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初念佛者,修法的数量和质量哪个更重要?
·念阿弥陀佛名号应该四字还是六字?
·学佛者最好立下早晚功课,定课非常重要!
·关于儒家与学佛的关系,蕅益大师是这样说的
·五种适合绝大多数人修的「持名念佛」方法
·读经要讲究方法才能功效快且功德更大!
·什么是缘分?佛儒道如何宣讲“缘分”?
·修行远离佛法正道,必将成为魔王的眷属!
·如何修女德?印光大师告诉你“女德”的重要性
·怎样才是对父母最好的孝养?
本周焦点
·参禅与戒淫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门措上师略传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大圆满无上智广大心要】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解毒咒
·持诵超过12亿遍六字大明咒的大手印修行成就者
·春日才看杨柳绿,秋风又见菊花黄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道源老法师纪念文集 > 内容

平凡的高僧——源公院长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17 10:37:14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平凡的高僧——源公院长
心会 
 
第一次见到老和尚是在台北志莲精舍,当时老人在讲往生论,虽然乡音听来吃力,但觉得与一般讲经法师迥然不同,解释经文言简义骇,条理分明析义圆融,句句踏实不谈玄说妙,举证确凿劝修由衷,无琐言赘语,更不节外生枝说古论今,或批评人事褒自贬他。俨然正宗讲经法师,其时约在六十二年。
 
六十五年冬,我自嘉义清华山禅学院毕。六十六年春,随家师到台北十普寺任库头一职,处在经忏道场,但誓不应付佛事,不过也深感空过光阴,时时想离开。是年冬,适禅学院同学慧隆法师来访,言其刚入海会寺能仁佛学院就读,这正是大好消息,正也是我的去处。遂于翌年初由慧隆同学陪往八堵,言明来意,老和尚命我当场写自传一篇,看后很满意说:‘好!我们十九号(正月)开学,到时你来。’不多说一句。
 
老和尚德学所感,召来满额的学生,除台湾地区外,还有星马香港等地十几位同学。也许过惯了富裕舒适的生活,新到的学生显得很不自在和适应,虽然生活环境较刻苦和简陋,同学有些微言,但大家为法而来,个个法喜充满努力用功。好几个同学挤个小房间,睡上下铺铁架床,剩下不多的活动空间,全体都进房的话会显得摩肩擦踵;小讲堂容纳四十几位同学,二人合用一张小桌椅,久而其乐也融融,大家惇惇善学,并不因空间窄逼生活淡薄而退惰。老和尚常说没福报,无好的供养,但有点法味供养大家。同学们实在很感激老人家了,怎敢还有更多的奢望。生活简单无华,才会显出纯朴的本质和领悟平实自然的可贵。衣食容易、生活浮华骄奢,常会腐蚀完美的人性,变成矫饰和不实,唯有安于生活才能走向平常心的大道。
 
源公在大陆致力于讲经传戒办学,因其目睹僧尼不懂佛法,被社会所诟病,又如何自利度他,到台湾情况也一样,且邪正神佛不分。常言要佛法兴,必须办佛学院先培育僧众,因此一直想办学,自叹福报不够,因缘都不具足,眼看七老八十了,再不办就没机会了,遂于七十八岁那年招生开学。众所皆知老和尚是高度近视的人,他看书是用眼睛直接靠著字面扫瞄,上课的经文或重点资料讲义,都必须由同学抄大字,大约八分见方。每次讲课都要详看注解科文,不敢马虎;虽然大部份都讲过无数遍,老人家说讲经要负责任,可以讲深、讲浅、讲详细、讲简单,但不可讲错,否则瞎了众生智慧眼。要依经解注,或依祖师大德注解,不懂的不可妄自揣测信口开河。也不可死背注解,变成背注解法师,囫囵吞枣一点没消化,所谓儱侗佛性颟顸真如。也不可死在名言句下,要有拣择慧眼,该用则用,能分辨是非邪正,把经讲活。老人家常告诫,讲经要扣著经文讲,不可离题节外生枝,偏离经文不知所云,或自赞毁他借题发挥,讲古说笑嬉言俚语,说俗论野成为热闹杂会,必须前后连贯,不要讲到后头忘了前头,讲前面要注意后面,段落清楚层次分明。老人不愧是科班讲经法师。
 
