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九华山佛学院介绍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发现师父讲的不正确,有矛盾的地方怎么办?
·学会换位思考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佛学大词典——【声闻畏苦障】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呜噜捺啰叉】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玄义讲记(三、一经宗趣)
·净空法师:佛为什么要制饮酒为重戒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教人生 > 大医生小医院(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 > 内容

第一部 佛教医学伦理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6-16 11:11:29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第一部  佛教医学伦理
 
第一章  东方医圣耆婆
 
投师学医
 
如果不提到耆婆,佛教医学简直谈不下去。长期以来,耆婆的大名一直响遍东方社会,人称‘医圣’,比起西洋的名医希波克拉底,毫无逊色。
 
日本的日莲大圣人在《御书》里,处处提到耆婆这位佛教史上的名医。耆婆也以医生的身分,常常赞叹世尊这位人类的导师。在耆婆眼里,世尊实在是各方面的导师。耆婆之所以能够称为名医,无疑是一辈子得力于世尊,所以他对佛教的真理十分恭敬。
 
有一次,阿阇世王因为业障而患了一场大病,幸亏世尊救了他。
 
佛教医学因为得到当代第一名医耆婆的协助,才形成世尊的医学。所以,世尊也是佛教医学的始祖,佛经上始终称世尊为‘大医王’。
 
佛经里,到处出现世尊与耆婆的治疗事迹。佛经堪称医学的智慧宝库,随著现代西医的发展,亮光也愈来愈强劲有力。
 
关于这位东方医圣耆婆的出身和经历,一直没有完整和确实的资料,但他的功绩在许多佛经里都被写得很详尽。
 
佛经的记载有若干差异,现在,不妨以《四分律》为中心,逐步探究耆婆的成长过程。
 
事实上,耆婆是一个妓女的次子。因为王舍城有一个妓女名叫‘婆罗跋提’,一直被世人看作耆婆的亲生母亲。
 
至于耆婆的父亲,倒有许多不同说法。依照《奈女只域因果经》上说,他的父亲是瓶沙王(频婆舍罗王),而《四分律》记载这位国王的儿子叫‘无畏’。
 
《四分律》上有一段话写得很清楚:当时,王舍城有一个女孩叫作婆罗跋提,端庄无比。……瓶沙王的儿子,取名无畏,跟他同居的妓女,后来怀孕了。……满月生下一个男孩,相貌端庄。
 
总之,婆罗跋提跟瓶沙王的儿子无畏,共宿一夜,不久生下这个男孩。
 
依照那时的印度风俗,凡是妓女生下的男婴都会被遗弃,这个男婴呱呱坠地时,就被人用一件白衣包著丢在路边。次晨,王子无畏正在赶路,途中发现一堆白衣物。停车后,命车夫前去调查,原来是被人丢弃的男婴。王子问是生是死?车夫说还活著,王子无畏就带这个孩子回宫,叫奶妈好好扶育他。
 
这个弃婴就是耆婆了。后来,耆婆平安地长大,有一天,无畏问他将来要从事哪一行?
 
无畏与耆婆说话形同父子,父亲问他:‘如果你无特殊才艺,到哪里郡不可能成就事业,你总要有一技之长。’
 
孩子觉得父亲的话颇有道理,自己总要有一技之长,只是不知该学哪些技能才好?他百般思虑的结果,才决定去学习医术。可见他学医的动机很平凡,不过,他后来成为名医,千古流芳。
 
也许当时一般人都习惯做医生,耆婆也不例外,以当时的情况来看,他跟其他年轻人完全一样,平平凡凡。
 
且说年轻的耆婆,为了学医到处找寻名师,当时,得叉尸罗国是印度文化最发达的地方,耆婆也动身去那里。据称得叉尸罗国是医学中心,医学教育很发达,而且,世尊和一群弟子也在该地被尊称为‘大医生。’
 
