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索达吉堪布:提高修行的一个简便窍诀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学会换位思考
·丁福保佛学大词典——【法性】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道源老法师纪念文集 > 内容

平凡的高僧——源公院长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17 10:37:14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平凡的高僧——源公院长
心会 
 
第一次见到老和尚是在台北志莲精舍,当时老人在讲往生论,虽然乡音听来吃力,但觉得与一般讲经法师迥然不同,解释经文言简义骇,条理分明析义圆融,句句踏实不谈玄说妙,举证确凿劝修由衷,无琐言赘语,更不节外生枝说古论今,或批评人事褒自贬他。俨然正宗讲经法师,其时约在六十二年。
 
六十五年冬,我自嘉义清华山禅学院毕。六十六年春,随家师到台北十普寺任库头一职,处在经忏道场,但誓不应付佛事,不过也深感空过光阴,时时想离开。是年冬,适禅学院同学慧隆法师来访,言其刚入海会寺能仁佛学院就读,这正是大好消息,正也是我的去处。遂于翌年初由慧隆同学陪往八堵,言明来意,老和尚命我当场写自传一篇,看后很满意说:‘好!我们十九号(正月)开学,到时你来。’不多说一句。
 
老和尚德学所感,召来满额的学生,除台湾地区外,还有星马香港等地十几位同学。也许过惯了富裕舒适的生活,新到的学生显得很不自在和适应,虽然生活环境较刻苦和简陋,同学有些微言,但大家为法而来,个个法喜充满努力用功。好几个同学挤个小房间,睡上下铺铁架床,剩下不多的活动空间,全体都进房的话会显得摩肩擦踵;小讲堂容纳四十几位同学,二人合用一张小桌椅,久而其乐也融融,大家惇惇善学,并不因空间窄逼生活淡薄而退惰。老和尚常说没福报,无好的供养,但有点法味供养大家。同学们实在很感激老人家了,怎敢还有更多的奢望。生活简单无华,才会显出纯朴的本质和领悟平实自然的可贵。衣食容易、生活浮华骄奢,常会腐蚀完美的人性,变成矫饰和不实,唯有安于生活才能走向平常心的大道。
 
源公在大陆致力于讲经传戒办学,因其目睹僧尼不懂佛法,被社会所诟病,又如何自利度他,到台湾情况也一样,且邪正神佛不分。常言要佛法兴,必须办佛学院先培育僧众,因此一直想办学,自叹福报不够,因缘都不具足,眼看七老八十了,再不办就没机会了,遂于七十八岁那年招生开学。众所皆知老和尚是高度近视的人,他看书是用眼睛直接靠著字面扫瞄,上课的经文或重点资料讲义,都必须由同学抄大字,大约八分见方。每次讲课都要详看注解科文,不敢马虎;虽然大部份都讲过无数遍,老人家说讲经要负责任,可以讲深、讲浅、讲详细、讲简单,但不可讲错,否则瞎了众生智慧眼。要依经解注,或依祖师大德注解,不懂的不可妄自揣测信口开河。也不可死背注解,变成背注解法师,囫囵吞枣一点没消化,所谓儱侗佛性颟顸真如。也不可死在名言句下,要有拣择慧眼,该用则用,能分辨是非邪正,把经讲活。老人家常告诫,讲经要扣著经文讲,不可离题节外生枝,偏离经文不知所云,或自赞毁他借题发挥,讲古说笑嬉言俚语,说俗论野成为热闹杂会,必须前后连贯,不要讲到后头忘了前头,讲前面要注意后面,段落清楚层次分明。老人不愧是科班讲经法师。
 
源公音声清脆咬字分明,缓急恰到言词中肯,不随便说笑,一副悲天悯人之心,唯鼓励宏法修行,说话抑扬顿挫技巧圆熟,悲欢喜怒哀怨皆能表现于形,言情并致,颇具说服力,常能动人之心,讲古往今事皆如目前,百听不厌起人道心。老人说法无厌、词义无碍,诚再来人也。经云末法时代亿万人修行,罕有一得度者。今时开演讲会,常是热闹喧腾一番;是否能刻骨铭心,脚踏实地去实行则不无疑问。盖说法不感人(非感官刺激)鲜能起真修。尤其在这富裕开放的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环境里。所谓的末法众生福报薄善根浅,衣食足道心远也许是这样吧。
 
