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九华山佛学院介绍
·发现师父讲的不正确,有矛盾的地方怎么办?
·学会换位思考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佛学大词典——【声闻畏苦障】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呜噜捺啰叉】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玄义讲记(三、一经宗趣)
·净空法师:佛为什么要制饮酒为重戒
·6.子时能不能打坐?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佛教人生 > 大医生小医院(第一部—佛教医学伦理) > 内容

第四章 龙树菩萨小传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6-16 11:12:59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第四章  龙树菩萨小传
 
新的医道伦理
 
以前,医道伦理只是医生与病人之间的事,现在,因为生命科学发达,这方面的观念正在扩大医道的领域。关于人的生命,包括人工受精、人工堕胎、安乐死、植物人的处理、癌症是否可向患者透露……这些都属医道伦理的范围。另外,还有人工内脏、遗传因子的治疗、内脏移植等也是今天仍在争论的课题。
 
事实上,医道不是只有这些课题而已,还创造若干新的医道伦理。
 
在东方社会,医生们的伦理泉源,都来自世尊的精神。
 
许多佛经上提到医生的心态,都属于佛教医疗的伦理,而影响医生的行为。例如《佛说药师如来本愿经》指出,药师如来为了救度众生,曾经立下十二大愿。
 
第六愿说:‘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其身下劣、诸根不具、丑陋顽愚、盲聋喑哑、弯臂背偻、白癞颠狂,种种病苦,闻我名矣,一切皆得端正黠慧,诸根完具,无诸疾苦。’
 
这项誓愿是,不要有聋、盲、跛躄、癞、癫等身病。
 
第七愿说:‘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众病逼切、无救无归、无医无药、无亲无家、贫穷多因,我之名号,一经其身,众病悉除,身心安乐,家属资具,悉皆丰足,乃至证得无上菩提。’
 
这项誓愿是,若有人为疾病所逼、无依无靠,也无居住时,立刻去看顾他们,提供住处和医药,解除他们的痛苦,让他们能够究竟无上的菩提。
 
由此可见,世尊的大慈大悲,充份表现出一套医道伦理。
 
世尊为了具体教示救护众生的医道,诚恳叙述医生的伦理,同时指出护士也要发扬护士的伦理;还有一项要紧的是,病人也得表示病人的伦理。这些可以称为医道、护士道和病患者道。
 
世尊教示医生,护士和病人等三方面合作无间,才能治愈身心的痛苦,具体表现佛陀的慈悲。
 
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上说过:
 
‘佛如医生,法如良药,僧如护士,戒如服药、禁忌。’(卷二十二)
 
‘病人应该像追求良医药草一样,要以佛为良医,以诸善根为药草,以护士为善知识。患者若能具备这三方面,才能除去病痛。’(卷八十五)
 
对于病人,也有一些指示:
 
‘良药虽然能够治愈众生的疾病,倘若不能保持顺序,那也治不好痛苦,会失去药效。’(卷六十五)
 
‘药师为病人讲述服药的方法,只有好好服用,才能治病。’(卷九十六)
 
世尊说要以大慈大悲救度众生,三方面要互相谅解和合作,这种医道可以挽救今天被人荒废的医道伦理,也会成为新伦理的泉源。
 
总之,佛教伦理将会成为新医道的基础。
 
以下,我们看看龙树的故事。
 
由《大论》展露才华
 
佛教伦理学,探讨了有关医学的各类佛经与论释。
 
像龙树写的《大智度论》《大论》深妙详尽,不失为一本难得的医学与医道伦理的著作。
 
《大智度论》的原名叫《摩诃般若波罗蜜经释论》,属于《大品般若经》的注释书。虽然其中注释《大品般若经》,但他能够依照每一个字句,详细解说思想、学说、用例和实践规定,可知龙树的学识多么渊博。
 
而且,他能吸收像《法华经》等大乘佛学的思想,来解说般若空观。世人认为他的解说堪称‘真空妙有’,同时,他也努力讲解大乘的菩萨思想,和六波罗蜜等实践规则。
 
他引用的内容非常广泛,几乎涉及佛教的一切经典、论述及佛教以外的资料,呈现一种百科全书式的概观。
 
首先,列举《大智度论》关于医道伦理的文章,再编入各类佛经,藉此描绘出一套佛教伦理学的大纲。
 
著述《大智度论》开展医道论说的龙树大菩萨,到底是何许人也?他不仅是一位佛学家,也精通医术,留下若干医学书籍,实际上也能替人看病,说他是一位‘医僧’’比较恰当。
 
因为自己精于佛教医学,也是一位实际的医生,难怪他常在佛教里探究医学与佛道理论,从此呈露佛法与医学互相融合的实况。
 
龙树是梵文原名的音译,另外译作‘龙猛’等。根据推测,这位大乘论师大约属于公元一五0年到二五0年前后的人物。
 
他是付法藏第十四祖师,也是集大乘佛教之大成者,在日本,他被人尊称为南都六宗,天台、真言宗‘八宗之祖’。至于龙树一生的传记,主要有下列几项:
 
