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在线 佛教论坛 佛友中心 佛教电影 佛教音乐 佛法宝藏 佛教聊天室 佛教电视台 佛教新闻素食健康
签写牌位 佛书下载 佛教图片 佛经原文 戒除邪淫 佛学词典 佛教日历佛学交流佛教群组 留言板
佛教用品 佛教用品淘宝店经书印赠结缘流通大藏经简体拼音
最新更新
·净土法门: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麻烦就出在此地
·净土法门:真修行人,遇到什么境界都感恩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宣化上人:念动百事有,念止万事无
·净土法门:“让”使人有享不完的福;“争”使人有吃不完的苦
·净土法门:至少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这一生才没有白过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宣化上人:这两句话若能真明白一生受用不尽!
本周焦点
·第十一章 禁淫书
· 堕胎之后常见的恶报(准备堕胎的人必看)
·净土法门:这一类人叫与佛有缘
·学会换位思考
·83版《西游记》(老版)全集在线播放
·净土法门:顺境逆境、善缘恶缘统统都在考你
·元音老人:念三遍心经21遍心咒很不可思议!
·净土法门:财为五家共有,命里没有你守不住!
·净土法门:真正有智慧的人,言语一定少
·60、此界释迦已灭,弥勒未生,贤圣隐伏。众生奔波苦海,犹失父之儿,若不以极乐愿王
推荐阅读
·门措上师略传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圆瑛法师:至心念佛 能消百世业障
·证严法师:丢来的石头不值得追
·印光大师:哪些人应该修净土法门?
·我并未归依三宝,但我一向十分虔诚地拜观音,那我算不算是一个佛教徒呢?
·你知道“酒肉穿肠过 佛祖心中留”后面的两句话吗 ?
·人为什么会走霉运?
·学佛后对男女之欲越来越淡,因此与丈夫分房而睡,这样如法吗
· 妙法老和尚:念经念佛还会有灾祸吗?
佛法宝藏 > 教学指导 > 恒河大手印 > 内容

第十七讲

作者:佚名 发表日期:2009-03-20 10:21:43 来源:互联网 人气:
分享到:
第十七讲
 
‘超离一切边见、执著、遍计,方为真正见中之王。’
 
大家都是有边见的。什么是边见啊?执有、执无,这是有无边;执好、执坏,这是好坏边。还有长短、是非、得失、空有等等很多种边见。凡是相对,都有两边,都是边见。边见就是凡夫的相对之见。什么是执著?盯在一桩事情上放不下、脱不开,就是执著。什么是遍计?就是普遍地计度、算计,没一样东西放得下,样样都要。这就是法相宗所讲的‘遍计所执性’。六道轮回的凡夫个个都是如此,没有一个凡夫不计较。有的人嘴上说,这个他不要,那个他不要,别信他,其实他样样都想要。‘鱼,吾所欲也;熊掌,亦吾所欲也’,鱼和熊掌他都想要。他如果说,有一样东西他不要,那是他明知‘不可兼得’罢了。其实,皆不可得也!唉,都是普遍计著啊!我们修行人就要把这些东西放下,一切放下,放不下不行!放下就是超离,‘超离一切边见、执著、遍计,方为真正见中之王’,这样做,才是正知见,才是见中之王。为什么呢?因为只有这样做,才与我们的本性相应。‘见’,就是要识得我们的本性,要识得我们的本来面目。你不这样‘见’,怎么能够识得本性呢?要把一切边见、执著、遍计,统统放下,统统远离,统统超越,才是真正见中之王。
 
‘修,必于自心明体毫不散乱,方为真正修中之王。’
 