老人解经多依贤首五教十门分别,其亲近慈舟大师为时甚久,常代座讲华严经。也曾亲近谛闲、圆瑛、太虚、印光诸大老座下,天资聪敏细心踏实,被尊为当今说法第一不无渊源。其说经消文释义显理,或举证劝修皆无拖泥带水闲言杂语,言简而理明,词少而义丰,同学获益良多久听不厌。但谁能知道老人家用了多大苦心呢?三千度的近视,见人只能看个轮廓,每次上课为了负责,总要把资料注解看过,有时还要查辞源辞海,一个字或一句文,或一个错字都要查个清白,有时请同学帮他我,但到夜晚大家都睡觉了,常要累他整个晚上,真是苦了老人家。他常说不惜讲经而死在讲台上,这种为法忘躯的精神,今日似乎找不到第二人。他最后讲四十二章经时已经八十七岁了,那时已如风中残烛病魔缠身,但是坚强的意志和愿力似乎胜过一切。
 
老人自幼体弱多病,二十来岁闭关,不到三个月就吐血,他想这一生能活个三十岁就心满意足了,他想不到能活到这么大把年纪,有一次我当侍者陪他外出,他说以前有位居士算他八字,说他八十不死就八十五,八十五不死,就八十九,果然在八十、八十五二次进三总,情况危险,医生说一般人到那种病情绝死无活,大概是龙天护法留他下来。临终前住三总,有信徒见病房上空龙天圣众围绕。
 
源公少怀宏法利生悲愿,讲经宏律导归净土。如六十二岁自题云:‘初颇有雄心,法运一肩担;老来一无成,自问恒自惭。演教与宏律,只是结人缘;自修唯净土,归命西方莲。’言露谦虚和为法为人之心,且重自修功夫不尚空谈。到了八十岁自题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何况已经到八十;世寿长短随缘了,宏法利生是吾职。’更流露宏法尽瘁,死而后已之愿,言里多么洒脱自在,诚大菩萨再来也。老人家讲过四十二章后,因体力耳目实在是不行了,遂改为每月一回佛学问答,信徒事先写好要问的问题,由侍者‘口耳’传给老人当场解答。如此一直到住进三总就再也没回来了。
 
我在学院三年,除客堂内,外带听录音带,总共听老人讲过二十几部经论戒本疏解,大概是我今生最丰收的季节,可惜眼昏耳瞆,又患‘消化不良’症,几无所得,虽然如此,如入芝兰之室,多少也沾得一点香气。老人家平常开示,八宗并重一门深入,论理圆融无碍,劝修唯崇净土。解行如鸟两翼,若光解无行恰如画饼充饥,若唯行无解无异盲修瞎练,老人强调修行的重要,若光说不行,有朝一日到酆都殿前,阎王老子可不与汝等说真空妙有,辩理事无碍。口说无凭,大需人人珍重。老人常说,你们跟著我道源绝不会走错路,要是不相信的话,过了这条街就不再有这个店。老人言语直截了当。
 
院长有时抱病上课,为了使同学多听些,同学由衷感激,爱之深责之切,有时骂同学偷懒不负责任,生气的说:‘我八十岁老人辛苦的为你们上课......我现在眼睛看不见了,要不然就拿根棍子去......。’同学们惭愧默然,顿感辜负师恩无地自容,说的比打到还痛,每次我都会伤心一阵子。他说以前年轻时在大陆办学,学生不守规矩就赶他出门绝不客气,后来想起来似乎太过份了,感到后悔,毕竟是凡夫。老人家也真可爱。
 