一、《龙树菩萨传》,鸠摩罗什译,没有梵文原本,仅存汉译部份。
二、普敦著《佛教史》里,有关龙树的记述。
三、塔拉那达著《佛教史》里,有关龙树的记述。
 
其中,中国和日本都习惯用《龙树菩萨传》,了解范围以这本书为主。现在,笔者也以本书为主,另外还参考《付法藏因缘传》、《大唐西域记》、《南海寄归传》、《佛祖统纪》等书,详细地讲些龙树的生平。
 
依照《龙树菩萨传》的记述是:
 
龙树菩萨出身南印度的梵志族,缘于母亲当年在树下生下他。才取名‘阿周陀那’。阿周陀那是一种树名,龙是要成全他的道,故用龙字冠名,才称他龙树。
 
这条龙后来成了一位大龙菩萨,世人认为他在海里宫殿讲授妙法。从此以后,他的名字就叫龙树了。
 
龙树生长在富裕家庭,隶属婆罗门族,成长过程都不愁衣食,应有尽有。
 
他的天资聪明,才华出众。对于所有事物都有非凡的理解力,一听便懂,也能举一反三。
 
在吃奶时期,据说听了许多婆罗门诵读四吠陀圣典,计有四万句偈语,每句偈语有三十二个字,但他在私底下会讽吟那些文章,也懂得其中的意义。他在少年时代,就已经天下闻名;周游各国时,不许别人跟随。
 
其实,他不但懂得四吠陀的内涵,也通晓天文、地理、未来的预言和诸项道术,堪称无所不知,可见他的智慧非同小可。
 
据说他当时也深入古印度时代的医学,当然,古印度的医学也有内科与外科,龙树似乎也能领悟内外两科的学问,结果却成为佛学者,而不曾扮演医僧的角色活跃在药学领域。
 
学隐身术追求快乐
 
在《南传大藏经,增支部经》里,明白记载世尊的出家动机。第三集的‘天使命’上说:
 
‘诸位比丘呵,我生活得非常幸福,根本不知道苦恼的滋味。我父亲的宫殿设有浴池。一处种青莲,一处种红莲,另一处种白莲。诸位比丘呵,我只用迦尸出产的梅檀香,别处的产品都不用,我的衣服也是迦尸的名产。诸位比丘呵,我有三座宫殿,一座适合冬天居住,一处适合夏居住,一处适合春天……’
 
世尊很辛运出生富贵家庭,说完自己舒服的生活之后,又提及出家的动机。
 
‘话虽如此,我却开始寻思了。那些愚笨的凡夫,自己日渐衰老,难免衰老的命运,但是,看见别人老态龙钟,会觉得可耻厌恶,完全忘了自己……殊不知自己也难逃衰老,难道可以嫌弃别的老人吗?诸位比丘呵,我观察到这种情状时,一切青春的傲慢全部消失了。’
 
接著,世尊也谈到世人自己会患病,且会嫌恶病人,忘记病苦总有一大也会降临自己身上,所以显得很骄傲,殊不知这样对自己不好。世尊观察到这种情形。毅然打断无病的骄慢,知悉自己也有一天会患病。
 
对于死的问题,世尊同样在仔细观察。结果,世尊认为世人难免一死。若忘记死的苦恼,只知醉心于生活的骄傲,这样对自己也不好。于是,他放弃生存或活命的傲慢。世尊说:
 
‘诸位比丘呵,人生有三种傲慢或得意。这三种是什么呢?就是得意自己壮年青春、得意自己健康无病、得意自己幸好有命在……诸位比丘呵,凡是得意自己年轻力壮,表现傲慢的比丘,都会放弃学习,生活靡烂。’
 
至于傲慢自己无病健康,幸有命在,也同样要不得。
 
世尊观察世人表现三种傲慢,之后,才毅然放弃富裕的生活,选择出家修道这条路。
 
年轻的龙树发觉自己恃才傲物,各方面很得意,若要开拓修道的生活,一定要去体验有关生死的问题。纵使自己活在人间,他也体会出死亡的苦恼,发现死亡的阴影随时存在,这样才能驱逐龙树的傲慢。关于这些经过,也在《龙树菩萨传》里记载。
 
且说龙树自认年轻力壮,才气纵横,表现不可一世的样子,脑海里毫无衰老与死亡的影子。
 
他有三位好友,全是青年才俊,一天,他们彼此商量:‘凡用天下的义理,启蒙人的心灵、让人开窍的学问,我们几乎部研究完了。此后,我们要算什么来自娱呢?还是尽情享受,陶醉在快乐里过一辈子才对?’
 
