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学会换位思考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秘密集会怛特罗】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海涛法师:治癌症的经典《佛说疗痔病经》
·净土法门:你家里出不出人才,就从这里看!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恒河大手印 > 内容

第十三讲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20 10:19:05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第十三讲
 
‘正起念时,亦不见有念可起,是名无念。非如一般人所想像者,一念不生名无念也。’
 
所谓无念,并不是一个念头也不起,而是尽管念起却无所住著、不滞停留。一般人所想像的‘一念不生’的无念,那是压念不起。他们以为一个念头也没有,就是好功夫。其实死在那里,非但不能成道,成个土木金石倒有份在!不见当年六祖大师救卧轮禅师的公案吗?卧轮初以为压念不起是好功夫,故有偈子云:‘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六祖见他走入死胡同,故救他云:‘慧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起心就是不起心,动念就是不动念,六祖无住啊!‘对境心数起’就是起妙用,假如不起心动念,就是死在那里了,还能起什么妙用啊?还能给人说法吗?不能了。菩提即为本性,它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在凡夫不减,即使在地狱也不少;在贤圣不增,即使成佛时也不多。古时候有人问一位大禅师:开悟之后怎样?大师答:也不增一分。又问:未开悟前呢?答:也不减一分。所以卧轮说:‘菩提日日长’就错误了。
 
‘依于妄念,调修法身,则所现之妄念皆调现为自性之妙受用,即五毒妄念所现之粗者,皆能令具自性解脱之光力,明空成受用也。’
 
依妄念起灭,调修法身,就是说妄念起了,赶快觉醒,认识它,不跟它跑,而不是把妄念压死不动。就是要时时觉醒,时时观照,不要跟妄念跑。跟妄念跑了,著在境界上,那就不行了。所以,净土宗强调时时刻刻念佛,不是让你贪多,贪功德相,而是让你觉醒,认识法身,保护法身。我们做功夫,就要在妄念上修,没有第二个办法。念佛也好、持咒也好、参禅也好,目的都是调理这个妄念。所以,依于妄念调修法身,就是在妄念上做功夫,将妄念斩断,不让它相续不停。一切佛法都是调修法身,都是在妄念上做功夫。不要将念佛当做有相功德来做,那是错误的。所以,莲池大师说:‘声声唤醒主人公。’念佛就是把主人公唤醒,让你觉悟的。
 
若晓得在妄念上做功夫,依于妄念调修法身,‘则所现之妄念皆调现为自性之妙受用,即五毒妄念所现之粗者,皆能令具自性解脱之光力,明空成受用也。’那么,所起之妄念,都调整为显现自性的微妙受用,即使是‘色受想行识’五毒所现的粗妄念,也都能令它们具有自性解脱之道力和光明,入于光明空灵之境。也就是说能化‘五蕴’之毒,为自性之妙受用,使之成为我们修证之工具、成佛之资粮。
 
把我们的自心调理好,不住相、不住境、不烦恼,就得大受用了。妙受用者,就是微妙的感受,很受用。得受用很好,但贪享受就坏了,受用和享受,就相差一个字,却大有差别,而且是天壤之别。如果讲究吃得好、穿得好,交异性朋友、跳舞、看电影,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一旦不具备这些条件,就作奸犯科以达到享受的目的,那就坏了,这就是贪享受。若一切时都是心空无住,安然自在,不去追逐外境,今天只有粥吃也很好,只有破草房住也无所谓,胸襟豁达,心安理得,知足常乐,随缘自在,这就是妙受用。晓得在妄念上做功夫,把我们的自性调理好,自然能得妙受用,‘一种平怀,泯然自尽’也!平怀,就是心里没有丝毫的弯曲,平直坦率。泯然自尽,就是心里空荡荡的,没有半点烦恼。这是多么美好啊!所以学佛是得大受用、开大智慧的。学佛不是求什么东西,有所希求就坏了。求福报、求神通,那不是学佛;求财、求官,更不是学佛。一切都是假的,如空花水月,到头一场空啊!所以,我们要时时认识真心,要依于妄念调修法身,不要让妄念遮盖真心。识得妄念是真心所起的妙用,从而不住相,就会得真实受用,不起烦恼。反过来呢?若不知道依于妄念调修法身,那就烦恼无穷,欲壑难填了。有了一百想一千,有了一千想一万,有了一万想千万、亿万,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烦恼痛苦也就无有了期了。
 