院长常开示云:讲经说法勿为名利恭敬,尤其当了法师架子大、难侍侯最要不得。老人家一向随和不摆架子,所到之处尽量不打扰别人,私底下言谈风趣和大众打成一片,实在是一位可敬可爱可亲的长者。常言名利染污人心染污得厉害,早年当法师拒不受供养,慈舟大师转交给银元,他当场把它甩掉,心想这也不是办法,后来把它换成小铜板布施给乞丐,命乞丐念佛才给钱(当时北平乞丐很多︺,但是有的乞丐就是连阿弥陀佛四个字都念不出来,老人感叹众生障重如此,这一句佛号说实在也真不好念。来台湾后还是不离讲经传戒,所得供养皆用于海会寺,从前的海会寺是一点一滴慢慢建设起来,但还是很简陋。老人家不善化缘,嬉言福报不够,其实老人过贯穷和尚日子,真的是居陋处,源也不改其乐,安贫乐道随缘自在。名利近道疏远,受用富道愈穷。若吾等今时大半衣食丰富住行舒适,然且常因之懈怠放逸。富贵学道难,佛言不虚也。社会环境物质生活的演变也不无原因,因此,能安贫乐道以法自娱的几希,这或许是末法必然的现象。源公昔在北平同时上三家佛学院,每到上课日各院皆派黄包车来接,久而忽生一念骄傲之心,自觉心非,遂拒坐车自行前往,老人时时警惕自己,骄奢之心最坏行人。
 
院长自奉甚薄,衣著朴素饭菜简单,言其在大陆寺院生活艰苦,他说那种苦的情况简直不能活下去,我想大陆来台的法师都亲身体验过。老人的书房和寝室同在一间,因海会寺空间有限,上厕所得往外走一段路,洗澡更不用说,就算诸山长老去挂个单也只一个简单窄小的小房间,没像现在的舒适的套房摆设。老人家睡一张带蚊帐的古式木床,老旧的书桌和座椅,房里看不到精美物品或古玩,如维摩空无一物,书桌上一支老式日光台灯,光线幽暗,他就在那用眼睛靠著经本扫瞄,看小字得再加上放大镜,可想而知他每上一课,都要付出很大的精神和体力,我们这些学生也真苦了他老人家,然而其为法忘躯的精神至死不渝。其一生讲经讲戒,且没写过一本书,甚至连文章也不易见到,真的述而不作,也许是他的眼力妨碍他做这些工作。唯有学生或法师依录音作了五本讲记,包括净土三经、金刚经、及佛堂讲话。
 
老和尚讲经细心负责不噜嗦,其来有因,他有次侍圆瑛法师出外讲经,当维那粗心蒙混,下座后被圆老叫去诘骂。古云:‘玉不琢不成器。’源公在诸大德座下数十年,焉能不德学兼具而秉古德之风,与今日崇尚学术研究和提倡人间佛教似有所不同,前面说末法时代亿万人修行(学佛)罕有一得度者。信佛者多解脱者少,其因大概是时代所趋必然如是。老和尚为法为教由衷而发,一次在大陆搭轮船,见同船有二位法师(大陆僧众穿戴严格,不得僭滥,看穿著即知是大和尚、大执事、法师、或一般僧众),这二位法师公然喝酒吃蒜,源公一见,心痛如刺,伤叹佛门颓败如此,我想此二位莫非也是济颠僧乎。源公尤呵斥僧众看电视,言在生之日绝不准海会寺有电视。至今(七十八年五月)海会寺住众尚无人有电视。其言电视浪费时间,坏了道心。若夫普贤警策偈云是日已过......如少水鱼。真的一寸时光一寸命光。
 
纪念文编辑会一直索稿,因见诸大法师居士发表很多文章,叙述老和尚德学为人,用不著我再画蛇添足,尤其源公的德学修持岂是我这凡夫所能窥见道尽,因此坚不动笔,老和尚圆寂周年赴海会寺打佛七,常住再催非写一篇不可,因众多同学没有人写实在说不过去,你是班长是当然的‘代表作’。想不到同学们都心心相印不立文字,这不二法门用得也不是时候,我这小学生饶舌赶写一篇,祈愿不要伤害到院长完美的人格,是所至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