见、定、行,刚才讲的是‘见’,现在讲‘定’。定就是‘修’,‘必于自心明体毫不散乱,方为真正修中之王’,自心明体,就是我们自己的本性,它是光明无量、智慧无穷的,所以叫明体,光明就在我们的本体上。必须丝毫不散乱,丝毫不为外境所引诱而离开自性本体。如果跟著境界跑,胡思乱想,那就散乱了。要时时刻刻在本性上看得真切,保持得住。这样才是真正修中之王。我们大家都是习惯于跟著境界跑,跑了十万八千里后才晓得:哎哟!我怎么跟妄念跑那么远啊,拉回来!可是已经觉得太迟了。禅宗里有句话:‘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就是告诉我们要时时警惕觉照,不随妄念转。如果跟著妄念跑了很远、很久了,你才知道,那就不好了。念尽管起,但一起我就能看见它。一看见它,不理睬它,就照破了。照破就是毫不散乱,这才是真正修中之王。
 
‘行,必安住于自心明体,无作无求,方为真正行中之王。’
 
行,就是行持。怎么样行持啊?‘必安住于自心明体,无作无求,方为真正行中之王’,这里又一次提到自心明体。必须安住在这个光明无量、智慧无穷的本体上,‘无作无求’。无作,就是不要有意做作,一切任运随缘。有人在修法的时候,不去如法地修,总是自作聪明地加点什么东西上去,这就是有意做作。无求,就是对什么都不追求。不求神通,不求入定。越追求入定,就越入不了定;越追求神通,就越不现神通。因为你起了妄念,遮蔽了心光。要‘无作无求’才对,这样才是‘真正行中之王’。若不这样修行,纵然努力修,也不能成道;因为,你不知道自心明体是什么,就像用沙来煮饭一样,终不能成就。先要知道自心明体是怎么一回事,再保护这个自心明体。念佛也好,持咒也好,观照也好,目的都是保护这个自心明体。这是先决条件,非常重要。这样用功,一定能成就,故称‘行中之王’。若不知道自心明体是怎么一回事,则尽是盲修瞎练,总归是在外面兜圈子,达不到中心,终究不能成道。
 
‘若言果道,必于圣凡、上下、涅槃、生死皆无希求、无所住,真正无上之随缘不变、不变随缘,寂而恒照、照而恒寂,等同诸佛,方是果也。’
 
恒河大手印一直强调‘见、定、行’三要,这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证成圣果。见定行只是手段,证成圣果才是目的。‘若言果道’,若要说怎么样才算证成圣果,‘必于圣凡、上下、涅槃、生死皆无希求’。圣也好、凡也好,上也好、下也好,涅槃也好、生死也好,这些都是我们的妄心分别。我们本来就是佛,本来就没有离开大道。我们的本体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还有什么圣和凡、上和下、生死和涅槃呢?究竟处没有这些相对,你还希求什么呢?真正证到了本体,就无圣无凡,圣人、凡夫都是一体,都是本来的光明自性。既然无圣无凡,还有什么上下呢?也就没有我在上、你在下,或者你在上、我在下;没有贡高我慢,大家平等一如,上、下本来就不可得。涅而不生,槃而不灭,本体从来就不生不灭,还有什么涅槃可言呢?既然没有涅槃,又有什么生死呢?所以说本来就没有生死,再说个了生脱死岂不是多余!一切都根本没有,还追求什么?所以说‘皆无希求’。
 
‘无所住’,真正的涅槃是‘无所住处涅槃’。我们以前讲过,涅槃有四种:一自性涅槃。自性就是我们的真心,它本来不生不灭,本来涅槃。二有余涅槃。小乘圣人所证,还有变易生死未了,故称‘有余’。三无余涅槃。变易生死也了了,一切东西都没有了。这是小乘教中佛所证的涅槃。四无所住处涅槃。佛也不可得,这才是真正涅槃,所谓‘生死涅槃等空花’者是也。至此,什么东西都可以有,什么地方都可以在,无所不有、无所不在,‘从来真是妄,而今妄皆真。但复本时性,更无一法新。’无所住,连涅槃也不住,那就处处可住了。我们前面讲过,圆寂后往生什么地方啊?西方极乐世界、东方净琉璃世界、还是兜率内院?‘应无所住’,有所住就错了。佛根本无相,一切随缘,恒顺众生,跟众生滚,什么地方有缘,就到什么地方度众生,没有一定的处所。地藏菩萨就不生净土,而是在地狱里度众生,‘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你以为地藏菩萨没有成佛吗?你以为地藏菩萨不在净土吗?其实,地狱本来就是空的,地藏菩萨早已成佛,时时处处都在净土之中。在众生看来,是地狱,因众生有地狱心(贪嗔痴炽盛之心)之故。地藏菩萨没有地狱心,处处都是净土。
 