耆婆到了得叉尸罗国,探悉有一位医师名叫‘宾迦罗’,医术首屈一匙。他来到对方的寓所央求:‘我想拜你为师,学习医术,请你教我好吗?’罗迦一口承诺。之后,耆婆在他那里学医七年,最后才通过老师的面试,那是一种毕业考试。
 
当时的情景,佛经上也有记载。
 
他来到老师的住所坦述:‘我想向您学医术,请指点我。’当时,老师递给他一个笼子和掘草的工具。说道:‘你要在得叉尸罗国一由旬的地方找寻各种草,还要把非药草拿回来。’
 
那时候,耆婆好像接到大王的命令,即刻在得叉尸罗国面积一由旬处,找寻非药草,但是,周围一带始终没有非药草,因为他所看见的一切草木,只要好好分辨,了解它的用处特质,全部都能当药物。
 
于是,他空手回到老师的住处,很为难地向老师说:‘我现在才知道在得叉尸罗国要找寻非药草根本不可能。因为我看见的所有草木,只要能够分辨它的性质,全部都有用处。’
 
这项考试实在有趣。佛教医学里,食物与药物之间,并没有严格区别。一切食物全靠用法来决定,有些属于食物,有些只要善用它的特质,照样能当妙药用,相反地,如果误用草木的性质,它就变成了毒药;所有医师都得懂它的用法与份量多少。耆婆的医术遭到老师这样严格的质问,才算通过资格考试。由此可见.佛教医学的药物全是生药,也就是自然的草木。老实说,这些自然界的草木,到目前仍然受到相当重视,都有利用价值。
 
宾迦罗吩咐耆婆,调查全国生长茂盛草木的特性、功能,命令他从中挑选不能当药物用的花草树木,意思是,如果不懂一切草木的成份与使用法,就不算通过这项医生的资格考试了。
 
结果,耆婆过关了。因为‘找不到非药的草木’,足以表现他的卓越能力。的确,他成了一位医术非常优秀的医生。
 
老师目睹这位弟子的成就,有一天,他把耆婆叫来:‘你已经学成可以离开。目前你算是阎浮提最有成就的医生,我死后,就由你来接棒了,’耆婆听了暗中寻思:‘从现在开始,我要丢行医救人,这个国家太小,没有什么好作为,不如回国去。’
 
耆婆向师父保证,自己将会成为举世间名的医生。不久就回去了。
 
这就是佛教名医耆婆的求学经过。不过,他若要具备医学、医术和医道等三方面的更大成就,成为当今医圣,非得等到后来结识世尊不可。
 
耆婆学成回国
 
且说耆婆在宾迦罗处已学医七年,接受严格的毕业考试,终于顺利过关了,老师称赞他以后会成为世上首屈一指的医生,之后,他离开得叉尸罗国了。据说告别时,老师问耆婆说:‘你有生活费吗?’接著递给他一些路费,才送他离去。
 
根据《国译大品》的记载,那笔路费在回到王舍城路上(也就是在沙计多这个小镇上)花光了。耆婆只好下定决心:‘以后的路程困难重重,既无水、又无粮,得找些路费了。’
 
结果,耆婆就在这里大显身手,开始行医了。
 
根据《四分律》的记述,有一位长者的妻子头痛十二年了,始终医不好,十分烦恼,虽然看过许多位医生,但都没有效果。
 
耆婆听到这项消息,立刻自告奋勇找到长者的住址。
 
他跟守卫说:‘烦你转告主人,门外有一位医生。’守卫不敢怠慢,进去禀告:‘门外有一位医生。’长者的妻子问道:‘医生的形貌怎样?’守卫答道:‘只是一个年轻医生。’她失望地暗忖:‘连经验老到的医生们都医不好,何况是年经医生呢?’她转向守卫表示:‘我现在不医了。’守卫出来向耆婆说:‘我进去问过女主人,她说:“我现在不医了。”
 
总之,长者的妻子疑心耆婆年轻,缺少临床经验,才拒绝他来诊治。事实上也不能怪她,因为她被一群经验丰富的医生看过都无效,怎敢放心年轻的医生呢?
 