‘一切妄念,皆由自性通彻境中所起之妙用。’
 
这是进一步解说妄念的缘起。妄念固然是由真心所生起的,但若无境缘也无由生起。境缘就是‘自性通彻境’。我们在前面反覆讲过,日月星辰、山河大地、人我众生、花鸟虫鱼,都是自性所显现。但同是凡夫的境缘,为什么会有种种不同呢?那是因为业性使然。凡夫不识自性,故而迷惑。因惑而造业,因业而受报。由共业感现山河大地,复由别业感现十二类生。随其善恶之因不同,感现的境缘也不同。种种不同的境缘,都是在自性中感通、在自性中了彻的,无有实体,虚妄不实。就自性来说,因也在其中,果也在其中。自性是超越因果的,种种不同的境缘都是‘自性通彻境’,此即所谓‘第八识的相分’。而‘第八识的见分’又对‘相分’分别取舍,这种分别取舍即所谓的‘妄念’。同是一个第八识——阿赖耶识,在迷即第八识,在悟即‘如来藏心’。故而,若能‘依于妄念,调修法身’——返迷归悟,则‘一切妄念,皆由自性通彻境中所起之妙用’。妄念是真心所起的妙用啊!
 
‘以无取舍心护持之,因其生灭未能超越法身妙用王之境也。’
 
顾名思义,‘妄念’是虚妄不实之念。因其对虚妄不实的外境分别取舍,故其‘分别取舍’也是虚妄不实的。妄念虽‘妄’,却是真心的妙用。一旦识取真心,就要好好地‘护持之’。护是保护,持是维持,好好地保护它,维持其‘作主’的地位,所以真心又称‘主人翁’。怎样护持它呀?‘以无取舍心护持之’,要以对外境不取不舍的方法护持真心。对一切外境,都不要起心分别:这个东西好,要取到它;那个东西不好,要舍弃它。不要有爱憎取舍之心,把这爱憎取舍之心拿掉,就是保护真心。我们之所以不得解脱,坏就坏在‘爱、憎、取、舍’上。哎呀!这金子多好,要取到手!这地方不好,赶快远离。
 
讲到这里,想起一则现代公案。杭州有个法师,他说:‘讲《金刚经》的人虽然不少,但一句话就能把他们问倒。《金刚经》说无人相、无我相、无净相、无垢相,那么,这里有一泡大粪,你无相,把它吃掉吧!’这哪里是诘难讲《金刚经》者,这是在诘难《金刚经》的经义啊!其实他这问话很容易答。答他:‘请你衔将来。’你不是让我吃掉它吗?那就请你用嘴把它衔过来吧!这是客气的答法,如果不客气,就震喝他:‘嘿!你这法师竟然被一泡大粪埋掉了。’他看见这泡大粪,著相了,就等于被大粪埋掉了。这都是爱憎取舍分别之心在作怪啊!因此,我们不能对外境起爱憎取舍之心,这就是护持真心。
 
为何要这样护持真心呢?‘因其生灭未能超越法身妙用王之境也’。因妄念生灭没有能够超越‘法身妙用王’的境界啊!法身的妙用是包容一切的,故而称‘王’。妄念的生灭当然也在‘法身妙用王’的境界之内,不出真心妙用的范围。所以,妄念尽管有生有灭,只要我不跟你跑,不为你所牵,不为你所动,那就是护持真心了。
 
‘妄念虽具无明色相,而其自性未出智慧法身之清净中。’
 
《心经》云:‘照见五蕴皆空’。五蕴又称五阴,就是‘色、受、想、行、识’,色蕴属色法,色法有相。男女老少、山河大地、草木丛林都是色相。受、想、行、识是心法,心法无相。妄想属于心法,可是,为什么说妄念‘具无明色相’呢?起妄念就是有住著、有执取。执取什么?执取色法虚妄的形象——执取色相。妄念一起,头脑中就有色相的影子,所以说妄念‘具无明色相’。其实,心法就是色法,色法就是心法。离开真心哪有二法?但因无明之故,心法一动,就是色法的影子,故称‘无明色相’。无明色相同样是虚妄的、不可得。假如你能‘依于妄念,调修法身’,则‘所现之妄念皆调现为自性之妙受用’。为什么妄念能够翻成妙受用呢?因‘其自性未出智慧法身之清净中’。
 