‘无所住’,就是‘真正无上之随缘不变、不变随缘。’随缘不变,即随一切众生之缘。众生在天上,我就到天上;众生在地狱,我就到地狱。上天也好,入地也好,本性是不变的。上天也不多一分、清净一分,下地也不减少一分、污秽一分。比如金子,随缘打成戒指、打成项链、打成镯子,随缘变不同形相,但金子的本体不变,金子还是金子。不变随缘,金子本体虽不变,但形相可以改变,这正是妙用,真心具足无量妙用。随缘不变是本体,不变随缘是妙用。‘寂而恒照,照而恒寂’,寂,寂然不动,本体是寂然不动的;照,照了万法,能照万法就是妙用。这也是讲本体和妙用。我们前面讲过觉照,时时要觉悟、警觉,不要跟境界跑。到后面觉也不要了,还有觉在,就是有作为。要无作为,才称‘无为’。功夫成熟了,不用提起觉照,自然觉照。不提觉照,就是寂;自然觉照,就是照。这就是‘寂而恒照’。‘照而恒寂’呢?尽管起妙用,本体仍是如如不动。功夫到这里才算到家,还有觉照在,那就还没到家。但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这样,总是要经过提起觉照的阶段。要觉照、觉照、再觉照,把它照熟了,就像人在空气中,忘记了还有空气。‘如入芝兰之室,久闻不知其香’,浑化相忘了。
 
像诸佛一样‘随缘不变、不变随缘’;像诸佛一样,‘寂而恒照、照而恒寂’,这就是等同诸佛。‘等同诸佛,方是果也’,这样才算得上证果。我们开始用功的时候,就要知道本性是什么。知道本性之后,要时常观心、时常觉照。这样作功夫,就能证成佛果。若不觉照、不作功夫,怎么证果呢?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生下来就成佛的人是没有的。因为他的无明还在,总是著相。婴儿一有知觉,就知道身体要紧,他也是私心蛮重的。他有东西,也不肯给你,你如果拿他的东西,他就哭闹。这都是无明之故啊!所以,要证成道果,就须从开正知见起步。第一步,‘啪——’,打开本来了,啊!这是我的自性!第二步,时时处处用功保护它。第三步就是证果。你们今天果真能认取自性,再去念佛,必然得大受用。这时念佛跟从前念佛不同了。从前念佛不知道‘念’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向西方追求。现在明白了:噢!这声声佛号是念我的自性,使我自心清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把自心的污秽都扫除掉,把自心的执著、烦恼都连根断除,那你念佛就得真正受用了。所以,开正知见非常重要,‘见’为第一。‘见’正了,才能得正定,这时修法才算是正行。
 
‘无念并非无记(此是无始无明)’。
 
‘无念’并不是无记。无记是什么呢?就是像木头、石头一样,一个念头都没有,即所谓‘无记空’。无记空就是‘灭受想定’,灭掉了‘受’和‘想’,不接受外界的任何资讯,没有任何思想活动了。无记空是‘无始无明’,不是好东西,不要把它当成好东西看。有的人追求这个东西、崇拜这个东西。哎哟!某某功夫好,他能入定一个星期不动;嗨!某某功夫更好,他一个月都没动;哎呀!某某已经坐三年啦!这些都是无记空,饶你能入定八万四千劫,充其量也不过是‘非想非非想处定’,那还是世间禅定,还在六道轮回里,并没有解脱。成佛是修成活佛,活活泼泼地起灵活妙用,并不是死坐在那里不动。死坐在那里不动有什么用处呢?
 