源公音声清脆咬字分明,缓急恰到言词中肯,不随便说笑,一副悲天悯人之心,唯鼓励宏法修行,说话抑扬顿挫技巧圆熟,悲欢喜怒哀怨皆能表现于形,言情并致,颇具说服力,常能动人之心,讲古往今事皆如目前,百听不厌起人道心。老人说法无厌、词义无碍,诚再来人也。经云末法时代亿万人修行,罕有一得度者。今时开演讲会,常是热闹喧腾一番;是否能刻骨铭心,脚踏实地去实行则不无疑问。盖说法不感人(非感官刺激)鲜能起真修。尤其在这富裕开放的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环境里。所谓的末法众生福报薄善根浅,衣食足道心远也许是这样吧。
 
老人解经多依贤首五教十门分别,其亲近慈舟大师为时甚久,常代座讲华严经。也曾亲近谛闲、圆瑛、太虚、印光诸大老座下,天资聪敏细心踏实,被尊为当今说法第一不无渊源。其说经消文释义显理,或举证劝修皆无拖泥带水闲言杂语,言简而理明,词少而义丰,同学获益良多久听不厌。但谁能知道老人家用了多大苦心呢?三千度的近视,见人只能看个轮廓,每次上课为了负责,总要把资料注解看过,有时还要查辞源辞海,一个字或一句文,或一个错字都要查个清白,有时请同学帮他我,但到夜晚大家都睡觉了,常要累他整个晚上,真是苦了老人家。他常说不惜讲经而死在讲台上,这种为法忘躯的精神,今日似乎找不到第二人。他最后讲四十二章经时已经八十七岁了,那时已如风中残烛病魔缠身,但是坚强的意志和愿力似乎胜过一切。
 
老人自幼体弱多病,二十来岁闭关,不到三个月就吐血,他想这一生能活个三十岁就心满意足了,他想不到能活到这么大把年纪,有一次我当侍者陪他外出,他说以前有位居士算他八字,说他八十不死就八十五,八十五不死,就八十九,果然在八十、八十五二次进三总,情况危险,医生说一般人到那种病情绝死无活,大概是龙天护法留他下来。临终前住三总,有信徒见病房上空龙天圣众围绕。
 
源公少怀宏法利生悲愿,讲经宏律导归净土。如六十二岁自题云:‘初颇有雄心,法运一肩担;老来一无成,自问恒自惭。演教与宏律,只是结人缘;自修唯净土,归命西方莲。’言露谦虚和为法为人之心,且重自修功夫不尚空谈。到了八十岁自题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何况已经到八十;世寿长短随缘了,宏法利生是吾职。’更流露宏法尽瘁,死而后已之愿,言里多么洒脱自在,诚大菩萨再来也。老人家讲过四十二章后,因体力耳目实在是不行了,遂改为每月一回佛学问答,信徒事先写好要问的问题,由侍者‘口耳’传给老人当场解答。如此一直到住进三总就再也没回来了。
 
我在学院三年,除客堂内,外带听录音带,总共听老人讲过二十几部经论戒本疏解,大概是我今生最丰收的季节,可惜眼昏耳瞆,又患‘消化不良’症,几无所得,虽然如此,如入芝兰之室,多少也沾得一点香气。老人家平常开示,八宗并重一门深入,论理圆融无碍,劝修唯崇净土。解行如鸟两翼,若光解无行恰如画饼充饥,若唯行无解无异盲修瞎练,老人强调修行的重要,若光说不行,有朝一日到酆都殿前,阎王老子可不与汝等说真空妙有,辩理事无碍。口说无凭,大需人人珍重。老人常说,你们跟著我道源绝不会走错路,要是不相信的话,过了这条街就不再有这个店。老人言语直截了当。
 
院长有时抱病上课,为了使同学多听些,同学由衷感激,爱之深责之切,有时骂同学偷懒不负责任,生气的说:‘我八十岁老人辛苦的为你们上课......我现在眼睛看不见了,要不然就拿根棍子去......。’同学们惭愧默然,顿感辜负师恩无地自容,说的比打到还痛,每次我都会伤心一阵子。他说以前年轻时在大陆办学,学生不守规矩就赶他出门绝不客气,后来想起来似乎太过份了,感到后悔,毕竟是凡夫。老人家也真可爱。
 