纵使困难重重,耆婆也不气馁。因为他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便对守卫表示:‘如果我能医好它的痛,固然要索取费用,如果医不好,就不取分文。’
 
长者的妻子听了,心里暗想:‘既然这样,我也没有损失。’耆婆才跟著守卫进去看病。
 
接著,问诊开始了:
 
耆婆问她:‘哪里不舒服?’她指著头说:‘这里痛,’他又问:‘从哪儿开始的?’她答说:‘从这儿引起的。’他再问:‘痛多久啦?’她答说:‘病痛一段时间了。’他问明白后,立即表示:‘我会医好你的痛。’
 
这个女患者说明自己的症状,因为问诊相当仔细。
 
当然,头痛的原因很多,有时高血压成肾脏病也会引起头痛,有时头痛也受到精神影响。另外如头盖内压的变化等头痛,常常会引发严重的疾病——脑肿瘤、脑膜炎、网状膜下的出血等。
 
耆婆找到女患者的头痛原因,才敢很快地吐露:‘我会医好你的病。’
 
他取出妙药来,用酥煮温,灌入女患者的鼻孔。让酥与唾液均从女患者的口中流出来。只见病人用器物装起来,收下酥,另外丢掉唾液。他这样医治,不久就把疾病医愈。
 
由此判断,长者妻子的头痛原因,可能是慢性副鼻腔炎,也就是慢性的蓄脓症吧!
 
耆婆用妙药跟炼乳一块煎温,再把药汁从病人的鼻孔灌入,这种方法等于灌鼻法。结果,总算治愈患者长年难治的头痛。
 
由鼻孔灌入药汁,现代医学也应用这种方法,可见耆婆的医术非比寻常。
 
女患者用棉花将治疗后的炼乳吸收起来,耆婆正在怀疑时,她说这些以后可用做证明。治疗慢性的蓄脓症,无疑是耆婆当医生后初露身手,堪称现代的耳鼻喉科。长者的妻子以厚礼相赠,耆婆收下后,继续赶路,准备回国去。
 
耆婆收下长者太太的重金以后,顺利回到王舍城。他来到无畏王子面前,央求守卫:‘你快进去禀告大王,耆婆在门外。’守卫进去据实禀告王子。
 
父子七年不见,一旦相逢,自然喜出望外。关于相见的情形,可从《国译大品》里窥知一二。
 
耆婆说:‘请你收下这份养育的报酬吧。’王子回答:‘耆婆啊,不必给我,你自己储蓄起来,以后就跟我住在内殿里吧。’耆婆一口答应。
 
嗜婆跟无畏王子一起住在王舍城,而那里也住著一位世尊的虔诚信徒——频婆舍罗王。
 
手术频婆舍罗王
 
频婆舍罗王相当于耆婆的祖父,因为他是无畏的父亲。许多佛经指出这位摩竭陀国王早已皈依世尊,也是虔诚的大护法之一。
 
据《国译大品》上说,世尊率领一千名比丘来到王舍城郊外,暂时在一所寺庙歇息。那时,该国的频婆舍罗王听说出身释迦族的沙门——乔达摩成了佛陀,目前住在城外,他赶紧率领群臣来到世尊歇息的地方,很恭敬地问候,表示欢迎。
 
世尊明白国王心中所想,就依国王的央求,有次序地为他们说法,讲解四圣谛的法门。当年,世尊刚刚出家,初次光临王舍城时,曾经跟国王见过面,国王那时央求世尊如果觉悟成佛,要先回来引度自己,如今,国王听说世尊实践诺言,来到王舍城外,他大喜过望,很快成了一位在家佛教徒。那所著名的竹林精舍,正是他好心捐赠给佛陀的。
 
有一次,频婆舍罗王患了痔廔,呻吟不已。宫女目睹国王的衣服沾有血迹,忍不住开玩笑问道:‘难道大王成了女人,来了月经吗?’国王听了不好意思,把无畏王子叫过来问话:‘世上有没有良医能够医好我的病痛?’
 