唐朝的玄奘法师到印度取经,走到喜玛拉雅山一带,发现山上有紫云结盖,知道山里一定有人修道。于是,大家就去寻找。山上原来有个洞,年深日久,树倒下草生起,山洞被掩没了。找啊、找啊,突然有人发现像有个洞,就在那里试著挖挖看。挖进去,果然是个洞,有一个人坐在里面。玄奘的弟子说,这人死掉了,你看他冷冰冰的,只剩下皮包的骨头架子了。玄奘法师摸摸他的胸口还有点热,这就说明他没死,第八识还没有走。第八识是‘暖寿识’,胸口还有点暖气,说明他还有寿命在。玄奘法师敲敲引罄,这道者出定了。道者睁开眼一看:啊!佛来了,来给我说法啦。他坐在这里就是等释迦佛出世为他说法,所以一见玄奘法师,以为是释迦佛来接引他、来度脱他。玄奘法师说:我不是释迦佛,释迦佛已经圆寂多年了。释迦佛出世相当于周昭王时期,唐玄奘是唐朝李世民时期,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这个道者哭了:唉!我错过机会了,我在等释迦佛出世来度我,想不到佛已经圆寂了。玄奘法师说:你不要哭,释迦佛的佛法还在,我就是到佛国求取真经的,将来回震旦大振佛法。你这身体没有用了,坐了一千多年了(他入定是一千多年,不是三年、五年)不能用了,再换一个身体吧!你赶快到震旦投胎,待你长大,我也该回来了。你要到高楼大院琉璃瓦的地方去投胎,小地方不要去。这道者就投胎去了,投到尉迟恭家里,成了小王子。这道者一入定就是一千多年,他功夫应该是很好的吧。不行!这种灭受想定没有用,这是搬石头压草,石去草生,反而更甚。他长大以后,著相、淫乱,闯下大祸,被打入太庙,要杀他的头了。尉迟恭是功臣,他家是封王的,要杀王子,就先打入太庙。但是,如果出家做和尚,就可以不杀头,他只好出家做和尚了。但是,女人、乐队、好吃好玩的,他还要带著,这些东西拉了三大车。人们讽刺他为‘三车和尚’。后来,玄奘法师点醒他的前生,他翻然醒悟,‘三车’都不要了。他就是玄奘的大弟子窥基法师,后来成就很高,是法相宗第二代传人。
 
所以,我们要活泼泼地作功夫,死坐在那里没用处,真定是对境不惑。无论什么事情发生,我的心都不乱;什么女色来到面前,我的心都不动;再多的财宝也不能使我动心。这才是真定。假若对境心动,再压下去,还不是真定,还有生灭心在啊!初果罗汉为什么还会七生天上、七生人间呢?就是因为他还有生灭心。念头来了,立即警觉,马上就灭掉,这也是生灭心啊,有生灭就要七返人天!我们作功夫,要作真正的功夫,时时处处保护真心不失。无念并不是无记,弄明白这一点,非常重要。
 
‘更别于外凡。’
 
更和外道、凡夫不同。心外求法,就是外道。外道也讲究无念,但他那无念是死的。凡夫所修的气功,没有离开执著,他也讲无念。他的无念更不是真正的无念。他执著在气上,这个气到什么地方了,一会到百会、一会到丹田、一会又到涌泉,大周天、小周天等等,这些东西能算无念吗?所以,我们所讲的无念,不同于外道、凡夫的无念,与他们那些功夫毫不相干。
 
‘由不觉而始觉,始觉即同本觉生出之子光明,而合母光明也。’
 
我们大家作功夫都是‘由不觉而始觉’,以前不觉悟,通过入道修行,开始觉悟了。我现在给大家讲法,就是希望大家开始觉悟。始觉发出的慧光,‘即同本觉生出之子光明’,本觉就是我们的佛性。本觉是‘母光明’,始觉为‘子光明’,子光明是母光明所生,就像是母亲生出儿子一样。‘而合母光明也’,就是始觉合于本觉。子母相合就成道了,子母不相合就不能成道。要时时刻刻观照,不要著外境,这是始觉合于本觉的过程。始觉和本觉融为一体,就是子母相合。比如,我们修心中心法,第四印就是‘如来母印’。母能生子,子母相合,从而证成大道。净土宗也是这样讲:‘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这段话是大势至菩萨讲的。我们念佛的时候,佛就是母,我们是子,佛总是时时刻刻接引我们。假如儿子忆念母亲,就像母亲忆念儿子一样,那么,子母相合,成道就很快。三藏十二部经,都是同一鼻孔出气。要把这个总纲抓住,真正领会了,则三藏十二部经都能通达。若没有抓住总纲,断章取义,就会支离破碎,无所适从。所以,要时时刻刻见到本性,这最要紧。
 
