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索达吉堪布:提高修行的一个简便窍诀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丁福保佛学大词典——【法性】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故事人物 > 道源老法师纪念文集 > 内容

永怀恩师源公上人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17 10:47:33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永怀恩师源公上人
施旺坤 
 
老恩师源公上人已离我们远去了,回想这些日子经常可以搭公车到三军总医院探视恩师,今后想再见恩师的色身已是不可能了,现在每天走出街头,看到开往三总的车子,恩师慈悲的音容就浮现在眼前,而今后我到那里去顶礼恩师呢?
 
忆于七十三年冬天,承台中一位挚友之引介,闻北部有净宗高僧上道下源老法师,当时慕师道高德崇,亟欲亲谒慈容,七十四年春天第一次上海会寺,接待的法师告诉我师正在中和净宗莲社弘法,嘱前往亲近,并赐赠师之佛七开示录‘佛堂讲话’,当日虽未能见师,但对海会寺清静的寺院,苍翠的山景留下深刻的印象,归来后恭读师之开示,如获镶宝,益增景仰之心,七十四年三月终有机会至莲社顶礼皈依,皈依时师教导我们学佛要先发四宏誓愿,当日参加皈依者甚多,我随众顶礼后即回,隔不久海会寺举行法会,侍者带我至客堂谒师,见恩师法相庄严坐在一张大藤椅上,正在合掌念佛,我顶礼一拜时,师说:‘一拜就可以了。’当时我尚不懂佛门规矩,以为顶礼愈多愈恭敬,于是顶礼三拜出来,当我走至对面寺院之转角处,突然听到师大声念佛的声音,‘南无阿弥陀佛......’师念六字洪名,音若洪钟,响彻山谷,我一下被震摄住了停下脚步,但当时心里想念佛那有这么念的,声音念的那么大,难道不累?迄今始知那是恩师垂慈对我的开示;第二次单独叩谒恩师是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有些问题久存心中想请教师,当我进莲社时,师适从寮房走出来,我向师顶礼后肃立一旁,师到大殿礼佛绕佛后正要回寮时,师似预知我有问题即问我说:‘这位居士你贵姓啊!你有没有什么问题?’我答说有几个问题想恳请师父开示,师说你跟我来,就带我到他的卧房,要我坐在他的身边,记得当日我请教一些念佛的体验以及研教事与理无法融通的问题,师很诚恳很亲切地一一予我解说,并说了很多勉励的话,嘱咐我要好好用功,当天回家,感念师的启迪教诲,茅塞顿开,心中有说不出的法喜,以前以为师是大和尚,桃李满天下,平日在讲座上威仪十足,令人心存敬畏,未料私下亲近竟如此的宽厚慈悲;后虽屡思再叩聆教诲,但以师年事已高体弱多病,盼师能多住世,故除有时周末前往恭听开示外,亦未敢常去惊动,而近两年来因曾整理过师的开示,侍者曾经转报,故师开始对我已有印象,后来师在莲社之周末开示改为‘佛法问答’,我有若干问题准备请师开示,但因待答的问题尚多,就一直等待著,去年十二月初闻师法体违和,住进三总,我赶至病房原本略为瞻仰即出的,可是当侍者向他禀报我的姓名后,师说:‘是施居士,你过来,你问我十几个问题,还没答覆你,其中有三个问题是不必公开答覆的,现在我告诉你!’当时我心里毫无准备,很感动又很紧张,赶紧贴在师的身边恭聆教益,当时师病的很重,他仰躺在病床上,张著嘴巴向著天花板向我解答问题,而我因问题已提出数月自己已模糊不清了,师在病中竟能一一的重述问题再予答覆,师之记忆惊人不得不令我深心佩服,当日师除了从‘权’与‘实’开示我一些持戒的问题外,尚训勉我研究‘贤首五教仪开蒙增注’要多读几遍即可了解,研究弥陀要解,一定要先阅宝静大师之亲闻记及圆瑛法师之要解讲义,才容易得到法益,并勉励我现在学佛不算晚,要继续好好学,最后说你可以走了,我不能多说话,当我辞别不到两日,师即病危进加护病房达一星期之久才脱险,恩师悲心无尽在病危之际仍不舍我苦恼凡夫,其爱人以法,待人以诚之恩德如是,每念师恩如海,不禁悲从中来,感激涕零!
 