无畏王子答道:‘叫耆婆来医治好了。他虽然年纪轻轻,但精通医术。他一定能把大王的病医好。’于是,国王唤耆婆进来,按照往例,开始问诊了。
 
《四分律》上记载:耆婆问:‘哪里不舒服啊?’国王回答:‘这里痛得很。’耆婆又问:‘病从哪儿发起?’答说:‘病从这儿引起。’又问:‘病了多久?’这样问下去,最后回答:‘我会帮您医好。’
 
可见问诊属于公式化,跟现代医生的问诊完全一样。
 
冶疗经过来自《国大品》,他用擦药治疗法,但在《四分律》上记载,耆婆曾经替国王动手术。
 
痔疾大体上分成痔核、痔裂和痔廔等项。通常,用生药或软膏等擦药冶疗法就相当有效,但患痔廔的情况一定得用手术治疗。因此,国王的痔疾应该属于痔廔,耆婆才会采用手术医治。
 
这种医治法的确是他的独创,非常了不起。
 
当时,耆婆拿出铁桶,盛满热水,告诉瓶沙王(频婆舍罗王)说:‘进去水里。’国王果然进入水里,他吩咐国王:‘坐在水里。’国王立即坐下。他要国王‘卧在水里’,国王也听命卧好。那时,耆婆用水洒在国王身上,念起咒语,国王逐渐睡著了。
 
总之,耆婆拿来一个大铁桶,注入温热的水,再让国王躺在水里。之后,耆婆一面要国王浸在温水里,一面替他念唱咒语。很快地,国王呼呼入睡了。
 
显然,这是一种催眠治疗法。催眠病人像全身麻醉,恐怕耆婆是全世界的始作俑者。现在,心理学与医学都普遍采用催眠治疗法。
 
世人普认为催眠太重视咒术,不断排斥它。西方社会从十八世纪末起。开始重视和研究催眠法,今天,许多人已改正观念,认为催眠不失为适当的科学方法。
 
耆婆吩咐国王慢慢躺在铁桶里,灌入温水,让他身心舒畅时才念诵咒语。
 
不知他当时念了什么咒语,也许相当于现行的暗示法,尽量让病人‘心情轻松’,‘身体疲倦睡觉’,或‘手腕沉重’起来。
 
也许类似时钟或节拍器那样,反覆唱起单调声音与说话。反正耆婆以医生的身分、态度与人格,取得国王的信任,便于催眠,藉此建立病人与医生的关系。
 
他慢慢放出水,迅速取出利刀,划破国王的患处,将疮口洗净,再用妙药擦上,涂上药后,无异病除疮愈,完全跟不长毛、没患疮的地方一样。接著,他放水到桶里,用水洒在国王身上念起咒语,国王便慢慢醒过来。
 
反正他迅速擦干水,用手术解剖的小刀切开痔廔,然后擦上妙药,才完成手术。国王醒来后,却吩咐耆婆快替自己手术。原因是,在催眠中的国王,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手术经过。
 
显然,这是善用催眠治病而成功的佳例。
 
最后,频婆舍罗王央求耆婆:‘你要医治我的痛,以及佛、比丘和宫里所有人的痛。’因为那时的国王早已皈依世尊了。
 
耆婆结识世尊
 
到底耆婆何时见过世尊呢?仅就频婆舍罗王很早皈依世尊这一点来判断,时间可能稍微晚些。
 
世尊跟一群弟子在王舍城附近弘法以来,耆婆一定听过这个消息。在此之前,他也许曾经跟祖父——频婆舍罗王一起拜见过世尊,耆婆听过世尊说法后,也成了在家佛教徒。关于这些经过,可见《五分律》的记载:
 