‘虽立见宗,亦非不修所能证。’
 
虽然我们确立了‘见宗’,有了正确的知见,明明白白地知道本性是怎么一回事,知道用这本性来修行才能成道。但是,这并不是不要修行。不修道,能证道吗?不能啊!故云‘亦非不修所能证’,也并不是说不修行就能证道的。
 
‘金沙具金质,但未即成金。必须炼冶工夫也。’
 
金沙,含有黄金的沙子,也就是含金的矿藏。‘金沙具金质’,从本质上讲,金沙里面含有黄金,具有黄金的质地。‘但未即成金’,虽然含金,但它还不完全是纯粹的黄金,还有沙子等杂质掺和在里面。‘必须炼冶工夫也’,必须要一个冶炼的过程,把沙子等杂质去掉,才能够成为纯金。比喻一切众生(金沙)虽然都有如来智慧德相,都具足佛性(具金质),但还有无明在,还有妄想执著,并不是果地佛啊!换句话说,众生虽具佛性,但还不是佛(但未即成金)。必须要一个修行的过程(必须炼冶工夫也),豁然打破无明,进而除尽妄想执著,才能成佛。这段话是以冶炼金矿为喻,意在强调修行的重要。怎么修呢?看取下文。
 
‘三修门:身修,离诸作为,如世间无益之事及其他出世之行法等,唯安闲宽坦令身安住。’
 
三修门,指的是身修、口修、意修。密宗讲究三密加持,是指身、口、意。三修门也是指身、口、意。第一就是‘身修’,是建立在我们这个血肉之躯——身体上的修持方法。‘离诸作为’,就是要远离种种作为,‘如世间无益之事’,这个世界上没有益处的事情,比如搓麻将,这事没有益处,把宝贵的光阴都唐丧了、浪费了。诸位当中喜欢搓麻将的可能不算太少,还会以‘三缺一’为借口,天天四合一,大战几回。这样不行!无益之事不能做。不做世间无益之事,这本身就是修行——身修。‘及其他出世之行法等’,出世修行的方法很多,如果今天修这个,明天修那个,也不行。要一门深入,受持一个法,一直修到底。今天听张三说这个法好,就修这个法;明天听李四说那个法好,又去修那个法。这样朝三暮四,虽然所修的都是出世之妙法,也不会有效果,因为你心不专一,不能与妙法相应。何况,有很多法是无益之法。比如,念一个咒,可以在刀上钻个洞,这就是无益之法,于解脱无益。你一看能在刀上钻个洞,高兴了,好,我就修这个法。修这个有什么用处?
 
我曾听一位和尚讲过他自己出家的因缘:未出家前他是个打拳的,跟他的娘舅练拳、学剑。有一天,他在四川边界看到两个西藏小喇嘛抽鸦片。他看不惯,就去干涉:‘哎!你们是出家人,怎么抽起鸦片来了?’小喇嘛说:‘别看我们抽鸦片,我们有法术的。’他问:‘你们有什么法术?’小喇嘛看他带著刀,便说:‘用你带的刀砍我,我一念咒你就砍不动。’他听了感到很新奇,忙问:‘真有这个法?’小喇嘛答:‘当然有,不信就试试看。不过,你先等我把鸦片抽好。’一会儿,抽好了,‘来,我念咒,你砍。’其实他不敢真砍,这把刀很锋利,把手砍断就不好收场了。他用刀背砍,砰!刀弹了起来。‘哎哟,你怎么把我的刀弹起来了?’小喇嘛说:‘你就是用刀刃砍,我也不怕。’‘真不怕?’‘当然不怕。’,‘砍断了,我不管!’‘不用你管,你砍好了。’这一次他是真用刀刃砍的,砰!刀又被弹了起来。他服了,心想:佛法真不错,比我练的这功夫还要好。他就是以这个因缘学佛法的。其实这是无益之法,学了没有用处。
 