世尊警告世人,如果沉迷在三种傲慢或享乐,会不顾学问,生活靡烂,为非作歹。
 
龙树和一群好友,既然享有婆罗门的特权意识,也有渊博的知识,极易陷入这种傲慢里,果然不出世尊的警告,他们纷纷丢弃学识,最后变成恣情纵饮的享乐主义者。
 
之后,他们为了贪图享乐,竟然不择手段。他们说:‘婆罗门不是王公大臣,没有足够的权力与金钱可以尽情挥霍。听说世上有一种隐身术,如果有这套本事,简直可以为所欲为,什么快乐都能到手。’
 
四个人有了共识,马上要采取行动了。
 
不久,他们听说有一位道术师擅长隐身术,果然登门去请教了。
 
这位道术师暗自寻思:这四位年轻婆罗门是绝顶聪明的人,不把别人看在眼里,内心趾高气扬,现在为了要学隐身术才委屈求全,亲自来拜访;他们简直什么都懂,只不知这门贱术罢了,倘若自己据实指点,他们一定会把我丢弃,再也不肯委屈了。我何妨先给他些药物,暂时不教授法术,他们用完药物,自然会回来央求,这样,我才终身可以做他们的老师。
 
心里有了打算,道术师只递给他们一颗药丸,当面告诉他们:‘你们到无人的地方,先嗅一下药丸,然后溶在水里,把它擦在眼脸。这样,你们才能隐去身形,别人也看不见你们。’
 
不料,道术师的一番计策,被龙树丰富的知识揭穿,变成泡影了。
 
终于看到‘死亡的影子’
 
本来,道术师思量对方用完药后,会再回来央求。
 
不料,龙树把药品一磨,闻到那股香气,就明白有哪些成份、多少数量、轻重如何,一点儿也没有差错。也许因为拥有丰富的药物知识,帮了他一个大忙。
 
上述他年轻时代早已学到充份的内科与药物学,《大智度论》里,处处提到药的譬喻,可见他实际上也能分辨药物种类,而且百无一失。
 
印度的医药在古代也很普及,据说,不少植物用药曾经出口到西方各国,历代传承的印度药物学,在龙树时代达到世界一流的水准。除了植物用药,印度人也常用动物与矿物药品来治病。
 
再说龙树回到道术师的住处坦白吐露:‘你刚才给我的药品含有七十种成份。’同时详述数量、轻重等处方内容。
 
道术师吃惊地反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处方?’
 
龙树回答:‘药品含有诸种香气,我一嗅就知道了。’
 
道术师非常佩服龙树,心想:‘听说有这种人就很不容易,更何况能跟他相遇。但是,他已经站在眼前,我还能珍惜自己那套贱术吗?’一想到此,就把隐身术传授给他。
 
不消说,龙树学到道术师的隐身术了。
 
这位道术师也许搞错了医变、药物的知识,跟高尚人格有所不同,反正龙树几位朋友也很快把隐身术当作恣情纵欲的工具,为非作歹起来。
 
原来,这四个年轻人学曾隐身术后,经常肆无忌惮进出王宫,宫中美女全部被他们强暴奸淫了。一百多天后,宫女们纷纷怀孕,只好向国王透露,央求国王免罪,国王不高兴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竟然发生这种不吉祥的怪事,岂有此理?’立刻召集群臣商量解决。
 
只听一位老臣禀告:‘宫里发生这种怪事,不外两种原因:一种是妖鬼作祟,另一种是使用法术。如果是利用法术,只要在门前铺细沙,自然会呈现脚印,如果有鬼怪作祟,当然没有足迹,用咒术消灭就行了。’
 
国王马上吩咐守卫们,依照老臣的指点,把细沙铺在门前,果然现出四人的足迹。国王一听立刻率领数百名大力士进宫,封闭各个宫门,下令大力士拔刀向虚空乱砍一阵。
 
不消片刻,三位好友就被砍伤,死于非命了。
 
龙树亲眼看见好友们死得凄惨,死亡的恐怖笼罩全身,颤抖不已。
 
瞬息间,那种不曾想过的死亡,把昔日的快乐驱逐一干二净,平时,他一直得意生命与青春,以为老病死跟自己毫不相干,如今,他害怕死亡会降临自己的身上了。
 
青春、健康无病和生存的骄傲,在见到死亡的影子,全都软弱无力了,面对著死亡,费尽青春所学来的一切知识,完全派不上用场——龙树陷入绝望的深渊,叫苦连天。
 
生死挣扎下去出家
 
在《南传大藏经.相应部.佛陀品》上,记载世尊大彻大悟以前的菩萨阶段,也有过正念思维的历程,十分逼真感人。在此值得一提:
 
‘的确,人间有无限的苦恼。生、老、病、死、再生,又不懂怎样脱离这些苦痛?……那么,为何有这些生老死呢?老死是为什么缘故呢?诸位比丘呵,当时,菩萨靠正思维与智慧,才获得问题的解决。因为有生,才会有老死,若死缘起于生也。为什么有生呢?生起于什么缘故呢?……由于有才会生,生缘起于有……由于取才出现有,有缘起于取……因为有爱才会有取,取缘出于爱……爱缘出于受……受缘出于触……触缘出于六处……六处缘出于名色……各色缘出于识……识缘出于行……行缘出于无明。由此看来,行缘出于无明,识缘出于行……,这些全都是苦蕴的集合。’
 
