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学会换位思考
·九华山佛学院介绍
·第十一章 禁淫书
·发现师父讲的不正确,有矛盾的地方怎么办?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法海搜珍 > 内容

灭罪求福(出佛说未曾有因缘经)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09 09:22:05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灭罪求福(出佛说未曾有因缘经)
 
【经文】有外道婆罗门妇,名曰提韦,夫亡家贫,自责孤穷,欲自烧身祠天,求当来福。时有道人,名曰辩才,教化提韦女人云:“譬如有牛,厌患车故,欲使车坏,前车若坏,续得后车,轭其项领,罪未毕故,人亦如是。假令烧坏百千万身,罪业因缘相续不灭,如阿鼻狱烧诸罪人,一日之中八万过死八万更生,过一劫已。其罪方毕。况复汝今一过烧身,欲求灭罪,何有得理?”提韦白言:“当设何方令得罪灭?”辩才答言:“前心作恶,如云覆月,后心起善,如炬消闇,自有方便灭除殃罪,现世安隐,后生善处。”提韦闻已欢喜,忧怖即除,即率家内奴婢眷属五百余人,围绕叩头,恭敬合掌,白辩才言:“尊向所说灭罪事由,愿更为说除罪之法,当如法行。”辩才答曰:“起罪之由,出身口意,身业不善,杀、盗、邪淫;口业不善,妄言、两舌、恶口、绮语;意业不善,嫉妒、嗔恚、憍慢邪见,是为十恶。受恶罪报,今当一心忏悔。若于过去,若于今生,有如是罪,今悉忏悔,出罪灭罪。当自立誓,救度眷属,代其忏悔。所修福善,施与一切受苦众生,令其得乐。众生有罪,我当代受,缘是受身,至成佛道。忏悔讫已,更赐余善,当勤奉行。”辩才更为授十善法,欢喜信受。
 
【译语】南方有一句俗语:“死要面子活受罪”实在是经验出来的甘苦之言。在荒年,或兵马乱世,或身家遭遇不幸,衣食困难之际,农工阶级还能勉强自食其力;独有士夫阶级,俗语所谓‘长璊党’者,收入既大大减少了,支出呢?因要维持相当体面之故,却处处不能节俭,此中苦楚,诚复难言。这一节未曾有经所说的婆罗门妇,便是一个例子。
 
印度有一个外道婆罗门妇人,名叫提韦,丈夫死后,家计贫穷下来。可是因为自家是婆罗门族,乃印度四种族中头等高贵门户,眷属奴婢共有五百余人,吃饭穿衣是万万省不了的。这五百余人的衣食,叫提韦一个寡妇如何支持?提韦受了贫穷的苦楚,也像中国普通妇女一样,以为‘前世不修,必须修来世’。那时印度有一派外道,认为快乐须用痛苦换取,今生越是熬得痛苦,来世越是受得快乐。提韦大概也盲从这一派外道的传说,他想身体的痛苦,莫过于活活的火烧,预备烧自己的身体来祭天帝,一则把今生的痛苦换来世的大快乐;二则天帝受祭,自然也要帮我忙,给我福;三则烧死了自然免除支持门户的责任。这样计算著,尚未实行,恰好有一位佛门有道之士,名叫辩才,闻知提韦打算烧身祭天,便来教化开导他。辩才向提韦道:“你因家主责任重大,负担不起,想烧身一死了之,要知死虽死了,你的责任仍不能免除,为什么呢?譬如一头牛,不胜拉车之苦,以为车若毁坏,便可不拉,便一心打算毁坏那车子,不知前车虽坏,主人会别弄一车,仍旧轭住颈项,非拉不可。这中间的原因,因为前生造了恶业,今生所以受罪,罪未受满,不能免除。牛是这样,人也是这样,说到烧身的话,阿鼻地狱中的罪人,昼夜受烧,烧得一昼夜间死去复生各八万次,这样烧到一劫之久,其罪方尽。你如今只烧一次,便想灭罪,这如何办得到?”提韦听了,觉得有理,便请问:“可有什么法子,令罪业消灭?”辩才答道:“善恶罪福,都由心起。从前心起一念作恶,好比月亮被云雾遮蔽了,其亮原在,此后倘能心起一念行善,好比燃起火把,黑暗顿时变作光明。真要消灭罪业,怎会没有法子,那法子不但灭罪,而且能使现今世安稳,未来世生于善处哩!”提韦听得十分欢喜,顿时把满腔忧惧扫个干净。即便唤齐全家眷属奴婢五百余人,围绕叩头,恭敬合掌,请问辩才道:“尊者刚才说了灭罪的理由,如今请求再说灭罪的方法,吾等当照法奉行。”辩才道:“若要灭罪,须探求罪业来由,罪业无非出于身口意三者。身业不善有三桩,一为杀生、二为偷盗、三为邪淫;口业不善有四桩,一为妄言、二为两舌、三为恶口、四为绮语;意业不善也有三桩,一为嫉妒、二为嗔恚、三为憍慢邪见。合而言之,身三口四意三,是名十恶。人于十恶中造了恶业,或少或多,乃至全犯,皆须视恶轻重,受其罪报。如今要灭罪,第一须一心至诚忏悔,凡是过去世中以及现在世中,所造罪恶,从今一齐忏悔,从今决不再造,如此便可出罪灭罪。不过忏悔须是死心塌地,痛哭流涕地立誓,忏悔后须当真步步小心,绝不再犯,决不是随便口头说说的事情。若要救度眷属,也可以带他们教导他们忏悔,忏悔后,又时时监察督促他们,勿令再犯。一方面再要发广大慈悲心,凡我所修得的福善,尽施与一切受苦众生,令其得乐。众生所犯罪恶,我当代他们受报,如是修持,今生如是,来生也如是,生生世世,无不如是,直到成佛为止。”提韦遵信忏悔了,辩才又教他种种善业,给他说十善戒,令勤力奉行,提韦一一欢喜信受。
 