世尊住在王舍城时期,有一次,奶妈正在给耆婆洗澡,凝视他的身体,眼里露出憎恨的神惰。耆婆好奇地问她:‘为什么以憎恨的神情看我?’奶妈答说:‘你的身体虽然健美,可惜还没有亲近佛法僧,我才会憎恨你。’耆婆听了赞叹说:‘善哉善哉,我正要好好听闻这个教义。’
 
的确,耆婆已经成了当代名医,尤其在外科技术方面,简直无人出其右。但在他的生命中,还无心亲近佛法,也许那位奶妈独具慧眼,才看穿他这个缺陷。
 
事实上,不论一位医生的医术多么高明,站在医生的立场,必须懂得患者的心态,以慈爱心肠体谅患者的身心苦痛。这份慈爱除了亲近世尊、领悟佛法以外,自己简直无法培养出来。
 
耆婆不愧是有善根的名医,立刻向奶妈道谢:‘谢谢您指点我这件事。’之后,他迅速跑去拜访世尊。
 
不消说,世尊也为耆婆说法开导。
 
佛陀先教示各种妙法,让他得生法喜,例如先说施论、戒论和生天论,展现这些助道法义,让他明白在家人生活受尽烦恼的羁绊,以及出家可以脱离烦恼的执著。接著谈到诸佛说的法,即苦集灭道的内涵。这样,人才能远离红尘苦恼,得到清净法眼,看得见法果。
 
所谓施、戒、生天等三论,在当时印度的学术界里,无疑是最稳当的学说,世尊为了让他明白佛法的正确性,才说些浅近的导论。
 
第一项‘施论’,属于布施与慈善的话题,意指常常本著慈悲心,布施一些衣服、食物和住屋等给所有穷人。
 
第二项‘戒论’,属于不杀害生灵、不偷窃别人财物、不撒谎、不犯邪淫等,有关怎样守持戒律与道德。
 
第三项‘生天论’,谈到世人如果肯把施论与戒论落实在生活里,自然会有善报,来世得以出生天国,生活也会幸福。
 
其中,当然也包括相反的因果:凡因贪欲而杀人或说妄语时,下辈子会堕入地狱,受尽苦楚,恶有恶报。
 
世尊向耆婆谈到因果律,当作佛法的入门常识。
 
之后又提到在家与出家众的生活差别,前者会受到许多苦恼,后者可以摆脱烦恼,接著,才渐渐论及‘四谛法门’。
 
那就是关于苦、集、灭、道等四谛说法,可参照《俱舍论》的记述:
 
修行者最先要观苦;苦即是苦谛。其次,要观照何以致苦的原因,便是观照苦因也;因即是集谛。再其次是,观照如何灭息苦恼;灭即是灭谛也,最后,才观照灭苦之途径,也就是灭道,亦是道谛。
 
仿佛医生看病时,先要查患病原因,再想怎样治愈病状,然后才找寻良药医疗。
 
总之,任何佛法修行者,首先必须观察苦恼的事情。所谓苦谛者,具体地说,就是察看生老病死等四苦,再加上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盛阴苦,总共要观照以上八苦。
 
集谛的意思是,观察苦恼生起的原因,表示人生有诸多烦恼,不能等闲视之。
 
灭谛的意思是,指佛法的理想境界——涅槃。道谛是指一套修行法,即怎样到达佛法境界。
 
这四项圣谛,正是医治人生八项苦恼的法门。世尊为耆婆说法时,活用医学的例子,实在适得其人,非常恰当。
 
脱离六道轮回
 
四圣谛跟医生看病的原理完全一样。
 
例如:苦谛,相当于实际的痛苦。集谛相当于患病原因,灭谛是怎样克服疾病的状态,而道谛纯粹表示各种治疗法。这些相当于服药、手术、食物冶疗法、保持安静,以及睡眠等。
 
医生如果看见病人,首先应该正确地诊断对方的症状。其次,一定要正确掌握病因。
 
然后,要真正明白患者的健康状况或病情,再朝那个目标展开各项治疗。《良医经》的记述是这样的:‘果能够成就四法,便可以称为伟大的医生。医生所应该具备的条件,即是医生的职责。分成四项:第一是正确地懂得病因,第二是正确地明白病情,第三是确实懂得治疗,第四是真正医病,不让病情复发。’
 