老死—生—有—取—爱—受—触—六处—名色—识—行—无明。这即是十二因缘说。
 
世尊知道苦恼的人生,来自于生,同时明白怎样去解决这种苦恼的人生。
 
老死的苦恼,究竟在无明。有一股力量从生命的深渊冒出来,这股冲劲形成渴爱,在现世上造业,成了一种朝向将来的主因。
 
知道怎样克服无明,等于知道克服苦恼的途径,也是修行佛道的目标。
 
无疑地,龙树眼前的情状,正面对著死亡。无底的死亡恐怖令他颤抖,逼迫他用整个生命去思索死苦的根源。与其说是思索,毋宁说是生命的呼唤,也许在呼唤他赶紧想出某种解决生命之谜的智慧。
 
处在生与死的绝境时,才看见龙树的直观智慧在闪耀。这是要脱离死处的智慧,这道光芒仿佛闪电般冲击龙树的全身。
 
根据《龙树菩萨传》上说,当时,三人死了,只剩下龙树站著不动,屏息凝气,躲在国王的头部旁边。原来,国王的头侧七尺内,不许任何人进来,当然,一群大力士斩向虚空的刀锋也不能到达了。
 
他学来的隐身术,此时真正打开龙树的智慧。
 
如果他也跟三位朋友一样,在慌恐之下受制于生命的冲动,盲目地要逃出去,一定顷刻间死在乱刀之下。
 
幸好龙树没有逃走。他身上失去求生的冲动了。
 
他面对死亡,一切的傲慢消失,欲望贪婪也不见了。当烦恼的狂乱平息下来时,他天生的智慧光芒开始发射出来,在这份智慧的指引下,他才能死里逃生。
 
然而,这份智慧不再助长他去追求享乐的生活了,反而成了一种明智,帮他竭力去找寻死苦的根据。
 
龙树的身体紧缩在国王头侧,聚集全副精力在思索。生存、死亡、时间的流动,全都从他的脑海里消失了,在这瞬息间,甚至连笼罩它的死亡恐怖也溜掉了。
 
死苦的根据是什么?死苦缘出于何处?他以往那种靡烂傲慢的生活方式,无异是一种明白的解答。
 
那就是憧憬知识、目空一切、追求享乐的愚蠢人生观,这样委实不适合龙树的身份。
 
那时候,他才觉悟到欲望为苦恼的根本,各种灾祸的来源,伤身败德,全部由它而起,于是,他暗自发誓:‘倘若我要得到解脱,就得拜访沙门,接受出家之法。’
 
龙树这次觉悟到底有多深多远,外人不太清楚。不过,他至少明白死苦的根源,来自人生的渴爱。那么,若要追溯爱欲的深渊,也不得不深入过去世的业、生命底流的业,和无明的真貌。
 
这样一来,龙树由于这次的契机,才下决心要探究爱欲、渴爱和无明。他终于做了沙门,打算进入佛道。
 
那时的龙树,虽然还没有明察十二因缘,确立一套打破无明的方法,至少在他的心里若隐若现地浮出从老死到无明的连锁,因为他是绝顶聪明的后起之秀。
 
周游列国找佛经
 
根据天台大师的五时说,获悉世尊对声闻弟子,在成道初期先讲《华严经》之后才按顺序讲《阿含》、《方等》、《般若》等经,教化四十年,最后才说出《法华经》直到一乘圆教的开悟为止。
 
据说《华严经》是世尊坐在菩提树下期间,深入海印三昧的境界,用纯粹一致的形式,突然说出的真理。它好像晨曦照射在高山顶上,也似挤出的乳味,兼具圆教的内容。
 
不料,《华严经》太深奥,让人在理想的光辉下目眩不已,好像一时无法消化乳味,引起泻肚一样。据说声闻和缘觉的人们听了也像聋哑一般,觉得莫名其妙。
 
当年世尊刚从悟境出来,决心教化众生,先访鹿野苑的五位比丘,然后游化十六国,为了便于诱教,才讲《阿含经》。
 
这是渐教的初次产品,譬如阳光照射幽谷,也像乳味稍微发酵容易喝出的酪味。但这只是小乘教的东西。
 
《方等》部经同时说明小乘、大乘等教,企图指示大乘教理的卓越。所以,大家不变小乘,而仰慕大乘,在渐教里属于中间阶段。若用阳光做譬喻,等于八点多钟的饮食时刻,若用牛奶来譬喻,无异发酵不久稍带生苏味道。
 
《般若经》算是明确化的经,确立大乘真理的‘空’,属于渐教的最后阶段。
 
有人说这部经的内容,兼备通别两教。若用阳光做譬喻,等于上午十时左右,若用牛奶来譬喻,等于熟酥味,也如同发酵后的牛奶。《般若经》确立‘空’的理论,使小乘转为大乘。
 
最后是《法华经》,据说世尊历经四十多年教化,调整了众生的机根,才好不容易变成法华业圆教,尽量导入一乘教里。总之,《法华经》是一部真实究竟的教理,世尊为了引入实教里,才花费四十多年说明方便权教。
 