这里讲的‘自性’,是‘自身性质’的意思。妄念的自身性质是虚妄不实的,也可以说,妄念无自性,犹如‘空中华’——就好像看到虚空中有花朵。那是眼睛有毛病了,眼睛里长了翳,才会看到空中有花,其实空中是没有花的。眼里有翳,比喻自心的妄想执著;见空中花,比喻认虚作实,妄执妄取。这不但迷惑于虚空——不见真如实性,而且也不见实华生处——也不能了知妄念与妄境都是真心的妙用。无明、妄念皆如‘空中华’(古时华、花二字通用),均无有实体,都是虚妄的。可是它为什么能生起来呢?就是因为我们具有灵明真心啊!真心如大海,妄念似浪花。无大海便无海浪,无真心何来妄念?真心就是智慧法身,真心本来就是清净的。所以,妄念的自身性质并没有超出‘智慧法身之清净中’。证道歌云:‘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无明的真实性质,就是真如佛性;如幻如化的‘本来空’之身,就是智慧法身。因为虚妄的身心并没有超出清净智慧法身的范围。这就是实相、就是一真法界。
 
‘故于广大不断之光明所照中,妄念自性原空也。’
 
‘广大不断之光明’是什么?就是我们的智慧法身。法身是广大无比、永远不断、光明无量的。《佛说阿弥陀经》云:‘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是故号为阿弥陀。’阿弥陀就是无量光、无量寿。无量光就是空间之‘广大’,无量寿就是时间之‘不断’,阿弥陀就是‘广大不断之光明’。我们修行,无论念佛、参禅、修密,都是修心。心空净了,就会光明大放。现在为什么不放光明?因为有无明遮盖,就像珍珠被污泥包裹,光明不见了。但是,虽不见还是有啊!其实,光明并没有离开我们,日常生活中,工作、作文章、创造发明等等,这些仍然是光明,仍然是法身的妙用,只是没有全部发挥出来罢了。在这个‘广大不断之光明’的朗照之中,所有一切妄念的自身性质,原本都是空寂的。
 
不要怕妄念,妄念息下去就是真心。妄念若起,要像水上画图一样随画随灭,不要有停留,不要有执著,立即凛然一觉,起灭随无。净土宗提佛号,禅宗起疑情,密宗持印咒,都是为了转化妄念、保护真心。如此绵密行去,不过几年功夫一定成就。怕的是我们不肯这样做,不肯绵绵密密地保护,而是任由妄念纷飞,并且纵之任之,让它像大火烧起来一样——纵之使炽,那就不能成就了。所以,只要认识妄念自性原空,不要怕它,它就是真心的妙用,就是道行。念佛、参禅、修密,其目的都是为了将妄念斩断,不随之流浪。若无‘渗漏之妄念’,就断了‘轮回业因’。
 
‘如是长久串习行持,则妄念自起调治,动静无分,得无坏住。’
 
朝于斯、夕于斯、流离于斯、颠沛于斯,时时刻刻做功夫,在在处处不妄记,就叫‘长久串习’。行就是实行,实际去做;持是坚持,长恒如是。如果这样‘长久串习行持’,则‘妄念自起调治,动静无分,得无坏住’。自起调治,即不用你降服它,它自己就降服了。我们做功夫就像牧牛,一开始要时时刻刻地管教,待调伏它了,不用管,它也服从你。到那时要起念就起念,要不起念就不起念。起念是派用场,若不用它,便不起念,那就修成功了。凡夫作不得念头的主,不要它起还是要起,念头自己从心里跳出来,故称‘妄念’。如果修行人也如此,那是功夫没做好,那就需要端正认识,好好用功。‘动静无分’,即动也好,静也好,打坐也好,劳动也好,都没有分别,都是如此。我让你动念头,你就动;不让你动念头,你就不动,动静一如。正起念时,也不见有念从何而起,这就是时时刻刻无念可起,而不是死水一潭,一个念也没有,只是不住著。到这个地步,就‘得无坏住’,就不会坏了。我们这个色身要坏的、要死的,缘尽便会四大分离,而法身是不会坏的。得无坏住,就成道了。大手印叫我们在心地上做功夫,不需要修什么别的法门,直接在心地上用功就行。时时观照,如水上画图,毫无住著。这样做功夫,久久妄念就自然调伏,那就结成道果,‘得无坏住’了。所以,密宗的无上部修法和禅宗是一样的,禅宗也是叫你无修而修。故心地法门非常重要。
 