‘唯安闲宽坦令身安住。’只有安安闲闲、宽宽坦坦地令身安住,没有任何挂碍,不是紧张忙碌。《心经》云:‘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有挂碍就会恐怖、就会颠倒梦想。无挂碍,心空空的,胸怀就宽阔平坦。所以‘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小人患得患失,经常戚戚然不可终日;君子胸怀坦荡、安闲自在。诸位注意,安闲宽坦令身安住,就是身修。假如心里总是患得患失的,那就不相应了。安安闲闲、宽宽坦坦,令身安住,心里没烦恼,没有牵挂,总是心平气和、轻松愉快,身体就会好,病也不大生了。这样住在世间,才可以用功修法。这是身修。
 
‘语修,无益之世间语及咒诵均止,安静如谷。’
 
三修门的第二门就是语修,是言谈话语方面的修持。
 
说笑话、奉承某人、贬抑某事等等,这些世间的闲话都是于修解脱道没有益的,都是无益之世间语。就某人某事争论是非长短,更是戏论。藏密的黑教里,有好多咒语并非修解脱道,都是治人的,那就是无益之咒诵。这些东西都不要去说它、不要去念它。‘无益之世间语及咒诵均止’,我们学佛法、修解脱道,必须一门深入,其他东西都不要去瞎弄。世间无益的话不要讲,无益的咒语、课诵也不要去念。我们要做到‘三少’:要心中事少,口中语少,腹中食少。人有个坏毛病,事情做完了,一有空闲,就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说个不停。修解脱道,那样是不行的。你默默不语,不是挺好的吗?‘安静如谷’,话不要多说,心里安安静静的,就像空幽幽的山谷一样。‘幽谷回声话晚烟’,你有问题问我,我就详详细细地、不厌其烦答复你;没问题时并不去思考分别,心里放教空荡荡的——‘太虚饮光消契阔’。
 
‘意修,离戏论思量、比对心想,即观想作意亦止。’
 
三修门的第三门就是意修,是思想意识方面的修持。
 
心里装著成套的与解脱道无关的空理论放不下,有什么用啊?分析它、推论它,是‘戏论’;思念它、评价它,是‘思量’。应该‘离戏论思量、比对心想’,心里空空净净,远离戏论思量,还要远离比对心想。样样东西都拿来对比一下,比较什么呢?到底是我好,还是你好;是我长,还是你长。这种居心是不平等的,正是妄想分别,这种‘比对心想’更要远离。
 
‘即观想作意亦止’。观想是修行的方法,我们在前面已提到过。想个什么东西,还是有作为之修。比如‘观想念佛’,想阿弥陀佛在我头顶上,观我自己就是阿弥陀佛。观想都是作意的,即有所作为地鼓动思想意识。连这种观想、这种作意也要停止。只要好好观照就行了,念头一起就看见,看见后不睬它,不跟它跑。观想是渐次法,观想成功之后,还要再用功把观成的相破掉,才能见到本性。我师父(王骧陆上师)对此有个比喻:比如身上生了一大片疮,用药来医治,于是,疮口收敛、收敛、再收敛,最后敛成一个小口,乃至敛成一个点。其他地方都平复了,只剩下这一个点,比喻观想成功了。但这一个点也是个疮啊!若不除去,以后还会复发的。所以进一步要把观成的相破掉,这样才可以一劳永逸,才算是真的证入法身。相不破,本性不能显现。所以说观想法要多跨一道门坎。凡是有相密部都须多跨一道门坎,最后都要把相破掉。相怎么破?还须进一步做功夫,把这相观大,大、大……大到无边无际,相就没有了。反过来,把它观小,小、小……小到什么都没有。一个是放大,一个是缩小,就这样把它破掉。相破掉后,就见到了本性,但多跨一道门坎。大手印是最直接的大乘心地法门,不要这些过程。所以,说‘即观想作意亦止’。大手印不走这条路,不跨这一道道门坎。念一起就看见,看见后不睬它,保护真心就是了。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
 