《法华经》明白叙述世尊的出世本怀,也指出综合与统一性的根本真理,所以,它属于纯粹的圆教。若用阳光做譬喻,乃是正午时刻,日正当中,普照大地。若用牛奶做譬喻,无异很圆熟的醍醐味。
 
《涅槃经》是世尊入灭时说出来的,针对那些熟悉《法华经》的人,补述藏、通、别、圆等四教,希望他们能够回到圆教,才特地讲出这部经。
 
因此,龙树成了沙门,最先研究小乘佛经。不久,他前往雪山,涉猎各类大乘佛经。
 
根据传记上说,龙树终于放弃婆罗门的家庭和富裕生活,到处行乞,来到一所山中寺庙,皈依佛门了。
 
他在佛塔前受戒以后,起初九十天,遍读所有三藏教义(经、律、论)。
 
四圣谛与十二因缘等小乘教义,对于龙树也许太轻松了,故能在很短时间内读完,他丁继续找寻不同的佛经。可惜,这座佛塔里只有小乘的经典,他被迫到外地去找。
 
不久,他来到雪山,山里有一座佛塔,塔里居住一位老比丘,他送龙树摩诃衍的经典,也就是大乘教理。
 
话虽如此,也照样不能满足龙树的求知欲望。
 
据说,龙树虽然背诵受持教理文章,知道真正的意思,但无法融会贯通,于是,他开始周游列国,找寻其他佛经。其间,他逐一驳倒外道的论师和沙门的教义。
 
那么,龙树到底周游各地去找什么经典呢?他读遍许多大乘佛经,也驳倒一群外道沙门,难道还有无法融会贯通的地方吗?
 
门神指出增上慢
 
龙树在佛教里继续寻找有什么途径能够对付世人的无明、治愈人类的渴爱。人跟死亡对峙时,那股被迫体验的无明之力——怎样克服巨大的冲动呢?
 
龙树一直找寻这把对付无明的‘利剑’,才要深入佛经,从小乘找到大乘——他在许多大乘佛经里没有找到自己希望的利剑。
 
的确,大乘把‘空’的真谛弄明白了,再迈向生命的内在领域。龙树从小乘的《阿含经》著手,读透大乘的《方等》、《般若》和《华严》等经典,才领会到大乘佛教的‘空’。其中指出如何制御渴爱,再靠菩萨道在现实上打破许多出自无明的烦恼。尤其《华严经》试图解除生命内在的无明。
 
可是,他觉得好像一直摸不到一切无明的根柢。如果不能克服最基本的无明,纵使打破渴爱或表面的其他无明,终究不能彻底解除人生的死苦或四苦。
 
那把对付根本无明的利剑,即是佛的生命本身,一定要靠世尊觉悟那套佛法,因为它贯穿宇宙生命的根源。
 
可是,在大乘佛经里,始终没有露出宇宙的根本法。
 
正在此时,一群外道弟子开始乘虚进来,摇动龙树的心志,变成恶魔的怂恿了。
 
根据《龙树菩萨传》上说,外道弟子讥讽龙树:‘老师虽然贵为一切智人,到底还是佛的弟子。所谓弟子之道,就是酌量接受对方的长处,来弥补自己的短处,难道你还有什么短处吗?你已经样样精通。倘若还有一点儿不通,你就不是一切智人。’
 
龙树被说得哑口无言,他心里有屈辱感,突然受制于某种邪慢心了。
 
他在暗自思量:‘在全世界的教义里,途径纷杂,佛经虽然绝妙,在推理方面尚有未尽圆满的地方。现在,我何妨在这方面推演,好让后学者觉悟。只要理路不错,没有过失的话,这样做有何不可?还会有什么罪状吗?’
 
可见龙树的确熟读不少经典,才洞悉其中有未尽圆融的地方。
 
可是,他始终无意透过佛经,来请教世尊指点的核心部份,他只想靠自己的智慧来推测,在他起心动念之间,就已经受制于无明的傲慢了。在修持佛道上,他失去谦虚,那份受制于邪慢的智慧,不可能通达佛的悟境。
 
于事于理若不违背世尊,自以为靠本身的才智能够补充世尊的说法,先有这个企图,也等于有增上慢了。
 
龙树想要马上实行自己的计划,建立一套教理与戒律,同时披上独自的衣服,显然要自立门户。
 
大体上虽然附属于佛法,据悉他有意稍微标新立异,因为他在暗忖:‘我要选择良辰吉时,授戒给尚不留受过戒律的人,清扫众生的迷情。’
 
他授新的戒律予一群弟子,披上新衣,独自一人来到寂静所在,走进一栋水晶屋里。
 
不料,他一看见这副打扮,好像在佛道修行的最后阶段,被邪慢任意摆布,被无明作用的魔鬼附身。他自立的戒律与教义,貌似佛教,其实,早已跟佛教分道扬镳——外表太像佛,反而成了真正的魔。
 
在《付法藏因缘传》里,也对龙树的慢心有一段描写:
 
且说龙树逐一降服了外道和不同学派的沙门,自称为一切智人;他心生骄慢,目空一切,便要从瞿昙的门进去。
 
忽然间,一位门神警告龙树:‘你现在的智慧仍然像蚊虻。若跟如来一比,根本微不足道。这种情状好像萤火虫比拟日月的光辉,把须弥山比做葶苈子一样。依我看,你决不是一切智人。但是,你为何要从这道门进来呢?’
 