‘极其功用,虽现喜忧疑虑之妄念与凡夫同,然不似其成坏之实执,而集诸行业,随贪欲力成转移。’
 
极其功用,就是我们这样观照用功到了极点。这时候,‘虽现喜忧疑虑之妄念与凡夫同’,遇坏事忧虑,遇好事欢喜,做事情还有疑虑(但绝非疑师、疑法,绝非疑及根本),这些喜欢、忧愁、疑虑都是妄念,与凡夫的喜欢、忧愁、疑虑一个样。‘然不似其成坏之实执’,然而,却不像凡夫那样,把所喜欢的、所忧愁的、所疑虑的境界执为实有。虽然也动一动‘喜忧疑虑之妄念’,但他不死执,了知‘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不认为有什么实体可成,有什么实体可坏。凡夫把妄想境界执以为实,心里一直不安,耿耿于怀,朝朝暮暮都在心里盘算。烦恼啊、烦恼啊!凡夫的一生是在妄想和烦恼中度过的,这是多么苦啊!这就是迷惑。因惑而造业,因业而受报,就是‘集诸行业,随贪欲力成转移’。凡夫自己作不得主,而是随著贪欲之力转移。真用功修行,‘极其功用’的人,虽然也有‘喜忧疑虑之妄念’,但是一转就过去了,不随著贪欲力转移,不是耿耿于怀,不是朝朝暮暮地盘算个不停;所以不同啊!他遇到悲伤的事情,也不是不哭泣;遇到喜欢的事情,也不是不欢笑。但呜呜一哭、哈哈一笑就过去了,心里还是平坦坦的。‘极其功用’的人,并不是喜也不会笑,悲也不会哭,不是死人、木头人。功夫到了那个时候,喜笑怒骂都是佛法,都是道行!
 
‘当念生时,初识其妄念之相,其相随灭,如遇旧识之人;次则妄念必自灭,如蛇结自解,最后妄念无利无害而隐灭,如盗入空室,是为解法之最要妙。’
 
当妄念起来的时候,初初做功夫,只认识妄念的各种相貌,妄念之相随即消灭,就像遇到从前认得的人一样。但是,这个熟人离开之后,心里头还有影子。妄念虽然消灭了,影子还是有的。其次,功夫较前做得好了些,妄念必定自起自灭,像蛇打了个结自己也能解开——执著心松动了。功夫做到最后‘妄念无利无害而隐灭’,既不是妄念生了有坏处,也不是妄念灭了有好处,而是无利无害,自然隐灭。妄念尽管起,我知道这是真心的妙用,因而不住,它自然就消灭了,不在妄念上起分别了。有的修行人喜欢分别:哎呀!我妄念不起了,有好处啊,功夫进步了;唉呀!我妄念又起了,有害有害,又退步了。其实妄念本无自性,并无好坏,只要我们认真地做功夫,最后就不会起‘有利、有害’的分别心,妄念就会随时隐灭。‘如盗入空室’,就像盗贼进入空房间一样,没有东西可偷。‘是为解法之最要妙’,这是解脱妄念最重要、最妙的方法。
 
由于这是‘解法之最要妙’,所以下面再将这三个修行层次讲一遍。妄念起来了,首先识得它,不跟它跑,妄念随之而灭。但最初认识妄念的力量不够,妄念虽然灭了,我们心中不无它的影相,还是有的。像遇到从前的熟人一样,他虽然已离去,但是我们心中却翻腾起来:这人多年不见了,他过去怎样、现在如何。人虽离开,影子却在。妄念虽灭,影相犹存也。此为力量不充之故!
 
其次,进一步认识妄念,晓得妄念必然自灭,力量较前充足了。但是,妄念的虚幻之相还在,而且停留一段时间才灭去,这如同‘蛇结自解’一样。蛇是不会自己打结的,你若给它打一个结,经过一段时间,它会自己解开。功夫到此,‘旧识之人’离去,也不会心起翻腾了,比较以前,又进一步了。
 
再其次,认识到妄念无利无害,妄念起灭与我不相干。因为真心是不动不摇的,我的真心不因妄念起而损一分,不因妄念灭而增一分,真心无增无减,所以,妄念无利无害,任它随起随灭。认识到这一点最重要,做到这一点最好、最妙。假如我们起了妄念之后,还在心里盘旋,还丢不掉,还要再盘算盘算看,这是力量不充之故。很多人都是这样,晚上做了个梦,醒过来还要再想想,这梦怎么、怎么样,还要讲给别人听听。假如我们能做到:知道这是个梦,不去管它,心里一点影子也不留,这就有力量了。如遇旧识、蛇结自解、盗入空室,这是我们对妄念的看法和消灭妄念之力量的不同层次。诸位能把妄念消灭在哪一层上,自己去考察考察看。
 
