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九华山佛学院介绍
·学会换位思考
·发现师父讲的不正确,有矛盾的地方怎么办?
·叹涅槃品第二十七
·佛学大词典——【声闻畏苦障】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呜噜捺啰叉】
·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玄义讲记(三、一经宗趣)
·净空法师:佛为什么要制饮酒为重戒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法海搜珍 > 内容

五无返复(出佛说五无返复经)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5-09 09:23:30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五无返复(出佛说五无返复经)
 
【经文】佛在舍卫国,时有一梵志,从罗越只国来,欲得学问,便到舍卫国。见父子二人耕田,毒蛇螫杀其子,其父犹耕如故,不看其子,亦不啼哭。梵志问曰:“此是谁儿?”耕者答曰:“是我之子。”曰:“是卿之子,何不啼哭?”耕者答曰:“人生有死,夫盛有衰,善者有报,恶者有对,愁忧啼哭,无益死者。卿今入城,我家某处,愿过语之,吾子已死,持一人食来。”梵志自念,此是何人,而无返复,儿死在地,情不愁忧,反更索食,此人不慈,无复与比。梵志入城,诣耕者家,见死儿母,即便语之:“卿儿已死,其父寄信,持一人食来。”母答曰:“可。”即便操作,面无戚容梵志曰:“何以不念子耶?”儿母即为梵志说譬喻言:“儿来托生,我亦不呼,儿今自去,非我能留。譬如行客,因过主人,客人自去,何能得留?我之母子,亦复如是。去来进止,非我之力,随其本行,不能救护。”复语其姊:“卿弟已死,何不啼哭?”姊复说譬喻向梵志言:“譬如巧师,入山斫木,缚作大筏,安置水中。卒逢大风,吹破筏散,随水流去,前后分张,不相顾望,我弟亦尔,因缘和合,共一家生,随命长短,死生无常,会合有离,我弟命尽,各自所随,不能救护。”复语其妇:“卿夫已死,何不啼哭?”妇说喻向梵志言:“譬如飞鸟,暮宿高树,同止共宿,伺明早起,各自飞去,行求饮食。有缘即合,无缘即离,我等夫妇亦复如是。无常对至,随其本行,不能救护。”复语其奴:“大家已死,何不啼哭?”奴复说譬喻言:“我之大家,因缘和合。我如犊子,随逐大牛,人杀大牛,犊子在边,不能救护大牛之命,忧愁啼哭,无所补益。”梵志闻已,心感自责,不识东西,我闻此国孝顺奉事恭敬三宝,故从远来,欲得学问,既来到此,了无所益,更问行人,佛在何许?欲往问之。行人答言:“近在只桓精舍。”梵志即到佛所,稽首作礼,却坐一面,合掌低头,默无所说。佛知其意,谓梵志曰:“何以低头不乐?”梵志曰:“所愿不果,违我本心,是故不乐。”佛语梵志:“有何所失,愁忧不乐?”梵志对曰:“我从罗越只国来,欲得学问,既来到此,见五无返复。”佛问梵志:“何等五无返复?”梵志曰:“我见父子二人耕田下种,儿死在地,父亦不愁,居家大小都无愁悲,是为大逆。”佛言:“不然,不如卿语,此之五人最为返复,知身非常,身非己有,往古圣人不免斯患,何为凡夫大啼小哭,无益死者,世俗之人,无所识知,生死流转,无有休息。”梵志心开意解,说道:“如病得愈,盲者得视,如暗得明。”于是即得道迹。
 
【译语】先把‘返复’与‘梵志’解释一下,返复二字如此用法,惟见经文,他处少见。以意会之,当是‘恩情酬报’之意,然则‘无返复’当略似古文‘凉薄’二字。敝乡俗语,凡衣料等物麻劣不经久者,谓之‘反覆不起’,亦曰‘无反覆’,意亦相近。盖反覆与返复音义同也。‘梵’是印度语‘清净’之意,梵志者,志求清净之人,或在家,或出家,但皆指外道而非佛门。外道者,于心外求法者也。此梵志欲得学问,正是心外求法之注脚。
 