龙树的弱点被门神点破,不禁羞愧万状。
 
得自菩萨协助,迈向‘无生忍’
 
依据《成唯识论》记载,所谓慢的烦恼,即是自恃甚高,以为比别人出色,继而轻视别人。所以,凡是有慢心的人,纵使遇到对方颇有德行,自己也没有谦虚的心态。结果,自己在生死流转中永无休止,也会受尽苦楚。
 
这方面的傲慢多达七种或九种,现在不妨列举七慢。依据《俱舍论》的解说,计有下列的意思:
 
一、慢。目睹对方不如自己,就自鸣得意,盛气凌人。即使事实如此,傲慢本身也会烦恼。
 
二、过慢。显然自己跟他一样,也自以为胜过对方;显然对方胜过自己,也自以为跟他一样。
 
三、慢过慢。显然对方胜过自己,也自以为胜过对方。
 
四、我慢。高估自己,自以为是。
 
五、增上慢。尚未证得佛法,就以为证到佛法。
 
六、卑慢。显然对方高过自己颇多,自以为只比对方稍差一些。
 
七、邪慢。显然自己没有德行,还一直以为有德行。
 
由此可见,龙树完全被慢心控制住,因为他读破万卷佛经,仅得到小智就自我执著,错觉自己得悟了。
 
如果他自觉开悟,一直错觉自己证得佛性,还看不出魔性附身的话,结果会产生慢心,以为佛经不充实之处,可由自己来补充。也许龙树对待其他沙门怀有慢心,难免也对世尊表现过慢与我慢,甚至陷入卑慢之中。
 
自视过人(我慢),陷入增上慢里;自以为证了佛的智慧,好像一切智人一样,装出有德行的样子(邪慢)。
 
吉人自有天相,一位大龙菩萨终于把龙树救了起来。
 
原来,大龙菩萨眼见龙树被慢心俘虏,十分惋惜,怜悯之余,就把他带到海里,住在龙王宫。
 
据说大龙菩萨打开七宝的仓库,发启七宝的函文,授予诸种大乘佛经深奥无量的妙法。
 
龙树阅读九十天,通晓经文的意义,他的心也深入佛经,体会了真正的利益。
 
大龙菩萨知道龙树的心意,问道:‘你到底读完这些经典了没?’
 
龙树答道:‘函里相缠很多,我在这儿读的经比全印度的经量多出十倍。’
 
大龙说:‘这里的经典到处都有放,任你数也数不尽了。’
 
于是,龙树得到诸经一箱,深深地通达无生二忍。大龙菩萨看了,才把龙树送回南印度。
 
另外,《付法藏因缘传》也描述这个场景:
 
‘当时,龙树获得诸经,在佛道方面豁然了解、通晓妙义了。他理解一相,深深进入无生二忍里。’
 
‘无生忍’也叫‘无生法忍’,认证无生的法性,即是彻底领悟不生不灭的真性。这方面有两种,即是人空与法空——个人的存在是空,构成个人存在的要素也是空。
 
那么,龙树彻底领悟的纲要到底是什么?
 
 
 
发现《法华经》的‘根源一法’
 
上述大龙菩萨授予龙树若干大乘佛经,和无量妙法。这些经典数量比全印度的佛经多出十倍,可见龙树还未曾知道的经典,也一定不在少数。
 
虽然,龙树满怀傲慢心,但也算深入佛法的相当境界,只有一些道理尚未通晓——据猜测,他很可能全神贯汪从所有佛经里,找寻那一些自己还不懂的法理。
 
那一些不外是龙树毅然走上佛道的动机——对付无明,找寻宇宙生命的根本一法。
 
龙树读破万卷佛经,终于得到一法。情况仿佛晨间的阳光消蚀了朝露,总算领悟了佛道的根本一法。换句话说,龙树拿到那把对付根本无明的利剑了,那把宝剑藏在《法华经》里。
 
当他阅读《无量义经》时,曾经看过其中一句话:‘无量义是从一法里生出来,这一法即是无相了。’接著,他继续读下去,很注意一句话:‘四十名年尚未显露真实。’
 
真实圆教的妙义,龙树根本不懂,它却藏在《法华经》里,难怪他会聚精会神诵读。据说他几度发出颤抖的声音,欢喜得手舞足蹈起来。
 
这时候,他再也不敢心存傲慢,自以为是了。他终于对世尊浩瀚无垠的智慧心服口服,对于佛陀的大慈大悲感动得泪水直流了。
 
总之,龙树最后明白《法华经.寿量品》的妙义。领悟了佛法的境界。那就是《法华经》明白指出的根本一法,龙树领悟可以生出无量义宇宙最根本的法理。
 
龙树得到诸经一箱,其中也许包括《法华经》(二十八品)、《无量义径》和《普贤经》等开结两部经在内。因为他体会到开结两部经的奥妙,才能俱足无生二忍,进入悟境。
 
所谓‘无生法忍’,是不是指他得到妙法——领悟宇宙的根本一法,而后进入的境界呢?
 
