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持诵《地藏经》回向冤亲债主效果很微小,该怎么做?
·诵《地藏经》回向给失眠的母亲不见好转,该怎么办?
·生命就在呼吸间,要努力当下
·佛说广学多闻可增长智慧
·生死无常,请珍惜时光
·远离这四种德行有失的人
·追求富贵却时时不得安乐
·若不求出离,则解脱无期
·用生命追逐无常,倒不如精进求解脱
·因烦恼遮覆,所以看不到本性清净
本周焦点
·《灶王经》也可以念吗?
·门措上师略传
·【五俱意识】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净空法师《临终助念问答》
·八大地狱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苦乐人生——师父开示要点笔记(1/5)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道源老法师纪念文集 > 内容

追思道源长老昔日在人间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17 10:40:31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追思道源长老昔日在人间
智海 
 
妙法莲华经中有说:‘善知识者是大因缘’,我们的教主释迦牟尼佛,所以能成无上正觉,自说是因为善知识的因缘而得成就。我本来是从中国大陆到香港,又从香港留美国的云水僧,二十年以前我在香港时,每见当地佛教大德长老善知识圆寂,我就不由自主的兴起两种观念:头一个观念是那些长老善知识相继去后,我们下一代的学佛人将无真正依止。第二个观念是那些长老去后,如果有人问起佛法,就要轮到我们这一代答复了。这样愈想自己责任愈重,就是因为自己是出家佛弟子,在感觉上比起在家佛弟子的责任为重大。
 
最近两三年来,常闻台湾佛教界长老们似乎也出现了这种现象,例如广钦长老、煮云长老、贤顿长老、慧三长老等,还有几位大居士也都先后往生了,我们流在海外的佛教界正在关切注意此事,而道源长老也放下娑婆去西方了。现在中国佛教界内人士,谁都知道道老是辩才无碍善说法要的高僧,我虽缺乏因缘常随亲近奉侍,但他老说法的风度和动静的威仪,却常常出现在我的意识影像中,这可能是因为四十年前道老已是我的教授和尚的缘故。
 
本来我初出家做沙弥时,是在北方有名的红螺山学念佛的,具足戒是在北京广济寺受的。当时道源长老在广济寺弘慈佛学院任主讲法师,在戒期中被聘为我们的教授和尚。其时日本正在占领中国,也是日本投降的前一年。谈到红螺山,对我有一种特殊因缘,自我出家几十年来,受该道场的影响最深,因为红螺山是近代净土宗的一座模范道场,是净土宗第十二代祖彻悟大师于清朝嘉庆年间所中兴的。彻祖初从圆觉经大开圆解,次在北京大钟寺率众参禅开悟,终于退隐入红螺山领众专修净土。彻祖一生数睹西方瑞相,临终于数月前即自知时至,最后见虚空中幢旛无数自西而来,又见文殊观音势至三大士,复蒙弥陀亲垂接引,面西端坐合掌结印称名,安详而逝,众闻异香浮空,荼毗后获舍利百余粒,彻祖是这样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红螺山道场是以禅堂的规矩而修净土法门的道场,如果谈到禅净双修的问题,我们不能不首推红螺道场为典型,就是净土宗第十三祖印光大师,于未至南海普陀山阅藏之前,也曾在红螺山参学过一段时间。
 
再谈道老那样儿的善说法要,又是我的教授和尚,照理我受具足戒后,应当在戒常住进入佛学院亲近教授和尚听经闻法,何以又返回红螺山住念佛堂呢?这有两个主要因素:一是剃度恩师在该道场任职,命令回山参学几年。二是我自己对红螺山太过缘深,希望一生住红螺山念佛,所以戒期圆满出堂就又返回红螺,既然如此,为何我又离开红螺山甚至于今天又来到美国做一个云水僧呢?这都是随著因缘环境变迁业力所使的缘故。当时我从红螺下山时实在很辛苦,甚至大哭一场都不肯离开,结果还是家师命令硬带我下山的。
 
下山之后想入佛学院读书,当时北京城内有几处佛学院,家师要我选择广化寺佛学院,因为当时该院院规比较严格,课程也是佛学儒学新学旧学都有,所以就投考进入了广化寺佛学院就读。这时虽不能直接去亲近道老法师,可是常听同学们赞扬道老讲经好听,结果就在那年(大约是民国三十四年)秋天,华北居士林发起请道老讲‘劝发菩提心文’,我们有几位同学很想结伴去听讲,可是我们的学院是在北城内十刹海的北岸上,而居士林却在西南城内距离广济寺不远的地方,彼此相去很远,又不舍得花钱去乘电车,于是我们就发心步行去听经,这样在路上一往一来就要两个小时,加上一小时半听讲,总共就要三个半小时了。其时三个半小时并不算大事,问题是我们学院日间上下午就有六堂课,而道老在居士林讲法是晚间的课外课,我们不单只是往来步行,而且当时在京的和尚出街必须要穿海青(大袍),穿上海青走路必须抄起双手,不可以垂手更不可以甩手,即使乘公共汽车或电车照样要穿海青,这是出家人的威仪教相不能疏忽,我们几位同学每晚都是这样去听道老讲佛法的。光阴犹如石火电光,转眼四十余年已成过去,而今回忆当时亲近道老求法的意境犹在目前。
 