括弧里这句话是从懒融禅师的偈子里摘出来的,以对‘意修’作个注解。懒融禅师的偈子很好,大家都喜欢引用,大多引用四句:‘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完整的偈子是八句:‘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曲谈名相劳,直说无繁重;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今说无心处,不与有心殊。’做功夫正在用心时,却不见有念可起,就是‘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拐弯抹角大谈佛教名相,劳心费力;直指心源,不说余话,便没有那么繁琐、那么沉重。这就是‘曲谈名相劳,直说无繁重’。大道无形、真心无相,虽然无形无相,却时时处处都在起作用;事事物物虽然都是它的妙用,觅它本身却又了不可得。这就是‘无心恰恰用,常用恰恰无’。如今我们直接指出这个‘无心’,直接说它,便又和‘有心’没有什么不同,即‘今说无心处,不与有心殊’。
 
‘自顶至足,空如竹筒。心等虚空,超绝一切分别,离沈、掉、无记,而令等、持、惺、寂。灵明无取舍执著,住于本妙明净体性中,即大手印定。’
 
‘自顶至足,空如竹筒’,就是从头顶到脚下,空空地像一个竹筒,整个身心空无一物,没有一样东西。你看那竹筒,把它放到水上,就顺水漂流,随弯就折,无论高高低低、沉沉浮浮,它都不管。一个浪头把它打下去,它马上又浮起来了,随缘沉浮。修行成就的人,就是这样,‘随缘放旷任沉浮,化作春泥群芳护。’
 
‘心等虚空,超绝一切分别’,胸怀要像虚空一样辽阔,不分美丑,什么都可以容纳。虚空当中什么东西都有,高楼大厦砌起来,虚空没说容不下。你把房子拆了,虚空也没宽敞;你把房子扩大,虚空也不狭窄。飞机飞上去,虚空不管;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虚空不曾动过声色,它不在乎。我们的真心本来就像虚空一样,不曾动过。现在我们认取真心,就要‘心等虚空,超绝一切分别’。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都无所谓。虚空能容万物,我也能容万物。十方世界在虚空当中,十方世界也在我心中。无所住处涅槃,什么地方都能去,并不局限在一个地方。胸怀像虚空一样的博大,像虚空一样的宽广,像虚空一样的无住,像虚空一样的无著。虚空中并非无物,却毫无挂碍。‘超绝一切分别’,就是把一切分别取舍的思想都超越断绝了。分别取舍都是妄念,是妄念都要绝断。
 
‘离沈、掉、无记,而令等、持、惺、寂’,离就是离开。沈,是昏沉、打瞌睡。‘懒牛上路睡事多’,就像那懒牛,不上路睡事倒不来,一上路就瞌睡起来了。有的人不打坐还好,一打坐就昏沉,呼、呼地睡。掉是掉举、妄念多。坐在那里七上八下地打妄想。这样做功夫绝对不行。我们要做到不昏沉、不掉举,但也不能落入无记。无记就是连正念也没有了,像块木头、石头,这样也不行。要了了分明,正念昭昭。我们常说观心、观心,要观住它,不能落入无记,正念还是要有的。
 
等即平等、持即均持,惺惺就是观、就是慧,寂寂就是止、就是定。所谓‘定慧等持’,就是寂寂和惺惺均等,没有偏高或偏低。不是惺惺多些、寂寂少些,或者寂寂多些、惺惺少些,而是等量、均持。既是了了分明,又是寂然不动;既是寂然不动,又是了了分明。定和慧一体,定中有慧,慧中有定。只有一体,才可能等持。
 