诚如《付法藏因缘传》上说,豁然贯通,明白一相。
 
他恍然明白《法华经.寿量品》的妙义吗?在这一刹那间,龙树总算懂得‘一相’了。无相不相的一相,即是《南无妙法莲华经》。
 
难怪龙树在自己的著作《大智度论》上写著:‘余经不足秘密,法华才是秘密。’
 
大龙菩萨知悉龙树领悟了妙法,自知再也没有东西给他了,才送他回到南印度。之后,龙树才打从心底想要广扬佛法。
 
在龙树弘扬佛法的过程中,首先,他向婆罗门的咒术挑战。
 
因为婆罗门习惯应用咒术,一位婆罗门为了想胜过龙树,乃禀告国王:‘我有本事赢过这个比丘,大王呵,您应该好好考验我们。’
 
国王说:‘你真是人笨蛋。龙树菩萨绝顶聪明,简直能跟日月争光,他的智慧几乎可以比拟圣者的心,你为什么不服气、不尊敬他呢?’
 
婆罗门回答:‘大王,难道您不想看他受挫吗?我要用道理考考他。’
 
国王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便吩咐龙树:‘你明晨到殿里来坐一下。’
 
翌晨,国王跟龙树一块坐著,那个婆罗门从后面进来,走到宫殿前,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大池塘一片宽阔清静,中央露出千朵莲花。之后,他跃身坐存莲花上面,向龙树夸耀说:‘你坐在地上跟畜生有什么不同呢?你能不能过来跟清净莲花上那位大德智人辩论?’
 
此时,龙树不甘示弱,大显神通,立刻造出一只长出六根牙齿的白象。他坐著白象走在池水上,直奔婆罗门那朵莲花座,并用象鼻把婆罗门绞紧勾起来。向上高举再往地面一丢,使婆罗门的腰部受到重伤。
 
婆罗门向龙树鞠躬敬礼说:‘我不自量力,妄想羞辱大师。恳求您同情找,让愚蠢的我能够开窍。’
 
这场神通比赛,最后是龙树大获全胜。
 
高举红旗,战胜国王
 
龙树大力弘扬大乘佛法,造出《优婆提舍》十万首诗句,到处展开辩论,另外又作《庄严佛道论》五千首诗句、《大慈方便论》五千百诗句、《中论》五百首诗句、《大无畏论》十万首诗句,其中包括著名的《中论》。
 
根据《佛祖统记》卷五七说,《大悲论》明示不少天文、地理、制宝和制药等方法。《大庄严论》明示一切功德的修行法门,而《大无畏论》也明示第一义的法门。
 
至于龙树怎么驳倒南印度国王,这段逸事很有名。
 
且说南印度那位国王(萨达哈姆王)统一各国后,信用邪道,大力摧残佛教,竟使国内看不到一位佛教沙门。甚至使远近各国的百姓也纷纷被邪道同化了。
 
这时候,龙树心里暗忖:‘树木若不把根砍掉,枝叶不会倒下来。若不去教化国王,正道誓必不能推行。’
 
根据记载,该国的政治是由王家出钱,雇人保护王室,而龙树自告奋勇去应征,担任护卫队长。
 
他手执戟,走在队伍前,整顿行列,跟大家打成一片,率领团队。威武不严,却也能推行命令,法令不明确,士兵却很服从他。国王看了非常高兴,问道:‘杰出的将官是哪一位?’
 
侍者答道:‘他是应征来的人,不吃公家的米粮,也不领钱。一旦有事情,他都能服从命令,圆满处置,建立良好的典范。不知他心里想要什么。’
 
又见《付法藏因缘传》记述,龙树手执红旗,走到国王前面。
 
因为龙树菩萨为了教化满怀邪见的国王,才特地执红旗跑到国王面前。历经七年,国王不禁好奇地问他:‘走到我前面的人,到底是谁呀?’
 
关于国王与龙树的问答,《龙树菩萨传》与《付法藏因缘传》两书记述一样:
 
国王把龙树叫过来,问道:‘你是什么人?’
 
龙树回答:‘我是一切智人。’
 
国王大吃一惊,问他:‘一切智人,全世界只有一个人,你居然自称一切智人,到底可用什么来证明呢?’
 
龙树答说:‘若想知道智,才要问说。’
 
国王心想:‘自己颇有知识,也是大辩论师,即使问倒他,让他没有话说,也不足以提高自己的声望。如果敌不过他,结果曾不堪设想。但倘若不问他,无异自认不行。’
 
国王犹豫不决,才不得不问龙树。
 
国王问:‘你知道诸天的神正在做什么吗?’
 