‘知修不知解,与禅天同。’
 
知道修行,知道不跟妄念跑,但不知道‘一切妄念,皆自性通彻境中所起之妙用’,这就叫‘知修不知解’。只知道修道,不知道真心是怎么一回事,不认得真心,就‘与禅天同’。你这样勤做功夫,即使做到极点,定功颇深,而不识真心,也不过生初禅天、二禅天、三禅天、四禅天而已,还是不出色界。慢说解脱,连无色界也没有到达。
 
‘若不具如是解法妙要之修习,虽心能坚住禅定,亦落于上界之禅定。’
 
如果不具如是解法妙要之修习,就是‘知修不知解’。虽心能坚住禅定,就是心能够不动,入定很深,经一年、两年、三年,乃至一劫、两劫、千百万劫的时间而不动。‘亦落于上界之禅定’,也不过落在四禅天或者四空天的禅定里。这还是色界、无色界的禅定,还在三界里,并非解脱。不认取真心,就不可能出三界,就与外道相同。外道为何不能出三界?因为他不知道真心是怎么一回事。外道执著阳神,认为阳神是真实不坏的。阳神就是佛教讲的‘意生身’,就是第七意识(意根)所生之身,还是虚假的影子。《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相的东西全是假的,阳神也是假的,不出三界,并不究竟。只有认取真如自性,努力保护它,这样修行,才能成大道。我们再三地讲:大家要保护好真如法体啊!要了了常知,时时无住,绵绵密密地保护它,久久自然证成大道,决定能成就。认取真心,就好像得到了米,再用火来烧,就能成饭。所谓用火来烧,就是时时保护它,处处不让妄念侵扰,不随妄念跑,心空无住,那么,结果一定成佛,这非常重要。若不这样修,纵然定功很深,入禅定的时间很久,也不能证成大道。现在很多人喜欢定功:哎哟,这个法师功夫很好,入定一星期了。噢,不、不!那个法师功夫更好,入定三个月了。我们在此要向他大喝一声:不行!那是死定,绝对不能证成大道!真正的禅定,是对境不迷惑,一切时无住。坐在那里就定,下座就不定了,那能行吗?不行的。所以,不认取真如法体,盲修瞎练,决定不能成道。一定要认取真心,做功夫保护它,才能成就大道。这是我们学佛的人必须知道的、至关重要的原则问题。
 
‘如以了知妄念起住为足者,是与下劣狂惑无别。’
 
有些人做功夫,知道了妄念的起住之处,就满足了。他说:‘噢,我晓得了。妄念起处、住处我都知道了。妄念从什么地方起呢?妄念从境界起,妄念是境界的反映。妄念住在什么地方?就住在境界上。’妄念确是从境界起来的,没有境界,就没有妄念。‘心本无生因境有’这是毗舍浮佛讲的。可是,境界从何而有呢?假若只知道妄念起住就满足了,‘是与下劣狂惑无别’,那就和下劣狂惑没有差别。佛法是上妙之法,定而不狂,慧而不惑,下劣狂惑不是佛法。‘以了知妄念起住为足者’是最下乘根器。你只知道妄念起住,有什么用?一定要认取真如法体,在法体上用功,时时处处观照保护,才能成道。只知道妄念起住而幻想成道,就像是以沙煮饭,千万劫也不能成饭的。
 
‘或偏于空性求法身印契等等思量,然遇恶缘时,则所修持不能解除境缚,而反自现过失。’
 
以了知妄念起住为足者,当然是下等根性的人,因为他著境,以为境是实有。但是‘偏于空性’也不行啊!著有当然不对,落空也不对。为什么?因为我们的法身是非空非有,即空即有,不是空也不是有,说有不对,说空也不对。‘求法身印契’,印是印证,契是契合。求法身印契,就是要求与法身印证契合。你偏空了,与法身不相应,怎么能印证契合法身呢?所以,只能说这是‘思量’。法身不落思量,一落思量,便违法身。著空、著有的种种思量,都与法身不相应。
 