释迦牟尼佛在舍卫国说法,有一梵志,老远从罗越只国而来,梵志之旅行并不是寻快乐,乃是寻求学问,所谓游学是也。他到了舍卫国,无意中看见一桩奇事,原来舍卫国处于热带,蛇类很多,其极毒者,啮著人可以立即致死,直到如今,印度人每年死于毒蛇的还很多。那时梵志所见,是父子二人合作耕田,忽然窜出一条毒蛇,把那儿子啮了一口,儿子登时倒毙,那老子见了,只顾自己耕田,对于地下才死的儿子,正眼也不看一下,更没有什么悲啼落泪的举动。梵志很觉诧异,问老人道:“此是谁家的儿子?”老人答言:“是我的儿子。”梵志道:“既是令郎,那你老人家眼见他如此惨死,怎会一点不啼哭?”老人道:“人生总归要死,好比种种兴盛现象,迟早不免变成衰败,人既死了,若是善人,自有他的好报;若是恶人,也自有他的怨怼。即使我愁忧啼哭,对于死者又有什么益处呢?”老人这样说了,又很镇静地向梵志打量一番,说道:“我看你这位先生,要到城中去吧?顺便拜托一事,我家在城中某处,请你走过我家时,向家人说一声,儿子已是死了,叫他们送饭时,只送我一个人的饭便是。”梵志心想,这老头儿是怎样一个人,却这样没有返复,儿子死在地下,毫不悲哀,反自由自在顾自己吃饭,世上不慈爱的人,要推他第一了。那梵志行到城中,找到耕者之家,会见死儿之母,便告知他:“你的儿子已死了,他父亲叫我带口信,只须送一份饭食。”儿母闻言,只答应著,只向梵志道谢,也没有哭泣之容。梵志一发诧异,问:“老母不怜念令郎耶?”母便比譬给梵志,说道:‘这个儿子托生到我家时,我并没有招呼他来;现在他自己死去,我也留他不住。譬如旅行的人,路过旅舍,便寄宿而暂为主客,明天旅客自去,主人当然不能留,也不须留。我们母子关系也是这样,儿子的去来,随他自己的业缘,我一点都救护不得。”梵志心想,这一对老夫妇,难为他们如何选配,倒是一般的硬心肠。因见死儿的姊也在,又问道:“令弟死了,怎么你也一点不啼哭?”儿姊也比譬道:“譬如巧手匠人,入山斫得木材,编缚成大木排,放在水中航行,忽然遇著大风,把木排吹散,那木材便各自随波流散,彼此不能连结。我们姊弟俩也是这样,偶然因缘和合,生在一家,但寿命各有长短,死生没有一定,会合的终须离散,我弟寿命已尽而死,做阿姊的如何用得出力?如何救得了他?”梵志又语死者的妇人道:“你的丈夫死了,你怎么也不啼哭?”妇人也比譬道:“譬如空中的飞鸟,夜间偶然停宿在同一高树枝上,一到天明,各自飞开,寻取饮食。飞鸟有缘则会合一处,无缘即各自飞散;我们夫妻也是这样,无常一到,各随本命,谁不能救谁。”梵志又向他的奴仆说:“你们小主人死了,怎么不啼哭?”奴仆也说比喻道:“我们主人的一家,各有因缘而和合起来,我好比一头小牛,跟著大牛走;人家把大牛杀了,小牛在旁边,无法救大牛之命,啼哭有什么益处呢?”梵志听得满肚皮不痛快,自恨怎会如此不识好歹,狂自老远跑到这里来。一向听说舍卫国人是孝顺奉事恭敬三宝的,所以远来求学,岂知到得这里,方知都是无返复的人,这还有什么可学的?不过既已来了,没有见到佛而空自回去,终究是缺陷,于是问过往行人道:“请问佛在何处,想去请开示。”行人答道:“近得很哩,就在只桓精舍。”梵志即到佛前,稽首作礼已毕,退坐一边,只合掌低头,并不开口请问。佛呢?早已了知他的一切了,为欲开示济度他,故意问道:“为什么低了头,愁忧不乐?”梵志道:“因为希望的事不能如愿,违我本心,所以不乐。”佛复问梵志:“你有何失意,只管说来,何必如此愁忧?”梵志答道:“我远从罗越只国来,欲求学问,岂知到得此地,劈头就遇见五无返复。”佛问道:“怎样的五无返复?”梵志道:“我见父子二人耕田下种,儿被蛇啮死在地下,那父亲也不愁,他们一家大小五口,都无一点愁悲,是为大逆。”佛言:“不是这样说,你所说的不合真际,这五个人,其实最为返复。他们知道身体不能常存,人们不能保持自己的身体,自古圣人都不能免,凡夫死了,为什么要大哭小喊,这是对于死者没有益处的。世俗种种迷恋,没有真见识,所以生死流转,无有休息。”梵志听了,心开意解,说道:“我闻佛说,如病得愈,如盲得视,如暗得明。”于是梵志即入正法之门,不久得道。
 
【释义】佛有五眼六通,了知一切有情的宿世因缘,了知父子夫妇兄弟等眷属的遇合,皆由宿世因缘而起。而这种因缘,又是属于怨怼的多,属于欢爱的少。凡对于子女等一切所爱的人,不惮终身作牛马,不惮牺牲自己,以图措所爱于磐石之安者,皆因宿世对于所爱欠有孽债,今生须债还故也。人间眷属多由这种因缘而遇合,可是凡夫烦恼缠缚,欠人者常图逃赖,人欠者不肯舍弃。若令生有‘宿命通’,明知眼前眷属因种种怨债而遇合,那么家庭之中的仇视与争论,真可以叫全家一刻不得安居,而世界也不成其为世界了。是以凡夫的不通宿命,虽是业报所障,也是维持这恶浊世界的一种消极方法,无可如何也。惟有佛教徒,正法住世时直接听佛金口说法,即使末法时代,也有经论可以研读,善知识可以请教。这样,一方面虽知眷属合于孽缘,一方面又知怨亲须平等。而欠债当还,被欠当舍,故在家则仍能调和眷属,无损亲情;出家又即能割断爱缠,无所留恋。而眷属死亡之时,除替他念佛说法,作实际有益之事以外,也自然不作无谓的悲啼了。是故上面经文所记,梵志的意见,人死眷属须悲啼者,凡夫俗见也。耕者家属知缘尽则离,无庸悲恋者,承佛开示之正知见也。
 
死后升沉,固视生前善恶而异,然忏悔与念佛,皆可以灭罪而免堕落;而临死时之一念,关系升沉尤钜。此时眷属须为说法或高声念佛,以正死者之心念。若悲号呼唤,既不能缓其须臾之死,徒增长其迷恋而促其堕落,非以爱之,适以害之。此事学佛人知之者,而临事不乱者仍不多见,故附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