换句话说,任何一位良医,不外是懂得病况与病源,治愈后不让病情复发,可以一劳永逸。
 
事实上,世间的所有医生,恐怕都不能洞察人类生老病死的根源,也无法冶疗人的烦恼与业障的本源。佛陀才是真正伟大的医生,原因是,他能击破世人生老病死的根源——烦恼与业障,引导世人得到身心愉快的生活。
 
耆婆侧耳恭听世尊的说法,当场获得清净无垢的法眼,足以击溃烦恼,超越苦恼的羁绊与执著。于是,耆婆终于皈依世尊,成为一位虔诚的在家居士。
 
话说世尊带著者婆走到坟场时,世尊对他说:‘你不妨敲敲这些骷髅,听它的声音,好好判断他前辈子为人怎样、下辈子会怎样?’之后,世尊手指五个死人的骷髅,吩咐耆婆不妨一试。
 
耆婆果然依序敲打那五个骷髅,根据发出的声音,说道:‘第一个敲打的是生活在地狱:第二个敲打的是投生畜生界;第三个敲打的是正在饿鬼界:第四个是出生人道;第五个上生天堂。’
 
世尊点头说:‘对。’又指著一具骷髅,问耆婆有关这个骷髅的来龙去脉。
 
耆婆连敲三次,都不知它的出处,只好向佛说:‘我不知道他的出身来历。’佛陀说:‘你不会知道的,因为这是一具罗汉的骷髅。’
 
据说耆婆敲了头盖骨,根据声音,就能知晓他下辈子的情况,意思是耆婆目睹人们的死状,就判断得出他死后的生命状态。总之,耆婆这位盖世名医有本事洞悉每个人生前死后的情况。
 
不过,这位名医只知道六道轮回,生死流转,而不能超越苦恼的境界。难怪世尊问起那个罗汉的死后状况时,他回答不出来,因为他还不懂佛法。世尊教导他说,阿罗汉算是二乘最高的果位,灭尽烦恼,灰身灭智。这时的耆婆,才知道一种脱离六道轮回的罗汉境界,总算迈向佛法的初步了。
 
有一次,世尊身体稍有疾疼,便告诉阿难说:‘我生病了,应该服用药。’阿难向佛陀说:‘我去告诉耆婆。’
 
耆婆从阿难口中获悉世尊的身体不舒服,赶紧调配药物递给阿难。耆婆心想:‘让世尊服用粗糙的药不太好,我不妨调配一种转轮圣王服用的高级药品。’
 
于是,他开始熏烤三朵青莲花,世人把它当作止泻妙药,因为只要闻一下它的香气就能止泻。之后,再混杂各种药物才送去给世尊服用。
 
耆婆说:‘请您嗅一下第一朵青莲花的香。这样,也许会泻肚十次。之后,不妨再嗅第二朵胃莲花,这样也许会泻肚十次。最后才嗅第三朵青莲花,泻肚十次。如此病症才会痊愈。’
 
耆婆又劝世尊补吃营养品。耆婆煮些稀粥,放入栴檀的果子,拿去供养世尊。在佛教医学来说,这是一种营养食物,对病人极有效。
 
世尊向耆婆指点佛法,而耆婆医治世尊的病——这是双方初次见面的因缘。
 
耆婆与修利槃特
 
在佛陀的弟子说,修利槃特算是一位愚蠢的代表。关于修利槃特有两种说法,一种说他们兄弟都是愚人;另一种说哥哥很聪明,弟弟则很笨。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憎事》和《增一阿含经》、《出曜经》等记载,可获悉哥哥名叫‘摩诃槃特’,真是聪明人,而弟弟名叫‘修利槃特’,生来十分愚笨。
 