【释义】大多数太太奶奶们吃素念佛,皆因环境有很大的缺陷,存著「前世不修,且修来世’的心,这似乎太看轻自己了,而且这样的应用佛法,也太觉得大材小用了。修佛法而换取来生福报,那是最轻松最容易的事;不过既得了富贵之福,便容易造恶业,既造恶业,又须受苦,非但环境缺陷,连三途恶道都说不定要尝尝味道,那么,修福岂不是堕落的因由。提韦打算烧身祭天,也是未能免俗。辩才却教化他修正法,发正愿,这是我们所当首先注意的。
 
身口意三业,开为身三口四意三,而成十业。十业自分善恶,为上升与堕落之因,学人不可不察。从杀以至邪见为十恶业,反之;从不杀生以至不邪见,为十善业。受持十善者有十善戒,为大乘在家之戒,持十善戒不失,即无他修,亦生欲界诸天,次之亦不失人道。十善业是佛教徒基本下手之途,故略说如下:
 
一不杀生:虽臭虫蚊蝇皆不可杀,但可驱拂,或弃掷而止。肉食与杀生相联,倘一时不能断肉食,为戒杀故,但可食三净肉。三净者,一不见杀,二不闻杀,三不疑心为我而杀。此中前二项,近于孟子所谓‘君子远庖厨’,颇似掩耳盗铃,必须加入第三项,方为无弊。盖鸡鸭活鱼之类,入厨而杀者,皆是为我特杀,除去为我特杀,则不见不闻,自与仅仅远庖厨者不同矣!尝见新人物强辩,略谓:“水中空气中皆有微生物无数,人无论如何,不能不饮水,不能不呼吸空气;一饮水则水中生物被杀无数,一呼吸则气中生物被杀者亦无数,如此而复斤斤言戒杀,岂非痴人说梦?”不知水中空气中之微生物虽诚被杀,然皆出于不得已,既无杀之之意,更无杀他以利我之心,岂同食肉之人,既有蔬谷可以养生,而复杀他命以快我口腹。故二者虽同是杀生,而无罪有罪,自不待智者而辨矣。
 
二不偷盗:看似易守,其实极难不犯,盖非给我而取之者,皆属偷盗,非但不做小偷强盗而已。譬如任职公司机关之人,偶写私人信件,随手取用公共笺封,此极平常之事,不知已犯偷盗矣。又如寄邮件,印刷物费轻,信件费重,若于一册印刷物中夹一极小条子,写一二句极简单之语,而此册仍作印刷物寄,亦已犯偷盗矣。推此而论,吾侪几于无日不偷盗,不可不猛省。
 
三不邪淫:在家有妻妾,自不禁房事,若非自己妻妾,便入邪淫之条。若更严格的说,即使自己妻妾,但非望生育而行,亦是邪淫。
 
四不妄语:为十善戒中极难守最易犯之一条。如强不知以为知,以及悬揣臆测之词,无非妄语。商贾营业,大至洋行字号,小至肩挑负贩,苟有讨价还价,无不打极大妄语。若夫买空卖空,造空气,放谣言,尤其是专恃妄语以图利。尝有大德守妄语戒,竟终年不发一言,问之亦不答,若必须言语,则用笔谈,实因一开口极易涉妄,并非故示奇特也。
 
五不两舌:两舌亦妄语之一种,即向对峙之两方面前,说两种口气的话,其意欲两面讨好故也。两种口气既不同,假定一种合于事实,则他一种已是妄语,何况有两种皆妄不实者。又普通妄语不过欺骗听者而已,两舌既用于对峙之两方,能使两方嫌恨愈深,至于横决,则两舌之罪尤大于妄语矣。
 
六不恶口:恶口即粗恶带骂詈式之口气,正式骂詈当然亦属恶口,农工阶级犯者较多,妇女亦易犯,如‘死人’等皆是。
 
七不绮语:绮语者,希图动听,带有秽浊意邪淫意之语也。
 
第八戒:依此经是不嫉妒,通行则为‘不悭贪’,嫉妒似可包摄于第九嗔恚中。悭谓应给与他人之财物而不给与,或故意迟缓给与,减少给与是也;贪谓不应取而取,或一念欲取之,皆是,此亦极易忽略而犯者。
 
九不嗔恚:嗔恚即发怒,而亦包括气恼怨恨诸情,处事须心平气和,乃能恰当。心有嗔恚,则发为行动,必致偏激,易于误事。且人事虽有败坏可嗔之处,而嗔恚之发,决不能使已败坏之事恢复正常,则嗔恚为多事,徒苦自己耳。然极易犯,鄙人性亦易嗔,正所谓说得到做不到者。孔子因颜渊能不迁怒,赞为好学,可知不迁怒已极难,而况于不发怒乎。然学人当努力自勉,不当援颜子之事而自恕耳。
 
十不邪见:凡于佛法以外,信受种种外道,种种宗教,皆为邪见。此非佛门心量窄而门户深也,实因惟有佛之知见为正知见,从最正之佛知见望其他知见,自然皆是邪见。但所邪有浅深耳,即在佛门,倘信奉二乘声闻,不修大乘,亦属邪见。此经‘邪见’上有‘憍慢’二字,憍字音义同骄,憍慢即自大之意,未悟而自以为已悟,未修证而自以为已修证,不通晓而自以为通晓,皆憍慢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