我因宿业深重,闻法亦迟,虽皈依恩师已有数年,但如前述原因及因种种尘缘,未能多承训教,惟师住院这段期间,因地缘关系反有更多的机会亲近他老人家,师自住院后不久即拒饮食,每日仅进极少流质东西,故法躯十分羸弱,但师总慈悲的在关怀别人,每次中午我去时,师即问吃饱了没有,若有出家师父去看他,师就说这里没有事,你们赶快回去用功去弘法吧!师在病中仍不忘弘法利生,刚住院的第一个周末仍要求要回莲社讲开示,农历春节要求要回海会寺接众,师住院期间除嘱咐要快将‘佛说阿弥陀经讲录’校对后请菩提树杂志早日付印外,并口述自题:‘老僧今年八十一,大好太阳已落西,幸有些些余晖在,不速弘法待何时。’之偈子列于书首,我协助校对时有若干疑义请示师时,师虽在病中仍神智清晰,对于书中内容了若指掌,凡有疑问均详为解释,经比对古德注解,师讲录中之若干解释甚有超越古人之处,师曾说:‘这部讲录是我的心得,是为接引初机而作的。’师示现著病苦,其苦痛若是我们年轻人一刻也不能忍受,而师面对著病苦却心平气和的承受著,且在病中从不曾重言喝斥别人,师庄严的面容,永远流露著满心田的慈悲,其行住坐卧之威仪风范仍不减平日,若无操履潜确的涵养功夫,何能如此安详自在,师预知时至临终前对今年年底海会寺主办传戒之事及其往生后骨灰之处理均早作交代安排,往生前数日即曾数次告弟子说:‘我时候已到,我要走了。’师四月十五日深夜由徒众随侍返海会寺,四月十六日清晨曾示知徒众已万缘放下同意念佛求生极乐,往生前师正念分明,右吉祥卧,带领徒众一起念佛,诸根悦豫,神态安适,全日心跳血压均正常,直至是日下午七点半许在念佛声中安详生西,至十八日恭送入殓时,容貌如生,全身柔软,其生西瑞相即为其一生弘扬净土法门之最后事实证明,亦作一助念往生之典范,以增学人修净之信心,今师已舍弃娑婆而生极乐,就出世法而言,离苦得乐,自应为师喜,惟我等苦海众生,从此丧失导师,失去明灯,苦海茫茫,顿失依怙,又不得不深恨业深障重,无福无慧,不能劝请恩师再住世恒转法轮也。
 
以上所述是我拜谒恩师之因缘,师之一生行谊事迹,非我所能详悉,惟近数年来,听师讲经及阅读有关资料对师之行谊略有发现,谨恭述如下:
 
一、师生平主张学法应行解并重,求解应八宗并重,修行则必须一门深入归净土,因师认为重行而不重解是顽修,会孤陋寡闻;光解而不行是狂慧,毫无用处;两者皆各有所偏,故主张修行应当行解并重。而欲求理解,当然要研究经论,研究经论则必须研究八宗的注解,例如我们是学净土的,除研究好净土经典外,若不研究天台宗贤首宗的注疏,岂知华严法华是圆教经典亦复赞扬净土,且八宗并重可避免教内诤论;至修行师的主张必须一门深入,师认为学法目的在了生死,而在末法修行非念佛莫能成就,故恩师曾自谦地说:‘我的根机愚钝,别宗的法门固然高妙,可是我修不来,因此才决定学修净土的,诸位的根机若与我差不多,对于各宗高妙的法门也是修不来,我则竭诚劝请依著平实的净土宗一门深入吧!’师这段话实在值得我等根机陋劣者深思之。
 
二、师一生专弘净土法门,他常开示念佛的方法,要观众生苦,发菩提心,要为度一切众生了生死而念佛才能念出功夫来,他主张念佛不但要多念而且要精念,一句佛号在‘事’念上要念到西方,在‘理’念上要念到自心深处,必须每句念到自心,念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才能与佛念相应,只要老实一心念佛,不假方便当生即能开悟,若念到心开,十万亿佛土,屈伸臂顷即到,师曾在‘净土宗与佛教之世界化’一文中提示修行净土法门的纲要:‘观众生苦,发菩提心,信愿念佛,生极乐国,见佛闻法,证无生忍,再回娑婆,广度众生,满菩提愿。’
 
