事。
 
在屏东讲经圆满,我和戒和尚等人同车北返,在火车上,源公讲了许多前缘往事,俱都是对后学有教育启发性的,其中有一段是他自己年轻时修学口才的事。
源公年轻时,住在北平某寺,除了与同参共修之外,还时常往天桥跑。北平的天桥一带,是江湖术士杂集之地:说书的、说相声的,卖唱的,耍把戏的......应有尽有,五方杂处非常热闹,源公跑这种地方,并不是去赶热闹,寻刺激。他是去听说书说相声的,研究他们的口才诀窍语言技巧,旁人不知
 源公跑天桥的用意,所以也有人不赞成他常跑这种地方, 源公因为已跑出了心得,当然不会理会别人的闲话。
 
有一天,有十来位同参在一起斗嘴, 源公说出了自己跑天桥的用意和心得,同参们当然不会信服。于是兴起了一场论战。
源公说:你们每人一张嘴,我用手捏住半张嘴,只用半张嘴,由你们出题目辩论,如果你们能取胜,以后我一切完全听你们的。辩论结果,大家一致服输。
 
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何况江湖术士,人人都有其特长,不然何能凭一张嘴,走遍天下?不过,要想学他们的特长,也得先俱备智慧的抉择能力和定力,否则,随著他们的情节转了,一点益处也得不到。——道公最后警惕说。
 
三、大座讲经
 
人人都晓得  源公辩才无碍、说法第一,却少人晓得戒和尚梵呗唱念也是第一流的。
 
民国五十一年,海会寺第一次依制结夏,期间戒和尚拟给我们讲戒及法华经,要用大座仪式,但大家对于大座仪式不太熟悉,也有人主张不用大座来扩充讲听时间,戒和尚闻悉有人有这样想法,乃开示大众说:
 
×                ×                ×
 
大座仪式实应予以保存不可废弃。须知古德制定大座仪式,深有用意,今人心浮性燥,往往信口批评,认为繁琐,说时代不伺了,工商业发达,工作繁忙,时间紧张了,讲经就讲经好了,何必浪费许多时间......?种种的批评,不知断丧多少优良传统。
 
古德制订大座讲经有多种意义:
 
一、一切经法,都以般若为究竟。般若为诸佛之母,一切众生,唯依般若而得成佛。讲经,就是讲般若。但众生根性种种不一,为摄受各种程度众生,乃有浅深权实种种程度的经典,无非以种种方便,以开启众生的般若慧为旨归。般若慧对于学佛最为重要,所以学佛的人,应恭敬尊重一切经法。释尊在因地时,会为求半偈而不惜舍弃身命,就是尊重经法。释尊曾提示我们:尊重经法,要如事父母,如诸天之事奉帝释,不可轻忽。我们要听经闻法,岂可不恭敬尊重?但恭敬尊重心,并非生来本俱,而是今生前世,经依一定的环境、教养、薰陶、培育才有的。
 
仪轨,是一种礼节,是一种境界,有向善的薰染作用,恭敬、虔诚、尊重,藉仪轨才能表达,同时也能感染培养他人的敬重心。
 
二、佛教的仪规,多是古德精心制订的,且都是次第条理规范井然,庄严隆重繁简适中,合情合理恰到好处。如大座讲经仪式,即可严肃道场威仪,安定听讲者的身心,表达对法的尊敬,启发后学者的虔诚,意义极为深长。
 
三、佛法义理深广幽微,心不安静岂能领会深入?常人妄心炽然,心浮气燥,如何听得入微?平复燥妄,莫如仪轨,经过一番礼诵唱念,梵呗悠扬的薰陶,浮燥之气极易消褪。
 
四、佛法不是空浮的理论,必须行解并进,才容易悟入。善根深厚的人,解行一致,正听经时,就能即义起观、会归自性。所以佛陀说法,座下即时证果者很多;末世众生根薄,讲者固不及佛陀,听者也不如佛世。故于未讲之前,先导之以仪轨,求三宝加被;解行并进,令心归正位,讲的人称性发挥,听的人亦能全心领会,渐趋于悟境。
 