院长常开示云:讲经说法勿为名利恭敬,尤其当了法师架子大、难侍侯最要不得。老人家一向随和不摆架子,所到之处尽量不打扰别人,私底下言谈风趣和大众打成一片,实在是一位可敬可爱可亲的长者。常言名利染污人心染污得厉害,早年当法师拒不受供养,慈舟大师转交给银元,他当场把它甩掉,心想这也不是办法,后来把它换成小铜板布施给乞丐,命乞丐念佛才给钱(当时北平乞丐很多︺,但是有的乞丐就是连阿弥陀佛四个字都念不出来,老人感叹众生障重如此,这一句佛号说实在也真不好念。来台湾后还是不离讲经传戒,所得供养皆用于海会寺,从前的海会寺是一点一滴慢慢建设起来,但还是很简陋。老人家不善化缘,嬉言福报不够,其实老人过贯穷和尚日子,真的是居陋处,源也不改其乐,安贫乐道随缘自在。名利近道疏远,受用富道愈穷。若吾等今时大半衣食丰富住行舒适,然且常因之懈怠放逸。富贵学道难,佛言不虚也。社会环境物质生活的演变也不无原因,因此,能安贫乐道以法自娱的几希,这或许是末法必然的现象。源公昔在北平同时上三家佛学院,每到上课日各院皆派黄包车来接,久而忽生一念骄傲之心,自觉心非,遂拒坐车自行前往,老人时时警惕自己,骄奢之心最坏行人。
 
院长自奉甚薄,衣著朴素饭菜简单,言其在大陆寺院生活艰苦,他说那种苦的情况简直不能活下去,我想大陆来台的法师都亲身体验过。老人的书房和寝室同在一间,因海会寺空间有限,上厕所得往外走一段路,洗澡更不用说,就算诸山长老去挂个单也只一个简单窄小的小房间,没像现在的舒适的套房摆设。老人家睡一张带蚊帐的古式木床,老旧的书桌和座椅,房里看不到精美物品或古玩,如维摩空无一物,书桌上一支老式日光台灯,光线幽暗,他就在那用眼睛靠著经本扫瞄,看小字得再加上放大镜,可想而知他每上一课,都要付出很大的精神和体力,我们这些学生也真苦了他老人家,然而其为法忘躯的精神至死不渝。其一生讲经讲戒,且没写过一本书,甚至连文章也不易见到,真的述而不作,也许是他的眼力妨碍他做这些工作。唯有学生或法师依录音作了五本讲记,包括净土三经、金刚经、及佛堂讲话。
 
老和尚讲经细心负责不噜嗦,其来有因,他有次侍圆瑛法师出外讲经,当维那粗心蒙混,下座后被圆老叫去诘骂。古云:‘玉不琢不成器。’源公在诸大德座下数十年,焉能不德学兼具而秉古德之风,与今日崇尚学术研究和提倡人间佛教似有所不同,前面说末法时代亿万人修行(学佛)罕有一得度者。信佛者多解脱者少,其因大概是时代所趋必然如是。老和尚为法为教由衷而发,一次在大陆搭轮船,见同船有二位法师(大陆僧众穿戴严格,不得僭滥,看穿著即知是大和尚、大执事、法师、或一般僧众),这二位法师公然喝酒吃蒜,源公一见,心痛如刺,伤叹佛门颓败如此,我想此二位莫非也是济颠僧乎。源公尤呵斥僧众看电视,言在生之日绝不准海会寺有电视。至今(七十八年五月)海会寺住众尚无人有电视。其言电视浪费时间,坏了道心。若夫普贤警策偈云是日已过......如少水鱼。真的一寸时光一寸命光。
 
纪念文编辑会一直索稿,因见诸大法师居士发表很多文章,叙述老和尚德学为人,用不著我再画蛇添足,尤其源公的德学修持岂是我这凡夫所能窥见道尽,因此坚不动笔,老和尚圆寂周年赴海会寺打佛七,常住再催非写一篇不可,因众多同学没有人写实在说不过去,你是班长是当然的‘代表作’。想不到同学们都心心相印不立文字,这不二法门用得也不是时候,我这小学生饶舌赶写一篇,祈愿不要伤害到院长完美的人格,是所至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