三、师俱足智慧辩才,讲经说法,法缘之胜,屡被赞为当代‘说法第一’之耆宿,但师虚怀若谷,从不自赞亦不毁他,师之讲经必按古制规矩分科判教,每有讲座必作充分准备,他常说我不敢辜负众生,且讲经必依祖师注解阐发,不敢妄自发明,同一部经无论从大陆到台湾已讲演了几十遍,每讲一遍必重阅祖师注解不敢马虎,师讲经认真负责的态度足堪为学人效法的,师常言:‘没有天生的弥勒,自然的释迦。’足见师说法之圆融无碍,生动精彩,是下过数十年的苦功并非凭空得来的,师在讲经中数次向弟子开示说:‘在这个末法时代,要亲近个善知识是很不容易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这个讲经的法师,道源讲经不能说好到究竟,但因为已经讲了几十年了,把经文义理消通总是可以的,希望各位要留心谛听,不要错过机会......’,师讲经最大的本事,就是能以简短浅显的语辞,把经典深奥的义理阐发出来,且能应机施教,使闻法者莫不各得其益,欢喜无量。
 
四、师一生弘法之勤,为法为人之诚,其宛若佛菩萨的度众情怀,是近代少有能及的,玆列举几则事实以作证明:
 
五十五年基隆十方大觉寺传戒时,师任得戒和尚,戒期中师感冒高烧不退仍抱病讲戒至圆满。六十六年十二月初师因在外传戒,回寺主持佛七后又为能仁佛学院学生上课,由于劳累不息致重病住院疗养,月氐出院。翌年正月二十二日即又为学院开讲‘金刚经’。七十四年底高雄县妙通寺传戒,聘师任羯摩和尚,时师已八六高龄,且法体欠安,师为续佛慧命,慈度有情,乃不畏路遥颠簸,南下上山主法,并亲自讲戒,在家菩萨戒正授之日秉宣戒相之时,师抚尺云:‘诸佛子谛听,善生经云:在家菩萨,有六重戒,应受持,问诸戒子能持否?’因言速过急,中途顿断,上悟下明长老体师法体违和愿代言之,终未被接纳,稍顿,师云:‘吾今能往生大殿,而愿去矣!’师如此为法忘躯,弘法利生之精神,使求戒诸弟子肃然起敬,顶礼感恩不已,师弘法悲愿之深可用雪庐老居士的一首诗来赞叹:‘未改心肠热,全怜暗路人,但能光照远,不惜自焚身。’
 
五、师一生以律净双修为自行化他之本,其自奉甚俭,梵行精严,精进修行。在大陆闭关时为克期求证,曾打饿七念佛,七日不吃饭,精进用功,来台后倡导结夏安居,讲解律仪,力弘戒法,开近百年来敷演毗尼之弘范,为历任全省各寺举办三坛大戒三师之次数最多者,师在戒期中力倡‘持午’,民国四十四年师在观音山凌云禅寺传戒时,时戒期已过大半,师发现受戒者大都不持午,即对戒弟子们开示说:‘你们的身体,不能比我再弱,我就不吃晚饭。你们的忙碌,不能比你们大师父还忙,大师父不吃饭。你们的年纪,不能比书记律航再老,他已七十整岁,上早殿听讲戒,夜间还得抄日记,他亦持非时食戒不吃晚饭。居士中,许国柱居土持一食法,李炳南居士‘持午’过甚精严。吾们僧尼,若不持非时食戒,将何以受居士顶礼恭敬乎?我从前打饿七念佛,七日不吃饭,也没有饿死。你们持戒,常住已预备豆浆,为求净戒大家须先守不非时食戒。......’师时任戒和尚以最恳切的心情,反覆告诫后,新戒全体大受感动,晚饭时,斋堂空空无一人,噫,佛法真不可思议也,师弘戒之感人亦不可思议!
 
师一生行谊,慧浅如我,能知能述者仅如沧海之一滴,师实是苦海慈筏,浊世明灯,自师示寂前后,各方长老法师,四众弟子闻讯云集海会堂上,或伸吊唁之忱,或诉哀恸之情,佛号昼夜无间,祈愿莲品增上,尤以五月十三日在圆山临济护国禅寺举行追思赞颂会,各方前来参加追思者成千上万,场面之庄严感人为教界所罕见,师生平弘教演律,诲人之深,于此可见也。吾障深福薄,学法亦晚,正欲好好亲近恩师时,师已西归安养,慈悲法语从此不可得闻,能不悲哉,仰荷师恩,愧无可报,今后惟有恪遵师训,普劝有情共修净业,同生极乐,以报法乳深恩,愿师在常寂光中哀愍摄受,垂慈导引,冀他日能蒙佛接引,长侍座下,并祈师早日乘愿再来,为茫茫苦海众生续作慈航。
 
上一篇:敬悼道源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