五、佛教古称‘象教’,修持多不离仪轨。仪轨乃古德依据修持心得及众生根性而订立,故仪规自身即是修持法门,同时又是很好的接引方便,极为契机的宏法方式。
 
六、有人认为工商业时代,人人忙碌,大座仪式浪费时间,不如废弃,省些时间多讲些经。殊不知人生一直都在忙,不是工商业发达后才忙的。人如果不肯忙里偷闲,永远不会有修行的时间。而今既然要听经,就该把心放下,不要挂虑时间,才能安心听讲。
 
七、如有特殊情况,时间的确有限,恐怕经讲不完,可以采行从权的办法,只在开经及圆满之日用大座仪式,其余的日子从简。总之,大座仪式应予以保持,不宜完全废弃不用。
 
八、佛教仪轨,多有梵呗配合,梵呗实为仪轨中一重要部份。对于唱念,不可轻忽,应求其正确熟习;板眼要足够、准确,唱腔要抑扬顿挫字正腔圆,用气要丰厚沉稳,练习要纯熟,才能彰显梵呗的功德。钟声偈第二、四两句末尾引声,都应该是三个半湾子,现在一般的都没有唱够,显得韵味不足,应予注意。道源唱不好,但是我可以教给你们唱。”
 
×                ×                ×
 
戒和尚说罢,就唱给我们听,然后又教我们习唱。老腔老板,沉稳厚重,梵味十足,耐听极了。
 
四、为佛传供
 
昔年在大陆北方,曾参加过为佛传供的仪式,未见过为老和尚圆寂传供,此因我当时年轻,见闻不广,不足为怪,但到台湾后,曾见过许多次为老和尚圆寂传供,却未闻过为佛菩萨传供之事,心中不免有些奇怪。
 
我参加佛前传供,是民国二十几年的事。开封的河南佛学社曾举办过一次佛前传供大典,我是被拉去参加演奏‘十供养偈’,敲打一种用十面小锣编组成的法器,名称似乎是叫‘云锣’,每面小锣各有一音,共为十个音,敲法是跟著曲谱、每拍敲两下,用直板一路不停的敲下去,没有快慢,也没有休止。曲调轮回著一直奏,云锣也一直的敲,直到传供的一段结束为止。另外还有风琴、蝴蝶琴......等多种乐器、以及铃、鼓、铛、铪、木鱼、大磐等法器配合,于传供进行时演奏,非常悠扬动听,气氛庄严虔敬而感人。因为当时的印象非常深刻,其曲调至今都还记得,但其词,只记得头一句:‘香花普遍刹尘多’及中间一句:‘要知赵老茶滋味’两句,其余的则已完全忘记了。
 
在台湾,我曾问过好多位老法师,几乎没有人知道‘佛前传供’的事。后来我问到戒和尚,他说佛前传供之事,久已无人举行过,可说已成绝响了。其供养偈的词句,戒和尚说他也忘记了。戒和尚并说:当年开封的佛前传供,仪式非常庄严隆重,‘海潮音杂志’曾有详细报导,教我查阅民国二十三年左右的海刊,必有所获。其后,我曾打听保存海刊最多的人和寺庙,曾向常觉法师、松山寺(道安老法师将香港陈静涛老居士的遗物海刊统统取来了)、中央图书馆、台中佛教会馆......等处去查询,可惜都没有当时的海刊。
 
五、绕佛方法
 
在大陆北方,多数寺庙的大殿,佛像背后都留有通道,也就是本省俗称的‘海岛’,课诵绕佛,每一圈都经过海岛,在佛像四周转圆圈,从开始绕到最后一圈,不论绕多少圈,都一样是这样绕法,人多时,这样绕不开了,则在一排排拜垫中间,作蛇行式转来转去;人不多,则不在拜垫中间蛇行。但有的寺庙,因佛殿不够大,佛像靠后墙安设,像后没有通道,这样的佛殿绕佛时,只能在佛像面前转圈儿。这是从权的绕法,并不合绕佛的意义。这样的绕法,似乎可说是‘绕给佛看’,是不得已的变通绕法,不能算是正规的绕佛法则。
 