‘灵明无取舍执著’,真心灵明:即灵光独耀、迥脱根尘,灵光寂照、了了分明,没有取、没有舍,更没有执著,灵活明利,如水上擒葫芦,左擒左转,右擒右转,总是擒不到它。前面将它比喻为‘空如竹筒’,竹筒和葫芦一样,漂在水上灵明无比,擒不到它。要没有取舍、没有执著,才能灵明。取、舍和执著都要彻底放下。
 
‘住于本妙明净体性中,即大手印定’,在什么地方安住啊?在‘本妙明净体性’中安住。真心本来妙用无边,本来光明无量,本来清净无染,这是真心的体性。在真心本体上安住,正是‘无所住’。因为真心本体没有形相,无相怎么住啊?‘无所住’而住,‘即大手印定’。现在人们常谈大手印,什么是大手印?真心本体就是大手印。诸位明确了没有?不要再问大手印怎么结印啊?是左手、右手?真心本体就是大手印。妙用无边、光明无量、清净无染,无所住而住,就是大手印定。
 
‘常如此修,忽于刹那间,如暗室灯燃,光明开朗。’
 
刚才讲的是身、口、意三修门。‘常如此修’,常常这样修,就会突然猛著精彩。‘忽于刹那间,如暗室灯燃,光明开朗’,刹那之间,就像黑暗的房间里突然亮起了灯,心光发露,豁然开朗。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开悟了、桶底脱落了、打开本来了。这是打开了一大光明藏,心光朗照乾坤,十方世界都在你心中圆。不到这个地步,纵有悟处,也只能算是‘心开一线’。只有一线光明,还不能算数。到了这个地步,就像大爆炸,‘轰隆’一声,虚空粉碎、大地平沉,人、我、世界,统统消陨无余。这种情况什么时候来呢?不得而知,时节因缘到了,‘啪’地一下就脱开了。没有一定的场所,不一定在什么地方。一定在家里面吗?一定在打坐的时间吗?都不一定!有时候是在路上,有时候是在公共场所,有时候是在睡梦当中,它都可能显现。功夫成熟了,时节因缘到了,它自然显现,这叫做‘水到渠成’。流水涌了进来,渠道自然成功。若没有水,渠道就不算成功。你只要常常这样做功夫,时节因缘一到,忽然之间它就来了。这个‘忽然’非常重要,不是指定哪个时候。如果有一个时候,你们就有等待心了,不可‘将心待悟’啊!不能等待开悟,一有等待心就坏了,它就永远不来,永远不得开悟了。我们修心中心法的人,要注意了:不要记座数!不要念叨我已坐了几百座,还差多少就满千座了。不要记啦,赶快放下,记次数是不行的,这是等待心,要不得!脱开的景象是忽然之间爆发的,作功夫成熟了,自然会爆发。不要有等待心,还是努力地修吧!一听到我说‘轰隆’一声,你们不要认为就像听到打雷的声音。不是的,只是有这么一个意境,你觉得‘轰隆’一声,别人是听不到的。最重要的是好好做功夫。做功夫,它自然会来;不做功夫,它就不会来。你期待它,等著它,有了这个等待心,它也不会来。
 
‘涅槃自性,俱生本觉之智光,全体毕现。立证无上正觉道。’
 
‘涅槃自性’是什么呢?就是本来不生不灭的自性。
 
‘俱生本觉之智光’。俱生,与我们的生命同时生起。本觉,本来就觉,不是某个时候才开始觉。俱生本觉之智光,就是自心本具、本来就有的智慧光明。
 
‘全体毕现’,完完全全的、丝毫无隐的显现出来了,也就是亲自证见。现在,我讲你听,你是从耳朵听进去的,是从耳门所入。‘从门入者,不是家珍’,要自己证到这个地步,‘啪’地一下,打开本来,亲证一回,那才算数。
 
‘立证无上正觉道’,立即证到了至高无上的正觉大道——无上正等正觉。这时候你就会知道:说生死、讲涅槃,什么彻底不彻底、究竟不究竟……统统是戏论!这时候你就可以现身说法,于有缘众生,‘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
 
诸位!用功吧!努力前进吧!努力用功!努力前进!
 
 
上一篇:第十六讲
下一篇:最后一页