‘然遇恶缘时,则所修持不能解除境缚,而反自现过失’。这些偏空的人,遇到恶缘、逆缘的时候,他所做的功夫,不能解除这些境界的束缚,就被这些境界捆住了。他的‘空’只是思量,遇到事情就空不了啦!他的‘空’是有个空在,这岂不成‘有’了吗?从前,上海浦东有一位大老,他说:‘你们说空、空,怎么还有山河大地、男女老少?’他把‘空’理解为‘什么都没有’了,这和我们理解的空不相同。我们讲空,是空其相,不要住在相上,以不可得为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只是不要著相,相还是有的,没有相怎么起妙用啊?这房子没有,我们怎么避风雨?这凳子没有,我们怎么安坐?‘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无自体、无自性为空,并不是没有相。
 
思量‘空’不顶用,遇到境界就空不了了。我们的自性是非空非有,即空即有,有就是空,空就是有。‘有’之当体就不可得,这才是真空。执著偏空,而不认自性,就没有力量,就透不过境界。若认识自性,种种境界不过是自性的妙用。就像镜中之影、水上之波。认得镜子识得水,就不会被影子和波浪所迷惑,一切境界自然很容易空掉。若不识自性,那就空不掉了。我们第一要认识真如法体,这是最最重要的。所以,明心见性是根本,不论你修什么宗,都以明心见性为本,不明心见性是不行的。
 
只是理解妄念起住,或者偏空,而不认识自性,遇到恶缘时,则所修持的功力解除不了境界的束缚,‘而反自现过失’。凡夫不认识什么是真空,在恶逆境界显现而受阻碍时,就疑虑重重,因而毁谤佛法。他说:‘这个应该是空的嘛!怎么空不了?还是有啊!那么,佛法说空是说错了。’四空天的天人就是这样,他修到了空定,空定的劫数一到,他就出定了,见到外面的境界就起了怀疑:‘咦,说是空的,怎么还是有啊!佛说法骗人,是骗子、骗子。’他还是著相,著相就造业,造业就受报。反过来毁谤佛法,就下地狱了。这就是‘而反自现过失’。所以,我们要认识佛法的真谛,晓得佛性是怎么一回事,这是最重要的。佛性是非空非有,即空即有,亦空亦有。你要是著空落空,不认识本性去修,是修不成功的。其结果是造恶业,反而自己出现过失。
 
‘起灭、自灭、定灭,皆是妄念自灭,随妄本净。’
 
妄念能生起,就能灭掉。灭掉的形式有三种:‘起灭、自灭、定灭’。起灭:后一个妄念生起,就灭掉了前一个妄念;自灭:妄念自己灭掉了;定灭:做功夫入定,将妄念消灭。
 
这几种妄念消灭的方式,有快慢之不同,有力量大小之差别。不论用什么办法消灭它,都是妄念自己消灭了,所以‘皆是妄念自灭’。其实,妄念本身是虚妄不可得的,也没有什么灭不灭,不住著它,便视之为灭。妄念灭后,就‘随妄本净’了,随著妄念的消灭,就是本来清净的真如法身了。经云:‘息下狂心,即是菩提’。妄心是怎么起的?‘心本无生因境有’(毗舍浮佛明言),妄心是因境而有的,没有外境就没有妄心。但是,境同心一样虚幻不可得,‘心不自心,因境故心;境不自境,因心故境。’心与境相对而生,离一即无。所以先师骧陆公云:‘境亦不有,同属幻影’。只要你了知一切外境,都如梦幻空花,无有实体,不去攀缘,不生妄念,那就神宁智清,灵光独耀,真心明净,如镜照物,无取无舍,无爱无憎,了了分明而一念不生,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当下就亲证真如法身,无需于息心之外更做什么笨拙的功夫了。你若真正认识真如法身,妄念就是真如法身的妙用,妄也就是净了。就像认识到波浪本身就是水,不著波浪相,那就不必等波浪平息,波浪当体就是水了。这是‘随妄本净’的深刻含义。
 
这里所讲的中心,就是要认识妄念,不要怕妄念。妄念就是真心的妙用。只要不跟它跑,就能把它斩断,随妄本净。随著妄念的起灭,就是根本清净的真如法身。真如法身本自清净,不因为有妄念,真如法身就不清净了。只要不跟妄念跑,不被它所左右,时时照顾真如法身,绵绵密密地保护,久久必然能够证成大道,证成佛果。
 
 
上一篇:第十二讲
下一篇:第十四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