且说修利槃特与耆婆的结识经过。事实上,他们两人并非在医疗状况下认识,而是以世尊为中心,引出一段有趣的场面。佛经上的记载总有苦干差异,但可以上述诸经,与《南传大藏经》的小部经做根据。
 
某年,佛陀住在罗阅城竹园迦兰陀。有一天,药王耆婆邀请佛陀和一群比丘到家里,只有槃特(修利槃特)一个人没来,因为槃特四个月里连扫帚的名称也背不起来,愚笨无比。
 
不久,如来和一群弟子来到耆婆家里,各人依次坐下。耆婆端著清净水,不料,如来不肯接受清净水。
 
耆婆问如来:‘奇怪,如来为何不接受清净水呢?’
 
佛告诉耆婆说:‘在大群比丘众里没有看见槃特来,我不要你的清净水。’
 
耆婆禀告佛说:‘这个槃特在整整四个月里,连扫帚的名称都背不起来,连路上放牛的牧羊人都背得出偈。我为什么要邀请这个笨蛋?’(《出曜经》)
 
根据《增一阿含经》记载,当时,槃特的哥哥劝告他:‘你再努力修行,最后也不能成就圣者,你干脆回家算了。’槃特听从哥哥的劝告,站祇园精舍的门外哭泣。世尊看见才把他叫进房来,特别教导他。
 
世尊教他手执扫帚,‘你要好好背诵这个字……’那时,修利槃特背得出‘扫’字,又忘了‘帚’字,背好‘帚’字,又忘记‘扫’字。
 
耆婆听到槃特的故事只到这里。之后,据说槃特一面拚命背诵,一面暗自寻思:‘帚就是除掉尘垢的东西。难道世尊的教诫,就像自己背诵的情形吗?我得好好想一想。’
 
最后,他忽然觉悟了。‘原来我身上有尘垢。’这些尘垢即是烦恼。他猛叫起来:‘缚结(烦恼)就是垢,智慧就是除,我现在要用智慧的帚,除这些缚结。’槃特获得深奥的智慧,最后证得罗汉果。耆婆不知道这段经过,世尊又同耆婆说:
 
‘你若不肯把槃特也请来,我就不要你的清净水。’耆婆果然接受佛的教诫,马上派人去叫槃特来。(《出曜经》)
 
修利槃特终于踏进耆婆的家门了,当时的情况可以看《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记载:
 
当时,耆婆看见槃特来到,就逐次布施食物,先从佛陀和憎众开始,来到槃特面前时,动作很随便,没有信敬心,世尊看在眼里:心想:‘耆婆嫌他愚笨,有损自己的身价,我现在应该彰显槃特的胜德。’
 
后来,佛经记载槃特颇有神通,那就是阿罗汉所具有的六神通之头。
 
据说耆婆看见圣者的神通示现,不禁仰天长叹。他因为心里羞愧交集,而晕倒在地上。亲人赶快用冷水喷在它的脸上,让他醒过来。之后,他特别向槃特忏悔道谢。
 
不料,槃特反而毫不在意说:‘耆婆,我经常怀著忍字,毫无恨心。’
 
最后,世尊开口说话了:‘耆婆还不清楚槃特的胜德,便起了傲慢心,等到他发现对方德行俱佳,才跺脚致歉。所以,诸位弟子应该学习的是,凡夫若没有慧眼,就不要马上对别人表现轻视怠慢。应该用智慧到处观察才对。’
 
对于耆婆来说,这次算是很辛酸的体验,可见耆婆也是一位凡夫。一听到对方愚钝就心存傲慢。对于医生来说,这种心态非常要不得。听说对方德行好,就立刻涌起恭敬心,听说对方很愚蠢,就起了傲慢心——这位医生的心态,总算被世尊的大慈大悲粉碎了。
 
身为一位医生,一定要具有平等与慈爱心——正因为耆婆屡次接受世尊的指点,才成为名符其实的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