龙树答:‘诸天的神正在跟阿修罗作战。’
 
国王听了很困惑,有意否定龙树的话,但又提不出证明。即使想要肯定它,自己又不明白。情况仿佛一个人的咽喉里被东西塞住,吞也不是,又吐不出来,进退两难,狠狠万分。
 
国王在困惑,尚未发话时,龙树又说:
 
‘这是空话,根本不能取信于人。大王,请稍待片刻,我会马上拿出证据来。’
 
话刚说完,忽见空中出现许多兵器,彼此在交锋,兵器纷纷掉到地面上。
 
国王说:‘矛和戈等兵器,纯粹用来作战,你怎么知道诸神跟阿修罗在交战呢?’
 
‘你也许以为我在撒谎,还是自己实际看看比较好。’
 
龙树一说完话,只见阿修罗的手、脚、指头、耳、鼻等纷纷从空中落下来。
 
这样一来,国王、臣民和婆罗门等,总算亲眼看到空中诸神跟阿修罗双方交战的状况了。
 
于是,国王才向龙树敬礼,接受他的教化。据说宫里上万的婆罗门,也纷纷理光头,接受佛教的俱足戒。
 
寂静涅槃
 
据说龙树活的年岁很长,《大唐西域记》上记载:
 
‘龙猛菩萨精通医药,自己会制造长生药品,服后养生,所以,活了几百岁,面貌还不见衰老。’
 
《南海寄归传》也记载龙树活了几百年,相当长寿。
 
因为他每天早晨实践一种卫生法,那就是洗脸的灌鼻法。原来,他用水清洁嘴巴以后,再从鼻孔喝水一洗,无异龙树独特的长生术。倘若不愿通过鼻孔,由口中喝下也不妨。
 
耆婆也使用灌鼻法,这是印度自古以来惯用的卫生法之一,此法也有溢肠胃的健康。
 
活了好几百岁也许言过其实,然而,他愈老愈能保持年轻气概,斗志高昂,却是不争的事实。
 
许多书籍都记载他那套独特的医学知识。除了许多佛书。还有些医学的专业书如《隋书》里,也出现‘龙树菩萨药方’、‘同和香法’、‘同养性方’等。另外,《西藏大藏经》的《医方明部》中,也收录龙树的著作《冶疗法一百》、《龙树论师阿婆药仪轨》等。
 
《司休达医录》算是古印度医学的一本外科书;其中也有此一章节是龙树写的。龙树除了写过不少药学书,在外科方面 有若干卓越见解。
 
根据普东那本龙树传,发现龙树写过《瑜咖百篇》的医学书,和炼金术(化学)等作品。
 
后来,龙树也难逃一死。关于此事,《龙树菩萨传》跟《大唐西域记》的记载不同,但有一点一样,就是他自寻死路,意指自己选择死的方式。
 
所谓寿终正寝,等于成全自己的生命,安静地走向自己最后的地方。
 
先看《龙树菩萨传》的记述:
 
龙树要去世前,曾向一位怀恨自己的小乘法师,问道:‘你希望我在世间长生不老吗?’
 
对方回答:‘不希望。’
 
龙树听了才走进一间安静的房里,马上进入涅槃。
 
再看《大唐西域记》的叙述:
 
龙树服自制的长寿药,也劝引正正服用,同保长寿。不料,王子开始困扰了。
 
王子问母亲:‘我到底几时才能继承王位呢?’
 
王母答说:‘看样子,那个日子不会来啦,这是龙树的福力致使,因为他的药术很厉害。
 
如果菩萨寂灭,大王也曾崩殂。龙树的智慧浩瀚,慈悲无垠。所以,你不妨去央求他。’
 
王子听母亲的话,登门来求教龙树菩萨了。
 
此时,龙树正在诵读和经行。他看见王子时,问道:‘你今晚为何如危如惧跑著来呢?’
 
王子答说:‘家母说众生把生命看成宝贝。但是,十方三世的诸佛以前实践菩萨道时,不惜投身去救济饿虎,割下身上的肉去解救鸠子,甚至用身上的血去喂饥饿的药叉,他们都肯这样修行,全都愿意舍身去解救众生,实践慈悲,但是,现在呢?龙树菩萨却怀若崇高的志向,期待佛果,也慈悲芸芸众生,我要求的是你的人头。如果我的本愿不错,请你垂怜给我吧!’
 
龙树说:‘你说的不错。为了慈悲众生,应该不惜自己的生命。王子呵,你要明白我一死,你爸爸也会共赴黄泉,这样行吗?’
 
只见龙树用干茅叶自刎了。王子大惊地跑回家,禀告父王事情的始末。据说国王听了哀痛而死。
 
雪山童子与萨埵王子,继承尸毗的后代。
 
《大智度论》说:‘好像释迦牟尼佛自己所以能够成为大医王,在于他肯解除众生的一切病苦,而不求名利,始终肯怜惜众生。’
 
伟大的医生替人治病的动机,完全出于怜悯众生。身为医生一定要怀有大慈大悲的基本心态,真正想治好众生的身心苦恼才对。
 
医学当然要依据这种精神,透过慈悲发挥出来,否则就等于谋杀病人,
 
如果只看病情,而不顾病人,显然不是‘医学的胜利’,或‘人类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