道老不只现在被称为说法第一,早在四十年前就已是辩才无碍口若悬河了。因为那年华北居士林共请三位法师,举办三七讲经法会,道老排在第一星期演讲‘劝发菩提心文’,他老法缘非常殊胜,四众弟子座无虚席。第二第三两星期是由另外两位法师分别担任讲阿弥陀经,及彻悟祖师的‘念佛伽陀’。讲‘阿弥陀经’的是续可法师,这位法师是大学毕业之后出家,曾在青岛湛山寺佛学院亲近倓虚大师学法,后于某处佛学院任过主讲法师。另一位名叫慧文法师,讲‘念佛伽陀’,这位法师是中年出家,是一位前清老秀才,也是倓虚大师的老学生,并在天津某寺任过方丈。凭心而论,当时三位法师佛学的修养和说法的辩才都是众所称叹,然在相互比较之下和对外的法缘方面,大众总是欢喜听道老讲经。
 
还有一件事必须要讲,自从道老到台湾以后,这多年来他老在海内外各地弘法传戒,广作度生佛事,听他老讲佛法的人或从他老座下得戒的人相信很多,但从未听说他老唱过钟声偈,也没有人提及他老会唱钟声偈,可是我在四十年前却已亲听过了。因为道老在华北居士林请‘劝发菩提心文’时,续可法师自愿发心当维那给道老呼钟声偈,所以第二星期轮到续可法师讲‘阿弥陀经’时,道老也就客气地自愿发心当维那再给续可法师呼钟声偈。而钟声偈并不是每座寺院的维那师都能唱,这是讲经法师上大座讲经时在仪式中所用的,一共有四句偈:‘钟声传三千界内,佛法扬万亿国中,功勋祈世界和平,利益报檀那厚德。’于唱完炉香赞之后,法师在法座上尚未开讲之前,大众先要静听维那师一人独唱此四句偈,这可不是一件简单事,而道老不单是讲经辩才无碍,就是唱的钟声偈也是梵音嘹亮感动了全场听众。
 
从那次讲经法会以后,又听说道老到房山县上方山兜率寺任方丈,又到张家口某寺接住持等,而我也就随著因缘转变而转变,曾在法界学苑亲近慈舟大师听法华经,又在天津参加真空禅师主持的精进禅七,并到苏州灵岩山寺印光祖师道场修净,后来终于被业风吹到了香港。我在香港云水多年,一部份时间是亲近善知识学佛法,另一部份时间是住茅蓬隐居自修。在学佛法的部份时间里,所亲近的大德很多,而使我得益最多的应当是倓虚大师、敏智长老和显慈法师等佛学尊宿,都是我最敬仰的善知识。
 
大约是在一九六二年,那时我还在香港,道老代表出席到印度召开的世界佛教友谊会,于回国时路经香港弘法,这我才又有机会向长老亲近礼座,当我正向他老顶礼时,他老跟著就要还礼,我赶快急忙说出:‘您不要还礼,您是我的教授和尚。’他老一听也就顺口答出说:‘你是我的戒弟子吗?那我就不还礼啦,因为时间久了,我记不清楚啦。’戒师戒子离别已二十年,这是在海外首次见面谈话,内心中真有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一九七六年是美国开国二百周年纪念,中国佛教会曾组团访问美国,道老担任顾问,团长是悟明法师,我曾以般若讲堂的主人身份特别接待长老和真华法师。道老曾经劝我要多度人出家帮助法务,我说美国地方因为物质太丰富,人多贪于物质享受,要想度人出家甚难。道老慈悲心切,再度鼓励我说:‘不要怕难,你只要常常赞叹出家好!出家好!就会有人出家。’我当时心中忍不住在笑,听道老说话真能句句入人肺腑,使人听起顺耳生欢喜心,如饮甘露一样,而他老确实是出于金石良言,决不是对我说笑话,这样的菩萨心肠,实在令人难以忘记!
 
一九八六年夏,道老开山的海会寺重修大殿,本堂护法居士发心随喜乐助功德,由我奉函附款转给道老,他老回信客气以表谢意,并且提及一九七六年他老来美,虽在般若讲堂只住两三晚,我曾亲手做炸酱面供养的事,他老表示铭感不忘,可见他老事无巨细,完全记忆清楚。他老不但说法时辩才好,记忆力和说法的音声好,而且他老的威仪教相都好,他老是现代佛教界的眼目,是我们的真正善知识,他老明知道我们不会舍得他离开娑婆,却故意说:‘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最近召开紧急会议,很多长老都被召集参加大会,例如广钦、煮云、贤顿、慧三等诸长老都已去了,我道源先向阿弥陀佛告个病假,暂时先不去参加。’结果没有多久,他老也去销病假了。这样一来,他老的病的确彻底好了,可是我们这般众生的病却少了一位真正良医,怎能使我们不追思想念他老昔日在人间的恩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