论语上有一句话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北辰,就是北极星,天上的一切星星,都是围绕著北辰而转的。孔子利用北辰和群星的转动现象,以喻有德的人,会受人敬重、围绕、拥戴,是很恰当的。
 
佛为人中之圣,天中之天,具备万德庄严,较之为政之德,简直不可以道里计。为政之德,尚宜为人恭敬围绕,万德的圣中之圣,当然更宜为一切众坐之围绕了。所以佛经中亦常有佛弟子见佛时,在佛周围绕百千匝的记载,这正和论语上众星绕北辰之喻是同样的意义。所以正规的绕佛礼节,理当是在佛的周围而不是在佛的面前兜圈子。至于在拜垫行间蛇行转圈,原是因地窄人多的权宜办法。若人不多地不窄,而仍一定要在拜垫中间转来转去的蛇行,就毫无意义了。
 
但在今日本省,一般佛寺,不管佛像后面有无海岛,也不管人多人少,转得下转不下,几乎全是‘绕给佛看’的烧法,并且一律在拜垫中间蛇行,甚至有些新起来的老法师,甚至在人很少时,指导后学一定要在佛面前绕和蛇行。可见一件事情,到了日久积非成是、习焉不察的时候,是如何的积重难返了。
 
民国七十三年左右,台北佛教净业林,谬受介绍,请我去住,且给我‘导师’名义。该林道场清净,我也欣然前往,该林是一般学佛居士集资新建的道场,建立以来,已有数年历史,一切作法,已形成固定轨则,每日有四堂功课,专修净业。我在该林,平时除自修外,每天也参加一、两堂功课。我惭愧,因法执坚固,于绕佛时每每会引起妄想,深以为累。有一天,我和部份林友谈起绕佛的事,竟有人同意我的看法,并愿意试试以去除执著。我经过一再思索,决定逢我参加念佛时,采取大圆圈旋绕,人不多时不蛇行,别的法师领众念佛时,仍照旧,以免改变了传统,实行以来,大家也都很习惯,这样实行约莫有半年之久,程世俊居士才发觉有异。程居士为该林主要策划人,他对于日常功课、敲打唱念、诸般仪轨都很认真学习。有一天,他来到我寮房和我讨论此事。他的意见约为四点:(1)这种绕法是否合理?(2)别处有否这种绕法?(3)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本林今后就改此绕法;(4)如果是否定的,希望大家都用老的绕法。
 
我告诉程居士:我从前在大陆北方所见,都是这样绕法;我认为这样绕法,才合乎绕佛的本义。并把我所持的理由说给他听。他听了以后,仍不能释疑,认为应该再请教大陆来的老法师,听听老法师的意见比较好。于是,就由他去请教老法师。
 
过了几个小时以后,程居士来说:‘我已用电话请问了上道下源老和尚,老和尚说导师您的绕法不错,说应该这样绕,这样才正确;并说他海会寺就是这样绕的。既然老和尚也说这样对,而且海会寺也是这样绕,则其余的人也就不必再问了。本林今后也一律改为大圆圈绕佛就好了,’
 
×                ×                ×
 
释尊说:我所说法,如爪上尘,所未说法,如大地土。又说:诸佛说法,必待因缘,时乃说之。戒和尚源公,从青年时期,早已发菩提心弘扬佛法。一生讲说不辍,所有言说,至为丰盈。以戒和尚德学修养之深,经验阅历之富,其所已说比之其所未说者,亦不啻爪上尘与大地土之天壤云泥也。以上数事,皆为我所亲身阅历,苟无因缘,未必另在别处流露过。虽非大要,然亦有助于对和尚之认识,证明其实为今日之大善知识。因特记之,以为纪念。
上一篇:我与道源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